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九  (阅读 986 次)

副标题: 动物园的“约会”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九
« 于: 2017-01-20, 周五 20:11:58 »
[21:27] <监督Lee> ——————————————————————————————————————————————————————
[21:28] <监督Lee> ——伦敦动物园
[21:30] <监督Lee> 帝国——也就是,世界上——最古老、也最伟大的动物园
[21:31] <监督Lee> 自1847年向公众开放以来
[21:32] <监督Lee> 它便独占许多珍奇的鸟兽至今
[21:33] <监督Lee> 譬如说由巴黎植物园转赠的大象·金宝
[21:35] <监督Lee> 还有在1914年由一位富有的陆军中尉赠予的黑熊·威涅
[21:36] <监督Lee> 不过,就在最近,这些动物园原本的宠儿都被某些‘新来者’夺去了人气,所在的场馆前变得冷冷清清
[21:38] <监督Lee> 而与此相反地,负责动物园的绅士们却在为新建的‘麋鹿馆’而发愁
[21:38] <监督Lee> ——因为它实在是太受欢迎了
[21:39] <监督Lee> “你知道吗?据说伦敦动物园新进的那头鹿懂英语!”
[21:40] <监督Lee> 最早只是这样的谣传
[21:40] <监督Lee> “——这已经是过去的流行啦!它并不是懂英语,而是能知道别人的心里在想什么!不信你可以再跟我去看一次!”
[21:40] <监督Lee> 后来就逐渐演变成这样的潮流
[21:41] <监督Lee> “据说那是一匹有灵性的动物,由来自北地的精灵守护着。”
[21:42] <监督Lee> 而在谣传中新加入的成分则是进一步地提升了它的神秘性
[21:42] <监督Lee> “据说那位精灵,看上去就像个可爱的小女孩子呢。”
[21:42] <监督Lee> 并增家了人们所喜闻乐见的元素
[21:43] <监督Lee> 自从1850年土耳其副总督向园方赠送的河马抵达以来
[21:43] <监督Lee> 伦敦动物园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经历过这种门庭若市的情形了
[21:44] <监督Lee> 所幸,负责管理园区的绅士小姐们,以及造访园区的绅士小姐们,姑且都保持着作为一名不列颠人基本的修养
[21:45] <监督Lee> 所以,你才能够在约好的时间,与和约好的人物于约好的地点会面
[21:46] <监督Lee> ——————————————A.M. 9:30,摄政公园——————————————
[21:46] <监督Lee> “御中桑~~~”
[21:46] <御中龙一> “那个……您好?”
[21:46] <监督Lee> 怎么说呢,那实在不能算是标准的日语
[21:47] <监督Lee> 充满了抹不掉的伦敦腔
[21:47] <监督Lee> 以致于你甚至差一点没有认出这个声音
[21:48] <监督Lee> “我没有迟到……嗯,没有迟到吧?”
[21:48] <监督Lee> 来人没披斗篷
[21:48] <御中龙一> “的确没有,但是……”
[21:49] <监督Lee> 绿色的短礼服搭配着女士小礼帽,还有长长的缎带和蓝宝石胸针
[21:49] <御中龙一> “对玛丽小姐来说实在是适合到超脱常规的装扮啊……”
[21:49] * 御中龙一 也不禁点了点头,郑重其事地说道。
[21:49] <监督Lee> “对Lady来说稍微有些失礼了哦,御中桑。”
[21:50] <监督Lee> 神情透出恰到好处、几可乱真的孩子气
[21:50] <御中龙一> “这是日本式的赞赏方式。”
[21:50] <御中龙一> “对于我来说,能行走在这样美丽的女性身边,几乎都有些惶恐了啊。”
[21:51] <监督Lee> “是吗,嘿嘿嘿……那就好,选衣服到半夜算是值得的呢。”
[21:51] <御中龙一> “半夜吗?这样一来,我就更觉得自己责任重大了。”
[21:52] <监督Lee> 玛格丽特·艾德勒不好意思地擦了擦鼻尖,伸出手、然后稍微犹豫了一下,改为走到你的身边
[21:52] <御中龙一> “对于玛丽小姐来说,这也是很重要的场合……那么,在我们前往目的地之前,就由我陪同玛丽小姐在动物园游览一番吧。”
[21:52] * 御中龙一 绅士风度地抬起了手。
[21:52] <监督Lee> “好,我都等不及啦,御中桑……”
[21:52] * 御中龙一 虽然不是很清楚玛丽突然改变的原因,但是,她的样子让人不会怀疑其心情的改善,因此这应该是一件好事。
[21:53] <监督Lee> 将棕发打理整齐的少女得体地挽住你的胳膊
[21:53] <御中龙一> “那么,玛丽小姐想先造访何处呢?”
[21:54] * 御中龙一 对着比自己矮小许多的娇小少女问道。
[21:54] <监督Lee> 接着,你们就通过绵延的桥与路往北行去,融入造访伦敦动物园的人流中
[21:55] <监督Lee> “来这边的人大概,都是去看麋鹿的吧。”
[21:55] <御中龙一> “的确,即使我们也是同样的目的。”
[21:55] <监督Lee> “我当然也很想去看,但很不凑巧地,我是吃蛋糕时把草莓留到最后的那一派。”
[21:56] <监督Lee> “所以就得委屈御中桑陪我先去看一看也许会吓坏普通女孩子的东西了哦?”
[21:56] <御中龙一> “能过明白玛丽小姐比喻里的意思,虽然我是不吃甜食的那一拍。”
[21:56] <御中龙一>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消息,我也对被圈养在拟造生态环境中的野生动物的精神状态有兴趣。”
[21:57] <监督Lee> 少女俏皮地眨了眨绿眸,指向以英语写成的路标
[21:57] <御中龙一> “而且这样看来,其他地方都没有人流的困扰,真是幸运。”
[21:57] <御中龙一> “那么,玛丽小姐觉得那种生物最值得期待呢?”
[21:57] <监督Lee> 她以纤指指向的路牌上写着——
[21:58] <监督Lee> “当然是那些披着鳞片的孩子咯。”
[21:58] <监督Lee> ——“爬虫馆”
[21:58] <御中龙一> “很少见呢。”
[21:58] * 御中龙一 即是指在看着的生物,也是指玛丽的兴趣。
[21:59] <监督Lee> “我自己的想法,可不一定全是令人满意的呢。”
[21:59] <监督Lee>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你能从她的神态中窥见几分平时睿智又狡黠的影子
[21:59] <监督Lee> 不过那份可爱的狡诈很快便化为雀跃
[22:00] <监督Lee> “少见才有稀缺的价值嘛,好啦好啦,快去吧,御中桑。”
[22:00] <御中龙一> “对于玛丽小姐来说,变温动物比恒温动物更可爱吗。”
[22:00] * 御中龙一 走向了告示牌所指的方向,同时问道。
[22:01] <监督Lee> 你们走过正打着瞌睡的工作人员身旁,进入爬虫馆
[22:01] * 御中龙一 在过去曾经有被比喻为‘蛇’的经验,因此对于这种生物也不讨厌。
[22:01] <御中龙一> “的确,对于不良环境的忍耐力会比较强。”
[22:02] <监督Lee> “这嘛……算是一个我很快就能提供的细节。”
[22:02] <监督Lee> 你们走过标明内容物产自蛮荒秘境的巨大蜥蜴笼子
[22:03] <御中龙一> “哦……”
[22:03] <监督Lee> 通过拟似雨林的展台,来到一个透明的玻璃箱前
[22:03] * 御中龙一 虽然不像一般人那样对于野生动物猎奇又觉得好玩,但还是对眼前的景象产生了兴趣,毕竟这是自己从没想过存在的生物。
[22:04] <御中龙一> “如果出现在大街上的话,可以列入‘怪物’的范畴了吧。”
[22:04] <监督Lee> 那里有一条奇异的蛇
[22:05] <监督Lee> 分类学上应该归属为‘埃及眼镜蛇’
[22:06] <监督Lee> 但它的体型异常庞大,而且在其深色鳞片上,有一条酷似闪电的白色斑纹
[22:07] * 御中龙一 本能地感受到了生物身上的不安定性与危险,注视着对方盘起来的身体。
[22:07] <监督Lee> “听说过银焰(Silver Blaze)吗,御中桑?”
[22:08] <监督Lee> 玛丽显得兴致勃勃地靠了过去
[22:08] <御中龙一> “是说这条蛇的事吗?”
[22:08] * 御中龙一 根据眼镜蛇身上的特征推测道。
[22:09] <监督Lee> 你回忆了一下,似乎在不到一年前的报纸上看到过这个词,出现某条有关奇异竞赛的新闻中
[22:10] <御中龙一> “的确是……”
[22:10] <监督Lee> “嗯!我救了它一条命,之后还和它合作过,在拍戏的时候。”
[22:10] <监督Lee> 记忆逐渐清晰起来
[22:10] <御中龙一> “对了,那一位是玛丽小姐啊……”
[22:12] <监督Lee> 在由斯特雷克爵士发起的‘斗蛇赛’上,咨询侦探玛格丽特·艾德勒找回了冠军的有力争夺者
[22:13] <监督Lee> 之后,还与那条夺得了冠军的蛇一起完成了剧集的第八部第四节
[22:13] * 御中龙一 具有相当广博度的浏览习惯在这时候发挥了作用。
[22:13] <监督Lee> 而那条蛇的名字就叫作‘银焰’
[22:13] <御中龙一> “这一位,则是冠军大人呢。”
[22:13] * 御中龙一 语气虽然轻松但没有揶揄的意味,而是认真地感到了其中有趣的关联性。
[22:14] <监督Lee> “御中桑,果然是个好同伴呢。”
[22:14] <监督Lee> “就算是带毒的,我也不介意哦。”
[22:15] <御中龙一> “很高兴能够听到玛丽小姐这么说。”
[22:15] <监督Lee> 玛丽摩挲着展示柜的玻璃,稍微把脸转了过来
[22:15] <御中龙一> “人类和蛇是不同的,即使拥有毒素,也可以选择自己所使用的对象。”
[22:15] <御中龙一> “如果那是‘必要’的事情的话,即使被别人讨厌也会采取行动的。”
[22:16] <御中龙一> “如果玛丽小姐能够体谅到的话,那就太好了。”
[22:16] * 御中龙一 并没有使用比喻的意思,但是,在这种时候或许这是少女原本表达的意思吧?
[22:16] <监督Lee> “哪里~听到御中桑这么说,我才是,深深地感到不虚此行呢。”
[22:16] <监督Lee> “好啦,回头再来看你吧,伙伴。”
[22:17] <御中龙一> “……能听懂吗?”
[22:17] <监督Lee> 有着绿眸的少女稍微招了招手,回过身来挽住了你的手臂
[22:17] <监督Lee> “怎么可能。”
[22:17] * 御中龙一 认真地烦恼着,毕竟根据解剖学和学术界的主流观点,爬虫类并不具备“记忆”这样的东西。
[22:18] <监督Lee> “只是尽一己所能去期望而已。”
[22:18] * 御中龙一 虽然知道它们能够被训练而锻炼出本能的‘反射行为’,但在它看起来,现在的自己和玛丽只是无法够得到的食物或者入侵者而已吧?
[22:18] <御中龙一> “……是吗。”
[22:18] * 御中龙一 露出像是笑意的表情。
[22:18] <御中龙一> “接下来,想要去哪里呢?”
[22:19] <监督Lee> “……笑得好讨厌啦,御中桑。”
[22:19] <监督Lee> “该看的也看过了,接下来就去……我想御中桑也很讨厌的,人多的地方吧。”
[22:20] <御中龙一> “嗯。”
[22:20] <御中龙一> “毕竟是任务呢。”
[22:20] * 御中龙一 认真地说。
[22:20] <监督Lee> “……”
[22:20] <监督Lee> 少女抱住你手臂的手腕稍微多用了点力
[22:20] * 御中龙一 挽着玛丽的手,走出了爬虫类馆。
[22:21] <监督Lee> 从上看过去,脸颊似乎鼓起来了
[22:21] <御中龙一> “咦,玛丽小姐,是生气了吗?”
[22:22] <监督Lee> “是呢……是任务呢,这样我不就像是御中桑为了任务才勉为其难地陪着一起出来的,惹人讨厌的女孩了吗?”
[22:22] <御中龙一> “并不是这样,玛丽小姐是我邀请来的。”
[22:22] <监督Lee> 比平时要直率一些……老实说,也要难缠一些的感觉
[22:23] <监督Lee> “那就改成只是为了任务而邀请出来的、便利的女人。”
[22:23] <御中龙一> “如果玛丽小姐以后还有外出的兴趣的话,即使没有任务在身我也会邀请你的。”
[22:23] <监督Lee> “……”
[22:23] <监督Lee> 抬头
[22:24] <御中龙一> “玛丽小姐是否愿意呢?”
[22:24] <监督Lee> 绿眼里含着的审视与期盼有几分是演技呢
[22:25] <监督Lee> “我记住了哦。”
[22:25] <监督Lee> 像在期待着什么似地看着你的眼睛
[22:25] <御中龙一> “啊啊,我不会对玛丽小姐说谎的。”
[22:25] <御中龙一> “这是我和玛丽小姐的约定。”
[22:26] <监督Lee> “嗯……发誓!不对,日本式的话,要……‘拉勾’!”
[22:26] * 御中龙一 并不是有意识地这样做,但是,在当时的环境下,毫无思考和迟疑的余地,身体本能地采取了那样的行动,神智本能地说出了那样的话。
[22:26] * 御中龙一 并不是很清楚这是否自己受到的‘训练’的关系,不过,也没有必要去在意那种事。
[22:26] <监督Lee> 少女伸出手背
[22:26] <监督Lee> 大概也……不完全清楚‘拉勾’的方式吧
[22:26] * 御中龙一 从某个‘朋友’那里知道了,人的感情、动机都是复杂的
[22:27] <御中龙一> “拉勾这件事呢……是这样进行的。”
[22:27] * 御中龙一 用自己宽大的手掌托起少女的手,修长的手指将纤细的指尖挑起,轻轻拨开
[22:28] * 御中龙一 将玛丽的手指和自己的重合在一起
[22:28] <监督Lee> “嗯……这样哦……”
[22:28] <御中龙一> “是的。”
[22:29] * 御中龙一 会不会违背今日的诺言呢?如果没有‘必要’的话,那是到死也可以遵守的约定吧。
[22:29] <监督Lee> 少女脸上浮现出学到了新东西的兴奋和期望被满足的惬意
[22:29] * 御中龙一 但是就是会去考虑这种事并且非常确定地把握着自己前进的方向。
[22:29] [SOUND]
[22:30] <监督Lee> “学到了新的知识呢,那么,我们就不要继续浪费时间了,御中桑。”
[22:31] <监督Lee> 少女重新挽起你的手
[22:31] <御中龙一> “是的,让我们走吧。”
[22:31] * 御中龙一 带着玛丽走向了‘麋鹿’所在的方向。
[22:32] <监督Lee> 于是,就在你迈出爬虫馆的瞬间,‘直感’袭击了你
[22:33] <监督Lee> 仿佛被注视着的不快感浮现在背后
[22:33] <御中龙一> “……”
[22:33] <监督Lee> 相当新鲜的体验,但并非是第一次
[22:33] * 御中龙一 向着假定存在着‘什么’的方向看了一眼。
[22:34] <监督Lee> 在你搭乘于灵子甲胄上、运用初次拜见的浅棕色灵力将来袭的炸弹分解时,曾产生过同样的‘直觉’
[22:34] <御中龙一> “……嗯,看起来,任务不尽快进行就不行呢。”
[22:35] <监督Lee> 那里只有慵懒地盘绕在玻璃箱内的“银焰”
[22:35] <监督Lee> “御中桑也感觉到了什么吗?”
[22:35] <御中龙一> “是啊。”
[22:35] <御中龙一> “这也是灵能力的一种表现吗?”
[22:35] <监督Lee> 玛丽和你几乎是在同时回头的
[22:36] <监督Lee> “只有尽我们所能去推测咯。”
[22:36] <监督Lee> “但不是在现在呢,御中桑,加快脚步吧。”
[22:37] <御中龙一> “说的没错呢,玛丽小姐。”
[22:37] <监督Lee> “就算是这种‘好天气’,说不定也会起雾呢。”
[22:37] * 御中龙一 看了看人流汇聚的方向。
[22:37] <御中龙一> “得行使一下特权了的样子。”
[22:38] <监督Lee> 玛丽抱紧你的手腕,扶了扶小礼帽
[22:38] <监督Lee> 不知道什么时候,另一只手里已经握住长长的手杖了
[22:39] * 御中龙一 使用军队的特权寻找到负责人,让自己和玛丽得以提前去和“少女”接触了。
[22:40] <监督Lee> ————————————————————————————————————————————————
[22:41] <监督Lee> “华击团的御中……先生么?”
[22:41] <御中龙一> “是我。”
[22:41] <监督Lee> 出乎你意料的,动物园的负责人是位女性
[22:41] * 御中龙一 向对方行了一个绅士礼仪。
[22:42] <监督Lee> 看样貌大约是五十岁左右,穿着略显老气的长袖衬衫和收腰长裙
[22:43] <监督Lee> “虽然我仍然有不少问题想问,但在那之前能请您复述一次您的要求么?”
[22:43] <监督Lee> “关于‘少女’的那部分。”
[22:44] <御中龙一> “我希望您能给我和玛丽小姐与‘麋鹿’小姐独处的时间。”
[22:44] <御中龙一> “啊,说‘独处’可能不够准确,应该是三人相处吧。您可以让人在远距离做出监视,不过,我并不需要除此之外的人的目光。”
[22:45] <监督Lee> “咳嗯,听着,或许您不太清楚,但我……嗯……我们伦敦动物园是接受公众捐款的……”
[22:45] <监督Lee> 对方明显很是为难的样子
[22:45] <监督Lee> “嗯……这样啊……”
[22:46] <监督Lee> 玛丽笑了笑,站了出来
[22:46] <御中龙一> “借口从来都不是什么很难制造的东西呢,园长殿下,如果可以的话……”
[22:47] <监督Lee> “也就是说下面的人如果不乐意暂停参观,你就会很困扰咯。”
[22:47] <监督Lee> “不止是我会很困扰而已!”
[22:47] <监督Lee> 玛丽稍微拽了拽你的上衣下摆
[22:47] <监督Lee> “——那么,我相信,至少下面的人不会不给我们面子呢。”
[22:48] <监督Lee> “结交一个美国人总是令人愉快的。”
[22:48] <监督Lee> “如果那是艾琳·艾德勒就更不用说了。”
[22:48] <监督Lee> 她取下了小礼帽
[22:49] <监督Lee> 随手拨弄了一下原本被弄直的头发
[22:49] <监督Lee> 女园长睁大了眼睛
[22:49] <监督Lee> “好啦,能稍微拜托一下嘛?”
[22:50] <监督Lee> 变回平常样子的少女微笑着看了看园长,在后者点头之后转向了你
[22:50] <御中龙一> “相当精彩呢。”
[22:50] * 御中龙一 由衷地表示了赞叹。
[22:51] <监督Lee> “为此我可能需要稍微离开一下咯,我的夏洛克。”
[22:51] <御中龙一> “交给我吧,玛丽小姐。”
[22:52] <监督Lee> “请好好活用这段时间啦,伙计。”
[22:52] <御中龙一> “我不会让您的行动白费的。”
[22:52] <监督Lee>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你觉得眼前的少女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22:52] * 御中龙一 微笑着点了点头。
[22:53] <监督Lee> 眼角和嘴唇都稍稍地吊了起来,在显出其早慧多智之余,还染上了嘲弄和讽刺的颜色
[22:53] <监督Lee> 令人稍微有一些熟悉
[22:53] <监督Lee> “最好是那样啦,不过,就算你搞砸了,事情也不过是变得更有趣了而已。”
[22:54] <御中龙一> “……啊啊。”
[22:54] <监督Lee> “所以不要担心,不要害怕,我的朋友。”
[22:54] <御中龙一> “至少今天,不会让玛丽小姐觉得无聊的。”
[22:54] <监督Lee> “放手去做吧。”
[22:54] <监督Lee> 少女点了点头,用手杖扶正不知什么时候戴上的小礼帽
[22:55] <监督Lee> ————————————————————————————————————————————————————
[22:55] <监督Lee> 踏入麋鹿馆,周围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起来
[22:56] * 御中龙一 慢慢地向前走去。
[22:56] <监督Lee> 完全不复你方才所穿越的人群般嘈杂
[22:57] <监督Lee> 不得不说,玛丽在英国人中的名气远远超出了你的意料
[22:58] <监督Lee> ——但那些不是现在需要去想的事情
[22:58] <监督Lee> 你的面前是一道简单的围栏
[22:59] <监督Lee> 而围栏之后,蒸汽机关正不断地吹出冷气和雪花,保持住围栏内部的温度
[22:59] <监督Lee> 在那稀薄的雪色和枯木之间
[23:00] <监督Lee> 一头有着形状复杂之犄角的麋鹿正趴在那里,隔着围栏窥视着你
[23:00] * 御中龙一 拂去遮住视野的雪花,向着这之前的所在望去。
[23:01] <监督Lee> “——”
[23:01] <御中龙一> “你好。”
[23:01] <御中龙一> “我想要见到你所守护的公主殿下呢。”
[23:01] <监督Lee> 它点点头,然后又用蹄子拂去旁边的一堆雪,露出下面的树桩
[23:01] <御中龙一> “谢谢。”
[23:02] * 御中龙一 按照自己所想像的,‘驯鹿’的礼仪坐了下去。
[23:02] <监督Lee> “……噗。”
[23:03] <监督Lee> 轻笑声从积满雪花的枝头上传来
[23:03] <监督Lee> 露珠落在冰面上碰碎应该就会发出这种声音吧
[23:03] <御中龙一> “……很高兴见到你呢。”
[23:04] <监督Lee> 枝头一阵摇晃
[23:04] <监督Lee> ‘呼’地,披着毛皮的女孩像鸟儿似地轻盈落地
[23:05] * 御中龙一 眼前就好像展开了一个新的世界那样。
[23:05] <御中龙一> “但是……”
[23:05] * 御中龙一 在面对新的世界的时候,又感到了某种类似挫折般的不安,那是从未有过的现象。
[23:05] <御中龙一> “……是谜啊。”
[23:05] <监督Lee> ——白色
[23:06] * 御中龙一 无法了解眼前的少女。
[23:06] <监督Lee> 除了遮盖住玲珑身段的深棕色毛皮之外,女孩仿佛由深浅、质感不同的雪塑造而成似的
[23:06] * 御中龙一 所学到的知识,是在现实的环境下,对所有的人类加以统计,归类,细分。
[23:06] <监督Lee> “——诺因。”
[23:07] <监督Lee> 女孩微微歪头
[23:07] <监督Lee> 接着看了看你的眼睛
[23:07] * 御中龙一 虽然其中也有文化、宗教、习俗的壁垒,但是,人类总是有着相似之处,并且拥有着同样可预期的弱点、优点和本性的。
[23:07] <御中龙一> “……就像是大气之中飞舞的精灵一样呢,诺因小姐。”
[23:07] <监督Lee> 起初,你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黑暗
[23:07] <监督Lee> 但你很快就意识到了,那并不是黑暗
[23:07] * 御中龙一 无法辨识,无法分析,也无法了解。
[23:08] <监督Lee> 而是数多的星辰
[23:08] <监督Lee> 因为星辰本身太过繁多、明亮,反而使得剩余的部分看上去像是夜空般
[23:09] <监督Lee> 每一颗星辰都仿佛是一条生命
[23:09] <监督Lee> “……?……(点头)”
[23:09] <监督Lee> 她用手指摩挲了一下你的脸颊
[23:09] * 御中龙一 从树桩上站起身,接着单膝跪下
[23:10] <监督Lee> 太过缺乏恶意的举动,导致你甚至没能及时作出反应
[23:10] <御中龙一> “诺因,我是御中·龙一。”
[23:10] <监督Lee> “……龙、一?”
[23:10] <御中龙一> “是的。”
[23:10] <监督Lee> 女孩学着你,但很快发现这样无法和你平视,改为稍稍低下身子
[23:11] <御中龙一> “我是伦敦华击团的队长,但是,这对你来说并没有意义吧。”
[23:11] <御中龙一> “我是前来保护你的,或者说,安抚你的,又或者说是来探望你的……不过,对你来说,这也没有意义吧?”
[23:11] <监督Lee> 少女伸出手
[23:11] <监督Lee> *女孩
[23:12] <监督Lee> 她的指尖像雪一样,轻触你的鼻尖,额头
[23:12] <御中龙一> “你并不需要多余的保护呢,诺因。”
[23:13] <监督Lee> “(点头)”
[23:13] <监督Lee> 她指了指自己
[23:13] <御中龙一> “虽然在这里……但你比谁都要强大和自由。”
[23:13] <监督Lee> 接着,努力地张开双臂
[23:13] <监督Lee> “……全部。”
[23:14] <监督Lee> 最后,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23:14] <监督Lee> 重新抚摸了你的额头
[23:14] <御中龙一> “你是想说,自己能够保护全部所喜欢的东西吗?”
[23:15] <监督Lee> “(点头)”
[23:15] <御中龙一> “我并不怀疑。”
[23:15] <御中龙一> “那么,你想要离开这里,到外面去吗?”
[23:16] <监督Lee> 有一瞬间,你看见她露出了胆怯的神情
[23:16] <监督Lee> “雾。”
[23:16] <监督Lee> “宝物……失去。”
[23:17] <御中龙一> “你知道雾,是吗……”
[23:17] <监督Lee> “(点头)”
[23:17] <御中龙一> “我们,华击团的使命,就是与雾进行战斗。”
[23:18] <御中龙一> “战斗是,痛苦而且辛苦的事,也是会让人不安的事。但是,通过战斗,我们就能驱散雾。”
[23:18] <监督Lee> “(用力点头)”
[23:18] <御中龙一> “你知道这件事吗……”
[23:18] <监督Lee> 女孩指向外面,然后指向你
[23:18] <御中龙一> “那么,你愿意和我一同战斗吗?”
[23:18] <监督Lee> “(点头,然后又摇头)”
[23:18] <监督Lee> 想要这样做,但不能做到
[23:19] <监督Lee> “复杂……”
[23:19] <监督Lee> 她指向你的胸口,然后又指向额头
[23:19] <御中龙一> “是啊。”
[23:19] <监督Lee> 最后指向外面
[23:19] <御中龙一> “的确是这样。”
[23:20] <御中龙一> “我们很难让你理解吧,是的,特别是我呢。”
[23:20] <监督Lee> “灵魂……太复杂了,聚集不……起来。”
[23:20] <御中龙一> “你就像是天空中的星星,不理解被因循某种目的而制造出来的工具,是非常合理的事情。”
[23:21] <监督Lee> 女孩非常努力地皱起了眉头
[23:21] <监督Lee> 你看见她的身后浮现出了琥珀色的影子
[23:21] <御中龙一> “……”
[23:21] <监督Lee> 首先是羚羊
[23:22] <监督Lee> 有着纤长躯体和细角的美丽动物
[23:22] <监督Lee> 只要看一眼就能理解它渴望着奔跑
[23:22] <监督Lee> 接着是猩猩
[23:22] <监督Lee> 不住敲打着地面以及自己胸口的凶猛动物
[23:23] <监督Lee> 不必听它的怒吼也能明白它盼望能看到家乡的太阳
[23:23] <监督Lee> 然后是河马……袋狼……
[23:24] <御中龙一> “……”
[23:24] <监督Lee> 每一个影子出现的瞬间,你都能正确地理解它们的感情,它们的思绪……
[23:24] <监督Lee> ——因为它们纯粹
[23:24] <监督Lee> 但在最后,你看到的是一个具有四肢并用二足行走的、淡薄而空洞的阴影
[23:24] <御中龙一> “……非常美丽的景象呢。”
[23:25] <监督Lee> 它站在远离其他动物的地方
[23:25] <监督Lee> 彷徨着
[23:25] <监督Lee> 身躯如同阳炎般摇摆不定
[23:25] <监督Lee> 那是人类
[23:26] <监督Lee> 看着的话……就能够理解
[23:26] <御中龙一> “……”
[23:26] <监督Lee> 因为太过复杂
[23:26] * 御中龙一 站起了身
[23:26] <监督Lee> 所以无法留下纯粹的思绪
[23:27] <监督Lee> 你头一次地,不以自身的灵力,而是以知识和判断力解明了眼前女孩的灵力正体
[23:27] <监督Lee> 雪色的幼小少女睁开了眼
[23:28] <御中龙一> 【……这不才正是我们,才是我应该守护的事物吗……?不需要任何东西的我,持续着任务和战斗的我,属于‘人类’这个定义之下,被视为最完美的士兵。】
[23:29] <监督Lee> ——她所驱使的灵力,会聚集死者遗念、赋予其实体
[23:29] <监督Lee> 在那琥珀色之光下,纯粹即为强大
[23:29] <御中龙一> 【然而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去战斗呢?为了当权者,普通的百姓吗?并不是蔑视或轻视他们,但是……】
[23:29] <监督Lee> 即为美丽
[23:29] <监督Lee> 即为高洁
[23:30] <监督Lee> 一如仿佛新雪般的她
[23:30] <御中龙一> 【我现在,不正在将我最应该保护的东西变成自己手中的武器吗?这种本末倒置的行为……】
[23:30] <监督Lee> “——”
[23:30] <御中龙一> “诺因。”
[23:30] <监督Lee> 她踮起脚尖,抚摸着你的脸颊
[23:31] <御中龙一> “你是……完全的。如果可能的话,我不希望你去战斗。”
[23:31] <御中龙一> “我会和司令官解释的,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够送你回到你的家。”
[23:31] <监督Lee> 她递回给你一个疑惑的眼神
[23:32] <监督Lee> “……不需要?”
[23:32] <监督Lee> 因为不需要诺因的力量吗?
[23:32] <御中龙一> “不,应该是需要的。”
[23:32] <监督Lee> “没有?”
[23:32] <御中龙一> “但是,你是贵重的。”
[23:32] <监督Lee> 因为龙一没有想要保护的东西吗?
[23:33] <御中龙一> “我有,但是,诺因。”
[23:33] <御中龙一> “你有吗?”
[23:33] <监督Lee> 女孩的脸颊上绽开出一个几乎可以用仁慈来形容的温暖笑容
[23:33] <御中龙一> “在这个城市之中,存在着,你希望自己付出代价,承受痛苦,也要去保护的东西吗?”
[23:34] <监督Lee> “若是,喜欢诺因的话。”
[23:35] <御中龙一> “没有那个必要!”
[23:35] <监督Lee> 如果他们喜欢诺因的话,诺因就想保护他们
[23:35] <御中龙一> “你是……自由的。”
[23:35] <御中龙一> “并没有被束缚住……然而,你自愿……被束缚吗?”
[23:36] <监督Lee> 女孩澄澈的灰色眼瞳中稍微渗出了一滴泪水
[23:36] <御中龙一> “……”
[23:36] <监督Lee> 她的指尖伸到你的眼旁
[23:36] <监督Lee> “代替……龙一的。”
[23:36] <监督Lee> 因为龙一好像在哭却无法哭出来的样子,所以……
[23:37] <御中龙一> “……真是,温柔啊……”
[23:37] * 御中龙一 将女孩拥入了自己的怀中。
[23:37] <御中龙一> “是啊,仔细想来,还是有些辛苦呢。而且,这里也非常的冷。”
[23:37] <监督Lee> 女孩轻轻地惊叹一声,但接着就好像感到了什么似地抱住了你的背
[23:37] <监督Lee> “习惯……”
[23:38] <御中龙一> “不过,我明白司令要我来这里和你见面的理由了。”
[23:38] <监督Lee>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她脚边的麋鹿忽然抬起头来
[23:38] <监督Lee> 警觉地左右看去
[23:38] <御中龙一> “……”
[23:38] * 御中龙一 放开了诺因,站起身。
[23:38] <监督Lee> 接着,你也感到了‘那个’
[23:38] <御中龙一> “——开始了吗。”
[23:39] <监督Lee> “……夏洛克!”
[23:39] <监督Lee> 麋鹿馆的大门被猛地打开了
[23:39] <监督Lee> 进来的是一脸正色的玛丽
[23:39] <御中龙一> “我明白,玛丽小姐。”
[23:40] <御中龙一> “不过,比起队长的命令,我有一个请求。”
[23:41] <监督Lee> 她看了看你,又看了看你身后披着毛皮的雪色女孩,稍微颔首
[23:41] <御中龙一> “还不能让诺因被卷入战斗里,防卫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23:42] <监督Lee> “这孩子……?唔……”
[23:42] <御中龙一> “在支援抵达前,来犯的对象,由我来解决。”
[23:42] <监督Lee> 玛丽稍微顿了一下
[23:43] <监督Lee> 她身上瞬间闪过棕色的灵力光
[23:43] <监督Lee> “……这件事确实变得更有趣了。”
[23:43] * 御中龙一 走过了玛丽的身边时,忽然停下了脚步。
[23:43] <御中龙一> “玛丽小姐。”
[23:44] <监督Lee> “夏洛克,你发起的乡间旅行已经获得了圆满的成功,我度过了一个奇妙的早晨。”
[23:44] <御中龙一> “啊啊。”
[23:44] <监督Lee> 她把手杖转了一圈
[23:44] <御中龙一> “我也……得到了很重要的收获。”
[23:44] <监督Lee> “很高兴你在我预料它在的地方找到了它。”
[23:44] <御中龙一> “那是名为‘目的’的东西。”
[23:45] <监督Lee> “所以……”
[23:45] <监督Lee> 头一次地
[23:45] <御中龙一> “从这一刻起,不仅仅是作为伦敦华击团的队长,而是作为御中 龙一这个人本身。”
[23:45] <监督Lee> 你在名叫玛丽·艾德勒的少女脸上看到了真正的惊讶
[23:46] <御中龙一> “我要将危害着人的自由与纯洁的‘雾’,从这座城市,以及这个世界根绝。”
[23:47] <监督Lee> 你背对着麋鹿馆的大门
[23:47] <监督Lee> 背对着慌乱奔走的人群
[23:47] <监督Lee> 背对着远处弥漫浮现的‘雾’
[23:48] <监督Lee> 如此宣言道
[23:48] <监督Lee> 见证者当中的一人因为太过惊讶而未能保持住平时的判断力
[23:48] <监督Lee> 而另一人
[23:49] <监督Lee> 虽然无从理解你话语中对她而言太过复杂的含义,但……
[23:50] <监督Lee> 雪色的精灵一只手扶着麋鹿的颈子,一只手抚上了自己的胸口
[23:50] <监督Lee> “鲁道夫……”
[23:51] <监督Lee> 璐缇希娅·诺因感受着自己远比平时更加激烈的心跳声,以及自那个青年的话语中传递过来的炙热感情
[23:51] <监督Lee> “——诺因,找到了。”
[23:52] <监督Lee> ——她确实地接受到了那份心意
[23:52] <监督Lee> 尽管那不仅仅是针对她的
[23:52] <监督Lee> 然而,正是因为如此
[23:53] <监督Lee> 这份感情/心意/思念才如此炙热,如此……
[23:53] [SOUND]
[23:53] <监督Lee> ——纯粹
[23:54] <监督Lee> ——————————————————————SAVE——————————————————————————————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九
« 回帖 #1 于: 2017-01-20, 周五 20:12:42 »
本话的好感度变动(❤=上升 ×=下降  △=小下降=积累到3个时会变成下降)

【玛丽】❤
【诺茵】❤ ❤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