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做梦(。) LOG 第四单元 梦的终结(上)探索部分前半  (阅读 1366 次)

副标题: 2h+的8点档!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8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21:30] <爆肝NC> -------------------------------------第四单元 START------------------------------------------------
[21:30] <爆肝NC> ……布置成卧室风格的病房里,一位老人睡在大床上,身上连着呼吸机等生命维持设备……这是你们收到的紧急任务……
[21:31] <爆肝NC> ……身体使不上一点力气,感觉仿佛被大海吞没……被疯狂旋转的漩涡吸向深处……
[21:31] <爆肝NC> ……布满灰尘的一居室……翻倒的单人桌椅……散落一地的书本纸张……
[21:31] <爆肝NC> ……沙尘暴中的避风港……环绕着大石头生长的花丛……
[21:31] <爆肝NC> ……热闹喧嚣的小镇……错落的帐篷房屋……艳阳下飘扬的彩带……
[21:31] <爆肝NC> ……夜幕下异色的钟楼,不祥的钟声回荡,黑压压的人群……
[21:32] <爆肝NC> ……焦木碎石,黑压压的天空,电闪雷鸣……
[21:32] <爆肝NC> ……熔岩的巨人,沸腾的岩浆湖,映红的岩壁……
[21:32] <爆肝NC> ……最后……命运的一刻……深渊……
[21:32] <爆肝NC>
[21:32] <爆肝NC> ……每回都是一样的旅程,即使细节有些许不同,还是淹没在强烈的既视感中……
[21:32] <爆肝NC> 但不管醒觉到多少,最终总会到达同样的结局。
[21:32] <爆肝NC> 周而复始。无穷无尽。
[21:32] <爆肝NC> 无数个轮回,无休止的迭代,犹如盘旋下行的阶梯,最后步入不见天日的梦之深渊……
[21:33] <爆肝NC>
[21:33] <爆肝NC> ……本来这也许就是结局。
[21:33] <爆肝NC>
[21:33] <爆肝NC> ……不过……
[21:33] <爆肝NC>
[21:33] <爆肝NC>
[21:33] <爆肝NC> 奇迹不会出现。
[21:33] <爆肝NC> 出现的一定是必然。
[21:33] <爆肝NC>
[21:33] <爆肝NC> 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再怎样无限重复的轮回都会有微小的偏差。
[21:33] <爆肝NC> 然后,当无数个偏差叠加起来,新的轨道就会成为“必然”。
[21:33] <爆肝NC>
[21:33] <爆肝NC> --------------------------------------------
[21:34] <爆肝NC>
[21:34] <爆肝NC> 不知多少个轮回之后。
[21:34] <爆肝NC> 惨烈的战斗结束了。
[21:34] <爆肝NC> 遥远的光。灰袍人的真意。突然的大地震。
[21:34] <爆肝NC>
[21:34] <爆肝NC> ——脚下失去稳固,迅速接近的岩浆,扑面而来的滚烫空气抽打着全身——
[21:34] <爆肝NC> 没错,你们统统在坠落中——
[21:35] <爆肝NC> 就在这时、
[21:35] <爆肝NC> 也许是迫在眉睫的死亡激发了潜能,
[21:35] <爆肝NC> 也许是重复了太多次的经历终究留下了痕迹,
[21:35] <爆肝NC> 时间仿佛停止在一瞬,却又像几十年那么漫长。
[21:35] <爆肝NC>
[21:35] <爆肝NC> 于是你们获知了……想起来了。
[21:35] <爆肝NC> 现实中的各自的人生
[21:35] <爆肝NC> 一年又一年的日日夜夜
[21:36] <爆肝NC> 深埋的在心底的念想
[21:36] <爆肝NC> 不尽如人意的真相
[21:36] <爆肝NC> 以及,之前在这个梦境世界的冒险经历,
[21:36] <爆肝NC> 一个个非常酷似的轮回……
[21:36] <爆肝NC>
[21:36] <爆肝NC> [划掉]也就是本团开团以来的历程…唯一的不同是你们多了第三次升级卡的装备[/划掉]
[21:36] <爆肝NC>
[21:36] <爆肝NC> (PC们有团中有0.1秒的反应时间。每人一、两句话表示下心情即可)
[21:37] * 爆肝NC 将话题改为 '做梦(。)团 第四单元 '
[21:38] <尼諾> "...人夢蝶,蝶夢人...到底還在夢中嗎?"墜落中,青年眼神迷茫的呢喃
[21:38] * 奥兰多 在坠落的瞬间,现实中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在脑海中一一闪过……
[21:39] * 安徒生 什么都没有说。
[21:39] <奥兰多> “安……尼诺……”
[21:40] <奥兰多> 本以为朝夕相处的队友姿态在此刻变得熟悉而陌生……
[21:41] * 奥兰多 颤抖的双手,以无望的姿态,向两人的方向伸去……
[21:42] * 奥兰多 仿佛在试图抓住最后的希望……
[21:42] * 尼諾 即使如此,即使對自身的存在充滿迷茫。少年仍舊張開雙手。
[21:43] <爆肝NC> ——(虽然心情不是一句话能概括的)但视野中迅速扩大的岩浆完全不给你们沉浸在心绪中的时间—
[21:43] <爆肝NC> 有什么感想,先活着出去才能说吧——
[21:43] <爆肝NC> 于是,一人一个行动判定,用于从自由落体的状况下脱困……也就是回到地面上。
[21:43] <爆肝NC> (因为只有零点几秒,动作没法太复杂哦……可能有的动作需要配合?)
[21:44] * 尼諾 金色的絲線從手腕飛出,繞上空中的兩人。
[21:46] <尼諾> "...安--奧蘭!!"
[21:47] <奥兰多> “拜托了!”
[21:49] * 奥兰多 在左手紧握丝线的同时,刺剑散发着辉光在右手瞬间浮现而出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21:50] <爆肝NC> 可以这么想
[21:50] <爆肝NC> 如果你死了
[21:50] <爆肝NC> 这个轮回又一样败掉了
[21:51] <安徒生> 嘎
[21:51] <爆肝NC> 难得想起来了真相w
[21:51] <爆肝NC> 下次什么时候想起来又不知道了

[21:51] <安徒生> “...拜托了,奥兰多,尼诺...”
[21:52] * 奥兰多 刺剑猛地抵触在墙壁上,少许岩石碎片随之坠落深渊
[21:53] * 尼諾 將手腕一甩,孩童便往青年的身旁飛去。
[21:53] * 奥兰多 凭借着刺剑及脚步蹬踏墙壁的反冲力,径直把安徒生紧拥在怀中,随即向上跃去
[21:54]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手腕+金絲: 3次 1d10 = 10 9 4
[21:54]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剑和足: 2次 1d10 = 5 5
[21:55]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剑足: 3次 1d10 = 6 4 8
[21:55]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爱的力量: 2次 1d10 = 4 5
[21:56] <爆肝NC> (失败没有数据上的惩罚是可以的,但是会变成比较哈子卡西或者搞笑的姿势!
[22:03] * 安徒生 借力从裂缝中脱离出来之后,看见了天空。
[22:03] <安徒生> 但是很快,天又变成了地
[22:03] <安徒生> 地又变成了天
[22:03] <安徒生> 转了那么几转,最后固定在了地面....
[22:04] <安徒生> “...好痛...!”
[22:05] <奥兰多> “安!抱歉,你没事吧……”
[22:05] * 尼諾 在奧蘭往上撐跳時也同時被拉了上去,身體輕盈地著地
[22:05] <安徒生> “还好...能出来的话...”疼的皱起眉头
[22:05] * 奥兰多 急忙让开,把压在身下,面部着地的安扶起
[22:05] * 尼諾 回頭看了身後的情況
[22:05] <爆肝NC> 虽然有些狼狈,你们毕竟翻回了地面。
[22:05] <爆肝NC> 此时,乌云已经消散了一半。雷电和地震也都休止了,世界一下子安静下来。
[22:05] <爆肝NC> 风还在吹。炎热的空气慢慢凉了下来,多少让你们冷静了几分。
[22:06] <爆肝NC> 刚刚差点要了你们命的裂缝里,岩浆不知为何全都不见了,唯有一眼望不见底的深渊。
[22:06] <爆肝NC> 而灰袍人——确切地说,是这个轮回的灰袍人——已经看不到了。或许是离去了吧。
[22:06] <爆肝NC> 不论如何,你们现在脱险了……哪怕只是暂时的。
[22:07] <尼諾> "....."
[22:08] * 安徒生 被奥兰多扶了起来,点头致谢。
[22:08] * 奥兰多 温柔地拭去安脸上的尘土,用一种几乎快哭出来的表情望着他……
[22:09] <奥兰多> “安……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22:08] * 尼諾 望著同伴,接著望著自己繞著金線的手。
[22:09] * 尼諾 金線已經消失,將手握緊--放開--握緊...彷彿無法確認一般
[22:10] * 尼諾 接著,走到兩人身前。
[22:10] <尼諾> "......"
[22:10] <安徒生> “......是呢,我没事,奥兰多”
[22:11] * 尼諾 蹲下,望著安的臉龐。
[22:11] <奥兰多> 虽然知道是梦中,甚至安也很可能仅仅不过是个幻影……然而奥兰多还是蓦然伸出双臂,将安紧紧抱入怀中,仿佛在确认他的存在一般
[22:11] * 安徒生 犹豫了半天还是这么回答了,并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22:12] * 尼諾 望著,將安抱在懷裡的奧蘭
[22:12] * 尼諾 望著自己的手,年輕,而沒有任何皺紋
[22:13] * 安徒生 埋在奥兰多的怀里感受温度。
[22:13] * 奥兰多 在现实残酷记忆涌上的瞬间,一时竟无法言语……
[22:14] * 奥兰多 只是沉溺在这个虚幻的拥抱中……
[22:13] * 尼諾 望著兩位夥伴。
[22:13] * 尼諾 突然的,流下淚來。
[22:13] * 尼諾 也上前去將兩人抱住。
[22:14] <尼諾> "果然...還是這樣最好了。"
[22:15] <尼諾> 深淵旁,火山的煙塵在遠方飄盪。墜落的星火如螢,男孩,少年與青年相擁對話。
[22:14] <安徒生> “但是不行哦...”
[22:14] * 安徒生 抬起头,看了看奥兰多的脸,又看了看尼诺的。
[22:15] <安徒生> “这里是梦,必须出去哦。”
[22:16] <奥兰多> “但是出去以后呢?安……你还会在吗?”
[22:16] * 奥兰多 仔细端详着安徒生与尼诺熟悉的面容
[22:17] <安徒生> “...我?我什么时候不在了么?”
[22:16] <尼諾> "出去...真的就會有好結局嗎?"少年也迷茫的說。
[22:18] <奥兰多> “在坠落的一瞬间,我想起了很多……”
[22:19] <尼諾> "誰走了...回歸平凡。努力忘記傷痛,以為自己走出來了...成家,立業,平凡卻也是成功的人生..."說著話的少年聲音空洞。
[22:20] <尼諾> "但卻好像少了甚麼...有什麼空洞,卻沒人能察覺...只是生活漸漸的灰暗....為甚麼呢?是少了什麼..."
[22:20] * 尼諾 望著回應的奧蘭與疑惑的安,少年眼神迷茫。
[22:19] <奥兰多> “尼诺…吾友,你也如此么……”
[22:23] * 奥兰多 在对尼诺提及“吾友”的称谓时,语调稍显迟滞,似乎在触及现实之后,某种异样的违和感亦油然而生……
[22:20] <尼諾> "出去...真的就會好嗎?"直視著安,少年問著。
[22:21] <安徒生> “嗯...不记得谁说过的呢,阴影可以凸显立体感,阴影虽然会让人生更立体。”
[22:22] * 安徒生 像是回答问题一样,对着尼诺说了起来。
[22:22] <安徒生> “但是不走出阴影不行啊。”
[22:21] <尼諾> "安...你經歷了甚麼呢?"
[22:23] <安徒生> “我经历的事情不就是和你们一起工作么?”
[22:23] <尼諾> "如果無法走出陰影...人生,就只會是平面的呢。   灰暗,而慢慢失去色彩..."
[22:24] <尼諾> "與我們一起工作...到何時呢?"
[22:25] <尼諾> "奧蘭...你又經歷了什麼呢?"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22:26] <爆肝NC> 小A是在想啥?www
[22:28] <奥兰多> 让奥兰去想“留住这个活着的安,让大家弥补缺憾的办法,只有永远留在这个梦境中了,所有人不许走!”
[22:29] <爆肝NC> hhhhhh
[22:29] <爆肝NC> 可以天人交战啊
[22:29] <爆肝NC> (虽然那样的话奥兰的本体也会困死……?
[22:29] <奥兰多> 这个心理描写太多不适合多人团啊……省略掉直接到三人半夜环节好了
[22:30] <爆肝NC> 嗯,是可以留到发狂的时候口无遮拦
[22:30] <奥兰多> 如果说奥兰多有什么未了的缺憾,也就是这个了

[22:26] <安徒生> “哎?怎么这么问呢,尼诺...嗯,如果有个准确时间的话,一直工作到现在啊。”
[22:26] <安徒生> “快点走出阴影吧,虽然不知道你们看到了什么,但是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22:27] * 安徒生 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纯粹笑容。
[22:29] <安徒生> “那接下来咱们要去哪里呢...”
[22:31] * 奥兰多 望着安徒生充满希望的笑容,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22:31] <爆肝NC> ……男孩小声催促着。那样子就和之前…………多少个轮回之前?……一样……
[22:31] <爆肝NC> 可是,正因为如此,在这种场合下,才显得特别生硬。
[22:31] <爆肝NC> 让人越看越觉得,那笑容是强挤出来的……
[22:34] * 奥兰多 略显迟疑地看了看尼诺的方向
[22:34] * 尼諾 望著安的笑容,總覺得有些刺目
[22:35] * 尼諾 回望奧蘭,好像在等著對方說些甚麼


小窗-尼诺
劇透 -   :
[[22:35] <爆肝NC> 尼诺打算在这一段交代哪些情报?问哪些?
[22:35] <尼諾> 看他們想說那些
[22:35] <爆肝NC> 看起来她们两个都比较保守就是了wwwww……
[22:35] <尼諾> 交代的話,等他們回完我就會接著說自己的..
[22:36] <尼諾> (抹臉
[22:36] <爆肝NC> 没事,我早就习惯了,上个团PL也是2.5个受呢

[22:35] <奥兰多> “不,不……那也只是一些我个人的回忆而已,可能存在模糊或不实之处……”
[22:36] * 奥兰多 默默低语着,似乎不知是否该坦陈自己所知的一切……抑或是,如果明示了这一切,这个美好的梦境是否会就此碎裂?
[22:37] <尼諾> "......"望著沉默,又或者是猶疑的兩人
[22:38] <尼諾> "你們說阿--!!"
[22:38] * 尼諾 少年突然大吼。
[22:39] * 尼諾 表情哀戚,而後,很快地回復正常。
[22:39] * 安徒生 依然带着期待的看着两人,却被尼诺的吼声吓到。
[22:39] <安徒生> “说...什么?”
[22:39] <尼諾> "不管你們經歷過甚麼...你們應該都不會想在經歷一次吧?"
[22:40] <尼諾> "經歷一次,那個--"少年示意著深淵
[22:40] <奥兰多> “尼诺……”
[22:41] * 奥兰多 回转过头,以全新的目光审视着他
[22:42] <尼諾> "如果不想在經歷一次的話,就說出來吧。"少年的語氣回復平靜
[22:42] <尼諾> "每一個情報,每一次的經歷...都可能讓我們有不一樣的結局"
[22:42] <尼諾> "就像剛剛..."少年的眼神迷離
[22:42] <奥兰多> “你都想起来了吗?尼诺。”
[22:42] <奥兰多> “‘那之后’的一切。”
[22:43] * 奥兰多 声音略微颤抖,仿佛在隐忍着某种悲伤或愤怒……
[22:42] <尼諾> "恩...那之後的...一切。"
[22:43] * 尼諾 表情如同吃了最不喜歡的食物般,點了點頭。
[22:44] * 尼諾 望著奧蘭的表情,有些疑惑
[22:44] <尼諾> 【憤怒...嗎?】
[22:44] <奥兰多> “你这个混蛋……就那么走了。为何什么也不说?其实你一直没有放下吧……”
[22:45] <尼諾> "那你那拳...為何不打過來呢"少年苦笑
[22:46] * 安徒生 静静的看着两个人,刚才的笑容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22:46] <奥兰多> “不……”
[22:46] * 奥兰多 茫然注视着双手
[22:46] <奥兰多> “我以为……我以为你肯定可以走出来的”
[22:47] <尼諾> "走出來了....曾經,我也以為我走出來了阿"有些感慨的說
[22:48] <尼諾> ""在那之後阿...那之後,我居然被當成"被害者"了呢....公司解散,創傷輔導....站在墓碑前"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22:47] <爆肝NC> 说到这个细节
[22:47] <安徒生> 嗯?
[22:47] <爆肝NC> 可以认为是 小安在从那俩人视点看回忆的时候 也看到了
[22:48] <爆肝NC> 尼诺愧疚 奥兰多想安慰尼诺 但俩人都表达着急
[22:48] <安徒生> 啊,结果
[22:48] <爆肝NC> 奥兰多一度急得想揍一拳 然而憋下去了(划掉 一如既往的受
[22:48] <爆肝NC> 然后两人距离越来越大来着
[22:48] <爆肝NC> 渐渐的变成只有电话联系 最后在尼诺结婚前没联系了
[22:48] <爆肝NC> 大概就酱
[22:49] <安徒生> 嗯

[22:48] <奥兰多> “毕竟那时候只剩下……”
[22:49] <尼諾> "只剩下...?"聽到了奧蘭漸小的尾語,疑惑的問?
[22:50] <奥兰多> “只剩下我们不是了吗!”
[22:50] * 奥兰多 蓦然间大吼出声,右拳紧握,重重地击打在尼诺的面颊上
[22:52] <尼諾> "嗚--"就只是看著奧蘭的動作,重重的被打中臉頰,跌坐在地上。
[22:53] <安徒生> 明明刚才还是表面平静的谈话,但是突然又是一声吼声打破了平静,这样没法坐视不理了
[22:54] <安徒生> 可是这一拳已经发生了,少年也只能去扶起跌坐的尼诺。
[22:54] <尼諾> "...呵呵,總算呢....我總算不是【受害者】了"少年摸著臉頰,望著兩人,表情扭曲
[22:54] <奥兰多> “‘受害者’?你说什么受害者?”
[22:54] * 奥兰多 虽然击出这一拳,但显然仍余怒未消
[22:56] <安徒生> “为什么突然打起来了呢...呐,尼诺,奥兰多,什么受害者什么的...你们怎么了?”
[22:55] <尼諾> "在那之後...在那之後,被人當成【受害者】安置。沒有人責怪,沒有人認為是我的錯。機構解散,創傷輔導,慢慢的...生活步入了"正途"
[22:56] <尼諾> "不,我只是說我從來都不是被害者而已...是我的錯。那時,我明明已經想到了。想到了他是【client】,卻因為他感覺沒有敵意而沒出聲"尼諾的表情扭曲
[22:56] <尼諾> "因此...因此才害安--"
[22:57] <奥兰多> “事到如今,你还要把过错都揽在自己身上吗?”
[22:57] <尼諾> "原本,原本那次終於可以一起出去了--"
[22:59] <奥兰多> “够了,不用再说了!”
[23:00] <尼諾> "在那之後...之後的人生....看似步上了正軌,卻彷彿少了甚麼...結婚,離婚,老爸走了....嗚"少年因為青年的吼聲停下
[23:00] <安徒生> “奥兰多!别这么凶...!”
[23:01] * 安徒生 站到了尼诺和奥兰多之间,张开双臂面对奥兰多。
[23:01] * 奥兰多 作势欲再向尼诺打去,然而却被安徒生所阻拦
[23:01] * 尼諾 臉頰帶著傷與淚痕,表情啜然欲泣。完全不像平常的少年。
[23:01] * 奥兰多 看到安徒生的身影,态度不觉微微软化……
[23:02] <安徒生> “尼诺...也不要这样...”
[23:02] <奥兰多> “‘之前不如这样’‘之前不如那样’,也是失败后的惯例台词呢……我又何尝不是这样想过……”
[23:02] <尼諾> "奧蘭...安...."
[23:03] * 安徒生 低下了头,闭上了眼睛。
[23:03] <安徒生> “明明你们两个不是这样的...”
[23:03] * 奥兰多 放下紧攥成拳的右手,低声说道
[23:04] <奥兰多> “但是已经注定的事实,无论如何也无法改变。现实……并非梦境,我们所能做的,唯有向前看。”
[23:04] <奥兰多> “然而你又做了些什么?”
[23:05] <奥兰多> “自怨自艾,自我沉沦……甚至连招呼也不打一声,便远走高飞……”
[23:06] <奥兰多> “如果你没有真正放下的话,为什么一直不和我说呢?!”
[23:06] <尼諾> "因為...."
[23:07] <尼諾> "因為....我怕回去會害你也放不下阿--"少年亦喊道
[23:08] <尼諾> "發生了那種事...那種事。誰又能真正的放下呢。機構都解散了..."
[23:08] <尼諾> "欸....?"
[23:07] <奥兰多> “你知道,在这么多年里,是我自己一个人一直仍在默默研究和工作吗?”
[23:09] * 尼諾 聽到奧蘭的話,呆愣住了。
[23:09] <奥兰多> “机构解散了,但是研究还可以继续啊!”
[23:10] * 奥兰多 依旧对尼诺大吼着,但声音中隐隐夹带了一丝哭泣般的腔调
[23:10] <奥兰多> “如果我们就此放弃了,那么安的牺牲又算是什么!”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23:09] <爆肝NC> 当然看了他俩回忆的你是知道的
[23:09] <爆肝NC> 各自都在用各自的方式努力过生活
[23:09] <爆肝NC> 奥兰多是继续研究INCEPTION技术(作为协助角色
[23:10] <安徒生> 嗯
[23:10] <爆肝NC> 尼诺则是努力从创伤中走出来去过普通人的生活路线(虽然没有很成功?
[23:10] <爆肝NC> 只是因为沟通力着急(。
[23:10] <爆肝NC> 或者说,可能本身三观也有一些差别
[23:11] <爆肝NC> 这才渐行渐远了

[23:11] <安徒生> “.....”夹在两个人之间的安徒生突然被叫到,于是抬起了头。
[23:12] <安徒生> “我的...牺牲...”
[23:12] <奥兰多> “安……”
[23:12] <尼諾> ".....安"
[23:13] * 尼諾 聽著奧蘭的話語,彷彿還想爭論些什麼。卻發現抬起頭的孩童的表情。
[23:13] * 奥兰多 情急之下吼出了有关于安的事实,然而在与安的目光对视时,他的声音再度低沉下来
[23:15] <尼諾> "可是真的...不想再有【下一次】了..."望著抬起頭的少年與青年,輕聲地說。
[23:14] <安徒生> “为什么,所有人都告诉我,我死了呢?”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23:15] <爆肝NC> 虽然我觉得现在要唬骗他俩你没死……挺难的……
[23:15] <安徒生> 嘿嘿嘿
[23:15] <爆肝NC> 他们在SOLO中都给你上若干次过坟了wwww
[23:15] <爆肝NC> 加油真人过唬骗?www
[23:29] <爆肝NC> ……

[23:16] * 安徒生 放下了挡住尼诺的双臂,摇了摇头。
[23:16] <安徒生> “虽然,感觉这么说有点怪怪的,但是你们不会是做梦了吧?”
[23:17] * 尼諾 彷彿,對著那個【研究】與【機構】做了最後的回答
[23:17] <尼諾> "如果連我...連你也..."
[23:17] * 安徒生 看了看奥兰多又看了看尼诺,挥了挥双手。
[23:17] <尼諾> "恩...我們做了夢"
[23:19] <安徒生> “我知道之前的战斗很可怕...刚才又差点掉下去...”少年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语气也很是担心。“但是不要因为梦里的事情吵起来...”
[23:18] <尼諾> "安,你沒有做夢嗎...或者說,沒有回憶起什麼嗎?"
[23:19] <安徒生> “我么?我只是感觉又过了一次之前的战斗...那种感觉...,不想再有了。”说着哆嗦了一下。
[23:22] * 奥兰多 以冰冷的目光斜视着尼诺的方向,显然对他的解释并不接受,然而此刻面对安徒生的反问,他已无暇他顾
[23:25] <尼諾> "....不會再有,下一次了。"對於孩童的話沉默了一會。最後,在正在與青年對話的孩童身後,小聲,卻堅定地說道。
[23:23] <奥兰多> “安……”
[23:23] <安徒生> “在的,怎么了,奥兰多?”
[23:24] * 奥兰多 温柔注视着安的双眼,虽然要说出自己所知的、如此残酷的事实,然而在此刻他的声音却不可思议地平稳……
[23:25] <奥兰多> “你对于我们始终一起工作的回忆,又是在什么时候呢?”
[23:27] <安徒生> “毕业了之后啊...毕业之后咱们三个不就一起工作了么...”
[23:27] * 安徒生 做出了认真回想的样子。
[23:27] <奥兰多> “在我所知的回忆中,你…已经死了。”
[23:27] * 奥兰多 虽然神态哀伤,但口气却近乎于平铺直叙……仿佛只是单纯而客观地对这样的事实进行确认一般
[23:28] <尼諾> "恩...在那場戰鬥中"對於奧蘭的話語,少年望向一旁的深淵,表情複雜
[23:28] <安徒生> “如果说我死掉的话,我刚才也差点死掉了呢,不过这只是梦吧?”
[23:29] <安徒生> “什么嘛,你们难道要说现在的我是死人...?”边说边摆出了一副怎么也不可能的表情。
[23:29] <尼諾> 【是夢嗎....是夢嗎?又或者這只是...】望著疑惑著證明自己並未死去的男孩,思考著卻未有答案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23:29] <安徒生> 我
[23:29] <安徒生> 哈哈哈
[23:29] <爆肝NC> 硬拗不下去的话就认了吧www
[23:29] <爆肝NC> 因为别的PL毕竟也猜对了。。
[23:30] <安徒生> 这是我最后的挣扎了【
[23:30] <爆肝NC> 嗯
[23:30] <爆肝NC> 就看奥兰多下面www


小窗-尼诺
劇透 -   :
[23:30] <爆肝NC> 你啥分析
[23:30] <爆肝NC> 说说www
[23:31] <尼諾> 尼諾老年抑鬱後陷入【夢】中
[23:31] <尼諾> 奧蘭繼續著研究
[23:31] <尼諾> 這次尼諾是【client】?
[23:32] <尼諾> 恩,腦捕的。可是想想好合理...
[23:32] <爆肝NC> wwww看到了

[23:34] <奥兰多> “我看到了你的死亡,在现实中。然后,我们参加了你的葬礼。……而这些,都是几十年前所发生的事。”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23:35] <爆肝NC> 啊她豁出去了w
[23:36] <安徒生> 救命【
[23:36] <爆肝NC> checkmate ww

[23:38] * 奥兰多 在安徒生面前半跪下来,以目光齐平的姿态注视着安,双手轻轻扶住他的肩膀
[23:38] <奥兰多> “是的,安…我所知道的你,在现实中,已经死了。”
[23:39] * 奥兰多 温柔而哀伤地,奥兰多用平静的语调再次确认了这个事实
[23:38] <安徒生> “...奥兰多老爷爷...?哈哈哈哈...”像是笑话又不像是笑话的一句话逗乐了少年,但是笑声却带着空虚。
[23:39] <尼諾> "我們參加了你的葬禮,好久,好久以前了。"坐在一旁的石上,,看著兩人,表情懷念,彷彿老者。
[23:39] <尼諾> "哀傷...哀痛,但,我們卻又無法改變甚麼"
[23:40] <尼諾> "空虛的葬禮,真正關聯的我們卻什麼都無法去說...哀傷、哀痛,不解我們卻無法改變甚麼"
[23:41] <安徒生> “.......”笑过之后的安徒生,用一种悲伤又不忍心的表情看着两人。“.....这是,全都知道了么?‘过去’的事情...”
[23:41] <尼諾> "最後這起事件,被定義成【意外】了呢,機構也就這樣被關閉了..."
[23:41] <尼諾> "但...我們卻還是得繼續...走下去呢。"
[23:42] * 尼諾 說著,此時望向了奧蘭。
[23:42] <奥兰多> “尼诺,你……”
[23:43] * 奥兰多 迟疑的望着尼诺,最终缓缓说道
[23:43] <奥兰多> “这些年来,你也不好过吧。”
[23:43] <奥兰多> “或许也是我的错……”
[23:44] <奥兰多> “如果当时开口的话,或许事情也不会变成最后那样吧。”
[23:43] <尼諾> "說再多,也都是藉口吧。說到底,我最後逃離了那裏...抱歉,把你一個人丟下了。"對著青年,少年靜靜地說
[23:44] <奥兰多> “尼诺……”
[23:44] <尼諾> "好過不好過,這些事情其實不是那麼好定義的呢...或許就一般人的眼光來看,我"恢復"的算不錯吧"
[23:45] <尼諾> "但又或許的確...少了些什麼"
[23:44] * 奥兰多 注视尼诺的目光中,包含着异样复杂的情感
[23:45] <奥兰多> “你要知道,当时的我…是多么希望你能留下来”
[23:45] <奥兰多> “不要离开……和我继续Inception的工作”
[23:45] <尼諾> "那麼,你是該向我開口呢"聽到青年的話,少年微笑道
[23:45] <安徒生> “......不过两个人能这么和好就好了呢。”小声说道。
[23:46] <奥兰多> “是呢,‘假如’的话……”
[23:47] * 奥兰多 望着尼诺的脸,不禁哑然失笑
[23:47] <奥兰多> “我也开始说‘假如’了呢。”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23:47] <爆肝NC> 嗯,不过你可以知道你自己为何会产生呢
[23:47] <爆肝NC> 因为【他们两个】的潜意识的愿望
[23:47] <爆肝NC> 可以认为只有一个的话……没有这么活灵活现(噗
[23:48] <安徒生> 噗
[23:48] <安徒生> 但是我还是个冒牌货科科科【
[23:48] <爆肝NC> NC:“你们放心,爆点还是有的”
[23:48] * 爆肝NC -_,-
[23:51] <安徒生> 科科科
[23:53] <爆肝NC> 嗯
[23:53] <爆肝NC> 你就是他俩爱的结晶(不
[23:53] <安徒生> 是的
[23:54] <爆肝NC> 2333
[23:54] <安徒生> 我截图了
[23:54] <爆肝NC> 。。。
[23:54] <安徒生> 哈哈哈哈哈
[23:54] <爆肝NC> 这个槽我一直不知当吐不当吐啊!!!!!
[23:54] <爆肝NC> 憋了我三个月啊
[23:54] * 安徒生 开心的笑着
[23:54] <爆肝NC> 你们能演出爸爸妈妈孩子我也是跪了啊
[23:56] <爆肝NC> 这锅不是我背(咦

[23:47] <尼諾> "是呢...假如的話,假如...安,你說的"過去"是甚麼呢"說著,少年突然話鋒一轉,直視孩童。
[23:48] <安徒生> “嗯,问到了呢...”
[23:49] * 安徒生 虽然不是很想说出来,但是已经到了这样的程度...
[23:50] <安徒生> “你们的过去啊,全都是真的发生过的事情,本来想瞒过你们的...但是好像瞒不住了呢。”
[23:51] * 安徒生 将手背到身后,向两人各鞠一躬。
[23:52] <尼諾> ".......果然,嗎"
[23:52] <奥兰多> “原来安也知道的吗……”
[23:53] * 奥兰多 哀伤地低声叹息着
[23:52] <尼諾> "所以說...不管如何,這是最後一次了吧"
[23:53] <奥兰多> “现在的安,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23:54] <安徒生> “我只能保证外面的我已经...死了,就是这样。”苦涩的笑了起来,“但是这里的我还活着,这还要谢谢你们。”
[23:55] <奥兰多>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23:54] <尼諾> "吶,奧蘭...我最後怎麼了,你見到了嗎?"少年語氣平靜地開口,彷彿已經接受了甚麼般。
[23:58] <尼諾> "謝謝你呢...安"少年說著,望向孩童,接望著自己的手,彷彿懷念著什麼。
[23:58] * 尼諾 腦中閃過的,是自己【睡去】之前,蒼老的手掌
[23:56] * 奥兰多 紧闭双眼,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
[23:56] * 奥兰多 半晌才默默张开双眼,坚定地注视着尼诺
[23:58] * 尼諾 注視著奧蘭。
[23:58] <奥兰多> “你知道吗尼诺……那么多年,那么多年里都得不到你的音讯,我很想你……”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23:58] <安徒生> 妈妈向爸爸告白了
[23:58] <安徒生> 还是爸爸和妈妈告白了
[23:59] <爆肝NC> 爸爸和爸爸(?
[23:59] <安徒生> 安酱好迷茫啊【【
[23:59] <安徒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00:03] <安徒生> 我已经
[00:03] <爆肝NC> 小A估计一本满足了
[00:03] <安徒生> 没法直视他们两个了,一会儿开就要怎么叫
[00:03] <安徒生> 爹,爸【

[23:59] <尼諾> "恩...還記得最後一次看到你。是在婚禮的時候呢。"
[23:59] <奥兰多> “然而唯恐碰触到你心灵的创痛,却始终下意识忽略着你的存在……”
[00:00] * 奥兰多 微微苦笑
[00:00] <奥兰多> “所以呢……之后你过得幸福吗?”
[00:00] <尼諾> "恩...你也是有很多困難吧。接到你的電話,很開心呢"
[00:00] <尼諾> "幸福...幸福嗎?"聽到青年的話語,少年的表情迷茫。
[00:00] * 尼諾 彷彿老者,再思考人生般。蒼老,滄桑而帶著懷念。
[00:01] * 尼諾 帶著懷念與情感的,注視著眼前的人。如同在無數年後與老友碰面,如同與擦肩而過、就此別離的故人。若能再次相遇...
[00:02] <尼諾> "我很好...但卻不幸福吧。"簡單的,少年做了結論。
[00:02] <尼諾> 【大家都以為很好的人,其實不一定幸福呢】
[00:02] <尼諾> "若當時安沒有走...若當時能與你留下"
[00:03] <奥兰多> “果然……你还是始终无法忘怀么。”
[00:03] <奥兰多> “其实我那时就已经想过了,从此淡出彼此的视线与记忆,再不相往来的一生……”
[00:03] <尼諾> "或許,這一切就會不同吧"少年輕笑。如同孩童,如同老人回首。
[00:03] <奥兰多> “然而却没有想过……几十年后还能再度重逢,而你,却已经……”
[00:04] * 奥兰多 微笑着摇了摇头,紧握住尼诺的双手
[00:05] <尼諾> "看到那樣子的我很驚訝對吧。是呢...在不往來的一生,在那件事之後"
[00:05] <尼諾> "沒想到,會變成這樣子呢。"
[00:05] <尼諾> "沒想到再次見面,會以這種形式..."
[00:06] <尼諾> "那麼,我該慶幸嗎?至少..."
[00:06] <安徒生> “但是还能再见面,就太好了,不是么?”
[00:06] <奥兰多> “是啊……尼诺…吾友。很高兴我们三人能以这种姿态再度相见。”
[00:06] <尼諾> "最後,來看我的,是你。"直視著青年的雙眼,尼諾微笑。
[00:07] <尼諾> "恩。至少,還能再見到你們"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00:07] <奥兰多> 看起来kh猜对了呢……
[00:07] <奥兰多> 我还是说了吧,当初其实我决定说的呢XDD
[00:07] <爆肝NC> 你也不知道他具体怎么猜的www
[00:07] <爆肝NC> 嗯ww
[00:07] <爆肝NC> 你的选择www

[00:08] <尼諾> "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這個夢不要醒來呢"
[00:08] <尼諾> "哈哈,我再說些什麼呢..."少年笑著,有些自爆自棄,迷茫而懷念。
[00:10] <奥兰多> “不要再想了,尼诺……吾友。”
[00:10] <安徒生> “不行哦,不从梦里出来不行哦。”
[00:10] * 安徒生 摇了摇头,上前去牵起两人的手。
[00:12] <安徒生> “虽然现在是美好的梦境,但是没准下一秒就又会天崩地裂...这样根本就不是你们应该再经历的事情了。”
[00:13] <尼諾> "是阿...這終究不是個,我該回來的地方呢"
[00:11] * 奥兰多 仿佛在心中做出了某种重大决断一般,坚定地望着尼诺
[00:13] <奥兰多> “来吧,就让我们三个人一起,像曾经那样,完成这次梦境中最后的任务吧。”
[00:13] <尼諾> "是阿,這就是最後了呢。真正的【最後】,沒有下一次了"
[00:14] <奥兰多> “然后,一切……终归要回到现实中……吗?”
[00:14] <尼諾> "這就是故事的後日談,至少在後日談的最後...來寫個好結局吧。"
[00:15] <安徒生> “嗯,三个人一起,最后的故事了哦。”
[00:15] <尼諾> "這次真的,沒有下一次了呢。"少年帶著微笑。
[00:15] <尼諾> "至少在最後能與你們一起...安,奧蘭,一起走吧。"
[00:15] <奥兰多> “尼诺……你……已经猜到了么……”
[00:16] * 奥兰多 以微微颤抖的声音对尼诺说道……
[00:16] <尼諾> "是阿,都猜到了喔。老實說其實...有些不能接受呢"
[00:16] <尼諾> "相對於我一開始,看到這個"夢"的期待"
[00:17] <尼諾> "但是,想了一想...也不錯呢。至少這大概,是個美夢。"
[00:17] <奥兰多> “是啊……”
[00:19] <奥兰多> “而我的使命,即是完成你……我们最后的心愿。”
[00:19] * 尼諾 說著,少年拿起了懷裡的書本。打開了的,是寫滿童話的扉頁。
[00:15] <爆肝NC> (那么差不多结束了,就对话判定把,ALL+3
[00:15]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對安: 1d10+4=(2)+4=6
[00:17]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對奧蘭: 1d10+3=(5)+3=8
[00:16]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对尼诺: 1d10+3=(6)+3=9
[00:17]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对奥兰多: 1d10+4=(8)+4=12
[00:19]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对尼诺: 1d10+3=(3)+3=6
[00:19]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对安: 1d10+3=(9)+3=12
[00:19] <奥兰多> “来吧吾友,无论如何,让我们共同携手,让这场剧幕完美落幕吧。”
[00:19] * 尼諾 翻到接下來,空白的一頁。
[00:20] * 尼諾 少年的手中出現了筆,在其畫上邁向午夜的鐘塔,與奔馳的馬車。
[00:20] <尼諾> "我的願望,就是與你們一起,走到最後呢。"
[00:20] <尼諾> "就算是到了午夜就會結束的夢境"
[00:21] <尼諾> "但至少這次,是個美夢。"


[00:21] <爆肝NC> 不知是不是冥冥之中应了你们的话,你们眼前的景色陡然大变。
[00:21] <爆肝NC> 快要消散的乌云又一下子布满了天空,但并非之前的黑云压境,而是和天空混为一体,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灰色。
[00:22] <爆肝NC> 紧接着,你们只觉得光照和色感都出了问题,本来这片焦土看起来大同小异,突然有几块鲜艳得泛红,
[00:22] <爆肝NC> 有的则像被黑色水笔涂过一般,原本的明暗过度都没了;
[00:22] <爆肝NC> 远方的群山本来只是片朦胧的背景,此刻在视野内跟橡皮糖似的一会儿大一会儿小,让距离感都模糊了……
[00:22] <爆肝NC> 如果不是你们眼睛一齐出了毛病,那么只能是,
[00:22] <爆肝NC> 一直以来哪怕在梦里也基本吻合现实世界的景色,就这么给轻易扯破了。
[00:22] <爆肝NC> ……那种颠覆认知的混乱,用“天地异变”已经不够形容,倒不如说像是什么舞台在崩溃……
[00:23] <爆肝NC> (来,全员狂气判定)
[00:23]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已經,甚麼都不用害怕了: 1d10=8
[00:23]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狂气判定: 1d10=10
[00:23]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嘛。: 1d10=7
[00:24] <尼諾> "已經,什麼都不用害怕了。一起走吧"望著崩塌的世界,灰色的世界。
[00:24] <尼諾> 【自己的內心嗎?】
[00:25] <尼諾> 但至少在身旁,尼諾感覺到了色彩。
[00:26] <安徒生> ...只是梦境中的一种变化而已,没有什么奇怪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梦里的...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00:26] <爆肝NC> 嗯,你还是有一个爆点的……wwww
[00:26] <爆肝NC> 回头啥时候气氛好(比如结局时?)的时候可以抖啊……www
[00:26] <安徒生> 居然有么
[00:26] <安徒生> 啧啧啧
[00:26] <爆肝NC> 就是那个 爱的结晶啊
[00:27] <安徒生> 走开,我觉得我在打扰我爹和我爸谈恋爱【
[00:27] <爆肝NC> 估计他们也想不出小安的本体是啥
[00:27] <爆肝NC> 这梗比较偏。。
[00:27] <安徒生> 。

[00:27] <爆肝NC> ……然后,你们眼睁睁看着天空中逐渐浮现出一个巨大的轮廓。
[00:27] <爆肝NC> 在这逐渐崩坏的世界里,那是唯一看起来距离感还比较稳定、形状、色彩也没有不断变化的东西。
[00:28] <爆肝NC> 一座天空里的……城堡?庭园?
[00:28] <爆肝NC> ……距离太远看不真切。你们只能看清,和一般电影、动画中不同的是,
[00:28] <爆肝NC> 它的“顶部”朝着你们,朝着你们所在的大地,仿佛随时会掉下来……可又似乎稳稳地浮着。
[00:28] <爆肝NC> 上面似乎有些绿色植物和人造建筑——当然也是倒着的,给人感觉既像在飞机上俯瞰大地,又如水中的倒影投射到了天空……
[00:28] <爆肝NC>
[00:28] <爆肝NC> 从那庭园?的中心,淡淡地照下一束光柱……样子和“天使的梯子”非常相似。
[00:28] <爆肝NC> 光柱所覆盖的范围,景色看起来还是正常的。而远方——四面八方——的怪象都丝毫没有停止,
[00:28] <爆肝NC> 反而变本加厉,仿佛水彩被肆意晕染开去,整个世界都要溶化一般……
[00:29] <爆肝NC> (所以现在你们离那光柱还有一小段路。前往光柱了就SAVE咯……)
[00:29] <爆肝NC> (顺便全员行动判定,无任何部件可用,无修正。)
[00:30] <尼諾> "一起來吧,安,奧蘭"少年柔和地說道。
[00:31] <安徒生> “嗯,一起去吧。”
[00:29]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通往哪里呢: 1d10=7
[00:32]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來吧: 1d10=5
[00:32]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行动判定: 1d10=7
[00:32]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怎麼能在這裡倒下!: 1d10=10
[00:33] * 尼諾 腳步突然有些郎槍,但很快的站穩,與同伴一同前行。
[00:33] * 奥兰多 对众人微笑颌首,望着无尽的天街,如念白般诉说着
[00:34] <奥兰多> “对于吾等,这里没有忧虑,没有恐怖。”
[00:34] <奥兰多> “这里没有消息,没有低语,没有呼唤。”
[00:34] <奥兰多> “这里没有休息的床。”
[00:34] <奥兰多> “这里只有一双翅膀和无际的天空。”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00:33] <爆肝NC> 那么你会注意到,安的身体有一瞬间是半透明的……虽然下一秒又恢复了原状。

小窗-尼诺
劇透 -   :
[00:33] <爆肝NC> 那么你会注意到,安的身体有一瞬间是半透明的……虽然下一秒又恢复了原状。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00:33] <爆肝NC> 那么你会注意到,自己的身体有一瞬间是半透明的……虽然下一秒又恢复了原状。
[00:33] <安徒生> 啊

[00:34] <爆肝NC> -----------------------------------------------
[00:34] <爆肝NC> 于是,你们向那光所在处走去。
[00:34] <爆肝NC> 谁都没有注意到,尼诺的书里,夹着的纸翩然飘落。
[00:34] <爆肝NC> 上面的手抄仔细,如今清晰可见。
[00:34] <爆肝NC>
[00:34] <爆肝NC> “……于是他醒来了。
[00:35] <爆肝NC> “他原来是在一个严冬的晚上,坐在一棵异国的老柳树下。一阵冰雹正在从云中打下来,打到他的脸上。
[00:35] <爆肝NC> “‘这是我生命中最甜美的一个时刻!’他说,‘而这却是一个梦!上帝啊,让我再梦下去吧!’
[00:35] <爆肝NC> “ 于是他又把他的眼睛闭起来,睡过去了,做起梦来。”
[00:35] <爆肝NC> ——安徒生,《老柳树的梦》
[00:35] <爆肝NC>
[00:35] <爆肝NC> ---------------------[划掉]欲知后事如何请付费解锁下一章节[/划掉]本来想跑到强行悬念点拉个14留不过现在也挺好啦的SAVE-----------------------
« 上次编辑: 2016-03-02, 周三 22:09:44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