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十四  (阅读 1076 次)

副标题: 朱色之女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十四
« 于: 2017-01-20, 周五 20:35:49 »
[21:18] <监督Lee> ———————————————————————————前情提要————————————————————————————
[21:18] <监督Lee> 结束了最初的连战,并将最后的队员资格者召集到圣潘克拉斯之后
[21:19] <监督Lee> 就任伦敦华击团队长的御中 龙一,被交付了属于日常的那一份职责
[21:20] <监督Lee> 稍微有些平凡的光景,自街头簇拥而来的人们
[21:21] <监督Lee> 赠予伦敦市民以神秘的博物馆,科侬伯格亲卫队的青年律师
[21:22] <监督Lee> 午饭,茶会,宝石,对谈……亮丽的红发
[21:23] <监督Lee> “如果是那样的话,队长,如果再遇到那个敌人,我们就要尝试去找到和摧毁它所依赖的原始样品。”
[21:24] <监督Lee> 礼物,以及侦探
[21:24] <监督Lee> “……那个女人所隐瞒的、自以为不重要的事情,会使我们错过某些重要的东西。”
[21:24] <监督Lee> ——雨一直下着
[21:25] <监督Lee> ——————————————————————————Action——————————————————————————
[21:26] <监督Lee> “伦敦的天气……”
[21:26] <监督Lee> 这是你执掌圣潘克拉斯中央区的第三天
[21:27] <监督Lee> 五分钟前刚下完一场雨,而天色仍阴沉得好像距离下一场雨不到五分钟似的
[21:29] <监督Lee> 抱着蒸汽相机、作记者打扮的韦原凉介,蹲坐在入口旁
[21:29] <监督Lee> 不时地举起手里的机械或是调整一下鸭舌帽的角度
[21:30] <御中龙一> “每个城市都拥有自己的特色呢。”
[21:30] <监督Lee> 偶尔自言自语似地说上两句
[21:30] <监督Lee> “听说你最近和巴登公爵的女儿搭上线了。”
[21:31] <监督Lee> “嗯,这么说也不对,嗯?”
[21:31] <御中龙一> “人际交往也是任务的一环。”
[21:32] <监督Lee> “那你可要做足功课啊,优等生。”
[21:33] <监督Lee> “在伦敦,社交界的水可是很深的。”
[21:33] <御中龙一> “凯瑟琳小姐的事吗……”
[21:33] <监督Lee> 他站起身来,踢了踢靴子
[21:34] <御中龙一> “就灵力和素养来说都是十分的优秀,对我来说知道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21:34] <御中龙一> “剩下的与其说是我的——不如说是她自己需要跨越的问题。”
[21:34] <监督Lee> “……还是一如既往地直接啊,你。”
[21:35] <监督Lee> “那么就算是我在自言自语吧:我们在这边留学的同乡,以前做过那个大小姐的同学哦。”
[21:35] <监督Lee> “我想多少会知道一些她的事情吧。”
[21:35] <御中龙一> “同乡吗……”
[21:36] <监督Lee> “话是这样说,但不知火家次女的桀骜是出了名的。”
[21:36] <监督Lee> “也不清楚她会知道多少就是了……说不定关系很糟糕呢。”
[21:36] <监督Lee> 声音很小
[21:37] <监督Lee> 曾经的同学也没拿正眼看你这边
[21:37] <御中龙一> “关心花组的人际关系——这也是韦原君的任务吗?”
[21:37] <监督Lee> “这是在给帝都的防卫计划取材啊,优等生。”
[21:38] <御中龙一> “这是长官的视野呢。”
[21:38] * 御中龙一 微笑着说道。
[21:38] <监督Lee> “可能的话我可一点都不想管,但那边的进展一直都很不顺利啊……”
[21:38] <监督Lee> 耸肩
[21:39] <监督Lee> 然后巧妙地避开跑过去的孩子们
[21:39] <御中龙一> “帝都是不会有问题的。”
[21:39] <监督Lee> “因为和你见过一次的那家伙在海军吗?”
[21:39] <御中龙一> “但是,考虑到同样部队之间互相参考的意义……的确这里不漂亮地解决是不行的呢。”
[21:39] <监督Lee> “嘛。”
[21:40] <监督Lee> “总而言之,你好好努力吧,优等生。”
[21:40] <御中龙一> “我可以道谢哦。”
[21:40] <监督Lee> 韦原扶正鸭舌帽,披上斗篷,将相机藏在下面
[21:41] <监督Lee> “留着吧,积累三次再换个人情给我。”
[21:41] <监督Lee> 然后走出了门
[21:42] <御中龙一> “还可以这样兑换的吗……”
[21:42] <监督Lee> 外头又开始下起雨了‘
[21:42] * 御中龙一 对于这种奇妙的人际关系之间的规则耸耸肩,看向屋外的雨。
[21:44] <御中龙一> “如果不能活用被人以1/3次人情强卖的情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觉得自己输了呢。”
[21:44] <监督Lee> ——————————————————————————————————————————————————
[21:44] <监督Lee> “里面有……事?”
[21:46] <监督Lee> 灰色眸子的女孩抚着自己的心口,向你抬起头
[21:46] <监督Lee> 接着指向你的胸前
[21:46] <监督Lee> 午饭时间
[21:46] <御中龙一> “虽然并不是什么值得担心的事,但的确有在考虑东西呢。”
[21:47] <监督Lee> 诺茵一如既往地带着篮子来到你这边
[21:47] * 御中龙一 温柔地对璐缇希娅说道。
[21:48] <监督Lee> 这次她带来的是肉桂卷——鲁道夫罕见地没和她在一起
[21:48] <御中龙一> “诺茵会在意别人知道自己的往事吗?”
[21:49] <监督Lee> 困惑地眨眨眼,好像在消化太难理解的词汇
[21:49] <监督Lee> 片刻后女孩摇摇头
[21:49] <监督Lee> 又点点头
[21:49] <监督Lee> “诺茵,很白……大家、不同。”
[21:50] <监督Lee> “颜色、多……害羞。”
[21:50] <御中龙一> “因为是诺因呢……”
[21:50] * 御中龙一 点了点头。
[21:50] <监督Lee> 她顺手指指作为顾客的夫妇
[21:50] <御中龙一> “大家会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保存秘密。”
[21:50] <监督Lee> 她们正摆出厌烦的表情互相埋汰着
[21:50] <御中龙一> “但是诺因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必要。”
[21:51] <监督Lee> 无益地持续着关于谁对孩子的成长有责任的话题
[21:51] <监督Lee> “颜色、少……不在、意,但是,单调。”
[21:51] <监督Lee> 她指指自己,稍微有一点点不好意思
[21:52] <御中龙一> “所以,诺因也能够明白吗,其他人的颜色?”
[21:52] <监督Lee> 点头点头,咬一小口肉桂卷,然后从篮子里端出了蔬菜色拉
[21:53] <监督Lee> “这个是……伊莉莎。”
[21:53] <监督Lee> 她叉起生菜(?)
[21:54] <御中龙一> “……是,是吗。”
[21:54] <监督Lee> “这个是……玛丽。”
[21:54] <监督Lee> 黑李子(……?)
[21:54] <御中龙一> “真是很健康呐,大家……”
[21:54] <监督Lee> “这个是……雅丽(佑理)。”
[21:55] <监督Lee> 野菇
[21:55] <监督Lee> 她看了看你的眼睛
[21:55] <监督Lee> 然后叉起了番茄
[21:56] <监督Lee> “……龙一,这个是,凯瑟丽(凯瑟琳)。“
[21:57] <监督Lee> “外面、圆圆的,里面红红的。”
[21:57] <监督Lee> “很努力很努力地,不让里面到外面来。”
[21:57] <监督Lee> “因为里面的也是凯瑟丽。”
[21:58] <监督Lee> “为了、不弄脏餐巾。”
[21:58] <监督Lee> 她看着你的眼睛
[21:58] <御中龙一> “诺茵或许的确是,比我更适合担任队长的人选哟?”
[21:58] * 御中龙一 轻轻地点了点头。
[21:58] <监督Lee> 笑了
[21:59] <监督Lee> 很单纯地,因为得到夸奖而高兴的小孩子的样子
[21:59] <监督Lee> 然后叉起了……马铃薯
[21:59] <监督Lee> “这个是……龙一。”
[21:59] <监督Lee> “怎样都很、美味。”
[22:00] <监督Lee> “而且,饱饱的!大家都喜欢……”
[22:00] <御中龙一> “是吗?如果是诺茵的话,被吃掉也是心甘情愿的事呐。”
[22:01] <监督Lee> (咬)
[22:01] <监督Lee> 女孩一点也不客气地咬住了你的手指——但贴心地避开了拿叉子的那只手
[22:01] * 御中龙一 温柔地抚摸着诺茵的头发,轻轻点了点头。
[22:01] <监督Lee> “唔鲁……”
[22:02] <监督Lee> 松口
[22:02] <御中龙一> “那么,为了不让番茄小姐重要的汁液跑到外面来,土豆先生就稍微做一些不像是队长的事吧。”
[22:03] <监督Lee> “嗯姆。”
[22:03] <监督Lee> 灰色眸子的小女孩点点头,收拾起篮子
[22:03] <御中龙一> “对于诺茵来说。”
[22:04] <御中龙一> “自己是什么样的呢?”
[22:04] <监督Lee> 把指尖放在自己的嘴唇上思考了
[22:05] <监督Lee> 然后,用叉子从吃剩的色拉盘子里,挑起一小团白色的沙拉酱
[22:05] <监督Lee> “诺茵。”
[22:06] <监督Lee> “让大家、变得美味,很、高兴。”
[22:06] <御中龙一> “原来如此……”
[22:06] <监督Lee> 笑笑,然后抱起篮子
[22:07] <御中龙一> “有各种各样的思考方式……吗。”
[22:07] <监督Lee> 面对着你
[22:07] <监督Lee> 指着自己的右肩
[22:07] <监督Lee> “土豆先、生,小心番茄的这、里。”
[22:07] <监督Lee> “红红、的。”
[22:08] <监督Lee> “绝对不、尖,但是红红的,所以、番茄也没、办法。”
[22:08] <御中龙一> “……”
[22:08] <御中龙一> “疼痛吗?”
[22:08] <监督Lee> 摇头
[22:08] <监督Lee> 指向胸口
[22:09] <监督Lee> “痛在这里。”
[22:09] <监督Lee> “种子一样深。”
[22:09] <监督Lee> “那边是……(稍微有些伤脑筋地思考着词汇)”
[22:10] <监督Lee> 这时,那对互相埋汰的夫妇正从馆内走了出来
[22:11] <监督Lee> “哎,一颗廉价的都买不起,太不体面了。”
[22:12] <监督Lee> “别胡思乱想,能比吗?啊?如果不是你老往外跑,约翰他……”
[22:12] <监督Lee> “……说这有什么用,都过去了,就知道揭旧疤。”
[22:13] <监督Lee> 诺茵忽然抬起头来
[22:13] <监督Lee> 看向你
[22:13] <监督Lee> 小脸上半是了然,半是悲伤
[22:13] <监督Lee> “……疤。”
[22:13] <监督Lee> “那边是,疤。”
[22:13] <监督Lee> 她的发音很不熟练
[22:14] <御中龙一> “所以才要藏起来不给别人看到呢。”
[22:14] <监督Lee> 点点头
[22:15] <御中龙一> “托诺茵的福,知道了许多如果是原本的我,根本不会知道的事呢。”
[22:15] <监督Lee> 灰色眸子的少女把沾了色拉酱的叉子举到头顶,又点点头
[22:16] <监督Lee> “龙一。”
[22:16] <监督Lee> “土豆先生。”
[22:16] <监督Lee> 然后踮起脚把叉子送到了你的面前
[22:17] * 御中龙一 轻轻握住了诺因的手,把叉子上的色拉酱吃掉。
[22:18] [SOUND]
[22:18] <监督Lee> 女孩开心地蹦跳着走了
[22:19] <监督Lee> ——————————————————————————————————————————————————
[22:21] <监督Lee> “辛苦你了,御中阁下,今天的表现也很不错。”
[22:22] <监督Lee> 在你目送最后一位客人撑开伞走出门去之后,老馆长来到了中央区
[22:22] <御中龙一> “您过奖了。”
[22:23] * 御中龙一 对于普通的工作能够在意识到以前就掌握做法并且完成,但这与其说是才能,不如说是一种习惯反射。
[22:24] <御中龙一> “如果没有其他的工作的话,我有想要去完成的事呢。”
[22:24] <监督Lee> “当然,圣潘克拉斯从不干涉员工的私人时间。”
[22:25] <监督Lee> “没有问题就再好不过了。”
[22:25] <监督Lee> 威廉馆长点了点头
[22:26] * 御中龙一 对馆长行了礼,走出了博物馆的中央区。
[22:27] <监督Lee> 他看了看中央区靠西的柱子
[22:27] <监督Lee> “嘛……”
[22:27] <监督Lee> 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容
[22:29] <监督Lee> “哎呀!御中阁下!介意透露一下你接下来准备和哪位小姐约会吗?”
[22:29] <监督Lee> 他对着你的背影,很大声地说了
[22:30] <监督Lee> 外头的雨还在下着
[22:30] <监督Lee> “……嘛,现在的年轻人也真心急,不过那边就只有一个人可以找咯。”
[22:30] <监督Lee> 然后喃喃着转过身去了
[22:31] <监督Lee> “将来馆吧,没错儿……就帮你到这咯,小姐。”
[22:32] <监督Lee> 老人稍一回头,窥见了柱子后面飘起的一络金发
[22:32] <监督Lee> ————————————————————————————————————————————————————————
[22:33] <监督Lee> 属于不知火佑理的区域和你想象中的差异稍微有些大
[22:34] <监督Lee> 属于不知火佑理的区域和你想象中的差异稍微有些大
[22:35] <监督Lee> 尽管在样式上是放大了数倍的和室
[22:35] <监督Lee> 但地板却不是榻榻米,而是某种不知名的材料
[22:35] <御中龙一> “虽然佑理小姐是很匹配和风的人没错,不过……”
[22:36] * 御中龙一 用手指戳了戳地板。
[22:36] <监督Lee> 软弹中带着韧性
[22:36] <监督Lee> 区域内摆放着大量的机关
[22:37] <监督Lee> 而且,不是装设了许多线路和排气管的传统蒸汽机关
[22:38] <御中龙一> “像是属于未来的忍者所居住的地方呢。”
[22:38] <监督Lee> 而是有着相当数目透明部件、样式简洁的陌生机关
[22:38] <监督Lee> 在区域末端的圆形展厅中央,黑发流丽的东洋人女性正坐着
[22:39] <监督Lee> 正对着你微微张开眼睛
[22:39] <监督Lee> “御中队长……稀客。”
[22:40] <御中龙一> “在这里有想要询问佑理小姐的事,所以打搅了。”
[22:40] <监督Lee> “请坐。”
[22:40] <监督Lee> 她一伸手
[22:41] * 御中龙一 按照标准的姿势在不知火佑理面前正座。
[22:41] <监督Lee> 一道明亮的蓝色闪电从手边的机关里闪现而出,顺着透明的部分高速流动
[22:42] <监督Lee> 伴随着微弱的噪音,你身后的地板打开了一个洞口,坐垫从里面升了上来
[22:42] <监督Lee> “……太钝。”
[22:42] <监督Lee> 她带着不满看了看手边的机关
[22:42] <监督Lee> 然后又看了看正坐在地上的你
[22:42] <御中龙一> “佑理小姐是来到这边留学的呢。”
[22:43] * 御中龙一 不动声色地使用脚趾的力道,平挪到了坐垫上。
[22:43] <监督Lee> “诚然。”
[22:43] <监督Lee> 感觉有点心不在焉
[22:43] <监督Lee> 虽然表情还是很郑重
[22:43] <监督Lee> 但你觉得她的心思集中在手边的机关上
[22:44] <御中龙一> “留学的内容是电力,也与你正在使用的这些设备有关吗?”
[22:44] <监督Lee> 在已经闭馆的现在还一点都没有要走的意思……恐怕也是因为她在琢磨有关的事情吧
[22:45] <监督Lee> “嗯、嗯”地点头
[22:45] <监督Lee> “此即将来。”
[22:45] <御中龙一> “不仅仅是忍者呢。”
[22:45] <监督Lee> 是因为提到有兴趣的话题了吧,她的集中力稍微转移到你身上一点
[22:45] * 御中龙一 赞赏地点头,然后看着佑理的眼睛。
[22:45] <监督Lee> 她指向头顶
[22:46] <监督Lee> 天花板上挂着大幅的毛笔字
[22:46] <监督Lee> 【古 今 明 察】
[22:46] <监督Lee> 刚劲有力
[22:47] <监督Lee> “蒸汽不是今世的全部。”
[22:48] <监督Lee> 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
[22:48] <监督Lee> “在蒸汽之外还有‘力’存在。”
[22:48] <监督Lee> 她伸展手指
[22:49] <监督Lee> 指尖有小小的蓝色火花迸出
[22:49] <监督Lee> “——电。”
[22:49] <御中龙一> “这个国家的科学技术以及对各种理论的钻研确领先世界呢,对于电力的运用几乎都是从这里开始。”
[22:50] <监督Lee> “诚然。”
[22:50] <监督Lee> “因此才来求学。”
[22:50] <监督Lee> 神采奕奕地点头
[22:51] <监督Lee> “……唔,失礼。”
[22:51] <御中龙一> “单刀直入地说,正是想询问佑理小姐在求学时的境况呢。”
[22:51] <监督Lee> “知无不言。”
[22:51] <监督Lee> 正坐
[22:52] <御中龙一> “关于凯瑟琳小姐有关的情况。”
[22:52] <监督Lee>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把话题带歪有些对不起客人,佑理认真地挺直脊背
[22:52] <御中龙一> “佑理小姐清楚吗?”
[22:54] <监督Lee> “唔,在下与其说是对凯瑟琳殿本人……不如说对她的‘右手’十分清楚。”
[22:54] <御中龙一> “诺茵告诉我,那是她的‘疤痕’一样的存在……”
[22:55] <监督Lee> 东洋少女若有所思
[22:55] <御中龙一> “虽然身为队长我不应该干预这样的私人事务,但是呢……果然,我还是想要弄清楚凯瑟琳小姐的心结和真正痛楚的源头。”
[22:55] <监督Lee> “诚然,确有此事。”
[22:56] <监督Lee> “那条手臂……是婚约者的遗物。”
[22:57] <监督Lee> 佑理犹豫了一下
[22:57] <监督Lee> “其名为沃尔夫冈,沃尔夫冈·华洛芙。”
[22:58] <御中龙一> “调制出那种金属的人才……就是凯瑟琳小姐的未婚夫吗?”
[22:59] <监督Lee> “在下并不清楚那一位在铸造上保有何等造诣,不过。”
[23:00] <监督Lee> “若换在灵子机关的领域上,那一位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人才。”
[23:01] <监督Lee> “那条手臂,是世界上第一具完全灵力驱动的机关。”
[23:01] <监督Lee> “凯瑟琳殿没有灵力这件事情,队长……应该暂时还不知情吧?”
[23:02] <御中龙一> “为了失去手臂的未婚妻而制造的,领先世界的杰作吗……”
[23:02] <御中龙一> “嗯,这一点我虽然有所怀疑但也无法切实地证明,只能说感到凯瑟琳小姐的灵力似乎有微妙的不同。”
[23:03] <御中龙一> “她操纵光武所需要的灵力,也是那条手臂提供的吧?”
[23:03] <监督Lee> “确实如此……虽然不该由在下来说,但实在是令人遗憾。”
[23:04] <监督Lee> “凯瑟琳殿的手臂,是那位逸才最后的作品。”
[23:04] <监督Lee> “其人已在前次大战期间过世了。”
[23:04] <御中龙一> “不过,凯瑟琳小姐是因为什么而失去手臂呢?”
[23:06] <监督Lee> 佑理闭起了眼睛,片刻之后才睁开来重新看着你
[23:06] <监督Lee> “在下知道的是。”
[23:07] <监督Lee> “那条手臂,是凯瑟琳殿自己斩断的。”
[23:07] <监督Lee> “除此之外便一无所知了。”
[23:07] <御中龙一> “……是吗。”
[23:07] * 御中龙一 点了点头。
[23:08] <监督Lee> “未能有所助力,着实抱歉。”
[23:08] <御中龙一> “如果我向凯瑟琳小姐询问的话,她应该也不会爽快地告知吧。”
[23:08] <御中龙一> “对我来说,佑理小姐的答案虽然没有直接指向真相,但也指出了通向那里的道路。”
[23:09] <御中龙一> “而真相或许和“将来”一样,原本也不是能以一条直路抵达的顺境呢……所以我还是应该向佑理小姐道谢才对。”
[23:09] <御中龙一> “对此还有一个问题——佑理小姐,你……对凯瑟琳小姐是怎样看的?”
[23:09] <监督Lee> “……”
[23:10] <监督Lee> “拥有坚韧心灵之人。”
[23:10] <御中龙一> “那是自然的。”
[23:10] <监督Lee> “同时。”
[23:11] <监督Lee> “亦是为外物过度纠缠之人。”
[23:11] <监督Lee> 东洋人的少女如此评价道
[23:12] <监督Lee> “欲求越多,越难满足。”
[23:12] <御中龙一> “真是很彻底的评价呢。”
[23:12] <监督Lee> “此为业障。”
[23:12] <御中龙一> “我会仔细把这当作参考的。”
[23:12] <监督Lee> “不过。”
[23:13] <监督Lee> “若无此业障,也不会有今日的她。”
[23:13] <监督Lee> 佑理站起身来
[23:14] <监督Lee> “明察轩至此闭馆。”
[23:14] <御中龙一> “那么,我告辞了。”
[23:14] * 御中龙一 对佑理点点头,站起身。
[23:14] <监督Lee> “御中队长。”
[23:14] <御中龙一> “请说。”
[23:16] <监督Lee> “是讨厌雨的那边吗?还是喜欢雨的那边?”
[23:17] <御中龙一> “我的话……”
[23:17] <监督Lee> 黑发少女静静地看着你
[23:17] <御中龙一> “喜欢合乎时机的雨,但是对不合时宜的雨也不会反感呢。”
[23:19] <监督Lee> “凯瑟琳殿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与队长很相似。”
[23:19] <御中龙一> “是吗……”
[23:20] <监督Lee> “她说,‘如果雨能够只在我所期望的时刻落下,就可以自称是我的朋友’。”
[23:20] <御中龙一> “很有凯瑟琳小姐风格的话。”
[23:21] * 御中龙一 露出了应景的微笑。
[23:21] <监督Lee> “请多保重。”
[23:21] <监督Lee> 佑理回过身躯
[23:21] <监督Lee> *去
[23:22] <监督Lee> “您对电有兴趣的话,可以常来。”
[23:22] * 御中龙一 对佑理告别后,慢慢走出了名叫明察轩的展馆。
[23:22] <监督Lee> “……啊。”
[23:23] <监督Lee> 就在明察轩外,你和一脸“糟了”的伊莉莎面对面了
[23:23] <御中龙一> “克洛卡斯小姐,你是来拜访佑理小姐的吗?”
[23:24] <御中龙一> “但是这里已经关门了哟?”
[23:24] * 御中龙一 温和地笑着说道。
[23:24] <监督Lee> “我没有……!呃,我……嗯,是在散步!”
[23:25] <监督Lee> “咳嗯……嗯,是在散步!”
[23:25] <监督Lee> “反倒是队长你,怎么会忽然想到拜访不知火小姐……”
[23:25] <御中龙一> “唔,有一些事想要请教她呢……”
[23:26] <御中龙一> “是关于凯瑟琳小姐的往事,因为掌握的情报说她们过去曾是学友的关系……”
[23:26] <监督Lee> “——凯瑟琳小姐是个很厉害的人哦!”
[23:26] <御中龙一> “如果克洛卡斯小姐也有能够提供的情报的话,我一样很希望能够向你请教。”
[23:27] <监督Lee> 不知怎么地激动起来了
[23:27] <御中龙一> “那么,可以告诉我她的厉害之处吗?”
[23:28] <监督Lee> “是!……那个,她在相当年轻的时候就开始经手华洛芙工坊的经营了。”
[23:29] <御中龙一> “哦?但克洛卡斯小姐在年轻的时候也取得相当的成就了吧?”
[23:29] <御中龙一> “才能来说的话,我觉得队伍里的大家都很出色哦。”
[23:29] <监督Lee> “不一样的!既年轻又是女孩子,却将有名的珠宝工坊管理得井井有条……怎么说呢,我的话,根本连想都想象不来!”
[23:30] <监督Lee> “而且我一直都是有待学习之身,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呢!总之,厉害的地方不止那里而已”
[23:30] <御中龙一> “至少我了解克洛卡斯小姐很尊敬凯瑟琳小姐的事是真的了……请继续吧?”
[23:32] <监督Lee> “队长,我呢,一直都以自己的出身而自豪。”
[23:32] <监督Lee> 伊莉莎微微地挺起胸
[23:33] <御中龙一> “这一点的确看得出来,克洛卡斯小姐也有自豪的理由哦?”
[23:33] <监督Lee> “出身在克洛卡斯家,背负责任,履行义务,作为交换,我能够无愧地享用家世为我带来的优渥境遇。”
[23:34] <监督Lee> “但凯瑟琳小姐她,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出身在贵族之家。”
[23:35] <监督Lee> “却还能够如此完美作为一名贵族、作为巴登公爵的代理人履行贵族的义务。”
[23:35] <监督Lee> “我认为那种觉悟,也是十分令人敬佩的!”
[23:36] <监督Lee> “如果换了我的话,是绝对没有办法在连真正的父母都不知道在哪里的状态下,专注于履行贵族义务的!”
[23:37] <监督Lee> 金发少女的胸口强烈地起伏着
[23:38] <监督Lee> 她以“很厉害吧!”的表情看着你
[23:38] <御中龙一> “……”
[23:38] * 御中龙一 看了看周围。
[23:38] <御中龙一> “的确,克洛卡斯小姐是很厉害的人呢。”
[23:38] <监督Lee> “啊诶?”
[23:39] <监督Lee> 一副“都说了不是在说我”的表情
[23:39] <御中龙一> “的确凯瑟琳小姐也很厉害,我了解到了,但是能够率直地发现他人的优点,并且正确地做出评价,这是克洛卡斯小姐的优秀之处……即使没有值得珍视的家族,你也一定会成为不逊色于凯瑟琳小姐的女性的。”
[23:39] <御中龙一> “这是我作为队长的客观评价。”
[23:39] <御中龙一> “不过,为什么克洛卡斯小姐你对她的事知道的这么清楚?”
[23:40] <监督Lee> “……呜,我、我一定不会辜负队长的……啊,这个啊,那是因为……”
[23:41] <监督Lee> 如你所料,响起了一道声音
[23:42] <监督Lee> “——因为所谓的‘履行贵族义务’这件事,就是要出入一个名为‘社交界’、满是像克洛卡斯小姐这样的人的地方。“
[23:43] <御中龙一> “……”
[23:43] <监督Lee> 凯瑟琳·科农伯格本人,从不远处的柱子后面走了出来
[23:43] <监督Lee> “御中队长阁下。”
[23:44] <御中龙一> “博物馆的柱子后面是很好的藏身点呢……”
[23:44] * 御中龙一 率直地评价道。
[23:44] <监督Lee> “嗯,不对,在那之前,克洛卡斯小姐,可以先请您退场吗?”
[23:44] <监督Lee> “凯瑟琳小姐……?”
[23:45] * 御中龙一 并没有做出特别的表示,只是点了点头。
[23:45] <监督Lee> “并不是要责怪克洛卡斯小姐什么的,只是,有想和御中队长阁下单独商量的事情。”
[23:45] <监督Lee> 身材高挑、身穿礼服的红发女子做了个手势
[23:46] <监督Lee> 伊莉莎可怜巴巴地看了看凯瑟琳,又看了看你
[23:46] <监督Lee> “那个、队长……”
[23:47] <御中龙一> “没关系的,克洛卡斯小姐。”
[23:47] <御中龙一> “我会好好和凯瑟琳小姐谈一谈呢。”
[23:48] <监督Lee> “是的,克洛卡斯小姐,我们会好好谈一谈的,现在你就先回自己的房间去吧。”
[23:48] <监督Lee> “唔……”
[23:48] <监督Lee> 伊莉莎有点不安地看了看你们俩,然后姑且还是听话地沿着走廊离开了
[23:49] <监督Lee> 离开前,她向你投来抱歉的目光
[23:50] * 御中龙一 并没有对伊莉莎做出特别的表情,只是温和地笑了笑,充满自信似地看向凯瑟琳。
[23:50] <监督Lee> “……一般来说,这种谈话会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开头。”
[23:51] <御中龙一> “个人来讲的话,我是希望知道凯瑟琳小姐的全部呢。”
[23:51] <监督Lee> 凯瑟琳的语气和平时一样安稳
[23:52] <监督Lee> “上一位用这段话求婚的人,现在还躺在医院里。”
[23:52] <监督Lee> 嘴角稍稍上扬
[23:52] <监督Lee> 但她的眼睛专注地观察着你,没有笑意
[23:52] <御中龙一> “婚姻吗……虽然不认为婚礼是我的目的,但是我觉得凯瑟琳小姐也不必用那么激烈的回应应对他人的好意。”
[23:53] <监督Lee> “开玩笑的。”
[23:53] <御中龙一> “但是,原本我也打算在收集到足够的关于凯瑟琳小姐你的信息之后,前往与你谈谈这件事。”
[23:53] <御中龙一> “应该说是刚刚好的时机吗……”
[23:54] <监督Lee> “——抱歉。”
[23:54] <监督Lee> 她举起左手
[23:55] <监督Lee> “我认为自己在和队长短暂的相处中,应该有确实地传达出‘会好好工作’的意思。”
[23:56] <监督Lee> “所以说,队长能不能也对我稍微保持一下普通的、‘优秀上级与下属’的关系呢?”
[23:56] <御中龙一> “唔……如果是过去的我的话,会觉得凯瑟琳小姐你提出了很有价值和根据的要求,并且欣然同意的吧。”
[23:56] <监督Lee> 凯瑟琳的表情很平和
[23:57] <御中龙一> “但是现在的我却没法做到。”
[23:57] <监督Lee> “好遗憾,我可以听一下理由吗?”
[23:57] <御中龙一> “因为向色拉小姐承诺过了。”
[23:57] * 御中龙一 一本正经地说。
[23:58] <监督Lee> “……作为调节气氛的玩笑来说不错,那队长你算什么,正餐的七分熟牛排吗?”
[23:58] <御中龙一> “好像是土豆。”
[23:58] <监督Lee> 被回以礼节性地微笑
[23:59] <御中龙一> “据说是大家都很喜欢的食物……顺带一提,虽然克洛卡斯小姐很干脆,但她是生菜哦。”
[23:59] <监督Lee> “噗,一点也不像。”
[23:59] <御中龙一> “而凯瑟琳小姐就是番茄了。”
[23:59] <监督Lee> 然后,那微笑被像灰尘般地扫除掉了
[00:00] <监督Lee> “听着,御中队长。”
[00:00] <御中龙一> “正是在听着呢。”
[00:00] <监督Lee> “我们是来工作的。”
[00:01] <御中龙一> “诚然——”
[00:01] <监督Lee> “确实地做好份内的工作这件事,对你还有我,以及你和我周围的人,都有好处。”
[00:01] <御中龙一> “这一点也同意。”
[00:02] <监督Lee> “所以,请不要把手脚伸的太长,视线放得过远。”
[00:02] <御中龙一> “意思是不要进一步打探凯瑟琳小姐你的事吗?”
[00:02] <监督Lee> “不止于我。”
[00:03] <御中龙一> “嗯……”
[00:03] <监督Lee> 她淡然应出了一个稍微有些令人意外的答案
[00:03] <御中龙一> “但这样我就很为难了。”
[00:03] <御中龙一> “因为我做不到呢。”
[00:04] <监督Lee> “……好让人意外呢,你看上去不像这样不懂得变通的人啊。”
[00:04] <监督Lee> “你明白我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吗?”
[00:04] <御中龙一> “平淡的相处,合适的距离,清廉的信赖,效率的工作。”
[00:04] <御中龙一> “在过去也向往过呢……这样的职场。”
[00:05] <御中龙一> “然而,凯瑟琳小姐——这样的队伍大概是不行的呢。”
[00:05] <监督Lee> “哪里不行呢?哪里都是一样的。”
[00:05] <监督Lee> “过去也好,现在也好,将来大概也是。”
[00:06] <御中龙一> “在处理守卫事务和博物馆的经营上的确没问题,但是,这样的队伍,无法应对切断莱茵复合钢之上的挑战。”
[00:06] <监督Lee> 她的嘴角微微地抽动了一下
[00:06] <御中龙一> “类似奇迹一样的事是可以在计算和统筹后发生的,如果适当地予以激发也可以期待稍稍朝上一些的壮举。”
[00:07] <御中龙一> “如果富有效率地安排和考察,可以让十名士兵杀死一百名敌人。”
[00:07] <监督Lee> “没有的事,那只是单纯的情报不足而已,只要确实地将这部分计入,加以执行的话……”
[00:07] <御中龙一> “如果恰到好处地指定计划,也可以让一名间谍颠覆一个政府。”
[00:08] <监督Lee> “所以说,你其实并不反对我的看法了,队长?”
[00:08] <御中龙一> “但那样的事是建设在庞大的情报和计算之下的。”
[00:09] <监督Lee> “努力接近它就是德意志的做法。”
[00:09] <御中龙一> “就激发奇迹的层面来说……如果我是更加富有热情和干劲的那个人……会试着和大家建立起比钢铁还要坚固,超过一般男女之间羁绊的火热的信念吧。”
[00:10] <御中龙一> “而就冷静一些的做法来说……我也需要所有能够掌握的情报呢。”
[00:10] <御中龙一> “哪怕是在凯瑟琳小姐这里听起来无关紧要的小事,做出这样判断的人应该是我。”
[00:10] <监督Lee> “这是队长的命令吗?”
[00:10] <御中龙一> “那倒不至于。”
[00:11] <御中龙一> “只是我个人期望凯瑟琳小姐你能够认同而已。”
[00:11] <御中龙一> “毕竟,即使没有凯瑟琳小姐你所给予的答案,我也会用自己的方式去探寻真相本身。”
[00:12] <监督Lee> “看不出您比最初看上去的要更顽固呢,队长。”
[00:12] <监督Lee> “死缠烂打的男人可不受欢迎哦?”
[00:12] <御中龙一> “我自己也很吃惊呢,凯瑟琳小姐。”
[00:12] <御中龙一> “但是,好像稍微有一些明白了。”
[00:13] <监督Lee> “……我可以把这视为您打算追逼到底的宣言吗?”
[00:13] <御中龙一> “虽然我能够体谅别人对我所做出的隐瞒……但是,相对地,我不喜欢看到凯瑟琳小姐你对自己也同样拒绝坦然的样子。”
[00:14] <御中龙一> “宣言吗……”
[00:14] * 御中龙一 稍微沉吟了一会儿。
[00:14] <御中龙一> “可以呢。”
[00:14] <监督Lee> “——”
[00:14] <监督Lee> 片刻间,沉默的风吹过走廊
[00:15] <御中龙一> “在凯特琳小姐你身上所发现的,些许的违和之处——我想要弄明白。”
[00:15] <监督Lee> 看着你的是酒红色的眼睛
[00:16] <监督Lee> “你这是在质疑将我选入华击团的男爵夫人的意思吗?队长,请恕我直言,只论和‘雾’作战的资历,我恐怕比你要长哦。”
[00:17] <御中龙一> “是吗……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00:17] <监督Lee> 红色的女子高傲地抬起下巴
[00:17] <御中龙一> “凯瑟琳小姐与“雾”战斗的起因,这一点我也很有兴趣想要知道。”
[00:18] <监督Lee> 接着,露出了你没有见过的眼神
[00:18] <监督Lee> 酒红色有一瞬间看上去仿佛耀眼的金红色
[00:19] <监督Lee> “在——”
[00:19] <监督Lee> 在那瞬间,两人的蒸汽通讯器同时发出警示的鸣声
[00:20] <监督Lee> 在声音被尖鸣盖过的间歇里
[00:20] <监督Lee> 她的唇形描绘出言语,如同长枪般刺向你
[00:22] <监督Lee> 【在十年前,你还不是人类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00:23] <御中龙一> “……”
[00:24] <监督Lee> 她按下了通讯器
[00:24] <监督Lee> 但依然没有移开那带有挑衅意味的视线
[00:25] <御中龙一> “真是十分年轻呢。”
[00:26] * 御中龙一 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把自己所听到的消息当作情报记录在脑海中。
[00:26] <御中龙一> “那么,得准备好出击了。”
[00:27] <监督Lee> “嗯,走吧。”
[00:27] <监督Lee> 凯瑟琳·科农伯格带着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淡然神情跟上了你的脚步
[00:27] <监督Lee> 但她的眼神在说
[00:28] <监督Lee> 【别碰我】
[00:28] <监督Lee> 【作为交换,我也承诺不轻易触碰你】
[00:28] <监督Lee> ————————————————————————SAVE——————————————————————————————————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十四
« 回帖 #1 于: 2017-01-20, 周五 20:36:13 »
本话的好感度变动(❤=上升 ×=下降  △=小下降=积累到3个时会变成下降)

【诺茵】❤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