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FAIRY RECORD NO.01 Fairy Syndrom  (阅读 997 次)

副标题: To others,they are silent as falling snow.

线上 SHARK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82
  • 苹果币: 8
FAIRY RECORD NO.01 Fairy Syndrom
« 于: 2017-06-28, 周三 23:29:29 »
妖精症候群(Fairy Syndrom),长时间以来一直被认为是孤独症的一个亚型。主要原因在于该症候群最为显而易见的表现与孤独症极其相似,包括不同程度的言语与非言语交流障碍,社会交往障碍,以及狭窄的兴趣与克板的行为模式。本研究认为,该症候群与已知的孤独症之间并无从属关系,需要予以单独定义。目前已取得以下证据:首先,该症候群的首发并非仅见于儿童,且明确显露出渐进性进展的倾向;其次,该症候群的强迫行为模式具有可供鉴别的特征,即与所谓“妖精”的互动;再次,该症候群总是伴随有超乎寻常的“才能”……                                                             
                                                                                                                     ——《关于“妖精”的调查报告》                                                                                                                               


[20:49] <复病Lee> ———————————————————————————————————————————————————————
[20:53] <复病Lee> 睡醒了
[20:53] <复病Lee> 外面正在下雪
[20:54] <复病Lee> 狭窄的出租屋内,夹杂着一夜未关的荧幕所发出的微弱嗡嗡声,以及空调寿终正寝前特有的悲鸣
[20:55] <复病Lee> 慵懒地瞥一眼手机
[20:55] <复病Lee> 十二月,这一年也即将迎来终结
[20:56] <复病Lee> 然而论文还是老样子,没能多写一个字
[20:57] * 吉莉安 疼痛的脑袋沉重一如窗外铅灰色的天空
[20:58] <复病Lee> 不知出了什么毛病没办法进入待机状态的显示器,因为提不起兴致去修,所以还是像上周或上个月那样得过且过地用着
[20:58] <复病Lee> 床边的矮桌上胡乱地散放着没喝完的罐装咖啡
[20:59] * 吉莉安 一年末尾的临近,预示着某些早就该清算的事务再次无可回避的蹦上了台前
[20:59] <复病Lee> 窗外的一切,从行人到街道,看起来都是灰色的
[21:00] <复病Lee> 手机嗡嗡地响了起来,是短信音
[21:00] * 吉莉安 总能找到办法的吧……
[21:01] * 吉莉安 烦躁的揉揉凌乱的头发,迷迷糊糊的将手机摸到了手里
[21:01] <复病Lee> 平时打工的酒吧店长,稍微传来了带着关心意味的短信
[21:01] <复病Lee> 把脑袋里剩余的眠素像气泡那样戳破之后,意识到已经中午了
[21:01] <复病Lee> 酒吧上午不营业
[21:02] <复病Lee> 但即使这样十一点也要去店里报到,打理店面——顺便蹭上重要的一餐
[21:02] <复病Lee> 以往都是这样做的
[21:03] * 吉莉安 今天也毫无不这样继续着日常的理由,虽然远没够到统计需要的数据尚未整理,而亟待修理的暖气好像关系到性命
[21:05] <复病Lee> 窗外,雪一直下
[21:05] <复病Lee> 伸手到电源按钮旁的指尖掠过显示器前
[21:06] <复病Lee> 电子化的稿纸第一页这样写着——
[21:06] <复病Lee> ————————————————————Fairy Record——————————————————————————————————
[21:07] <复病Lee> 你打工的酒吧,店名叫作【Fairy Whisper】
[21:08] <复病Lee> “妖精絮语”——店长这样解释,顺便‘是个很有诗意的名字吧’这样写道
[21:09] <复病Lee> 之所以用写的,是因为她不能讲话
[21:09] * 吉莉安 确实,选择这个地方或许单纯只是因为被这个名字所吸引
[21:11] <复病Lee> 到达店里,向往常一样换上制服
[21:12] <复病Lee> 店长表示午饭已经放在休息室的微波炉里了
[21:12] <复病Lee> ‘但如果你想要及时吃上它的话,需要做得比平时更快些’
[21:13] <吉莉安> “嗯?”
[21:13] <复病Lee> 确认日程表……今天没有熟客要来的预定
[21:14] <复病Lee> ‘有位客人上午用手机应用订位了’
[21:15] <复病Lee> ‘下午两点之前会到’
[21:16] <复病Lee> 她把便签放在吧台上,然后施施然起身走向吧台旁的工作人员通道,像以往一样,以近乎放任的方式把店面留给了你
[21:16] <复病Lee> 说来,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你自己的名字
[21:16] <复病Lee> 不过,那并不重要
[21:17] * 吉莉安 擦拭着有些斑驳但仍然光滑的吧台,只用扫视就确认了各项用物的就位,满足于仪式化的流程所建立的安定感
[21:18] * 吉莉安 酒吧与咨询室同样是需要聆听的场所,只不过吧台比制式的长沙发更加令人感到舒适,何况偶尔还能在工作中喝上两杯,或许这才是没什么长性的自己将这份零工坚持下来的最大理由
[21:19] * 吉莉安 瞥了一眼便签,好奇着预订者是谁
[21:22] <复病Lee> 【Black Sheep】
[21:22] <复病Lee> 预定信息并不严整
[21:23] <复病Lee> 除去没法立刻看出些什么的电话号码和预定时间等信息外
[21:23] <复病Lee> 在你脑中留下印象的就只剩这么一条用来确认身份的留言
[21:23] <复病Lee> 名字……也不是完全没有这个可能
[21:24] <复病Lee> 但也未免有点恶趣味
[21:24] * 吉莉安 收拾停当之后,循着午餐的香味挪向休息室
[21:24] <复病Lee> 你看着覆有保鲜膜的托盘在昏暗的黄光下转动
[21:26] <复病Lee> 那光景,稍微唤起了一些并不那么乐于被忆起的过去
[21:26] <复病Lee> ——伊芙玛丽
[21:27] <复病Lee> 她倒下的那一天,也是在这样灯光昏黄的楼道中
[21:29] <复病Lee> 你们刚刚结束一轮酒会
[21:30] <复病Lee> 就近向着你的住处移动
[21:30] <复病Lee> 看见了吗?她说着,抢先一步登上台阶,如同芭蕾舞演员那样旋转着,被雨淋湿的裙摆飞扬
[21:31] <复病Lee> 以前她就经常说这样的话
[21:31] * 吉莉安 那次只是惯常的学生们之中常有的胡闹,或许每个人是都喝得多了那么一点,但不该是那样的……
[21:32] <复病Lee> 只有她一个人能看到的流星,在错位的季节中沙沙作响的七叶树幻影
[21:34] <复病Lee> 将之栩栩如生地描绘出来的她,被认为是怀着将不在眼前之物通透地展现的独特感性
[21:34] <复病Lee> 看见了吗?
[21:34] <复病Lee> 她旋舞着、询问着
[21:34] * 吉莉安 自己也曾经看着雨后的晴空,在脑中构筑彩虹彼端藏匿的风景,但那是小时候的事,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不该是伊芙那样的……为什么从没有人注意到?!
[21:35] <复病Lee> 现在想想看,她询问的对象……或许从一开始也不是你吧?
[21:35] <复病Lee> ——叮
[21:36] <复病Lee> 铃音打断想象
[21:36] <复病Lee> 菜色和平时一样
[21:37] <复病Lee> 不特别丰盛但营养均衡的一餐
[21:37] <复病Lee> 看看手机,距离两点还有大约半个钟头
[21:38] <复病Lee> 店里也暂时空空荡荡的
[21:40] <复病Lee> 店门外,雪已经停了
[21:40] <复病Lee> 但世界暂时还是灰色的
[21:42] * 吉莉安 将空餐盒丢进垃圾桶,根本不记得吃了什么
[21:42] <复病Lee> 空白的天空
[21:42] <复病Lee> 空白的世界
[21:43] <复病Lee> 空白的稿纸
[21:43] <复病Lee> 回到吧台前/距离两点还有十分钟
[21:44] * 吉莉安 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最初只是想弄明白而已,她,他们眼中所看到的,究竟是什么
[21:45] <复病Lee> 你望着门口,将映出整片灰色的那里幻视为收容精神病人用的、一片空白的房间
[21:46] <复病Lee> 穿着白衣的伊芙玛丽赤着脚,在一片空白的中心优雅地旋舞着
[21:46] <复病Lee> ——如同妖精般
[21:46] <复病Lee> 在你产生这个幻视的瞬间,门被人推开了
[21:47] <复病Lee> 铃声
[21:47] * 吉莉安 是因为无法忍受单纯的看着那个,才从学校里离开……
[21:47] <复病Lee> 电流奔驰在突触之间,唤起在打工中培养出的反射
[21:48] * 吉莉安 用手背抹了下眼睛,啊,工作时间
[21:49] <复病Lee> “请问……?”
[21:49] <复病Lee> 说话的人是个孩子——不,是个有着如同孩子般音色的人
[21:50] <复病Lee> 尽管戴着厚厚的围巾和口罩,但即使如此也没能减损他——或者她?——话音中的澄澈
[21:51] * 吉莉安 将纷乱的思绪藏到制式的淡然之后,“欢迎光临,请问需要些什么呢?”
[21:51] <复病Lee> 墨镜,毛线帽,长长的大衣
[21:51] <复病Lee> 遮蔽物一件件被取下
[21:52] * 吉莉安 狐疑的上下打量来者的身高,试图猜测对方的年纪
[21:52] <复病Lee> “请给我一杯……唔,摩卡,多加糖,那个那个……我有预定的,可以晚点再点酒吗?”
[21:53] <复病Lee> 稍微留长了到肩膀的头发是棕色的
[21:53] <复病Lee> 脱了大衣之后显得很矮小,胸前缺乏起伏……应该是男性吧
[21:54] <复病Lee> 容姿只能称得上平平,但那个经过精心保养的声音,确实令人产生他是以此为业者的感觉
[21:55] <复病Lee> ——不过,以声音维系职业生涯的人,有哪种是能够喝酒的吗?
[21:56] * 吉莉安 对于在酒吧里点咖啡的,该说是缺乏常识还是……总之既然是顾客的需要……
[21:57] <复病Lee> 少年——这么称呼应该没有错吧——坐在吧台前,好奇地左顾右盼着
[21:57] <复病Lee> 他移动视线的方式有一点点令人熟悉
[21:58] * 吉莉安 从柜子角落里摸出了私货的Espresso
[21:59] <复病Lee> 毕竟,你在论文里用了整整一章的篇幅分析这种特征
[21:59] * 吉莉安 在上面倒上惯打过的牛奶,加入糖浆,至于可可,我怎么会有那种东西,用巧克力味道的利口酒代替吧
[22:00] * 吉莉安 做着这些的同时注意到那位少年凝视的方式……
[22:00] <复病Lee> 不以实物——而是以某个或某些只有自己能看到的事物——为焦点移动视线,是‘契约人’独有的特征
[22:01] <复病Lee> 他仿佛想说什么般微微地张开嘴,但又闭上了
[22:01] <吉莉安> “请慢用。”
[22:01] <复病Lee> 你意识到以此为信号,他的情绪迅速地低落下去——
[22:02] <复病Lee> “啊……谢谢,抱歉。”
[22:02] <复病Lee> “我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22:02] <吉莉安> “怎么会呢?”
[22:02] <复病Lee> “——太好了。”
[22:02] <复病Lee> 大大地松了口气
[22:03] <复病Lee> 比正常人在正常情况下的反应要稍微夸张一些
[22:03] <复病Lee> 以声音为职业的少年
[22:04] * 吉莉安 有点兴奋,大多数来这里的人在酒精的怂恿下会说出不少天花乱坠的都市传说,这也是自己论文的资料来源,而这一个,这一个是真正的样本,错不了
[22:04] <复病Lee> 妖精症候群
[22:04] <复病Lee> 还有,这种对失误与责备的过度反应
[22:04] <复病Lee> 结合这些来推测的话,似乎能得到一些大胆的假设
[22:06] <复病Lee> “……那个,请问一下……”
[22:07] <复病Lee> 喝下两口摩卡之后,少年的被冷风吹过的脸颊微微泛红
[22:07] <吉莉安> “什么?”
[22:08] <复病Lee> “我听说在这边,可以找到真正的……嗯,就是,那个……类似于收养流浪猫狗的……”
[22:08] <复病Lee> 他有点紧张
[22:09] <复病Lee> “不是不是,不是要把你……真的不是……”
[22:09] <复病Lee> 然后一边对某个东西道歉,一边让脸颊变得更红了
[22:09] <吉莉安> “没错,我们老板对于徘徊在门口的东西,无论是猫狗,还是我这样的,统统都照单全收。”
[22:10] <复病Lee> “啊,那个不是对您说的……对不起!”
[22:10] <复病Lee> 他低下头去
[22:10] <复病Lee> 然后充满希冀地重新抬起头来
[22:11] <吉莉安> “只是开个玩笑。您想寄养什么呢?”
[22:12] <复病Lee> “这个——祂对我来说有点太、嗯……太大了。”
[22:13] <复病Lee> 指着虚空中某一点的手指开始移动——描绘出如同带子般长而弯曲的线条
[22:14] * 吉莉安 视线跟着他的手指移动,那个空间里明明什么也没有……
[22:14] <复病Lee> “我很感谢祂,真的!但是,现在祂已经开始影响到我的工作了……我并不希望祂死掉。”
[22:14] <吉莉安> “唔,那还真是困扰……”
[22:15] <吉莉安> “我看祂挺安静的,究竟是怎样影响工作呢?”
[22:16] <复病Lee> “……祂确实,平时都很安静。”
[22:16] <复病Lee> 少年紧张地交握起双手
[22:17] <复病Lee> “但是,在我念台词的时候,祂也会……啊,对不起……我还没有介绍过,那个,虽然看起来不像,但我是一名配音演员。”
[22:18] <复病Lee> 他好像急于证明般从大衣的口袋里抽出卷起来的台本
[22:18] <复病Lee> 皱皱的
[22:18] <复病Lee> 卖相不怎么好看,但也是经常使用过的证明
[22:19] <复病Lee> “祂平时都很安静的……只是。”
[22:19] <吉莉安> “原来如此,真是厉害的职业呢,从您的声音其实也能猜到一点。至于工作上的麻烦,有没有试过和祂商量一下呢?”
[22:19] <复病Lee> 微微地摇头
[22:19] <吉莉安> “试试看?”
[22:20] <复病Lee> “——”
[22:20] <复病Lee> 抿了抿嘴
[22:20] <复病Lee> 他把视线转了过去
[22:21] <复病Lee> “呐……”
[22:21] * 吉莉安 屏住呼吸盯着眼前的行为学样本实例……
[22:21] <复病Lee> “你能不能……”
[22:21] <复病Lee>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
[22:21] <复病Lee> 呼吸就变得急促起来
[22:22] <复病Lee> 仿佛面临着某种极大的压力——这么说也并不对
[22:22] <复病Lee> 你感到他正抑制着某种……巨大的遗憾
[22:23] <复病Lee> “……对不起。”
[22:23] <复病Lee> 他垂下了头
[22:23] <复病Lee> 你无法分辨这句话是对谁说的
[22:24] <复病Lee> 外面的雪又下起来了
[22:24] <复病Lee> 喝了一半的摩卡正在变冷
[22:24] <复病Lee> 沉默持续了一会儿
[22:25] <复病Lee> “酒保小姐……我做不到。”
[22:26] <吉莉安> “祂对您还真是非常重要呢。”
[22:26] <复病Lee> “其实祂是……不说话的,那个,我不是说祂真的不说话。”
[22:26] <复病Lee> “祂只会在我开始念台词的时候出声。”
[22:27] <吉莉安> “也念台词吗?”
[22:27] <复病Lee> “祂只会……为了和我对戏而说话。”
[22:27] <吉莉安> “我猜一下……不按台本?”
[22:27] <复病Lee> “——”
[22:27] <复病Lee> 你看到他流出了眼泪
[22:28] <吉莉安> “还真是……毁灭性的……”
[22:28] <复病Lee> “但我喜欢祂的故事。”
[22:28] <复病Lee> “大家也喜欢。”
[22:28] <复病Lee> “但是……这是工作。”
[22:28] <复病Lee> 他重复了好几次“这是工作”
[22:29] * 吉莉安 叹了口气
[22:29] <复病Lee> 然后把冷掉的摩卡喝完了
[22:30] <复病Lee> “……现在我可以点酒了吗?”
[22:30] <吉莉安> “随时可以哦。”
[22:31] <复病Lee> 少年抬起头,抿紧嘴唇
[22:32] * 吉莉安 再次确认了他们的另一个特征——可圈可点的创造性才能
[22:33] <复病Lee> 就在他试图从酒吧的菜单上选出一种中意的酒时,酒吧的门再次被推开了
[22:34] <吉莉安> “欢迎光临。”
[22:34] <复病Lee>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22:34] <复病Lee> 和你职业性的欢迎词相比,来客的动作显得很粗暴
[22:35] <复病Lee> “你翘掉工作就是为了来这种地方喝酒?”
[22:35] <复病Lee> 那是个中年女人
[22:36] <复病Lee> 眉眼间和少年有几分相似
[22:36] <复病Lee> 但额上有着比她的年纪更深的皱纹
[22:37] * 吉莉安 抬了抬眉毛,顾客的私事不在业务范围之内,但我讨厌头痛的时候有人大吵大嚷
[22:38] <复病Lee> “妈,这是人家的店……还有,你又偷看我的手机使用记录了。”
[22:38] <复病Lee> “我也是你经纪人!”
[22:38] <吉莉安> “这位客人,是为别的事情来找老板的。而且这杯是咖啡。”
[22:39] * 吉莉安 弹了一下空杯子
[22:40] <复病Lee> “别的事情?还能是什么事情?你最近就是练习不足,才会一直犯错。”
[22:40] <复病Lee> “……不是你想的那样,妈,这事只有我自己能解决。”
[22:40] <吉莉安> “为了解决工作中的麻烦。”
[22:41] <复病Lee> 来人稍微站定,身上的大衣还在往下滴水
[22:42] <复病Lee> 她打量着店面,也打量着你
[22:42] <复病Lee> 仿佛在估价般
[22:43] * 吉莉安 手肘支在吧台上,指尖顶在一起,拿出对付这种人专用的另一种职业性权威
[22:44] <复病Lee> “——不行,听话,跟我回去吧。”
[22:44] <复病Lee> 她压低了声音,算是屈服于不同职场的管理者的一种表现吧
[22:45] <吉莉安> “他有麻烦,回避问题不能解决任何事。”
[22:45] * 吉莉安 这会子有点怀念长沙发,缺少正确的制服让影响效果打了很大的折扣,不过没有关系,一点迟疑足以打开突破口
[22:45] <复病Lee> 但这个女人,并不打算违背自己的初衷
[22:45] <复病Lee> “他的问题就是——”
[22:46] <吉莉安> “妖精症候群。”
[22:46] <复病Lee> 母亲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里
[22:46] <复病Lee> 少年微微转过头望着你
[22:46] <复病Lee> “……你说我儿子得了病?一个酒保?”
[22:47] <吉莉安> “安静,我没说他得病,我说他有麻烦。”
[22:48] <复病Lee> “说的好像你能解决似的……”
[22:48] <吉莉安> “我或许是你能找到的最接近解决办法的人,毕竟这是我的专业。”
[22:49] <复病Lee> “专业……?”
[22:49] * 吉莉安 只吹了一半的牛,或许一半再多点?
[22:49] <复病Lee> 狐疑的目光
[22:49] <复病Lee> “……你别插手了,妈。”
[22:49] <复病Lee> 相应地,少年的目光则是变得坚定了
[22:50] <复病Lee> “我相信酒保小姐有办法的。”
[22:50] <吉莉安> “您想看我的咨询师资格证么?试试能有什么损失呢?又不额外收费。”
[22:51] * 吉莉安 那玩意因为论文延期还扣在教务处的抽屉底,但没必要告诉她这一点
[22:51] <复病Lee> “……”
[22:51] <复病Lee> 女人没说话,只是气明显短了些
[22:51] <复病Lee> 她四下看看,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22:52] <吉莉安> “两位不喝点什么吗?然后,我们来继续谈谈‘祂’……”
[22:53] <复病Lee> “……给我杯啤酒。”
[22:53] <复病Lee> “……”
[22:53] <复病Lee> 少年犹豫了一下
[22:55] <复病Lee> 可能是在思考要不要在母亲面前点酒吧
[22:56] <复病Lee> “请给我一杯……Golden Dream。”
[22:56] <复病Lee> 母亲有一瞬间捏紧了指节
[22:57] <复病Lee> 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22:58] <复病Lee> 门外的雪越下越大了
[22:58] <吉莉安> “不错的选择。”
[22:59] * 吉莉安 端上酒水
[23:00] <复病Lee> 少年看着那杯加入了奶油和橙汁的金色饮料
[23:00] <复病Lee> 然后转向你
[23:01] <吉莉安> “从哪开始呢……说说祂吧?和祂在一起,很愉快吧?”
[23:02] * 吉莉安 直视会让交谈对象紧张,于是让目光越过少年,投向门外的纷落的雪花,轻盈而美丽,如果是诗人的话会用“妖精”来形容,然而雪也很危险……
[23:02] <复病Lee> “我喜欢祂。”
[23:02] <复病Lee> “而且……我能感觉到,祂也喜欢我的话语,我的演绎。”
[23:03] <复病Lee> “祂是为此而来的,这也是为什么祂找上我而不是其他人的原因。”
[23:04] <复病Lee> 他看向某个点
[23:05] <复病Lee> “‘目标黄金乡的人们呦,顺流而下寻找钥匙吧——’”
[23:06] <复病Lee> 少年微微换了口气,然后以一种浑厚的、却也有些非人般的音色说道
[23:07] <复病Lee> “——就像这样,虽然只有我能听见。”
[23:07] <复病Lee> 你确实没有听见少年精湛演绎之外的任何东西
[23:07] <复病Lee> “但是祂真的非常厉害。”
[23:08] * 吉莉安 在少年停下即兴表演后恢复了呼吸
[23:08] <吉莉安> “刚才,祂是怎么回应你的?”
[23:08] <吉莉安> “棒极了,但可惜我只听了一半。”
[23:10] <复病Lee> “祂这么说,‘——,————’。”
[23:10] <复病Lee> 你以为是自己没有听清楚
[23:11] <复病Lee> “‘——,——————,——————!’……这样。”
[23:11] <复病Lee> 在少年话音落下的同时,你感到了一瞬间的寒意
[23:13] <复病Lee> 虽然不知道来源为何,但你确定了自己无法听清少年的回应并非是自然现象
[23:14] * 吉莉安 就是在那一瞬间,瞥见了自己所面对之物的些许真正面目
[23:15] <复病Lee> 在那刹那的间隙里,不愿再现的回忆复苏了
[23:15] <复病Lee> 如同人偶般旋舞在一片空白中的白衣女子
[23:16] <复病Lee> 这次,你依稀窥见了一道轮廓
[23:16] <复病Lee> 祂有着透明的翅膀
[23:16] <复病Lee> 与飘舞的白衣互相映衬着,舞动着
[23:17] <复病Lee> ——是的
[23:17] <复病Lee> 祂们‘什么也不要’
[23:18] <复病Lee> 除了与选中之人所共享的事物外
[23:19] <复病Lee> 相应地,祂们也‘不允许自己所独占之物被用来和他人分享’
[23:19] <复病Lee> 无法确认这是否为最终结论
[23:19] <复病Lee> 样本太少
[23:19] <复病Lee> 太单一
[23:20] * 吉莉安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再次明确的观察到所谓“选中之人”的严格的强烈的排他性,被称之为“契约”的东西
[23:21] * 吉莉安 但刚才这少年提到“寄养”,莫非是可以移交的?
[23:25] <吉莉安> “嗯咳……你刚才说想请人收养祂,这能做到吗?”
[23:26] <复病Lee> 少年还没来得及回答
[23:27] <复病Lee> “——做得到,不过,或许不会是双方所期望的形式。”
[23:27] <复病Lee> 略带些违和感的女声
[23:27] <复病Lee> 店长不知何时从身后的员工通道中现身了
[23:28] <复病Lee> 声音并不是从她的口中——而是从她手中的八音盒内发出的
[23:28] * 吉莉安 揉揉额头,“……差点被你吓死。”
[23:29] <复病Lee> “觉得你不会被吓到才这么做的,我不是专门家,无法做得非常好听。”
[23:29] <复病Lee> 注意到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何时,少年和他的母亲都趴在桌上睡着了
[23:30] <吉莉安> “呃?”
[23:30] <复病Lee> “【Black Sheep】……本店偶尔会经手这种由熟客介绍的业务。”
[23:31] <复病Lee> “一点小小的把戏。”
[23:31] <吉莉安> “我好像搞砸了。”
[23:31] <复病Lee> “不怪你,那位少年有个太过性急的母亲。”
[23:31] <复病Lee> “否则当你让他喝下第一口酒的时候,事情就结束了。”
[23:32] <复病Lee> 店长露出‘既然发生了那也没办法’的表情
[23:32] <吉莉安> “等等,你说结束是什么意思?”
[23:33] <复病Lee> “你知道这是我第几次向你解释前因后果吗?”
[23:34] <复病Lee> 无法说话的女人把正在说话的机械放在吧台上
[23:34] <复病Lee> “前两次你都以自己的意志选择了忘却。”
[23:35] <复病Lee> “而现在,我会让少年以及……他的妖精,暂时地忘记彼此。”
[23:35] * 吉莉安 这种时候我关注的居然不是从不开口的老板竟然用一个怎么看都装不下多少复杂内构的黑盒子说话,而是一点都不惊讶的在意些什么有的没的,我一定也离走进教科书划分的那些门类不远了
[23:36] <吉莉安> “已经,第三次了吗?我还真是差劲。”
[23:36] <复病Lee> “你还可以再选一次。”
[23:36] <复病Lee> “不必现在给我答复。”
[23:40] <复病Lee> 女人仿佛早已习惯一切似地轻笑着
[23:40] <吉莉安> “等一下,就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了吗?”
[23:41] <复病Lee> “对不认同妖精存在的兰德尔小姐来说可能不太好理解。”
[23:42] <复病Lee> “但——妖精是非常任性的。”
[23:43] <复病Lee> “那份任性,是他们得以自我认同的价值所在,这是我的看法。”
[23:44] <复病Lee> 雪慢慢地停了
[23:44] <复病Lee> 天空看起来……稍微有些放晴
[23:46] <吉莉安> “这并不是认同的问题。倘若一个因素既不会产生影响也无法对其施加影响,就将其假定为不存在以简化问题,但是从这个样……这个孩子的状况来看……”
[23:46] <复病Lee> 少年酣睡着
[23:47] <复病Lee> 嘴唇微微地动着,那张侧脸,看起来非常地……幸福
[23:49] <吉莉安> “被定义作‘妖精’的东西,其影响是确实的,并且对于宿主或者说契约者的幸福感而言,是必须的。这是我的判断。”
[23:50] <复病Lee> 店长看向你
[23:50] <复病Lee> “但是他来了。”
[23:50] <复病Lee> “如果他是像你说的那种‘白羊’,他就不会来这儿。”
[23:51] <复病Lee> 八音盒好像快播完了似的,在话音间夹杂着刺耳的杂音
[23:52] <吉莉安> “就算能做到的话,简单的加以排除之后留下的空洞要怎么办?”
[23:52] <吉莉安> “这个少年的声音,在这样做之后也会失去色彩吧。”
[23:53] <复病Lee> “可能吧,但也有可能就这样过下去。”
[23:53] <复病Lee>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23:54] <复病Lee> “就算不是因为妖精,也有可能被弄得乱七八糟的。”
[23:54] <复病Lee> “你不也是吗,兰德尔小姐?”
[23:55] <复病Lee> “如果想看大团圆的结局,打开书本就好了。”
[23:55] * 吉莉安 眯起眼睛瞪着眼前这个用奇怪盒子替自己发声的怪人,我讨厌熟人用这种方式称呼我,有机会时我要提醒她这一点
[23:55] * 吉莉安 在数秒的沉默之后最终说道,“说的也是,收拾好自己之前却想着替别人收拾,好像有点太过自负了。”
[23:56] <吉莉安> “不过呢,我不会就这么停手的。”
[23:57] <复病Lee> 店长轻轻地弯起嘴角
[23:57] <复病Lee> “上次的你和上上次的你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这样说会让你好受些吗?”
[23:57] <复病Lee> “我的承诺……仍然……有效……”
[23:58] <复病Lee> 八音盒所发出的话语开始倾轧
[23:58] <吉莉安> “似乎更难受了。不过,大概可以继续前进。”
[23:59] <复病Lee> “如、果……你想要忘记……可以来、找我,但没……有……第四次了。”
[23:59] <复病Lee> 店长抱起八音盒
[23:59] <复病Lee> 背向你
[23:59] <吉莉安> “我已经做出选择了哦。忘记是不能前进的。”
[00:00] <复病Lee> “可能……吧,也可能……”
[00:00] <复病Lee> 八音盒完全陷入沉默的同时,雪又下了起来
[00:00] <复病Lee> 你没有意识到店里是什么时候重新变空旷的
[00:01] <复病Lee> 吧台上放着一张没有取走的票据
[00:01] <复病Lee> 为一杯啤酒和一杯Golden Dream结了账
[00:02] <复病Lee> 某种随少年来到店里的事物,现在已经消散了
[00:02] <复病Lee> 或者说……已经离开了吧
[00:04] <复病Lee> 就好像那杯没有人记得的摩卡
[00:05] <复病Lee> 加入了巧克力味利口酒、世上或许仅此一杯的特别饮品
[00:05] * 吉莉安 已知范畴之外的事物,会让人感到本能的恐惧,选择继续深入的原因,仅仅是为了消除自己的不安吗?答案不得而知
[00:06] <复病Lee> 但是你还记得
[00:07] <复病Lee> 你还记得
[00:08] * 吉莉安 记得那位腼腆的少年精致的声音,其中藏有的美丽能以一句缺乏上下文不知所谓的台词,在那短短的时刻之内,将整个阴暗的店内全部照亮
[00:09] <复病Lee> 理性说,他还活着
[00:09] <复病Lee> 而且,他是自愿的
[00:10] <复病Lee> 或许未必需要陷入那种如同空气朋友的病态症状中,他的声音也能绽放光辉
[00:13] * 吉莉安 或许吧,在找出更好的答案之前,也只能满足于这样的结果了。然而,无休止的欲望,不正是许多症结的根源所在吗?
[00:14] <复病Lee> 好吧,理性说。我放弃了。
[00:14] <复病Lee> 可能不该这么早就放弃
[00:15] <复病Lee> 空白的稿纸浮现在你的脑海中
[00:16] * 吉莉安 而另一个声音窃笑着低语道:不带偏见的拥抱一切确凿的事实,那才叫理性呢。或许吧……
[00:16] <复病Lee> ——门被推开了
[00:17] <复病Lee> 电流再一次通过突触唤醒你的反射
[00:18] <吉莉安> “欢迎光临,请问需要些什么呢?”
[00:19] <复病Lee> “那个……”
[00:19] <复病Lee> 少年就站在那里
[00:20] <复病Lee> “……我可能……好像是……事实上我也不太确定,但是……”
[00:20] <复病Lee> “我是不是,在这里落下了什么东西——?”
[00:20] <复病Lee> ————————————————————————SAVE————————————————————————————————————
« 上次编辑: 2017-06-28, 周三 23:32:46 由 SHAR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