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十  (阅读 1053 次)

副标题: 雾骑士强袭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十
« 于: 2017-01-20, 周五 20:16:54 »
[21:03] <监督Lee> ————————————————————————————————————————————————
[21:05] <监督Lee> 【队长,这里是克洛卡斯!】
[21:06] <监督Lee> 蒸汽通讯器里传来金发少女的声音
[21:06] <御中龙一> “克洛卡斯小姐吗?真是靠得住呢。”
[21:06] <监督Lee> 【灵子雷达已经确认‘雾’的领域在伦敦动物园-摄政公园一带展开】
[21:06] <御中龙一> “增援需要多少时间?”
[21:07] <监督Lee> 【雾相转移机关正在定位,馆长说他控制在5分钟内】
[21:08] <御中龙一> “5分钟吗……已经相当有效率了。”
[21:08] <监督Lee> 【要小心,御中队长,这边检测到了异常的灵波读数】
[21:08] <监督Lee> 凯瑟琳的声音平稳地介入你和伊莉莎的通讯
[21:08] <御中龙一> “啊啊,实际在场的话是可以感觉得到的。”
[21:09] <监督Lee> 这次的雾并没有伴随着什么额外的异象
[21:09] <监督Lee> 只是异常的厚重
[21:09] <御中龙一> “不过,好在这边有出色的支援,不借助光武的力量,应该也能拖延时间……”
[21:10] <监督Lee> 像海潮——或者说像墙壁那样从正面压来
[21:10] <监督Lee> “不可大意。”
[21:10] <监督Lee> 这次是佑理
[21:11] <监督Lee> 她的话音刚落,你所在的麋鹿馆前区域就被重雾吞没了
[21:11] <御中龙一> “大意可不是我的风格呢,不过,如今的情报的确不太足够……”
[21:12] <监督Lee> 遮蔽视线的烟尘与风完全散去之后,曾经见过一次的雾祸之境的景色便再度铺展于眼前
[21:13] <监督Lee> 令人看不到远处的浓雾
[21:13] <监督Lee> 不知消失到哪里去的人群
[21:13] * 御中龙一 来到动物园也自然不能准备武器,只是,面对强大的蒸汽怪物,就算带着武器也没有太大的作用——除非是伊莉莎或者凯瑟琳那样,能够发挥出灵力的武装来。
[21:14] <监督Lee> 还有仿若剪影般隐现的、建筑物的模糊轮廓
[21:15] <监督Lee> 意外地,没有‘那些怪物’行动时所发出的多余噪音
[21:15] <监督Lee> 反倒是有人类——年轻男性——的脚步声,正逐渐接近
[21:16] <御中龙一> “哦……意外地,是在开战前会选择谈判的派别吗?”
[21:16] * 御中龙一 转向脚步声所传来的方向/
[21:16] <监督Lee> 正面的雾如同幕布般被破开
[21:16] <监督Lee> 显现而出的是穿着铁靴的脚
[21:17] <监督Lee> 饰以银与青金石的华贵锁子甲
[21:17] <御中龙一> “和克洛卡斯小姐对峙的话,会是很有风情的景象呢。”
[21:18] <监督Lee> 还有如同古代骑士般的白色战袍
[21:18] <监督Lee> “——克洛卡斯,是旧伦敦的妖精骑士·克洛卡斯卿吗?”
[21:18] <监督Lee> ‘那个’说话了
[21:19] <御中龙一> “和白骑士的阁下相比,哪一边比较像妖精呢……当然以我的眼光来看,克洛卡斯小姐更可爱呢。”
[21:19] <监督Lee> 它的面孔也从雾气中完全露了出来
[21:20] <监督Lee> 有着典型西欧特征的年轻男子面孔,若说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是哪怕客套地讲也相当地俊美这点吧
[21:21] <监督Lee> “怜爱应当守护的女性可谓是古老的美德,在这边见到一位异国的骑士还挺令人愉快的。”
[21:22] <监督Lee> “——在下此行,便是为了一位这样的女性而来。”
[21:22] <御中龙一> “哦?是吗……”
[21:22] <监督Lee> 他的目光里没有恶意
[21:22] <御中龙一> “但是这个时代并不是遵循骑士的守则而运转的。”
[21:23] <御中龙一> “支配这个时代的理,是由这个时代的人所制定的法律、道德,以及小小的感性与旧时传承演化而出的价值观。”
[21:23] <御中龙一> “这些东西统合来说的话,便是——要根据女方的意思来决定。”
[21:24] <御中龙一> “不知道您有没有和她达成共识呢?”
[21:25] <监督Lee> “我这里有一封来自她监护人的亲笔信。”
[21:25] <御中龙一> “哦?”
[21:25] <监督Lee> 年轻的骑士将手探出怀中
[21:26] <监督Lee> “尽管您的品行与勇气令人敬佩,但在下也不得不说那着实是有些过虑了——”
[21:26] <监督Lee> 他往前迈出一步
[21:27] <御中龙一> “真是伤脑筋呢。”
[21:27] <监督Lee> “确实如此。”
[21:27] <御中龙一> “如果是以前的我,在这里就会让开吧……但是,借用在这里认识的朋友的话来说,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
[21:27] <监督Lee> 男人的动作停止了
[21:28] <御中龙一> “这位监护人的信件——真的是您通过正当的手段而获得的吗?”
[21:28] <监督Lee> 他露出一个对年轻女性而言极有魅力的笑容
[21:28] <监督Lee> “也对,果然在下还是不习惯这样的事情啊。”
[21:29] <监督Lee> 他的手从怀中伸出——握住的不是信,而是由金银和不知名宝石精工打造的剑柄
[21:30] <御中龙一> “骑士的精神会准许对于赤手空拳的人下手吗?”
[21:30] <监督Lee> “虽说得到了担保,但比起使用不知名的咒术来,在下比较信任古老的誓约。”
[21:31] <御中龙一> “古老的誓约……?”
[21:31] <监督Lee> 他将剑柄举在胸前
[21:31] <御中龙一> “那是什么样的誓约呢?”
[21:32] <监督Lee> 而与此同时,你身前的地面上‘长’出了一对刀剑
[21:32] * 御中龙一 俯下身,握住了刀剑的柄——在‘了解’之后,发现似乎没有动什么手脚的样子。
[21:33] <监督Lee> 除却剑身泛着钢灰色之外,那形状与你第一天送达馆内的灵器几乎没有差别——而在亲手接触上之后,你意识到连重量和重心的位置也几无二致
[21:33] <御中龙一> “这也是‘雾’能够办到的事吗?”
[21:33] <监督Lee> “决斗之仪,男人们为了争夺心爱之物而赌上性命比拼武勇的誓约。”
[21:34] <监督Lee> “这是在下专属的匠人所铸之物。”
[21:35] <监督Lee> 男人握紧了华贵而致命的武器
[21:35] <御中龙一> “不是我的风格,但可以理解……这个国家的男人为了守护,也一样拼命呢。”
[21:35] <监督Lee> 【队长】
[21:36] <御中龙一> “虽然是雾,但在思考的程度上的确与人类相差无几——”
[21:36] <监督Lee> 通讯器发出只有你能听见的低声
[21:36] <监督Lee> 【完成定位了,随时可以投下】
[21:36] <监督Lee> 几乎是在同时
[21:37] <御中龙一> “很好——不过……”
[21:37] <监督Lee> 骑士猛地踩踏地面,从正面突进过来
[21:37] <御中龙一> “还是先给玛丽小姐——送去吧!”
[21:37] * 御中龙一 流畅地使用刀和剑,就仿佛已经和它们并肩奋斗了良久一样。
[21:38] <监督Lee> 他手中的军刀以神速突刺
[21:38] <监督Lee> 沉重,但绝不迟钝
[21:39] * 御中龙一 用刀剑交叉在身前,格挡住骑士放出的豪快一刺,脚步贴着被雾所侵染的地面向后滑
[21:40] <监督Lee> 仿佛将体重都压在刀刃上的刺击之后,是只用单手腕力达成的横扫
[21:40] <监督Lee> ——想象以上的重量
[21:40] <监督Lee> 横扫落空了,但男人的体势却还未崩溃
[21:41] * 御中龙一 身体被撞了起来,不过,有一半是自己向后跳的关系。
[21:41] <监督Lee> “不向同伴求援吗!”
[21:41] * 御中龙一 没有穿着盔甲的身体比一般人要柔韧数倍,也因此可以在关键时刻做出果断的动作。
[21:42] <御中龙一> “稍微。”
[21:42] <御中龙一> “有了一些兴趣。”
[21:42] <御中龙一> “有些情报是在1对1的时候才能明了的。”
[21:42] <监督Lee> “这份气概值得赞赏,但直面取死之道的是勇气还是莽撞呢!”
[21:42] <御中龙一> “首先——我的名字是御中 龙一,来自日本的普通小职员——这样说,阁下呢?”
[21:43] <监督Lee> 军刀划着刁钻的角度从侧面斩来
[21:44] <监督Lee> “在下已舍去曾有的两个名字,现在只是为报恩而暂时滞留世间的一介故人而已。”
[21:44] <监督Lee> 加速
[21:44] <监督Lee> “——要称呼的话就叫作约翰吧!骑士约翰。”
[21:44] * 御中龙一 用单手没有办法做出完全的防御,即使将武器转向对方的攻击的来处,也无法避免体势被击溃。
[21:45] <监督Lee> 男人更进一步地舍弃了防御
[21:45] * 御中龙一 但是借助对方的力气,如果能够踏出稳健的脚步,就能够绕到剑刃的死角
[21:45] <监督Lee> 将剑压与剑速提升至极致
[21:45] * 御中龙一 没有做出攻击,因为对方的甲胄也是麻烦的事。
[21:45] <监督Lee> 刀刃与刀刃瞬间的咬合迸出火花
[21:45] <御中龙一> “哦……骑士约翰吗?”
[21:46] <监督Lee> 你的身体像弹开一样,闪至骑士的左侧面
[21:46] <监督Lee> ——他只有右臂和右腕没有铠甲保护
[21:47] <御中龙一> “你……真的是这个时代的人吗?”
[21:48] <监督Lee> “能看出来吗?”
[21:48] * 御中龙一 在对方的右侧刺出了剑尖
[21:48] <御中龙一> “无关紧要的事实而已。”
[21:49] <监督Lee> 骑士果断地舍弃了武器,你的剑在划破了战袍,刺入本应是肌肉的地方
[21:50] <监督Lee> 没有手感……流出来的并不是血,是雾
[21:50] <监督Lee> 这也并不令人意外
[21:51] <御中龙一> “只是,就我看来,对手不是此世的人类的话,会比较好办。”
[21:51] <监督Lee> “果然,那个人没有说错,你是会妨碍大愿的男人,龙一·御中。”
[21:51] <御中龙一> “因为我的队员尽是一些以现实的评鉴来说,非常可爱的少女。”
[21:52] <监督Lee> 骑士转过身来,面对着你
[21:52] <御中龙一> “如果要对同样身为人的对手作对的话……很快就会失去常理的心情,但如果对方“不是人类”,就帮了大忙了。”
[21:52] <监督Lee> “也就是两手捧花吗?你这个人,还真是相当懂得风情呢。”
[21:53] <御中龙一> “你误会了,只是——”
[21:53] <御中龙一> “看到你们,我就会觉得——灵能力的使用者,果然不能误入歧途啊。”
[21:53] <御中龙一> “那可是非常棘手的事呢。”
[21:53] <监督Lee> “如果出生在正确的时代,我们应当能在举剑厮杀之前,先痛饮同一杯美酒吧。”
[21:53] <监督Lee> “可惜了。”
[21:54] * 御中龙一 试着在对方的破绽之前放出能够造成致命伤害的斩击,但是——
[21:54] <监督Lee> “……就遵照那个人的嘱咐拿出全力吧。”
[21:54] <御中龙一> “你错了呢,约翰阁下,我这样的人——是无法在那么浪漫的时代活下去的。”
[21:54] <监督Lee> 剑长了出来
[21:55] <监督Lee> 红热的,还处在熔融态的锐利钢铁,从崩裂的土地下猛烈地生长而出
[21:56] <监督Lee> 拦住了你去路的同时,将穿着铁靴的白骑士约翰向上托起
[21:56] <监督Lee> 赤烟涌出
[21:56] <御中龙一> “——克洛卡斯小姐!”
[21:56] <御中龙一> “可以了。”
[21:56] <监督Lee> 【明白了,队长!】
[21:57] <监督Lee> 身后的浓雾中,同样由钢铁铸造的巨人依次现身
[21:58] <监督Lee> 而属于你的白色甲胄也伴随着切风声重重地落在身侧
[21:58] * 御中龙一 将刀剑留在原地,向后跳起,手中握着的改为了为了击退雾而存于世间的钢铁巨人的操作器。
[21:58] <监督Lee> 前发被暴风吹动
[21:58] <御中龙一> “不错的战斗呢……在雾之中的人也能存有品格,这算是不错的发现。”
[21:58] <御中龙一> “但是……”
[21:59] <监督Lee> 你的身体准确地落入裂开的灵子甲胄座舱
[21:59] <监督Lee> 钢铁和钢铁接合,管线连接
[21:59] <监督Lee> 你的意志与名为高天原的死物融为一体
[22:00] <监督Lee> “但是?抱歉哪,异国的骑士,为主君献上意志与生命也是古老的美德!”
[22:01] <监督Lee> 熔融态的金属爬上了男人的身体,奇妙地没有将其烧伤
[22:01] <监督Lee> 白骑士被融化的铁鲸吞而入
[22:01] <监督Lee> 接着,热流四散
[22:01] <御中龙一> “……真是不可思议的力量……如果是常人的话,根本不可能与之对抗呢。”
[22:02] <监督Lee> 像蛇一样沿着地裂行进的赤热焰流以吞入白骑士的赤铁为中心猛然四散
[22:02] <监督Lee> 其中的四分之一向你们袭来
[22:03] <监督Lee> “所以,才需要我们华击团啊,御中队长——让我来!”
[22:03] <御中龙一> “哦哦,真是不错的时机呢。”
[22:03] <监督Lee> 伊莉莎的负剑者身上溢出充盈的灵力之光,仿佛披挂着光之甲胄般往前突进
[22:04] <御中龙一> “不过——这台机体的能力还是未知。”
[22:04] <御中龙一> “请掩护好克洛卡斯小姐。”
[22:04] <监督Lee> “——承知。”
[22:05] <监督Lee> 深影闪动,手持十字枪的建御雷已经来到负剑者的身侧
[22:05] <御中龙一> “那么……”
[22:06] <监督Lee> 焰流逼近
[22:06] * 御中龙一 迅速观察了周围是否存在其他敌人的影子,接着,将光武的双剑交叉着,作为第三台机体,在建御雷的后侧冲向了火焰包裹中的骑士机体
[22:07] <御中龙一> “就让我拜见一下,在人类形态下的剑术用在这里会如何吧。”
[22:07] <监督Lee> 以并不算很快的速度起伏着奔流而来,充满了足以将战车粉碎的热力与压力
[22:08] <监督Lee> 你跃过地裂与奔行其上的火焰,取得优位
[22:08] <御中龙一> “——”
[22:08] * 御中龙一 利落的驾驭着光武在半空中转向,放出即使以人型武者的角度来看也相当完满的一次斩击
[22:09] <监督Lee> 处于中心的未知机体,其体表仿佛烧焦——又仿佛刚才熔炼完毕——的金属般,呈现出某种奇妙的脆弱感
[22:10] <监督Lee> 由你所放出的、电光石火般的一击,不容任何回应
[22:10] <监督Lee> ——令人牙酸的金属撕裂声响起
[22:10] <监督Lee> 但接着你便直觉到了手感的异常
[22:10] <御中龙一> “——!”
[22:11] <监督Lee> 明明是角度与力度都如此完美的一击
[22:11] <监督Lee> 但是——太浅了
[22:11] * 御中龙一 很少紧绷的神色凝重了起来。
[22:11] <御中龙一> “装甲吗……不对……”
[22:11] <监督Lee> 像是茧壳脱落一般
[22:11] <监督Lee> “——向诸位介绍一下。”
[22:12] <监督Lee> 某个高大而纤瘦的人形物体,正一边抖落身上的焦色外壳一边站起
[22:13] <监督Lee> 露出其下威风凛凛的白金色装甲
[22:13] <御中龙一> “在战斗中也能进行成长——真是的,这不能不说是怪物的范畴了呢。”
[22:13] <监督Lee> “这是我专属的工匠与爱马,祸灵机·戈比达尔。”
[22:13] <监督Lee> 其最大的特征为——独臂
[22:14] <监督Lee> 其形态,宛如披挂全身甲的半人马般
[22:14] <监督Lee> 但是,仅有左臂
[22:14] <御中龙一> “虽然敌人的形态改变了,但应该要做的事并没有变化。”
[22:14] <御中龙一> “上吧,克洛卡斯小姐,留神突如其来的进攻。”
[22:14] <监督Lee> “啊啊,了解了!”
[22:15] <监督Lee> “……”
[22:15] <监督Lee> 你注意到法夫尼尔的行动稍微有些迟钝
[22:15] * 御中龙一 在第一击失败后转而和伊莉莎的机体交相错过,更换了进攻的位置。
[22:15] <御中龙一> “——凯瑟琳女士,怎么了?”
[22:16] <监督Lee> “不对……不能上去,伊莉莎……”
[22:16] <御中龙一> “克洛卡斯小姐,停下。”
[22:16] <监督Lee> 极细的、却又是极其慌张的声音
[22:16] <监督Lee> “!……是!”
[22:17] <监督Lee> 负剑者忠实地服从命令,在突进的途中减速
[22:17] <监督Lee> “——知道吗,或者是,看出来了吗?”
[22:17] <御中龙一> “凯瑟琳女士,请解释。”
[22:18] <监督Lee> 人马型的祸灵机在瞬间从零加速到了蒸汽火车全速以上的高速
[22:18] <御中龙一> “——各机散开!”
[22:19] <监督Lee> “——承知。”
[22:19] <监督Lee> “那个是……”
[22:19] <监督Lee> “唔——!”
[22:19] <监督Lee> 佑理有着余裕
[22:19] <监督Lee> 凯瑟琳虽然焦急但还有距离之利
[22:20] <监督Lee> 而伊莉莎——
[22:20] * 御中龙一 加快速度冲向了伊莉莎的负剑者和祸灵机之间。
[22:20] <监督Lee> “——判断不能规避,我要迎击了,队长!”
[22:20] <监督Lee> “这边的硬度也不会输的!”
[22:20] <御中龙一> “——”
[22:21] * 御中龙一 没有阻止的意思,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要求伊莉莎撤退,可能反而会造成更大的损失。
[22:21] <御中龙一> “的确不对劲。”
[22:21] <监督Lee> 负剑者在反向加速中重整体势的动作堪称绝妙
[22:21] <监督Lee> 大剑上确实地被加诸了灵力与离心力
[22:22] <监督Lee> 与向前如同矛枪般被伸出的祸灵机左臂交叉而过
[22:22] <监督Lee> ——金属声炸裂
[22:22] <监督Lee> “呜——?!”
[22:22] <监督Lee> 是两败俱伤……不对
[22:22] <监督Lee> 飞出去的只有负剑者而已
[22:23] <监督Lee> 你只来得及从侧面缓住她的去势
[22:23] <御中龙一> “没事吧,克洛卡斯小姐。”
[22:23] <御中龙一> “在出力上是对方的优势吗?”
[22:23] <监督Lee> “机体没有事,但是,灵力消耗……竟然这么大,而且我的剑,完全……”
[22:24] <监督Lee> 而戈比达尔,竟然……
[22:24] <监督Lee> “……无伤?”
[22:24] <监督Lee> 佑理疑惑的声音
[22:24] <监督Lee> 你看的很清楚
[22:24] <监督Lee> 戈比达尔也没有做出任何规避或是防御动作
[22:24] <监督Lee> 而就在这时,凯瑟琳沉重的话音跟着响起
[22:24] <御中龙一> “确实没有损伤的迹象——这不是正常的现象呢。”
[22:25] <监督Lee> “——是精炼度在97%以上的莱茵复合钢。”
[22:26] <监督Lee> “只存在于理论上的灵力·妖力的特殊混成钢。”
[22:26] <监督Lee> 而对面的骑士也做出了回应
[22:27] <监督Lee> “果然,是知道的啊……真博学呢。”
[22:27] <御中龙一> “对不起,克洛卡斯小姐,看起来硬度上是这边输了呢。”
[22:27] <监督Lee> “没关系,不是队长的错啊!但是,凯瑟琳小姐,那个的话,没有弱点吗?”
[22:29] <监督Lee> “那个是……在开发阶段就被赋予金属之王称号的特殊复合钢啊。”
[22:30] <监督Lee> “如同其称号般,只以其他金属材料制成的武器施予物理打击的话,是无法对其造成伤害的。”
[22:30] <御中龙一> “虽然听上去威风凛凛具有王者风范,但是,只要是金属的话,就会有金属的弱点——硬度无懈可击的话,熔点呢?”
[22:31] <监督Lee> “在极其特定的状况下,以法夫尼尔的极限进行焚烧的话,或许能够抵达。”
[22:32] <御中龙一> “特定?”
[22:32] <监督Lee> “灵力。”
[22:32] <御中龙一> “对于凯瑟琳小姐来说欲言又止的情况——就是得付出相应代价程度的灵力吗?”
[22:33] <监督Lee> “不……需要对特殊钢的整体施予高强度的灵力冲击,才能够让它内部的混成灵力与妖力密度失序。”
[22:34] <御中龙一> “以我们目前的灵力量来说,可能做到吗?”
[22:34] <监督Lee> 在这段时间内,你们各自严阵以待着
[22:35] <监督Lee> 但祸灵机意外地没有趁隙袭击
[22:35] <监督Lee> “——做不到的,骑士龙一·御中。”
[22:35] <御中龙一> “——”
[22:35] <监督Lee> 男人说道
[22:35] <监督Lee> “我大致上能猜到你们想做什么。”
[22:36] <监督Lee> “但莱茵的黄金是不灭的。”
[22:36] <监督Lee> “想要突破那个人赐予的加护。”
[22:37] <御中龙一> “那个人……吗。”
[22:37] <御中龙一> “看起来在你们幕后的确还存在着某个重要的首脑呢。”
[22:37] <监督Lee> “你们四人或许能够凑齐需要的灵力分量。”
[22:38] <监督Lee> “但——想要突破‘莱茵’的加护,必须要统合四人的灵力波长才行。”
[22:39] <监督Lee> “如果波长不一致的话,在保护我爱马的钢铁面前,无异于乌合之众。”
[22:39] <御中龙一> “真是慷慨的骑士啊。”
[22:39] <御中龙一> “这份自信,就是你从来没有输过的证明呢。”
[22:40] <监督Lee> “这样的胜利才称得上彻底啊,骑士龙一·御中。”
[22:40] <御中龙一> “但是,战争并不是这种高雅的游戏 ”
[22:40] <监督Lee> “我被赋予的第二个使命就是‘击溃华击团’。”
[22:40] <监督Lee> “所谓的击溃,理所当然包含精神面。”
[22:41] <御中龙一> “是吗……在你的时代,人类是如此天真的生物吗?”
[22:41] <监督Lee> “……别说大话了!”
[22:41] <监督Lee> 伊莉莎的负剑者往前踏出一步
[22:42] <御中龙一> “不要冲动,克洛卡斯小姐。”
[22:42] <御中龙一> “只有胜利才是对于他人挑衅最好的回击。”
[22:42] <监督Lee> “我所背负的过去,才不……呜。”
[22:42] <监督Lee> “诚然。”
[22:42] <监督Lee> “……队长说的没错。”
[22:42] <御中龙一> “在这里,我们需要做的是冷静的取胜,所以……”
[22:43] <御中龙一> “凯瑟琳小姐,我们能够将灵力波长同调的几率是多少?”
[22:43] <监督Lee> “那原本是需要在实验室里完成的精密工作……”
[22:43] <御中龙一> “这种时候就是会有呢。”
[22:43] * 御中龙一 发出了像是笑声一样的声音。
[22:44] <监督Lee> 凯瑟琳的声音显得忧心忡忡
[22:44] <监督Lee> “但是……队长?”
[22:44] <监督Lee> “唔,现在可能的做法有两个。”
[22:45] <监督Lee> 她疑惑了一下,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22:45] <监督Lee> “其一是,将我们的灵力集中到一个人的身上……但这对承载灵力的一方有很高的要求。”
[22:46] * 御中龙一 握住操作器,点了点头。
[22:46] <监督Lee> “虽然几乎一定能够完成同调,但是如果处理的不好,承载灵力的人身上不知道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22:46] <御中龙一> “第二种方法呢?”
[22:47] <监督Lee> ——滴、滴滴
[22:48] <监督Lee> 从法夫尼尔那里迅速地输出过来了一张灵力波长图
[22:48] <御中龙一> “……”
[22:48] <御中龙一> “居然已经能够做到这种事了呢。”
[22:48] <监督Lee> “谢谢称赞,这是德国产的。”
[22:49] <监督Lee> 她甚至还来得及稍微开了个玩笑
[22:50] <监督Lee> “四人同时以‘这样的灵力输出’打击祸灵机戈比达尔。”
[22:50] <监督Lee> “为了做到这件事。”
[22:50] <御中龙一> “听起来是比较具有安全性的做法呢。”
[22:50] <监督Lee> “我们必须要和戈比达尔战斗一段时间,来确定各自的灵力在何种输出上才具有正确的波长。”
[22:51] <监督Lee> “可以想见,战况会相当严苛……”
[22:51] <御中龙一> “这并不是个很差的提议。”
[22:51] <御中龙一> “对于我们来说,这也许是个难得的机会。”
[22:51] <御中龙一> “只是……”
[22:52] * 御中龙一 看了看被雾所笼罩的周围。
[22:52] <监督Lee> “在这样的状况下进行合击的演练吗……”
[22:52] <御中龙一> 【不知道玛丽小姐和璐缇有没有安全地引导其他人避难。】
[22:52] <御中龙一> “虽然大家在战争前都会做好万全的准备和规划,但是很遗憾……战争往往都是仓促的。”
[22:53] <监督Lee> 伊莉莎紧张地看着静止不动的戈比达尔
[22:53] <监督Lee> “兵贵神速。”
[22:53] <御中龙一> “能够好整以暇,做好一切保全措施去进行的战争,一场都没有。”
[22:53] <监督Lee> 佑理表现得和平时别无二致
[22:53] <监督Lee> “……正是这样呢,我也有些失态了,竟然连这么基础的道理都忘记了。”
[22:53] <御中龙一> “所以,在这里前进吧,伦敦花组——按照演练的状况,可不要打乱伙伴的脚步。”
[22:54] <监督Lee> 凯瑟琳也认同道
[22:54] <御中龙一> “克洛卡斯小姐,为了驱逐雾,将伦敦变成你理想中的城市。”
[22:54] <监督Lee> “““是!”””
[22:54] <御中龙一> “即使是这样的变强的机会,也不能错过。”
[22:55] <监督Lee> 伊莉莎:“……我明白了!”
[22:55] [SOUND]
[22:55] <御中龙一> “很好,白骑士约翰和戈必达尔——就让我看看你的刀刃和你的信念,有没有坚固到让我们无法摧毁的地步吧!”
[22:55] <监督Lee> “让我一阵好等啊,华击团。”
[22:56] <监督Lee> “那么,在下要上了。——戈比达尔,矛枪!”
[22:56] <监督Lee> 祸灵机的独臂燃烧起来
[22:57] <监督Lee> 它在熔炼中改变了形态,化为粗壮而尖锐的圆锥形马上枪
[22:57] <御中龙一> “不能正面对抗他的攻击,但是,既然是机械,就一定有链接上的薄弱点。”
[22:57] <御中龙一> “试着攻击关节的部位,不过也不能忘记我们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测试灵力的波长哦——”
[22:58] <监督Lee> “明白,即使不能有效地造成损坏,也要尽力迟滞它的行动!”
[22:58] <监督Lee> “佑理了解,会尽可能多试过几次雷击——”
[22:59] * 御中龙一 将剑刃用作防御的盾牌,从正面和戈必达尔的攻击做出周旋,不过,在关键的时刻还是会对其要害做出适当的斩击——
[22:59] <监督Lee> “我和法夫尼尔也会尽力而为。”
[22:59] <御中龙一> “是比之前的对手更加难缠的存在呢。”
[23:00] <监督Lee> “尽管来吧!莱茵的加护是不灭的!”
[23:01] * 监督Lee 对御中龙一说:华击团,于伦敦动物园的‘雾’中与敌人展开激战——
[23:02] <监督Lee> 华击团,于伦敦动物园的‘雾’中与敌人展开激战——
[23:02] <监督Lee> ——————————————————————‘雾’之外——————————————————————————————
[23:02] <监督Lee> “……好,这样子就没有问题了。”
[23:02] <监督Lee> “——”
[23:03] <监督Lee> “去帮我的夏洛克吧。”
[23:03] <监督Lee> “——?”
[23:03] <监督Lee> “那是爱称。”
[23:03] <监督Lee> “……”
[23:03] <监督Lee> “有不好的预感?”
[23:03] <监督Lee> “——(点头)”
[23:04] <监督Lee> “再没有比外行人的预感和直觉更不准确的依据了……嗯……”
[23:04] <监督Lee> “——(摇头摇头)”
[23:04] <监督Lee> “……可恶,看不了那么远。”
[23:04] <监督Lee> “——(举起手)”
[23:04] <监督Lee> “……你帮得上忙?”
[23:04] <监督Lee> “(点头)”
[23:05] <监督Lee> “但御中桑说了,不需要你来战斗的。”
[23:05] <监督Lee> “(点头,然后又摇头)”
[23:05] <监督Lee> “……”
[23:06] <监督Lee> 穿礼服的少女默默地看着显现在女孩身后的无数动物的影子
[23:06] <监督Lee> “想帮忙的是……我们。”
[23:06] <监督Lee> 女孩艰难地、却又充满诚挚地说道
[23:07] <监督Lee> 绿眸的少女压低了帽檐
[23:07] <监督Lee> “嗯……好吧,有着这种灵力的话……就带你去吧。”
[23:07] <监督Lee> 开什么玩笑。女演员恨恨地低语着
[23:08] <监督Lee> 这个灵力已经超出队里其他人的加总值了啦……
[23:09] <监督Lee> 而女孩只是对她回以感谢的微笑
[23:09] <监督Lee> (笑)
[23:09] <监督Lee> ——————————————————————SAVE————————————————————————————————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十
« 回帖 #1 于: 2017-01-20, 周五 20:17:49 »
本话的好感度变动(❤=上升 ×=下降  △=小下降=积累到3个时会变成下降)

【伊莉莎】❤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