作者 主题: 《大法师之塔》- 伊斯塔:血指之掌 (Istar: The Bloody-fingered Hand)  (阅读 4983 次)

副标题: 作者:Arcanum

离线 追寻者端木

  • 我是小端木,可爱的小端木,纯新的小端木,粉嫩嫩的小端木
  • Knight
  • ***
  • 帖子数: 491
  • 苹果币: 1
    伊斯塔之塔是白袍的领域,多年来均为克莱恩仁善魔法的中心。就此而言,
它可能太过成功,以致于若缺少此处法师的影响,伊斯塔帝国或许就无法成为
克莱恩上的强大势力。意外地,索林那瑞栽下了自身毁灭的种子,同时使克莱
恩上的巫艺近乎败亡。

    此塔是伊斯塔都城中最古老的建筑,也是仅次于大神殿的璀璨珠宝。然则
在教皇制的晚期,当教会势力凌驾法师,伊斯塔城民们便无视高塔之美,开始
憎恨它及其内的法师们。这种反感在教皇贝迪纳斯对魔法误启争战时达到高峰
 ─ 该争斗最后成了毁灭性的失落战争,而高塔被献给教会。不过教皇拥有高
塔的时间不长。在未及二十年内,他的骄傲引来诸神惩戒。当大灾变终结神圣
帝国时,此塔也被毁去。

历史 (History)

将兴之城 (The Promised City)

    当红袍克哈洛派出属下寻地建立新塔时,白袍被遣至安赛隆东域探寻,而黑
袍向南,红袍则向西。三袍色外行时均承负相同指示:找一座城,建起高塔,作
为高阶魔法在世上的特使。

    当其他两个袍色选择了真正的雄伟大城 ─ 昆苏卓利和达提苟斯 ─ 白袍却
作出了一个看似古怪的抉择。克莱恩东部的王国有许多雄伟和古老的城市:法勒
萨纳区域的卡塞、赛德柱克的拉塔凯、柴戴尔的和考提利亚的自由城市,以及伊
斯敏那里固若金汤的依迪撒。可是,白袍并未选择它们。他们反而挑了一个小而
贫困,名为伊斯塔的湖岸市镇。

    当克哈洛听闻此消息时相当愤怒,他将白袍首席女士雅珊塔召回威莱斯。在
后者作出解释前,他禁止她开始建塔工作。而她仅是微微一笑。雅珊塔是个先知,
言称已见到了伊斯塔的未来。“光明诸神在该处最是强大,”她向他说道。“它
的力量将成长,在未来某日,所有东方城市都会成为其冠冕上的珠宝。”

    为了证明,她与克哈洛分享其预景,让他见到未来将满复山丘且围绕高塔的
水晶穹顶和金色尖塔。在其袍色的援助下,伊斯塔会成为安赛隆上最美丽的城市,
且为世上最强大的善良堡垒。对此印象深刻的克哈洛向她致歉,并命令她继续工
作。

    四十年后,已成为年老女子的雅珊塔领导自地塑塔的咒法。那成了一个奇特的
景象 ─ 一座辉煌高塔立于一堆草地和砖屋之间。但雅珊塔明了伊斯塔未来将足以
匹配其荣光。当法术完成时,她请追随者向镇民传授光明之道,并保护他们不受敌
犯。当夜,她在有着闪亮城塞的将临美梦中逝世。

    然则,即便是最伟大的先知也无法见到所有终局。雅珊塔未曾预见伊斯塔的命
运,或是将因其而成的世界。


于塔下崛起的伊斯塔 (Istar's Rise Beneath the Tower)

    白袍们严肃地看待其任务,特别是当黑袍们于更强大的札文亚王国处迅速地
获得力量之后。在法师们的教导之下,伊斯塔人民舍弃了自古以来的先祖信仰行
为,改为崇敬真神,尤其是帕拉丁、米沙凯和其他光明诸神,包括索林那瑞。因
为法师们的保护,伊斯塔人在遭受邻镇的攻击后还得以幸存,在短短两百年间,
伊斯塔成长为东部平原上最大的城邦之一。

    邻近的异教国家接连陷落 ─ 首先是卡拉,接着是欧达瑟拉、柴戴尔和考提
利亚。藉白袍之助,伊斯塔人征服了所有对手并塑造了自己的王国。其城市变成
克莱恩上的主要贸易地之一。雅珊塔曾预见的穹顶和尖塔林立于过往陋屋所在之
处。高塔兀立于其中央。

    在第三次巨龙战争期间,情势开始改变。虽然塔克西丝的军力集中攻打西方
的索兰尼亚,但伊斯塔也陷入危险。札文亚的漠民们见到平原人陷入危机,便等
待战争转移法师们的注意力,以便趁机攻击。

    当议会在帕兰萨斯打造龙珠时,他们的机会来了。由于最强大的白袍们远去,
现出弱点的伊斯塔受到札文亚骑兵攻击。他们夷平了半个都城。当伊斯塔人呼喊
法师给予保护时,其求恳并未获任何回应。面对毁灭的人民改求光明诸神教会。
帕拉丁主教召来的净火令札文亚人丧失勇气,同时也援护伊斯塔战士们。都城得
救,人们的爱戴也自操法者处转向牧师。

     数百年后,因为死灵法师萨琉司 鲁文试图以不死生物军队摧毁城市,令
伊斯塔更加鄙视法师。这一次前来拯救伊斯塔的正是索兰尼亚骑士,而猜疑魔法
的索兰尼亚与神圣帝国随之结盟,更是加深了白袍与都城间的对立。


教皇崛起 (The Rise of the Kingpriests)

   伊斯塔教会的力量持续成长,最后西蒙推翻旧有的战争领主团 ─ 那是由法
师们所设置的 ─ 并自封为教皇。自此开始,高塔的影响力对此勃发帝国的影响
力变得微不足道。法师们在帝国宫廷内仍驻有大使,但他并没有实权和代言力。
很快地,高塔作为都城最雄伟建筑的地位消失,而取代它的大神殿比白袍们的古
老居所更高、更辉煌。

    在参座战争期间,当伊斯塔教会分裂成三方敌对派系时,法师们试著回复自
身的影响力。由于认定他是其中最强的竞争者,法师们便支援教皇瓦沙瑞二世及
其后继瓦沙瑞三世。但到了最后,统合者亚多西恩赢得战争,而瓦沙瑞则被处决。
得知法师们支持其敌,亚多西恩试图攻向高塔,但他的祭司们无法穿越巴拉坎树
林。法师们与教会间达成了一个不稳定的协议 ─ 这个脆弱的平衡维持了八年,
直到贝迪纳斯 皮罗费尔将之永远终结。

    教皇对巫艺的争战是归咎于许多事由 ─ 圣 骑士们被魔法屠杀、贝迪纳斯
自就任便开始抵制邪恶魔法,以及众多伊斯塔人对法师们的憎恶日渐增长。许多
学者同意促因之一正是显要者马沃特之死。身为一名强大的白袍与伊斯塔的高塔
之主,马沃特在教皇宫廷中担任使节长达四十年。他自始至终都试著维系和平,
即使在贝迪纳斯登上御座后的数月混乱状态中也未曾改变。

    然则威莱斯将其视为教皇的爪牙。特别是在他一生的后期,马沃特常与伊斯
塔合作对抗诸袍色。当他逝世后,议会指派红袍文西尔接任,但自伊斯塔早期以
来,那职位原本仅由白袍负责。此举激怒了甚多伊斯塔人,助长了未来黑暗岁月
中针对法师们的憎恨之火。


失落战争 (The Lost Battles)

    教皇和至高法师文西尔同意会面并商讨和平议约。于索兰尼亚和亚苟斯代表
在场的情况下,文西尔离开伊斯塔之塔听取伊斯塔的条件:除去所有高塔内的黑
袍,以便保全威莱斯。当文西尔仍在考虑此事时,叛徒安札斯 蓝诺克攻击贝迪
纳斯,致使法师和教会势力间发生战斗。

    至高法师和甚多高位法师,同时还有许多伊斯塔高阶牧师都被杀死,而教皇
受伤极重。当战斗结束时,法师们撤退,贝迪纳斯则宣告对高阶法艺发动圣战。

    僵局随之产生。法师们为保己命而无法离开高塔。其敌手则是无法穿越那些
防御树林以进行攻击。教皇祈恳帕拉丁破除伊斯塔之塔的树林但却未果。他的失
败却保护了伊斯塔免于毁灭,因为那时法师们正自四座城市塔撤离,并决定在高
塔受到直接袭击时将之毁去。议会认为此举胜过将其力量落入无识者之手。

    最后,贝迪纳斯造出四颗魔法种子,每颗分别对应各城市塔的林丛。然而,
在于都城发动攻击前,他命使其军力先攻击达提苟斯和洛沙坎。对此,法师们毁
去了双塔连带其周边城市。

    惧于伊斯塔或将遭逢同样情况,贝迪纳斯取消其他攻击行动,并再次试图缔
结和平。由于无可选择,议会同意自余存高塔撤离,除了威莱斯以外。在失落战
争结束一个月后,至高法师裘芮莉亚离开伊斯塔之塔并锁上大门,将其转让给教
皇。她不久后便因悲恸而死去。


索立欧 菲巴拉斯:贝迪纳斯辖下之塔 (Solio Febalas: The Tower Under Beldinas)

    教皇将伊斯塔之塔闲置了一段时间,不确定该用于何种用途。他考虑将其私
人住所自神殿区的帝国牧师宅邸搬至高塔,但最终仍放弃了这个想法。他改照其
顾问 ─ 来自西瓦那斯提的克拉斯之建议进行,以高塔来展示其追随者推翻之异
教信仰的神圣器物,作为对敌人们的警告。

    在往后二十余年中,数百件神像、雕塑和圣物被带至高塔,而该处已改称为
索立欧 菲巴拉斯 ─ 渎圣之厅。一开始,这些战利品都属于黑暗或虚妄的神只。
随著教会的狂热逐渐增长,属于中立诸神甚至是光明众神异议信仰的象征物也被
纳入其中。当贝迪纳斯宣告他打算命令众神除去如巫艺等世间诸恶时,除了帕拉
丁外的所有神只都至少有一件圣器被置于塔内。

    在教皇实行其承诺时,众神降下大灾变以惩戒其罪,而高塔的多难历史自此
告终。在大灾变的地震中,高塔严重毁损。烈焰席扫其厅堂。当着火大山坠落并
击毁大神殿时,伊斯塔沉至海底,而高塔也成了废墟。


外观描述 (Description)

“Laudud! Malscronas feno agodo
  Pulmo fan, poniras spodo.
  看呀! 异术者的可怖书房:
  有着血指的牙白之手”
                               摘自"Ieffo Ciforbion",炀铎的崔 所著

  在教皇统治的早期,女诗人崔 写出了“都城歌赋”,虽然内容已多半佚失,
但她对大法师之塔的经典直率描述仍留存传诵。多数伊斯塔人将高塔称作“普勒
莫 司珀潘尼瑞斯”,亦即血指之掌。法师们并不喜欢这个名字,因为常民在提
及多半还附加避邪的啐骂。

  作为伊斯塔第二高的雄伟建物,此塔高约五百尺 ─ 直到教皇西蒙建造大神
殿后才出现了更高的建物。教会认为在克莱恩没有比其更伟大的事物,因此神殿
的中央尖塔,杜洛 帕拉达斯,比法师塔高出了一百尺。

  与帕兰萨斯的学识之峰不同,伊斯塔之塔在被法师们献予贝迪纳斯后,依旧
保有原本外观。高塔被建成仿似无瑕的白水晶,撷取阳光并散射成耀亮虹彩。在
塔端环绕著黑大理石穹顶的正是指区:五座红色且微向内弯的角塔。

  在每月的特殊时间自特定角度看去,此手彷佛将银月攫于掌中。在那些夜晚,
都城的魔法会被强化。指塔闪著奇异光芒,而阴影在透明的塔墙内移动。每逢这
类夜晚,伊斯塔人会将金卉花环悬于门楣,阻御塔中的巫异之物。

  高塔外墙是有着银色大门的雪花石膏环壁,将内院与其树林隔开。红玫瑰与
黑玫瑰长于花园及周围棚架,甚至攀上了外墙低处。异于达提苟斯和洛沙坎之塔,
此手有许多窗户及露台。多数法师的私人房间可瞰览城市。在伊斯塔变成神权国
家前,窗户在夜间会映射着魔法光芒,让高塔如似以繁星所建。当帝国态势开始
敌视法师后,许多窗户就此暗了下来。在日落时,高塔遍体漆黑。

  高塔内部配置极像学识之峰,有个开放的中央旋梯。一颗巨大的白蛋白石球
悬于此通井的近中央处,配合银月周期明暗交替,以向索林那瑞致敬。伊斯塔法
师的私人房间和研究室位于东侧,而工作室和书库则于西侧。自雅珊塔以降的高
塔之主塑像立于楼层间的平台上。每一座都带著微笑,伸出双手表示欢迎。

  在塔尖的圆顶处是个阔约五十步的空厅室。屋顶嵌有代表星座的钻石。在此
层中央有个装满水的银碗闪著柔和光芒,使顶上群星耀亮不定。此即为眼目之厅,
安赛隆最著名的探知处所。法师们 ─ 特别是白袍,但也有许多红袍和少数黑袍
 ─ 在此地可望看未来、细研过往,或览视远方大地。
 
  当法师们献出高塔时,他们将之彻底净空。塑像、珠宝、占池均被移往威莱
斯以妥善保存。唯一例外便是索林那瑞之球,法师们将其打碎以纪念在失落战争
时毁去的达提苟斯和洛沙坎之球。当贝迪纳斯初次入塔时,发现蛋白石碎片散落
一地。他将其收集并纳入宝库,以补偿对抗诸袍色的战争耗费。

  在其最末数年,教会将它转作为渎圣之厅,高塔沉暗无声。阴影复盖其内部
厅室。所有房间皆有教会所征之敌的标记。最低数层安放黑暗诸神的祭坛和圣像:
包括塔克西丝、沙苟纳、魔吉安、奇魔须、西都凯、赛波音及努塔瑞。较高楼层
则用来放置灰色诸神:吉力安、李 克斯、奇思洛夫、亦为林、西里安、西那瑞
和努林塔瑞。在伊斯塔末期,教会将光明诸神的它形宣为异端,其圣物也被纳入
此处。米莎凯于瑟勒攸齐的淌血之女形貌;梵卡梭,曾在卡赛广受崇敬的奇力 
乔里思之多臂化身,;以及布兰查拉、马哲理、哈巴库克和索林那瑞的象征物。
现代牧师认为就是这些亵渎举动决定了高塔的命运,令诸神将其毁去。


巴拉坎树林 (The Balakan Grove)

    围绕伊斯塔之塔的护御树丛名为巴拉坎树林。在魔法语中,巴拉坎意指记忆,
而那正是此树林的魔法性质。

    树林由多节瘤的橄榄树组成,悬满了从不落下的绿色和黑色果实。野生动物
在树丛下漫步。鸣禽振翅飞越枝 ,其彩翼在绿灰叶片间闪动。

    与帕兰萨斯的那座不同,巴拉坎树林看起来并不可怕。然而其内法咒甚是强
大,足以扰困那些少涉魔法之道者。因此,伊斯塔人民不会直接看着它也不过于
接近 ─ 尤其是教会对诸袍色的敌意逐渐加深之时。

    与其他树林相比,巴拉坎的魔法很是隐微,但威力毫不逊色。当有人踏入林
径 ─ 那会随塔内法师的意愿现出及消失 ─ 会极想离开小径并走入林间。呢喃
细语呼唤著:“转弯,转弯”。有些人会听到孩童哭求协助,或是见到美丽女子
或男子的形体向其招手。即使那些受邀入塔者也常听任引诱,就此迷失于橄榄林
间。

    离开道路者会逐渐忘却自身为何来此或欲往何方。有些甚至会忘记姓名。入
侵者会烦乱而迷糊地走出树林,且不愿再次踏入巴拉坎。稍后,失去的记忆会恢
复,但受害者不会完整记起他们在林内的遭遇。

    胆敢吃下树上果实者会面临更糟的命运。这些不幸者会永远失去所有记忆。
当他们离开树林时,内心将一片空芜,忘记要如何说话还有那些亲近者的面庞。
可喜的是,这类事件极少发生,但每一则都成了伊斯塔人的传说,也成了憎恨与
惧怕著血指之掌居住者的另个理由。


树林效应

    巴拉坎树林会自所有树木产生魔法力场,向外弥漫500尺(但不会向内 ─ 高
塔自身不受影响)。所有位处魔法力场区内的活物每分钟都必须进行一次意志豁
免(DC 25)。针对抗衡此类法术和效果的魔法效应(例如魔法抗力手镯)而言,此
法术视为由智力20之二十级法师所施展的九级法术。若豁免检定失败,受影响的
生物受到1点智力和魅力伤害。此外,受术者会丧失过去十分钟内的所有记忆 ─
这表示他完全不记得曾进入树林,而且会想尽速离开。若成功,受术者不会受到
伤害,但感到有点困惑。不论成败,只要处于树林内,每轮都必须重复检定。

    若有人轻尝巴拉坎树林的果实,便须立刻进行一次意志检定(DC 25),否则
会受到弱智术效果影响,丧失所有记忆和自我身分认知。


塔内处所 (Locations within the Tower)

    在大灾变期间,伊斯塔之塔的美丽晶墙已严重毁损,但它曾是个美善与学识
中心,先知们来此观视未知明日和诡谲过往。

    年代注记:这些塔内处所的描述,仅针对其仍为高阶魔法诸袍色居所的末段
时光。


眼目之厅 (Chamber of Eyes)

    如同其他大法师之塔,伊斯塔之塔有着专供施行探知魔法的房间。与帕兰萨
斯塔的孤立厅室不同,伊斯塔的占察厅位于建筑尖端的正中央。各地预言师来此
施展其最困难的法术,不论是观看世上它地,亦或凝望过去或未来。

    此厅约50尺宽。屋顶圆穹以钻石代表诸星,描绘夜空视界。(和威莱斯地窖
的移动幻象不同,这些星星的位置定于伊斯塔之塔建成的那夜)。在房间中央,
一个大型银碗满盛剔透净水。地上放置座垫,让法师们在冥想期间可以跪立或端
坐。

    在此房间施展的所有预言学派秘法术,其施法者等级+5,而利用此类魔法的
技能或属性检定均+10。当施法者们离开房间时,这些加值都会消失,但已在作
用中的效应(例如持续时间)仍与施法时相同。


雕塑室 (Statuary)

    除了立于楼间平台的塑像,还有一间名为“雕塑室”的研究室。它处于永恒
幻影效果(施法者等级20),让它看似室外花园。仿照伊斯塔塔主们的塑像站立成
环,围绕三位魔法之神的雕像。这些神只塑像其实是高等石魔像(每尊生命值300
点;参见怪物图监第137页),平时安静站立,但会服从塔主的命令。

海下之塔 (Tower under the Sea)

    伊斯塔之塔在大灾变期间被毁,在血海的翻腾水流下渡过数百年。其遗迹有
著大量宝藏,包括神圣或邪 祭器待人找寻。至于高塔是否会保持残破并被遗于
波涛之下,亦或某人会将其找出,这仍是未知数。

 

----------

译自《大法师之塔》

译者:艾坎能
Girniverse:   “需要解释的事情很多。瓦尔韦恩怎么了?”
Varwayne:   “呃,他一不小心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