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大法师之塔》 帕兰萨斯:学识与毁灭之峰 (Palanthas: Spire of Lore and Doom)  (阅读 5522 次)

副标题: 作者:Arcanum

离线 追寻者端木

  • 我是小端木,可爱的小端木,纯新的小端木,粉嫩嫩的小端木
  • Knight
  • ***
  • 帖子数: 491
  • 苹果币: 1
    对克莱恩法师而言,威莱斯之塔是最为神圣的,而帕兰萨斯城内的高塔,则可说是最伟大的。在过去,白色大理石墙和绯红尖塔隐现于此重要海港的天际,成了普世所有法师的知识与真理道标。最后一次巨龙战争中,三种袍色在此处合力协助扭转态势,对抗黑暗之后。这里是世上最大的秘法学识与神器储存所。

    然而当教皇对巫艺宣战时,一切都变了。失落战争结束时,一道强大诅咒染污高塔,让它空置了近四百年。在重新开启后,高塔变得更加黑暗,成了令人畏惧的叛逆法师雷斯林 马哲理的居所。他在此高塔展开进入无底深渊并成神的计画,而该举动一但成功,世界将被毁灭。

    在雷斯林消失后的一段时间内,高塔似可回复其旧有地位,作为供予学习的伟大建筑。当第二次大灾变降临时,该希望就此破灭。很快地,高塔彻底地自帕兰萨斯消失,看似被无名力量所毁。然则,如今它已重现,位于某个与其黑暗相契合的新地点 ─ 帕兰萨斯之塔现在成了奈德兰之塔。


历史 (History)

学识之峰 (The Lore-spire)

    当红袍克哈洛宣告将另建与威莱斯互补的四座高塔时,法师们便协商它们的用途为何。最后,他们决定三塔将分别献予三个阵营:达提苟斯将成红袍居所,伊斯塔予白袍,而昆苏卓利则给黑袍。第四塔将作为学术之地,所有袍色于斯积聚他们最伟大的法术和宝物,如此可与他人共享。克哈洛宣布此塔将建于北方,一个名为辉亮际线的港口。在魔法语言中,他们将之命名为特桑铎 兰,学识之峰。

    彼时,辉亮际线是个在新兴亚苟斯王国边缘的渔镇。当王国成长为帝国,该镇迅速地繁旺为安赛隆的最大城市之一,也是大陆北岸的主要海港。城市领主欢迎法师们的到来,将西区的最佳地点予其建塔。他们相信法师的出现将使自己更为富裕。

    然而,对于法师将居城中一事,并非众人皆感欣悦。害怕法师将对其权力造成威胁,一群佣兵队长和商人谋划阻止建造学识之峰。当时的至高法师是弥迦的辛德瑞斯,一个曾在十年前见证达提苟斯高塔落成的红袍法师。在夜间大宴中,他坐在城市亲王的右侧,得体地吃喝饮食。不过在宴会尾声时,他咬了一颗血橙后,紧捧胃部并倒落在地,痛苦地滚动。

    受到橙内毒素影响,当晚辛德瑞斯因自内侵蚀的剧毒陷入极度痛苦。即便米莎凯女神的女祭司也无力救其免于死亡。惊恐的法师们在辛德瑞斯床边商议,争论若不取消,是否出于尊敬濒死的至高法师,改为延期建塔。

    然则辛德瑞斯皆不采用。他忆起传奇法师肖德在威莱斯的牺牲。「若我们延迟,则此战便败。」他向大法师们说道,「若我将于今日死去,让其以胜利为伴。」到了早晨,虽然每次呼吸都令其痛苦,他自病床起身并引领同伴前往预定地点。法师们一同汲取月之力并导向给他。而其则诵念咒词以建成高塔。当法术完成时,一座高耸尖塔的幽像立于辉亮际线,而他在塔基处逝世。过了一段时间,当辛德瑞斯葬于建成的高塔下,且令其死亡的阴谋者皆被擒获并因叛行而被斩首之后,法师们发现那天还有某些事出了差错。新任至高法师,黑袍乌司克对仪式进行占察,发现辛德瑞斯因死前苦痛而错诵塔名。并非特桑铎 兰,他称其为特桑铎夏恩 ─ 毁灭之峰。

    乌司克相信该误称意味高塔将因攻击陷落,他命令种植橡林围塔,并在树上施予法咒以阻御入侵者。该处被称为修肯树林。

辛德瑞斯所预示的毁灭并非乌司克所认为的,但其仍将到来。

索兰尼亚与龙珠 (Solamnia and the Dragon Orbs)

    法师们与辉亮际线人民间的互动关系,至多只能算作平淡。镇民包括了许多雇佣兵、海盗和窃贼,都在探求匿于塔内的财富。但没人能穿越修肯树林。

    在玫瑰叛乱将亚苟斯分裂为二之后,事态变得更加复杂。领导反叛的将军,威纳斯 索兰那斯,将辉亮际线定为首都,并将之更名为帕兰萨斯。藉著矮人与精灵们的援助,索兰尼亚骑士驱离恶徒并重建全城。在两年之内,辉亮际线无物留存...除了大法师之塔。

    一开始,骑士们对高塔的存在感到愤怒。其主张的论点便是有黑袍在内,而威纳斯要求驱逐他们。法师们拒绝,而骑士们便包围高塔。但如同以往的窃贼,他们无法穿越树林,在三次突击后 ─ 包括某次试图焚林 ─ 他们负伤而返。当时的高塔守护者是名为纳玛拉的白袍,其前去面见威纳斯并提供一项协定:黑袍将紧闭于塔内,但其他法师可在索兰尼亚自由来往。威纳斯认为此举甚佳,因此在一段时间之内,索兰尼亚骑士与高阶施法者们彼此安然共存。

很巧妙地,这种结盟自黑暗之后手下救了克莱恩。当塔克西丝在第三次巨龙战争中试图征服世界时,帕兰萨斯是抵住其军力的最终堡垒之一。明白她若成功所带来的毁灭,以及其首要指挥官的怨恨 ─ 那是个名叫嘉伦 德瑞寇斯的叛逆法师,诸袍色在帕兰萨斯塔内召开议会,设法帮助受困的骑士们击败龙群。

    为此,三种袍色在高塔合力创造龙珠。藉著这些宝物,法师们将龙群诱入陷阱 ─ 最恶名昭着地便是法王之塔 ─ 骑士们在该处可杀死它们。虽然修玛 龙灭的牺牲是致胜的最终关键,但所有人都知道是龙珠争取时间,才能锻出龙枪并击败塔克西丝。

    在战争结束后,五颗龙珠分散开来让各塔保有一颗,而诸袍色与索兰尼亚间的结系更形稳固。即使黑袍也受到尊敬,因为他们借由对抗邪恶证明了自身的勇气。骑士制度与秘法间的盟合诞育了诸袍色的黄金时代,而帕兰萨斯之塔正是其中心。

然则黄金时代难以永存;在东方,其毁灭的种子已然种下。

伊斯塔与蓝诺克诅咒 (Istar and the Curse of Rannoch)

    伊斯塔的兴起与高阶秘法的衰败自始便紧密相涉。在它最辉煌的时期,神圣帝国和其教会便已不信任法师们的力量。如同初代索兰尼亚人,教团对于涵纳了黑暗魔法的诸袍色感到猜疑。在早期,与教会的多数冲突都是以帝国内的高塔为中心,而索兰尼亚和伊斯塔间的盟契,使骑士与操法者间的关系迅速恶化。

    帕兰萨斯的法师发现了这点,当人民开始反目,他们越来越常待在塔内。脱离其庇护并犯险行于城内者,特别是黑袍们,常会与狂热的牧师发生战斗。最后,在大灾变前第三纪的中期,索兰尼亚自身的教会屈从伊斯塔,而教皇开始主导帕兰萨斯的宗教政策。

    首批执行的伊斯塔法令之一,就是破坏所有表彰法师们那「黑暗技艺」的艺术品和纪念物。在这场后来被称之为锤与焰之夜的事件中,骑士们领导帕兰萨斯人民,毁去立以纪念玛济斯和其他伟大法师的雕塑。挂毯被焚毁,镶嵌装饰被打碎,壁画被削去。在一夜之间,所有昭示魔法之荣光的事物全数消失。更糟的是,暴民杀害了九位在街上被抓的法师。破晓时,九人的遗体被堆在高塔大门之前。

    那年的至高法师是个名唤严苛者攸林的红袍,对索兰尼亚人的作为感到震怒。在帕兰萨斯凶杀事件后的一小时内,他召开议会并说服他们批准一项双重计画,对索兰尼亚的统帅领主和伊斯塔教皇发动攻击。此举将挑起与此二国度的争斗,而当时法师仍与亚苟斯和精灵国度为盟。在那天,安赛隆将爆发大战。

    但就在要开始攻击行动的一小时前,当地教会和骑士的领导者出现在高塔之前。他们带来了那些在前夜煽动凶杀者的头颅。不论他们是否察觉了法师们的计画,他们对凶手的惩处使攸林重新考虑。攻击行动被取消,而安赛隆则免去了可能是自阋墙战争以来的最大悲剧。

    尽管事件平息,但法师和其他帕兰萨斯人的官是持续恶化。法师们将自己封隔于塔内,而帕兰萨斯人则待在其外。此僵局一直持续到失落战争才告结束。

    帕兰萨斯免遭席卷世界他处的战争所毁,但也仅是因为凑巧之故。受到教皇言词煽动,骑士们在法王领主亚路司 达讷的命令下,骑士们包围高塔。掌持了穿越树林之法的他们,静待攻击指令下达。若教皇选择先攻击帕兰萨斯,城市将化为废墟。但首波攻击却发生于达提苟斯和洛沙坎。接连的毁灭让教会与诸袍色匆促达成停战协议。根据协定结果,法师们须和平地献出帕兰萨斯之塔。他们尽可能将学识与神器移往威莱斯,剩余的则是销毁或捐给吉力安图书馆保管。

    在数天前才被选为新任议会之首的至高法师梅络克,锁上空无高塔的大门,准备转交给帕兰萨斯摄政王尤瑞安。而领主尤瑞安则已经计画将高塔作为他的私人宝库。

    当梅络克正要将高塔转尤瑞安时,一道身着黑袍的人影出现于它的最高窗户。至高法师与帕兰萨斯人民惊讶地注视时,他高举手臂并大笑。「你们认为自己已经赢了!」他吼道:「你们什么也得不到!高塔仍将闭锁,其厅空无,直到过去与现世主宰带着力量归返!」

    随其话语,疯狂的法师安札斯 蓝诺克纵身自窗跳下。群众惊恐地看着他落至塔门,刺穿身躯。他以临终呼息对塔降下诅咒。其大理石墙暗化。金色大门转为漆黑。片刻之间,学识之峰的美丽荡然无存,变成过往的阴森曲影,观来恐怖且渗溢邪恶。已被忘却的辛德瑞斯预言终于实现:学识之峰如今成了毁灭之峰。

黑暗者与时空门 (The Dark One and the Portal)

    安札斯之死封印了高塔,这似乎是件好事。多数人因畏惧而不敢接近它。周遭街区的住宅和商店净空,其所有人因恐惧而将之舍弃。帕兰萨斯人民尽力尝试忽略其城市中央的芜荒状态。

    至于法师,他们对该诅咒的真义也一无所知。修肯树林不再让人通过 ─ 即便是诸袍色最强的法师们也无法穿越那些可怕的橡树,甚至有数人在尝试时送命。探知法术也无甚助益:它们只显现黑暗回廊,有着死物残影于彼处伏行,渴求鲜血。许多年后,高阶操法者们放弃了。他们失去了毁灭之峰。而威莱斯成了最终且唯一的要塞。

    但帕兰萨斯之塔并未失落。它只是在等待。

    大灾变的到来了结教皇。索兰尼亚骑士则受到冷遇,因为农民们责难他们并未阻止着火的大山落下。帕兰萨斯有很多区域毁于暴乱。在绝望之年代的第一世纪中,城市便重建了三次。高塔依旧在,隐然望看城市并等待其主人的到来。

    高塔受到诅咒并非意外。如同大灾变前的诸多历史事件,它某个巧妙计画的一部分,由强大的黑袍费斯坦但提勒斯所操控。身为第三纪元中最强的大法师,费斯坦但提勒斯计画成为神只。若是成功,他将取代黑暗之后在克莱恩神系的地位。

    为达成目标,他需要适宜的地点与适宜的时间。适宜的时间指的是世间无人可阻止他。在绝望之年代的早期,高阶操法者们避居于威莱斯,而众神的牧师已然消失,这为他提供了最完美的机会。适宜的地点便是帕兰萨斯之塔,法师们将名为时空大门的器物留存于斯。若在特定的情况下通过它,他便能进入无底深渊。

    因此,在大灾变发生约四十年后,费斯坦但提勒斯来到帕兰萨斯之塔以完成他的计画。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已然犯了两个错误:他并非过去与现世之主,而且时空大门不在该处。他侥幸逃脱后继续进行他的计画,最终在索巴丁北方的平原引发了矮人门战争,而其就此死去。帕兰萨斯之塔留存下来,继续等待那个能破解其诅咒的人。

过去与现世之主 (The Master of Past and Present)

    在超过三百年的时间中,没有活人进入塔内。但这不代表无人尝试。超过半打的法师试著进入,宣称自己就是安札斯所预言的主宰。有两人在尝试通过修肯树林时,因恐惧而蒙羞逃跑;剩下的未再出现,而他们的尖叫声在树林内回荡了好几天。

    在长枪战争时,帕兰萨斯人民已学会与那座扭曲的黑暗高塔并存。许多帕兰萨斯民众甚至不敢多看高塔一眼。只有外来者或是蠢人才敢接近它;其他人则是远离它。包括许多诸袍色成员在内,多数人都认为过去与现世之主永远不会到来。

    但就在战争结束后,他来了。才刚在奈拉卡协助击败龙骑将和他们的龙类大军,雷斯林 马哲理是传奇的长枪英雄之一,这位曾是红袍的黑袍法师在夜晚最寂静的时分来到高塔,当时只有努塔瑞高悬于天。他平安无事地通过了修肯树林。当他站在大门前时,高塔守护者的喊叫惊醒了全城。从未有人如此做还能幸存。

    可是雷斯林并未死去。被费斯坦但提勒斯的灵魂所附,他同时是两个人,也就是身为过去和现世的主宰。他如此宣称,高塔随之而开,让他得以进入。他在其内找到时空大门。安札斯 蓝诺克的临终预言至此成真。

    雷斯林未移除高塔的诅咒,反而将之保留,因为他希望能够秘密地进行研究。对帕兰萨斯人民来说,事情几乎没有改变。从此之后,怪异的光芒与声音会自塔内传出,但除此之外没有迹象显示有人居住在那。

    在他身为高塔之主的这一小段时间中,雷斯林只让少数访客进入:死亡骑士索思爵士;他的同父异母姐姐,龙骑将奇蒂拉 钨斯 马塔;帕拉丁女祭司克丽珊娜女士;以及最重要的,他的学徒达拉马。身为一个投身黑袍的黯精灵,达拉马宣称他渴望进入当代最伟大法师的门下。事实上,他是由威莱斯议会派出的代表,负责监视雷斯林。雷斯林明了这点,但仍允许他住在塔中。

    透过黯精灵,议会得知雷斯林的计画。在克丽珊娜不知情的帮助下,雷斯林将会完成费斯坦但提勒斯所开始的行动。回到过去后,他会取代那位大法师的位置并成为神。他成功了,而这也是克莱恩历史首例且仅此一次的自我修改。取代了费斯坦但提勒斯,雷斯林在大灾变后来到高塔寻找时空大门。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他代替黑暗者引发了矮人门战争。然而,当费斯坦但提勒斯在战争尾声死去时,雷斯林却存活下来,并和克丽珊娜一同进入无底深渊对抗黑暗之后。

    彼时,龙骑将奇蒂拉因曾在长枪战争受阻挠,所以试图报复索兰尼亚骑士。借由索思爵士和飞行要塞的协助,她和其军队围攻帕兰萨斯并击破城门。但当她成功来到高塔时,被留下以等候导师回归的达拉马用魔法杀了她。很快地,时空大门启动,而雷斯林正准备与黑暗之后战斗。

    但在战斗开始前,借由另两位长枪英雄半精灵坦尼斯和泰索何夫 柏伏特的帮忙,后者占用奇蒂拉的飞行要塞通过修肯树林,雷斯林的双胞胎哥哥卡拉蒙 马哲理来到时空大门。卡拉蒙进入高塔面对他的双胞胎弟弟,告诉他若升神将会毁灭克莱恩。雷斯林知道卡拉蒙所言为真。他将其双胞胎与牧师克丽珊娜送回凡间,随后关闭时空大门,将自己封在无底深渊之内。而他的牺牲拯救了世界。

    在雷斯林死后,达拉马成了帕兰萨斯塔和黑袍之主。与其前任者不同,他并未孤立高塔。他除去了安札斯的诅咒。高塔依旧扭曲而黑暗,修肯树林依然阻隔凡民,但法师们再次前来此地。不久后,这里成了法师的根据地,许多黑袍和数位红袍于此和达拉马一同进行研究。帕兰萨斯再次举办试炼:帕林 马哲理就是在此成为法师。再一次地,法师们于此塔贮藏学识与神器,如同往日一般。

    在将近三十年中,学识之峰一切安好。但它依旧是毁灭之峰,其命运并未改变。

高塔毁灭 (The Tower's Doom)

    第二次大灾变后,魔法开始自世上消退,高塔便有了弱点。塔克西丝骑士在混沌战争期间占领了帕蓝萨斯,达拉玛了解他们渴望进入高塔 ─ 就跟蓝龙凯兰卓斯一样,后者在凡人年代初期便开始栖息于近城处。明白自身缺少力量,达拉玛寻找新种魔法以保护高塔不被入侵。借由神秘的影术士之助,他发现了死冥术。利用死者灵魂供给力量,他让高塔看似被其所毁。某夜,它自帕兰萨斯消失,只余一个黑色玻璃般的池子,直到今天都还映现着它的倒影。

    然而高塔并未毁坏。取而代之的,达拉玛的死冥术将它转移到位于达加山脉的耐德兰,也就是索思爵士的诅咒国度。这块活物不敢擅近的土地令高塔十分安全,而达拉玛也希望能继续其研究。

    但当他了解自己被影术士所骗时,一切都太迟了。他并非成为死者主宰,反而是它们的囚犯。因为影术士实际上就是塔克西丝,她在第二次大灾变期间窃取了克莱恩,想要不受阻扰地统治它。借由引召死者,她在时空大门后静待某人前来,让她得以再次进入世间。

    那正是米娜,那个成了唯一神先知并几乎征服安赛隆的女孩。最后,她的使命将她带至高塔,同时还带著奎苏族秘术师金月。在该处,时空大门再次运作。金月牺牲生命以阻止它开启,引发了黑暗之后的最终败亡,以及灵魂之战的结束。

现今 (The Present)

    往昔的帕兰萨斯之塔,如今成了耐德兰之塔并藏于该地。达拉马已永远离开该处,被魔法诸神禁止进入。新的树林围绕着它,名为柏木林。

    凡人年代的种种争斗使高塔严重毁损,仅凭魔法令其不致崩坏。许多法师相信应该将之拆除,因为它无甚效用,只代表了过去五百年的困顿哀痛。其他人认为它仍有价值,应该将之修复使其重现以往荣光。随著达加堡的毁去,黑暗已逐渐离开耐德兰。凡人年代继续前行,如果高塔可获留存,则可能达到其作为学识之峰的目标,并破除辛德瑞斯诅咒的污名。

但如今它的命运悬而未决。唯一肯定的是,还需要很多年才能有所定论。

 

描述 (Description)

    不似其他高塔那般外观未曾改变,帕兰萨斯之塔的表相随时代而变动。它主要历经三次变化:安札斯 蓝诺克的咒诅,雷斯林 马哲理的到来,以及迁往耐德兰。随著灵魂之战终结,高塔或许最再次改变 ─ 如果它能幸存的话。

    身为法师塔中最大的一座,此塔高度超过六百尺。在它移离帕蓝萨斯之前,它耸立于城市的天际,让摄政王宫殿和吉力安图书馆相形下显得甚是矮小。失落战争前,高塔观来满耀辉煌:以一块巨型大理石雕成的圆柱,白底红纹。两座分别高于四百尺的尖塔,夹在中央主塔两旁,其顶上有着洋葱型的亮红水晶穹顶,在黎明与夕暮时耀若红宝石。其塔楼为黑色玻璃,环型围墙隔开庭院与修肯树林。外门以白银和黄金所制,饰有璀璨珠宝。它们极其精致脆弱,似乎连孩童也能破坏它们 ─ 但实际上足可抵抗龙息。塔门以湛亮血木制成,闪著绯红光彩,其上刻有阻御入侵者的秘法纹记。窗户在夜间会亮起温暖的光,由知识之焰所点燃。

    当安札斯诅咒高塔时,它的荣光成了恐怖。闪亮的大理石变得冰冷并转灰泛黑。尖塔粉碎,于下锈色的缺损残片。塔楼倒塌毁去。金色大门扭曲变形。黄金和白银变得黯淡污秽,珠宝消失无踪。安札斯的身躯穿刺于门上直至萎凋消失,徒留其破烂的黑袍,即便无风也会似伤鸟振翼。塔门破裂且摇摇欲坠,窗户则暗似骷髅之眼。在那可怕的岁月中,瞥视高塔便使人魂盈惧怖。

    雷斯林占领高塔后,某些过往荣光回返,但却是以较阴森的方式:辉耀白石永不再明亮。借由魔法之助,雷斯林将塔壁改为亮黑色,并用鲜血色泽的魔法石材重造穹顶。他同时也修复塔楼,并将安札斯的黑袍自大门移除。而门依旧弯斜扭曲,昭示那曾降临于学识之峰的毁灭。窗户多数时间仍为黑暗,不过有时会自内发出怪异的闪光,还伴随著凡人不应听闻的恐怖声响。当达拉马继承高塔后,它才再次闪著温暖的烛光 ─ 直到第二次大灾变将其熄灭。

    当高塔自帕蓝萨斯消失,它只在原址留下一个曜黑圆池。即便是正午也反映着高塔背抵夜空的景象。有些时候,甚至还可见到古老的白色学识之峰;其他日子则是黑暗的雷斯林之塔。至于高塔本身几乎被移动魔法所摧毁。尖塔粉碎,塔壁则有巨大的裂痕。在灵魂之战期间,死者魂魄包围着它,令其无法出入。如今魂魄已离,但高塔留在耐德兰,半隐于一个满是摆荡柏木的谷地中。高塔窗户依旧黑暗,甚至在夜间会隐形消失,除了黑月渐盈的日子外。

    高塔内部自底至顶皆为空心,有座旋梯环绕中央。从底部到顶端超过一千层台阶,偶有平台和门通往其三十三个楼层。台阶没有栏杆。可能会自空中坠落至下方楼层。地板上以镶嵌画展现三种袍色的法师们同读著一本书。在安札斯诅咒后,这些人像的头部呈现悲伤低垂的样子。

    塔内走廊与房间富丽堂皇且装饰豪华,一间比一间奇妙的文件库和陈列馆,间或交参著私人房间和研究室。在失落战争前以及雷斯林消失后,图书馆的架上满是书籍、卷轴、药剂、法杖、附咒珠宝和极多难以认出的神器。在受诅咒的岁月中,它们一片空无,被阴影和蛛网罩复。当雷斯林入住塔内后,他收集了许多魔法书籍和奇异古怪的物品,但多存放在个人房间和实验室内。塔内大部分的场所仍保持诅咒年代的样貌。

    高塔最下方,也就是低于地下室的楼层,是个名叫监视之间的处所。它是雷斯林 马哲理占领毁灭之峰一年后自岩石中开凿建成,该房间是个圆顶洞窟,在正中央有个圆形的魔法水池,燃著诡秘的异火。该房间是雷斯林放置「活物」之处 ─ 那是试图创造生命的失败成果。他所造出的这些扭曲残碎生物在池边爬行。在接管高塔后,达拉马清空此处,将它改成供予观池和冥想的密室。

    高塔最上面的房间是大实验室:一个广阔而阴暗的房间,有着书架和工作台。在正中央是个石制工作台,大到足以放置牛头人还有剩余空间。在房内西端平台上的是无底深渊之门,放在黑色天鹅绒帷幕后方。


修肯树林 (The Shoikan Grove)

    许多人认为修肯树林是在力量年代末期时破坏高塔的诅咒之一。事实上,树林几乎跟高塔本身一样古老。其由黑袍至高法师乌司克所造,是首座用来保护城市塔的树林。

    树林由巨大的橡树构成,且是克莱恩上最大型的。但若与阿班尼西亚的白杨相比,后者可能才是世上最大的树。由于安札斯诅咒,这些树木看来相当恐怖,歪节且扭曲,树皮黑似沥青,满是流出血色汁液的切口。树枝呈纯白,似若骨状指爪,树叶则呈灰色而萎枯。

    在很多方面,修肯树林类似威莱斯森林的外部景观,但它呈现的恐怖相貌并非幻象。树林处于永夜之中,树根卷缠,枝条吱嘎作响且无风自动。内部黑暗而阴冷,空气中有着厚重的死腐恶臭。恐惧感会凝冻进入者的心 ─ 在树林魔异力量接近其受害者时,很快就会变成纯然的惊骇。

    若要安全入林,便需要被称为暗夜宝石(Nightjwel)的煤黑色宝石(由高塔之主所赠) ─ 或是被黑袍大法师施展的夜卫之吻(Kiss of Night's Guardian)法术保护。无人能不借助这些方式进入修肯树林后还活着离开。即便一般不会感到恐惧的坎德人也会在尝试接近高塔时,立刻被惊骇感吓住。那些胆敢通过的人─ 甚至是受保护者 ─ 树林的景色与声音都将是其一生所见恐怖的事物。

    苍白而空茫的脸庞会自阴影间窥探,其唇因鲜血气味而歪扭。它们不断地以略可听闻的音量低语。黑色的无定形物如同鸟类般飞掠枝条。地面很快变得湿软而极难行走,若是回望,便会见到自身足迹充满鲜血。腐烂的骨手会穿出土壤,试著将入侵者拖入地下。很少有来到此处者还能活着说出这件事。多数尝试通过修肯树林者就此消失于世。


树林效应 (Grove Effect)

    那些够勇敢(或说愚蠢)而敢冒险进入修肯树林者,会发现自己成了保护该处的魔法及实体守卫的目标。

    时代注记:在大灾变前且高塔未受诅咒时,修肯树林仅受魔法恐惧效应保护。在受诅咒后,不死守护者保护树林,等待过去与现世之主带着力量回返。

恐惧:    树林会自所有树木产生恐惧效应。向外弥漫500尺(但不会向内;高塔自身不受影响)。此效应等同恐惧术,豁免检定DC 25。针对抗衡此类效果的魔法效应(例如魔法抗力手镯)而言,此法术视为由智力20之二十级法师所施展的九级法术。只有不死生物不受此效应影响。一般免疫恐惧效应的生物(例如坎德人)仍会受到影响。若豁免检定失败,受影响的生物会陷入慌乱(如同该法术),且其处于林内的所有时间均保持该状态。若成功则该生物仅颤栗,但若留在树林内,五轮后须重新检定。

守护者:    进到林内的入侵者可能得先面对 尸和骷髅,以及住在林下潮壤内的尸妖。若入侵者通过外部树林,这些怪物会先自地面下发动攻击,试著拉住受害者并拖曳向下。它们会自墓中站起并直接面对较强的敌人。幽灵守护内侧树林,在林间飞掠并自敌人背后攻击。数个魔魂尸住在内林,它们生前是圣锤骑士,遭受蓝诺克诅咒反袭。守护者不会攻击受庇于夜卫之吻法术或是携带御佑护符者。

大门:    在雷斯林占去高塔前,安札斯 蓝诺克刺穿于尖顶上,成了困陷于该地的一种独特缚灵。这个邪恶的不死生物会试著摧毁任何试图启门者。在雷斯林回归后,这个缚灵生物被送至高塔服务雷斯林(后来则是达拉马),如同该处的其他不死生物。尽管如此,大门处于二十级法师所施展的秘法锁法术效应。大门本身由一种奇异且几乎无法毁坏的材料制成,硬度50,生命值100,还有着法术抗力30点。

修肯树林尸妖:    挑战级数3;中型不死生物;生命骰数 4d12(平均26);先攻权+1;速度30尺;防御等级15,触碰11,迟滞14;基本攻击+2;擒拿+3;攻击/全力攻击+3近战(1d4+1加上吸能,挥击);占用空间/可触距离5尺/5尺;特殊能力 产生衍体,吸能,+8驱散抗力;特殊本领 黑暗视觉60尺,不死特性;阵营 守序邪恶;豁免 强韧+1,反射+2,意志+5;力量12,敏捷12,体质─,智力11,睿智13,魅力15。

    技能和专长:躲藏+8,聆听+7,潜行+16,侦查+7;警觉,盲战。

    产生衍体(超自然能力):被尸妖所杀的人形生物,均会在1d4轮内变成尸妖。衍体会受造出它们的尸妖所控制,并保持此奴役状态直至后者死亡。它们失去生前所有能力。那些在修肯树林内产生的尸妖会被束缚于斯,抵抗入侵者。

    吸能(超自然能力):被尸妖挥击打中的活物会承受一级负向等级。移除负向等级的强韧检定DC为14。豁免DC以魅力为基础。以此方式每造成一级负向等级,尸妖会获得5点暂时生命值。

修肯树林幽灵:    挑战级数7;中型不死生物(虚体);生命骰数 7d12(平均45);先攻权+7;速度40尺,飞行80尺(灵活);防御等级15,触碰15,迟滞13;基本攻击+3;擒拿─;

攻击/全力攻击+6近战(1d8加上吸能,虚体触碰);占用空间/可触距离5尺/5尺;特殊能力 产生衍体,吸能;特殊本领 黑暗视觉60尺,虚体特性,+10驱散抗力,阳光下无力,不死特性,非自然灵光;阵营 守序邪恶;豁免 强韧+1,反射+2,意志+5;力量─,敏捷16,体质─,智力14,睿智14,魅力15。

    技能和专长:躲藏+13,威吓+12,知识(神秘)+12,聆听+14,搜索+12,侦查+14,野外求生+2(追迹+4);警觉,盲战,精通先攻。

    产生衍体(超自然能力):被幽灵所杀的人形生物,均会在1d4轮内变成幽灵。衍体会受造出它们的幽灵所控制,并保持此奴役状态直至后者死亡。它们失去生前所有能力。那些在修肯树林内产生的幽灵会被束缚于斯,抵抗入侵者。

    吸能(超自然能力):被幽灵虚体触碰打中的活物会承受两级负向等级。移除负向等级的强韧检定DC为15。豁免DC以魅力为基础。以此方式每造成一级负向等级,幽灵会获得5点暂时生命值。

    阳光下无力(特异能力):幽灵在自然阳光(而非日光术)下会无力化,并试图逃离。处于阳光下的幽灵无法攻击且每轮只能进行一个移动动作。没有自然阳光可穿透修肯树林 ─ 即便是在最亮的夏日 ─ 而且守卫幽灵不曾离开。

    非自然灵光(超自然能力):不论是野生或畜养动物,都可察觉幽灵存在于30尺距离处。它们会不愿接近,若受迫如此便会陷入慌乱。只要此范围内,它们会一直处于慌乱。

大门守卫:    如今成了幽灵的安札斯 蓝诺克,守卫著帕兰萨斯之塔的大门。他留在该处,无法远离门上遗骸超过50尺。

    当雷斯林 马哲理宣占高塔为己所有时,他将蓝诺克的法袍自门上扯下并解放安札斯的护门职责,但他仍与塔内其他不死生物一样,受到束缚而须服侍过去与现世之主。

幽灵蓝诺克:    男性人类幽灵 死灵法师7/黑袍5;挑战级数15;中型不死生物(虚体);生命骰数 12d12(平均84);先攻权+3;速度40尺,飞行80尺(灵活);防御等级16,触碰16,迟滞11;基本攻击+5;擒拿─;攻击/全力攻击+8近战(1d8加上吸能,虚体触碰);特殊能力 秘法专攻(死灵),产生衍体,吸能,月之魔法(努塔瑞),袍色奥秘,法术;特殊本领 秘法研究+2,虚体特性,法术,召唤魔宠,高塔资源,驱散抗力+2,不死特性,非自然灵光;阵营 守序邪恶;豁免 强韧+5,反射+5,意志+10;力量─,敏捷17,体质─,智力20,睿智17,魅力13?

    技能和专长:专注+16,工艺(链金术)+20,文件解读+15,躲藏+11,威吓+11,知识(神秘)+22,聆听+11,搜索+13,观察法术+26(卷轴+28),侦查+11,使用魔法装置+8(卷轴+12);制造法杖,法术强效,免用材料施法,法术延时,魔法资质,抄录卷轴,专攻法术(死灵),施法天赋。

    吸能(超自然能力):被幽灵蓝诺克虚体触碰打中的活物会承受两级负向等级。移除负向等级的强韧检定DC为17。豁免DC以魅力为基础。以此方式每造成一级负向等级,幽灵蓝诺克会获得5点暂时生命值。

    产生衍体(超自然能力):被幽灵蓝诺克所杀的人形生物,均会在1d4轮内变成幽灵。衍体会受造出它们的幽灵蓝诺克所控制,并保持此奴役状态直至后者死亡。它们失去生前所有能力。幽灵蓝诺克可控制自己所造出的24个衍体。

    非自然灵光(超自然能力):不论是野生或畜养动物,都可察觉幽灵蓝诺克存在于30尺距离处。它们会不愿接近,若受迫如此便会陷入慌乱。只要此范围内,它们会一直处于慌乱。

    秘法专攻-死灵(Arcane Focus,特异能力):幽灵蓝诺克施展的所有死灵法术,其施法者等级+1,而在对抗所有死灵法术和法术形效应时,其豁免检定有+1加值。

    黑袍袍色奥秘(Black Robe Order Secrets,超自然能力):背叛之魔法,黑暗之魔法。

    已准备法师法术(4+1/5+1/5+1/5+1/4+1/3+1/2+1,法术豁免DC 14+法术等级,死灵法术豁免DC 15+法术等级):0级 ─ 晕眩术、侦测魔法、侦测毒素、打击死灵、疲乏之触;1级 ─ 惊恐术、冻寒之触(x2)、隐雾术、电爪、睡眠术;2级 ─目盲术/耳聋术、食尸鬼之触(x2)、一级召唤怪物术(延时)、二级召唤怪物术、飞虫走兽;3级 ─ 秘眼通、闪电束、衰竭射线、电爪(强效)、二级召唤怪物术(延时)、三级召唤怪物术;4级 ─ 降咒、满怀绝望、困惑术、三级召唤怪物术(延时)、四级召唤怪物术;5级 ─ 闪电束(强效)、五级召唤怪物术、传送术、疲乏波;六级 ─ 死亡法阵、慑心目光、六级召唤怪物术。

    法术书:专精学派:死灵。禁制学派:防护、幻术、变化。施法者等级12级(死灵系为13级)。注记:幽灵蓝诺克没有法术书,其法术书在数百年前便随同其他法术书一同被移离帕蓝萨斯之塔。但由于诅咒效果,他能在每晚日落时重获法术,如同他正常进行准备般。

    阳光下无力(特异能力):幽灵在自然阳光(而非日光术)下会无力化,并试图逃离。处于阳光下的幽灵无法攻击且每轮只能进行一个移动动作。没有自然阳光可穿透修肯树林,即便是在最亮的夏日亦同。

    财产:无。


诅咒 (The Curse)

    安札斯诅咒是个威力绝伦的法咒。先前未曾有法师施展如此恐怖的法术。

    威莱斯的正式纪录 ─ 由至高法师梅络克自帕兰萨斯返回时所记述 ─ 指出该魔法由操法者安札斯所施展,同时在过程中取走了他的生命。在最近几年,议会获知安札斯并未真确操持该魔法,而是充当某个更强大者的载体 ─ 黑暗者,费斯坦但提勒斯。

    这个推论来自于雷斯林 马哲理对伊斯塔龙珠的研究,并由达拉马向帕萨理安呈报,并成了仅有最强大的法师们才知道的秘密。那个本被认为失落已久的法术,实际上留存于黑暗者的法术书之一。在灵魂之战后四散各处的法师们中,只有达拉马和帕林 马哲理知道真相。两人都想将秘密带入坟茔,以免诅咒再次被用,尤其当此纷乱的时代,那会是极可怕的举动。

    该法术仅能由能力足够的黑袍 ─ 大法师或更强大者 ─ 施展于一栋建筑。它需要最令人害怕的法术成分 ─ 也就是另一个法师的死亡,且后者须以临终呼息念诵咒词。当法师的生命之血洒落在地时,诅咒便生效。

    石材黑化。大门扭曲。但更加黑暗的事物发生于围墙之内。苦痛盈满厅堂 ─那并非是潜藏于修肯树林内的惧布,而是压倒性的绝望,对在内者而言彷如千石压身。阴影暗化,甚至对抗着魔法光芒。空气中的刺骨冰寒令人难以穿行,即便龙焰也无法使之升温。

    高塔诅咒中最邪劣的部分便是守卫们。异于葬在威莱斯的多数同伴,某些强大的法师允可埋于学识之峰的岩石之下。当诅咒生效时,它扯回他们的灵魂,将其困陷于生者的世界。这些幽灵外观如同人形的黑暗缀片,在阴影中无可视见,仅能见到闪著恶意红光的双眼。迫于诅咒之力,他们于塔区无休止地行走,搜寻那些胆敢进入者。他们的触碰意味死亡,而那正是数名鲁莽法师尝试入塔时所发现的。这些愚昧法师的命运未知,然则一般咸认他们注定加入守卫们的不朽守望。

    一但施下,诅咒几乎是永久的。在四百年间,它紧咬着帕兰萨斯之塔,当许多大法师试著拔除它时却都无效。然则,为将之定缚于斯,施法者必须宣告能将之拔除的条件。这必须是该法师明了将会发生的事,但可在非常久远以后才实现。以费斯坦但提勒斯来说,他知道某日自己将以过去与现世之主的身分来到帕兰萨斯(虽然他不知道会是在另一个法师的身体里),而他便用此条件来契定法术。若其他法师施下诅咒,自然会预示其他条件。由于这些原因,该法术仍保存在耐德兰,那座其曾据占的高塔深处。


深渊之门 (The Portal of the Abyss)

    旅动之门;苦痛之门;唯一神之门:这些是毁灭之峰实验室中那座巨大魔法门径的另名。然而,多数时间它仅被称为时空大门。

    时空大门的历史溯及袍色早期。议会认为需要建造永久开放的魔法门径,让法师在往来五塔和其他魔法要塞时,不须耗费力量施展传送法术。大法师们努力了数十年,造出旅动之门。最早建成的两座,一座位于帕兰萨斯之塔,而另一座位于伊斯塔之塔。

    然则很不幸地,法师们的及涉处超出其掌控。时空大门本为用作常世间的便捷旅行路径,却意外地破穿其他界域。毫无所知地,监管大门建造的白袍大法师,塔库瑞的昂布里尔诵念咒词以进入伊斯塔之门。根据计画,他会即刻出现在学识之峰的相同门扉。

    不过当昂布里尔诵出法术时,开启的时空大门并非通向帕兰萨斯。大门开向无底深渊。

    注意到法师们曾探查其领域的疆界,黑暗之后重改冥世之径,使两座大门都通入她的领域。她正等待其开启,希望能藉其强行进入克莱恩。

    昂布里尔见到黑暗之后,立刻发现危险并关闭时空大门,自己却困陷于内。若没有他的机敏思断,她可能已然成功。取而代之的,塔克西丝依然困于无底深渊。

    帕兰萨斯的时空大门依旧关闭且未曾启动。在时空大门悲惨失败后,议会认为必须将之摧毁。他们成功地处理伊斯塔之门,但黑暗之后的力量已支配了帕兰萨斯大门,抵抗所有尝试销毁它的方法。

    舍弃原初计画,大法师们设法彻底避免时空大门再次被开启。他们对大门设下禁制,至少他们是如此认为,以确保它绝不会重启。他们改变昂布里尔的魔法,如此仅有强大的黑袍才能开启大门,同时还必须有光明诸神的纯净牧师志愿协助。认为这种组合绝对不可能出现,法师们满意地将大门留于原置放处,警醒后世不可自傲。

    这个看似不可能的情况终究发生了 ─ 不止一次,而是两次。首先,黑暗者费斯坦但提勒斯试图在教皇贝迪纳斯的协助下进入大门。因未成功,他改用一位名叫达努比斯的僧侣。然则费斯坦但提勒斯所不知的,他想使用的帕兰萨斯大门在失落战争后很快就被移走。费斯坦但提勒斯和达努比斯为寻找大门来至萨曼要塞,两人因尝试进入失败而死去。

    许久之后,经过一场传奇魔法战斗,雷斯林 马哲理击败费斯坦但提勒斯并回溯时光,在神眷之女克丽珊娜的协助下再次尝试进入。这次,雷斯林并未失败。他在萨曼毁灭前进入无底深渊。同时,大门以魔法返至帕兰萨斯之塔,等待他的归来。雷斯林本能成功将塔克西丝引入常世,且将在该处杀害她并取而代之,但其双胞胎卡拉蒙警告这个计画的愚昧之处。取而代之的,雷斯林选择如同昂布里尔留在无底深渊内,并封印时空大门。

    时空大门在那日后又开启了两次:一次是在混沌战争时,雷斯林的灵魂将之开启,使他的侄子帕林能够进入并见证诸神会议;第二次则是米娜,唯一神的信徒,启动古老魔法以使唯一神 ─ 也就是塔克西丝 ─ 能够进入。然则秘术师金月之死关上了大门,如今它再次沉寂。

    一开始时,时空大门是个简单的环状门扉,以白银和钢铁所制,没有握把和锁孔。然则在黑暗之后掌握它后,其形状改变,长出塔克西丝的五个龙首。当其魔法启动时,这些龙首会活化、咆哮、吼叫,且双眼发光。

    要开启大门,白袍牧师必须先向其神请求援助。当她浸沐在神性光芒中时,黑袍必须无误地诵出咒词。略有迟疑或发音错误就会使魔法崩解,杀死祭司和法师两人。该法术的字句如下:

    对第一龙首:黑龙。来自黑暗,归于黑暗/我的声音在空旷中回传。

    对第二:白龙。从这个世界到下一个世界/我的声音中充满了生命的力道。

    对第三:红龙。我对著黑暗,黑暗对着我嘶吼/我脚下的一切都稳固起来。

    对第四:蓝龙。流动的时光/停下你的脚步。

    对第五:绿龙。由于命运的择弄,天神亦会被贬抑下凡/尔等与吾同声哭泣。

    当所有龙皆被触发后,它会将其色彩添入围绕牧师的神圣光挥。当第五龙闪耀时,时空大门便开启,显现出后方平坦的无底深渊灰原。法师可在牧师陪同下,迈步穿过。

----------

译自《大法师之塔》译者:艾坎能--


Girniverse:   “需要解释的事情很多。瓦尔韦恩怎么了?”
Varwayne:   “呃,他一不小心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