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戏法师的帝都见闻  (阅读 1604 次)

副标题: 在法师的地盘,厕纸也会打人

离线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816
  • 苹果币: 2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LOG】戏法师的帝都见闻
« 于: 2016-05-23, 周一 19:03:41 »
22:08:38<DM|风见幽华> ——毫无底稿地开了——
22:12:55<DM|风见幽华> 康庄大道,歌舞升平。赤塔白尖,秘学殿堂。
22:13:46<DM|风见幽华> 在吟游诗人的歌谣和小调中,将这座号称大陆心脏,帝国之魂的城市,描述得如同众神的庭院一般雄奇瑰丽。
22:15:10<DM|风见幽华> 阿拉达尔,神圣之冠,秘法之都。在它城内被居民戏称为“双黄蛋”的两圈环形城墙之内,分别坐落着这个庞大国度的权力核心,与最高的魔法成就。
22:17:20<DM|风见幽华> 如今,你来到了这座城市的魔法核心——红之学会的法师区城门之下。
22:18:55<DM|风见幽华> 如果单看城门与城墙,那么它并没有什么非常特别的地方,与其它城市相差无几的石质构造,由于并非帝都的外墙与正门,所以法师区的城墙显得单薄了许多,城门也只是并不算多厚实的木门,连铁栅都没有。
22:20:03<DM|风见幽华> 唯一能够提醒你,跨过这道门就等于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件事的是,门上描绘着的红巫师的徽记——两只捧着一团蓝色火焰的断腕。
22:20:34<DM|风见幽华> 以及,门后耸入云端的高塔之群。
22:21:33* 蕾弗洛|诡术师 策动驮马“玩具城”前进,享受着马蹄敲打在路面上清脆的声音。
22:21:53* 蕾弗洛|诡术师 它回荡在法师区的高塔之间,有种童话般的美感。
22:21:55<DM|风见幽华> 在门前仰望,一座擎天柱也似的赤色高塔从远处密密匝匝地簇拥着它的塔群中赫然雄起,穿天贯云,宛如生长在灌木丛中的千年古树。
22:23:12<蕾弗洛|诡术师> “嗯哼哼哼。来....千客,看看这里。奥秘学术的天堂,嘿。”
22:23:33* 蕾弗洛|诡术师 拉开口袋让魔宠探出头来观察,用特殊的交流语言和他说话。
22:23:46<DM|风见幽华> 令人奇怪的是,法师区的大门毫无防备地敞开着。
22:24:22<DM|风见幽华> 一些穿着各色袍子,作法师打扮的家伙从你身边急匆匆地走过。
22:24:47<DM|风见幽华> 其中混杂着一些穿着平民服饰的人,还有几辆描绘着帝都贵族家徽的马车。
22:25:24<DM|风见幽华> 倘若不是门后的高塔与门上的红巫师徽记,你几乎以为这里与其它可以随进随出的市内公共区域没有区别。
22:26:53<DM|风见幽华> 一个穿着灰袍子戴兜帽的家伙从你身边走过,快步跨入甚至无人看守的法师区大门,随后他的身子忽然拔地而起,凌空向远处的高塔群飞去。
22:27:52<DM|风见幽华> 仔细一看的话,这样的家伙似乎还不在少数。那些从远处看不真切的、在法师区的空域中飞舞的小小黑点——你原本以为是鸽子之类的飞鸟——现在想来大抵都是活人。
22:28:27<DM|风见幽华> 随着人流,你乘马进入了法师区的大门。
22:30:27<DM|风见幽华> 常年经受法术的灌注,身体与皮肤都对魔法能量敏感不已的你,刚刚走进这高塔林立的街区,就忽然感到一阵止不住的头晕目眩。
22:30:44<DM|风见幽华> 你感觉到魔法。
22:30:52* 蕾弗洛|诡术师 不由自主拉住马匹的缰绳。
22:31:29<DM|风见幽华> 即使是在整个童年时代都与它相处,你也无从知晓它的本质,然而仅仅是一步之隔——从门外走进门内,你就真切地感觉到,它充斥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22:33:29<DM|风见幽华> 难以言说的感觉包裹着你。就像是身体浸泡在水中,虽然并没有水体包覆身躯的触感,也没有阻碍你行动的水流,但是你就是知道,魔法已然吞没了你,也吞没了此处的每一毫空间。
22:34:27* 蕾弗洛|诡术师 仿佛窒息一般,挣扎着试图集中在自己的思绪中。
22:35:02<DM|风见幽华> 空中一个黑点逐渐放大,朝你所在的街道落了下来——你看得真切,那是一个穿着红袍的魔腕牧师,他轻飘飘地在你身边落下,好整以暇地拍了拍袍子,向城门走去。
22:35:25<DM|风见幽华> 周围的行人没有对这个空降的牧师投去任何诧异的视线,似乎这种事情在这里已经司空见惯。
22:36:13* 蕾弗洛|诡术师 脸上慢慢泛出一丝浅浅的微笑,说来也是奇怪,这些年过去,似乎已经不再剩下其他神态。
22:36:43* 蕾弗洛|诡术师 深呼吸调整自己的状态,直到适应这里的高强度法术为止。
22:36:44<DM|风见幽华> 你所在的这条街道,似乎还未能够真正碰触到法师区的核心,街道两侧分布着一些看起来像是店铺的建筑物。
22:37:32<DM|风见幽华> 钱币叮当的市井气息冲淡了这里的神秘感,而你预想当中的学术气息并未在你踏入法师区的第一个刹那就迎面而来。
22:38:08<DM|风见幽华> 倘若从高空往下俯瞰,你就可以看到这些低矮的建筑物铺出一个扇面,被你所在的这条一直连接到城门口的街道一劈两半。
22:38:50<DM|风见幽华> 随后那两半矮屋又被其它几条位置左右对称的街道再度分割。
22:39:11<DM|风见幽华> 而包裹着这一扇矮屋的,就是逐渐拔高的塔群。
22:40:05<DM|风见幽华> 倘若从这里一直向前走,朝着扇形的尖端前行,就会渐渐被高耸入云的尖塔,与缓缓拔高的地势所淹没。
22:40:18<DM|风见幽华> 你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这条道路仿佛通向奥秘之门的朝圣之路。
22:42:28<DM|风见幽华> 你沿着街道驾马随意前行。
22:43:14<DM|风见幽华> 两旁看上去像是出售魔法物品的店铺构造都大体相同——柜台上摆着几样新奇好玩的小东西。
22:43:43<DM|风见幽华> 而柜台后则坐着一脸阴郁,作法师打扮的年轻人们。
22:44:19<DM|风见幽华> 他们有的捧着一本书籍全身贯注地研读,而有的则朝街道上的行人们投去麻木的眼神。
22:45:43<DM|风见幽华> 你对那些小玩意儿多看了几眼,发现那些只不过是用简单的戏法就能驱动的玩具。
22:47:07<DM|风见幽华> 诸如咝咝冒着寒气,贴身带着就可以避暑的小水晶珠;只要对着光源就会在地面上投射出各种图案的镜子。
22:47:27<蕾弗洛|诡术师> “呵呵。”
22:47:51<蕾弗洛|诡术师> “嗳,你们好。是帮师傅看店子挣外快的学徒吗?”
22:47:58<DM|风见幽华> 你还看到有一个死人脸的年轻学徒手持着那面镜子,另一只手里攥着根不灭明焰对着它晃来晃去,试图利用投射在店门前地上的各种图案招徕客人。
22:48:08* 蕾弗洛|诡术师 随意踏进店里鞠躬招呼一下。
22:48:43<DM|风见幽华> 那个看店的学徒脸色有些不自然地点了点头,“要来点什么?”
22:49:20<蕾弗洛|诡术师> “有什么特别有趣的小玩意吗,啊哈,就是纪念品,但一定要特别的。”
22:49:37<DM|风见幽华> 虽然向普通的市民出售这些毫无魔法含量的玩物的工作有些刺痛了学徒身为法师那可怜的小小自尊,但是导师的命令却是不可违抗的。
22:50:17<DM|风见幽华> 他熟练地从背后的货架上拿下一样东西,摆在你的面前。
22:50:54<DM|风见幽华> 那是一个小小的模型——一座城市的模型。而且活脱脱就是被缩小了几千几万倍,安放在一个木制底座上的法师区。
22:51:45<DM|风见幽华> 那些林立的高塔此刻看上去就像是密密麻麻的小牙签,中央那座巨塔则像极了一根红色粉笔。
22:51:50<蕾弗洛|诡术师> “你的导师...嗯,真是个有趣的人呀。”
22:52:34<蕾弗洛|诡术师> “这个小东西有什么特别的吗?”
22:53:28<DM|风见幽华> 令人惊奇的是,虽然它看上去像是真实的——连石料的质感都惟妙惟肖——但是当你试图触摸它的时候,手指却轻易地穿透了那些高塔。
22:54:17<DM|风见幽华> 学徒敲了敲模型的底座。于是原本巍峨耸立在那上面的小小高塔群开始收缩。
22:54:58<DM|风见幽华> 建筑缩入地面,那红色的巨塔也一寸寸变矮,很快整个法师区就化为了一块平地。随即平地中央开始出现一点点蓝色。
22:55:20<DM|风见幽华> 蓝色继续扩大——化为了将整个底座填满的水波,波涛粼粼,海浪翻涌。
22:55:56<DM|风见幽华> 而很快,一角陆地在海洋的边缘出现。
22:56:42<DM|风见幽华> 似乎是由于视角的挪移,你看到了那陆地上逐渐进入你视野的雄壮军队,站在军队最前方,一身戎装的王者以及在王身边身披红袍的贤者。
22:57:55<DM|风见幽华> 贤者向着海洋高举双臂,紧接着海水翻腾了,一点白色开始在海中浮现,随后是残破但依然高耸的白色高塔,连接着塔楼与塔楼的拱桥,高大而古朴的建筑。
22:58:23<DM|风见幽华> ——你看到了一座城市从海底升起的全过程。水流从城市的街道中倾泻而出,又流入大海。
22:59:05<DM|风见幽华> 最后,一座石桥在那一角陆地的末端升起,如同雨后跨越天际的虹桥,连接到了那刚从水中升起的古城门口。
22:59:27<DM|风见幽华> 而视角又再度移向了城内,贤者与军队逐渐从底座上消失。
23:00:22<DM|风见幽华> 古城残破的建筑开始被看不到的无形之手修复和重建,很快,一座座高塔再度耸立,而那红色的巨塔也重新出现在了你的视野中——这个模型又恢复了它原本被拿出来时的样子。
23:01:17<DM|风见幽华> “这个幻术台座展现了贤者大人从海底将帝都唤起,到法师区被建立之间整个过程的景象。”学徒向你解释道,虽然这份工作令他不耐,但是你能听出他话语中与有荣焉的些微自豪感。
23:12:23* Oicebot 跟 蕾弗洛|诡术师 握手:“胡汉三,欢迎回来!”
23:12:32<蕾弗洛|诡术师> “真漂亮。”
23:12:46* 蕾弗洛|诡术师 好奇地轻轻触摸这个小东西。
23:13:13<蕾弗洛|诡术师> “你觉得这份工作很无聊....嗯,嘻嘻嘻,要是我也会。”
23:13:32<蕾弗洛|诡术师> “不过,你很喜欢这个小东西呀,嗳,小学徒。”
23:14:44<DM|风见幽华> 学徒皱起眉头看着你,似乎对于你一口一个学徒的叫法十分不爽。
23:14:52<DM|风见幽华> “你买不买?”他直接了当地问。
23:21:08<蕾弗洛|诡术师> “我以前也是个学徒。不要急着对你现在的状态表示不满,年轻的法师,嘻嘻嘻。”
23:21:13<蕾弗洛|诡术师> “多少钱?”
23:21:57<DM|风见幽华> 他说了一个没有超过你心理价位太多,但还是多少会有一些肉疼的数字。
23:26:25<蕾弗洛|诡术师> “贵了点。”
23:27:35<DM|风见幽华> “这是最低价了,小姐。”
23:27:40<DM|风见幽华> 学徒有点儿不耐烦地摇了摇头
23:30:03<蕾弗洛|诡术师> “我可以给你一个法术做交换,你看如何?”
23:30:22* 蕾弗洛|诡术师 半趴在柜台上,以手撑脸。
23:30:39* 蕾弗洛|诡术师 轻轻用指关节叩击着柜台。
23:30:49<DM|风见幽华> 学徒眯起了眼睛,仔细地审视着你。
23:30:54<蕾弗洛|诡术师>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嘻嘻嘻。”
23:31:14<DM|风见幽华> “什么法术?”他看了看周围,声音不可避免地压低了几分。
23:31:42<蕾弗洛|诡术师> “你看巨雷惊响如何?”
23:32:59<蕾弗洛|诡术师> “嗳,算了。”
23:33:17<蕾弗洛|诡术师> “和善容貌,我看你非常需要这样的法术呢。”
23:33:34<DM|风见幽华> 他皱起眉头
23:34:00<蕾弗洛|诡术师> “或者是粘性地板,古时糟粕。”
23:35:01<DM|风见幽华> 学徒的眉头开始松动。
23:35:22<蕾弗洛|诡术师> “嗯.....”
23:35:25<DM|风见幽华> “粘性地板。”你能看到他在柜台底下用袍子擦了擦掌心的汗水。
23:35:37<蕾弗洛|诡术师> “放轻松,放轻松。”
23:35:43<DM|风见幽华> “给我法术,这个幻术台座就是你的了。”
23:35:49<蕾弗洛|诡术师> “别这么紧张....”
23:35:53<DM|风见幽华> 他把那个小台座往你的方向推了推。
23:36:27<蕾弗洛|诡术师> “这样可做不了大法师,不做大法师的法师不是好法师。”
23:37:14* 蕾弗洛|诡术师 掀开旅行斗篷,露出用防水皮套困在腰上的法术书,轻轻抚摸书脊。
23:37:56<蕾弗洛|诡术师> “一整本,我建议你先想办法弄下来,然后晚上回去慢慢琢磨....我不太擅长写简单易懂的标准字体,嘿~”
23:38:15* 蕾弗洛|诡术师 满意地观察他的反应。
23:39:29<蕾弗洛|诡术师> (我是不是又特么卡了
23:39:30<DM|风见幽华> 他的眉头恢复到了紧锁的状态。
23:40:07<DM|风见幽华> 随后这个学徒从怀里拿出了几张纸和一小瓶药水。
23:40:20<蕾弗洛|诡术师> “这个小台座可比不上一张卷轴的价值。”
23:40:30<DM|风见幽华> “我希望你是用墨水抄写的。”他说,小心翼翼地把纸放在桌上。
23:40:34* 蕾弗洛|诡术师 轻轻摸了摸那个小工艺品。
23:41:16<蕾弗洛|诡术师> “当然,我也只能搞到墨水——我的导师只有兴趣来了的时候才会停止他感兴趣的小实验,教我那么几个小法术。”
23:41:43<DM|风见幽华> “那你还想要什么?”
23:41:47<蕾弗洛|诡术师> “我只能自己找东西记录.....嘿。大部分时候不得不偷看他的法术书来抄。”
23:42:01<DM|风见幽华> 学徒紧张地看了看周围,不过似乎没有路人对你们之间的交谈感兴趣。
23:42:15* 蕾弗洛|诡术师 把书解下来,放在柜台上。
23:42:20<DM|风见幽华> 有时候一个从天而降的法师就能让他差点打翻那个小瓶子。
23:42:31<蕾弗洛|诡术师> “不.....哦,我会慢慢看看。”
23:43:04<DM|风见幽华> 学徒咽了咽口水,伸手去摸你的法术书。
23:43:14* 蕾弗洛|诡术师 把千客也放在柜台上:“看着他,要是他敢撕开我的书,你就别客气,毁了他的手指让他对着红巫师哭去。”
23:43:52<蕾弗洛|诡术师> “啊,对了。要是你敢对我的书怎么样,噯。”
23:43:55<蕾弗洛|诡术师> “你知道。”
23:44:27<DM|风见幽华> 学徒似乎没听到你的话,他的全副注意力都被你的法术书吸引了——事实上,大概现在他的眼睛里只容得下那本不知道被你翻过多少次书。
23:46:12* 蕾弗洛|诡术师 有些怀念和厌恶地看着书页,实际上是很多小纸条和书本上撕下来的豆腐块粘在纸张上制成的。
23:46:19<DM|风见幽华> 他的手指颤抖着翻开一页,书页上的文字像是磁石一样紧紧把他的眼睛吸在上面。
23:46:25<蕾弗洛|诡术师> “算啦,算啦,学徒都一个德行。”
23:46:50<DM|风见幽华> “你说好要给我的法术是哪一个?”
23:46:54* 蕾弗洛|诡术师 冷着脸用手盖住上面的内容,直接翻到他提出要抄下来的那一页。
23:46:57<DM|风见幽华> 他的声音同样有些发抖。
23:47:02<蕾弗洛|诡术师> “别乱看,小子。”
23:47:23<蕾弗洛|诡术师> “我想我今天不要其他的东西了....你的表现就够娱乐我的了。抄吧。”
23:47:32<DM|风见幽华> “我、我知道。”他手忙脚乱地拿起放在柜台上的那张纸,贴在书页上面。
23:47:48<DM|风见幽华> 随后学徒小心翼翼地把瓶子里的药水均匀地涂了一些在上面。
23:48:08<DM|风见幽华> 很快你就看到一些模糊但是还能分辨清楚的字迹在那张纸上出现——不过是反着的。
23:49:07<DM|风见幽华> 他等了几分钟,揭开那张纸看了看上面的字迹,就迅速地把它折了起来揣在怀里。
23:49:17<DM|风见幽华> “好、好了。”他有点儿结巴地说。
23:50:14* 蕾弗洛|诡术师 把书放回防水套里面。
23:50:39<蕾弗洛|诡术师> “合作愉快——哦,顺道一问,你几岁了?叫什么名字?”
23:50:49<蕾弗洛|诡术师> “我也算是教过你几分钟,嘿。”
23:51:03* 蕾弗洛|诡术师 慢吞吞地把玩着小纪念品。
23:52:00<蕾弗洛|诡术师> (随便起一个就算了吧....
23:52:34<DM|风见幽华> “艾德拉。十七岁。”
23:52:50<DM|风见幽华> 他的手一直捂着怀里揣着那张纸的位置。
23:53:55<蕾弗洛|诡术师> “帮我包一下,然后你花费五分钟平复自己的情绪。”
23:54:13* 蕾弗洛|诡术师 把小纪念品推到爱德拉面前。
23:54:17<DM|风见幽华> 他抽出一张礼品用的包装纸,帮你装好了那个幻术台座。
23:54:38<DM|风见幽华> “你是……哪个学会的?”深呼吸了几下后,他问。
23:55:08<蕾弗洛|诡术师> “你这样子被人瞧见了,还以为你是自己偷偷上什么风月场所玩了一遭还不敢告诉你导师。”
23:55:43* 蕾弗洛|诡术师 耸了耸肩
23:56:07<蕾弗洛|诡术师> “野路子.....我是千河那边的。蕾弗洛 哈克纳得。‘千面’。”
23:56:46<蕾弗洛|诡术师> “你得学会保护你自己,小子。擦擦汗,喝点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今天你还是在应付着无聊的顾客和愚蠢的旅游者。”
23:56:57<蕾弗洛|诡术师> “希望红巫师照顾你的未来。”
23:57:58* 蕾弗洛|诡术师 收好小商品,招呼千客跳上肩膀。
23:58:00<DM|风见幽华> “这、这样。”艾德拉松了口气,“唉,我会的。”
23:58:30<蕾弗洛|诡术师> “要是有人问起,你就说我去红塔了。”
23:58:43* 蕾弗洛|诡术师 真心地笑了笑,然后离开这家店,直奔红塔。
00:03:26<DM|风见幽华> 一路走来,你慢慢离开了这片低矮的建筑群。
00:03:42<DM|风见幽华> 地势逐渐高了起来,而身边建筑的高度也随之节节爬升。
00:04:53<DM|风见幽华> 很快,街道两边的建筑物就已经变成了高塔的群落。
00:05:01<DM|风见幽华> 你身边的行人逐渐稀少。
00:06:26<DM|风见幽华> 取而代之的是不停如同飞鸟一般降落又起飞的施法者们。
00:08:13<DM|风见幽华> 一直到了这红色的巨塔门前,也没有人拦住你。
00:08:24<DM|风见幽华> 不过这一路上你看到了不少奇奇怪怪的场景——
00:09:11<DM|风见幽华> 除了飞来飞去的人之外,还有坐在力场浮碟上飞翔于空中的。
00:09:52<DM|风见幽华> 一群学徒模样的法师挤在一张飞毯上降落在你的身边,其中一个带着高帽子的年轻女人从飞毯上下来的时候差点腿一软跪坐在地上。
00:11:05<DM|风见幽华> 一卷卷没有人操控却自动飞在空中的卷轴在人群之中穿梭。
00:11:46<DM|风见幽华> 一张卷轴就像蝴蝶一样挨个在路边的路灯上停留然后飞向下一盏路灯。
00:11:58<DM|风见幽华> 被它停留过的路灯则开始发出不灭明焰的明亮光芒。
00:13:13<DM|风见幽华> 这种卷轴群在这里似乎很常见,大群大群的卷轴像是海底的游鱼一样在空中逡巡。
00:14:02<DM|风见幽华> 几个大呼小叫的学徒驾着一张飞毯冲进一群卷轴,冲出来的时候浑身挂着纸卷,活像一帮木乃伊在天上乱飞。
00:14:54<蕾弗洛|诡术师> “..........”
00:15:01<蕾弗洛|诡术师> “好像厕纸.....”
00:15:05<DM|风见幽华> 好不容易弄掉身上的卷轴后,又有另外一群卷轴撵着他们到处乱飞,然后展开自己用木柄的部分抽那些学生的头。
00:15:18<蕾弗洛|诡术师> “............”
00:15:22* 蕾弗洛|诡术师 望天
00:18:10* 蕾弗洛|法术书 下马前行,大抵还是不想被这些卷轴抽打来玩儿的。
00:20:47<DM|风见幽华> 红塔的大门似乎是常年处于开启状态,许多施法者打扮的人鱼贯而入。你把马牵到一边,随着人群进入了这座高塔。
00:22:21<DM|风见幽华> 高塔的大厅亮如白昼,天花板上漂浮着许多看起来像是舞光术的光球。
00:23:16<蕾弗洛|法术书> “嗳!野生的舞光术!”
00:23:41<DM|风见幽华> 大理石的地面与墙壁光洁如镜,内里人头攒动,卷轴们呼啦啦地在人们的脑袋上飞过。
00:24:47<DM|风见幽华> 一些写满文字的大张卷轴漂浮在房间的一角,许多法师围着那些卷轴上的文字指指点点,也有一些人伸手招过那些卷轴,将它们抓在手里,随后快步离开。
00:25:11<DM|风见幽华> 这里忙碌的人群都没空注意你,你也发现在这些人群中,只有你一个不是这法师区的居民。
00:26:16<DM|风见幽华> 一路走过去,你发现那些卷轴上写着的大抵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研究课题。
00:26:33<DM|风见幽华> 以及征集物品或人手的布告等等。
00:26:48* 蕾弗洛|法术书 好奇地研究那些卷轴
00:26:54<DM|风见幽华> 卷轴上也写着日期,注明这些布告和课题是什么时候发布的。
00:27:29<DM|风见幽华> 你在角落里看到一卷落满灰尘的卷轴,它依然坚持着漂浮在空中,你看了一眼日期,这竟然是20年之前发布的。
00:28:29<DM|风见幽华> 卷轴上写的内容是寻找一系列稀有物品。
00:28:54<DM|风见幽华> 包括天使的眼泪、高品质的艾哲红石、真龙的牙等等。
00:29:37<DM|风见幽华> 或许是因为这些物品太过稀有而无人问津,这张卷轴一直没有人领取,它的发布人也没有撤回,于是它就一直孤零零地呆在那里。
00:30:20* 蕾弗洛|法术书 观望
00:31:57<DM|风见幽华> 空中时不时有羽毛笔飞过来在卷轴上写下新的文字,在一番龙飞凤舞之后,墨水淋漓的笔尖有时还会让它下面几个没有及时躲开的家伙遭点小殃。
00:32:11* 蕾弗洛|法术书 慢悠悠地靠近,然后仔细阅读上面的信息。
00:32:34<DM|风见幽华> 你发现最近被写下文字的那张卷轴上新增的内容是跟死亡人数有关的。
00:33:19<DM|风见幽华> 最新内容表明已经有五个学徒死在这项实验之中。而法术研究课题则与死灵魔法的奥秘关联颇深。
00:34:01<蕾弗洛|法术书> “死了人还有人去呀.....”
00:34:16<蕾弗洛|法术书> “嘻....法师奇怪无比。”
00:34:55<DM|风见幽华> 课题内容大概是对于死灵移植体的研究。但是报酬一栏中却赫然只写了几个字。
00:35:09<DM|风见幽华> “见习巫师资格推荐书”。
00:35:27<DM|风见幽华> 你不是很懂红会内部的阶级构造,不过这大概也是让那些学徒前仆后继的理由所在吧。
00:36:15* 蕾弗洛|法术书 轻轻搓搓头发,把玩一会儿,随意拦住一个学徒问问什么是见习巫师。
00:37:24<DM|风见幽华> 那个被你拦住的学徒很惊讶地看着你。
00:37:45<蕾弗洛|法术书> “我不是学会的。”
00:37:49* 蕾弗洛|法术书 点点头
00:37:50<DM|风见幽华> “你不是红会的成员?”他盯了你一会儿,似乎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00:37:53<蕾弗洛|法术书> “可以告诉我了吗?”
00:38:04<DM|风见幽华> “那你来这儿干嘛?”
00:38:41<DM|风见幽华> 他看起来一头雾水。
00:39:20<蕾弗洛|法术书> “好奇。”
00:39:28<蕾弗洛|法术书> “满足一下我好吗?”
00:39:38<DM|风见幽华> 不过这个学徒还是回答了你的问题,“见习巫师表示一个学徒已经可以出师了,虽然这通常需要导师的允许,但是你看——”
00:39:44<DM|风见幽华> 他指了指那张卷轴上的署名。
00:41:55<DM|风见幽华> “这个课题是赫柏斯列席巫师发布的,这意味着协助他完成这项研究的人无论有没有得到导师的允许,都可以被直接承认为见习巫师。”
00:42:31<DM|风见幽华> 他看了看周围,随后小声道,“这也意味着可以早点脱离导师的管辖,自己研究点什么东西……你懂的。”
00:43:28<蕾弗洛|法术书> “死亡率有点儿高....”
00:43:57<DM|风见幽华> “其实如果摊上个……嗯,比较严厉的导师,也都差不多……”
00:44:06<DM|风见幽华> 学徒一脸心有戚戚焉的表情。
00:45:22* 蕾弗洛|法术书 深刻地点了点头
00:45:27<蕾弗洛|法术书> “我能理解,真的。”
00:45:52<DM|风见幽华> “哎,虽然一般外人是不会进来这里的,但是我们也没有明文规定不让进。你就随便看看吧。”
00:46:02<蕾弗洛|法术书> “你们这儿有没有来自首席的课题?”
00:46:09<DM|风见幽华> “……有。”
00:46:20<DM|风见幽华> 学徒侧过头想了想,然后回答。
00:46:33<蕾弗洛|法术书> “给我指指?”
00:46:44<DM|风见幽华> “只不过每次首席发布的课题都会被那些列席或者司卷巫师抢光。”
00:46:52<蕾弗洛|法术书> “然后和我聊聊天吧...就当是给同行的小礼物。”
00:47:17<DM|风见幽华> “而且一般情况下首座们都是私下招人,像这样公开发表的布告很少……”
00:47:38<DM|风见幽华> “毕竟知根知底的熟人总是比外面瞎找的可靠多了不是么……”
00:48:04<DM|风见幽华> 那个学徒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复杂。
00:48:29<DM|风见幽华> “指给你看看到也没啥问题啦,虽然首座课题都是抢手货,但是最近正好有一个留了下来。”
00:48:47<DM|风见幽华> 他指了指布告区域的正中央,最大号的一张卷轴。
00:49:05<蕾弗洛|法术书> “.....为什么都会留下来?”
00:49:16<蕾弗洛|法术书> “我是说这个.....”
00:49:26<DM|风见幽华> 那张卷轴上的课题是“探索阴影边境”,而署名是阿德莱德·赫尔。
00:49:27<蕾弗洛|法术书> “似乎并非什么很有趣的抢手货。”
00:49:44<蕾弗洛|法术书> “...阴影边界.........”
00:49:49<DM|风见幽华> 在卷轴最下面,你看到了目前新增的死亡记录,是二十六人。
00:49:52<蕾弗洛|法术书> “这得是脑子被门夹了吧。”
00:50:03* 蕾弗洛|法术书 观察一下报酬
00:50:19<DM|风见幽华> 报酬一栏则写着大大的两个字,面议。
00:50:38<DM|风见幽华> “你还是懂不少东西的。”学徒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00:51:19<DM|风见幽华> “一开始大家都是冲着首座课题去的,但是在死了二十几个人之后就没谁敢去了。”
00:51:41<DM|风见幽华> “虽然某种意义上完成首座课题可以让你一步登天,但也得先有那个命才行。”
00:51:45<蕾弗洛|法术书> “不死二十几个才怪......”
00:52:27<蕾弗洛|法术书> “阿德莱德·赫尔。”
00:52:36<蕾弗洛|法术书> “这人是谁?我没怎么听说过。”
00:53:33<DM|风见幽华> “你没听说过很正常啦,就连我也没办法把红会七首座的名字都念齐。”
00:54:32<DM|风见幽华> “这七个大人物里有一半都是几乎不露面的,我也是第一次知道红会里还有个叫这名字的首座。”
00:57:06<蕾弗洛|法术书> “我猜这个首席是因为这任务会死很多人才公开发布的。”
00:57:22<蕾弗洛|法术书> “感觉似乎她在触及一个......有些奇特的问题。”
00:57:26<DM|风见幽华> “大概吧,首座的心思可不好乱猜。”
00:57:45<蕾弗洛|法术书> “不像是....怎么说呢,很了解那些古怪传说的人才会做的。”
00:57:46<DM|风见幽华> 学徒的眼神逐渐飘到另一张征集魔法物品制造的卷轴上。
00:57:59<蕾弗洛|法术书> “当然也不排除她可能是好奇吧。”
00:58:07<蕾弗洛|法术书> “你不想试试看这个任务?”
00:58:21* 蕾弗洛|法术书 不怀好意地指了指那张大卷轴
00:59:48<DM|风见幽华> “别开玩笑了。要去你去吧。”
00:59:55<蕾弗洛|法术书> “看样子她会给敢于尝试的人意想不到的丰厚报酬。”
01:00:14<蕾弗洛|法术书> “好吧,那谢谢你的时间,我去那附近看看。”
01:00:23<DM|风见幽华> 学徒撇了撇嘴,随后大喊一声“那张卷轴留个空位给我”就钻进了人群。
01:00:26<蕾弗洛|法术书> “不过我也不会去的.....嘻。”
01:00:49<DM|风见幽华> 随后你就看到他在刚才那张魔法物品制造卷轴前的人群里冒出头来。
01:03:12* 蕾弗洛|法术书 走进那张卷轴
01:03:30<DM|风见幽华> 你挤过人群,靠近那张首座卷轴。
01:03:50<DM|风见幽华> 你发现那些人们不知为何,自动在那张卷轴前空出了一段距离。
01:04:05<蕾弗洛|法术书> “你们都不敢靠近吗?”
01:04:15<DM|风见幽华> 当离开人群后,你发现自己很尴尬地站在了那张卷轴与人群之间的空白圈里。
01:04:16* 蕾弗洛|法术书 微笑着回过头来发问
01:04:42<DM|风见幽华> 有几个人小声嘟哝着“有病啊”转过头去浏览其它的卷轴。
01:04:47<DM|风见幽华> 不过大多数人都没有理会你。
01:06:28* 蕾弗洛|法术书 深吸一口气,也就敢在这个范围内观察它了。
01:07:15<DM|风见幽华> 不过这张卷轴上除了你刚才看到的那些东西之外,的确再也没有别的内容了。
01:08:15<DM|风见幽华> 而就在你观察那张卷轴的时候,一个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突兀地出现在了你的身边。
01:16:38<DM|风见幽华>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天鹅绒长袍的女性,有着与袍子同样颜色的长发,肤色苍白,面容精致漂亮,但是双眼之中却跳动着两点诡异的火光。
01:16:54<DM|风见幽华> 她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站在你的身旁,似乎从一开始就站在那里一样。
01:17:07<DM|风见幽华> 你身后的人群继续涌动着,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里忽然多了一个人。
01:18:22<DM|风见幽华> “感兴趣吗?”她浅色的唇微微张合,稍稍有些沙哑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
01:18:29<蕾弗洛|法术书> “.........”
01:18:43<蕾弗洛|法术书> “嗳....哈哈哈哈哈哈。”
01:19:02<蕾弗洛|法术书> “我不是红会的成员,赫尔女士,您不在乎吗?”
01:19:09* 蕾弗洛|法术书 感觉到冷汗直冒
01:20:19<DM|风见幽华> “你应该明白,既然我出现在这里,那就意味着什么。”她的唇角勾勒出一个略带讥诮的弧度,“而且,我不是个挑剔的人。”
01:21:37<蕾弗洛|法术书> “这不是一个选择题吧,或者说,不是一个有不同选项的选择题;我猜我只能主动接受,或者是被你逼迫着接受....”
01:21:59* 蕾弗洛|法术书 转过头直视那两点火光。
01:23:01<DM|风见幽华> “那么就不必多费口舌了,我们换个地方说。”
01:23:46<DM|风见幽华> 你并不知道她施了什么法术,但是你只感觉到一阵晕眩,随即你就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红塔的大厅,来到了一截螺旋走廊上。
01:24:13<DM|风见幽华> 这看起来像是塔内的走廊,你猜测这是在红塔的高层,但四周并没有窗户,你也不敢确定。
01:24:30* 蕾弗洛|法术书 四周环顾一下。
01:24:39<DM|风见幽华> 石质的台阶与墙壁沁着冰凉的光,这里并没有光源,但是你却能清晰地看到四周。
01:25:14<DM|风见幽华> 赫尔走在你的前面,沿着台阶拾级而上。
01:25:18<蕾弗洛|法术书> “红会高层?”
01:25:33<DM|风见幽华> 她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似乎并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01:26:06<蕾弗洛|法术书> “我没有听说过你....”
18:56:28<风见幽华> 在大抵是高塔螺旋走廊的建筑物内部。
18:56:45<风见幽华> 你们还没有走几步,就遇到了另一个从上面走下来的人影。
18:57:56<风见幽华> 那是一个穿着紫罗兰色长袍的精灵女性,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肩膀上还停着一只家猫大小的银龙,这小东西正在用自己两只小小的前爪拨弄着精灵的发丝。
19:01:21<阿德莱德> “芙拉维雅。我认为你需要说一些什么,到了你这样的年纪,应该知道什么是对智慧生物平等的礼貌了。就算你是薇奥拉女士的孩子也不能免俗。”
19:01:58* 阿德莱德 看见东张西望的小银龙,皱起了眉头,神色变得略有些严厉,似乎看见了当年小弟的模样。
19:03:29* 蕾弗洛|诡术师 好奇地观察着这三个人之间的互动,但认为还是最好保持沉默。
19:08:24<风见幽华> “在这苍穹之眼即将闭合之际,十分高兴能够在此地与你相见,尊敬的塞尔维伦阁下,愿原初妖精的诸王在天穹之上指引你的道路,在那天上之眼再度睁瞑数次的时间之后,白霜王的斗篷就将覆盖这片土地,请您务必令炉火常旺,用三片雨后虹开之日的紫丁香叶子冲泡之茶水亦可令您免受霜寒侵袭,贵体安康——我这么说,你满不满意呀?”在塞拉丝肩膀上的银龙眨了眨眼睛,抖抖翅膀在空中飞了半圈停在赫尔肩上,竟而口吐人言,声音清脆娇嫩,唱经诵咒也似地连珠炮样说了一大通。
19:09:20* 阿德莱德 眯起眼睛,细细地观察着小龙的鳞片。
19:09:23<阿德莱德> “哈。一个口齿伶俐思维活跃的雏龙。我想我们会相处的很愉快的,我也很期待着那一天。”
19:09:44* 阿德莱德 微微笑了起来,眼中火光稍盛。
19:11:58* 蕾弗洛|诡术师 环起双臂,一只手轻轻的摆弄着胸前的一丝头发。
19:12:11<风见幽华> “可惜天眼再次闭上的时候我就要回世界塔啦。”
19:12:36<风见幽华> “得再过十个空置的御座才能回来,或许也不回来。你不用等我啦。”
19:13:18<阿德莱德> “哦,是去找你那银光四射的美丽母亲吗?那么我只好遗憾地祝贺你们家庭团聚愉快了,芙拉维雅,希望你的翅膀下面都是好风。不过,我也不总是在这里……你明白,时不时出现在象牙塔,或是拜访一下亲爱的罗瑞安,我们有段时间没有见面了。”
19:13:34* 阿德莱德 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19:14:59* 阿德莱德 眼神微微飘忽到其他的地方,双手放松地轻轻搭在腰上。
19:23:09<风见幽华> “难缠的陌客。”芙拉维雅有些气愤地用爪子揪着塞拉丝的头发,“天穹上一定没有照耀你的星辰。”
19:23:55<阿德莱德> “我的星辰沉睡在父神的星河里,永远都不会陨落。”
19:24:17* 阿德莱德 讥诮地加深笑容,将双手放到胸前,轻轻旋转着戒指。
18:31:59<阿德莱德>“只可惜我已经深入死地,再无旧时音容笑貌。故人之中也再是无人相识,不过是飘零之中的一介浮萍罢了,小银龙。”
18:36:45<风见幽华>“你现在再说这个也没有什么用啦,陌客,你去世界塔也没有用,你找不到我的。”银龙从喉咙里发出不满的呼噜声。
18:37:25*阿德莱德 轻轻吐出一口气,微微抬起下巴。
18:39:04<阿德莱德>“你还是太年轻,芙拉维娅。有时候还要仔细听听那些‘劣等种族’嘴里说出来的话儿,尤其是其中见识过更多世事无常的。”
18:39:39<风见幽华>“谁管你。我要走啦,哼。”
18:40:16<风见幽华>芙拉维雅仰起小脑袋,扑打着小翅膀从塞拉丝的肩上飞了起来,转眼间就消失在螺旋阶梯的深处。
18:40:53*阿德莱德 轻轻推动一波心灵感应。
18:41:05<阿德莱德>“……真是抱歉让你听一会儿这些絮絮叨叨。不过或许时间过的会比你想得快,也可以说是时间并不等人。”
18:41:39*阿德莱德 语气中有着淡淡的“娱乐性十足”感。
18:42:15<阿德莱德>“让您见笑——我先离开了。晚安,塞拉斯女士,和你们聊天很愉快。”
18:42:36<风见幽华>“不要忽然就用心灵感应!陌客!”
18:44:03<风见幽华>阿德莱德的脑海里传来了芙拉维雅的尖叫声,看她气急败坏的态度,像是因为突如其来的传心术而一头撞到了墙上。
18:44:35*阿德莱德 耸耸肩,转向需要前往的方向,继续借助指环的增幅发送感应:“戒指做久了总有一些坏习惯,小翅膀。”
22:19:51<DM|风见幽华> 芙拉维雅不满的抱怨声逐渐在阿德莱德的脑海中消失。
22:26:14<DM|风见幽华> “看来你和她相处得不错,塞尔维伦。”塞拉丝似笑非笑地整理着自己的头发,随后看了看阿德莱德身后的蕾弗洛。
22:27:13* 阿德莱德 对塞拉丝微微点一下头,回首看看跟在后面的新容器,打算离开。
22:27:23<DM|风见幽华> “我知道你在进行什么研究,但是我不得不说,你可以再选择稳妥一点的方式来进行这项试验……算了,我希望她是最后一个。”
22:28:32<阿德莱德> “我会亲自跟随以确保基本上的成果。”
22:29:18<阿德莱德> “这就是为什么红会之外的人士参与至关重要,我可不希望一头或两头龙找上门来向我抱怨一些‘人事问题’。”
22:27:52<DM|风见幽华> 塞拉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随即她叹了口气,向你礼节性地点点头并且道别,快步走下了楼梯。
22:31:19<DM|风见幽华> 塞拉丝离开后,阿德莱德和蕾弗洛拾阶而上,来到了一条长廊中。
22:31:47<DM|风见幽华> 阿德莱德轻车熟路地带着蕾弗洛七拐八拐,随后推开了一间房间的大门。
22:33:11<DM|风见幽华> 这是个布置颇为简陋的石室,没有什么多余的摆设。房间正中央是一个空缺一半的阵图,多种组成魔法阵的符号被有序、正确而规整地同时蚀刻在地面上。
22:33:36<阿德莱德> “啊哈。”
22:34:07<阿德莱德> “象牙塔召唤池的简陋版本,不过对你来说够用了。”
22:34:19<DM|风见幽华> 构建整个法阵的内外环以及必要的魔纹都已经被以水银为主要材料配置成的液体灌满。
22:35:09<DM|风见幽华> 使用者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用这种特殊的魔法墨水只灌满自己所需要的魔纹,从而构建出不同作用的魔法阵。
22:35:35<DM|风见幽华> 在房间的一角放置着几大瓶已经调配好的魔药,根据魔法阵效果的不同,所需要的魔药也不同。
22:36:05<DM|风见幽华> 当然,阿德莱德已经提前配好了自己惯用的魔药(那就像墨汁一样),放在了那里。
22:36:36<DM|风见幽华> 除此之外,这里也有一大缸特殊的炼金粉,用来在施法完毕后中和无用的魔药,使其消失无踪。
22:37:13<阿德莱德> “我希望你有基础的异界知识。驱动这些术法的奥能会很巨大,需要你保持至少的专注,不向外泄露出干扰....”
22:37:20* 阿德莱德 皱了一下眉毛。
22:37:40<阿德莱德> “不过我猜你并不知道奥能这个词汇。它不属于这里....”
22:38:00<阿德莱德> “放松即可,不要试图反应。这会让法术失去稳定。”
22:38:10* 阿德莱德 调整措辞。
22:38:24<蕾弗洛> “呼....”
22:38:54<蕾弗洛> “嘻嘻嘻。别说什么奥能,就连你在地上写的那些鬼画符我都无法理解。”
22:39:40<蕾弗洛> “而且你好像也不叫阿德莱德——失礼了,不过反正我们迟早要撕破脸皮的,毕竟呀,嘿嘿。没人喜欢悬在脖子上的砍刀不是吗?”
22:39:57* 蕾弗洛 跺跺脚
22:40:26<蕾弗洛> “不过基本的常识我还是有的,我可不想被什么失败法术丢到天涯海角去。”
22:40:43<蕾弗洛> “说实在话,我有些喜欢你,某种程度上我们是很相似的。”
22:41:42<蕾弗洛> “唔.....哼,闲话说的有点儿多。回归主题,你在那张厕纸上说会给我‘面议’程度的报酬,关于这个问题....”
22:42:18<阿德莱德> “你还挺明白的,戏法师,看来并非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而已。”
22:42:34* 阿德莱德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似乎被逗乐了。
22:43:55<阿德莱德> “没错,那张卷轴上确实是这样写的。不过,你差不多死在临头了,还想要从我手上捞一笔,这稍微令人有些吃惊。”
22:44:20<阿德莱德> “说吧,你想要什么?”
22:45:56* 蕾弗洛 眯眯眼,做冥思苦想状。
22:46:25<蕾弗洛> “其实呢,我根本没想过我能问你要什么东西,但我可不做赔本买卖,而且这是玩命的活计呀!”
23:02:32<蕾弗洛> “在这件事情上,我们需要谈谈尊严的问题。与其做愚蠢的智人,不如做聪明的愚人”
23:03:11<蕾弗洛> “我可以光明正大地和我自己胡说八道,说服蕾弗洛不会在阴影边界香消玉殒。”
23:04:24<蕾弗洛> “但我一烧烧平静下来,请相信我,像我这样一个以成为别人而生的家伙,心里总是充满喧嚣的——就会想起,我是被逼迫着走上死路的。”
23:05:40<蕾弗洛> “说来你不会相信的,假名女士,我还算是有些底线,您这样做就是触犯了我最后一条底线啦!但蕾弗洛,我是说原本的那个蕾弗洛,街头捡垃圾吃别人吐出来的残羹的蕾弗洛,可是很爱惜自己性命的好蕾弗洛。”
23:06:07<蕾弗洛> “我可不想变成什么舍生取义的坏蕾弗洛,那太糟糕了,可您呢,逼着我走上了这样一条道路,我没得选择呀!”
23:06:36<蕾弗洛> “但让我小小的回旋一下子,好令我找回些许多年前就被法师撕碎的自尊心吧。”
23:06:56<蕾弗洛> “讨价还价的时间到了,您想要剧团演出就得先出价。”
23:08:06<阿德莱德> “年轻的戏法师,你这样的人我见过成千上万个。其实你只是在拖延时间,或者花言巧语地想让我替你做个决定。”
23:08:17* 阿德莱德 换了个舒服的站姿。
23:09:22<阿德莱德> “好吧,我可以替你做决定。不过你要明白,逃避是没有用的。我已经不想给别人做人生导师,不过你也不需要。”
23:10:24<阿德莱德> “这样下去,我的耐心会逐渐损耗。你知道结局。我会另外找一个牺牲品,但我会吸取教训,主动出击,绕过那个自以为是的四眼精灵和没礼貌的幼龙.....或许还有其他。”
23:11:02<阿德莱德> “我可以教你一些东西,让你做你老师做不到的事情。”
23:11:33<阿德莱德> “不过接触秘密是有代价的。你需要用你的牺牲来换取那把钥匙,怎样?这个回报你还满意吗?戏子?”
23:11:55* 阿德莱德 冷笑出声。
23:13:33<蕾弗洛> “呃...”
23:15:32<蕾弗洛> “您有种特殊的令人讨厌的才能,是个罕见的雇主....”
23:15:42<蕾弗洛> “嘿!不过就这样吧,这个条件不错。”
23:15:58<蕾弗洛> “但是,我还有个小小小小小小的要求~”
23:16:09* 蕾弗洛 捏了捏礼帽的边缘。
23:16:19<蕾弗洛> “您的名字?我说的是真名。”
23:17:17<阿德莱德> “在我的故乡,真名的威力巨大。但我认为告诉你也没用实质上对我的影响。”
23:17:23<阿德莱德> “赛尔维纶。”
23:17:54<阿德莱德> “有些人会称我为启蒙之蛇,或是烈焰,诸如此类的。”
23:18:59<阿德莱德> “阿德莱德确实并非我的名字,不过从一定角度思考,实际上也算是属于‘我’的。这些秘密可以等到你回来之后再讨论。现在我已经不想再在你的身上浪费时间,你准备好了吗?”
23:19:51<蕾弗洛> “好吧。我杵在这儿也没什么卵用...你要搞什么法术就搞吧。”
23:22:47<DM|风见幽华> 随即,阿德莱德在用魔药画完法阵后,就让蕾弗洛站到了它的中央,而自己开始吟唱起咒语来。在低沉的吟诵声中,蕾弗洛感觉到,空间中的“魔法”开始向着地上被蚀刻着的法阵中聚集。
23:23:53<DM|风见幽华> 随即,法术沿着魔纹的蚀刻,传递到了蕾弗洛的身上。就如同有一种看不到的力量挤压着她的身体——就像是猛然扑入水中一样——无形的魔法包裹着她,开始将她从这个世界抽离……
23:25:35<DM|风见幽华> 随即,蕾弗洛感到自己的意识慢慢模糊,塞尔维伦的魔法就如同一条连接着两个界域的管道,从彼方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力,拉扯着她的身体,将她推入了那个未知的空间。
23:26:26<DM|风见幽华> 最后,当她视野中的景物从一片晕眩晃成的斑驳色块中恢复正常之后,她看到的是病恹恹的树木,与毫无生气的天光。
23:27:59<DM|风见幽华> 塞尔维伦的法术正常发挥了作用。现在她毫无疑问地身处阴影边境了。
23:30:48<DM|风见幽华> ——SAVE——
« 上次编辑: 2016-05-27, 周五 22:38:59 由 风见幽华 »
WRYYYYYYYYYYYY!!!
最后还是太天真了啊!JOJO!!

(゚Д゚)ノSay my name!
(゚Д゚)ノSay my name!
(゚Д゚)ノSephirot!!

离线 空気

  • 小☆兔☆兔
  • 版主
  • *
  • 帖子数: 383
  • 苹果币: 2
  • RH厨
Re: 【LOG】戏法师的帝都见闻
« 回帖 #1 于: 2016-05-31, 周二 15:28:24 »
 :em032
劇透 -   :
看了一遍我自己的精分,感觉真是.....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Look in my heart, kind friends, and tremble,
      Since there your elements assemble.


心有猛虎,轻嗅蔷薇。

十三殉道  长夜之下,附身穿行于求索彳亍;自由之子,切莫矗立于巨蛇环中。   「开膛手系列网团进行中
随想之扉  星河之下,凝眸于影中游浊;秉烛夜游,低语于潮汐洪流。   「世设,龟速更新中

离线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816
  • 苹果币: 2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Re: 【LOG】戏法师的帝都见闻
« 回帖 #2 于: 2016-05-31, 周二 16:25:58 »
精!分!不!可!避!
WRYYYYYYYYYYYY!!!
最后还是太天真了啊!JOJO!!

(゚Д゚)ノSay my name!
(゚Д゚)ノSay my name!
(゚Д゚)ノSephir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