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科什肯拜传奇·天使遗产 2017.5.1  (阅读 1129 次)

副标题:

离线 elf

  • Goddess of Axe Slime and Water
  • Chivary
  • *****
  • 帖子数: 1587
  • 苹果币: 0
科什肯拜传奇·天使遗产 2017.5.1
« 于: 2017-05-12, 周五 00:04:21 »
<忌話圖|DM> ------------------------------------------------------
<忌話圖|DM> 狮身的美人微微低头,露出微笑……以及看上去很锋利的犬齿
<忌話圖|DM> “让我们完成传说应有的步骤吧,从猜猜看我是谁开始……”

<斯蔲蒂> “我……我不能吃!”
<斯蔲蒂> “按按按按照传说的话,应该可以……要点提示的?”

<忌話圖|DM> “其实两足生物不在我的食谱之中,不过食人是传说的一部分……单靠诠释没法完全绕过去,我也很困扰啊……”
<忌話圖|DM> “好吧,提示……世间万物可以分为创造与受造,创造而非受造者,是无尽之光……万物由祂而出现。”

* 斯蔲蒂 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奇怪生物的食谱保证完全没提供多少安心感
<忌話圖|DM> “一切受造物中,最先受造的是自光中流出的性灵,它们的本质是炽爱,是智慧,是王权,它们的名字是?”
* 斯蔲蒂 目光在室内狂乱的搜寻,最终停在了壁画上
<斯蔲蒂> “呃,你是……天使?”

<忌話圖|DM> “我想你没见过这样的天使吧……”史芬斯举起爪子舔舔,“那么再来点提示好了”
<忌話圖|DM> “陶匠之子模仿他的父亲,使用陶工转盘造出了歪歪扭扭的陶器,光之子效法它们的创造者会去制造什么呢……”

* 斯蔲蒂 小声嘀咕:“可歪歪扭扭的陶器还是陶器啊……”
<忌話圖|DM> “啊,也有这种想法啊……听到你这么说我有点开心”
<忌話圖|DM> “那就姑且把受肉而生的我叫做天使吧……我的名字依循天使命名的体例,按照狮子的形象称呼,你可以叫我爱丽儿”

<斯蔲蒂> “很……很好听的名字。”
<忌話圖|DM> “谢谢”那么继续下一个问题,“我现在有一个请托需要你和你的同伴的帮助,但因为一些原因我无法将其形诸于口……试着猜猜看?”
<斯蔲蒂> “神之狮吗……很适合你。还要猜啊……”
<斯蔲蒂> “猜原因还是猜请托?”

<忌話圖|DM> “猜猜请托的内容吧……”
<斯蔲蒂> “嗯……将你们从现在的使命中解放?”
<忌話圖|DM> “啊……”史芬斯举起爪子又放下,显得十分沮丧,“我居然没法告诉你你的回答是对是错……”
<斯蔲蒂> “我还没被吃掉应该就是答案了……”
<忌話圖|DM> “就是如此……接下来你要从我身下的活板门进去,在通道的尽头有天使留下的火焰之剑守护着两件东西,其中一件马上就能帮上你的同伴,另一件则会在未来派上用场。你只能从中选择一样,就像生命树的果实和智慧树的果实不可兼得那样”
<斯蔲蒂> “明白了。”
<斯蔲蒂> “但我们要怎么样才能完成那个不能说出来的请托呢?”

<忌話圖|DM> “本来还有很多谜题指引你通向答案,但你的同伴好像已经接近答案本身了……赶快拿到东西,奔赴他们,我们双方的愿望都会实现”
<斯蔲蒂> “哦,我就是喜欢他们这点,能砸的时候别费事用脑子~”
<斯蔲蒂> “好的我这就去啦。”
* 斯蔲蒂 念了几个防护咒文,纵身跳进了活板门

<忌話圖|DM> 向下的竖井本身恒定着法术,斯蔻蒂向下坠落的瞬间就变得身体轻盈,飘飘荡荡地落到竖井底部
<忌話圖|DM> 脚下的石板路干燥又坚实,平平延伸向远处的黑暗里

* 斯蔲蒂 小心的沿着通道前进
<忌話圖|DM> 通道两壁的壁画已经斑驳剥落,看不清原本是什么,但依稀可见符文的痕迹,在天使尚在的年代,这里应该受到圣居的保护
<忌話圖|DM> 通道不知不觉走到尽头,前方被莹莹的红光照亮

* 斯蔲蒂 继续接近
<忌話圖|DM> 通道的尽头是一座大厅,中央的祭台隆起,有坡度平缓的台阶通往上方,围绕祭坛站着几十具泥偶似的塑像,虽然彩绘剥落,但还能看出是天使的形象
<忌話圖|DM> 偶像手中提着熊熊燃烧的火焰之剑,成为这里唯一的光源

* 斯蔲蒂 肚里暗叫一声“居然这么多……”
* 斯蔲蒂 看着祭台上的东西,很少见的认真思索起来……

<忌話圖|DM> 斯蔻蒂仗着隐形靠近,泥偶们一时没有反应
<忌話圖|DM> 祭坛上陈列着两件看上去很有年头的东西,一件是用泥土制造的护身符,上面刻着魔像的符咒???
<忌話圖|DM> 另一件是琥珀金打造的圣徽,圣徽的图案十分陌生

* 斯蔲蒂 先远远退回通道里
* 斯蔲蒂 退到估摸可以避开雕像们探测的距离,先施放了真视术,然后召唤了一只隐形潜伏怪

<忌話圖|DM> 一团散发着恶意能量的气体出现在斯蔻蒂身边,气团朝斯蔻蒂压了过来,又被魔法的力量束缚住,不太甘愿地蜷缩在斯蔻蒂脚边
<斯蔲蒂> “嗯,我的命令是,要你进到通道尽头的大厅里将祭台上的圣徽和护身符带出来交给我。”
<斯蔲蒂> “那里面的守卫应该无法发现你,另外我也会提供法术的支援。”

<忌話圖|DM> 气团不情愿地胀大,缩小,然后嗖地飞向祭坛,天使泥偶仍旧没有反应
* 斯蔲蒂 姑且帮气团挂了个加速术
<忌話圖|DM> 斯蔻蒂感知到隐形潜伏怪来到了祭坛正上方,刷地卷起一枚护符,突然间,四头泥偶的眼睛霍然亮了起来,警惕地看向祭台
<忌話圖|DM> 然而它们什么都没能看到,如果构装体也有困惑这种感情的话,他们一定困惑得厉害

* 斯蔲蒂 屏住呼吸,心都快从嗓子眼跑出来了……
<忌話圖|DM> 潜伏怪接着卷起了那枚圣徽,顿时,泥偶们像被捅了窝的黄蜂一样,轰地飞了起来,在大厅里疯狂盘旋,胡乱挥舞着火焰刀
<斯蔲蒂> 【就是现在,快撤退!】
<忌話圖|DM> 潜伏怪小心地贴近地面,像一阵风一样溜出了混乱的中心
* 斯蔲蒂 在潜伏怪出来后立即用石墙封上了通道
<忌話圖|DM> 虽然看不到敌人,但泥偶们好像能感知到宝物的大致位置,就在潜伏怪来到斯蔻蒂身边的时候,泥偶们也一齐停下了动作,朝通道猛冲过来
<忌話圖|DM> 斯蔻蒂紧急唤出的石墙轰然震动,好像有成千上万只猫在对面磨爪子一样

<斯蔲蒂> “这辈子从来没玩过这么大……快溜啦——!”
* 斯蔲蒂 指示潜伏怪跟上自己一路跑,飞快的钻出竖井

<忌話圖|DM> “喔……”
<忌話圖|DM> 史芬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斯蔲蒂> “呼……两个都到手了……”
<忌話圖|DM> “你用了什么样的诈术呢……好吧,到这里就没关系了,墓穴守卫不会追上来的”
<忌話圖|DM> “既然已经拿到东西,那么就去支援你的同伴吧,来,骑到我的身上”

* 斯蔲蒂 收好那两件东西,遣散了潜伏怪
<斯蔲蒂> “啊?骑……好的,谢谢。”
* 斯蔲蒂 爬上爱丽儿毛茸茸的脊背,搂住她的腰

<忌話圖|DM> 史芬斯用力振翅,浑身肌肉优雅地律动,巨大的身躯轻盈地浮起,就像背上没有增加重量一样轻松
<忌話圖|DM> 史芬斯无声地向上升去,上方通道纵横密布,好像一座巨大的迷宫,斯蔻蒂很快就看得眼花缭乱,但爱丽儿显然知道正确的路线
<忌話圖|DM> 你们向上,转折,盘旋,又复向下俯冲,黑暗中只有嗖嗖的风声
<忌話圖|DM> 突然,下方豁然开阔——
<忌話圖|DM> ------------------------------------------
<忌話圖|DM> 你们结束了与狡猾的狮面史芬斯的战斗,在怪物垂死挣扎中,爱茵吃下了一记威力强大的炎击术
<忌話圖|DM> 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 贝奥沃夫加 一手提着巨大的狮子头走过来
* 爱茵 圈圈眼,头冒金星
* 菲尼克斯 呼唤出的天使将爱茵从濒死中拯救出来
<爱茵> "唔……”
<贝奥沃夫加> “命真大哪。”
* 贝奥沃夫加 看看地上烤糊的一片焦黑

* 爱茵 意识逐渐重新变得明晰
<菲尼克斯> “还好赶上了……”
<爱茵> “真是感觉要死掉了一样”
* 菲尼克斯 状况和爱茵比起来好不了多少,胸腹被大狮子挠出了三道巨大的伤口
<阿坎尼克> “你挺过来了,太好了”
<忌話圖|DM> 这片迷宫一样的洞窟还有很多不曾探明的地方,不过回想一下,洞窟深处的痕迹一路向外,撞出了你们进来的那个洞口,目的地应该是原本通道继续向下的地方
<爱茵> “不过现在也不是休息的时间”
* 贝奥沃夫加 从狮子首级上扒下宝石
<贝奥沃夫加> “此地不宜久留,恢复一下就走吧。”

<阿坎尼克> “我们去撞出来的地方吧”
<菲尼克斯> “没错……我可不想这时候再窜出什么来”
* 菲尼克斯 简单的包扎一下,然后让天使跟随着自己一起往回走。

* 爱茵 评估了一下大家的状况
<爱茵> “我想我们需要一个短暂的休息”

<阿坎尼克> “多久?”
<爱茵> “大概一个小时的样子吧”
<爱茵> “我想要召唤一些补给品”

<菲尼克斯> “在这里么……?”
<贝奥沃夫加> “唔……也好吧!我也饿了!”
<爱茵> “这已经是最短时间的整顿啦”
* 菲尼克斯 的确感觉简单包扎没有什么帮助
* 爱茵 故意拍了一下菲尼克斯包扎的伤口
* 爱茵 铺开一张毯子,然后跪在一旁开始祈祷

* 贝奥沃夫加 踢开狮脸天使的尸体清了一块地方,然后一屁股坐下
<菲尼克斯> “嗷——”
* 菲尼克斯 痛的面部扭曲了

<爱茵> “我以圣职者的名义,祈求伟大的犸努斯大神,赐予伤痕累累的勇士们片刻的小憩”
* 阿坎尼克 抓紧时间调整自己的身体,将缠手重新裹紧
* 爱茵 召唤英雄宴
<忌話圖|DM> 随着爱茵的祈祷,周围的环境悄然改变,华丽的大帐出现在周围,彩绘的穹顶,四周垂下厚重的流苏,地上铺着又厚又软的兽皮
<阿坎尼克> “真是怀念——多久没见过这样的场景了”
<忌話圖|DM> 你们中央出现了熊熊燃烧的篝火,一头整羊在火上自动翻转着,皮肉烤得金黄,肉香气不住地散发,不时滴下油滴落入火中,发出刺啦的声响
<忌話圖|DM> 隐形的仆役推来大桶的啤酒,为你们斟满角杯
<忌話圖|DM> 浓郁的麦香气勾起了战士们的酒虫

<爱茵> “虽然它们本质上是祝福能量,但是也请尽情享用吧”
<贝奥沃夫加> “能填饱肚子吃得爽就行。”
* 菲尼克斯 斟了一杯酒,拿了一些肉
* 贝奥沃夫加 撕下羊腿,拿起酒杯大吃
* 阿坎尼克 一边摇羊肉一边切割下来几片
<忌話圖|DM> 欢快的时光溜走得特别快,羊肉吃完立刻就会长出来,角杯里的啤酒也不会变空,但在你们吃饱喝足的刹那,这些都消失无踪了,只剩下令人跃跃欲试的兴奋感
<忌話圖|DM> 在休息的间隙,爱茵也抓紧时间为你们打理好伤口

<爱茵> "呼——”
* 爱茵 嚼下最后一点甜饼干
* 爱茵 环视了一下自己的工作成果
<爱茵> “好像这样就好多了呢”

<阿坎尼克> “真不好说,食物突然消失和根本就不出现,哪个更加让人丧气”
* 贝奥沃夫加 神清气爽
* 爱茵 比较满意
<忌話圖|DM> 于是一切就绪——
* 菲尼克斯 用一些熏香和草药建立起召唤阵,召唤幻灵的同时将它的伤势也一同去除
* 贝奥沃夫加 收拾停当,扛起巨斧
<贝奥沃夫加> “那就出发找下一个猎物!”

<爱茵> “嗯!”
<忌話圖|DM> 你们顺着原路返回了向下的甬道,石球滚过的痕迹清晰可见
<阿坎尼克> “并不用找,猎物在前方等待着我们了”
<忌話圖|DM> 沿着甬道向下,石球没有在通道尽头停住,而是径直撞开了一面墙壁
* 贝奥沃夫加 用斧柄敲开墙壁的碎石,清出通道
<忌話圖|DM> 在墙壁后方,你们找到了建筑质量如此低下的原因——好像有一具攻城槌被人活化,然后在这里横冲直撞过一样
<忌話圖|DM> 到处都是碾压的痕迹,一路向远处延伸

* 贝奥沃夫加 跨进通道
<贝奥沃夫加> “就是这边了吧,这次是什么脑袋呢。”
* 贝奥沃夫加 顺着碾压的痕迹走去

<菲尼克斯> “不过都没有看到那个石球……”
<菲尼克斯> “究竟是滚到哪里去了。”

<阿坎尼克> “不远了,离那个大球”
<忌話圖|DM> 通道延伸过去,直达一处到处都是立柱、石笋和钟乳石的地方,远处还有阵阵闷响,在空旷的空间里发酵成连串的回声
<爱茵> ”哈喽~~有人吗~人吗~吗~”
* 爱茵 忍不住

<菲尼克斯> “啊……不要这么大声……”
<忌話圖|DM> 回应爱茵的是一声混合了山羊、鹰和哥布林的复杂叫声
<爱茵> “噫!?”
<贝奥沃夫加> “真难听!那就正面对决了——”
<忌話圖|DM> 好像有什么东西撞了过来,你们头顶的钟乳石砰地从中断裂,化作碎石雨砸了下来
<菲尼克斯> “果然招惹到了”
* 爱茵 赶快躲到斯蔻……啊,斯蔻蒂不在——
* 贝奥沃夫加 握紧巨斧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阿坎尼克> “嗯?大球的叫声?!”
* 菲尼克斯 幻灵吼了一声阻挡碎石
<忌話圖|DM> 远处一头史芬斯粗暴地冲了过来,你们看到它长着山羊的脑袋,两只漂亮的羊角昂然挺立
<爱茵> “又来?!”
<贝奥沃夫加> “哈!这次是山羊!这可好吃多了!”
<忌話圖|DM> 它朝你们示威地叫了一声,灵巧地一折,又折返进钟乳丛林之中
<爱茵> “那个,我们能不打吗?”
* 爱茵 反正被发现了,喊

<菲尼克斯> “看来是进入了他的地盘了……”
<忌話圖|DM> 不知为什么,爱茵觉得羊头会有语言能力……然而并没有
* 菲尼克斯 有些紧张的靠紧幻灵,不知道史芬斯会从哪里冒出来
* 贝奥沃夫加 提着巨斧,眼珠左右转盯紧随时会跳出来的敌人
* 菲尼克斯 先念诵飞行的咒文,为不会飞行的阿坎尼克加上
* 菲尼克斯 向后飞了一段距离,与其他人散开一些并且躲开头顶的钟乳石
* 菲尼克斯 幻灵直线上升,与史芬斯保持在同一水平线

* 贝奥沃夫加 骑上召唤出来的巨狼向上飞起
<阿坎尼克> “真是个大家伙”
* 爱茵 总之躲到了柱子后面,保证自己不会受到山羊头的冲击
* 阿坎尼克 在法术的加持下腾空而起,朝着怪兽弹射而去
* 阿坎尼克 好像一颗巨大的石弹击中了怪兽的腹部

<菲尼克斯> “啊……这么远看都觉得好痛。”
* 菲尼克斯 看见这一击发出了肉眼可见的震波

* 爱茵 看了阿坎尼克,觉得他比较可怕
* 阿坎尼克 双手护着头,让自己不至于在撞击中脑震荡
<忌話圖|DM> 羊面史芬斯被打中腹部,整个身体像对虾一样弯折起来,从口中喷出鲜血和内脏的残渣——更严重的是渗透到体内的震荡作用,史芬斯的身体抽搐着砸在地上
* 阿坎尼克 然后和怪兽朝两边弹飞开来
<阿坎尼克> “怎么样,这招的名字叫做肉弹……大灵战车”

<贝奥沃夫加> “就只有这样也太简单了……”
* 贝奥沃夫加 觉得这玩意远说不上是这层的头目

<爱茵> “嗯,考虑到刚才那只的话”
<爱茵> “这确实……”

* 贝奥沃夫加 踢了一下坐骑回到地上
<贝奥沃夫加> “还有啥玩意在等着吧。”

<菲尼克斯> “这个最好不要是集群活动的……”
* 贝奥沃夫加 继续往前走去
<忌話圖|DM> 你们从羊头史芬斯身上收到了第三枚宝石,然后继续向前,周围的环境都是被羊头史芬斯的力场攻城槌(没能成功用出来)蹂躏过的痕迹
<忌話圖|DM> 以至于原本的通道和墙壁已经分不清了
<忌話圖|DM> 唯一能确定的是你们正在缓缓向下,大概走了二、三里的路程
<忌話圖|DM> 前方的道路突然中断,在你们面前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断崖

* 贝奥沃夫加 手搭凉棚眺望一下
<忌話圖|DM> 断崖大概有三十多米高,下方是一片平旷的谷地,谷地尽头是一座宏伟的雕像
<阿坎尼克> “那个雕像大概是我们要找的东西”
<阿坎尼克> “这种断崖到不是问题”

<爱茵> “唔哦,好宽阔的地方”
<贝奥沃夫加> “那就下去吧!”
<爱茵> “不过见识过巨灵们的城镇,这样的迷宫里有峡谷也不是那么惊人了呢”
* 贝奥沃夫加 拉起缰绳一纵,往断崖下跳去
* 菲尼克斯 弹了一下响指,让幻灵长出了能够让人乘坐的鞍架
<阿坎尼克> “还是飞过去吧”
* 阿坎尼克 冷静

<忌話圖|DM> 贝奥催动飞行坐骑,进入了谷地领空——
<菲尼克斯> “爱茵坐上来?”
<忌話圖|DM> 就在这时,远处的雕像簌簌抖动起来,轻轻抖落身上的积尘,而后伸手从地上抓起一块巨石,拉开架势,朝你们投掷过来
<阿坎尼克> “呜哇!?”
<爱茵> “炮弹来了!”
<菲尼克斯> “等等——”
* 贝奥沃夫加 看着巨石飞来挡不住,硬是用肩撞上去,虽则皮开肉绽但也把石头给撞碎了
<忌話圖|DM> 泥土抟成的弹丸跨过100尺的距离,径直命中了贝奥,撞碎成漫天的碎石雨
<贝奥沃夫加> “好!这才够意思!”
* 爱茵 赶忙给贝奥疗伤
<忌話圖|DM> 来吧,还是免先攻
* 阿坎尼克 看看贝奥还没摔地上,大概是没事
* 贝奥沃夫加 提起缰绳从空中俯冲向巨像
<贝奥沃夫加> “那就来吧!”

<菲尼克斯> “……那阿坎尼克你坐上去吧,幻灵会把你一起带下去。”
* 贝奥沃夫加 怒吼一声举起巨斧迎向比巨石还大的拳头
* 菲尼克斯 考虑到大石头,就不打算跟着飞下去了
<阿坎尼克> “只要在地面,这种怪物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忌話圖|DM> 贝奥像一枚流星一样向硕如山岳的巨像俯冲,在进入巨像周围20尺的瞬间,贝奥胯下的坐骑噗地一声消失无踪了
<爱茵> “诶?!”
<爱茵> “不是一般的魔像?!”

* 贝奥沃夫加 看势不妙在坐骑消失的同时猛蹬,借力跳起
<贝奥沃夫加> “喝呀!!”

<忌話圖|DM> 贝奥团起身体,然后猛地一屈一伸,硬生生在空中改变了坠落的轨迹,挥舞着大斧朝巨像身上直落下来
<菲尼克斯> “好像会让魔法失效……”
* 贝奥沃夫加 被巨拳擦过,就已经被刮下一片血肉
<忌話圖|DM> 巨像挥舞的拳头擦过了贝奥,离打中贝奥脑袋之差那么一点点……不过贝奥还是安全完成了落下攻击——it's show time!
* 贝奥沃夫加 把鲜血往脸上一抹,狂吼着落到巨像神上,举起巨斧劈下来!
<贝奥沃夫加> “妈的好硬——!”
* 贝奥沃夫加 伸手扒住巨像的缝隙稳住身体

<忌話圖|DM> 贝奥无往不利的战斧在巨像身上砍出了许多火花,效果却不太明显
* 菲尼克斯 让幻灵载着阿坎尼克下降到地面
* 菲尼克斯 对能够反魔法的敌人没什么其他好做的

<贝奥沃夫加> “吼啊!!!”
<忌話圖|DM> 巨像对于背上多出了一只虫子显得十分不快,它举起两只前爪,朝自己头顶扑打
<忌話圖|DM> 贝奥趁机在巨像头顶展开了死亡之舞

* 贝奥沃夫加 疯狂地舞起巨斧,甚至在巨像的装甲缝隙劈下狠狠的伤口
<忌話圖|DM> 以伤换伤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巨像被切下了大块的岩石,贝奥也被打的浑身浴血
<贝奥沃夫加> “哈——哈——呼哈!来!战个痛快!!”
* 阿坎尼克 再次使用肉弹冲锋
* 阿坎尼克 趁巨像与贝奥缠斗,撞入巨像的脚下

* 菲尼克斯 知道幻灵会被巨像屏蔽,命令幻灵与巨像保持一定的距离
<忌話圖|DM> 在贝奥在上方取得战果的同时,阿坎尼克在下方发动了攻击,把巨像的支撑腿打的摇摇欲坠
<忌話圖|DM> 巨像条件反射式地抬起脚,向下猛踩

* 爱茵 摇旗呐喊
<爱茵> “左边!不对,我是说我的左边!它的脚踩过来了!”

<忌話圖|DM> 阿坎尼克躲闪不及,被一脚踩中,巨像意犹未尽地碾了两下
<忌話圖|DM> 就在这时——空中传来一阵扑翼声
<忌話圖|DM> 一头史芬斯总穹顶钻出,向下疾翔!

<贝奥沃夫加> “妈的还来一个吗!?”
<阿坎尼克> “可恶,放开我”
<斯蔲蒂> “哇——好高——!我要吐了……”
* 阿坎尼克 在巨兽的脚下挣扎抵抗
<爱茵> “这时候又来史芬斯?!”
* 爱茵 看了正在和巨像缠斗的前锋们

<斯蔲蒂> “头好晕……诶,下面那不是我的伙伴们吗!”
<忌話圖|DM> “没错,看起来他们需要你的帮助”
<斯蔲蒂> “阿坎尼克撑着点,援军来啦——!”
<贝奥沃夫加> “别光说不练了!快来帮忙干倒这家伙!”
* 斯蔲蒂 趁着爱丽儿俯冲掠过巨像头顶时将护符对着巨像狠狠掷了出去
<爱茵> ”诶?是斯蔻蒂!欢迎回来!”
* 贝奥沃夫加 在巨像身上惊险地招架着巨手
* 菲尼克斯 远望看到诗寇蒂前来支援,立刻就猛飞向前
<菲尼克斯> “来的真是太及时了!”

<斯蔲蒂> “这个应该能解决法术不能作用的问题!”
<忌話圖|DM> 粘土护符飞向巨像,在巨像头上砸了个粉碎——空气一阵微颤,发出了冬日湖面冰层碎裂的响声——
* 菲尼克斯 感觉到那股阻止一切魔法的力量消失了,立即为所有盟友们附加上了风的迅捷
<忌話圖|DM> 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揭开一样,环绕在巨像周围的保护性法术消失了
* 贝奥沃夫加 同时听到巨斧上传来一阵龙吟似的低鸣
<阿坎尼克> “大灵之力回来了!”
<贝奥沃夫加> “哦哦噢!好好好!”
<斯蔲蒂> “一口气干掉它吧!”
<爱茵> “哦!”
* 贝奥沃夫加 振奋之下双手举起巨斧咆哮一声彷如龙吼,在重返的魔力加持下挥出致命的旋风
* 贝奥沃夫加 挥开想要挡格的巨臂,高呼着大灵之名将利刃劈入巨像的脑袋

<忌話圖|DM> 一斧,两斧,三斧,四斧!锋刃终于击破巨像头部的防护,碾碎了藏在狮身人面像头颅内部的符文
<贝奥沃夫加> “献给伦诺克!!”
* 阿坎尼克 用力顶开了巨兽的脚
* 贝奥沃夫加 全然不顾身上鲜血横飞
<忌話圖|DM> 青白色的电弧不住跳跃,巨像像失去动力一样,软软卧倒在地,然后哗啦啦碎成了一地大理石块
* 阿坎尼克 感觉自己把它顶翻了!
<菲尼克斯> “哦哦哦……搞定了。”
* 贝奥沃夫加 扒住巨大的躯体顺势下滑,一跃跳回地上
* 菲尼克斯 落到地上,派没参与战斗的幻灵把爱茵接下来
<忌話圖|DM> 史芬斯载着斯蔻蒂落下,就在靠近巨像残骸的时候,斯蔻蒂觉得自己插在腰间的权杖残骸突然震动起来
<斯蔲蒂> “咦,权杖有反应?”
* 斯蔲蒂 拔出权杖靠近巨像

<阿坎尼克> “你终于回来了,斯蔻蒂”
* 贝奥沃夫加 踩在巨像破烂的脑袋上,不忘吐了一口口水
<忌話圖|DM> 只听嗡地一声,一小团光球冲破瓦砾,漂浮在斯蔻蒂身前
<忌話圖|DM> 包裹在光球中的是一截手杖,看起来是某支权杖中间握柄的部分

<贝奥沃夫加> “唷!回来得真是及时!”
* 斯蔲蒂 拿起握柄和权杖拼在一起
<斯蔲蒂> “有没有在想我~?啊,我碰到超级棒的冒险,还有这位是爱丽儿。”

<忌話圖|DM> 金色的光辉在权杖上流淌,像有生命一样,将三枚断片融合在一处,白炽的光晕包围了斯蔻蒂,在斯蔻蒂额头上留下了六枚翅膀印记的圣痕
* 斯蔲蒂 摸摸额头,“唔……这个是什么……”
<忌話圖|DM> 史芬斯爱丽儿弯曲前腿,对斯蔻蒂做出跪拜的姿势
<贝奥沃夫加> “还好你介绍一下不然我就砍下去了。”
<菲尼克斯> “嗯……现在是什么情况?”
<忌話圖|DM> “这是天使权柄的凭证,现在请完成约定好的请托吧”
<爱茵> “唔,我死过一回了”
* 菲尼克斯 有些奇怪的看着史芬斯膜拜诗寇蒂
* 爱茵 想了想
<斯蔲蒂> “嗯,简单的说……”
<斯蔲蒂> “我答应了她们要帮她们从使命的束缚中解放,重获自由。”

<阿坎尼克> 啥
<阿坎尼克> “啥,你答应了她们……是指这些怪兽?”
<阿坎尼克> “你能听得懂她们的话?”

* 斯蔲蒂 用权杖轻触爱丽儿的肩膀,高声道:“以这获赠权柄的名义,我免除你们的使命。”
<忌話圖|DM> “谨承敕命——呼哈,终于自由啦!”
<菲尼克斯> “呃?不会攻击我们吧?”
<贝奥沃夫加> “好像拼死拼活的是我们,它们也没干啥啊。”
<忌話圖|DM> 爱丽儿开心地扑打着翅膀,语气变得与之前不太一样
* 菲尼克斯 对于誓约,束缚这种东西有些后怕
<斯蔲蒂> “笨蛋贝奥,她们自由以后才可以跟我们回去帮忙啊。”
<忌話圖|DM> “啊哈哈哈哈哈,自由,自由!老娘终于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啦——”
<斯蔲蒂> “她们就是天使的造物。”
<斯蔲蒂> “啊……好像还需要一点时间来说服的样子。”

<爱茵> “嗯……感觉得出来”
<贝奥沃夫加> “我看它们就想着到处跑,真会听你话吗?”
<忌話圖|DM> “对了,你们要到上面去来着……嗯咳”
<忌話圖|DM> 史芬斯咳嗽两声,从嘴里吐出一枚鲜红色的宝石

<菲尼克斯> “是我的错觉还是她的形象似乎和刚出现有些不同?”
* 菲尼克斯 悄声问诗寇蒂

* 斯蔲蒂 小声:“大概年久失修哪里坏掉了。”
<爱茵> “我就说,应该是有和平解决的办法的”
<忌話圖|DM> “那这是最后一块宝石了,加上从我的同类身上取得得那些,你们已经可以开启传送门了”
* 爱茵 看了这只史芬斯的宝石
<菲尼克斯> “啊……也就是说其他那些史芬斯也是可以不交战的?”
* 菲尼克斯 摸了摸胸口衣服的大洞

<忌話圖|DM> “像老娘这么聪明又明理的只有一个啦……哈哈哈哈”
<贝奥沃夫加> “识时务这点倒没错。”
* 斯蔲蒂 小声:“好像还是刚才可爱点……”
<贝奥沃夫加> “反正不给也只是多费点劲。”
<爱茵> “好吧,至少能遇到你这样的也挺幸运的”
* 爱茵 决定不多想

<斯蔲蒂> “啊啊你说的轻松,人家差一点点就被吃掉了……”
<斯蔲蒂> “总之,去下一层吧。”

<忌話圖|DM> “总之就是这样,我要找一个太阳温暖的位面舔着毛睡上一个世纪了,再见吧,或者不再见了,来自下层的冒险者们”
<斯蔲蒂> “午安,爱丽儿!唉,我也想午睡啊……”
<爱茵> “走吧~”
<忌話圖|DM> 史芬斯扑打着翅膀飞走了,懒洋洋的……
<贝奥沃夫加> “最后一层了吧,一鼓作气吧!”
<阿坎尼克> “吐出来的宝石……没问题吗?”
<忌話圖|DM> 你们重新爬上断崖,回到开始的房间
* 斯蔲蒂 捡起宝石顺手在阿坎尼克的斗篷上擦擦
<菲尼克斯> “也就是说,把宝石放进去,彩虹墙就会关掉了吧?”
<阿坎尼克> “斗篷都脏了!”
* 菲尼克斯 按照大小和形状依序把宝石放进洞里
<忌話圖|DM> 当四枚宝石都嵌回原位之后,虹墙后的装置缓缓浮现出一道漩涡,像长鲸吸水一样将虹墙整个吸入其中
<贝奥沃夫加> “噢噢,开了!”
<斯蔲蒂> “那道墙啊,好像直接轰掉也不是办不到……诶,好,打开了!”
<忌話圖|DM> 获取了虹墙的能量之后,传送门逐渐稳定下来,七色的闪光依次浮现最后化为一片纯白
<贝奥沃夫加> “这次安全了吗?”
<斯蔲蒂> “不知道门那一边是什么,总之,走吧!”
<菲尼克斯> “我觉得是安全了,那种毁灭气息不见了……”
<阿坎尼克> “通往下一层的门吗”
* 斯蔲蒂 进门
* 菲尼克斯 跟着诗寇蒂踩了进去
* 爱茵 跟着进去
<阿坎尼克> “希望下一层也能这么友好”
* 贝奥沃夫加 于是进门去
* 阿坎尼克 似乎无视了一些刚刚发生的不怎么友好的打斗
* 阿坎尼克 踏进门里

<忌話圖|DM> 与之前传送不同,你们发现自己站在一艘天鹅船上,斯蔻蒂站在船头,手中权杖熠熠生辉,射出一道白光指向远方,天鹅船循着白光的指引缓缓行驶
<忌話圖|DM> 周遭一片空无浑沌
<忌話圖|DM> 不知将会在哪里靠岸
<忌話圖|DM> --------------------------------------------------------------
« 上次编辑: 2017-05-14, 周日 23:28:32 由 el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