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你是哪里的玩家?
2
额不好意思,链接好像过期了
麻烦再发一遍可以吗
3
自己写自己优点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是很不好意思的...
展示优点并不是让你说,“我有XX优点”。你可以写写自己对往期团的思考,对以后的团的期望,对自己的要求对DM的要求等等等等。
哪怕只是写写这些,在这个过程中自然可以体现你对团的热情。
开团跑团是一项相当吃热情的活动,抱有较高热情并且善于展示热情的人在这个活动中通常可以获得较好的体验,也更容易提升周围人的体验。
如果这都会觉得羞耻的话……(其实跑团中还有挺多其它羞耻的事情,比如扮演你的角色高声大喊中二台词什么的。
另外还有很多东西是作为DM判断是否合适作为PC需要展示的一些特质,比如你的日常空闲时间,你对团的风格形式的偏好,你是更偏向规则严谨还是轻规则,甚至还有你对各类梗的了解情况、对PVP或者一些猎奇元素的接受程度等等。
当这些特质和一个DM对他的PC的期望相符的时候,你的竞争力自然而然地就提高了。
劇透 -   :
有时候自己会很迷惑 为什么自己小心翼翼维护和npc的关系但是其他人就能无所顾忌的表达他们的想法。每次跑团记录翻过几遍为什么全是我在迁就别人啊?这样明明一点都不开心的,但我为什么还是这样做了?我到底有多在意别人的看法?平常生活已经很累我不想在跑团里面也一如往常迁就别人了,我偶尔也是想要任性一下的,但是任性该怎么做啊?我写完这段话可以算作任性吗?
这个就如同我们常说的,先做朋友再跑团。如果你和KP/DM以及其他PC是朋友,不涉及一些原则问题的前提下,在处理NPC上稍微迁就一下他们根本不是什么好计较的事情不是吗?
4
GURPS专区 / 【GURPS恐怖:疯狂档案】第五章
« 最新帖子 由 ACID67 今天15:35:07 »
类型:现代间谍和微型阴谋。“睡魔计划”通过特种作战部队和深度理论分析部门秘密运作。这些“闯入者”并不控制世界各国政府,但由于它们具有支配人类感知的能力,它们确实能在人群中穿行而不被发现。
风格:心理恐怖,因为特工必须不断使用恐怖的方法(精神控制,以及其他不那么令人喜爱的间谍工作)来击败使用相同方法的恐怖。如果GM想要强调这种风格,特工自己的行动可能会触发意志检定(见第50-52页)。
模式:典型的护壁板游戏(GURPS Horror,第110页),使宇宙之间的边界问题(以及防御者和入侵者之间的边界问题)成为它的主要关注点。大部分的恐怖来自于它们“藏在显眼处”的能力。只需要适度的调整,这也可以作为动作技术惊悚片展开——在这种情况下,GM可能希望增加更多,更强硬,更可怕的“闯入者”。
主题:背叛和腐败在这个游戏中相遇;英雄们必须背叛他们自己的道德,变得腐败(可能字面上,第52页),以击败来自另一个现实的无道德奴隶主。更糟的是,那个现实才是真实的;历史A是人造的,它在“闯入者”面前就会崩溃。疯狂、镜子、社会瓦解和“大众的好奇疯狂”都突出了这些主题,还有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如果你知道记忆和感知是不可信的,你怎么能相信自己的呢?



找到活的,消灭它们
没有所谓的“标准”睡魔任务,尽管有些任务比其他的更经常发生。这些例子是那种“日常”任务,GM可以在故事线的主要部分之间插入,或者甚至结合在一起,建立一个连续的故事线。GM也可以从次要任务中获取任务的点子(第8-9页)。

狩猎“闯入者”
所有任务中最直截了当的:跟踪谋杀报告或其他“闯入者”活动的讯号,评估其活动和计划,并杀死它。如果这个东西使用的是组织没有遇到过的符文,那么在这个围捕过程中要掌握一个该符文的副本。狩猎“闯入者”的剧本可以遵循《GURPS恐怖》45-46页的模式,或者揭示一个更大的阴谋,或者以其他方式走偏。本节中的许多其他剧情类型都将涉及或最终成为对狩猎
“闯入者”。GM应该决定目标和它的目的,并至少想出一个当睡魔开始四处嗅探的时候它会进行的可怕反击。GM需要决定能够指出目标目的的线索,以及让睡魔开始追踪的初始情报。对于像ekimmu或kulullu这样的狡猾的“闯入者”来说,在每次冒险中加入一个转移视线的假目标是有意义的——虚假路线甚至可能是那个“闯入者”自己布置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条路上很可能会有girtablullu的伏击,当然其他的也避免不了。
任务种子:来自也门的无人机拍到,在基地组织友好地区内,某个荒凉的山脊上有个长着狮头的人影。在不可避免的捕食者无人机空袭抹去证据之前,沙人需要找到那个ugallu,确定它在传说中示巴女王宫殿遗址上做什么,并杀死它和它所唆使的任何盟友。

控制现实碎片
有人发掘出一枚现实碎片,或者一些奇怪事件的模式指向了一些类似的反常东西。找到碎片,获取它,消除使用它所造成的任何威胁或潜在的安全漏洞,并在任何人(或任何东西)出现之前将那件器物运往安全地点。同样的任务结构也适用于符文出现的报告。GM必须弄清楚碎片是什么,最好能想出一些关于碎片来源的东西。它是刚被挖掘出来的,还是已经诅咒了马来西亚的一个家庭几代人?提供一些奇怪的事件或与碎片有关的奇怪的传说,也许还有一个作文竞争对手的狩猎队:中国国安部的黑袋子、亿万富翁邪教领袖嗜杀成性的手下,或相信自己是在阻止古董走私的联邦调查局特工。定好碎片在哪里,是谁或者什么东西在保护它,当睡魔试图夺取它的时候他们会做什么。
任务种子:波兰国家博物馆前馆长Tadeusz Wielowicz去世,他的古董藏品将在一周内被拍卖。宝藏中有:尼托克丽丝之镜,据说它向会魔法的(可能是虚构的)埃及女法老揭示了未来。睡魔需要潜入拍卖现场,阻止波兰或埃及政府决定可能的现实碎片应该属于博物馆,并在不打碎镜子或暴露自己的情况下获得镜子。

破坏邪教
至少,真正的库鲁鲁通常不会把他们的邪教建立在一个明确的美索不达米亚主题上,但是很多想要成为敌基督、巫师和自我暴君的人却这样做。这些新巴比伦式的崇拜为当地的“闯入者”提供了掩护和资产,并且经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他们的网站或YouTube频道上传播阿努恩纳库模因。其他的邪教表面上看起来是无害的,但实际上是kusarikku后勤的一个节点,或者在他们的圣所中使用符文。一旦睡魔注意到一个邪教,是时候弄清楚他们的联系有多深,他们的资金来自哪里,他们的驻地是否藏有现实碎片。出于许多原因,尤其是简单的人性,杀光整个邪教是最后的手段。通常,睡魔必须揭露邪教领袖是一个骗子(如果他真的有灵能或碎片赋予的能力,那就很难了),作为一个更大的模因约束行动的一部分。当然,有些邪教确实不过是“闯入者”的工具和掩护。
GM应该为这个邪教想出令人回味的细节和怪异的神学理论,并找出领导层的任何人性弱点,从激烈的自相残杀到吸毒成瘾,再到渴望一次“真正的魔法”。为他们的住所绘制地图,找出他们的社会关系:当地的飞车党联盟,贩卖未成年女孩的竞争对手,被逐出教会的怀恨在心的成员,等等。
任务种子:梅尔基泽德·巴鲁克是尼日利亚一位有感召力的复兴布道者,他为难民和穷人做了很多有价值的慈善工作。他也是受到严密保护的中央情报局资产,成千上万的教众向他提供大量关于激进穆斯林活动人士和反石油公司环保主义者的情报。他的布道似乎比平常更多地提到了尼尼微、巴比伦和乌尔——他是被“闯入者”所控制,还是他的神圣救赎教会一直是彻头彻尾的阿努恩纳库幌子?

反制模因
这个任务可以在不同的任务之间零散进行。首先,识别危险模因,分析其对受害者的影响。下一步通常是在社交场合进行侦察——可能是在一个有感染力的博客、店面狂热分子或金属乐队中进行“砸了就抢”或“黑袋子”工作,以筛选他们的媒体受众。然后,准备一场反模因运动,找出有害模因的来源,并将其清除。
GM应该想出一个暴露在未经过滤模因中的奇怪和可怕的副作用,并决定它的力量和其他游戏统计数据。同样重要的是,至少要安排一个媒体矢量,以便睡魔追踪,当然也要推断出模因布置者的身份和资源。也许这个模因可以追溯到一个失败的或错误的组织行动,或者它是从另一个“闯入者”事件中无意脱离出来的。
任务种子:欧洲、日本和加拿大的许多著名建筑师最近一直在知名建筑中使用新巴比伦特征。他们所有人去年都参加了迪拜的一个建筑会议,但几乎所有后现代都市主义者也都参加了。这些建筑是否有某种模式,或者有其他的联系?这个模因的目的是什么?

破坏调查
许多好奇的陌生人来打听组织的作战,或者更糟的是,打听“闯入者”的行动。(更糟糕的是,好奇的陌生人几乎从来没有为闯入者做好准备,而且几乎总是把事情弄得对那些必须清理现场的睡魔更加危险。)在调查太过接近之前,让它偏离轨道要容易得多,但睡魔并不是总能拥有这种奢侈。另一方面,一旦睡魔已经到了现场,利用法国的情报机构或中国的石油公司作为你调查的工具,可以提供有用的消遣和误导。谁知道呢?他们甚至可能会在你把他们清理之前发现一些有用的东西。
当然,GM需要详细设定目标调查人员,设定清楚他们认为自己在调查什么,以及他们是如何发现线索的。这是让狡诈的PC谍报技术反咬他们一口,或为引入正在进行的“闯入者”行动(或英雄没有被知会的组织行动!)的绝好地方。最后,这可能也是引入替代或新角色的很好场景:某位幸存的调查员被招募到组织中。
任务种子:不论是在剑桥还是尼普的挖掘现场,马丁·温德姆-菲普斯教授坚持要获得邓科恩基金会封印的某些记录。他花了十年的时间来修改苏美尔人和亚述人的文明年表,并得到了大量的政府和企业的资助,他的作品已经被作为系列纪录片预售到有线电视频道。一个突然的“改变主意”会引起的问题比这么做防止的问题更多。他对考古学非常了解,任何简单的伪造无法蒙混过关,考虑到他在英国内阁的许多朋友,也不能就这么让他“人间蒸发”。

侦察俯冲带
在理想情况下,是这个任务决定以后可能需要哪些具体的其他任务。当然,有时情况是如此多变,或如此可怕,以至于任务突然变成了其他任务之一。但在大纲中,任务是:进去,不要引起注意,寻找“闯入者”spoor或符文涂鸦,绘制模因地图并检查当地的谣言,在让目击者“清空”之前询问他们,然后带着你的信息出去。许多现实俯冲带是相对稳定的,比如Tiryns(在希腊)或耶路撒冷的废墟。其他的有危险,但相对来说非常熟悉:巴黎的区域被很好地绘制了地图,摩萨德内部的睡魔资产一直监视着加沙地带,在尼普有一个项目基地。然而,巴格达和巴基斯坦的印度河沿岸地区,以及墨西哥新形成的俯冲带,都是既危险又神秘的。
如果随机遭遇表在战役里有容身之处,那就是在这样的任务里。GM可以尽情发挥。把任何奇怪的东西放到现实俯冲带里;这总是塞得进去的。你甚至不需要制定一个长期的计划;俯冲带条件可能如此崭新或多变,即使šedu都不知道自己的计划是什么。
任务种子:一艘“幽灵罗马船”出现在海岸外,罗马金币和银币在地下经济中流通的突然激增这两件事发生的中间,委内瑞拉的马拉开波发生了一件重大而奇怪的事情。不幸的是,委内瑞拉政权和美国之间的关系处于历史最低点,对间谍和破坏分子的谴责充斥着当地的模因空间。
5
Session 1

我很清楚自己并不是擅长文笔的家伙,要说我曾不慎折断的羽毛笔数量,我倒是颇有自信。
要说我的母亲在书房中诞下我的时候,佣人拿起一卷爱情小说的文书接住我为我擦拭血液,那应该是我这辈子接触字最多的时刻了。
而后是神卫的学习,文字让我有一种安心的力量的,每每捧起导师安排的书卷学习,我也时常能安然入睡。
然而我今天,却还是拿起了文笔,开始试着写一些我自己的思考,或者说鉴于我颇为迟钝的脑袋,叫做迷思更为合适。

大地之上不应该存在野蛮,野蛮也不应该存在于我们的家乡与心上

直到看到这行字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文字的意义是什么,是一种令人为之鼓舞的力量,思考的力量和先人的信念交织成了一种独特而富有冲击的美感。
并非是措辞优美,而更多的是信念,一种地狱骑士的信念。

我也游历过些城镇,但寻常人对地狱骑士的认知却也颇为暧昧,要说畏惧但却也有一种依赖,要说信赖....怕也更多是胆寒。
导师要求我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脚去丈量这片广袤的土地,他曾说过,地狱骑士团的存在不是友人,也不是敌人,他们尊崇纪律却时常堕入邪恶,不近人情。而他们对抗恶魔,或者是肆虐的魔兽,却也有着他们行之有效的方法。
我开始思考起这个问题,我真的面对一位地狱骑士时,我是会举起我的剑与之对敌,亦或者是撑起我的盾牌守护。

窝巴(奇怪的哥布林名字)大使曾说这里——奥泰雷恩堡有地狱骑士团的驻扎,而此时的袅袅狼烟,面前的这一行字,再回想主祭在我耳边提起的委托。
我开始渴望起这场冒险了,或许是半兽人的天性使然,我感觉浑身上下有些躁动,我有些迫不及待地渴望去深入这座废弃的古堡,了解其历史的积淀。

感谢...
还有我的队友,我们只是在酒馆之中相遇,而后一起解决了镇子上的一场火魔蝠的事故,但也正是那场遭遇让我认识到了这些家伙有着难能可贵的品质。
战士虽然有些莽撞,总想着一击毙敌,但还是可靠果敢。术士小姐....她的强大甚至让我有些心惊,在那样的突发情况下,只是两发寒冰法术便已解决。至于炼金术士,原谅我的刻薄和偏见,我总是认为这些家伙总是些偏激的破坏狂魔,但现在,我想我需要道个歉。

纱琳在上,您忠实的仆人-塔兰
6
后转语音团飞速结团。

决战场景恢弘异常,但是我准确的给每个人都喂了shi,非常开心。

其实!我随便拿这个卡练习转成6版人物卡的时候忽然想到,从梅琳娜的人物设定来说,这样的结局是不是有一种钦定梦中注定的感觉!

劇透 -   :

【特质】在日常中总是冷静、自持而又有些矛盾的富有同理心,这种天赋也许能解释梅琳娜的好人缘,以及年纪轻轻便在事业上有所成就。她总是希望以理性和科学的眼光来解析情感和梦境、过去与当下,但从未与任何人提及内心深处对于命运的忧虑。                                                            
【思想与信念】当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凝视着你

梅琳娜觉得自己的童年有一半是在梦境中度过的。由于不明原因的发热和惊厥,父母带着她奔波多地求医,往往上一秒她还在颠簸的汽车上,下一刻就坠入梦中。这些梦千奇百怪,但都有着同样模糊而悲伤的结局。梅琳娜对此无法介怀,翻阅了许多书籍并因此攻读心理系。她的导师西尔维亚有着前卫而大胆的研究风格,与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合作密切,在催眠和心灵感应领域颇有心得。
对工作的忘我投入和天马行空的想法让梅琳娜在学院中获得了很高的评价,毕业后她接受密大校方的邀请,加入了超心理研究所,继续跟进在纽约当地开展的系列实验,偶尔也接受一些机构的委托。工作之余她会和闺蜜黛西去酒吧看地下乐队的演出,后者是个爱好哥特文化的自由职业者,梅琳娜很少和她谈论学术方面的话题。偶尔她会觉得,对方听闻自己工作中的极端遭遇而饱含关切的望向自己的眼眸,比她常去的温室里最珍贵的花朵还要美。

哎呀,都是我把小梅坑了!
7
术士·间章三

劇透 -   :
23:53:38 <无名少年> “什么情况啊!!!”
23:54:01 <无名少年> 尖叫着醒来
23:54:06 <DM> 你看到自己还躺在旅店的小床上
23:54:14 <DM> 清晨的阳光刚刚照了进来
23:56:33 <无名少年> 在床上待着不敢去面对现实
23:56:45 <无名少年> 只能等着希尔提拉的传讯
23:56:52 <无名少年> 还不敢睡着
23:57:24 <DM> 你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外面越来越亮,但还没有收到传讯
23:57:28 <DM> 而你感觉肚子饿了
23:57:42 <无名少年> 那……那也只能出去找东西吃了
23:57:59 <无名少年> 希尔提拉说过最晚什么时候会到不然就是出问题了吗
23:58:13 <无名少年> 哎,也不知道怎么和婆婆联系
23:58:15 <无名少年> 加瑞卡还好吗
23:58:21 <无名少年> 心里烦死了……
23:58:35 <无名少年> 食不知味
23:58:42 <DM> (根据圣教国追踪的速度而定,希尔提拉觉得大概今天会到,但明天也有可能
23:59:00 <无名少年> 去看看有没有书店
23:59:30 <无名少年> 实在不敢睡觉了,那只能求助于现实的书了
23:59:59 <影DM> 你在附近的街上购买了一些伊塔古风味的面包卷
00:00:59 <影DM> 里面夹着稍有一点咸的甜奶油和坚果,上面撒着糖花
00:01:09 <影DM> 配着口味清淡有一点点苦味的凉茶
00:01:27 <影DM> 魔法发达的伊塔古有许多书店,你随便走进了一家
00:02:15 <影DM> 这家书店出售纸质和终端阅读的书籍,但你似乎没见过终端
00:02:21 <无名少年> 先去看一下书的标价
00:02:25 <影DM> (要看点什么呢
00:03:02 <影DM> 书的标价在几银币到几金币之间,取决于种类
00:03:44 <无名少年> (我想找赤色军团的历史,以及有没有写弗尔坦生死斗的书
00:03:54 <影DM> 便宜的小说和魔法入门书籍只要一两银币一本,厚重的精装书籍则要数金币
00:04:17 <影DM> 更加贵重的魔法书籍锁在柜台后面,需要店员来取
00:04:24 <影DM> (你可以,过个历史
00:04:47 <无名少年> .rd20+4
00:04:48 <美貌的骰娘猫排骨> 倏忽骰出了: D20+4=12+4=16
00:05:11 <影DM> 你找到了一些关于弗尔坦历史的书,虽然并没有很多
00:05:52 <影DM> 没有专门描写血祭的书,但关于生死斗的内容,在关于赤色军团和死去的战神以及相关人物的传记中都有提到
00:06:51 <影DM> (你想要知道什么可以再过图书馆
00:09:26 <无名少年> (图书馆是啥!搜索吗……
00:09:51 <DM> (就是历史
00:10:33 <无名少年> .rd20+4
00:10:33 <美貌的骰娘猫排骨> 倏忽骰出了: D20+4=18+4=22
00:10:56 <影DM> (你想知道啥
00:12:04 <无名少年> (加瑞卡的传记里是否有提到她参与过的那场死斗以及……是否有名为布里克塔的人在相关历史里出现,那是个什么存在
00:13:34 <DM> 你读到加瑞卡的传记都浓墨重彩地描写了她获得永生的那场生死斗
00:14:41 <DM> 她与信奉阿塔尔曼的圣武士布里克塔结盟打败了其他对手,但当场上只剩下她和布里克塔的时候,她没有杀死布里克塔便获得了永生
00:15:25 <DM> 有人认为是参加那场死斗的人比一般要强,因此角斗场已经吸收了足够的能量
00:15:55 <DM> 也有人认为是布里克塔的神阿塔尔曼给予了恩典,使他免于死亡
00:16:08 <DM> (关于布里克塔这个人你可以再过个历史
00:16:18 <无名少年> .rd20+4
00:16:18 <美貌的骰娘猫排骨> 倏忽骰出了: D20+4=19+4=23
00:17:35 <DM> 你又读了读关于布里克塔的事情
00:18:04 <DM> 在加瑞卡获得永生之后他参加了下一次的死斗,并且获得了永生
00:18:20 <无名少年> 头痛……然后呢……
00:18:32 <无名少年> 他现在在哪?还信死神吗……
00:18:53 <无名少年> 等等我应该说
00:18:57 <无名少年> 现在的世界线
00:18:59 <无名少年> 死神死了吗
00:19:07 <影DM>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
00:19:12 <DM> 你想了想阿塔尔曼死得一样透
00:19:25 <DM> ……唔,不过在那之前你读到他是索亚萨人(一个弗尔坦周边,由军团长统治的小国家),并且是出身还算高的贵族
00:20:24 <DM> 不过在他年轻时索亚萨发生了兵变,他的父母都死去了,也失去了一切财产和地位
00:20:43 <DM> 因此孤身来到弗尔坦,与安姆拉斯出身的加瑞卡成为朋友
00:21:43 <DM> 在获得永生之后他也成为了赤色军团的军团长,并且在阿塔尔曼的战争中随赤色军团成为了死神的盟友
00:22:17 <DM> 但是当莱迦利在柱塔刺杀阿塔尔曼的事情发生后,赤色军团大部与柱塔方议和了
00:22:59 <DM> 而布里克塔在莱迦利和落败的阿塔尔曼之间选择了支持新生的莱迦利
00:23:22 <无名少年> 突然狗了起来……往事(不是)历历在目
00:24:17 <无名少年> 虽然你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希望你日后知道了不要揍我,我是莱迦利的信徒!
00:24:17 <无名少年> 我没有听说过莱迦利
00:24:17 <无名少年> 我不会与你为敌的
00:24:43 <无名少年> 某种程度上说……布里克塔真是一位信守承诺的好汉(圣)子(武)
00:24:53 <无名少年> 希望他和加瑞卡幸福
00:25:00 <无名少年> 我怎么又做红娘了
00:25:06 <无名少年> 我的人设哪不对吧
00:25:25 <无名少年> 在书店带着奇怪的表情看了这些内容
00:25:31 <DM> 而莱迦利似乎也愿意回报他的忠诚,允许他脱离赤色军团加入自己的教团,并且使他成为了伊托瑞亚的君主
00:26:10 <DM> (伊托瑞亚是瑟空分裂而成的国家之一,在过去的瑟空的领土上
00:26:35 <无名少年> 诶……这么厉害的……
00:26:47 <DM> 布里克塔如今好像是至少与加瑞卡齐名的著名的武士
00:27:00 <DM> 并且据说统治他的国家相当仁慈
00:28:22 <无名少年> 松了一口气……我的任性好像没让世界变得太坏……
00:29:06 <DM> (至少就你看到的来说伊托瑞亚在瑟空是情况非常好的国家了,考虑到瑟空现在很混乱
00:30:56 <DM> 你正在沉迷读书,忽然意识中响起了希尔提拉的声音
00:31:04 <DM> “在哪里呢?我们到伊塔古了。”
00:32:23 <无名少年> 赶紧回应自己的地址
00:33:08 <DM> (你要回答书店的地址还是旅店?回答旅店的话你可以大概花十几分钟走回去
00:34:26 <无名少年> (旅店,并告诉他们我在有十几分钟路的书店现在回去
00:34:59 <DM> 那么当你回到旅店的时候,看到希尔提拉和一个化了装的厄尔伊特已经在你的房间里等着了
00:35:18 <DM> “逛书店开心吗?”厄尔伊特问你
00:36:50 <无名少年> “开心的!”
00:36:54 <无名少年> 发自内心地高兴
00:37:05 <无名少年> “呃……等等!我先说一下!我要承认我的错误!”
00:37:12 <DM> “怎么了?”
00:37:14 <无名少年> 想起了认错这件事
00:37:26 <无名少年> “嗯……我昨天跑到加瑞卡的梦里去了。”
00:37:37 <无名少年> 把梦里的情况这样那样那样这样地说了一下
00:37:46 <DM> “唔……?”
00:38:06 <DM> .r2hd20
00:38:07 <美貌的骰娘猫排骨> 由于2hd20 小判骰出了: D100=87
00:38:16 <DM> .rh2d20
00:38:17 <美貌的骰娘猫排骨> 小判进行了一次暗骰
00:38:33 <无名少年> 最后总结:“其实当我意识到对方是阿塔尔曼信徒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点不妙,我的确想过,这个人如果活下来,并在下一次获得永生的话,搞不好会变得很难搞……甚至因此而改变整个进程。”
00:38:50 <无名少年> “但是……他好像并没很虔诚,以及当时我没时间了……”
00:39:11 <DM> “哎,也别太在意了……”厄尔伊特揉了揉你的头顶
00:39:12 <无名少年> “我的本能还是让我……救了他……也是……完成了加瑞卡的梦。”
00:39:34 <DM> “布里克塔这个人我也打过的……至少我的记忆里面是这个样子。”
00:40:05 <无名少年> “但是!我刚才去查书了!阿塔尔曼还死者,他甚至成为了个还不错的君主……那,那……也许……并没有想的那么坏?总之……做了这种有隐患的事……我很抱歉!”
00:40:15 <DM> “并不算糟糕吧,和其他人比。”
00:40:32 <DM> “…………唔,至少就我感觉让他活下来这件事仿佛不坏。”
00:40:41 <无名少年> “其他人?”
00:41:01 <DM> “赤色军团的其他人吧。至少就我打过的那些。”
00:41:11 <DM> (你可以过个洞悉
00:41:37 <无名少年> .rd20+6
00:41:37 <美貌的骰娘猫排骨> 倏忽骰出了: D20+6=14+6=20
00:42:07 <DM> “但是像模像样地去做君主了这件事就让人觉得他不过如此。”
00:42:24 <DM> 你觉得厄尔伊特不太想说这个人的好话……
00:43:10 <DM> 但内心里可能觉得这人还不错
00:43:31 <DM> ……虽然他不会承认的
00:44:00 <DM> (你可以对梦境对现实的改变这件事再过个灵感
00:44:10 <无名少年> .rd20+4
00:44:10 <美貌的骰娘猫排骨> 倏忽骰出了: D20+4=1+4=5
00:44:26 <DM> (你没想到什么……
00:44:27 <无名少年> (所以说我变得话痨就是厄尔伊特的问题……
00:44:34 <无名少年> (他太傲娇了
00:44:39 <无名少年> (教科书般的
00:44:50 <DM> .rhd20
00:44:51 <美貌的骰娘猫排骨> 小判进行了一次暗骰
00:45:21 <影DM> (傲娇和你话痨有什么关系啦!
00:45:56 <DM> “嗯,总之阿塔尔曼的信徒里面也不是只有坏的,虽然大部分是不怎么样……”
00:45:58 <无名少年> (因为无口和傲娇放一起的话剧情会推展缓慢啊!!!
00:46:23 <无名少年> “那我就放心多了……虽然也不能掉以轻心……”突然想到自己掉进梦境深层的事
00:46:27 <无名少年> “……”
00:47:34 <DM> “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希尔提拉问你
00:48:01 <无名少年> 摇头
00:48:20 <无名少年> “我就是想未雨绸缪一下!”
00:48:36 <DM> “小孩子想太多可是会太快变老的。”
00:48:42 <DM> 厄尔伊特揉着你的头
00:48:56 <DM> “……是不是头都秃了。”
00:49:26 <无名少年> “我……我就是,说……是这样……如果有天我……嗯……死掉的话……什么啦!那个才不是想秃的!”
00:49:42 <无名少年> “不,我是说……如果有天我很奇怪地死了……”
00:49:58 <无名少年> “可不可以拜托你们帮我给婆婆编一个正常的死法。”
00:50:27 <DM> “别说这么丧气的话嘛。”
00:50:48 <DM> “——不会给你编的。你自己回来去对老婆婆说吧。”
00:51:10 <无名少年> “不行,不行还是不能死!!!婆婆肯定接受不了什么正常的死法的!”
00:51:32 <DM> “就是嘛。有点牵挂的话也会更加努力回来吧。”
00:51:36 <无名少年> “那我就实话实说了!!那个梦的最后……我掉下去了!”
00:51:41 <DM> “嗯?”
00:51:45 <无名少年> “掉到更深层的梦里去了!”
00:52:13 <DM> 厄尔伊特和希尔提拉似乎交换了一下目光
00:52:25 <DM> “……这种情况我也没有听说过。”希尔提拉说
00:52:42 <DM> “不过说到底对幻梦境人们本来就所知甚少。”
00:52:54 <无名少年> “进入梦的层次越深就越不容易醒来。”
00:53:19 <DM> “但你正常地醒来了,还存活在这里,我想可能和之前听说的那些陷入幻梦境深处无法醒来的人不大一样。”
00:53:53 <无名少年> “厄尔伊特你和加瑞卡困在梦里那么久也没立刻死啦……”
00:54:14 <无名少年> “不过你们的梦也还算浅层的样子……”
00:54:42 <DM> “但他们似乎都没有像你这样改变梦境走向的力量。至少厄尔伊特的情形听上去是这样的。”
00:54:51 <无名少年> “我觉得也许是我想要的东西太多,因为执念而掉下去了,或者是我总是求全,或者鬼知道什么原因……所以我还是得未雨绸缪一下……”
00:55:31 <DM> “我觉得你的选择和想法并没有错误。”希尔提拉静静地望着你
00:55:59 <DM> “所以我想如果你到了更深层的地方去,可能是因为那里也有人需要你的帮助。”
00:56:14 <无名少年> “我没有为我的选择后悔……但是……这不代表我不会自私。”
00:56:25 <无名少年> “我活的很不容易。”
00:56:33 <无名少年> “所以我特别珍惜自己这条命。”
00:57:13 <无名少年> “当然想也没用啦……就是先说说……毕竟如果不交代后事就死掉……就……不太……”
00:57:26 <DM> 希尔提拉对你笑了笑,“如果你遇到了危险,我和厄尔伊特会尽力寻求帮助你的办法的。”
00:57:34 <无名少年> “没事啦……”
00:58:02 <无名少年> (一个想很多的青少年x
00:58:30 <DM> “如果你在意的是那位婆婆的事,我们会帮忙照拂她的,如果有这个需要。”
00:58:49 <DM> “——但是否就像厄尔伊特说的那样,你有更多牵挂可能会比较好呢?”
00:59:12 <无名少年> “我觉得我活下去的想法还是蛮强烈的……”
01:00:29 <DM> “是人都会想活下去的吧。”厄尔伊特说
01:01:00 <DM> “……虽然活下去的理由可能各有不同。但无论如何都想活下去的人肯定比较多。”
01:01:58 <DM> “特别是你还是小孩子,就好好地活着就好了。如果连小孩子都不想活了那这世界才有问题呢。”
01:02:12 <无名少年> “是吗……那……那些参加死斗的人……难道真的都很天真地以为自己是活到最后的一个吗?用自己的命去赌博这件事,如果不是真的实力强劲,就是不惜命的傻瓜吧……”
01:02:44 <DM> “因为人生短暂吧。”厄尔伊特的声音稍微顿了一下
01:03:38 <DM> “如果不拼一下的话不知何时就会在战场上死去,如果获胜的话就可以一步登天……是这么说的吧。”
01:03:51 <无名少年> “那……也有可能……可能等我活到……嗯……什么时候呢?中年的时候?或者婆婆那个时候?会很想追寻永生吧……”
01:04:22 <无名少年> “现在……总觉得时间是根本看不到头的河。”
01:04:47 <DM> 厄尔伊特笑了笑,“……这样才对嘛。人小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的时间多到用不完的。”
01:05:29 <DM> 你们在说着这些的时候,远处神庙的暮钟敲响了
01:05:54 <无名少年> “哎……总之庆祝你们又是有惊无险的一天!”
01:06:18 <无名少年> “也庆祝这个世界还正常没出大差错。”
01:06:23 <无名少年> “我们去吃饭吧。”
01:07:41 <DM> “没事的啦。他们派出来的人没有很强。——说起来伊塔古的烩饭很好吃呢,去尝尝?”
01:08:26 <DM> 厄尔伊特带你去附近的小餐馆品尝了烩饭
01:08:31 <无名少年> “好啊!”重新高兴了起来
01:08:41 <DM> 里面放了肉丁、蔬菜和各种香料,还有奶酪
01:08:48 <DM> 吃起来相当美味
01:09:17 <DM> 还配了清淡的起泡白葡萄酒(你来半杯不用过体质
01:10:39 <DM> 吃完之后厄尔伊特说光之教团的人应该不会这么快追来,所以就在你住的同一家旅店隔壁开个房间住下(假装你们不认识
01:10:57 <无名少年> 总之,这天之后的情绪一直都挺高的……
01:11:04 <DM> 明天如果情况有所变动再做计较
01:11:22 <DM> 于是你们就好像在奥尔多林的宿舍那样一墙之隔地歇下了
01:11:37 <DM> 躺在柔软的床上,你进入了梦乡
8
博学士·第三个梦境

劇透 -   :
占楼
9
招募區 / Re: 【寻团】找欢迎萌新的coc团_(:з」∠)_
« 最新帖子 由 tangys 今天14:00:58 »
qq549065676,放假了我会带萌新团。你也可以去加个其他跑团的qq群啥的比如826382024,入群问题都是些和coc跑团有关的基础知识

难得的好奇心让我加了群。



谢谢,告辞.jpg
10
劇透 -   :
有时候自己会很迷惑 为什么自己小心翼翼维护和npc的关系但是其他人就能无所顾忌的表达他们的想法。每次跑团记录翻过几遍为什么全是我在迁就别人啊?这样明明一点都不开心的,但我为什么还是这样做了?我到底有多在意别人的看法?平常生活已经很累我不想在跑团里面也一如往常迁就别人了,我偶尔也是想要任性一下的,但是任性该怎么做啊?我写完这段话可以算作任性吗?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