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大法师之塔》- 达提茍斯:绯红要塞 (Daltigoth: The Crimson Keep)  (阅读 4700 次)

副标题: 作者:Arcanum

离线 追寻者端木

  • 我是小端木,可爱的小端木,纯新的小端木,粉嫩嫩的小端木
  • Knight
  • ***
  • 帖子数: 491
  • 苹果币: 1
达提茍斯:绯红要塞 (Daltigoth: The Crimson Keep)

 

在所有的城市塔中,达提茍斯的塔与其周遭住民有着最为和谐的关系。与索兰尼亚及伊斯塔不同,亚茍斯长期以来皆尊重魔法,法师可安然地行走于街道上。这可能是因为居于帝都之法师的天性 ─ 达提茍斯之塔是红袍法师的住所,他们只为魔法本身而加以研习,无关善或恶,如同其白袍和黑袍兄弟所为。

此种和平共存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在法师们到来前帝国便已建立了。法师们不必且不愿涉入政治。他们也在战斗中协助大帝,且有许多人为大帝献出生命。

讽刺的是,达提茍斯之塔是第一座沦陷的塔,那是场被称为失落战争之争斗的意外结果。其毁灭是场双重的悲剧,因为它不该且不必发生,只是因为某达提茍斯贵族,卡松家族瑟勒公爵的傲慢。肇由于他的轻率,不仅使塔沦陷,还令达提茍斯和其帝国都承受了无法回复的损伤。


贝纳维尔的愚行:塔西斯之塔 (Bnavir’s Folly: The Tower of Tarsis)

贝纳维尔.耐芬格斯,继克哈洛之后最伟大的红袍法师,受托寻找建立其袍色高塔的位址。喜好悦乐且为世上最优秀的幻术师之一,他着眼于安塞隆西方最雄伟的城市:华美之塔西斯。

在那段日子,塔西斯城邦是个极佳的海港,且是克莱恩的首要贸易地点之一,安塞隆上最富裕的城市。其白帆船只掌控了自冰墙海到布兰查拉湾的海岸,范围远及西瓦那斯提地域和牛头人国度。

对贝纳维尔而言,此处应当是其袍色的居所;塔西斯街道和宫殿的辉煌与秽恶同样影响了他的决定。他会见了统治城市的商贾亲王,宣布他想在城市中央建立一座大法师之塔。

亲王们同意了,只要法师共同促进塔西斯的荣光并为国家支付重税。身为富有的法师,贝纳维尔答应此项要求,并且开始筹备建塔仪式。

不过,亲王们展现其贪婪。塔西斯的法律允许他们可随意抽取新的赋税和费用。在贝纳维尔的筹备期间,此类情况发生了六次以上,而每次他都是自行支付。当红袍法师们准备好施展法术时,他的财富已全都用来安抚商贾们。

在建塔时间的两周前,商人们给出了最为无耻的要求:在塔西斯学习魔法者必须为此殊荣支付年金。此点超过贝纳维尔的能力所及。出于愤怒,他出现在亲王们面前并对塔西斯施降诅咒:「为汝等携来财富之水干涸,将汝等弃立于贪婪之岸。」

贝纳维尔永远地离开塔西斯。他毁去了其建塔计画并辞去红袍之首一职。根据其袍色的记录,他的余生居于威莱斯,成为靠法师同袍之慷慨来存活的贫困者。至于塔西斯,在数百年后感受到贝纳维尔诅咒的冲击,大灾变发生而海洋消退,将它留于内陆并弃于尘之海中央。

红袍法师的领导职务交予了新的法师,哈拉德.葛雷图斯。他是来自亚茍斯的法师,选择将塔的新址定于其故土:成长中的达提茍斯城市。


葛雷图斯的欺瞒 (Greytooth’s Deception)

葛雷图斯很轻易地说服了帕钦,亚茍斯大帝,让红袍法师们在其城内建塔。亚茍斯是个年轻的国度,但它的发展极快,而帕钦难以维持帝国的整体性。新近征服的城邦反叛、与邻国产生小冲突,以及野蛮人在东缘的劫掠,让帝国总是处于战争状态。

帕钦将葛雷图斯的提案视为平息反动的契机。他拒绝让法师们支付土地费用,改而要求法师们协助他御守国家。哈拉勒德同意了,且很高兴能为袍色取得盟友,而在接下来的三十年间,依循为塔制定的方案,红袍们 ─ 还有一些白袍 ─ 加入了亚茍斯的军事力量。

借由此协助,亚茍斯人很快速地平定国度,甚至在刃角赢了一场严酷的海战,法师们改变该处海流并唤来残酷的风暴,击溃较优秀的塔西斯军并使之败逃,为亚茍斯取得其专属水域的主宰权。此时也诞生了独特的魔法流派:海洋法师。

此种和谐关系有个缺陷存在。当葛雷图斯向帕钦展示建塔计画时,大帝反对建造红石高塔的方案,要求高塔呈现白色而非红色。「难道亚茍斯不是个善良且高贵的国度吗?」他问道。「我们岂非该拥有一座亮白尖塔,而不是你们想造出的绯红高塔?」

猝不及防,而葛雷图斯还是答应了 ─ 或是看起来答应了。他甚至愿意不主持建造仪典,而让一名强大的白袍,攸拉林,来诵念咒法。当仪典结束时,帕钦所期盼的耀白高塔便耸立于亚茍斯。

不过葛雷图斯是个欺骗者,策划了一个计谋以愚弄大帝。事实上,攸拉林所施展的法术是个幻术。在正式仪典当日的晚间,葛雷图斯施展了真正的法术,召唤出他原先设计的高塔。在早晨时,一座红色高塔立于原本白塔的位址,令所有人感到惊讶。

此举可能会造成很多麻烦,但葛雷图斯知道帕钦是个务实的统治者,同时也具备幽默感。当被传唤到帝王宫殿解释事况时,葛雷图斯耸了耸肩。「陛下,您城市之下的岩石已表达了它们的意愿。」他说道。「它们不愿自身荣光凌驾了您那辉亮而闪耀的国度。」

帕钦闻言大笑,如同葛雷图斯所预期般。此外帕钦也无法改变高塔,如今它已成形,若是将之毁去,代表其军队将不再有魔法支援。大笑之中,他宣布达提茍斯之塔将立于该处:「与此伟大帝国同存于克莱恩。」


动荡时代:玫瑰叛乱和第三次巨龙战争 (Troubled Times: Rose Rebellion and the Third Dragon War)

在稍后的年代,达提茍斯的法师们享有其东方同袍仅能梦想的自由与认同。秘法技艺在亚茍斯成为受人尊敬的专业,在公众眼中拥有与教会同等的地位。高塔法师 ─ 特别是红袍 ─ 的阶层增加了。

高塔建立后仅约两个世代,几乎所有重要的首都家族都有一位成员通过试炼并加入高塔。法师以荣誉成员的身分参与皇家议庭。这里也是恶名昭著的大法师,费斯坦但提勒斯,初次引起安塞隆优秀份子注意之处。若没有达提茍斯之塔,则高阶秘法便不能享有之后两百年间的盛况。

即便如此,有时法师们的意见会与大帝的相左,特别是亚茍斯开始衰落时。其中最严重的便是玫瑰叛乱,威纳斯.索兰那斯代表帝国缘区对抗伊曼恩.奎斯林大帝。威那斯在高塔内有着强大的朋友,法师们的忠诚因而分裂。作为红袍,其行动须符合袍色准则,选择在争执中保持中立。当威纳斯围城时,伊曼恩要求他们协助对抗,但法师们拒绝。若有他们的帮助则帝军或许能击退叛军,安塞隆的历史也会完全不同。然而威纳斯于叛乱中胜利,帝国东土独立成为索兰尼亚。

因失败而蒙羞的大帝不愿非难和责罚高塔。因为高阶秘法阶层中有许多著名的亚茍斯人,他畏惧若是报复法师,则会为其帝国带来更多争斗。取而代之的是,伊曼恩要求他们协助修复和重建那些叛乱带来的损害。法师们同意此要求,而亚茍斯也在数年内回复。

明了亚茍斯对其社群的接纳是对其有益的,法师们工作了数年以保持帝国的活跃。即使如此,亚茍斯很快地发现了它正在弱于其他国家:首先是索兰尼亚,再来是伊斯塔。连卡若理,围绕塔西斯城邦建立的粗野国家,都很快地与此旧帝国并驾齐驱。

因此,秘法技艺也开始衰落。达提茍斯的红袍很少受到议会的注意,而后者正忙于管理伊斯塔的白袍和昆苏卓利的黑袍。红袍法师的阶层逐渐减少,高塔仅余少数固执者在坚守。

达提茍斯塔在光明之年代的末期享有短暂的复苏,那时第三次巨龙战争正席卷大陆。虽然亚茍斯拒绝与索兰尼亚骑士共同对抗龙类,高阶术士则表现出旷古绝今的活跃。达提茍斯塔的重要贡献使黑暗之后被击败,大法师塔之主欧瑞川用其魔法找出在迷雾谷之下的真银矿脉。利用此魔法金属,修玛.龙灭造出了骑士们用来击败塔克西丝的龙枪。

但之后乌云开始聚集。


高塔的陷落 (The Fall of the Tower)

对亚茍斯或达提茍斯之塔而言,力量之年代对其并不宽容。帝国更加腐败,被狂人和愚者统治。帝国议庭和高塔法师之间的关系从未敌对,而是渐行渐远,特别是当亚茍斯的教会变得更加显要时。很快地,法师不再与帝军一同作战,且停止参与大帝的议庭。

此处于五塔中被舍弃孤立。在缓慢延进的岁月中,议会召开了数次以讨论其命运。有些人要拆除它,提议另建新塔于更重要的地点,如沙克沙罗斯。这类讨论总是毫无结果,但很明显地它的存在时日不多了。

事实证明此点远比人们所想的更加真切。

当伊斯塔与高阶魔法会议开战的消息自东方传至亚茍斯时,关尼德大帝派遣其信任的顾问,瑟勒.卡松公爵,来监看整个局势。两个月后,瑟勒狂怒地回到家中,此事肇因于当安札斯.蓝诺克试图暗杀贝迪纳斯.皮罗费尔时他正好在场。教皇幸存,但瑟勒的两个长子,瑞克和帕梭并未存活。由于他渴望报复,他说服大帝与伊斯塔一同谴责会议。

即便在此时,高塔的命运仍未终结。若是瑟勒不那么鲁莽,则高塔可能会存留下来。根据教皇的计画,达提茍斯之塔本是失落战争的次要攻击目标。但瑟勒要求领导首次对抗秘法技艺的攻击。

带着关尼德的祝福,瑟勒集合军队攻击高塔大门。他使用了教皇提供的附法种子,长出开启通向高塔路径的树,从而通过其周围森林。亚茍斯军队涌入高塔,心中满是噬血意念。

不过法师们已料到此举。议会宣布任何遭受直接攻击的高塔都应被摧毁,不得冒险让其秘密落入错误之手。高塔之主,名为爱蕊尔的黑袍法师 ─ 高塔与红袍的关联早已中断 ─ 认为情况已然绝望。由于无法使敌人退去,她领导剩下的法师进行破坏高塔的法术。

随后的爆炸不只消灭了参与战争的两方 ─ 爱蕊尔和瑟勒公爵皆死亡 ─ 甚至毁了达提茍斯自身。爆炸冲波粉碎或烧毁了超过四分之一的城市,杀死了数千人。其毁灭是亚茍斯的丧钟。如今古老帝国消失已久,而其首都只余一堆残迹,被食人魔和更邪恶的生物所占。而高塔永远消失,其秘密自世上失落。


描述 (Description)

描述达提茍斯之塔的外貌的最佳方式,便是总合亚茍斯人民所给予的诸般名称:早成塔、绯红要塞。当另外四塔都高耸超出其城市。此要塞则是短而矮,以符合早期亚茍斯的风格。葛雷图斯对它的设计是出于向故土致敬,因此它的风格与周遭环境融合。当亚茍斯的风格改变,逐年变得更加华美,高塔相较之下便显古式。当时除了皇宫自身以外,它是亚茍斯最富裕的建筑。

仅约高于两百呎,此塔至少为帕兰萨斯和伊斯塔之塔的三倍宽。筑于达提茍斯最高丘陵之一的顶端,它隐约超过古老城市的高楼。同时它并非如其他高塔般呈圆形,而是方形,并有着巨大的拱壁。石像鬼和雉堞式装饰墙令其看来类似贵族的城堡,而非法师们的圣域。

塔墙呈深亮红色,几乎是鲜血的颜色 ─ 与城市其他建筑那主要的朴素石灰色完全不同。此种红石的确切性质不明并令矮人感到困惑,因为他们从未见过。最适当的推测为它是某种碧玉。其表面斑驳,散布着不断扭曲旋转的墨黑涡纹痕迹。靠近观察,这些痕迹看来类似暴风云,偶尔闪现银色雷光。

要塞冠有五道胸墙,每个都有射孔。在其四角的修长而洁白。在中央的胸墙则是宽广而黑。其顶端都有细长的雷针:魔法雷电时常在其上下奔移,在满月时偶尔会在彼此间跃动。此塔那高而狭长的窗户有光线照出,并被漆黑铁条所封。

在其树林内围绕早成塔的是一道矮墙,也是由红石构成。此墙没有大门,仅有一个开放通道穿过其望楼,并通向一片宽广的翠绿色草地,且有以白石路径构成的迷宫。最宽的道路通向一座二十一级的阶梯,接着领往嵌有黄铜符文的双扇黑橡木门。

在前门之后是广阔的空旷大厅,有着圆顶天花板和一个中央水池,闪存着努林塔瑞的光辉。在水池两侧是通向成对露台的宽阔楼梯。不像其他高塔的中央阶梯,要塞有四座阶梯位于四角,各自领向不同的四分之一高塔区域。较低楼层用来作为实验室和研究室,许多附有幻术和魅惑法术。任何访客试着将这些厅室绘制成地图时都会因困惑而失败,因为它们彼此互相重迭,例如两个、三个或多至五个的相异房间同时存在于一样的地点。

在这些楼层以上是红袍法师的私人房间,高塔之主的则在近其顶端处。而更上方位于黑色胸墙内的是核心室 ─ 一个毫无特色的房间,除了一个极端相似的高塔自身复制品,位于房内中央的基座上。核心室是高塔魔法最强的地方。爱蕊尔在此处中断其能量流,并摧毁了高塔和外面的城市。在其他时间,核心室皆保持沉静且不受打扰的状态。

接近顶端而在塔主厅房的下方的是移影之厅。这些大厅对幻术师而言很重要,如同眼之厅对预言师来说一般。它们没有确定的型态、固定的布局以及由阴影物质所组成,法师可任意将其塑造成他们想要的型态 ─ 从索巴丁的矮人大厅到辽阔的迁砂之海,自要塞墙外的熙攘街道至特彼得斯洋的滚浪。当高塔守护者主持试炼时 ─ 其晚期极少举行 ─ 他们便在这些大厅进行。

某些历史年记指出绯红要塞顶端的石像鬼并非仅是冰冷石材,而会在无月之夜离开栖息处于城市附近飞翔。不过此事没有可信资料,而法师们拒绝加以评论。

在这个时代,达提茍斯之塔已无任何事物留存,只余一个食人魔和山丘巨人会因恐惧而避开的深坑。没有人曾降入此裂口并活着回来述说底下究竟有着什么。


卡铎珊树林 (The Kadothan Grove)

不像围绕其他高塔的树林,卡铎珊树林看来没有丝毫异常之处。更确切的说,它看起来颇平静 ─ 甚至可说是柔和。仅有一点点矮树丛,树林完全由高耸松树组成,在时常拂过达提茍斯的高地之风中摆荡。只有少数蕨类盘卷于一层厚褐松针中。站在树林外时,可以视穿树木看到高塔的幕墙。树林似乎可轻易穿越,像是通过舒适荫棚的愉快散步。

由于多数是哈拉勒德.葛雷图斯所设计,卡铎珊树林是个诡计。卡铎珊在矮人语中意味着「长时步行」。一但某人踏入树林,距离就会延长。某人可在松林间走上一天,但看来毫无进展。事实上,走的越远,旅程似乎就越长。还有,目的地总是在视线之内,引诱人像前。

当入侵者在卡铎珊树林中更加迷失时,其真实魔法便会显现。松针的香氛使人迷醉,蟋蟀的唧唧声成了催眠的沉调。渐渐地,睡意滋长 ─ 甚至是对于一般而言可抗拒此种附魔法术的精灵。每个步伐都会越来越难以踏出。眼皮垂下,四肢沉重而倦怠。最后入侵者会以松针为垫,陷入沉眠。

当入侵者醒来后,他会在树林外,被夺去所有携带的武器,但感到获得充分休息。此外,一大段时间已然流逝 ─ 在松林内每行走一小时为一周,或是以上。

瑟勒公爵在其边缘种下魔法种子,夺去了卡铎珊树林的力量,以强制开启通向高塔的路径。

树林效应

睡眠术:卡铎珊树林会自所有树木产生魔法力场,向外弥漫500呎(但不会向内 ─ 高塔自身不受影响)。所有在魔法力场区域内的活物每分钟都必须进行一次意志豁免(DC 30)。针对抗衡此类法术和效果的魔法效应(例如魔法抗力手镯)而言,此法术视为由智力20之二十级法师所施展的九级法术。若豁免检定失败,受影响的生物立刻陷入睡眠,当仍在影响区域内时便不会醒来。一般免疫睡眠术的生物(例如精灵)仍会受到影响。睡眠生物为无助状态。若成功,生物便不会遭受任何负面效应,但感到疲累且想睡。在树林内的每分钟都必须重复豁免,不论成功或是失败。

守卫:栖于绯红要塞的石像鬼,事实上是被委以保护高塔任务的石像鬼,对抗打算设法穿越卡铎珊树林的入侵者。石像鬼会回应高塔之主,并满怀敌意地攻击任何未获邀请,且走到内层树林的访客。

达提茍斯石像鬼:石像鬼 野蛮人4;挑战级数8;中型人形怪物(土系);生命骰数 4d8+4d12+40;生命值84;先攻权+2;速度50,飞行60 (普通);防御等级16,触碰12,迟滞14;基本攻击+8;擒拿+12;攻击+13近战(1d4+4,爪抓);全力攻击+13/+10/+10(1d4+4,2爪;1d6+2,囓咬;1d6+2,抵撞);特殊本领 伤害减免10/魔法,黑暗视觉60呎,静止不动,对树林免疫;阵营 守序中立;豁免 强韧+13,反射+7,意志+2;力量18,敏捷14,体质20,智力11,睿智11,魅力8。

技能和专长:躲藏+8,聆听+2,侦查+2;空袭,多重攻击,专攻技能(躲藏),专攻武器:爪抓。

静止不动(特异能力):石像鬼可维持自身静止,外观如同雕像。观察者必须成功进行一次DC 20的侦查检定以注意到石像鬼实际上是活的。

对树林免疫(超自然能力):达提茍斯石像鬼铭刻着护符,使其于卡铎珊树林内免疫睡眠术效应。


塔内地点 (Locations within the Tower)

在达提茍斯之塔红色堡垒的墙内,有着许多奇妙的事物。自大厅入口的红池到最高楼层的胸墙,绯红要塞充满了惊奇。


核心室

核心室永远以秘法锁保持关闭,一道永恒幻影将其门伪装成要塞墙壁的另一部分(两者施法者等级皆为20)。它是一个小型圆形房间,直径仅20呎。一张复满符文的石桌置于房间中央,展示着此室唯一的特点 ─ 一个达提茍斯之塔的复制模型。无形的魔法能量流过此房间,观察法术检定(DC  30)可揭示出,将要塞模型和所处石桌一同转至特定角度,流过达提茍斯之塔的魔法将在一分钟内反馈自身,产生惊人的魔法爆炸,彻底毁灭整座建筑和大部分的周遭区域。


移影之厅

这些大厅正常情况下是黑暗而无形的虚空,不过它们极少呈现如此,因为幻术师不断改变他们的外观。

所有于此房内施展的秘法术之幻术,施法者等级+5,并在使用此类魔法时,所有技能或属性检定皆获+10。当施法者离开厅室,则这些加值便消,不过作用之效应(例如持续时间)保持与施法时相同。

----------
                                                                               
译自《大法师之塔》
译者:艾坎能
« 上次编辑: 2012-05-22, 周二 18:55:15 由 追寻者端木 »
Girniverse:   “需要解释的事情很多。瓦尔韦恩怎么了?”
Varwayne:   “呃,他一不小心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