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圣魔之地 / Re: 【S16】《废土》「史冠掌线」
« 最新帖子 由 马非鱼 今天14:12:22 »
虽然没有找到吃的,但是还是很开心(?
这天剩下的时间就是骑车打猎(不用枪),在天黑前回到树屋。

战斗序列:
有备战时间:开加速器;精神穿刺,火焰刀,长矛x5,掌心雷
没备战时间:开加速器;火焰刀,长矛x5,掌心雷,精神穿刺
2
圣魔之地 / Re: 【S16】《废土》「史冠掌线」
« 最新帖子 由 飞翼 今天14:03:08 »
你发现房间里只剩下一些垃圾了。(工具包括螺丝刀、起子、锤子、钳子等常见的小型工具)

猴哥骑了一会就开始感到无聊,把自行车扔到了一边。
获得【自行车】
剧透 -  自行车:
除骑手外负重15kg,公路速度15km/h,荒野速度10km/h
3
白日梦同好会 / Re: 【FEV】月夜&希罗组
« 最新帖子 由 月夜白雨 今天14:02:32 »

  “阁下的意思是,现今不需要对未知身份的御主过于殷勤,而是先要维护和法师Caster组的同盟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明白了,会以单纯交换情报的立场去和汐华女士交流的”
4
圣魔之地 / Re: 【S16】《废土》「史冠掌线」
« 最新帖子 由 马非鱼 今天13:57:19 »
啊这…猴哥你那么身手矫健的吗!还会骑车!不对,猴哥你还真的把车修好了!?!猴哥你牛啊。

我进去之前那个有几辆废单车的房间,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零件能利用的(任何相对完好的部件都可以算能利用的零件233
5
偷窥唐老师的海盗团
菜得,都是抄
6
这书的魔法物品创意上挺不错,就是有些地方有纰漏。比如那把班恩剑Banesword放的灾祸术没写dc。
7
剧透 -   :
<Kp> ——第一节:佐治亚州,萨凡纳——
“极端的恐惧常常会颇为仁慈地掐断我们的记忆。”——墙中之鼠
——continue——
<杰拉德·道奇森> 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下来。背好背包,跳下了飞机,感受着郊外的新鲜空气。
<杰拉德·道奇森> “事不宜迟,我现在精神好着呢,你们要是累的话可以先帮我们一起找个休息的地方,我先去那两个地址踩踩点”
<莫里斯·布雷克> “交给我们吧,住的地方一定让您满意。”对卡恩斯点点头
<Kp> 道奇森急不可耐地跳下飞机,双脚陷进有些潮湿的泥土里,萨凡纳似乎刚刚下过雨,即使是半夜,南方的天气依然超乎你们的想象,就像被含在怪物的口中一样,空气又热又湿,如同身处蒸锅之中,厚厚的衣服立刻催生出不少汗水
<Kp> “注意安全咯,先生女士们”他透过驾驶舱的小门朝你们招招手
<洛洛> 从飞机上下来,不动声色地深深吸了一口夜晚静谧潮湿的空气,环顾了一些这个猎场,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还要另找住处:“暂住在这里不就好了吗。”
<莫里斯·布雷克> 跟在杰拉德后面下了飞机,也对卡恩斯挥手告别
<西里尔·卡特> 这猎场离城里远吗
<Kp> 你不认路,不过从飞机上俯瞰来说,应该不算非常远
<莫里斯·布雷克> 听到女孩的话讶异地看了她一眼
<杰拉德·道奇森> 从包里拿出一个手电筒,然后找找看这个猎场有没有自带什么交通工具
<洛洛> 对上布雷克的视线,表情平淡地轻轻偏了一下头。
<Kp> 这个猎场有一个停车场,不过因为是深夜,并没有停几辆车,可能有野外爱好者在郊外扎营吧
<莫里斯·布雷克> “不不不,住在这里还不如直接回飞机上睡,还是对大家好点吧”
<西里尔·卡特> “如果你的行李带了帐篷,那野营倒也不错。”
<洛洛> “……?”并不太清楚他人住宿好坏的定义,于是只是沉默着思索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我带了野营用品,不过我可以跟着你们。”
<莫里斯·布雷克> “……总之有停车场,说不定能找到管理员问路,我们附近找找看?”有点头疼地抚了抚帽子
<杰拉德·道奇森> “你们可以现在这里住着,然后第二天车行开门,我租辆车回来接你们”
<杰拉德·道奇森> “不然的话我们就只能先找个人借他的车一用了”
<洛洛> “不用,我明白了,我跟着你们就好。”静静地凝视了他们一会儿,做出权衡,摇了摇头。
<莫里斯·布雷克> “就这么办吧,借车!”一挥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手杖,带头往停车场走
<Kp> 你们走到停车场,边缘的一座小木屋可能是管理员所居住的地方,再稍远一点的小树林里依稀可以看到挂在帐篷上的油灯以及绿色的帐篷,可能是来野营体验生活的人吧
<莫里斯·布雷克> 上前敲敲小木屋的门
<洛洛> 幽然跟在布雷克身后。
<Kp> “呃……谁啊”过了一会,一个红鼻子,带着皮帽的小老头提着油灯打开门,睡眼惺忪地看着你们:“你们是?”
<杰拉德·道奇森> 提着手电筒站在队伍中间照亮前方的道路
<洛洛> “借车。”相当直接地用两个单词砸过去。
<杰拉德·道奇森> “你好,我们是外来的游客,但是我们的车抛锚在附近的土路上了,所以我们想过来找你借个车”
<Kp> “啊?”他探出头朝外看看:“嚯,真新鲜——这大晚上坐飞机来这里”他摇了摇头:“你看我像有车的样么?”
<杰拉德·道奇森> “我们连帐篷都没有带,要是今天晚上不能到城里去,我们一定要困死的”
<西里尔·卡特> 卡特记得那个小女孩说有带,但这会儿很明显不适合说这事儿
<洛洛> 听到没有代步工具可借,也并不觉得遗憾,只是单纯的转而想着:可以徒步跑至城内,应该也花不了太多时间。
<莫里斯·布雷克> “您没有吗,那真是遗憾,但或许您至少能指导下我们找谁能借到车?”微笑着塞几张钞票过去
<莫里斯·布雷克> “我们会拿出让车主满意的报酬的”
<莫里斯·布雷克> 补充道
<Kp> “啊”他摆了摆手,只拿走了一张钞票:“那边有几个小年轻过来野营的,看你出手这么阔绰,我想找他们借一下,让他们开车带你们回去不是问题,这些年轻男女跑出来啊,我看大晚上也睡不着!”
<洛洛> “……”似乎觉得有些麻烦,轻轻蹙了下眉,刚想开口说话,又像想到什么一样闭上了嘴,观察其他人的行动。
<莫里斯·布雷克> “好吧,那我们去问问看,抱歉打扰您啦”从善如流地收回剩下的钱,退后方便他关门
<莫里斯·布雷克> 扭头把钱塞进杰拉德手里
<莫里斯·布雷克> “这次你去吧~”驱赶地摆摆手
<杰拉德·道奇森> “唉,要我说干脆我们一起跑过去就好了,还能顺便锻炼身体”
<杰拉德·道奇森> 从莫里斯手中接过钱,然后提着手电筒去找那群开野外派对的年轻人
<杰拉德·道奇森> “希望我不会撞破他们在野外happy的好事”
<洛洛> “……happy?”重复着默念了一下,明显不懂对方在说什么,站在原地目送他的背影。
<Kp> 道奇森提着手电筒从帐篷的睡袋里拉出来一个年轻男人,虽然他的起床气很大,不过相比于手中的票子,他的情绪变得不值一提,短短几句话的工夫就成功地劝服了他开车带你们进城:“走吧走吧,把你们送进去后我还得再回来呢”
<西里尔·卡特> 去叫上飞行员一起
<Kp> 卡特找到了把飞机停在机库锁好了的卡恩斯,他点点头,跟着卡特一路小跑回来,满头大汗
<洛洛> 还在原地安静等车。
<杰拉德·道奇森> 看了看这年轻男人的车,在心中规划座位要怎么坐
<莫里斯·布雷克> “感谢您的帮助,人齐了,那么我们出发吧”再塞几张票子过去
<莫里斯·布雷克> “当然如果您能顺便再推荐一家旅馆那就再好不过了”
<Kp> “上车吧上车吧”年轻人欣喜地接过钞票,打开车门,这是典型的美式车,车架宽大,只要卡恩斯坐前面,后面挤下你们绰绰有余
<Kp> “旅馆,就看你们要付多少钱了,市中心有几家不错的旅馆,就是贵了点,城边缘的汽车旅馆就方便又便宜”
<洛洛> 听着他们的对话,不声不响直接钻进车里,在靠窗的位置上做好。
<杰拉德·道奇森> “对了,你车上有地图么,卖我们一份吧”
<莫里斯·布雷克> “请挑最舒适的,我们的飞行员先生已经累了一晚上啦,需要良好睡眠”
<Kp> “地图?还真没有,萨凡纳就那么几条道,开开就熟了”他点了点头,发动汽车,行驶在乡间的土路上:“就几英里,很快就到了”
<杰拉德·道奇森> “那还好,顺带问一下西亨利街和旧希望路大概在城里哪块地方呀”
<莫里斯·布雷克> 履行完付账的职责后就撑着下巴开始欣赏沿途的风景
<西里尔·卡特> “……你的名字叫布雷克,是吧?”卡特出声搭话
<Kp> “西亨利街在市里吧”他回想了一下:“旧希望路,这个地方我没什么印象”
<莫里斯·布雷克> “噢?是的,怎么了吗?”转头看他
<莫里斯·布雷克> “莫里斯·布雷克”
<洛洛> 默默听取对话。
<杰拉德·道奇森> 得到答复以后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对旁边的洛洛问道“洛洛小姐之前有去德国旅游过么”
<西里尔·卡特> “莫里斯·布雷克,好的。我不想问的太失礼,但是……您这样年轻有为的……魔术爱好者,难道是在西部有块油田吗?”
<洛洛> 听到搭话,转头意味不明地看向道奇森,摇了摇头:“我是德国移民后代。”
<莫里斯·布雷克> “油田?不,虽然有别的田……如果您是在意我的钱的话,那些都是靠我的表演赚来的”
<莫里斯·布雷克> 直白地回答
<杰拉德·道奇森> “我之前在德国做过1年多的记者工作,本来还想和你聊聊那块的趣闻的”
<莫里斯·布雷克> “您瞧,拿生命做筹码,总是能赚得多些嘛”
<莫里斯·布雷克> 啪地变出一把扑克又收回去
<洛洛> “……记者?”眼神幽静地看了看他,“趣闻……应该没什么趣闻。”
<洛洛> 余光里注意到布雷克的魔术,视线在那里停留了两秒。
<西里尔·卡特> “哦……哦……那你一般在哪里演出呢?可能是我不关心这些,我还从没听说过你的名号呢”
<西里尔·卡特> “或许工作结束后我可以去观赏一下你的演出”
<杰拉德·道奇森> “毕竟这年头,女性有所作为的人还是比较少呀”
<杰拉德·道奇森> “洛洛女士是做什么工作的呀”
<莫里斯·布雷克> “美国,欧洲各地,亚洲也去过,我就是在中国拐到亲爱的杰拉德的”边答边拍拍记者
<洛洛> “……说不上有所作为。”相当生疏地应答,语气略显生硬,“我只是个私家侦探。”
<杰拉德·道奇森> “女性侦探,在今天之前我居然没听说过您的名声,如此说来,我还要先和你道个歉呢”
<洛洛> “不必,这很正常。也不是什么太出名的事务所。”轻轻摇了摇头。
<西里尔·卡特> “不,我是说,具体的剧场之类的。还是说你喜欢街头演出?”
<莫里斯·布雷克> “您要来看的话当然欢迎,我会给您留特等席的”
<莫里斯·布雷克> “当然是剧场,不过我们是巡回演出,地点不固定”
<杰拉德·道奇森> “说到中国,你是想不到这个人不会说中文,去早餐店买包子买成了烧饼的情况”
<杰拉德·道奇森> “还好我那时候就在旁边吃饭,不然我看莫里斯他肯定没办法好好享受上海的繁华了”
<西里尔·卡特> “那该去哪里获取你们的演出消息呢,报纸?”
<洛洛> “中国……”听到异国的名字,表情微妙地看过去,又很快恢复平静。
<杰拉德·道奇森> “那时候我刚刚在中国的东北,进行报道,不得不说,日本人的手段还是比较残忍的”
<杰拉德·道奇森> “至少和德国人比起来,还是日本人的花样比较多”
<莫里斯·布雷克> “我们在肯塔基有个总部,修整期都会在那里,如果您愿意留下地址,我们也可以发邀请函给您”
<莫里斯·布雷克> “能请到建筑界有名的卡特先生到场观赏绝对是我的荣幸”
<洛洛> “………………”眼神幽深地看了看道奇森,没有开口说话,也没有任何表示。
<莫里斯·布雷克> 掏出手账写下总部地址,撕下来给对方
<杰拉德·道奇森> “不过还好我认识日本那边的一个记者,不然我感觉我也不好采访那些日本人”
<洛洛> “你是战地记者?”抿了抿嘴唇,突然出声问道。
<西里尔·卡特> “你认识我?那可真是荣幸”卡特开心地接过地址“等这趟工作结束后我肯定会找机会拜访的。”
<杰拉德·道奇森> “没错,而且还是一个没有被流弹射死的战地记者”
<洛洛> “……这是幸运。”沉默了两秒,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莫里斯·布雷克> 点点头,之后伸长手杖敲敲杰拉德的脑袋
<莫里斯·布雷克> “嘿,别以为我没听到你刚才在小姑娘面前抹黑我,你们聊什么呢”
<杰拉德·道奇森> “不得不说德国人的确有着优良的血统,至少从战场纪律上来看如此”
<杰拉德·道奇森> “我们在聊日本士兵和德国士兵的区别”
<杰拉德·道奇森> “”
<莫里斯·布雷克> “真是奇怪的话题”
<洛洛> 看了看突然搭声加入的布雷克,点了点头,又看了道奇森两秒。总觉得她看起来似乎……开心了一点?
<洛洛> “确实如此。”难得附和了一下。
<杰拉德·道奇森> “至少凭我的直觉和经验来说,未来主导欧洲局势的,不是希特勒,就是斯大林了”
<莫里斯·布雷克> “莫里斯·布雷克,魔术师,希望我们相处愉快~”
<莫里斯·布雷克> 变出一把糖果塞进小姑娘手里
<洛洛> 头部有点僵硬地顿住了,似乎是立刻就想点头,但是忍住了,单纯应了一下:“是吗。”
<洛洛> “……这是……糖果?”突然接到一捧糖果,用手兜住,愣愣看了看布雷克。
<杰拉德·道奇森> “看得出来,德国人绝对不是那种甘于被世界大战的失败摧垮脊梁骨的人”
<洛洛> “……我是洛洛。很高兴认识你。”
<西里尔·卡特> 卡特决定之后除了报纸上的演出报导,还要关心一下海对岸的时政
<杰拉德·道奇森> “那种源自民族内心的自信和坚韧的确不可小觑呀”
<莫里斯·布雷克> “洛洛小姐,很棒的名字。如果这个家伙说了什么奇怪的话,请不要在意,这些糖就当做赔礼了”
<莫里斯·布雷克> “那么不打扰你们啦”
<洛洛> “……嗯,这正是德国的荣光和意志。”似乎在忍耐什么,有点辛苦地挤出一句话,眼神闪动。
<洛洛> “……不会。”再次看向布雷克。
<莫里斯·布雷克> 又拍了拍杰拉德,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缩回座位继续看风景
<杰拉德·道奇森> “喂!莫里斯,我也想吃糖,快给我变点”看到莫里斯当着自己的面把糖果递过去,反手抓着莫里斯的肩膀
<杰拉德·道奇森> “所以说你到底是把糖果藏在哪里了,为什么一下子就能变出来”
<洛洛> 低头,掩饰情绪一般迅速挑出一颗糖,剥掉糖纸,塞进自己嘴里。一连塞了三颗才停下手。
<莫里斯·布雷克> “这是商业机密!”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不过还是又给了他一把糖
<洛洛> 糖是什么味道的?
<杰拉德·道奇森> “什么,你知道么,我当初在中国学功夫的时候,那些老师傅也是你这样的表情”
<洛洛> 嘴里三种不同水果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只能品出一个词:好吃。
<杰拉德·道奇森> 把从莫里斯手上拿来的糖果塞到自己的嘴巴里面
<莫里斯·布雷克> “不知道~”已经连看都懒得看他了
<Kp> 你们在车上聊着天,彼此稍微熟识了一些,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回过神来的时候,汽车已经稳稳地停到了市中心的一处豪华旅馆,典型的维多利亚式建筑风格,维护得非常尽心,感觉和崭新的一样,铸铁的栅栏与尖刺点缀着红砖房屋的外周,温暖的橙色灯光从正门旁的窗户洒出来,映照在外面的灌木上,旅馆紧邻着的就是一处公园,白天的景色应该相当不错
<杰拉德·道奇森> “呜好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吃”
<洛洛> “……”吃着糖,用奇妙的眼神瞥了道奇森一眼。
<洛洛> 然后后知后觉地向布雷克道了一声谢。
<莫里斯·布雷克> 点点头表示不用客气
<西里尔·卡特> “现在流行这样聊天吗?”
<莫里斯·布雷克> “哇,这旅馆看起来真不错,小哥很有眼光嘛”吹了声口哨以示赞许
<Kp> “多谢啦”他让你们下了车:“我回去了,有机会再见吧”挥了挥手,就往郊外开去了
<莫里斯·布雷克> 挥手告别
<洛洛> 不声不响地下了车,手里还捧着一些糖果,脸颊鼓鼓的对司机点了点头当做感谢和道别。
<莫里斯·布雷克> “流不流行不清楚,至少杰拉德不能当成普通人来参考,好了我们走吧——”
<杰拉德·道奇森> 终于把嘴里含着的糖果完全地含化了,解放了自己的口腔以后,从包里拿出水壶来喝一口润润喉
<Kp> 你们推门进入旅店,大堂里铺着红色的地毯,摆着盆栽,温暖的油灯在灯架上闪耀,挂在门口的铃铛惊醒了有点打瞌睡的前台,他从柜台后站起来:“几位晚上好”
<洛洛> 将剩下的糖果塞进背包,(费劲地)仰头看了看富丽堂皇的旅馆后跟着众人进门,来到前台。
<莫里斯·布雷克> “晚上好,请问还有空房吗?”
<Kp> “有的,您要几间?”
<莫里斯·布雷克> “如果足够的话,一人一间”
<莫里斯·布雷克> 示意了一下总人数
<Kp> “好的”他从柜台下面取出钥匙环,拿出了五把铜钥匙:“都在三楼,并排的五间,您看可以么?”
<洛洛> 眼底暗含吃惊地觑了布雷克一眼,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住单间。
<杰拉德·道奇森> 看一看酒店前台的刊物架,从上面拿取几份萨凡纳地图
<莫里斯·布雷克> 付了钱以及小费,拿了自己的钥匙就往楼上走
<莫里斯·布雷克> “我累了先上去歇会儿,你们自便!”
<洛洛> “……感谢。”说罢,也随手拿了一把钥匙。
<西里尔·卡特> “我开始习惯了”取一把钥匙走
<洛洛> 同样往楼上走,看看自己的房间。
<杰拉德·道奇森> 然后随手拿了一把钥匙看了看自己的房间号
<Kp> 你取出了一份地图,萨凡纳广大的城区可以大致划为三个部分,你们现在所在的旧城区是最初就兴建起来的,具有极其板正,如同棋盘般整齐的街道区划,每个区都分布着数个广场与公园,建筑围绕着这些公共聚集地而建;沿着河流而下的是萨凡纳的河运港口以及附近的工业区,随着近年的发展扩增得非常迅速,但是就没有市中心那么整齐了,除此之外就是广大的郊区、林地与沼泽
<Kp> 你们的钥匙是301-305
<Kp> 房间非常宽敞,虽然是单人间,但是床是双人床的宽度,弹簧床上铺着厚厚的褥子和被子,正对着的就是梳妆台,每个房间都有单独的浴室和更衣室,靠公园的一面还有一个被铁栅栏封闭的小阳台
<杰拉德·道奇森> 先回到自己的房间,放下自己的背包,然后在床上铺开地图,在地图上寻找着旅店的位置,西亨利街513号和旧希望路23号
<洛洛> 生疏地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习惯性地四处检查了一下,然后才放下行礼,靠坐在床上回想今天的经历,并闭目养神。
<Kp> 道奇森在地图上找了一下,西亨利街513号在萨凡纳的维多利亚西区,地图上的标注是乔伊·格罗夫疯人院。旧希望路23号在萨凡纳东南部的沼泽地里,似乎是一片曾经的种植园
<西里尔·卡特> 速速地洗漱休息了,明天说不定要早起呢
<莫里斯·布雷克> 放下行礼后倒在床上翻滚了两圈,躺尸了片刻才爬起来洗漱,然后上床睡觉
<杰拉德·道奇森> 在地图上找一下报社和租车行的位置
<杰拉德·道奇森> 然后在地图上规划出从旅店出发的路径
<Kp> 你找到了萨凡纳当地的一家报纸[萨凡纳晨间新闻]的地址
<Kp> 租车行在城区里倒是稀少,看来得走一段距离
<杰拉德·道奇森> 规划好明天的路线的以后,洗漱关灯休息
<杰拉德·道奇森> 不得不说神秘主义配合疯人院,如果他们真的不是疯子的话
<杰拉德·道奇森> 走一步算一步吧,杰拉德想着天亮后要做的事情,然后关上了灯
<Kp> 你们几人躺在松软的床铺上,沉沉睡去,在第二天晨光照入房间的时候,尽管昨日旅程颠沛,不过年轻人们依然精神抖擞地自然醒了过来……除了卡特先生
<洛洛> 自然醒后快速地洗漱穿戴,在晨光微明的时候,开始在室内进行简单的晨间训练。
<杰拉德·道奇森> 穿好衣服,看了看窗外的街道
<杰拉德·道奇森> “这个时候连早餐店都没有开门吧”
<莫里斯·布雷克> “嗯……还挺早的嘛。”起床洗漱,打扮回平时那身仿佛随时能登台表演的行头
<Kp> 这里的柏油路饱经侵蚀,露出了下面的旧鹅卵石。杂草从人行道上的裂缝中钻了出来,昭示着道路下顽强的大地。街道上有些萧条,只有零星几个人牵着狗去公园散步
<洛洛> 从简单的仰卧起坐、单手俯卧撑到其他复杂一些但还可以在室内完成的动作。过了一段时间,打开小阳台的门,握着栏杆翻出阳台,两脚悬空,开始做引体向上。
<莫里斯·布雷克> 检查了下行李后下楼,看看有没有提供早餐服务
<杰拉德·道奇森> 出门进行晨跑
<Kp> 你走到旅馆的餐厅,这里的早餐非常英式,提供一整份英式早餐,包括煎蛋、水煮蛋、麦片粥、煎培根、西红柿、烤豆子、土豆片、吐司、牛奶和血肠
<洛洛> 完成简单的训练后回到房间穿戴整齐,带上背包和装备,下楼寻找餐厅。
<杰拉德·道奇森> 晨跑结束以后到旅店的餐厅就餐
<莫里斯·布雷克> 拿一份早餐去用餐区,路上看看有没有报纸提供
<Kp> 除了卡特的四人在餐厅汇聚,坐在一边吃起了早餐,布雷克顺手抄起了一份萨凡纳晨报,英式大开版的报纸简直可以当作桌布使用

<莫里斯·布雷克> 边吃边看,吃了一会儿发现卡特还没下来
<莫里斯·布雷克> “咦,老人家还没起床吗”
<洛洛> 安静就餐中,而且就餐速度极快,不声不响却如同风卷残云。
<杰拉德·道奇森> “老人家总是要多睡会的,至少在旅店他是不用担心错过早餐了”
<莫里斯·布雷克> “有道理,那还是等他自然醒吧。”点点头,继续看报
<洛洛> “……嗯。”终于停了手,将刀叉放进已经空了的餐盘中,思考了片刻说道:“如果需要,我也可以去叫他起来。”
<莫里斯·布雷克> “那就麻烦洛洛小姐了~”
<杰拉德·道奇森> “当然,希望西里尔先生没有起床气”
<Kp> 报纸的内容非常充实,从当地政客新闻、周围花边、市场促销、药剂广告、寻人启事,招聘工作等等,字打印的又密又小,看着还挺费眼的
<洛洛> “没事。”表情淡淡地摇了摇头,起身将餐盘收拾好后反身上楼,去叫西里尔起床。
<莫里斯·布雷克> 埋头苦读,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消息
<Kp> 洛洛来到西里尔·卡特的门外,咚咚咚地敲响了门
<洛洛> “卡特先生。”站在门外叩门,同时提高了一些声音。即便提高了声音,那声调还是如同水一般平静无波。
<西里尔·卡特> 睁眼瞟了一眼钟,一下子就理解到睡过头的情况
<西里尔·卡特> “啊……这就来!这就!”
<洛洛> “……您不用着急。整理好后去餐厅便好。”听他醒了,留下这句话就转身离开了。
<洛洛> 重新回到餐厅坐好。
<西里尔·卡特> 卡特急急忙忙的打理了一下就到达了餐厅“抱歉伙计们。我没睡过头太久吧?”
<杰拉德·道奇森> “没事,而且我们这次的任务也不需要很急切”
<杰拉德·道奇森> “有句中国谚语,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杰拉德·道奇森> “意思是欲速则不达”
<杰拉德·道奇森> “我们现在可以慢慢地享受早餐,看看报纸,等那些人都上班了,我们再去办事也来得及”
<莫里斯·布雷克> “别在意,这报纸恐怕等你吃完了早餐我都看不完呢”
<莫里斯·布雷克> 翻啊翻
<西里尔·卡特> “啊,那就好”
<西里尔·卡特> “但什么是欲速则不达?”
<洛洛> 安静坐在一旁开始放空发呆,姿态依然端正,好比军姿。
<杰拉德·道奇森> “就是匆忙会造成错误的意思”
<莫里斯·布雷克> 发现洛洛没事干,递过去几张报纸一起看
<洛洛> 遂从安静发呆变成了安静一起看报纸。
<Kp> 你们坐在这里悠闲地喝着茶,等卡特先生吃完那堆起来一盘子的英式早餐,布雷克确实在花边新闻里翻到了有趣的消息 [本地医疗新闻:近日,西亨利街513号的乔伊·格罗夫疯人院院长劳伦斯·提克博士宣称自己将在年底退休,由他的学生乔纳森·基顿博士接任院长。据可靠来源称,乔伊·格罗夫疯人院的财务状况每况愈下,在40年前接手这家内战时期的医院后,乔伊·格罗夫疯人院宣称要迎合新时代的医疗系统改革,如果消息属实,他们的改革已然失败,不知在乔伊·格罗夫疯人院倒闭后,又会有谁接管这间建立在日渐衰落的市区边缘山坡上的医院大楼。本报将不定期关注。]
<莫里斯·布雷克> “嗯哼,不枉我费了半天眼睛”
<莫里斯·布雷克> 把新闻念给其他人听
<杰拉德·道奇森> “又会有谁接管这间建立在日渐衰落的市区边缘山坡上的医院大楼呢?”
<杰拉德·道奇森> 复述这段话,然后看着莫里斯
<洛洛> 从报纸后面探头出来聆听。
<莫里斯·布雷克> “……反正不是我。不过可以假借谈生意进去看看”
<洛洛> “稍后就去看看吧。”点了点头。
<莫里斯·布雷克> “其他的计划呢?我可不相信杰拉德什么都没准备”
<莫里斯·布雷克> 放下报纸回看杰拉德
<Kp> “我跟你们一块去还是看着房间?你们安排吧”卡恩斯摸了摸肚皮,将两大份早餐的空盘子摞在一起
<杰拉德·道奇森> “记者之间总能有一些愉快的交流不是么”指了指莫里斯拿着的报纸
<杰拉德·道奇森> “我打算去这家报社看看他们的旧报纸,确定一下十几年前这里有没有发生过一些大新闻”
<杰拉德·道奇森> “不过这些资料查找起来就比较费劲了,我可能需要你们帮帮我”
<Kp> 他已经换成了背带裤和短袖衬衫,脖子上围着一条毛巾,非常南方工人式的打扮
<莫里斯·布雷克> “啊,卡恩斯先生就当成度假吧,不用跟着我们四处乱跑了,你们说呢?”
<西里尔·卡特> “让卡恩斯自己逛逛吧”
<杰拉德·道奇森> “毕竟这是我们的任务,卡恩斯要做的就是,享受南方的假日,然后在我们打算离开的时候载我们一程”
<Kp> “那好啊”卡恩斯笑着点了点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零散事项交给我也没问题。”
<洛洛> 不言不语,只是听着他们的安排,暗自思索着什么。
<莫里斯·布雷克> “那就这么定了”
<洛洛> “准备出发?”确认一般扫了众人一眼。
<西里尔·卡特> “嗯”卡特将嘴角擦干净
<莫里斯·布雷克> “嗯,不过先去哪边?”往椅背上一靠,把手上没用的报纸叠成小方块
<杰拉德·道奇森> “当然,不过我觉得我们需要一个代步工具”
<杰拉德·道奇森> “或者不止一个”
<莫里斯·布雷克> 捏在拳头里再松开,报纸已经不见了,用空着的手端起茶喝了一口
<莫里斯·布雷克> “那就叫辆出租车吧”
<莫里斯·布雷克> “或者干脆租一辆”
<洛洛> “……!”难得有些好奇地看向布雷克的掌心,目光在那里停驻了几秒。
<杰拉德·道奇森> “我想这边旅店的前台也许能帮我们找到租车业务”
<洛洛> “那走吧。”直接起身道。
<莫里斯·布雷克> 起身,舒展了下身体慢悠悠跟上
<Kp> 你们舒服地来到了前台,他表示如果需要租车,他可以打个电话,过一会就让租车行的人开车过来
<莫里斯·布雷克> 让他打电话
<Kp> 他点了点头,打了个电话,过了十分钟,就有一辆耐用的美国车停在旅馆门口,租车行的人似乎也非常信任这家旅店的推荐,快捷地办了下手续,就将车交给了你们
<莫里斯·布雷克> 该付钱的付钱,顺便把客房的时间延长一下,然后手杖一挥
<莫里斯·布雷克> “出发啦,你们开车”
<杰拉德·道奇森> “好,那么我们先去哪里”
<杰拉德·道奇森> “疗养院还是报社”
<洛洛> 再次像一尾鱼一样静静钻进车里坐好,等着开车。
<杰拉德·道奇森> 坐在驾驶座,把地图挂在旁边
<莫里斯·布雷克> “随便,你们定吧”
<西里尔·卡特> “报社吧”
<洛洛> 用沉默代替回答,表示自己先去哪里都没意见。
<莫里斯·布雷克> 也钻到汽车后排坐下
<西里尔·卡特> “先收集些消息,对吧”坐上副驾
<Kp> 你们顶着萨凡纳的炎炎阳光,雨后毒辣的太阳与潮湿的空气,挥汗如雨地驱车驶向萨凡纳晨报的报社,正式开始了在萨凡纳的调查之行
<Kp> ——Save——
8
Pathfinder RPG / Re: 【#79】太阳隼(Sun Falcon)
« 最新帖子 由 晴澈之空 今天13:20:06 »
这样的太阳好像不会发光,是不是一个黑暗术就可以搞定?

 :em003既然写了黑暗视觉和昏暗视觉,显然还是和黑暗术有交互的。虽然能力中没有写提升光照,但描述中提及单根羽毛就能如同蜡烛般使用,那……我姑且支持日耀灵光范围内提供强光?Su的话算魔法,CL=HD? :em003
9
圣魔之地 / Re: 【S16】《废土》「史冠掌线」
« 最新帖子 由 飞翼 今天13:15:59 »
刚把墙壁凿开,一个光点就飞入了你的眉心,你只感到一道气在你体内快速流转,把你身体各处都“打通”了一遍。
学会了【掌心雷】【火焰刀】
剧透 -  见面礼:
【掌心雷】【战斗-真灵】
【2s】【攻击4+精神】【强度1】【效果:攻击生命最低的敌人】
【火焰刀】【战斗-真灵】
【2s】【攻击2+体能或精神中的高者】【强度1】

接受了大量信息懵懵懂懂地你抬起头,刚好看到窗外诡异的一幕——一只猴子在骑二轮自行车!
10
over

翻译的时候感觉窃法者这个子职有点好玩,下次有机会车一张看看
这本书其他的法术,魔法物品,怪物卡等内容有时间应该也会翻一下。嗯,有空再说吧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