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坑】亲和与戚系:仙灵裔  (阅读 6341 次)

副标题: 外观综述1/1,习性0/1,简述17/17,详述5/5,进阶5/5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坑】亲和与戚系:仙灵裔
« 于: 2016-01-07, 周四 19:03:06 »
综述
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年轻人,他梦想着获得一位同村的美丽少女的爱。一天夜里,他根据从祖母那学到的菜谱,制作了一块特殊的蛋糕,在一片漆黑中等待着妖精前来取走它。门打开了,一个高挑的黑色妖精走了进来。他对妖精说:“这不是为你准备的。”这是他犯的第一个错误:他本不应对她说话。黑色的妖精离开了,年轻人重新坐下等了一段时间。门开了,一个佝偻的鬼婆走了进来。鬼婆将手伸向蛋糕,但年轻人拍开她的手,说:“这不是为你准备的。”这是他犯的第二个错误:他本不应触碰她。鬼婆离开了,年轻人又等了一段时间。门第三次打开了,一个有着绝世的美丽和优雅的女士走了进来,年轻人被深深地打动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女士说:“这是为我准备的。”她取走了蛋糕。之后,女士留在了年轻人身边。她能实现年轻人的梦想,但实现的方式总是有些扭曲。年轻人希望获得金钱,很快他娶了一个又老又丑的女人,只盼着她能快些死去。老女人却比他想象的还要健康得多,并且残酷而低俗。年轻人再次向妖精女士寻求帮助,希求老女人死去。如他所愿,妖精将瘟疫带到这个城市,老女人死了,年轻人所爱的那位美丽少女也死了。他获得了老女人的财富,可爱人却已亡逝。年轻人希望自己死去。于是他陷入了深沉的死睡。他在自己的棺材中醒来,身处六英尺深的地下,正当他开始捶打棺木时,他听到了一个甜蜜的,甜蜜的声音,说:“这是为我准备的。”倘若之后有谁挖出棺材的话,会发现棺中空无一物,只剩下干枯的树叶和石头。

这正是妖精的行事方式,也是仙灵裔的行事方式:获取自己想要的任何事物,第一个享受其中的欢愉。他们有被热爱和艳慕的特权,也有以任何方式对待这种爱的权力。没错,他们试图凌驾于他人之上,但事实就是,他们的确是所有人中最为美好的。他们完美地赢得了美丽,他们应当美丽。

仙灵裔认为自己的逃离之路是最艰难的。他们曾是这样一个世界的一部分(或至少他们的记忆中是这样):一个优美的、充满甜蜜的痛苦和愉悦的残酷的、苦乐参半的天堂。他们被自己的美好所包围,被那些比凡世事物秀丽几千倍的生物奴役,以至于只有全神贯注才能忆起何为平庸,以及行走在凡俗之中是什么感觉。

那些逃走的人,是拥有足够的自我认知,足以抛弃这极乐之人。他们带着仙灵裔的亲和归来,一同带回来的还有心中的残酷,每当他们想起自己的内心是如此纯洁而强大,以至可以成功逃离幻想乡时,那残酷就会被暴涨的傲慢成倍放大。

仙灵裔时常认为,自己在王庭中应该更有影响力、权力更大才对。他们错将残忍和社交能力当做领袖品质。他们中有的企图凭借纯粹的人格魅力来跻身领袖。很多身居高位的仙灵裔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尽管如此,仙灵裔在精灵社会里也有自己的位置。一个舞者在男士酒吧里通过跳钢管舞的方式发挥她的魔法。当王庭需要找些冤大头,或是成事后可以方便地处理掉的人时,就可以找那些被舞者魅惑的人。一个奇形王子在北京市人民政府工作,表面上他是一个坚定地为群众谋福利之人,但某些人知道,只要给他合适的价钱、合适的理由,他可以扭曲任何规则。北京市的很多人将自己的住房,健康,乃至自己家庭的生存权力抵押给他,而他收取的这些赠礼全都用来支持精灵王庭。大多数情况下,他总能躲开追查。另一个奇形精灵强制支配着一群家庭主妇,在她们身上试验最黑暗的魔法,同时保持她的这些追随者互相分裂却又全都献身于她。王庭并不完全信任她,但他们需要她掌握的资源,因而时常联系她,并有意忽视她是否因为太过着迷于黑魔法,而忘记遵循古老传说的内容,向地狱献上必要的祭品。一个缪斯在一座省会城市的波西米亚区经营艺术学校。他的学生在校期间创造的艺术品似乎比他们毕业后创造的还好。一个花饰是许多人的梦中爱人、魔鬼情郎,他游走在各种俱乐部之间,玩弄着那里的社会关系,使同事断交,挚友反目。尽管在王庭中,他只是个小人物,但在俱乐部中,他是主宰者。人们信任他,艳慕他,他是所有人的知己……至少在他们面前是这样。还有一个缪斯,一个印度的提婆(Deva),在孟买为半打的宝莱坞工作室提供舞蹈指导。他名声不显,不引人注意,但他负责的电影是最华丽、最激烈、最欢乐的杰作。通过华美的歌舞,他向有心人提供着情报。一个非裔美籍明光,职业是军队征兵员。在办公时,他光彩照人,乐观向上,总是讲述着英雄的故事,积极为本地的基地安排训练项目和拉练地点。每当有新兵表现不好时,征兵中士总是带着训练安排出现在他面前。当然,这里的新兵未必就是军队的新兵,志愿当兵的人总有地方可去的。

无论走到哪里,仙灵裔都是最引人注目的。他们努力变得无所不能,有时,他们不容置疑的魅力足以支撑整个事业,有时则不然。在所有的精灵中,仙灵裔是最不适合孤独的。尽管时而傲慢,时而残暴,他们依然是社会性动物。当他们克服自己的缺陷时,他们就成是团队中最杰出的存在。只要仙灵裔允许他人接近他们,在他们心中占据与众不同的位置,那成就仙灵裔的残酷就可以得到弥补。

外表
无论外形怎样,仙灵裔通常都高挑、苗条、美如天仙。他们拥有超凡的吸引力,令凡人震惊赞叹,难以忘怀。所有精灵中,仙灵裔的人类外形与其精类真身相似度是最大的。那个钢管舞娘的肉体充满诱惑,令人神魂颠倒。她的双眸是迷人的紫色,大多数人都以为这是美瞳的效果。在精类外形下,她的长发变得更长,耳朵尖尖的,嘴唇的饱满程度、下巴的曲线、双眼的大小和颜色都夸张到了可怕的地步。奇形王子有着火红的皮肤和尖利的牙齿,但这些特征只印证了他是一个多么令人印象深刻的人。在人形下,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开朗的微笑,露出完美的白牙。那位恶魔恋人总是打扮得一丝不苟,即使不施香水,他的身上依然散发着香气。同样,在精类真容下,他那残酷的美被推向了极致。有着尖耳的他就像维多利亚时代的舞台恶魔(Victorian stage devil)。另一位奇形女巫正像一个完美的、富裕的郊区主妇。在精类外形下,她化身为一位黑暗、残暴的美丽女士,有着冰冷而邪异的优雅,足以冻结灵魂。那个提婆看起来就像一尊微笑的印度神像,有着蓝绿色的皮肤,清澈而睫毛修长的双眼。即使在人类外表下,他的双眼也没有变化。那位充满热情的明光看起来是一个高大的非洲裔美国人,光头,笑容温暖。在精类外形下,他显得更高更瘦,棱角分明,就像尼日利亚木雕。

背景
仙灵裔并不全是被妖精抓去当情人的。他们在被抓走前,不止长相好看,还全都有所擅长。有的原本就会跳舞,有的声音优美,有的是艺术家,有的是诗人。那些逃回凡世的仙灵裔常常会在这项专长上倾尽全力。他们因自己拥有足够强大的自主力量从冷酷而美丽的幻想乡归来而自大,这种自大又被不安全感增强。如果自己不是最有天赋的、最耀眼、最高贵的,那该怎么办呢?毕竟,在故事里,魔女从来不是世上最美丽的女人(如果魔镜所言非虚的话)。

监禁
仙灵裔对幻想乡的记忆短促而零散。在他们的梦中,有足以摧毁意志的极乐,有完美的欢愉,穿插着刹那的恐怖和惧怕。浪漫的间奏曲递进成地狱般的魔音。花朵覆盖的大床转瞬间便浸满鲜血,那些娇花化作铁钩和锁链,将肉体撕碎。完美的肉体转眼便支离破碎,变成一堆冰冷的石头。馨香的长发盖上梦者的脸颊,然后化作剃刀般锋利的金属丝,将面孔剥去。当仙灵裔尖叫着醒来时,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痛苦还是极乐而尖叫。

人物创造
仙灵裔大多专注于社交属性和技能,不过也不会忽视肉体,在物理类属性和技能上他们也会分配适量点数。许多仙灵裔在表现(Expression)和社交(Socialize)上有很高的点数。惊人外貌(Strking Looks)是仙灵裔常常选择的专长。别的精灵有一种刻板印象,那就是仙灵裔都不怎么机灵。尽管有时并不是这样,但心智类属性技能的确是仙灵裔的短板。

祝福
这些精灵是真正最美的存在,他们的魔法仅仅只是强调了这一点。玩家可以花费灵魅增加基于风度(Presence)、操纵(Manipulation)和说服(Persuasion)的投骰。1点灵魅换取1个加骰。此外,仙灵裔精灵在使用未受训的社交技能时,不会遭受惩罚。

诅咒
仙灵裔,正如拐走他们的妖精一样,会变得冷酷、无情、邪恶,喜欢玩弄他人的感情,哪怕那些人是真心爱着他们也一样。他们内心的平衡也因此受创。仙灵裔在避免失去理智值的检定中承受-1罚值。例如,一个理智值5的仙灵裔杀了另一个精灵,在避免失去理智值的检定中,他只能投2个骰子而不是3个。

亲和契约
:虚荣(Vainglory)
相关概念:充满魅力但缺乏工作能力的总经理,职业运动员,乐队主唱,和蔼可亲的政治家,平面模特,老帅哥,魅力十足的年轻罪犯,做服务员的退役演员,高中校花,低水平足球运动员,深夜独唱悲哀恋歌之人
« 上次编辑: 2016-01-07, 周四 19:05:22 由 泠清影 »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仙灵裔
« 回帖 #1 于: 2016-01-07, 周四 19:06:16 »
仙灵裔的习性

(占楼)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仙灵裔
« 回帖 #2 于: 2016-01-07, 周四 19:06:51 »
无戚系
在众多亲和类型中,仙灵裔有较大可能出现无戚系的精灵。并不是所有仙灵裔都足以发展出某一特定类型的优雅气质,成为某一戚系的成员。一些枯萎裔低语着说,那些仙灵裔之所以无戚系,是因为他们并没有特定用途,仅仅只是被妖精“打扮”起来后随意装点它们的不可思议宫殿。枯萎裔并没有当着仙灵裔的面这么说,但仙灵裔自己也知道,囚禁并不一定需要包含折磨人的体力劳动。
无戚系的仙灵裔是诸多戚系的基本形态。他们拥有超凡脱俗的美,通常比凡人时代的自己高一点(有时也会矮一点),许多凡人时的缺陷都被磨平消去了。无戚系仙灵裔倾向于拥有无瑕的肌肤,肤色更加生动鲜活。他们大多很苗条,这正反映了真妖精不自然的纤细,同时却如钢铁般强壮的特征。有的无戚系仙灵裔有尖耳朵(不过这并没有什么特殊含义),别的则有非自然的体色或尤为修长灵敏的手指、脚趾。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仙灵裔
« 回帖 #3 于: 2016-01-07, 周四 19:08:32 »
明光
明光是从光中归来的精灵。鬼火、光灵、白嬢等其他与光明、火焰、冰凌相关的精灵,都属于明光戚系。明光的祝福能力是妖光(Goblin Illumination):他们可以随意发出苍白、柔和的光芒,照亮相当于一个小房间大小的空间(15×15×10英尺),持续1场景。尽管光芒以精灵的左手为中心点,但它并没有源头,似乎是从空气中发出来的。这片光芒不会移动,如果精灵离开了照明区域,光芒不会跟着他走。花费1点灵魅可以让光芒变得刺眼无比,对任何试图瞄准明光的人,明光都视作处于隐藏中,因此瞄准承受-2罚值。如果瞄准者戴着墨镜,罚值减少为-1。

《冬之假面》详述
“faeries”这个词,通常带有“光彩夺目的存在”这个隐含意思。明光正是那些光彩夺目的存在的私生子。他们因为内心生机勃勃的光彩而被带走,并被改造为名副其实的光芒。明光代表着光芒四射的美丽,如此的可爱以至于发出光来。他们发出的光有时几乎与自然一体,更多时候则带着奇异而超凡的色彩,妖光照耀之下,一切事物的颜色都变得诡异而躁动。
受制于享受自身散发的光明的天性,有的明光对黑暗有细微的恐惧。另一些明光在黑暗和黄昏之时则感到很舒适,因为在那里他们可以自己操控光明,而不用受限于环境。明光精灵可能像灯塔看守人那样独居,也可能沉迷在城市霓虹灯的洗礼中,那些迷幻的灯光在他们面前,就像暗淡无光的仰慕者。
妖火的祝福本身并不会使明光精灵产生各自的区别特征。但大多数明光似乎都有属于自己的环境照明。他们的头发通常看起来就像被阳光照射着一样,有的明光会有柔和而闪光的双眼,有的明光的心脏发出的光是如此明亮,以至于可以透过血肉看到他们的心脏。还有一些明光看起来如同非人的天使,令人不适,这反映了类似形态的妖精监护者的真容。将他者们想象成爱捉弄人的天使(或更糟的,想象所有的天使都是这个德性)并不能使有信仰的精灵感到任何安慰。

监禁:明光的存在就是被看到。他们曾是引诱凡人的鬼火,被派去作为诱饵,将漫游的旅者引到妖精监护者面前供它们娱乐。他们也曾被充作家具、装饰品,同时担任照明物的角色,侍立在布满镜子的大厅中,发出的光芒被千百倍地反射回自身,将监护者惧怕的黑暗生物挡在门外。明光还曾被关在装饰华丽的枝形吊灯里,在天花板上晃荡,当监护者需要加大照明的时候,就用曲柄将他们降下来。每当一个地方渴望光芒时,明光就会前去。直到鲜活的太阳升起,用那炫目的光芒轻抚它的仆人时,明光就要再次踏上旅途。

传说:波斯传说中的仙子(peris)常被描绘为发光的存在,时而出现在凡人面前,总是被邪恶的妖魔迫害、囚禁。在英国的荒野和非洲平原,很多旅者被古怪的光芒带上歧途。现代的UFO传说也时常将这些天外来客描述为笼罩在光芒中,它们发出的光模糊了它们异质的外观。UFO也反映了天使传说的某些特征,比如座天使的燃烧光轮。

弱点:无法靠近黑蜡烛,不能在夜晚说话,不能吃蜂蜜,接触白蜡会受伤,计数强迫症(总是在数发光的孔洞的数量,比如把筛子放在太阳前,数光孔的数量),不能切断或扯断丝线。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仙灵裔
« 回帖 #4 于: 2016-01-07, 周四 19:10:02 »
舞者
舞者是仙灵裔中那些在灵敏和优雅上尤为出众的成员,对他们来说,行动本身就是美与艺术。无论是担任演员、妓女、艺术家还是刺客,舞者都陶醉在随着内心的韵律起舞之中。舞者的祝福能力是妖精优雅(Fae Grace):在任何涉及到灵巧的表现或社交的投骰(比如在舞台或社交场所中杂耍、跳舞)中,她可以出9重投。同时,当舞者在战斗中闪避(Dodge)攻击时,她的闪避值+1。

《冬之假面》详述
美丽的一个组成部分就是优雅。舞者在这方面的代表性是其他仙灵裔难以企及的。脚步轻盈,身姿曼妙,舞者正是那些拥有人类可望不可即的高雅的精类生物的原型。尽管和其他精灵一样,舞者精灵对自己的监禁生涯也没有什么好的回忆,但他们却无法对妖精的赠礼,那些舞步和仪态,产生完全的恨意。获取这些技巧的过程或许惨痛,最好忘记,但在此之后,优雅便萦绕在他们身边,每一分每一秒。因此,舞者也常常加入那些尝试探寻自己的极限的精灵派系,虽然后悔造访幻想乡获取这些能力,但既然得到了,他们也想最大程度利用自己的祝福。当然,对于那些不如舞者美丽优雅的精灵来说,这样做只是在寻死。
舞者最具区分性的特征就是灵巧。无论多么细微,他们的任何行为都灌注着优雅。这种才能是无法被迷罩完全掩盖的。因此,舞者在人群之中如鹤立鸡群,只要定睛一看就能发现他们。哪怕是在行走中一个灵巧的落足,都展现着舞者深入本能的精密和灵敏。除了这超自然的优雅外,舞者的外形千姿百态。有的舞者苍白而冷艳,气质缥缈,有的则皮肤白皙,身上纹有彩色的漩涡。

监禁:许多舞者当年被抓走就是为了跳舞的。他们有的在玻璃舞厅里与妖精共度了无数个夜晚,跳着华尔兹直到双脚流血。有的被无形的丝线拉动着,在舞台上舞蹈。有的被放到炙热的青铜上,这样监护者就能欣赏他们的“欢腾”。舞者时而是妖精的舞伴,时而只是背景装饰。
另一些舞者因为别的目的(也许是一些猥亵的目的)而被赋予超凡的灵巧。一个被抓去当性奴的人类如果不经过修改的话,恐怕不够……灵巧,满足不了她的监护者。另一种情况是,监护者的城堡可能由锋利的细剑在深峡之上构成,仆从们必须拥有绝佳的平衡才能保住性命。
无论舞者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成为舞者,他们超凡的优雅大都源自于艰苦的努力、古怪的灵药,或诡异的手术。

传说:在妖精传说中,舞蹈是一个很常见的元素。传统妖精传说中出现的元素(比如红舞鞋、白蘑菇环、隐藏在地下的秘密舞厅)若用贵胄那隐秘的语言讲述的话,将会非常有趣。许多妖精在被人目击时,通常不是走着的而是舞蹈着的,而舞者也许仅仅是跟上妖精的步调,就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弱点:只能穿布鞋,不能戴黄金首饰,听到羽管键琴的音乐就发狂,不能吃牛肉或羊肉,听到笑声的时候必须跟着笑,必须随时随地携带一根羽毛。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仙灵裔
« 回帖 #5 于: 2016-01-07, 周四 19:11:22 »
奇形
奇形是血管中流动着巨龙或其他幻想乡巨兽的血的精灵。此外,流着天庭之血和魔仆之血的精灵也属奇形戚系。他们性格傲慢、肉体强大,拥有龙爪(Dragon's Talon)之力:奇形精灵在肉搏上获得1点额外加值,因为他们用着奇美拉的利爪或蝎尾狮的毒针在战斗。奇形还可以花费1点灵魅,重投失败的肉搏检定,这个能力每场景只能使用1次。

《冬之假面》详述
有的怪兽很丑恶,而有的怪兽则很美丽。奇形正持有着后者的血统。他们虽然兽化了,却没有继承野兽那原始的、充满着骸骨、利爪和热血的兽性之心。奇形精灵拥有恶魔般的自信、魅力和狂野的内心。幻想乡的冷酷似乎在他们身上得到了更多的展现,不过有的奇形会将这种冷酷应用到好的方面。奇形可以非常好斗,如同巨人裔一样用物理战斗解决问题。很多精灵感觉奇形就像是尘世的晨星路西法一样,尽管凡世还不算真正的地狱,幻想乡也远不是天堂。
这个戚系的区别特征可能和某些野兽裔或巨人裔有所重叠,不过奇形总是更美丽、更居高临下,使其成为最高贵的存在。奇形的身上有着野兽的特征。比如喉中有中国龙的龙珠,双手如爪,形态优美,整齐的鳞片,肉食动物的尖牙,等。许多奇形拥有巨龙的傲慢,但对自己的举止变化一无所知。奇形身强体壮,其身躯释放着原始的伟力。

监禁:许多奇形精灵是被外表贴近人形的妖精刻意转变的,目的是获得兽类的特征,以成为优雅而强大的角斗士或宫殿守卫。另一些奇形则只是转变得贴近了自己那几乎没有人形的妖精主人。这些妖精的形态可能非常类似巨龙、蛇蜥,或其他人类传说的怪兽。奇形精灵可能侍立在潮湿的洞穴里,唯一的光源是成堆的财宝发出的冷光。另一些的奇形则在和他们的监护者一样奇诡的宫殿中。他们可能更多地与精怪和精类野兽,而不是同样被拐来的人类同伴待在一起,每日对巨兽曲意奉承。
奇形精灵也可能被当做装饰道具或妃嫔媵嫱,但他们担任的角色还远远不止这些。许多奇形被教会战斗,以成为士兵或角斗士。另一些负责照料怪兽监护者的身体健康,或看管妖精主人豢养的灵智较低的宠物。他们每擦洗一次那些锯齿状的鳞片,自己身上就多长出一分鳞片,以保护他们不被锋利的棱角割伤。奇形还可能被迫与监护者的蛇鸡兽在同一条饲料槽饮食,因此而长得更加强壮而危险。

传说:这个戚系可以被联系到任何优雅的巨兽身上。比如塞壬、拉米亚,还有蛇尾的美人鱼。“十字路口的恶魔”也可能代表着一个奇形,只是他将自己恶魔般的力量和活力隐藏在了整洁的黑西装下。另一个爱猜谜语的奇形坐在斯芬克斯的王座下,他的精类真容带着狮子和苍鹰的特征。还有一个雷云般漆黑的罗刹妖精养了很多精灵宠物,这些宠物都表现着他们的王那野蛮的美丽。

弱点:不能报复宵小,猜谜强迫症,不能接触银,每餐必须吃牛羊肉,不能伤害奉承自己的人,会被处女的血伤害。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仙灵裔
« 回帖 #6 于: 2016-01-07, 周四 19:12:03 »
火魅
这些燃烧的仙灵裔代表着火焰的狂喜:当人们望着跳动的烛焰,或凝视噼啪燃烧的火堆时,那种吸引他们目光的力量正是火魅的本质。这是危险与毁灭的美,集聚在这跳动的、摇曳的一点。
火魅能展现的正是燃情之魅(Burning Hypnotism):每场景1次,他可以花费1点灵魅,使周身布满火光一般的灵气。任何看到火魅的人都要投决心+沉着,失败则在火魅消除灵气或场景结束前,所有行为因注意力涣散而遭受-2罚值。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仙灵裔
« 回帖 #7 于: 2016-01-07, 周四 19:13:23 »
花饰
鲜花绽放在这些精灵站立过的地方,在幻想乡这只需要几秒,在凡世则需要几个月。他们的肌肤就像玫瑰或秋菊的花瓣一般柔软,因健康而散发出明亮的光彩。花饰仙灵裔有着魅惑芬芳(Seductive Fragrance):她的肌肤、长发和呼吸中都带着来自未知地区的未知花朵的芬芳,预示着未知的欢愉,和同等的魅惑。她在包含说服、社交和诡计的投骰中,可以出9重投。

《冬之假面》详述
鲜花是对妖精世界的一个寻常隐喻:优美而迷人,令人陶醉的芬芳——有时还被荆棘守护,是蠕虫和昆虫的家园。花饰正代表着这种隐喻的真意。他们是被种植在幻境的人类,因幻想乡的阳光而温暖,因幻想乡的灌溉而繁荣。他们被精心照料以成为最美的花饰,在应得之时享尽美好,疏剪之时黯然落下。
花饰的性格各不相同。他们并非都像表面看上去那样纤弱而友好。他们同样不像元素裔木血那样原始,并且和其他生物同样联系缺缺。在政坛上,花饰可以是危险的存在,他们能进行完美的窃听,而别的精灵还以为他们就像墙角那盆花一样无趣,仅仅只是个装饰品罢了。
从精灵中可以很容易地区分出花饰戚系。即使是特征最稀薄的花饰也会释放花朵的清香,并在脚步踏过的地方留下花瓣。而他们的真容则更加生动。鲜花怒放在他们的发间,葡萄藤和爬山虎以动人之姿缠绕在脖颈与肩膀上。某些花饰代表着多种花,有的则只象征着一种花。那个地中海女子的身上有着鲜嫩的绿叶和雪白的月桂花,装点着她完美的肌肤。那个苍白少年的肌肤正和他乌黑的发间绽放的深蓝花朵相得益彰。有的花饰会随着季节变迁改变身上的花朵,从春夏的丰富多彩到秋季的淡黄与橙黄,再到冬季白紫相间的番红花。

监禁:花饰对监禁的回忆通常与花园有关。有的花饰曾经历过相对无痛苦的日子,充满了明亮的太阳、温暖的草坪,只是偶尔会受到监护者不经意的伤害。然而,当太阳西沉、寒夜到来,这些花饰就要备受苦难了。另一些花饰被栽培在闷热的温室里,妖精对他们又修又剪,直到认为他们足以装饰自己的厅堂为止。
也许花饰的监禁生涯中最可怕的事,就在于永恒的时间带来的压力。在幻想乡,一切都是不朽的,然而花朵必须枯萎死去,这是自然的天性。当一个花饰的花瓣开始落下,色彩开始暗淡,监护者就会随自己喜好地处理掉他。逃离是生死攸关之事,因为在凡世,尽管花饰还是会衰老,但至少能期望在花朵凋谢之后,依然过一段美丽而有价值的人生。

传说:妖精和花是经典搭配。当然,花饰不是那种小小的皮克精,能藏在花朵里。但他们的确拥有一些类似的特性,比如同样的精致而多愁善感。有的花饰更像是花木(樱桃、李子、桃子)成精,其传说源自亚洲神话。
花所代表的传统意义能为我们提供一点有趣的灵感。红玫瑰代表爱情,艾菊代表宣战,勿忘我代表真爱,金鱼草代表欺骗,等等。一个浑身开满水仙的花饰更可能是一个自我中心的家伙。一个运动员也许真正地“戴着”月桂冠。托命符的福,象征符号拥有了额外的意义。

弱点:不能吃肉,不能接触某些昆虫,或会被某些昆虫伤害。不能反抗手持特定花束的人,当南风吹拂时会昏昏欲睡,害怕猫,接触香水就会受伤。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仙灵裔
« 回帖 #8 于: 2016-01-07, 周四 19:13:54 »
乾闼婆
在印度教传说中,乾闼婆是服侍帝释的美丽乐神,时男时女,有时他们的圣洁之身上还带有动物和植物的特征。乾闼婆戚系的精灵也是如此。他们通常肤色白皙或金黄,男女不分(即使是男性,容貌也接近女性)。正像他们传说中的原型一样,乾闼婆都是善巧弹琴,作乐歌舞的乐神。乾闼婆吟唱着天境之音(Heavenly Articulation):花费1点灵魅,他可以在投表现或说服时,出3个成功(而不是5个)即可算作大成功。持续1场景。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仙灵裔
« 回帖 #9 于: 2016-01-07, 周四 19:14:24 »
窃者
窃者戚系与舞者戚系极为相似,唯一的不同在于,命符带来的超凡优雅在窃者身上体现为扒窃和掠夺的能力。那敏捷的动作和魔性的姿态全都表现在窃者之魅(Thievery's Grace)中:精灵在涉及灵活的盗窃和社交投骰中可以出9重投。同时,当窃者在战斗中闪避(Dodge)攻击时,她的闪避值+1。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仙灵裔
« 回帖 #10 于: 2016-01-07, 周四 19:15:17 »
乐人
贵胄乐于被取悦、被感动,而音乐是它们尤为喜欢的。乐人戚系的仙灵裔整个监禁期间都在为监护者奏乐,有时是用乐器弹曲,有时是以人声演唱。乐人的祝福能力是绝美嗓音(Perfect Pitch):他可以花费1点灵魅重投任何失败的表现投骰,比如,一个乐人投6个骰子,投出了2,5,6,7,8,9,他可以花费1点灵魅重投失败的2,5,6,7。他们还尤为擅长于吸取听众的奉承,在表演过程中,乐人试图从听众的情绪里收获灵魅时,他可以出8重投。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仙灵裔
« 回帖 #11 于: 2016-01-07, 周四 19:16:58 »
缪斯
缪斯的美丽鼓舞了艺术。她们或许是一位鲁本斯绘画风格的美人,一位牧师那沉静而端庄的女儿,一位身着褴褛的黄衣的蒙面舞者,一位将情人领向毁灭的黑暗女士。她们启发着那些或美丽,或恐怖,充满爱情、憎恨与恐惧的艺术品的诞生。过分的自信将催生向着毁灭的轻率直行,而缪斯明白该如何招致此等厄运。缪斯的天赋在于理念专制(Tyranny of Ideas):她的存在本身就会给予人类非凡的自信和天分,促使他们去做他们往日绝不会做的事。精灵每花费1点灵魅,他所选择的那个人类目标(必须是人类,不能是精灵或别的超自然生物)就在表现、说服、社交或诡计中的一项上获得+2加值。

《冬之假面》详述
艺术灵感是一件不可靠的东西,它就像闪电一样,易变又易逝。而缪斯的身上就曾被倾注了这灵感的火花,启明了、赋予了他们惊世的绝美。他们是唯美的化身,浑身散发出独特的魅力,促使人创造。绘画、歌曲、雕塑——一切艺术形式都赞颂着这个戚系。
许多缪斯发展出了塑梦的天赋,在梦境中,他们可以用灵感的祝福安慰暴躁的梦者,或是在敌人酣睡之时植入真正的噩梦。悲剧性的是,许多缪斯发现,尽管他们擅长启发艺术,他们自己却无法创造艺术:缪斯的天赋并不能给予自己灵感,而获取真正的天赋对于他们来说更是难上加难。这种矛盾疏远了缪斯和他们启发的艺术家,也就可以解释很多故事里的艺术家都只有一瞬间的灵光乍现,随后便再也无法重拾。
缪斯很难与无戚系的仙灵裔区分开,至少通过模糊的相片和远远的打量是不能的。缪斯的美不仅仅是外表,它更多的是一种超自然的仪态,令观者目眩神迷。观者心中的悸动并不来源于性的吸引力,而是一种对于审美的强烈领悟。缪斯的外表可以是完美的人体,或更加精巧而神异,代表着其监护者的审美。有的缪斯身上覆盖着字母与符号的花纹,来源于他们所启发的人书写的诗文。

监禁:缪斯通常被监护者用来启发自己,或别的精灵奴仆的创作灵感。一个缪斯可能有着维齐尔(vizier)一样的姿态,她的存在能让监护者精神焕发,继续思考下一个点子。另一个缪斯可能担任一队枯萎裔艺术家的队长,启发他们创造满足主人品位的艺术品。
别的缪斯可能是在传播灵感的过程中逐渐获得天赋的。他们的监护者在凡世花费了大量的时间,行走在棘篱之外,给予凡人天堂或地狱的幻觉。缪斯正是这样的旅程的陪侍。

传说:缪斯的概念在传说中已经得到了很好的诠释。有时他们被与天使联系起来,有时则与梦境中到来的神秘人联系。传说中那些温和的美神形象很好地代表了那些,想让自己的天赋对周围的人产生积极效果的缪斯精灵。而创作的痴狂中则更多源自于真妖精。妖精赐予凡人创作之力,随后又任性地收回,这样的故事并不少见。稍微延伸一点的话,童话“匹诺曹”里的妖精(在童话里并没有名字)除了可以被当做守护天使来看以外,也可以被当做缪斯来看待。

弱点:会被打碎玻璃的声音排斥,不能被他人说“我爱你”,押韵强迫症,不能与情人睡在同一个房间,不能在礼拜六与凡人联系,害怕白猫。
« 上次编辑: 2016-01-09, 周六 09:58:01 由 泠清影 »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仙灵裔
« 回帖 #12 于: 2016-01-07, 周四 19:17:33 »
玩伴
有的监护者诱拐精灵仅仅只是因为希望有人和自己一块玩。这些精灵就会成为玩伴戚系的一员。他们的祝福能力是朋友圈(Circle of Friends):精灵在自己主持的任何合作投骰中获得+2加值。如果他只是次一等的参与者,他可以放弃投骰机会,给予主持者在这个合作中出9重投的能力(如果主持人已经可以出9重投,那么他就会获得出8重投的能力)。关于合作的规则请查阅NWOD核心规则书134页。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仙灵裔
« 回帖 #13 于: 2016-01-07, 周四 19:18:05 »
异彩
他们是彩虹的儿女,色彩的化身。他们的头发与眼眸闪动着一切鲜艳的颜色,随着他们的心情而变化不止。在一个只有铅灰的天空与平滑的混凝土的世界,异彩精灵是永不失色的美。
这些仙灵裔享有虹彩之心(Prismatic Heart)的祝福:他可以像从一种颜色过渡到另一种颜色一样,随意切换自己的心情。花费1点灵魅,做一个反射动作,异彩在任何抵抗情感操控的投骰中获得+2加值,持续1场景。此外,所有对异彩做的共感检定遭受-1罚值,因为她虹彩一般变化的心情难以读懂。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仙灵裔
« 回帖 #14 于: 2016-01-07, 周四 19:18:41 »
魅灵
有的监护者意识到,妖精贵胄最宝贵、最长久的爱,正是对自身的爱。魅灵正是被改造来发挥镜子作用的精灵,他们的职责是按照贵胄的喜好反映事物,而不是反映其真实的面貌。魅灵的能力是水仙之礼(Narcissus's Blessing):任何观察魅灵的人都会产生微妙的幻觉,这种幻觉会强化魅灵身上最吸引观察者的部分,有时甚至会完全覆盖掉魅灵真实的形态特征。比如,在一个喜爱亮丽的绿眸的观察者眼中,魅灵会有着祖母绿的双眼,尽管她实际上的瞳色是蓝色。这种幻觉会导致观察者在涉及精确描述魅灵的外表投骰(比如绘制通缉令)中承受-3罚值。这个能力对衣着也生效,但如果魅灵佩戴有特殊的首饰,观察者描述外表时受到的罚值会减少。水仙之礼不是一种伪装,除非观察者的审美观在两次目睹魅灵之间的时间里大幅改变,否则他会毫无困难地认出魅灵。录像设备尽管没有审美也没有倾向,但还是会被命符的魔力影响,记录下一个足够普通的外表。任何通过录像和相片辨认魅灵的检定都要承受-3罚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