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水平不够的PL就去和水平不够的GM成长去就是了,我不负责花时间带小孩。
水平足够的PL试图在轻规则团里抢夺故事的话语权的时候破坏力比水平不够的PL还要高。
2
通过你“和善”的询问,和仔细的观察,你确认了本森的情报大概没什么大问题——“油头”和他的兄弟们今天确实在“毛兽”夜总会有预约
一如既往,“油头”标志性的牛粪头曾从夜总会的后门进入,根据你询问的人的说法,他看起来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至于他的兄弟们,除了那少数几个洁身自好的,其余的已经在夜总会的舞池里和一群雄壮的男人玩的大汗淋漓了

夜总会内的空气有点糟糕,一股子汗臭、烟味、酒精以及不知道什么香料混合的味道
伴随着起起伏伏的音浪,人群在夜总会中心的舞池纠缠,在远处的一排排沙发座位上,一群衣衫褴露的壮汉勾肩搭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如果你打算从外观认出“毛兽”的主要人员,可能要失望了,虽然他们的特征在大街上无疑鹤立鸡群,但在这里,他们的主场

至少在你入眼之处,就没有哪位有干净利落的毛发的
3
隔世千年,纵使生前的记忆不甚明晰、被墨所灭,但我却也能看出今世与过往已大不相同。
酒绿灯红的街景令人应接不暇,奇装异服的生者拥簇着、呻吟着、匍匐在这花花世界
仿佛常世现世早已交融,神篱消融,无时无刻皆是逢魔之时

莫非正是如此,我才能轻松越过千引石
无形无质的灵身,徘徊在这被称作东京的现世魔窟中,我不禁心生疑虑。
亦或是我根本没有离开幽世,还被困在其中。

但疑虑终究只是一时,灭不了熊熊的嗔火,更消不去满腔的怨恨
无论这里是哪里,我之所欲都不会改变

“冤死者、枉死者......”身负黑翼、衣衫褴褛的大天狗低语喃喃,一如报丧的鸦啼,“横死者、屈死者......”
“汝业未竟,吾怨未消......”受尽折磨、皮烂肉腐的大魔縁驭使着鸦群,追逐着生气将消的新鲜尸肉,“汝业即吾业,吾怨即汝怨......”
“与吾结契......与吾立缚......”
“与吾结...与吾立...”
“与吾结契,与吾立缚。”
“孤鬼亦能重还阳,叫那怨业尽得偿!”
4
并不严肃的冒险 / Re: 【PF】脑洞暂留地
« 最新帖子 由 hoho 今天00:20:37 »
法师职业变体:超魔咒使
  超魔咒使是研究超魔专长的权威,深入的理解并且熟练的运用超魔能力来改变法术效果,甚至是她们的同伴施展的法术。
  • 超魔学派(School of Metamagic)
      超魔咒使需要严格的训练,这使其必须禁制三个学派的法术。这些学派在1级时被选取,而且之后无法改变。。
     该能力取代法师的职业能力「奥术学派(Arcane School)」。
  • 自发超魔(Spontaneous Metaspell, Su)
      取代于准备法术时添加超魔专长,超魔咒使可以自由的将自己已知的超魔专长添加应用到自己准备释放的法术中,只要最终释放的法术等级不超过超魔咒使本身能释放的最高法术等级。
      这不会提升法术的释放时间,也不会提升法术的环位。
      超魔咒使无法对法术升阶或类似调整法术实际等级的超魔专长应用此能力。
      超魔咒使每日能应用的自发超魔提升法术等级等同于 「3 + 超魔咒使智力调整值」。即便没有每日使用次数,他仍能自由对不会提升法术等级的超魔专长应用自发超魔。
     此能力调整了法师的职业能力「奥术联结(Arcane Bond, Ex/Sp)」。
  • 私密超魔(Individual Metaspell)
      超魔咒使对其自发施展的私密研究选择的法术添加超魔专长时,无需增加法术的施法时间。
     此能力调整了法师的职业能力「私秘研究(Individual  Research) 」。
  • 区域超魔(Regional Metaspell,Su)
      4级时超魔咒使可以尝试使用一项已知的超魔专长影响已经产生的区域法术效果。举例来说,她可以尝试对已施展的力墙术使用法术延时,对已施展的死云术使用法术极效。使用这项能力,超魔咒使必须临近法术区域,或者处于法术范围之中。
      超魔咒使之能应用适用的超魔专长,且亦需根据提升法术等级消耗每日自发超魔环数(至少消耗1环)。
      施展区域超魔为整轮动作,并且会引发借机攻击。
  • 协力超魔(Unity Metaspell, Su)
      8级时,以一个直觉动作,超魔咒使可以将自己知晓的一个超魔专长应用在30尺内的队友即将释放的法术上(超魔专长必须对于法术适用)。
      但经该超魔专长调整后的法术等级不可超过超魔咒使本身能释放的最高法术等级,且亦需根据提升法术等级消耗每日自发超魔环数(至少消耗1环)。
      法术释放者则不需要消耗更高等级的法术位,也无需消耗额外的施法时间。
  • 超魔宗师(Master of Metaspell)
      20级时,超魔咒使对超魔能力的研究已经出神入化以至于她们在运用超魔专长的时候其必要修正等级-1(至少+0法术等级)
5
Epic Seven / Re: 碎碎念
« 最新帖子 由 Rap Rat 昨天23:43:31 »
最近发生了许多事,比如等了6年的gal终于发售了(然后36小时光速通关 :em010

以及今晚第一次体验诡秘血源的纯随机建卡,体验了一把战斗先知 :em001

最后明天就要起飞去梦校啦,祝自己一路顺风 :em019
6
更新!

希望大家看到任何错误都能来回复,我会尽快修改
7
“‘点阵’?”兰博摇了摇头“不如他妈的帝爱好了。”

他竭尽全力地控制自己的思维,让它尽量不要变的他妈的。但他就是他妈的做不到!

                                   耶稣基督,真不敢相信我可以骂他们是傻逼
“我必须在你们的房间拆封的快递,真有趣,嗯哼?”
                                              
“不过,正巧我们需要的都是工作,看在同为一样东西的份上,带路吧”说实话,对这帮家伙颐指神使的感觉真是他妈爽爆了
8
感谢戈蓝翻译,话说这个新手模组根本比不上冰塔峰的维度,甚至我觉得都不如矿坑 ——
9
小橘猫GaRa课堂 / Re: 【The Broken Tales】猪之城
« 最新帖子 由 Ra酱 昨天23:01:01 »
不要乱吃从地里挖出来的东西!
10
小橘猫GaRa课堂 / Re: 【The Broken Tales】猪之城
« 最新帖子 由 Ra酱 昨天22:59:21 »
3. 飞向美好的明天!
剧透 -   :
<[GM]Ga酱> 你们并未多加犹豫,在击倒皮吉后,你们当即向地面上的大洞走去,或许命运就在里面等待着你们。
<[Ra]韦斯特夫人> “走吧,去看看他们搞了个什么神出来。”
<[口苗]老狼> “也许那东西就是一块烂在地里的野猪肉。”
<[GM]Ga酱> 你们沿着大坑边缘的斜坡向下走去,烟和火从地下腾起,逐渐掩去了日月的光。在浅层的矿坑中,产出的是煤,下面是铜,铁,金银,一直到难以想象的深度。据说在坑底出产的是人类所未见的宝石,两班训练有素的矿工不眠不休挖上一整年,才能深入一个指头那么多的距离。
<[水明子]烤鸡> “完了,在这种地方走上一圈,再也没有人想吃我了。”
<[雾君]苏西> 「我从来没看过这种地方」苏西轻声说道
<[GM]Ga酱> 很快,地面上的一切全都消失在了脑后,你们只能听到大地的心跳声,和手摇炉的轰鸣。
<[Ra]韦斯特夫人> “在这种地方待着,产生什么幻觉也不奇怪……”
<[GM]Ga酱> 渣土铺成的道路不断向下延伸,带着你们的话语和无以计数矿工因为太重而丢下的话语一起沉淀在脚下。走啊走啊,走啊走啊,你们不由得生出了一个念头,一会要回去恐怕不会像走下来这么简单。
<[口苗]老狼> 猎人贴心地为烤鸡掩上了篮子的盖布。
<[Ra]韦斯特夫人> “我估计拜德沃尔夫自己都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
<[雾君]苏西> 「我倒不怀疑这点」
<[GM]Ga酱> 大约过了一辈子那么久,在你们的靴子被矿渣磨掉第七双之后,你们终于来到了最深处的矿道。矿工们的努力留下了光滑的圆形磨痕,而在你们的脚下,矿石向下坍塌,露出了一个大洞。脚手架像是蜈蚣一般从渣土底部蔓延开去,当你们爬下这些摇摇欲坠的砖梁时,你们看到十三盏煤油灯照出了一个庞大的猪头。它差不多有三层楼那么高,一半嵌在石头里,露出那大得不成比例的鼻子和嘴。
<[GM]Ga酱> 而无数蚂蚁般的带着防毒面具……或者说长着防毒面具的矿工,正用金刚石雕刻的矿刀从上面磨下肉屑来。
<[GM]Ga酱> “欢迎,欢迎来到我的神殿”,一个高傲的声音从你们的身后响起,那是一个老人,正坐在巨石磨就的王座上,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你们。
<[水明子]烤鸡> “拜德沃尔夫先生也喜欢这种装修风格吗?我想起主人经常让人像这样给我上蜂蜜。”
<[口苗]老狼> “这显然并不是拜德沃尔夫会喜欢的风格。”
<[口苗]老狼> “他不会希望自己的矿坑变成这种卫生状况糟糕的厨房。”
<[GM]Ga酱> “他那自以为是的权威蔓延不到如此之深的角落”,那名老人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清晰地回响在你们耳中,“这是神的领域,这里的一切都是洁净的,远比地面要洁净得多。”
<[Ra]韦斯特夫人> “听上去在自以为是方面你也没输多少,先生。”
<[雾君]苏西> 「我很怀疑」苏西小心翼翼的避开了脚边任何的东西
<[Ra]韦斯特夫人> “这个地方如何是洁净的?它能净化什么?”
<[水明子]烤鸡> “在你们这里,防毒面具是一种流行装扮吗?”
<[GM]Ga酱> “它能净化所有的脆弱”,波尔咧开了嘴,露出泛黄的尖牙,“懦弱、退缩、自我怀疑,所有这些不洁的东西都会被神的血肉所撕开,融化,露出下面闪闪发亮的勇气和自豪。”
<[水明子]烤鸡> “如果有人把我撕开,只会露出鲜嫩多汁的鸡肉……”
<[Ra]韦斯特夫人> “我没看出来工人们有了什么勇气和自豪。他们只变得暴力,充满攻击性。”
<[口苗]老狼> “因为暴露出来的还有愚蠢、无知、和盲从。”
<[雾君]苏西> 「说起来,你的朋友确实把我撕开了」
<[口苗]老狼> “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雾君]苏西> 「你们都喜欢这样吗?」
<[GM]Ga酱> “这面具”,他指了指正在工作的矿工,“是对旧有那副卑躬屈膝模样的反思。不能接受自己的人被崭新的勇气逼得寻求赎罪,复仇遮蔽了他们的双眼,让它们无谋地冲向自己的敌人。”
<[GM]Ga酱> “你们知道吗?这些矿洞七扭八歪,上面所有的声音都会通过这些管道反射,一直传到下面这里来……这是拜德沃尔夫永远不会知道的秘密。”
<[Ra]韦斯特夫人> “敌人?他们都是工人。”
<[GM]Ga酱> “所以,我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也知道你们是来做什么的”,老人的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你们为什么不加入我们,成为用双手打造怀特海文未来的一员呢?你们不必回到教廷中去,在这里,在神殿之中,还有空位可以供你们栖身。”
<[Ra]韦斯特夫人> “说实话,我觉得你们的面具有点丑,而且肉也不好吃。”
<[口苗]老狼> “尤其是肉不好吃这一点。”
<[口苗]老狼> “我非常介意。”
<[雾君]苏西> 「这里在物质意义上,也挺不干净的」苏西边说着边小心翼翼的避开脚边的肉块
<[GM]Ga酱> “这并不要紧,也许你们会找到新的面具,足够光辉,能够罩在教皇骑士的脸上……还是说你们忧心自己本质上也与格瑞迪先生一路,是压迫者,而非被压迫者,因此不敢接受神的试炼?”
<[口苗]老狼> “那你现在又是什么?”
<[口苗]老狼> “压迫者,还是被压迫者?”
<[GM]Ga酱> “我现在不过是一个试图讨回自己被夺走的一切的老人”,波尔解开了长袍,露出了下面腐化异变的皮肤,“如果你们需要的话,我也可以成为一名带领工人们反抗暴政的斗士,但那样,就太不美观了。你们的回答是什么呢?”
<[Ra]韦斯特夫人> “你到底是什么,这得由胜利的一方决定。”
<[GM]Ga酱> 他的身体向左右裂开,露出了锋利的獠牙和沾满黏液的长舌。刚毛复盖了他的手腕,在末端生出了数英尺长的鲜红利爪。矿工们从猪头上缓缓踱了下来,那能削去神之血肉的矿刀,收割凡人的生命也一样好用。
<[GM]Ga酱> 伴随着一声啸叫,波尔向着韦斯特夫人跳来——
<Incubator> 韦斯特夫人 投骰:8d6={3,2,5,6,1,4,2,2}=25
<[水明子]烤鸡> “这确实不怎么美观,波尔先生,能不能先不要这么着急,告诉我们...啊呀!”
<[Ra]韦斯特夫人> 突然遭到攻击的夫人一下子跌倒在地,手里的篮子也掉了下来
<[水明子]烤鸡> 这场面和磨掉七双靴子之前一模一样,烤鸡话说到一半,连忙甩掉篮子布飞了起来
<[GM]Ga酱> 波尔攥住了韦斯特夫人的身体,那股不似凡人的巨力让你联想到了在工厂里见到的垃圾粉碎机,“怎么样,你们现在回心转意,希望加入我们一方了吗?不展示力量就得不到果实,这是万物的真理。”
<[口苗]老狼> “……那就展示力量吧!你只是沉溺在那个猪头给你的奇怪幻想里,根本没有考虑过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水明子]烤鸡> “松手,松手!你真是一点诚意都没有!”烤鸡绕着波尔巨大的手飞来飞去,叫出立体环绕音,“有这样的力量,你还要我们做什么呢?”
<[口苗]老狼> 猎人的喉咙中发出了一声可怕的嘶吼。他的上半身开始膨胀,黑色刚毛从皮肤中挣扎生长。
<[口苗]老狼> “……你甚至不知道狼会有多么狡猾!”
<[口苗]老狼> 猎人的声音变得低沉沙哑,他很快就彻底失去了语言能力。
<Incubator> 老狼 投骰:2d6={2,4}=6
<[GM]Ga酱> 韦斯特夫人被扔向了一边,巨狼和野猪顶在了一起,相互角力。尽管有矿工在身后支撑,但是猪蹄还是难以自制地在地面上滑动,波尔被压制住了!它那鲜红的眼睛滴溜溜直转,紧盯着你逼近的血盆大口——尽管猪牙也十分尖利,但是那不过是自卫用的工具,狼牙才是狩猎用的武器。
<[水明子]烤鸡> 烤鸡空荡荡的半边燃起透明的橙红色火焰!火焰勾勒出半只鸡的形状,与实体完美拼在一起!
<[水明子]烤鸡> 一实一虚两只眼睛迅速环绕四周的环境,寻找突破口......
<[Ra]韦斯特夫人> “你们没必要听命于这个家伙!他和拜德沃尔夫在本质上没什么区别,都是在你们头上指挥罢了!”
<[Ra]韦斯特夫人> 夫人对周围的矿工大喊
<[水明子]烤鸡> 在魔法火焰的作用下,被矿工刮下的碎肉开始散发出烧烤的香气,质地迅速变硬,然后腾空而起,从四面八方袭向波尔!
<[Ra]韦斯特夫人> “你们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和头脑来做你们想做的事情,没必要给自己再找一个压迫者!”
<[GM]Ga酱> 碎肉转眼间织成了一张巨网,展示出了超出你预期的效果,将野猪网在其中。当它们开始收缩时,野猪困惑地低吼着——它的身躯似乎变得矮小了一些,巨狼把它向后推得越来越远。
<[GM]Ga酱> 而韦斯特夫人的话语则闪烁着银光在矿工之间穿梭,它缓缓爬入他们的耳道,在他们的脑子中搅动着,鼓舞着他们从迷信和恐惧中醒转。
<Incubator> 韦斯特夫人 投骰:3d6={3,5,2}=10
<[雾君]苏西> 苏西叹了一口气,走了出去,让双方的所有攻击都打在自己身上
<[GM]Ga酱> 矿工们的动作逐渐变得犹疑不定,波尔的身体向着一旁摔去,他大声嚎叫了起来,“胜者为王,你们可以击倒我,但是你们无法证明我是错的。虽然我被挫败了,但是神已经暴露在了我们的眼前,早晚有一个人会掀翻这个世界,你们不可能永远拯救怀特海文。”
<[Ra]韦斯特夫人> “我们也不是为了拯救这个地方,我只是希望这些年轻人能根据自己的思考和理性行事,而非听从煽动。”
<[雾君]苏西> 「我只是觉得你们非常讨人厌,说真的」
<[雾君]苏西> 身上的骨头已经明显从胸口突出的苏西平静的说道
<[GM]Ga酱> “年轻人何时能够根据思考和理性行事呢?他们以前受格瑞迪煽动,现在则受我煽动;在家受父母煽动,出门则受同僚煽动。如果他们果真自主思考,为何不去别处过更好的生活?”
<[口苗]老狼> 猎人双眼通红,他已经扑在了波尔身上,尖牙卡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Ra]韦斯特夫人> “或许这回他们就会去别处了。谁知道?”
<[水明子]烤鸡> “老狼,理智一点,别吃那种猪肉啊——”
<[雾君]苏西> 「少吃点怪东西」苏西冷冷的把手按在他的头上
<[GM]Ga酱> “格瑞迪只会掌控回一切……”,石油般的黑血从波尔脖子上喷出,在洞内下起一阵酸雨,“……我们绝不会……”
<[口苗]老狼> 粘稠的血液喷了猎人一脸。
<[口苗]老狼> 他被迫用自己的爪子抹去遮住视线的黑血,整个人也籍此慢慢冷静了下来。
<[Ra]韦斯特夫人> “你们不明白吗?”夫人站在人群中间,对着呆若木鸡的矿工继续滔滔不绝着,“这个家伙,还有那个格瑞迪,他们都不是为了你们好。但我说的话真的是为你们好!动动你们的脑子!别呆站着了,想想你们到底该做些什么!”
<[GM]Ga酱> 他们呆若木鸡地站着,而此时,你们听见旁边那庞大的猪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GM]Ga酱> “呼……呼!”
<[Ra]韦斯特夫人> “你们难道就一定要生活在这个地方吗?非得在这些糟糕的压迫者中间选择吗?外面还有很广阔的天地——这位先生你想说什么?”夫人把目光投向猪头
<[GM]Ga酱> 浑浊的风把你们吹向了空中,然后是令人牙酸的轰鸣从地下传来,那被称为神的牲畜,对于自己身前发生的这一切浑然不觉。你们只看到坚硬的矿石崩裂,鲜红沸腾的岩浆流淌而出,而你们则越飞越高,越飞越慢……
<[水明子]烤鸡> 烤鸡立刻抛出魔法糖纸,让它变大,接住所有人
<[水明子]烤鸡> 它身上的魔法火焰立刻缩小了一大圈,飞行姿势变得歪歪斜斜
<[Ra]韦斯特夫人> “谢谢!”夫人罕见地真心实意地表达了谢意,然后低头向下看去
<[GM]Ga酱> 魔法糖纸如同飞毯一般借着热气向上飞出,你们摇摇晃晃地飘入天空,然后慢慢向下滑翔。在烟尘之下,在密密麻麻的街道之间,你们看到工人们,无论男女老幼都抬头看着你们。有人麻木不仁地盯着你们,有人低声咒骂着,也有人高举起双手,向你们问好。
<[GM]Ga酱> 你们在城市上空盘旋着,盘旋着……
<[Ra]韦斯特夫人> “年轻的朋友们!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值得你们追求的东西,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飞到外面去呢!”夫人站在糖纸上振臂高呼
<[水明子]烤鸡> “我…要…不行了!”烤鸡摇摇晃晃地降落在糖纸上,“出发前Order可没说会发生这种事情!”
<[雾君]苏西> 「⋯好吧,我必须承认,这样还挺好玩的」
<[口苗]老狼> “外面的食物可比这里美味多了!”
<[口苗]老狼> “也许你们也可以和我一样成为猎人,靠自己打猎,而不是吃那些工厂里生产的,毫无滋味可言的东西!”
<[雾君]苏西> 「我们能直接这样回去吗?」苏西皱着眉头对烤鸡问道
<[GM]Ga酱> 人潮跟随着你们向城外移动,警卫们慌慌张张地试图维持秩序,但是很快被人群拱翻了。
<[水明子]烤鸡> “我飞不了那么久,而且他们在跟着我们,我们该把他们带去哪儿?”
<[雾君]苏西> 「他们想去的地方啊」
<[Ra]韦斯特夫人> “只要离开这座城,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他们很快会清醒起来。”
<[GM]Ga酱> 大家藏起来的那些革命横幅被拿了出来,不同的口号在城内四处回荡着,在你们低声交谈的时候,十二个革命领袖被树立起来然后又被打倒了。
<[雾君]苏西> 苏西耸了耸肩膀「我是搭船出门的,现在不是挺好的」
<[水明子]烤鸡> 糖纸边缘燃起魔法火焰,一眨眼又升高了一些,在阳光下散发出夺目的七彩光芒,
<[GM]Ga酱> 飞毯向着夕阳飞去,人群在下面沸腾着。很快,怀特海文的烟霾被抛在身后,和煦的夏风吹拂着你们的脸庞。
<[水明子]烤鸡> 烤鸡也熄灭变回了原来的半只,啪地原地趴倒
<[水明子]烤鸡> “我动不了了,谁能把我捡起来——”
<[GM]Ga酱> 而崭新的明天,与未知的任务还在等待着你们!
<[GM]Ga酱>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Ra]韦斯特夫人> 不要乱吃东西!
<[口苗]老狼> 不要乱吃东西!
<[雾君]苏西> By 密斯特.水獭
<[水明子]烤鸡> 不要吃我!
<[GM]Ga酱> “不要乱吃从地里挖出来的东西!”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