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做梦(。) LOG 第四单元 梦的终结(下)战斗部分  (阅读 1667 次)

副标题: 70恶意的最终战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8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13:21] <新年NC> 胜利条件:打败灰袍人
[13:21] <新年NC> Karma:战斗胜利
[13:21] <新年NC> 舞台效果:所有没有完全解体或精神崩坏的PC,每轮结束时需做一个狂气判定。
[13:24] <新年NC> BGM: Entrance (KillerBlood's Arrangement -夜燦紅-) http://vdisk.weibo.com/s/BDHw_FWazJ4my
[13:25] <新年NC> ------------------------------------最终战 Start-------------------------------
[13:30] <新年NC> 那么,CT14
[13:30] <新年NC> 灰袍人宣言
[13:30] <新年NC> 灰袍人 宣言 [行动] 痛苦具现,倒计时5count,到第5ct时如果该部件没损伤,则舞台上全体PC自选2部件损伤。ap-4
[13:32] <新年NC> “尽管反抗吧,然后才会知道你们‘过去’忘记的教训……”
[13:32] <新年NC> 灰袍人如此说道,有一小会儿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13:32] <新年NC> 但你们马上感到一种不自然的紧张感。一看,你们各自身体某处也和逐渐发狂的景物一样,
[13:32] <新年NC> 覆盖上了细小的噪点,仿佛无数针尖大小的蚂蚁在啃噬……
[13:32] <新年NC> (【痛苦具现】在手部
[13:32]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1|Ct13|奥11 尼13 安10|灰10 鸟A9 鸟B9 兽9 幽(花5)9 幽(炼10)9 幽(地15)9 幽(奈15)9 (倒计时ct9)'
[13:32] <新年NC> CT13,尼诺
[13:32] <尼諾> "嗚...煩死了"
[13:33] <尼諾> "這些東西--看都看膩了啦"
[13:35] * 尼諾 宣言[行動]獅王之爪(平頭鏟),對【獸】進行無視防禦攻擊,傷害2+切斷(判定+2),AP-2
[13:37] <新年NC> 这怪兽让你们想起“最初”在尘埃荒原见到的沙狼,但有着一切四足肉食猛兽的特征,体形也最为巨大。
[13:37] <新年NC> 黑砂狂兽 宣言 [即时] 狂暴化,自身/任選1個「行動」戰鬥行為,做為「即时」使用,ap-0
[13:38] <新年NC> 黑砂狂兽 宣言 [即时行动] 兽脚,向 乐园 方向移动2,ap-2
[13:40] <新年NC> CT11
[13:40]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1|Ct11|奥11 尼11 安10|灰10 鸟A9 鸟B9 兽7 幽(花5)9 幽(炼10)9 幽(地15)9 幽(奈15)9 (倒计时ct9)'
[13:40] <新年NC> 奥,尼宣言
[13:41] * 尼諾 宣言[即時]塔姬的長髮(捲線鋼絲),對【奧蘭】往【奈洛】,移動1,AP-3
[13:42] * 尼諾 宣言[行動]獅王之爪(平頭鏟),對【影】進行無視防禦攻擊,傷害2+切斷(判定+2),AP-2
[13:45] * 奥兰多 宣言[行动]燧发手枪(反物资步枪),射击攻击5,AP-4,目标【灰炮人】
[13:45]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1|Ct11|奥7 尼6 安10|灰10 鸟A9 鸟B9 兽7 幽(花5)9 幽(炼10)9 幽(地15)9 幽(奈15)9 (倒计时ct9)'
[13:46] <新年NC> 你们是记得的,自己“曾经”和这种看上去毫无智能的梦魇浮渣交过手。
[13:46] <新年NC> 眼前这群幽影,意外的进退有度,似乎在一边测算着你们的攻击范围,一边缩小包围网……就像有谁在指挥调度一样。
[13:45] * 尼諾 黃金的絲線自少年手中飛出,將同伴拉往空中,舉著槍的青年猶如在空中漫步一般
[13:48] * 尼諾 而後,少年亦轉了起來,猶如與身旁剪影般的夢魘跳舞一般,鋼鐵的爪子在其上拉出銀色迴旋。
[13:48]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童話殺手(死神)+1 來!: 1d10+1=(5)+1=6
[13:48] <新年NC> (命中
[13:50] <新年NC> (那么尼诺打掉4单位幽影
[13:51] * 尼諾 宣言[傷害]復頌(悖德的喜悅),對【金絲】使其能再次使用,AP-0
[13:55] <奥兰多> “可笑……”
[13:55] * 奥兰多 枪械自右手中浮现而出,直指向灰炮人
[13:55] <奥兰多> “在这我们已做出决断的脆弱之梦中,你也不过是雀跃一时的丑角罢了!”
[13:55] * 奥兰多 轻蔑地注视着灰炮人,扣动扳机
[13:48]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目标【灰袍人】: 1d10+1=(5)+1=6
[13:51] * 安徒生 宣言[裁判]手腕,支援1,AP-1,支援奥兰多
[13:52] * 奥兰多 宣言[裁判]既定转折(瞄准装置),支援2,AP/
[13:52] <新年NC> 一共9,打手部
[13:52] <新年NC> 灰袍人 宣言 [伤害] 拮抗,减少同区域集团数量抵消同数值的伤害,一轮内无限使用,ap-1
[13:52] <新年NC> (5伤害,用集团数量抵消
[13:55] <新年NC> 眼见奥兰多扣下扳机,灰袍人身旁的幽影瞬时化作浓稠黑雾,像水墨在空气中晕染开去。
[13:55] <新年NC> 子弹的速度……不,整颗子弹都被那薄薄一缕墨色尽数吸收、消溶。
[13:55] <新年NC> CT9
[13:55]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1|Ct9|奥7 尼6 安9|灰9 鸟A9 鸟B9 兽7 幽(花5)9 幽(炼6)9 幽(地15)9 幽(奈10)9 (倒计时ct9)'
[13:56] <新年NC> 那么,CT9开始的一瞬间,倒计时完成
[13:56] <新年NC> 所有PC自选2部件损伤
[13:56] <新年NC> 来往才两个回合,你们身上的感染面积已呈指数扩大,
[13:56] <新年NC> 被噪点布满的地方迅速爬满了骇人的黑红色,好似长年不曾愈合的伤口。
[13:56] <新年NC> 此时你们才感到阵阵剧痛,而黑红色还在蔓延。
[13:57] <新年NC> (所以你们只能切掉/甩掉那些部件)
[13:57] <新年NC> ……如果说梦境世界中的身体属性都是精神的折射,那么身体部分彻底烂掉意味着什么呢?
[13:57] <新年NC> 只是,你们现在也没余裕多想了罢?
[13:56] <尼諾> "嗚...."
[13:56] <尼諾> (拳頭 肩膀
[13:57] <奥兰多> “啧……行不通么”
[13:58] * 奥兰多 不甘地望着黑袍人的方向,然而与此同时行动也蓦然一滞……
[14:00] <奥兰多> 密集的噪点逐渐攀上肌肤,仿佛急欲噬入骨髓般蔓延……
[14:01] <奥兰多> “不过是些小把戏而已!”
[14:03] * 奥兰多 顺势解开上衣,而噪点也仿佛被吸引般转移到衣服上,在风衣抛下的瞬间,将之吞噬殆尽
[14:03] <奥兰多> (损失2内脏【风衣】【衬衣】
[13:57] <安徒生> 选择【红鞋】【内脏】损坏
[13:57] <新年NC> 灰袍人 宣言 [行动] 操偶,对象友军在当前CT中,任意一个[行动]的宣言变成0消费,ap-2 (对象 鸟A)
[13:58] * 尼諾 宣言[即時]馬車(瞬間衝刺),對自身往【奈洛】,移動1,AP-2
[13:59] * 尼諾 宣言[即時]雙子(多手),將【獅爪】行動以即使使用
[13:59] * 尼諾 宣言[行動]獅王之爪(平頭鏟),對【影】進行無視防禦攻擊,傷害2+切斷(判定+2),AP-2
[14:00] <新年NC> 巨鸟通体由黑色火焰构成,随着双翼拍打,火星纷纷洒落,将地面烧出一个个小洞。
[14:00] <新年NC> 黑炎巨鸟A 宣言 [即时] 狂暴化,自身/任選1個「行動」戰鬥行為,做為「即时」使用,ap-0
[14:01] <新年NC> 黑炎巨鸟A 宣言 [即时行动] 巨大的翅膀,向乐园 方向移动1,ap-0(操偶抵消
[14:01] <新年NC> 黑炎巨鸟A 宣言 [行动] 暴风喷吐 to 尼诺,炮击攻击4+爆发,ap-4
[14:01] <新年NC> 黑炎巨鸟B 宣言 [即时] 狂暴化,自身/任選1個「行動」戰鬥行為,做為「即时」使用,ap-0
[14:02] <尼諾> "這樣下去...不行啊"看準巨鳥飛起的瞬間,時間彷彿靜止了
[14:02] <新年NC> 黑炎巨鸟B 宣言 [即时行动] 暴风喷吐 to 奥兰多,炮击攻击4+爆发,ap-4
[14:02] <新年NC> 幽影(奈落 ) 宣言 [行动] 撕裂伤痕 to 尼诺 ,射击2+连击,ap-3
[14:03] <新年NC> 幽影(地狱) 宣言 [行动] 撕裂伤痕 to 尼诺 ,射击2+连击,ap-3
[14:03] <新年NC> 幽影(炼狱) 宣言 [行动] 撕裂伤痕 to 安徒生,射击2+连击,ap-3
[14:03] * 尼諾 宣言[即時]塔姬的長髮(捲線鋼絲),對【尼諾】往【樂園】,移動1,AP-3
[14:03] <新年NC> 幽影(地狱) 宣言 [即时] 绝望光环,移动妨碍1,ap-0
[14:04] * 尼諾 宣言[即時]幻想否定(看穿),對【绝望光环】使其無效化,AP-0
[14:03] <新年NC> 幽影(花园) 宣言 [行动] 撕裂伤痕 to 奥兰多,射击2+连击,ap-3
[14:04]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1|Ct9|奥7 尼1 安9|灰7 鸟A5 鸟B5 兽7 幽(花5)6 幽(炼6)6 幽(地15)6 幽(奈10)6'
[14:04] <新年NC> (所以尼诺自己的攻击被自己无效掉了
[14:05] <新年NC> 那么首先鸟B对奥兰多
[14:05]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鸟B喷吐 ,炮击4+爆发: 1d10=2
[14:05] * 安徒生 宣言[行动]拳头,肉体攻击1,AP-2,目标为当前区域的影
[14:05] <新年NC> 黑炎巨鸟B 宣言 [裁判] 压缩黑炎,自身支援2, ap-0
[14:05]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1|Ct9|奥7 尼1 安7|灰7 鸟A5 鸟B5 兽7 幽(花5)6 幽(炼6)6 幽(地15)6 幽(奈10)6'
[14:06] <新年NC> 灰袍人抬手比了个简单的手势,巨鸟登时仰头咆哮,声若响雷,震得光柱都闪烁了几下。
[14:06] <新年NC> 只见巨鸟周身黑炎蹿起两尺来高,形貌愈发狂暴可怖,向你们疯狂袭来——
[14:06] <新年NC> 灰袍人 宣言 [裁判] 意象强化,支援2, ap-0
[14:06] <新年NC> (那么现在攻击是6
[14:07] <新年NC> (那么就hit,4炮击+爆发,部位自选
[14:08] * 安徒生 宣言[伤害]别打扰工作【庇护】,对象受到的伤害转嫁到自己身上,一轮之内可以无限使用。AP-0
[14:08] * 安徒生 宣言[伤害]梦境般的存在【结晶化】,自身受伤时可以使用,伤害所附加的「切断」、「爆发」、「移动」全部无效。1轮当中可以无限使用,AP-1
[14:10] * 安徒生 宣言[伤害]烧伤的铁腕【腐肉翼膜】,防御2,AP-0【鸟B
[14:12] * 安徒生 宣言[伤害]视线扰乱战术!【再生】,防御1,一轮之内可以无数次使用,不过面对单次伤害无法重复使用,AP-1【鸟B
[14:08] <新年NC> 那么地狱的幽影打尼诺
[14:08]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射击2+连击: 1d10+1=(6)+1=7
[14:08] <新年NC> (脚部,射击2
[14:11] <尼諾> (噴 腳骨 足
[14:08]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连击的那一下: 1d10+1=(4)+1=5
[14:08] <新年NC> 炼狱的幽影to安徒生
[14:08]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 1d10+1=(7)+1=8
[14:09] <新年NC> 安徒生,躯干,射击2
[14:09] <新年NC> 花园的幽影to奥兰多
[14:09]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 1d10+1=(5)+1=6
[14:09] <新年NC> 奥兰多,部位自选,2射击伤害
[14:12] * 安徒生 宣言[伤害]视线扰乱战术!【再生】,防御1,一轮之内可以无数次使用,不过面对单次伤害无法重复使用,AP-1【打安的幽影
[14:13] * 安徒生 宣言[伤害]别打扰工作【庇护】,对象受到的伤害转嫁到自己身上,一轮之内可以无限使用。AP-0
[14:13] * 安徒生 宣言[伤害]视线扰乱战术!【再生】,防御1,一轮之内可以无数次使用,不过面对单次伤害无法重复使用,AP-1【打奥兰的幽影
[14:15] <安徒生> 选择【肩膀】【T恤】【冻伤】损坏
[14:09] <新年NC> (然后还差安徒生用拳头打在花园的
[14:13]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对本区域的幽影的拳头: 1d10=9
[14:14] <新年NC> (hit,减少1只
[14:14]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1|Ct9|奥7 尼1 安3|灰7 鸟A5 鸟B5 兽7 幽(花4)6 幽(炼6)6 幽(地15)6 幽(奈10)6'
[14:14] <新年NC> 巨鸟仰头发出凄厉的嘶鸣,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向奥兰多喷出堪称火浪的爆风。
[14:15] <新年NC> 看上去像奇幻英雄题材的场景,然而只有当事人才明白,能把整个人吞没的火浪的压迫感有多大,正面承受那狂野的破坏性力量是多么危险——
[14:15] <新年NC> 另一方面,幽影们并不直接扑上来, 只一个劲不停地吱吱呀呀地说着什么。
[14:15] <新年NC> 你们听不真切内容,但那反复哀叹、自怨自艾的情感是铺天盖地而来。
[14:15] <新年NC> 你们几乎不能自抑地,再次体味到“那时”的痛苦,甚至连身体内部都一同痛着……
[14:16] <新年NC> 大概在这梦境世界里,是真的到了身心灵合一的境界……
[14:16] <新年NC> 尤其是,当幽影们齐声哀叹,散发出浓重的绝望,
[14:16] <新年NC> 尼诺身心沉重,牵引金线的劲力一气全泄了,光是勉强站着就竭尽全力了。
[14:19] <尼諾> --衝動了嗎?  看著黑影與鳥獸,魑魅魍魎飛舞的沙場,少年想著。
[14:21] * 尼諾 方才衝入群,想先發制人卻未想到對方的速度遠超自己所料。好不容易少年才全身而退。
[14:18] <安徒生> 只是想护住大家的周全而已...这件事说起来是简单的,但是做起来是那么的难,在短短的几次呼吸之间,对面的攻击已经近在咫尺...
[14:19] <安徒生> 不过,只要挡住就好了,用这副身体,用这样的意志
[14:20] <安徒生> “就算再痛也没关系、反正...是梦嘛。”
[14:17] <新年NC> 那么,CT7
[14:17]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1|Ct7|奥7 尼1 安3|灰7 鸟A5 鸟B5 兽7 幽(花4)6 幽(炼6)6 幽(地15)6 幽(奈10)6'
[14:17] <新年NC> 灰袍人 宣言 [行动] 脊椎,下个回合战斗行为消耗值-1,ap-1
[14:17] <新年NC> 黑砂狂兽 宣言 [行动] 兽脚,向 奈落方向移动1,ap-2
[14:18] * 奥兰多 宣言[即时]独白(死亡之手),效果:任意1攻击战斗行为转为追加
[14:18] * 奥兰多 宣言[自动]即兴华彩(冲动),效果:一轮一次,宣告战斗行为时,以+1精神压力取代消耗的行动值
[14:20] * 奥兰多 宣言[行动]燧发手枪(反物资步枪),射击攻击5,AP-4,目标【受】
[14:22] * 奥兰多 宣言[行动]燧发手枪(反物资步枪),射击攻击5,AP-4,目标【鸟B】
[14:22]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1|Ct7|奥3 尼1 安3|灰6(脊椎1) 鸟A5 鸟B5 兽5 幽(花4)6 幽(炼6)6 幽(地15)6 幽(奈10)6'
[14:22] <新年NC> (roll
[14:23]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狂暴加速+1,目标【受】: 1d10+2=(5)+2=7
[14:23] <新年NC> 野兽的前爪和身躯不同,看不出沙砾颗粒,而是如黑色金刚石一般平滑、锐利,闪着名刀才有的寒光。
[14:23] <新年NC> 与怪兽最为临近的小安更是感到阵阵冻气。
[14:24] <新年NC> 如果被它扑上来的话——
[14:24] * 尼諾 即使如此,少年卻並不擔心。
[14:25] * 尼諾 因為他深信著,這是在漫長旅途後,來自心理的確信--自己還有同伴呢。
[14:24] * 奥兰多 宣言[伤害]终曲(业怒),效果:以任意依恋的精神压力点数+1作为消费,该次伤害+2
[14:25] <奥兰多> (宝2尼2安2灰4
[14:25] <新年NC> 但也许最锐利的东西恰恰最脆弱,奥兰多一枪率先击碎利爪,野兽的身躯再像冰雕一样碎一块又一块。
[14:25] <新年NC> 紧接着,沙砾竟都溶化了,化作一条细小的黑流,汇入幽影的海洋之中。
[14:26]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狂暴加速+1,目标【鸟B】: 1d10+2=(2)+2=4
[14:26] * 奥兰多 宣言[裁判]机械降神(脑内螺丝),支援2,AP-1
[14:27] <新年NC> (那么5射击伤害,鸟B剩【爆风喷吐】和【头】
[14:28]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1|Ct7|奥2 尼1 安3|灰6(脊椎1) 鸟A5 鸟B5 幽(花4)6 幽(炼6)6 幽(地15)6 幽(奈10)6'
[14:28] <新年NC> 那么CT6,集群大战
[14:28]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1|Ct6|奥2 尼1 安3|灰6(脊椎1) 鸟A5 鸟B5 幽(花4)6 幽(炼6)6 幽(地15)6 幽(奈10)6'
[14:28] <新年NC> 灰袍人 宣言 [行动] 操偶,对象友军在当前CT中,任意一个[行动]的宣言变成0消费,ap-2
[14:30] <新年NC> 花园的幽影to奥兰多
[14:30]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 1d10+1=(4)+1=5
[14:30] <新年NC> 炼狱的幽影to小安
[14:30]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 1d10+1=(1)+1=2
[14:30] <新年NC> 地狱的幽影to尼诺
[14:30]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 1d10+1=(8)+1=9
[14:31]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连击: 1d10+1=(5)+1=6
[14:31]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第二下: 1d10+1=(9)+1=10
[14:31]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第二下的连击: 1d10+1=(6)+1=7
[14:31] <新年NC> (打尼諾就全中。
[14:31] <新年NC> (智能骰子
[14:31] <新年NC> (手2,自选2,头2,脚2
[14:31] <尼諾> (望天
[14:33] <尼諾> (腳 完全損壞
[14:34] <尼諾> (手 手腕
[14:34] <尼諾> (自選>>手>>拳頭
[14:34] * 尼諾 宣言[自動],機器人之腕(鋼鐵手腕),對手部傷害防禦1
[14:35] <尼諾> (頭 齒顎 童謠
[14:32] <新年NC> 奈落的幽影继续待机
[14:32]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1|Ct5|奥2 尼1 安3|灰5 鸟A5 鸟B5 幽(花4)3 幽(炼6)3 幽(地15)3 幽(奈10)4'
[14:33] <新年NC> 灰袍人 宣言 [行动] 脊椎,下个回合战斗行为消耗值-1,ap-1
[14:33] <新年NC> 黑炎巨鸟A 宣言 [行动] 巨大的翅膀,向 奈落方向移动1,ap-3
[14:34] <新年NC> 黑炎巨鸟B 宣言 [行动] 暴风喷吐 to 尼诺,炮击攻击4+爆发,ap-4
[14:34]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鸟B喷吐to 尼诺 ,炮击4+爆发: 1d10=10
[14:34] <新年NC> (头部,4炮击+爆发
[14:35] <新年NC> (不愧是我养的骰子啊,对尼諾这是有仇啊
[14:35] * 安徒生 宣言[伤害]别打扰工作【庇护】,对象受到的伤害转嫁到自己身上,一轮之内可以无限使用。AP-0
[14:35] * 安徒生 宣言[伤害]视线扰乱战术!【再生】,防御1,一轮之内可以无数次使用,不过面对单次伤害无法重复使用,AP-1
[14:35] * 安徒生 宣言[伤害]纺织物【棺材】,防御2,AP-2
[14:36] * 安徒生 宣言[伤害]梦境般的存在【结晶化】,自身受伤时可以使用,伤害所附加的「切断」、「爆发」、「移动」全部无效。1轮当中可以无限使用,AP-1
[14:36]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1|Ct5|奥2 尼1 安-1|灰4(脊椎1) 鸟A2 鸟B1 幽(花4)3 幽(炼6)3 幽(地15)3 幽(奈10)4'
[14:36] <安徒生> 选择【齿颚】损坏
[14:37] <新年NC> CT4
[14:37] <新年NC> 奈落的幽影待机
[14:37] <新年NC> 灰袍人 宣言 [行动] 脊椎,下个回合战斗行为消耗值-1,ap-1
[14:37] <新年NC> CT3同上
[14:37]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1|Ct3|奥2 尼1 安-1|灰2(脊椎3) 鸟A2 鸟B1 幽(花4)3 幽(炼6)3 幽(地15)3 幽(奈10)2'
[14:38] <新年NC> 花园幽影to奥
[14:38]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 1d10+1=(7)+1=8
[14:38] <新年NC> (奥,躯干,1
[14:38] <奥兰多> 损伤【脊椎】
[14:38] <新年NC> 炼狱幽影to尼
[14:38]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 1d10+1=(3)+1=4
[14:38] <新年NC> 地狱幽影to尼
[14:38]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 1d10+1=(7)+1=8
[14:38]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的连击: 1d10+1=(5)+1=6
[14:38] <新年NC> (尼诺,躯干2,自选2
[14:39] <尼諾> (內臟 內臟 脊椎 軀幹全損(。
[14:39] <新年NC> CT2
[14:39]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1|Ct2|奥2 尼1 安-1|灰2(脊椎3) 鸟A2 鸟B1 幽(花4)0 幽(炼6)0 幽(地15)0 幽(奈10)2'
[14:39] <新年NC> 灰袍人 宣言 [行动] 脚骨,向 乐园 方向移动1,ap-3
[14:39] <新年NC> 灰袍人 宣言 [行动] 无形刨削 to 奥兰多,目标任选自身1个部件损坏,ap-2
[14:40] <新年NC> 黑炎巨鸟A 宣言 [行动] 暴风喷吐 to 安,炮击攻击4+爆发,ap-4
[14:40] <新年NC> 奥兰多宣言
[14:44] * 奥兰多 宣言[行动]燧发手枪(反物资步枪),射击攻击5,AP-4,目标【鸟B】
[14:45]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狂暴加速+1,目标【鸟B】: 1d10+2=(1)+2=3
[14:47] * 奥兰多 宣言[裁判]修罗,以任意依恋的精神压力点数+1做为消费。支援3
[14:48] <奥兰多> (宝2安3尼2灰4
[14:47] <新年NC> (于是鸟B完全解体
[14:47]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1|Ct2|奥-2 尼1 安-1|灰0 鸟A-2 幽(花4)0 幽(炼6)0 幽(地15)0 幽(奈10)1'
[14:48] <新年NC> 巨鸟本来又欲喷吐,正在吸气时却吃了堪比火箭跑的一枪,
[14:48] <新年NC> 压缩的火焰顿时卷回自身,整只鸟燃烧成一大团火球,轰然炸开,簇簇火焰倾泻如豪雨。
[14:49] <新年NC> 只是,它并不会凤凰涅槃,最终只在地上留下一个焦黑的坑洞,和炭渣似的残骸。
[14:49]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鸟A喷吐to 安 ,炮击4+爆发: 1d10=7
[14:49] <新年NC> (安,脚部,炮击4+爆发
[14:50] <新年NC> (那么就是脚跟躯干,各掉4
[14:53] <安徒生> 足部完全损坏,【脊椎】【医药箱】【男孩子】【心脏】损坏
[14:51] <新年NC> (奥兰多因为【无形刨削】的效果,自选一个部件损坏,
[14:51] <奥兰多> (哦不能被防御的么
[14:51] <奥兰多> (【拳头】
[14:51] <新年NC>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演出吗?无趣……”
[14:52] <新年NC> 灰袍人不慌不忙伸出手做握捏状,没道理地,奥兰多感到身体立刻像被铁条箍住一般;
[14:52] <新年NC> 那手腕再一翻,奥兰多的手掌便被无形的力量拧歪了……
[14:53] <奥兰多> “哼……无谓的幽灵也不过只能嚣张一时罢了。”
[14:54] * 奥兰多 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损伤的手腕,抬首对灰炮人冷笑道
[14:54] <新年NC> “虽然以前就知错不改,但‘这一次’还真是特别顽固啊……”
[14:54] <新年NC> 灰袍人平淡地抱怨着,有一丝厌恶,但更多是安定的杀意……又像走固定流程一样理所当然。
[14:55] <奥兰多> “既然是终场的重头戏……丑角也差不多到了退场的时候了”
[14:57] * 奥兰多 抬起右手,古旧的枪械显得漆黑而冰冷,然而他的双眼中却仿佛有狂热的火焰在燃烧……
[14:59] <奥兰多> “就用你的鲜血来给这场梦境一个盛大而美妙的谢幕吧!”
[14:59] <尼諾> "哈哈,,就算如此,我們可不會在這裡倒下阿"
[14:53] <新年NC> 那么CT1
[14:53]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1|Ct1|奥-2 尼1 安-1|灰0 鸟A-2 幽(花4)0 幽(炼6)0 幽(地15)0 幽(奈10)1'
[14:53] <新年NC>     .  .    . . . .       .
[14:53] <新年NC>         .  . . .  .   .
[14:53] <新年NC>            .      影影
[14:53] <新年NC>             .
[14:53] <新年NC>            .
[14:53] <新年NC>         影 影  影
[14:53] <新年NC>         影
[14:53] <新年NC>          影影 影影
[14:53] <新年NC>     影 影   影 影  影影
[14:53] <新年NC>      影 影   影    影
[14:53] <新年NC>     影 影   影灰影鸟 A
[14:53] <新年NC>          影 影
[14:53] <新年NC>           影
[14:53] <新年NC>             尼
[14:53] <新年NC>        影影
[14:53] <新年NC>         影影  影影
[14:53] <新年NC>
[14:53] <新年NC>
          影 影
[14:53] <新年NC>          影安奥影
[14:53] <新年NC>
[14:53] <新年NC>
[14:53] <新年NC>
[14:53] <新年NC>
[14:54] <新年NC>
CT1,尼诺宣言
[14:55] * 尼諾 宣言[行動]獅王之爪(平頭鏟),對【影】進行無視防禦攻擊,傷害2+切斷(判定+2),AP-2
[14:56] <新年NC> (【无形刨削】在头部;【痛苦具现】【操偶】在手部,【拮抗】在躯干
[14:56]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童話殺手(死神)+1: 1d10+1=(7)+1=8
[14:56] <新年NC> (炼狱幽影剩2
[14:57] <新年NC> 那么,一轮结束,每个PC狂气+1,并且再做一个狂气判定
[14:57]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1|Ct1|奥-2 尼-1 安-1|灰0 鸟A-2 幽(花4)0 幽(炼2)0 幽(地15)0 幽(奈10)'
[14:57]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狂气判定: 1d10=8
[14:57]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狂氣: 1d10=3
[14:58] <尼諾> (2233
[14:58]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狂气: 1d10=7
[14:58] <奥兰多> (宝3尼2安3灰4
[14:59] <尼諾> (ap+12
[14:59] <安徒生> 脚部【红鞋】恢复,狂气状况:宝2奥1尼0灰3 AP恢复9,结算为8
[14:59] <新年NC> (舞台效果描述:)
[15:00] <新年NC> 你们们每多战斗一刻,精神就被拉扯得更痛一分。
[15:00] <新年NC> 你们觉得,这样下去的话,迟早也是全员给破碎的舞台陪葬……说不定之前就曾经这样过。
[15:02] <安徒生> 这一次,不会再软弱动摇了...如果精神上再出现一点点的犹豫...不,这样是不行的,好戏现在才开始呢!
[15:01] <新年NC>      .     .  . . . . . .  .  .  .
[15:01] <新年NC>         .  .    . . . .       .
[15:01] <新年NC>             .  . . .  .   .
[15:01] <新年NC>                .      影影
[15:01] <新年NC>                 .
[15:01] <新年NC>                .
[15:01] <新年NC>             影 影  影
[15:01] <新年NC>             影
[15:01] <新年NC>              影影 影影
[15:01] <新年NC>         影 影   影 影  影影
[15:01] <新年NC>          影 影   影    影
[15:01] <新年NC>         影 影   影灰影鸟 A
[15:01] <新年NC>              影 影
[15:01] <新年NC>               影
[15:01] <新年NC>                 尼
[15:01] <新年NC>
[15:01] <新年NC>
             影  影
[15:01] <新年NC>
[15:01] <新年NC>
              影 影
[15:01] <新年NC>              影安奥影
[15:01] <新年NC>
[15:01] <新年NC>
[15:01] <新年NC>
[15:01] <新年NC>
[15:01]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2|Ct14|奥9 尼11 安8|灰14 鸟A7 幽(花4)9 幽(炼2)9 幽(地15)9 幽(奈10)9'
[15:02] <新年NC> 那么,第二轮开始
[15:02] <新年NC> CT14
[15:02] <新年NC> 灰袍人 宣言 [行动] 痛苦具现,倒计时5count,到第5ct时如果该部件没损伤,则舞台上全体PC自选2部件损伤。ap-4
[15:04] * 尼諾 宣言[即時]馬車(瞬間衝刺),對自身往【奈洛】,移動1,AP-2
[15:05] <尼諾>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呢?"
[15:08] * 尼諾 宣言[即時]雙子(多手),將【爪子】行動以即使使用
[15:05] * 尼諾 宣言[行動]獅王之爪(平頭鏟),對【影】進行無視防禦攻擊,傷害2+切斷(判定+2),AP-2
15:06] <新年NC> 黑炎巨鸟A 宣言 [即时] 狂暴化,自身/任選1個「行動」戰鬥行為,做為「即时」使用,ap-0
[15:06] * 尼諾 宣言[即時]幻想否定(看穿),對【狂暴化】使其無效化,AP-0
[15:08] * 奥兰多 宣言[即时]独白(死亡之手),效果:任意1攻击战斗行为转为追加
[15:09] * 奥兰多 宣言[行动]燧发手枪(反物资步枪),射击攻击5,AP-4,目标【回袍】
[15:10] * 奥兰多 宣言[自动]即兴华彩(冲动),效果:一轮一次,宣告战斗行为时,以+1精神压力取代消耗的行动值
[15:10] <奥兰多> (宝3尼3安3灰4
[15:10]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童話殺手(死神)+1、劇場(殺劇)+1 來!!!: 1d10+2=(7)+2=9
[15:11] <新年NC> (尼诺这一击命中只有8
[15:12] * 尼諾 宣言[傷害]旋風(災禍),讓傷害附加全體攻擊效果 AP-2
[15:12] * 尼諾 宣言[傷害]青鳥之翼(噴射裝置) 造成傷害+1 自身選一個基礎部件【眼睛(。】損壞
[15:12] <新年NC> (那么打灰袍人特别+1,但是是躯干
[15:13] <新年NC> (那么,灰袍人躯干3+切断,鸟6伤害,幽影12伤害
[15:13] <新年NC> 灰袍人 宣言 [伤害] 拮抗,减少同区域集团数量抵消同数值的伤害,一轮内无限使用,ap-1
[15:13] <新年NC> (用剩下3幽影抵消3,杀剧还多1+切断
[15:14]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加速+1|杀剧+1,目标【灰袍人】: 1d10+3=(1)+3=4
[15:14] <奥兰多> (……
[15:14] <奥兰多> (支援
[15:14] * 奥兰多 宣言[裁判]既定转折(瞄准装置),支援2,AP/
[15:14] * 奥兰多 宣言[裁判]机械降神(脑内螺丝),支援2,AP-1
[15:15] * 奥兰多 宣言[裁判]手腕,支援1,AP-1
[15:20] <奥兰多> 子弹飞射而出,却一击落空……
[15:20] * 奥兰多 仿佛失神般俯视地面,低沉念诵道……
[15:20] <奥兰多> “邪恶之人妄行暴虐专制之举,令义人横遭磨难。”
[15:20] <奥兰多> “…然而那些以博爱和善良的名义,引领弱小者穿越黑暗峡谷的勇士,必将得神护佑!”
[15:20] * 奥兰多 猛地回转目光,双眼如利刃般刺向灰炮人方向
[15:21] <奥兰多> 随即,子弹骤然转向,在灰炮人的臂上爆裂开来
[15:15]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2|Ct14|奥7 尼5 安8|灰9 鸟A7 幽(花4)9 幽(炼2)9 幽(地3)9 幽(奈10)9  (倒计时CT9)'
[15:15] <新年NC> (鸟还剩一个攻击部件
[15:15] <新年NC> (灰袍人 躯干 损失 【灰袍】
[15:15]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切断判定: 1d10-2=(5)-2=3
[15:16] <新年NC> (不对应该是+2
[15:16] <新年NC> 手部就……全灭
[15:16]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2|Ct14|奥7 尼5 安8|灰9 鸟A7 幽(花4)9 幽(炼2)9 幽(地3)9 幽(奈10)9  '
[15:17] <新年NC> 这大概是目前为止最为有效的一次攻击:
[15:17] <新年NC> 随着灰袍人身边的幽影被尼诺一扫而空,
[15:17] <新年NC> 奥兰多一枪从诡异的角度后发先至,把那人的右手连同手套一起打爆,
[15:17] <新年NC> ——然而并没有现实中的会喷出的红色。
[15:18] <新年NC> 断手掉到地上,滚至扭曲的角落里,就被空间夹缝吞噬一般消失了。
[15:18] <新年NC> 灰袍人也仿佛没有痛觉,只轻哼了一声,以剩下那只完好的手理了理袍子。
[15:18] <新年NC> CT9
[15:18] <新年NC>        .
[15:18] <新年NC>     影 影  影
[15:18] <新年NC>     影
[15:18] <新年NC>      影影 影影
[15:18] <新年NC>       影 影
[15:18] <新年NC>
[15:18] <新年NC>
       灰 鸟 A
[15:18] <新年NC>       尼
[15:18] <新年NC>
[15:18] <新年NC>
[15:18] <新年NC>
[15:18] <新年NC>
     影  影
[15:18] <新年NC>
[15:18] <新年NC>
      影 影
[15:18] <新年NC>      影安奥影
[15:18] <新年NC>
[15:18] <新年NC>
[15:19] <新年NC>
灰袍人 宣言 [行动] 无形刨削 to 奥兰多,目标任选自身1个部件损坏,ap-2
[15:24] <奥兰多> (皮鞋[足]
[15:20] <新年NC> 幽影(花园) 宣言 [行动] 飘忽的脚步,向 奈落 方向移动1,ap-3
[15:20] <新年NC> 炼狱的幽影打安
[15:20]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 1d10+1=(10)+1=11
[15:20] <新年NC> (头部吧,3伤害
[15:22] * 安徒生 宣言[伤害]烧伤的铁腕【腐肉翼膜】,防御2,AP-0
[15:22] * 安徒生 宣言[伤害]视线扰乱战术!【再生】,防御1,一轮之内可以无数次使用,不过面对单次伤害无法重复使用,AP-1
[15:20] <新年NC> 奈落的幽影打尼诺
[15:20]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 1d10+1=(6)+1=7
[15:20]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连击: 1d10+1=(3)+1=4
[15:21] <新年NC> (尼诺,脚部->手部,2伤害
[15:23] * 尼諾 宣言[傷害]復頌(悖德的喜悅),對【幻想否定】使其能再次使用,AP-0
[15:23] * 尼諾 宣言[自動],機器人之腕(鋼鐵手腕),對手部傷害防禦1
[15:24] <尼諾> (損壞 青鳥之翼
[15:23] <新年NC> CT7
[15:23]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2|Ct7|奥7 尼5 安7|灰7 鸟A7  幽(炼6)6  幽(奈10)6'
[15:23] <新年NC> 灰袍人 宣言 [行动] 无形刨削 to 尼诺,目标任选自身1个部件损坏,ap-2
[15:24] <尼諾> (損壞 妖精藥
[15:24] <新年NC> 黑炎巨鸟A 宣言 [行动] 暴风喷吐 to 奥兰多,炮击攻击4+爆发,ap-4
[15:27] * 安徒生 宣言[待机]
[15:27] <安徒生> ap-1
[15:27] * 奥兰多 宣言[行动]燧发手枪(反物资步枪),射击攻击5,AP-4,目标【灰袍人】
[15:27]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2|Ct7|奥3 尼5 安6|灰5 鸟A3  幽(炼6)6  幽(奈10)6'
[15:28]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那么结算鸟A打奥兰多: 1d10=9
[15:28] <新年NC> (手部,4炮击+爆发
[15:28] * 安徒生 宣言[伤害]别打扰工作【庇护】,对象受到的伤害转嫁到自己身上,一轮之内可以无限使用。AP-0
[15:28] * 安徒生 宣言[伤害]视线扰乱战术!【再生】,防御1,一轮之内可以无数次使用,不过面对单次伤害无法重复使用,AP-1
[15:28] * 安徒生 宣言[伤害]纺织物【棺材】,防御2,AP-2
[15:29] * 安徒生 宣言[伤害]梦境般的存在【结晶化】,自身受伤时可以使用,伤害所附加的「切断」、「爆发」、「移动」全部无效。1轮当中可以无限使用,AP-1
[15:29] <安徒生> 选择【拳头】损坏
[15:33] * 奥兰多 宣言[伤害]狂化结末,效果:可以减少任意1点精神压力点数。如果同区域有队友在的话,在的队友要增加1点精神压力点数。
[15:33] <安徒生> 对尼诺狂气点+1【。
[15:29]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狂暴加速+1,目标【灰袍人】: 1d10+2=(5)+2=7
[15:34] * 奥兰多 宣言[裁判]修罗,以任意依恋的精神压力点数+1做为消费。支援3
[15:34] <新年NC> (那么10,命中头部,射击5
[15:35]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2|Ct7|奥3 尼5 安2|???4 '
[15:35] <新年NC> “……!”
[15:36] <新年NC> 这一击,蕴含了你们的决意,既快且准,有排山倒海之势,
[15:36] <新年NC> 灰袍人仿佛预见了其威力,在奥兰多举枪前就开始后退,但还是被余波波及。
[15:36] <新年NC> 烟尘中,你们能看清袍子已经各处缺角,
[15:37] <新年NC> 而灰袍人终于不支,踉跄两步,弯下身去。
[15:37] <新年NC>
[15:37] <新年NC>
面具裂成两半,掉在脚边。
[15:37] <新年NC> 那人再抬起头时,兜帽自然滑下,露出花白的短发;
[15:37] <新年NC> 在那之下的脸庞,却和沙哑的音色相异,
[15:37] <新年NC> 是一张属于年轻人的、你们无论如何都不会认错的面孔……
[15:37] <新年NC> (全员狂气判定,不过有+1
[15:37]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唉: 1d10+1=(10)+1=11
[15:38]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反正不會再狂了...: 1d10+1=(1)+1=2
[15:38] <奥兰多> (……
[15:38]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 1d10+1=(10)+1=11
[15:38] <新年NC> (……
[15:38] <尼諾> (寶物+1
[15:38] <新年NC>
[15:38] <新年NC>
灰袍人……“他”的面容与现实中的尼诺极为相似,还是二十出头的青年模样。
[15:38] <新年NC> 可是,花白的头发、眼角的鱼尾纹、加上依旧不变的苍老嗓音,有种强烈的矛盾感。
[15:38] <新年NC> 而那一直以来隐藏在面具后的眼神,也如同见证过漫长时光一样复杂难辨。
[15:39] <奥兰多> “尼……尼诺?”
[15:39] * 奥兰多 在看到灰袍人面孔的一瞬间,颤抖着手放下了枪
[15:40] <尼諾> "呵...哈哈......這..."少年看著灰袍人面具落下後的臉孔,那張臉與自己無比相似
[15:41] * 安徒生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屏住了呼吸。
[15:42] <安徒生> 眼前的人看上去的的确确就是尼诺,但是有哪里决定性的不同...
[15:41] * 奥兰多 迷茫地看了看身边的战友尼诺……和对面的灰袍人尼诺
[15:41] <奥兰多> “所以说……都是你吗……这还是你吗……”
[15:41] <尼諾> "哈哈...果然...果然沒錯啊"少年以手爪摀著臉,慘笑著。
[15:41] <新年NC> “他”轻笑了一下。虽然没有多少暖意。
[15:41] <新年NC> “没错,我是你……你们的愿望。”
[15:42] <新年NC> “不像‘你们’那般虚伪,‘任性而自私’的愿望。”
[15:43] <奥兰多> “我们的,愿望……”
[15:42] <新年NC> “然而这才是力量所在。”
[15:42] <新年NC> “你们在‘外面’越是否认、忽略、无视,就越是增强‘这里’的力量……”
[15:42] <新年NC> 随着“他”的话语,你们头顶的大空洞迅速暗了下去,似是入夜,
[15:43] <新年NC> 大厅内也铺上了一层惨白的月光。凄美的光柱如同温柔而冰冷的手一样,用绝望的寒意触摸着你们的脸庞。
[15:43] <新年NC> 许许多多细小的碎片,星星点点, 盘旋飞舞,缓缓落下。
[15:43] <新年NC> 你们仔细看去,发现每片碎片都有如微缩景观玩具,全是你们所见过的:
[15:43] <新年NC> 地下室的箱子、小屋里的家具、半截钟楼、扯断的彩带、枯木、熔岩、甚至是不祥的黯色人形……
[15:43] <新年NC> 在已然回忆起/见证了过去的你们眼中,此时每一片都具备了特别的意义,映照着曾经和现在的心结;
[15:44] <新年NC> 碎片飘荡着,连绵不断,又有如你们内心故事的长河。
[15:44] <新年NC> 河流最终流入光柱,被吸至看不到的深处。
[15:44] <新年NC> 你们看得明白,这层梦的故事正在走到尽头……
[15:43] <尼諾> "你不過是惡意的力量而已"少年以帶著慘然卻嘲弄的語氣回應。
[15:44] <新年NC> “哈,恶意?这涌动着的,漆黑的绝望,不正是你们带给我的吗!”
[15:44] <新年NC> “承认罢,这不惜否定‘外面的世界’、也要填补懊悔空虚的梦,就是你们真实的心声……!”
[15:44] <奥兰多> “不……!我们明明已经否定过了!已经决定面对真正的现实了!”
[15:44] <奥兰多> “你……即使你用了尼诺的脸,但你也欺骗不了我们!”
[15:45] * 奥兰多 颤抖着手再度举起枪……向着灰炮尼诺的方向
[15:46] * 奥兰多 然而剧烈的颤抖却令他无法扣动扳机
[15:46] <奥兰多> 最终枪械终于脱手,化为一阵烟尘……
[15:46] <尼諾> "是阿...奧蘭,我們"正在"否定著"少年接續同伴的話語說到。
[15:47] <新年NC> “说得好,但这毫无意义。”
[15:47] <新年NC> 嗓音中逐渐染上恨意,“他”的眼神也带上了轻蔑。
[15:47] <新年NC> “你们在'这里'根本没有能企及我的力量。”
[15:48] <新年NC> 目光再次在你们身上挨个扫过,对尼诺的依旧最为尖锐。
[15:48] <新年NC> “呵…特别是这副愚蠢的模样……毫无长进。简直是倒退。”
[15:48] <新年NC> “既不曾步入成熟的境界,又没有孩子的适应性,”
[15:48] <新年NC> “只会高谈他人的故事,充其量不过是借来的安慰剂罢了……!”
[15:49] <安徒生> “...不是这样的!”
[15:52] * 安徒生 带着坚定的表情向前走了一步。
[15:49] <尼諾> "那又如何,至少我們持續在反抗著。夢是扭曲的,但我們還是一次又一次,想往清醒的地方走。"
[15:50] <尼諾> "童話...所嚮往的故事也是那樣阿。但是不可能終日沉淪在虛幻的夢裡"
[15:52] <尼諾> "但那可不代表逃避現實喔,現實不可能如故事般美好,所以才要將之放入心底,讓人們在辛苦的現實裡能有憑依"
[15:52] <尼諾> "他所喜愛的戲劇、神話,也是如此。"尼諾指向奧蘭
[15:55] <尼諾> "到了今天,大多數人都知道英雄只是幻想,只存在於傳說。人能與神平立,能踏上雲端。"
[15:56] <尼諾> "這些是無意義的嗎?不,故事的意義就在這裡。雖然虛幻,但可以讓人前進--但你不同。"說著,少年眼神銳利,卻帶著憐憫的望向灰袍人。
[15:59] <尼諾> "如今只剩下夢中的你,連這些東西也放棄了,只是純粹的惡意而已。"
[15:59] <尼諾> "你是我們應該跨過的【檻】,除此之外,不再有價值。"少年語氣帶著痛苦,卻堅毅地說道。
[15:59] <新年NC> “呼……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15:59] <新年NC> “他”怒极反笑,但隐隐透出股哀恸。
[16:00] <新年NC> “何等自欺欺人……何等愚蠢……!”
[16:00] <新年NC> “生与死,真实和虚假,早就反转了!”
[16:00] <新年NC> “外面是绝望的虚假——一切已无意义,已无未来!”
[16:00] <新年NC> “唯独在这里,在梦境里,在这个‘真实’里,未来才有意义”
[16:00] <新年NC> “你们所渴望的结局,你们所贪求的开端,就位于这里的‘真实’中啊!”
[16:04] <尼諾> "不管是誰真誰假,連未來都否定掉的你,絕對不可能是真的呢。"
[16:01] <新年NC> “他”笑得狰狞,方才在战斗中受损的灰袍依旧破烂,然而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
[16:01] <新年NC> 最后竟从断腕长出新的【手】来,并非老人那样瘦削干枯,而是青年人红润、有力的手。
[16:01] <新年NC> 随后,身形微妙地扭曲着,长出了骸骨的翅翼,甚至还有骨鞭一样的尾巴,
[16:01] <新年NC> 整个样子好似故事里的恶魔,但周身的气氛与其说邪恶,更多的还是一种衰亡之感……
[16:03] <安徒生> “能有放弃美好梦境的想法...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了,不是所有人都能去直面现实的。”安徒生看向灰袍人的眼中带了点悲伤,“如果你继续坚持着自己的一己之见的话...那就没有什么谈话的余地了...”
[16:13] <新年NC> 对于安的宣告,“他”沉默了两秒,语气忽然柔和下来,然而前所未有的冰冷。
[16:13] <新年NC> “我已经给了你太多机会。”
[16:13] <新年NC> 又顿了一顿、露出个扭曲的微笑。
[16:13] <新年NC> “喂,你以为自己是谁?不过还是悔恨的产物……区区幻想的残渣……”
[16:13] <新年NC> “既然你如此顽固不化,‘ 这个你’就履行使命去罢。”
[16:14] <新年NC> “所以,出来吧……!!”
[16:14] <新年NC> 随着他的话音,大厅里尚存的怪物幽影一齐化作黑水,
[16:14] <新年NC> 再次凝聚,粘稠化,堆积起来,最终像捏橡皮泥一样,大致有了个人形。
[16:14] <新年NC> 确切地说,是人形的残骸,轮廓如沥青浇灌而成,只能勉强看出是个十来岁的少年
[16:14] <新年NC> 涌动着沥青的嘴唇翕动,似乎压抑着什么,诉说着什么,咆哮着什么……
[16:14] <新年NC> 一股凉意从你们的脚底浸透心灵。
[16:14] <新年NC> (既然如此,就只有安来个狂气判定吧~~~
[16:15]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骗...骗人...: 1d10=9
[16:15] <新年NC> “看吧,这个已经坏掉的舞台里,‘你’也有份——”
[16:17] * 奥兰多 看着面前这一幕,下意识地扭过了头
[16:17] * 奥兰多 注视着面前“活生生”的安,仿佛借此得到了些许心理安慰一般……
[16:17] <尼諾> "這渾蛋...居然..."少年說著擔憂地望向同伴地孩童。
[16:18] * 尼諾 確認著他沒有異常,彷彿憂心他就要消散在空氣中一般
[16:18] <安徒生> “......”安徒生看着黑泥慢慢糅合成不成形的人偶,眉毛不禁紧蹙了起来,嘴角也向下弯曲
[16:19] <新年NC> 是的,你们仍在这个舞台之上。
[16:19] <新年NC> 战斗尚未结束。故事的结局还未写定。
[16:20] <新年NC> “梦境世界的强大取决于精神。 你们真以为能在'这里'打败我??”
[16:20] <新年NC> “那么就切身体会吧……盲目的你们所企图埋葬的一切……!”
[16:20] <新年NC> “来吧,绝望的觞宴,寂灭的终末!”
[16:20] <新年NC> “让我听见你们愤怒的咆哮,不甘的哀嚎,悲伤的哭泣吧。”
[16:20] <新年NC> “让这梦境碎裂,然后从虚伪的开头,再次迭代吧!”
[16:21] <尼諾> "也好,都過來了,那就一起處理吧。這次一定要...處理個乾淨。"少年帶著殺意,斬釘截鐵般的說道。
[16:20] <新年NC> ---------那么战斗再开--------------
[16:26] <新年NC> ( 后半场BGM:Myosotis http://vdisk.weibo.com/s/BDHw_FWazJ4mzhttp://music.163.com/#/song?id=33166076
[16:21]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2|Ct7|奥3 尼5 安2|梦4 骸6'
[16:21] <新年NC>        .
[16:21] <新年NC>
[16:21] <新年NC>
[16:21] <新年NC>
[16:21] <新年NC>
[16:21] <新年NC>
[16:21] <新年NC>
    骸  梦
[16:21] <新年NC>       尼
[16:21] <新年NC>
[16:21] <新年NC>
[16:21] <新年NC>
[16:21] <新年NC>
[16:21] <新年NC>
[16:21] <新年NC>
[16:21] <新年NC>
      安奥
[16:21] <新年NC>
[16:21] <新年NC>
[16:21] <新年NC>
[16:21] <新年NC>
[16:24] <新年NC>
CT6
[16:24]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2|Ct6|奥3 尼5 安2|梦4 骸6'
[16:24] <新年NC> 某物 宣言 [行动] 拳头 to尼诺,肉体攻击1,ap-2
[16:25]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 1d10=3
[16:25] <新年NC> CT5
[16:25]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2|Ct5|奥3 尼5 安2|梦4 骸4'
[16:25] <新年NC> 尼诺宣言
[16:26] * 尼諾 宣言[行動]獅王之爪(平頭鏟),對【偽小安】進行無視防禦攻擊,傷害2+切斷(判定+2),AP-2
[16:27]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童話殺手(死神)+1: 1d10+1=(7)+1=8
[16:27] <新年NC> (那就躯干,2白刃+切断
[16:28] <新年NC> 某物 宣言 [伤害] 扭曲的存在,伤害附加的切断、爆发、移动无效,一轮内可多次使用,ap-1
[16:28]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2|Ct5|奥3 尼3 安2|梦4 骸3'
[16:28] <新年NC> 某物 [自动] 无意义之躯,可以選擇數個任意的部位,共同分擔受到的傷害。對於切斷判定,可以任選1個部位來承受。
[16:28] <新年NC> 直接丧失【碎肉】x2
[16:28] <新年NC> 那么CT4
[16:28]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2|Ct4|奥3 尼3 安2|梦4 骸3'
[16:29] <新年NC> 梦境之源 宣言 [行动] 无定形的利刃 to 尼诺 ,白刃2+1+切断(目标切断判定-2),ap-3
[16:32] * 尼諾 宣言[即時]塔姬的長髮(捲線鋼絲),對【安】往【奈洛/樂園】,移動1,AP-3
[16:30] <新年NC> (梦境之源 [自动] 超知觉领域,自己所有的攻擊判定修正值+1。此外可以無視所有「妨礙」、「摔倒」、「移動」效果。
[16:30] <新年NC> (梦境之源 [自动] 不可逆之熵,攻击判定和自身切断判定+1,战斗每轮结束时自选1部件损伤
[16:33] <新年NC> (【白刃的极意】自动/无/自身/肉體、白刃攻擊的射程可以+1 手部
[16:31] <新年NC> (利刃在手部,超知觉领域在头部,不可逆之熵在躯干
[16:34] <新年NC> (梦境之源 [自动] 古旧的腕甲,手部常驻防御1,手部部件的白刃、肉体攻击伤害+1
[16:33]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白刃2+1+切断: 1d10+2=(5)+2=7
[16:34] <新年NC> (所以是尼诺,脚部,3白刃+切断
[16:34] <尼諾> (等下
[16:34] <尼諾> (不用黨!
[16:34] <尼諾> (腳,就給你吧
[16:34] <新年NC> 灰袍人手心里现出一抹浓稠的黑色,似无恒定的形状,变幻不息,
[16:34] <新年NC> 但无一不有着锐利的锋刃,却又透着一股沉重感。
[16:34] <新年NC> (身在人群中感到孤独的痛苦)
[16:34] <新年NC> (懊悔惋惜却无法追回的痛苦)
[16:34] <新年NC> (认识现实与理想落差的痛苦)
[16:34] <新年NC> (察觉到人终会有一死的痛苦)
[16:35] <新年NC> 全是不足为外人道,然而一旦意识到便无法忘却的领悟……
[16:35] <新年NC> 灰袍人好似仅随手一挥,黑色的刀刃陡然涨到十倍宽,就像撕下一片纸页一样轻松地、斩断了尼诺的膝盖。
[16:35] <新年NC> 梦境之源 宣言 [伤害] 无限解体,在下一ct之前,對同一個對象的所有攻擊戰鬥行為,全部的使用時機都轉變成[傷害],ap-0
[16:36] * 尼諾 宣言[即時]幻想否定(看穿),對【解體】使其無效化,AP-0
[16:36]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2|Ct4|奥3 尼0 安2|梦1 骸3'
[16:35] <尼諾> "呵呵,到了這種時候,只要還能動...都無所謂了"少年以爪子撐住身體
[16:36] <新年NC> 然而、灰袍人的恨意似乎并未发泄完毕。
[16:36] <新年NC> 只见一击后逐渐复原的锋刃再次黑光大盛,扭曲成狰狞的镰刀状,宛如黑色电光的轨迹之网将尼诺的身体全般罩住,
[16:37] <新年NC> “不去正视自己的眼睛、没有把握住重要事物的手、不曾往正确方向踏出的脚……”
[16:37] <新年NC> “——啐,留着也没用啊!”
[16:37] <新年NC> “你的价值、你此生剩余的价值、就只剩作为让梦境继续迭代的零件罢了!”
[16:37] <新年NC> (然而就被看破了。
[16:38] <尼諾> "呵呵,丟掉手腳,也比像你這樣連心都沒有的怪物好。"少年彷彿看穿了對方的行為,用殘缺的身軀閃避了攻擊。
[16:37] <新年NC> 那么CT3
[16:37]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2|Ct3|奥3 尼0 安2|梦1 骸3'
[16:38] <新年NC> 某物 宣言 [行动] 无限重生,恢复【碎肉】,ap-1
[16:38] <新年NC> 人形残骸蠕动着,身体内部隐隐传出一种古怪的黏糊糊的声音,
[16:38] <新年NC> 只见受伤的地方就这么逐渐复原了……虽然轮廓并没有因此更有人样一些。
[16:38] <新年NC> 然而,不知为何,你们觉得“它”感到的痛楚一点没减少……
[16:40] * 奥兰多 宣言[行动]燧发手枪(反物资步枪),射击攻击5,AP-4,目标【石油安】
[16:40] <尼諾> (還真的變石油了.....
[16:40] <新年NC> 不管你们如何攻击,那人形残骸自从成型就一动不动。
[16:40] <新年NC> 你们这才发现它不是跪伏在地上,而是下半身直接和地面同化了似的。
[16:41]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加速+1,目标【石油安】: 1d10+2=(3)+2=5
[16:43] <奥兰多> (来吧
[16:43] <奥兰多> [15:10] <奥兰多> (宝3尼3安4灰4
[16:43]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加速+1,目标【石油安】: 1d10+2=(5)+2=7
[16:47] * 奥兰多 注视着安焦黑黏腻的身影,颤抖着手扣动扳机……
[16:48] <奥兰多> 然而,或许是心情过于激荡的缘故,子弹从无力的枪械中呼啸射出,悄无声息地湮没于远方……
[16:48] <奥兰多> “不……不行!”
[16:49] * 奥兰多 伸出早已残损的左手,死死压抑着自身的颤抖
[16:49] <奥兰多> “已经决定了……必须终结这一切!”
[16:51] <奥兰多> 在充满决意的怒吼声中,几欲破碎的枪械再度凝聚
[16:44] <新年NC> (那么脚部HIT
[16:44] <新年NC> (5伤害
[16:52] <奥兰多> 子弹散射出赤红的燧光,射入残骸的身躯之中
[16:44] <新年NC> 某物 宣言 [伤害] 再生,防御1,一轮内可多次使用,ap-1
[16:44] <新年NC> 某物 [自动] 无意义之躯,可以選擇數個任意的部位,共同分擔受到的傷害。對於切斷判定,可以任選1個部位來承受。
[16:44] <新年NC> 某物 损失 【碎肉】【拳头】【肩膀】【手腕】
[16:44] <新年NC> CT2
[16:45]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2|Ct2|奥-1 尼0 安2|梦1 骸1'
[16:45] * 安徒生 宣言[待机],AP-1
[16:46] * 尼諾 沉靜下來,面對迎面的攻擊,與同伴等待著時機。
[16:45] <新年NC> CT1
[16:45]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2|Ct1|奥-1 尼0 安2|梦1 骸1'
[16:45] <新年NC> 某物 宣言 [行动] 齿颚 to 尼诺 ,肉体攻击1,ap-2
[16:46] <新年NC> 奥兰多一枪射入残骸之中,黑泥四溅。
[16:46] <新年NC> 灰袍人却丝毫不以为意,仅仅瞟了奥兰多一眼,讥讽一笑。
[16:46] <新年NC> “以为'只有你们变强'了?就凭那点雕虫小技?”
[16:46] <新年NC> “——哦,就像这个?”
[16:46] <新年NC> 说着,左手手腕一翻,凭空抽出一把你们再眼熟不过的手枪。
[16:47] <新年NC> 梦境之源 宣言 [行动] 燧发手枪? to 奥兰多,射击5,ap-4
[16:47] <新年NC> “傲慢、软弱……你也不过是用来巩固这个梦的材料而已。”
[16:49]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梦境之源 射击5 to 奥兰多: 1d10+2=(6)+2=8
[16:49] <新年NC> (奥兰多,躯干,5伤害
[16:48]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齿颚to尼诺: 1d10=3
[16:48] <尼諾> (這是愛(x
[16:49] * 安徒生 宣言[即时]大嗓门【定向音源】,与选择的同伴一人双方进行对话判定。AP-2【对奥兰多
[16:49] * 安徒生 宣言[待机],AP-1
[16:49]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2|Ct1|奥-1 尼0 安-2|梦-3 骸-1'
[16:52] <尼諾> "奧蘭小心--"
[16:53] * 尼諾 閃開了殘骸的攻擊,發現了灰袍人的動作卻來不及阻止。只能看著槍口的光火射向隊友。
[16:53] <安徒生> “奥兰多!!!不要太冲动了...!!!冷静一下!”安徒生回头看向身后逼近狂怒的奥兰多,抛出了安抚性的话“加油...一定没问题的!只要冷静的...”
[16:53]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对奥兰多的对话判定: 1d10+1=(2)+1=3
[16:54]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判定: 1d10=8
[16:54] <新年NC> (应该有+1不过没差
[16:55] * 安徒生 宣言[伤害]别打扰工作【庇护】,对象受到的伤害转嫁到自己身上,一轮之内可以无限使用。AP-0
[16:55] <安徒生> 躯干部件完全损坏
[16:55] <奥兰多> “安……”
[16:56] * 奥兰多 在击中残骸的失神之际,却险些被流矢所击中
[16:57] <奥兰多> 在危机时刻,安却飞身上前(?),把本应击中奥兰多的伤害一一化解
[16:55] <尼諾> "安...."望著身軀如同飄盪霧氣,已經空蕩的孩童。
[16:55] <新年NC> 见男孩再一次庇护了青年,灰袍人嗤道:
[16:56] <新年NC> “口口声声要保护他,结果如何?还是一面利用他,一面故意送他去死……”
[16:56] <新年NC>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同伴情谊?”
[16:57] <尼諾> "因為我們是同伴阿。我今天揮舞著刀刃,早一點解決你,就是在保護他,就是在避免他痛苦。"
[16:56] <安徒生> “没事...的...”
[16:58] <安徒生> “之前有比这个更严重的情况,不是么...”安徒生扯了扯嘴角,低头看向了作为“数据”模糊不清的躯体..
[16:58] <尼諾> "安...可惡阿--"
[16:57] <新年NC> 那么,第二轮结束
[16:57] <新年NC> 每个PC狂气+1,并且再做一个狂气判定
[16:57] <新年NC> 有部件恢复的请计算
[16:57] <新年NC> 梦境之源 损失 【残破的斗篷】(躯干)
[16:57] <尼諾> .r 來吧!
[16:57]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來吧!: 1d10=4
[16:58] <尼諾> (3223
[16:58]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狂!: 1d10=8
[16:58] <奥兰多> (宝3尼3安4灰4
[16:58]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狂气: 1d10=4
[16:58] <新年NC> (那么再写一下AP回复!
[16:58] <尼諾> (+10
[16:58] <奥兰多> +10
[16:59] <安徒生> 狂气现状:宝2奥2尼2灰3 AP恢复9,结算为7
[16:59]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3|Ct11|奥9 尼10 安7|梦11 骸7'
[16:59] <新年NC>         .  .    . . . .       .
[16:59] <新年NC>             .  . . .  .   .
[16:59] <新年NC>                .      影影
[16:59] <新年NC>                 .
[16:59] <新年NC>                .
[16:59] <新年NC>
[16:59] <新年NC>
[16:59] <新年NC>
[16:59] <新年NC>
[16:59] <新年NC>
[16:59] <新年NC>
            骸  梦
[16:59] <新年NC>               尼
[16:59] <新年NC>
[16:59] <新年NC>
[16:59] <新年NC>
              安
[16:59] <新年NC>
[16:59] <新年NC>
[16:59] <新年NC>
[16:59] <新年NC>
               奥
[16:59] <新年NC>
[16:59] <新年NC>
[16:59] <新年NC>
[16:59] <新年NC>
[16:58]
<奥兰多> “安!”
[17:00] * 奥兰多 望着安即将破碎的身躯,脸上的表情显得愈发不安与不舍
[17:00] <尼諾> "看吧,灰袍的傢伙。這個夢也已經崩壞了喔"
[17:00] <新年NC> CT11
[17:00] <新年NC> 梦境之源 宣言 [行动] 骸骨的翅翼,向乐园方向移动2(一次战斗只能使用一次),ap-0
[17:00] <新年NC> 梦境之源 宣言 [行动] 无定形的利刃 to 奥兰多,白刃2+1+切断(目标切断判定-2),ap-3
[17:01]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3|Ct11|奥9 尼10 安7|梦8 骸7'
[17:02] <新年NC> 灰袍人脚一点地,拍打着骨翼腾空而起——那几秒间你们的重力感忽然紊乱了——
[17:03] <新年NC> 奥兰多但觉脊背一冰,黑刃如闪电一般从半空凌厉劈下——
[17:03] * 尼諾 宣言[即時]塔姬的長髮(捲線鋼絲),對【奧蘭】往【奈洛】,移動1,AP-3
[17:03] * 尼諾 宣言[即時]雙子(多手),將【獅爪】行動以即使使用
[17:03] <新年NC> “那又如何?(それはどうかな)”
[17:03] <新年NC> 梦境之源 宣言 [即时] 黑触手,把 奥兰多 向 乐园 方向移动1,ap-3
[17:04] <新年NC> 奥兰多忽然动弹不得,四肢皆被紧紧捆住——
[17:04] <新年NC> 金线?钢丝?不,乃是粗细不等的一大丛黑触手,
[17:04] <新年NC> 从他脚下的地板破洞里长出来,顺着大腿攀至腰间……
[17:05] <尼諾> "奧蘭--"在黑色異物的海洋裡,少年穿梭著,用爪刃劈開觸手,想去營救同伴。
[17:06] * 尼諾 但那如同救命繩索的金線,也只是讓同伴稍微遠離,緊接著又被拖回了觸手群中。
[17:05] <新年NC> (尼诺先ROLL攻击
[17:07] * 尼諾 宣言[行動]獅王之爪(平頭鏟),對【夢】進行無視防禦攻擊,傷害2+切斷(判定+2),AP-2
[17:07]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來!!: 1d10+1=(9)+1=10
[17:07] <新年NC> (命中头部,2白刃+切断
[17:08] <新年NC> 某物 [自动] 守护本能,和主人在同区域时,所有以主人为目标的宣言都可以强制转换为指定自己,如宣言不使用于自己则无效。
[17:10] <新年NC> 尼诺刚要对灰袍人发动攻击,人形突然抽搐起来,
[17:10] <新年NC> 勉强还像人样的上半身怪物般地拉长,正好挡在爪子的轨迹正中。
[17:10] <新年NC> 诡异的是,它的动作并不快,简直像是预读出了他的意图,或者说太过了解他的策略了……
[17:08] <新年NC> 某物 宣言 [伤害] 扭曲的存在,伤害附加的切断、爆发、移动无效,一轮内可多次使用,ap-1
[17:09] <新年NC> 某物 损伤 【齿颚】【凄惨的模样】自动/无/参照效果/這個部件損傷的時候,攻擊者必須增加1點精神壓力點數。
[17:09] <尼諾> (對奧蘭+1
[17:09] <新年NC> 人形残骸吃了尼诺一爪,嘴巴处的凹洞张得老大,发出无声的哀鸣………
[17:09] <新年NC> 尼诺心念一个不稳,恍惚间看到了一个身影,
[17:09] <新年NC> 那不知是哪次轮回——还是更加遥远的现实中——曾经以身做盾保护了你的少年……
[17:10] <新年NC> (下面结算对奥兰的一击
[17:11]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白刃2+1+切断: 1d10+2=(9)+2=11
[17:11] <新年NC> (手部吧,4白刃+切断
[17:12] <奥兰多> (居然没有切断无效……我失策
[17:12] <尼諾> (小安黨吧...(目死
[17:18] <奥兰多> 黑色的阴影如螺旋般绞缠着奥兰多的身躯……
[17:19] * 奥兰多 被困于触手的泥沼之中,难以脱身
[17:13] * 安徒生 宣言[伤害]别打扰工作【庇护】,对象受到的伤害转嫁到自己身上,一轮之内可以无限使用。AP-0
[17:13] * 安徒生 宣言[伤害]视线扰乱战术!【再生】,防御1,一轮之内可以无数次使用,不过面对单次伤害无法重复使用,AP-1
[17:13] * 安徒生 宣言[伤害]梦境般的存在【结晶化】,自身受伤时可以使用,伤害所附加的「切断」、「爆发」、「移动」全部无效。1轮当中可以无限使用,AP-1
[17:14] * 安徒生 宣言[伤害]烧伤的铁腕【腐肉翼膜】,防御2,AP-0
[17:14] <安徒生> 选择【手腕】损坏
[17:14]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3|Ct11|奥9 尼5 安3|梦5 骸6'
[17:14] <新年NC> 那么CT9
[17:15] <新年NC>
[17:15] <新年NC>
  骸
[17:15] <新年NC>     尼
[17:15] <新年NC>
[17:15] <新年NC>
[17:15] <新年NC>
    安
[17:15] <新年NC>
[17:15] <新年NC>
[17:15] <新年NC>
[17:15] <新年NC>
   梦 奥
[17:15] <新年NC>
[17:15] <新年NC>
奥兰多宣言
[17:16] * 奥兰多 宣言[行动]燧发手枪(反物资步枪),射击攻击5,AP-4,目标【石油安】
[17:17]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3|Ct9|奥5 尼5 安3|梦5 骸6'
[17:20] <奥兰多> “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么……”
[17:20] * 奥兰多 连双手亦被触手紧紧绞缠,不可移动分毫
[17:20] <奥兰多> “然而……自由的灵魂从不会被拘束!”
[17:21] <奥兰多> 枪械自他双手并未触及的虚空中浮现而出
[17:22] <奥兰多> 虽无人扣动扳机,却如同被握持于手中般,继续向伪造的安的残骸袭去
[17:17]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加速+1,目标【石油安】: 1d10+2=(6)+2=8
[17:17] <新年NC> (躯干,5伤害
[17:17] <新年NC> (于是躯干全破
[17:18] <新年NC> 人形残骸在你们不断的攻击下,已经渐渐露出散架的征兆。
[17:18] <新年NC> 灰袍人显然也看在眼里,神色扭曲成愈发怪异的笑容:
[17:18] <新年NC> “……这个梦由我掌控,将永远轮回下去……只要有我在就不会结束!”
[17:18] <新年NC> “……所以没关系、死并不是终点!这次的死是为了下次的重生!”
[17:19] <新年NC> CT6
[17:19]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3|Ct6|奥5 尼5 安3|梦5 骸6'
[17:19] <新年NC> 人形残骸 只能待机
[17:19] <新年NC> CT5
[17:19]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3|Ct5|奥5 尼5 安3|梦5 骸5'
[17:19] <新年NC> 梦境之源 宣言 [行动] 脚骨,向乐园 方向移动1,ap-3
[17:19] <新年NC> 梦境之源 [自动] 拔刀术,脚部常驻防御1,战斗中移动时可选一个白刃、肉体攻击战斗行为作为即时使用。
[17:20] <新年NC> 梦境之源 宣言 [行动] 无定形的利刃 to 奥兰多,白刃2+1+切断(目标切断判定-2),ap-3
[17:20] <新年NC> 奥兰多,尼诺宣言
[17:23] * 奥兰多 宣言[行动]燧发手枪(反物资步枪),射击攻击5,AP-4,目标【石油安】
[17:22] * 尼諾 宣言[行動]獅王之爪(平頭鏟),對【安息吧】進行無視防禦攻擊,傷害2+切斷(判定+2),AP-2
[17:23] <新年NC> 那么先是BOSS的攻击
[17:23]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白刃2+1+切断 TO 奥兰多: 1d10+2=(1)+2=3
[17:23] <新年NC> “哼……我所承担的重压,你们的想象根本不及万一……”
[17:23] <新年NC> 他嘴角扭曲,破烂的袍子下蓦然洒下尘埃,
[17:24] <新年NC> 梦境之源 [自动] 反逆命运,以【手 】为代价重骰攻击或切断判定
[17:24] <新年NC> 他手腕处忽地塌了一些,就像凭空被削掉一大块肉
[17:24] <新年NC> 而锋刃的去势被无形力量拖动,生生掰去了不可能的方向……
[17:25] <又白又香> 新年NC 投擲 白刃2+1+切断 reroll: 1d10+2=(7)+2=9
[17:25] <新年NC> (奥兰多,手部,3白刃+切断
[17:27] * 安徒生 宣言[伤害]别打扰工作【庇护】,对象受到的伤害转嫁到自己身上,一轮之内可以无限使用。AP-0
[17:27] <安徒生> 手部完全损坏
[17:25] <新年NC> (然后处理打残骸的
[17:24]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童話殺手(死神)+1、劇場(殺劇)+1: 1d10+2=(7)+2=9
[17:26] <新年NC> (尼诺打到手部,2白刃+切断
[17:26] <新年NC> 手部直接全灭
[17:26] <新年NC> (奥兰多ROLL
[17:27]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加速+1,目标【石油安】: 1d10+2=(10)+2=12
[17:28] <新年NC> ……这一击足以把人形残骸整个上半身崩掉。
[17:28] <新年NC> 一瞬间,“它”似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紧接着爆成一地残渣。
[17:28] <新年NC> 再无人形或怪物,只剩无声的哀叹还在大厅里萦绕……
[17:29] <新年NC> 而“他”,却像早就意料到似的,简单地向残渣一点头:
[17:29] <新年NC> “做得很好,‘下次’再见吧。”语调异样平静,却更显其中蕴含的绝望狂气……
[17:29] <奥兰多> 默默目送着残骸随风而去……仿佛是在对自己的过去告别……
[17:29] <尼諾> "不會再有下一次了。","這次就要結束。"
[17:29]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3|Ct5|奥1 尼3 安3|梦-1'
[17:29] <新年NC> CT3
[17:29] <新年NC> (安就待机好了,有需要的话刷个音源
[17:29] <新年NC> 尼诺宣言
[17:29] <尼諾> (待機
[17:30]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3|Ct3|奥1 尼3 安2|梦-1'
[17:30] <新年NC>
[17:30] <新年NC>
[17:30] <新年NC>
     尼
[17:30] <新年NC>
[17:30] <新年NC>
[17:30] <新年NC>
     安
[17:30] <新年NC>     梦
[17:30] <新年NC>
[17:30] <新年NC>
[17:30] <新年NC>
      奥
[17:30] <新年NC>
[17:32]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3|Ct1|奥1 尼1 安1|梦-1'
[17:32] <新年NC> 那么CT1
[17:32] * 奥兰多 宣言[即时]独白(死亡之手),效果:任意1攻击战斗行为转为追加
[17:34] * 奥兰多 宣言[即时行动]燧发手枪(反物资步枪),射击攻击5,AP-4,目标【梦】
[17:34] * 奥兰多 宣言[行动]燧发手枪(反物资步枪),射击攻击5,AP-4,目标【梦】
[17:34] * 奥兰多 宣言[自动]即兴华彩(冲动),效果:一轮一次,宣告战斗行为时,以+1精神压力取代消耗的行动值
[17:35] <奥兰多> 宣言[行动]燧发手枪(反物资步枪),射击攻击5,AP-4,目标【梦】
[17:40] * 安徒生 宣言[即时]大嗓门【定向音源】,与选择的同伴一人双方进行对话判定。AP-2【对奥兰多
[17:40]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对话判定: 1d10=8
[17:40]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hello,安徒生: 1d10+1=(6)+1=7
[17:35] <新年NC> (那么3枪
[17:40] * 新年NC 将话题改为 'R3|Ct1|奥-7 尼0 安-1|梦-1'
[17:40]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狂暴加速+1,目标【梦】: 1d10+2=(7)+2=9
[17:40] <新年NC> (手部,5伤害
[17:41] <新年NC> (手自带防御1,实为4伤害
[17:41] <新年NC> (手只剩【无定形的利刃】【白刃的极意】
[17:41]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狂暴加速+1,目标【梦】: 1d10+2=(10)+2=12
[17:41] <尼諾> (帥
[17:41] <奥兰多> (爆!
[17:41] <尼諾> (腦袋?
[17:42] <奥兰多> (好,脑袋吧
[17:42] <新年NC> (头部全灭
[17:42]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狂暴加速+1,目标【梦】: 1d10+2=(9)+2=11
[17:43] <新年NC> (。。
[17:43] <新年NC> (这骰子真的会读空气啊
[17:43] <奥兰多> (打boss爆发是我的特技之一……
[17:44] <新年NC> (那么,打手部?
[17:44] <奥兰多> (好那就打掉手吧!
[17:44] <新年NC> 至此,酷似尼诺的灰袍人已全身负伤,灰袍几乎不成完形,可目光中战意不减反增,似是全靠一股执念强撑。
[17:44] <新年NC> “……不对……还没结束……”
[17:44] <新年NC> “必须延续下去……(你们)必须、在‘这里’补偿……”
[17:44] <新年NC> ……然而、
[17:44] <新年NC> 如同一锤定音的最后一击。
[17:44] <新年NC> 无声的哀叹终于彻底消散。
[17:44] <新年NC> ----------------Bye bye, my doleful aria-------------------
[17:44] <新年NC> ------------------------战斗结束 SAVE-------------------------
[17:45] <尼諾> (呼.....
[17:45] <奥兰多> (呼呼呼。。。
[17:45] <新年NC> (呼……!
[17:45] <安徒生> 【大哭了
« 上次编辑: 2016-02-13, 周六 22:58:29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8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Re: 做梦(。) LOG 第四单元 梦的终结(下)战斗部分
« 回帖 #1 于: 2016-02-13, 周六 23:02:27 »
最终战第二阶段 插入歌 Myosotis歌词
http://music.163.com/#/song?id=33166076
劇透 -   :
Myosotis
Arranger : M2U&NICODE
Vocal : Guriri&Lucy(SQUARE-MUSIQ)


Per Aldua Ad Astra
应许让我们 去窥探高处
Altiora Petamus
历经挣扎 直赴星群
Volente Deo,Lucete Stellae
闪烁的星 伴随神圣旨意


I prayed that you might be saved.
我祈求着 你将会获得救赎

and took every breath with me in the leafy shade.
在树荫下与我带走 每一寸呼吸

I cried out in pain "Please Save Us"
我痛彻心扉:"请你救救我们"

Si Nos Amas Serva Nos.
若你爱意依存 请救下我们

We'll get used to this hoax that our love made.
我们注定习惯 那因爱而生的骗局

When the moon come out to watch the bright day light die.
月亮现身之时 且睹白日明灭

Hopefully you'll get used to my hugs and good-byes.
只希望你能接受我的拥抱 以此来告别

When my love fall out of sky as mournful rain.
当我的爱如落雨般 随哀叹坠落高空

Per Aldua Ad Astra
透过挣扎 直赴星群

Bye bye. My doleful aria...
就此永别 我的哀怜独歌
...

Per Aldua Ad Astra
透过挣扎 直赴星群
Bye bye. My doleful aria...
就此永别 我的哀怜独歌


怪物完整数据
劇透 -   :
灰袍人 第一形态 惡意:15.5(+13) =28.5 最大行動值:14   
梦境的守护者,轮回的维护者,拥有操控梦境世界的力量,能指挥所有意象的怪物。
头部(5 )
【面具】自动/无/自身/這個部件損傷的時候,將該單位從舞台上移除,然後換上事先準備好的新單位(單位當前行動值為當下回合-1)配置在同區域,或者鄰接的區域。新單位的惡意值減半(無條件捨去),減半的惡意值加在合計惡意上頭。
【无形刨削】行动/2/0~2/目标任选自身1个部件破坏。
【脑袋】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2
【战斗反射】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2
【意象强化】裁判/0/0~1/支援2,無法對自己使用。
手部(4)
【痛苦具现】行动/4/参照效果/以宣告此行動的回合為第1回合,數到第5回合時,如果這個部件沒有損傷,則效果發動。舞台上所有娃娃各選2個部件損傷。該輪的倒數回合在5以下的話無法宣告(此宣告只能在同一輪之內開始與結束,跨輪失效)。
【操偶】行动/2/0~2/只能對其他友軍單位使用。對象目標在當回合中,任意一個時機為「行動」的行為,可以0消費。
【肾上腺素】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1
【手套】自动/无/无/无
躯干(6 )
【拮抗】伤害/1/自身/減少同區域的集團數量,減少的數量可以抵消同數值的傷害,1輪之內可以無限次數使用。
【梦境之主】自动/无/参照效果/1個單元之中,只能有1個單位持有此部件。舞台上所有「集團」最大行動值+1,然後攻擊判定修正值+1。
【脊椎】行动/1/自身/同一轮内,下个回合战斗行为消耗值-1(最低为0)
【心脏】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1
【强化神经】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1
【灰袍】自动/无/无/无
脚部(2 )
【脚骨】行动/3/自身/移动1
【灵活移动】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1

黑炎的巨鸟*2   惡意:4*2=8  最大行動值:9   部件数:7
燃烧着黑炎的巨鸟,代表无处归咎的愤怒,能够喷吐出高热的暴风。
【爆风喷吐】行动/4/1~2/炮击攻击4+爆发
【头】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2
【战斗反射】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1
【狂暴化】即时/0/自身/任選1個「行動」戰鬥行為,做為「即时」使用
【压缩黑炎】裁判/0/自身/支援2。只能使用在射擊與砲擊攻擊上。
【巨大的翅膀】行动/3/自身/移动1
【火星】自动/无/无/无


黑砂的狂兽   惡意:4.5 最大行動值:9   部件数:7
黑砂冻结而成的怪兽,代表无法自行消化的痛苦,其利爪能断钢碎石。
【痛苦之爪】行动/3/0/白刃攻击4,攻击判定修正值+1
【头】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2
【战斗反射】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1
【野兽本能】裁判/1/自身/支援2。
【狂暴化】即时/0/自身/任選1個「行動」戰鬥行為,做為「即时」使用
【兽脚】行动/2/自身/移动1~2
【黑砂】自动/无/无/无

幽影x45 惡意:18 最大行動值:8+1
人影幢幢,代表所有错过的懊悔,其哀叹能再次撕开旧日伤疤。
【撕裂伤痕】行動/3/0~1/射擊攻擊2+連擊[同區域當中的幽灵數量÷10(無條件捨去)]
【飘忽的脚步】行動/3/自身/移動1
【绝望光环】即时/0/0移動妨礙1


梦境之源(灰袍人第二形态) 惡意:26(实为13)  最大行動值:14   
未完成的愿望,未处理的情结,无限延续的梦境之源。作为未做梦者和入梦者的潜意识化身,在意象的世界中可以无止境地强大……
头部(7)
【超知觉领域】自动/无/自身/1個單元之中,只能有1個單位持有此部件。妳自己所有的攻擊判定修正值+1。此外可以無視所有「妨礙」、「摔倒」、「移動」效果。
【自我察觉】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2
【心结】即时/1/自身/妳如果有損傷的「白刃攻擊」或者「射擊攻擊」的部件,可以選擇1個恢復成未損傷狀態。
【执念】即时/0/自身/任選1個「行動」戰鬥行為,做為「即时」使用
【似曾相识的面孔】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2
【眼睛】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1
【存在主义焦虑】伤害/0/自身/使用過的1個「即时」、「裁判」、「傷害」戰鬥行為,可以再次使用。
手部(7 )
【无定形的利刃】行动/3/0/白刃攻擊2+切断(目标对于切断判定修正-2)
【燧发手枪?】行动/4/1~3/射击攻击5
【白刃的极意】自动/无/自身/肉體、白刃攻擊的射程可以+1
【古旧的腕甲】自动/无/自身/只對手部有效,對於傷害有著「防禦1」的常駐效果。對於手部的白刃、肉體攻擊戰鬥行為,有著傷害+1的效果。
【黑触手】即时/3/0~2/移动1
【痛苦印记】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1
【手】行动/2/0/肉体攻击1
躯干(7)
【无限解体】伤害/0/自身/自身給予目標傷害的時候可以使用。在下一ct之前,對同一個對象的所有攻擊戰鬥行為,全部的使用時機都轉變成「傷害」。
【不可逆之熵】自动/无/自身/攻擊判定、切斷判定的修正值+1。只不過在戰鬥片段時,每輪結束以及戰鬥結束時,妳會任意損傷1個部件。這個的損傷不能視為消費。
【反逆命运】自动/参照效果/自身/以一個基礎部件損傷做為代價,可以重骰攻擊與切斷判定。
【骸骨的翅翼】行动/0/自身/移动1~2。每個片段都只能使用1次。
【心脏】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1
【残破的斗篷】自动/无/无/无
【自我防御】伤害/0/自身/防御1
脚部(4 )
【拔刀术】自动/无/自身/只對腳部有效,對於傷害有著「防禦1」的常駐效果。戰鬥片段下移動的時候,可以選擇1個白刃、肉體攻擊戰鬥行為,作為「即时」使用。
【脚骨】行动/3/自身/移动1
【足】裁判/1/0/妨碍1
【尾巴】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1


人形残骸的某物    惡意:10  最大行動值:8
梦境的残渣,同样因某种愿望而生,拥有不死之身,但早已在无数重轮回中扭曲。
头部(5)
【守护本能】自动/无/效果参照/戰鬥開始時,選擇自身之外的指定「僕從」或「怪物」當成主人(無法在戰鬥中變更主人)。戰鬥當中,妳與主人處在同一個區域的時候,對以主人為目標的所有宣言,都可以強制轉換為指定自己(如果該宣言是對自己不適用的內容,則這個效果無效)。
【无限重生】行动/1/自身/修复一个损伤的基本部件
【脑袋】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2
【齿颚】行动/2/0/肉体攻击1
【凄惨的模样】自动/无/参照效果/這個部件損傷的時候,攻擊者必須增加1點精神壓力點數。
手部(4)
【死人的做法】裁判/参照效果/0~1/以損傷1個基本部件做為代價,可以使用支援2或者妨礙2。
【手腕】裁判/1/0/支援1
【拳头】行动/2/0/肉体攻击1
【肩膀】行动/4/自身/移动1
躯干(5)
【无意义之躯】自动/无/自身/可以選擇數個任意的部位,共同分擔受到的傷害。對於切斷判定,可以任選1個部位來承受。
【扭曲的存在】伤害/1/自身/自身受傷時可以使用,傷害所附加的「切斷」、「爆發」、「移動」全部無效。1輪當中可以無限使用。
【再生】伤害/1/自身/防禦1。1輪之內可以無數次使用。不過面對單次傷害無法重複使用。
【碎肉】自动/无/无/无
【碎肉】自动/无/无/无
脚部(2)
【残破的下半身】裁判/1/0/妨碍1
【不动】自动/无/自身/无视摔倒、移动效果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