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阅读 5210 次)

副标题: 外观综述1/1,习性0/1,简述14/14,详述3/7,进阶6/6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 于: 2015-12-21, 周一 11:36:01 »
综述

这是一个关于水泽仙女(Rusalka)的故事。一个少女被居住在河中的妖精掳走了,残酷的妖精强迫她做它的妻子。她在那里待了好几年,在这段时间里,妖精惑控了她,改变了她。少女变成了一个水泽仙女,将无辜之人引诱入河中,交给自己的丈夫为食。一天,她逃离了她暴虐的丈夫,沿着河道回到了家乡,去见自己的家人和爱人。然而呐,水泽仙女已经改变太多了,她的长发变得碧绿,肌肤变得冰冷,她的声音伴随着水流之声。更可怕的是,当她残忍的丈夫将她带走时,狡猾的妖精留下了另一个假冒的少女,这赝品如今早已患病身亡,少女的家人再也不认得她了。至于她的爱人呢,他拥抱了另一个女人,并娶她为妻,而少女早已被抛之脑后。水泽仙女走在家乡的街上,发现自己已经一无所有。最终她决定回到河中去,告诉自己,她残忍的丈夫还会接受她。一天以后,她支离破碎的遗骸被冲上了家乡附近的河岸,因为无人认出这具尸体的身份,人们将她埋葬在了一个无名之冢里。没有人为她哀悼。

你绝对无法归来。的确,精灵可以穿过棘篱,回到人世,但此归来非彼归来,幻想乡的本质已经永远融入了精灵的血脉。那些被精类世界改变来代表某些自然现象的精灵对此感触尤深,因为他们发生的改变是所有精灵中最大的。正如别的精灵的称呼一样,元素裔认为自身的回归之路是所有精灵中最艰难的,因为他们的改变最大,逃离的理由更少,这是由于精类世界对他们的人性造成了更严重的伤害。如同那位可怜的水泽仙女,回归的元素裔发现凡世已经完全不认识他们了。除此之外,水泽仙女的故事还有一个寓意,那就是,回到妖精身边是同样行不通的,妖精绝不会宽恕。

其他精灵认为元素裔是最难理解的,他们太陌生了。对于其他精灵来说,他们的精类天性至少还源于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人类幻想的生物:美丽之物,恐怖之物,奇诡之物,甚至是动物,都代表了人类的某个部分。但元素裔的精神所受的影响完全来自于物质和自然力量。

一个木血在英国南部经营一家饭店,位置选在森林一角的一家都铎风格旅店旁。饭店后院有一棵用作绞架的橡树,而橡树高耸的枝桠间隐藏着一道通往强大仙径的门。如果当地王庭的成员到这里来,付出合适的价钱,并且他正好心情不错的话,他就会取出梯子,告诉他们该往哪爬。一个长得像灯神的风灵在一个印度社区担任伊玛目。他在寺中领拜时,言语中的力量正应和了他飞舞的头发与心中的风暴。他在寺里的很多同伴都被他惑控了,像服侍安拉一样服侍当地的夏之王庭。一个焰魂长着炎蜥蜴的外皮,在美国南部担任施洗者。以秋之王庭的名义,他散布硫磺与地狱之火,播种下恐惧的种子,煽动密谋,降下神迹选出教区领袖。另一个焰魂身为夏之王庭的成员,拥有伊夫利特(Ifrit)的形态,黄铜为肤,虺蜴为心。他手下有一个专靠收取保护费为生的团伙,他自己则专精于纵火。有时他也接受心术不正的客户的委托。还有一个冬之王庭的焰魂,他是纯种的夸扣特尔人(Kwakiutl),职业是电工。当王庭需要他时,他便在敌人的头顶召唤闪电。一个奇械少女有着一颗钟构之心,在巴黎当舞蹈演员。没有人可以像她那样传神地演绎葛蓓莉亚(Coppelia),她的时间感无与伦比,每个月她都为王庭献舞一次。一个冷艳的雪韵公主担任小学三年级的老师,她用孩子们永生难忘的恐怖故事吓唬他们,在每一个自己教过的孩子心中留下冰凌。让孩子哭泣和做噩梦令她感到少许愉悦,不过她也知道,这些黑暗、恐怖、悲伤的童话,有一天或许能帮助孩子们远离她所遭受的命运。一个水生有着希腊式的英俊,在沿海地区卖淫为生,醉生梦死,身心破碎。但当王庭需要他时,他会勤奋地在海岸间传递信息,他的速度比任何船只都快。一个土印形似一尊钡长石雕像,他以掘墓为业。他埋葬的尸体比他的工作要求的还多。

外表
所有元素裔都具有某种元素的特征。大多数情况下,与特定元素的联系通过皮肤的颜色和质地、双眼的样式来展现。那个伊夫利特焰魂高大而肌肉虬结,他的皮肤像黄铜一样,触感灼热。他的眼睛光彩夺目,难以直视。相反,施洗师虽然也是个焰魂,但却有着白色的皮肤和蓝焰一般的头发,召唤闪电的焰魂皮肤灰黑,如同风雷将至时的乌云。电弧和火星在他的皮肤和发间闪过,并充满了他的双眼。雪韵公主美丽而冷漠,白发如雪,黛青的肌肤带着霜痕,双手精致而冰冷,指甲明亮而锋利。公主的双瞳是无色的,就像冰雪做成的圆球,她的声音足以冻结热血。灯神风灵身躯巨大、声音洪亮,和传说中那些大胡子的巨灵差相仿佛。他也有着浓密的大胡子,皮肤是深蓝色的,就像北方邦夏日的天空。那个希腊风宁芙看起来就像一个苗条、苍白的漂亮男孩,带着古希腊的特征。他修长、柔软的身体摸起来潮湿而冰冷,他的头发装饰着海贝和海草。他的双眼是最深的绿色。那个掘墓者壮实而矮胖,皮肤由粗糙坚硬的石头构成,点缀着青苔和地衣。他双眼深陷,几乎隐藏在眼眶的阴影里。最后,那个木血的皮肤反映着秋季,头发是常绿植物的叶子。钟构舞女看起来就像一个精致的洋娃娃,由陶瓷和金属制成。

元素的某些特征甚至展现在了元素裔的人类外形上。雪韵公主的人类外形是一个精致、冷艳的金发女子,有着灰蓝色的双眸和冰冷的双手。掘墓者的人类外形是一个壮实、皮肤粗糙、眉头紧锁的家伙。施洗师高挑而瘦削,就像一丝跳动的火焰,伊夫利特身形伟岸而气势强大。灯神伊玛目高大而浮夸。希腊风男妓的外形就像是堕落的伽倪墨得斯(Ganymede),有着绿色的眼眸。钟构舞女动作精准,气质近乎无机质。闪电召唤者狂野的双眼和无常的怒气使他的头发根根竖立。

背景
元素裔通常是具有某种妖精垂涎的特质的人类,妖精会千方百计地诱拐他们。某些元素裔在被诱拐之前就已经非常特殊了。也许她美丽到足以吸引妖精的注意,也许妖精需要具有特殊特质的仆人和守卫,比如一个音乐家或舞蹈家正是是自诩艺术家的妖精的理想选择。当元素裔归来时,他们依然保持着当初吸引来妖精的天赋,但元素将其扭曲了,有的轻微,有的明显。另一些元素裔则是漫游进棘篱时被诱拐的,他们因此带上了他们漫游的那片险棘的印记。

监禁
别的精灵大多仅仅是因为在幻想乡居住、饮食和工作,其形态就发生了变化,而元素裔则通常是被刻意转化成某种精类的奴隶,或某个地点的一部分,直到有一天他们突然觉醒,意识到必须逃走。他们关于幻想乡的记忆晦涩难明。有的元素裔知道,自己曾经明白身为一棵树、一块石、一抔土的感受,有的则记得自己被精类魔法控制,变成了发条玩偶,或冰雕爱人。还有的则记得自己迷失在完全异质的环境中,比如在一座玻璃构成的浮空城或黄铜制成的发光城里做奴仆。

人物创造
即使在同一个戚系下,元素裔个体差异也很大。这使得建立共通的人物创造规则很难。根据自身元素的不同,和元素表现方式的不同,元素裔可以专注于任何属性和技能。例如,焰魂施洗师的火焰体现在他热情的布道中,他专注于社交类的属性和技能,另一方面,伊夫利特的火焰则非常物理化,他专注于物理类的属性和技能。一个雪韵戚系的精灵既可以是一个有着冰川一般坚硬的宽阔肩膀的彪形大汉,也可以是一个精致而残酷的女士,眼中和心中都充满冰冷。一个木血戚系的精灵可以如同橡树一般强壮,也可以如同维多利亚时代传说中的花妖一样纤细优雅。

祝福
元素裔,正是由于被构成世界的物质浸染,具有传导构成他们身躯的自然力量和物质的能力,这让他们获得了摆脱桎梏的奇异力量。每日一次,花费1点灵魅,元素裔可以将自己的命符值加到健康值上,持续1场景。这些健康点数服从临时健康点。(见NWOD核心规则书173页)

诅咒
相比别的精灵,元素裔距离人类更远,更难与人类沟通。在涉及操纵、共感、表现、说服和社会(Socialize)的投骰中,元素裔不能出10重投。

亲和契约:元素
相关概念:秘密火警,园艺师,矮人伐木工,钟表一样精准的秘书,热爱工作的炼钢工人,暴风一般的追球手,肌肤完美无瑕的模特,全天候冲浪者,强力的登山运动员,深海潜水者,超级运动狂。
« 上次编辑: 2016-02-12, 周五 11:19:14 由 泠清影 »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 回帖 #1 于: 2015-12-21, 周一 11:36:21 »
元素裔的习性

(占楼)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 回帖 #2 于: 2015-12-21, 周一 11:37:01 »
无戚系
无戚系的元素裔很稀少。那些没有特定戚系的元素裔可能身具多种元素,但没有任何一种占据主导。水与火奔流在她的脉络里,风与沙组成她的皮肤。有的无戚系元素裔的身体似乎由某种更加原初的物质组成,那物质相对土石来说太柔软,相对血肉来说又太异质。如果无戚系元素裔后来发展出了戚系,原因多半在于,凡世中的某种元素对他产生了比幻境中的任何一种元素更深的召唤。他身体里的多种元素中的一种终于占据了主导,或是构成他身体的原初物质将自己塑形成了那种他在凡世最喜爱的元素。

风灵
他们是风暴、烟云和天空的元素裔,他们可以如清风般洁净,也可以如死云一般致命。风灵的祝福能力是西风之疾(Velocity of the Zephyr):花费1点灵魅,他可以将命符值加到速度或先攻(玩家任选其一)上,持续1场景。这个能力的两项效果每场景能各自激活一次。
« 上次编辑: 2016-01-22, 周五 11:16:07 由 泠清影 »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 回帖 #3 于: 2015-12-21, 周一 11:37:22 »
飞天
印度神话里曾多次提到这些云雾的元素裔。她们以女性之象示人(不过这个戚系并不限定性别),据说会用自身的美貌和诱人的舞蹈引诱苦行者。该戚系的精灵通常会放出一种或冷或热的迷雾,这些雾气丝丝缕缕地从他们无瑕的躯体中缓缓飘出。许多飞天戚系的精灵都能使用这种惑心迷雾(Enthralling Mist)勾起他人的欲望:花费1点灵魅,瞄准一个人,飞天可以从自己皮肤中对其释放出的蒸汽。目标的恶念会暂时被转化成色欲(Lust),持续24小时,这段时间里,飞天可以在影响这个人的操控投骰中,获得等于自己命符值的加值。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 回帖 #4 于: 2015-12-21, 周一 11:37:44 »
星陨
美国北部的阿布纳基人的传说中,有一个由飘摇的火焰构成的、鬼火一般的生物生物。这个生物名为星陨(Ask-wee-da-eed),与陨星相连,传说其存在将会带来噩运与死亡。星陨戚系的精灵在某种程度上正代表着陨星之火,同时也拥有通过噩运降临(Taste of Ill Luck)预言他人的不幸的能力:每日一次,花费1点灵魅,星陨能够强迫一个目标重投成功的检定,并且承受-1的罚值,以期将成功改为失败(原先的投骰视作从未发生)。星陨还在激活龛之契约(Hearth Contract)里任何条款的投骰中获得+1加值。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 回帖 #5 于: 2015-12-21, 周一 11:38:35 »
疫蚀
元素裔中最悲惨者莫过于疫蚀。他们是污染之子,被窒息的烟霾、剧毒的污水、枯萎的大地、病害的森林和化学的毒炎所扭曲。回到凡世后,疫蚀在人类污染最严重的地区待得最舒服。他们中的某些人痛恨着自己的特性。
疫蚀的祝福能力是腐蚀之触(Caustic Caress):每日一次,他可以花费1点灵魅对敌人发动污浊之触,比如向对方脸上喷一口毒烟、用沾满酸液的手指在对方身上留下印记,等等。玩家投(敏捷+命符-目标的耐力),每成功数对对方造成1点致命伤害。如果对方能正常防御,那么防御值和护甲值能影响这个检定,如果对方不能正常防御,那么便忽视防御或护甲。疫蚀还对人为制造的毒物拥有抵抗力,在抵抗这些毒素时获得+3加值。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 回帖 #6 于: 2015-12-21, 周一 11:40:03 »
地藏
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此所谓“地藏”。作为诸菩萨之一,相传地藏王菩萨于五浊恶世中,救度众生,令离灾难。生于九地之下的地藏戚系精灵常被当做是“珠宝”的元素裔,因为地藏王菩萨就常常持宝珠、如意珠等,除八苦,济人道。地藏戚系的元素裔拥有着最多的人类特征,但皮肤和四肢常饰有珠宝,有的地藏精灵还有如同红宝石、蓝宝石或翡翠一般的多面体眼睛。地藏能助他人渡厄(Peace of Suffering):花费1点灵魅,在地藏面前(周围10码内)的人不会因受伤而遭受罚值,仿佛感觉不到自身受到的物理伤害一般。该效果持续1场景。此外,地藏能半价购买盗窃(Larceny)上的点数,因为传说中,地藏王菩萨能尽开世间无量无数地狱之门,以渡化世界所有地狱、及三恶道诸罪苦众生。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 回帖 #7 于: 2015-12-21, 周一 11:40:28 »
土印
拥有大地与岩石的特征的精灵,便是土印,如流浪的钡长石雕像,沙之精魂,泥炭人,大理石矮人,等。土印的祝福能力是大地之力(Terrestrial Might):他的肩膀足以扛起世界。玩家可以花费灵魅强化基于力量的、非战斗的投骰,1点灵魅换1点加值。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 回帖 #8 于: 2015-12-21, 周一 11:40:45 »
焰魂
以火焰、热量和电流为特征的精灵即为焰魂。他们的能力是闪灵(Flickering Acumen):如同火焰,焰魂随时都闪亮而灵动,他可以花费灵魅强化基于机敏的投骰,1点灵魅换1点加值。

《冬之假面》详述
凡世的火焰完全无法与幻境的火焰相提并论,焰魂深知这一点,并对此心存感激。在幻想乡,那涌入他们体内的火焰更加炙热,燃尽了他们不断再生的血肉。穿越棘篱是极端痛苦的,而复归故土就像重返天堂,哪怕只是短暂的一刻也珍贵无比。在凡世,焰魂心中的火焰最多就是一处令人不适的热源,相比之下,凡世的火焰都要更加友好。正是因此,大部分焰魂是精灵中最强烈反对回归幻想乡者。在他们心中,幻境就是一个痛苦之地。

典型的焰魂精灵外形纤细而优雅,仿佛多余的油脂与肌肉都已经熔尽。或许他们的头发如同火焰的幻影一般跳动,或许火焰燃烧在他们的双眸之中。有的焰魂似乎腹中隐藏着一座熔炉,或是喉中孕育着闪电,当他们张嘴说话时,烟雾随之喷吐出来。供给他们能源的火焰无非红橙黄之色,但许多焰魂表现出完全不同的色彩:白热的淡蓝、幻境野火的新绿、异或是以更加奇怪的燃料为源的篝火的深紫和深红,等等。

监禁:焰魂被转化的目的大多是作为活体火焰,用以照明、供暖,甚至是作为移动灶台。这些目的使他们有机会与别的精灵交往,因此,很多焰魂是带着负责厨房的枯萎裔厨师,或是帮助他们从烛台上下来的仙灵裔戏子一块逃走的。
野外转化的焰魂更为罕见,因为几乎没有人类能在陷入幻境的火焰后还能活下来。不过,有时这种事也会发生,幻想乡的火焰对这个陷入火焰的人手下留情,使他完成了转化并活了下来。另外一些焰魂可能仅仅是被派去照看大型庆典篝火、灯塔火堆,或大型炉灶,而被散发出的光与热从内部点燃了。

传说:某些焰魂更贴近壁炉精灵的形象,热情好客,但大部分焰魂的天性更加狂野,形象贴近于火蜥蜴或是瑞典传说中火焰般的埃尔夫(Alf),以及印度传说中的火神阿格尼(Agni),北欧神话里的火神洛基。这些燃烧的精灵正像他们的监护者一样天性善变,充满破坏性。有的焰魂像枯萎裔一样,与传说中的锻造巧匠们联系起来,比如巨大的独眼铁匠、丑陋的矮人,等等。跛足或畸形的铁匠在传说中一再出现,相对的,铁匠焰魂往往也有某种物理缺陷,正像蛮石人戚系的精灵一样。焰魂也可能与鬼火、闪电精魂联系起来。最后,一个焰魂精灵,比如众雷之父(Grandfather Thunder),也不必要纯粹由火焰构成。

弱点:难以接触水,不能拒绝他人给予的食物,会被煮沸的水壶发出的声音催眠,不能吃生的食物,不能接触湿的灰烬,或会被湿的灰烬伤害,睡觉时必须至少开着一扇窗。
« 上次编辑: 2016-02-10, 周三 22:14:51 由 泠清影 »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 回帖 #9 于: 2015-12-21, 周一 11:41:08 »
雷疾
雷电奔涌在这些精灵的灵魂和热血中,他们的肉体如同避雷针一般将闪电从天外引入自己体内。焰魂受到闪电的影响更多体现在机敏上,而雷疾则更多体现在身体上。他们大多是暴力的元素裔,随时可以痛击冒犯他们的人。
雷疾获得的是狂雷之灵(Fireflaught's Vigor):花费1点灵魅,他可以在速度和先攻上都获得2点加值,持续相当于精灵命符值的轮数。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 回帖 #10 于: 2015-12-21, 周一 11:41:30 »
奇械
奇械戚系的精灵具有人造物品(如女像柱、人体模型)或其他奇特物品(比如发条或蒸汽驱动的附魔生物、水银或玻璃构成的活尸)的特征。他们的天赋在于巧匠之术(Artificer's Enchantment):奇械精灵可以以低价学习巧匠契约(新点数×5),并且在进行未受训的手艺检定时,只承受-1罚值,而不是-3。

《冬之假面》详述
奇械是元素裔中的怪胎,他们的“元素”是技艺。奇械精灵的部分身体被金属、木块、石头与陶瓷这类无生命的事物替代。尽管如此,他们依然是生物,需要饮食与睡眠。这一特点一方面有助于帮助奇械确认,自己依旧大半是人,一方面也体现出他们的创造者巧夺天工的技艺。不过,奇械精灵在这件事上不愿细想。

某些奇械非常明确地体现出“匹诺曹情结”(Pinocchio complex):他们沉思着自己失去的人性,并希求将其寻回。几乎所有的奇械都与自己的赝品发展出了某种特殊的情感联系。赝品不仅仅是奇械的镜像,二者甚至具有某些共同的本源,他们身上的木块取自同一棵树,或是他们的皮肤出自同一座窑。这种联系使得有的奇械更能体会赝品的感受,并希望赝品能变得更像人类。另一些奇械则对赝品感到深深的厌恶,因为赝品是对人类彻底的仿造。这些奇械发展出一种强烈的仇恨,讽刺的是,这种仇恨非常人性化。

监禁:奇械在他们的元素裔同胞中是特殊的存在,因为他们并非转化自任何一种单一元素。他们是完全人工制造的,与幻境的野性毫不相干,或至少看起来毫不相干。不过,有的奇械的记忆中也出现过钟构森林和陶瓷海。大多数奇械都被钟构关节或是优雅的瓷质皮肤重构、“改进”过,他们的监护者乃是疯狂的修补匠、艺术家或科学家,手艺的大师,掌握着凡世绝不具有的技艺。许多奇械被用作牵线木偶或发条玩具,在幽暗的舞台上翩翩起舞,另一些奇械被制成铁皮人和石头泥瓦匠,重复着卑微的劳作。发条牧人赶着机械牛群或蒸汽马车穿过妖精的城市,城里的人们看似生机勃勃,实则并非生命。甚至,有些奇械被转化成这副模样,仅仅只是因为妖精贵胄好奇:如果人类的心脏被纯金替代后,她还能哭泣么?

传说:奇械的监护者正是古代传说和现代都市传说中那些神秘的铁匠、巧匠、修补匠、疯狂科学家的体现。有的监护者类似于赫尔•罗塞尔梅耶(Herr Drosselmeyer)或盖比特(Geppetto),将自己的俘虏转变成自己珍爱的玩具。另一些监护者则是可怕的现代梦魇,偷走喝醉的人的肾脏,然后换上一个自诩为杰作的橡胶替代品。

奇械精灵可能是以传说中的“人造情人”(crafted lover)为原型被制造的,比如嘉拉迪雅(Galatea)或伊尔马利能(Ilmarinen)的黄金妻子,也可能是拥有监护者某些能力的侍从,被设计为妖精的疯狂车间的助手。即使是那些与童话里的有生命的玩具非常相似的奇械,也肯定在逃离之前,沾染了他们的疯狂创造者的某些特征。

弱点:必须用银质餐具吃东西,当钟声敲响时,必须歌唱或发出嗡鸣声,当别人对其微笑时,必须回以微笑,不能接触剪刀,不能在床上睡觉,害怕蠕虫或能钻洞的昆虫。

译注:
Herr Drosselmeyer是柴科夫斯基的芭蕾舞剧《胡桃夹子》里的人物,他拥有赋予玩具生命的魔力。
Geppetto就是童话《匹诺曹》里,匹诺曹的创造者。
Galatea:传说中被皮格马利翁赋予生命的雕像。
Ilmarinen:芬兰传说中的铁匠与发明之神,永恒锻工(Eternal Hammerer),能够锻造一切。

« 上次编辑: 2016-02-12, 周五 14:53:31 由 泠清影 »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 回帖 #11 于: 2015-12-21, 周一 11:41:51 »
金身
这些精灵在幻想乡的铸造车间里重铸,体内被掺入了青铜、赤铜、纯金、白银或黄铜(但绝不会包括铁)。他们的身心都极具忍耐力,绝不会遭人随意摆布。金身精灵是贵胄珍视的杰作,他们的装饰价值和他们的抵抗力一样强。正是强大的抵抗力使金身精灵得以穿过险棘,成功回到充满镍与铁的现实世界。
金身可以唤起熔炉之韧(Forge's Endurance):每日一次,花费1点灵魅,他可以在耐力、决心和沉着上都获得+1价值,持续1场景。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 回帖 #12 于: 2015-12-21, 周一 11:42:17 »
沙络
幻想乡呼啸的荒原创造了自己的子嗣。沙络戚系正代表着流沙那无情的优雅和残忍的力量。这些从幻想乡的荒野归来的精灵可以在任何地方安居,不过沙漠附近的温暖城市最受他们欢迎。沙络所受的祝福即为络沙(Enveloping Sands):他们在擒抱敌人或脱离擒抱的检定中获得+2加值。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 回帖 #13 于: 2015-12-21, 周一 11:42:49 »
雪韵
他们是寒冷的子民,可以如同北极寒冰一般强硬,也可以如飘零雪花一般精致。雪韵拥有寒冰之音(The Voice of Ice):她可以在自己的声音中注入恐怖的寒气,激起听者内心的恐惧。雪韵也是隐藏情绪和目的的大师,将真实掩盖在冰冷的外表下,他们在威吓和诡计投骰中可以出9重投,并可以花费1点灵魅重投失败的威吓投骰。

《冬之假面》详述
许多传说都讲述过,一个善良的人闯入一个严冬般寒冷的地方,在那里遇到了冬季的化身。有时,他们因为自身的善良和高尚而被赦免,有时,他们在冰之妖精的一念之间被冰封。雪韵精灵在某种程度上同时承受了这两种命运。幻想乡可不缺乏处在永恒的寒冬中的土地。

相比别的元素裔,雪韵关联的元素最具有地域性和季节性,因此,雪韵精灵一般出现在气候寒冷的地方,或至少是重度制冷的住宅里。雪韵并不害怕炎热,但他们的血脉里的确明显缺少热这种元素。寒冷令他们感到舒适,就像土印喜欢脚趾缝隙有泥土的感觉一样。同样,雪韵并非在情感上都像他们表现出来的那样冰冷。尽管他们很擅长辐射出冰寒的气场,他们所代表的元素也很冰冷,但他们的存在依然有一部分属于被诱拐前的那个人类。雪韵在冬之王庭过得很好,不过他们并不像别人想的那样,几乎全都被冬之王庭吸引。对许多雪韵来说,汲取悲伤和失落以外的情绪更为重要,因为那能证明,他们的心还没有彻底冻结。

雪韵很好辨认。他们有着暗淡的皮肤和头发,通常是深冰蓝色或风雪的纯白。某些雪韵,尤其是命符极高的雪韵,会有着真正由冰凌组成的长发,或坚冰构成的指甲。他们释放着轻柔的寒气,即使是被迷罩欺骗的人也会注意到雪韵的皮肤总是不自然的冰凉。女性的雪韵拥有匹敌仙灵裔的美貌,尽管也有人说,雪韵的外表越甜美,她的心就越冰冷。

监禁:雪韵必须忍受正常情况下足以将她冻毙的严寒。有时,她们的转变发生在逃离之后,在挣扎着穿越幻想乡飘飞的大雪、寻找回归之路的途中。更常见的情况下,雪韵精灵被转化以便在冰雪构成的宫殿里服务。当然,这种转变并不是为了让精灵舒适,更多的时候只是为了防止他们那滚烫的人类吐息将宫殿里精致的冰雕装饰融化。

传说:很自然地,冰雪的妖精传统上经常被拿来与情绪冻结、缺乏怜悯关联。不过,他们也有诡诈的一面,比如冰霜杰克。日本的雪女有时也会展现温柔的一面,因各种原因对受害者给予同情。俄罗斯的冰霜之父(Father Frost),在面对一个对自己以礼相待的小姑娘时,也充满仁慈,尽管他后来将小姑娘粗鲁的姐姐冻死了。
另一个雪之精怪和雪之妖精通常具有的特征就是虚荣。镜子,整屋整屋的镜子,不止反映了冰的天性,还反射出了照镜人冷血到除了自己以外谁都不爱的虚荣。这种傲慢也许来自美貌,也许来自力量。

弱点:不能通过窗户进入屋内,不能靠近哭泣的婴儿,被镜子吸引,不能身着红色,不能伤害称赞自己的善良的人,不能喝酒精饮料。
« 上次编辑: 2016-01-22, 周五 19:40:10 由 泠清影 »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 回帖 #14 于: 2015-12-21, 周一 11:43:09 »
水生
他们是被灌注了水的特性的精灵,柔软而严酷,温和而强势。他们是水精、宁芙、食人河妖、水孩子,以及湖中女士。水生的祝福能力是水之赠礼(The Gift of Water):花费1点灵魅,他们可以在水下呼吸,并以可怕的速度游泳(游泳速度变为正常速度的2倍),持续1场景。不过,直到能力持续时间结束或再花费1点灵魅解消能力为止,水生都无法离开水或呼吸空气。如果他在能力作用期间将头伸出水面,他必须屏住呼吸(见NWOD核心规则书49页)。如果在能力结束前他完全离开水,他将开始窒息,每轮承受1点致命伤害,直到死亡或回到水里。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 回帖 #15 于: 2015-12-21, 周一 11:43:32 »
木血
他们是植物的子嗣:小绿人,花之妖精,曼陀罗精魂,蔷薇,荆棘,以及所有不论好坏的药用植物。木血的祝福能力是化叶飘零(Fade into the Foliage):在任何有植物从土地里生长出来的地方(比如花园就可以,但摆着几盆小灌木的混凝土院子就不行),他都可以在潜行和生存投骰中出9重投。他还可以花费1点灵魅藏在自己正常情况下无法隐藏的地方,那里必须有一定量的叶子,并需要如常进行潜行检定。木血不能仅仅依靠一小撮苔藓或一束蒲公英隐藏自身,但可以利用花圃、草坪或树苗隐藏。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 回帖 #16 于: 2016-01-22, 周五 10:47:38 »
命符进化

野兽裔至少还是某种“生物”,自然的生命循环的一部分。而元素裔呢?他们已经不那么像生物了。组成世界的元素是真正根源的存在:他们没有判断,不会混淆,仅仅是存在于此。水即为水,火就是火,其他元素亦是如此。命符的进化更证明了这一点:人性正与元素裔精灵渐行渐远,仿佛那人性已经淹没于水、燃尽于火,亦或深埋于六尺黄土之下。
随着命符的进化,精灵会变得越来越古怪,越来越接近她所代表的元素。无论是或灵动或爆裂的火焰,还是或柔媚或狂怒的流水,命符会将她身上的元素不停地放大。她的欲望最后会变得和她的元素的欲望一样。没错,她可以否认这一点,但她必须有意识地行动,才能抵抗这种来自命符的驱使。

祝福
在元素裔身上,命符通过精灵所代表的元素显现自身。它已经不再是第二层皮肤,而是精灵唯一的皮肤。精灵不再是操控元素了,她,就是元素。
7:在命符7,你可以每日使用两次元素裔的亲和祝福了,将命符值加到健康上。不过,第二次使用时,你必须花费2点灵魅,而不是1点。
8:在命符8,每日一次,你可以花费1点灵魅,将命符值加到速度上。这个效果的持续时间为等同于你的意志力值的轮数。
9:在命符9,元素已经成为了你的形态和举止的重要组成部分:你可以花费1点灵魅,在任何涉及风度的投骰中获得+2加值。
10:在命符10,你可以永久地将你命符值的一半(5点)加到你的健康上。此外,你还能正常地每日两次花费灵魅使用元素裔的亲和祝福。

诅咒
在高命符状态下,你与人性离得越来越远,如今不再是凡人天性,而是元素本性在主宰着你。
7:在命符7,任何涉及与人类交流的社交技能检定承受-2罚值。
8:在命符8,任何涉及操纵、共感、表现、说服、社交的投骰都不能出10重投了。此外,任何投出的1都会扣掉1个成功。
9:在命符9,使用未受训的社交技能检定承受-5罚值。
10:在命符10,任何用于与人类交流的社交技能检定承受-4罚值。

风灵
此刻,你已经不只是风之灵了。你是风之化身,风环绕在你周围,组成你的部分躯体,内在于你的身躯深处。也许你将永远如同春风般轻灵而善变,也许你将化作永无止境地狂怒风暴。你必须动用全身每一根肌肉、每一个脑细胞,来抵抗命符的驱策。在命符7,西风之疾(Velocity of the Zephyr)使你能在1轮内以两倍速度(被其他效果修正过的速度也算)奔跑,并仍能正常行动。此外,健康上的负面效果不会再影响你的速度了,你是如此的轻快迅捷啊。

焰魂
火焰?它是不可揣测的,正像你一样。你的情绪始终处在剧烈起伏中,时而如同咆哮的森林大火一般嫉恶如仇,时而如摇曳的风中残烛一样虚弱无力。你希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谁能控制住火焰呢?这奔放的情绪使你更加闪灵(Flickering Acumen):在命符7,每花费1点灵魅,你现在可以在基于机敏的投骰上获得+2加值,而不是+1加值。

奇械
朋友,你是怪物中的怪物。你的心脏是滴答作响的钟表,你的灵魂是一块沃特福德水晶。你的思维与感知都变得冰冷,或至少变得古怪了。你现在是一件人形奇械,一个每天都在逐渐失去人性的人类复刻体,就像一块因为上面的涂鸦逐渐剥落而展露出真容的墙壁。多亏了你的巧匠之术(Artificer's Enchantment),从命符7开始,你能像购买亲和契约一样购买巧匠契约了(新点数×4)。此外,未受训的手艺检定将不再受任何罚值。

雪韵
你是一片美丽而独一无二的雪花,命符如今已经将你冻结至了骨髓、深入你的灵魂,幻想的魔法将你推向某种对冬季的至高代表:你如同苔原的寒冬一般冰寒刺骨,如同戳穿他人心灵的冰凌一般严酷尖刻,又如同水晶似的薄霜一般脆弱飘忽。你的情绪几乎无法再波动,必须竭尽全力才能破开那层坚硬的冰封。从命符7开始,你的寒冰之音(Voice of Ice)变得更加可怕了:你的一切威吓投骰如今视作rote action(也就是投骰后可以再重投所有的失败骰,两次投骰的成功数累加决定最终成功数),具体请查阅WOD规则书34页。

水生
你很流畅,过分流畅。水是善变的,它蜿蜒流下,时而充盈沟壑,时而跨过悬崖,那就是你。有时,你能应对一切,就像水流一样圆滑。有时,你又拒绝操控,像奔流的激湍一般击碎他人期望的堤坝。是的,你的看法总是在变化,无法取信。而这正是命符对你的期望。从命符7开始,拥有水之赠礼(The Gift of Water)的你,现在可以以3倍于你的速度的速度游泳,所有对速度的增益和减幅都包含在内。

木血
整个世界都是活着的。它苍翠青幽,稳定地脉动着,而你能“听到”光合作用的声音,能感觉到植物生发、饱饮阳光的行为。你也是其中一员,如果被遮蔽,你就会枯萎,但如果你的命符得到足够的养分,你就会绽放——孩子,你明媚、高大、坚实、就像一块木化石一样永恒。不过,人类还是惊吓到了你,你时常想,他们会把你砍倒,用你的树皮去造纸,用你的树干去做椅子么?你不得不躲藏起来,化叶飘零(Fade into the Foliage)。从命符7开始,在任何户外的、允许植物生长的环境中,你的潜行和生存投骰可以出8重投。

译者注:貌似土印被鄙视了,命符进化里没写它的命符进化是什么情况,只能麻烦ST自己脑洞了。

离线 泠清影

  • 版主
  • *
  • 帖子数: 193
  • 苹果币: 0
Re: 【坑】亲和与戚系:元素裔
« 回帖 #17 于: 2016-05-15, 周日 09:36:43 »
成见
译者:阿尔戈斯

野兽裔:如果你们不是迷失在了大自然那无常的一面的话,你们一定是交心的最好人选。
幽暗裔:看到那了吗?这于我不过是举手之劳。
仙灵裔:那又如何?你是大自然力量的一部分?哦,我喜欢你。你真的很有趣。
巨人裔:在我想做点什么之前,滚出我的视野,越快越好。
枯萎裔:随便你们挖点什么,只要别在这里。
···
吸血鬼:我想我要吐了。
狼人:不,在“这儿”你是受欢迎的,这理所当然。所以,你真的打算再前进一步?
法师:我们之间的……区别?我可不是在骗人,我就是魔法的化身。
凡人:你们倾复土地,你们砍伐树木,你们污染了大气。但……为什么我会如此嫉妒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