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做梦(。) LOG 第二单元 永远祭典的小镇 (中)探索部分后半  (阅读 1461 次)

副标题: 夭寿啦!HOLIC化啦!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8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20:49] <无灵魂NC> --------
[20:49] <无灵魂NC> 前情提要:
[20:49] <无灵魂NC> 你们穿过荒原,来到和平热闹的小镇。美味的甜品总是能让人放松。
[20:49] <无灵魂NC> 可好景不长,你们随后追着被偷的怀表,找到住宅区深处的一处废屋。
[20:49] <无灵魂NC> 在这个[划掉]画风不对[/划掉]气氛迥异的地方,有着谁留下的干涸的血字。
[20:49] <无灵魂NC> 虽然梦中出现什么都有可能,但反过来说,看起来再突兀诡异的也有其意义。
[20:49] <无灵魂NC> 那么,这意义究竟是什么呢?……
[20:49] <无灵魂NC> (pc start)
[20:50] <奥兰多> “我的……字迹……?”
[20:50] <尼諾> “奧蘭……字迹……?”
[20:50] * 奥兰多 试图以笑声缓解尴尬,然而只发出了沙哑、干涩的轻咳
[20:50] <奥兰多> “这究竟是……什么时候”
[20:50] <安徒生> “...真的么?”似乎有点怀疑
[20:50] * 尼諾 神情有些驚訝,不過很快恢復正常
[20:51] <尼諾> "不...也不一定是"某個時候"呢"
[20:51] <无灵魂NC> (姑且再贴一次BGM http://vdisk.weibo.com/s/BDHw_FWaAaHOp
[20:51] * 奥兰多 以手轻轻抚摸着墙壁……颤抖的指尖触及到古旧的斑痕,仿佛在注视着一场荒诞的滑稽剧般
[20:51] <奥兰多> 什么时候。为什么。又是如何写就。
[20:51] <奥兰多> 斑驳的墙壁默默映射出他本应做过的一切。
[20:52] <奥兰多> 然而,毫无记忆。
[20:52] <尼諾> "也許,甚至不是你寫的...記住這裡是夢裡,甚麼都有可能"
[20:52] * 尼諾 冷靜分析,試圖釐清情況
[20:52] <奥兰多> “我不知道……”
[20:52] * 奥兰多 虚弱地说着,声音无力得连自己都难以置信
[20:52] <安徒生> “嗯,在梦里,什么都有可能哦。”
[20:53] * 安徒生 不是很想相信这是奥兰多写的
[20:52] <尼諾> "又或者...你想起了什麼嗎?"
[20:53] <奥兰多> “如果这仅仅是一个梦境,那么他为什么……知道我的字迹?”
[20:53] <尼諾> "或許...他是與我們有關的人"尼諾並沒有繼續說下去,欲言又止
[20:54] * 奥兰多 焦急地四下顾盼,似乎想要找到什么人一般……
[20:55] * 奥兰多 按住墙壁,深深呼出一口气,最终把手缓缓放下
[20:55] <无灵魂NC> 冷清的房间里,只有你们和残破的家具。
[20:56] <无灵魂NC> 若想要捕捉谁的幻象,那也只有被扬起的浮尘罢了……抑或是,所见到的留言本身已是幻象?
[20:55] <安徒生> “也,也有可能是,别人写的,但是在梦里只能显现出我们熟悉的字体?”
[20:56] <奥兰多> “如果要我解释的话,是的。”
[20:56] * 奥兰多 用略显平缓的压抑声线,缓缓对众人说
[20:57] <奥兰多> “在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我就想起来了……这里,是我曾经待过的地方”
[20:57] * 尼諾 聆聽著,思索狀
[20:58] <安徒生> “...唔”
[21:00] <奥兰多> “在我作为探员的时候,这里曾经是我的研究室”
[21:02] * 奥兰多 望着周围简陋、破败的陈设,尴尬地笑了笑
[21:03] * 安徒生 四处打量
[21:03] <奥兰多> “虽说是研究室……也只不过是参与了开发和改进Inception技术的研究项目而已”
[21:03] <奥兰多> “说到底,也只是民间的医务工作。”
[21:03] <奥兰多> “毕竟,这也是为了……”
[21:03] * 奥兰多 摇了摇头,扯开话题
[21:04] <尼諾> "為了甚麼呢?"
[21:05] <奥兰多> “……某个人。”
[21:05] * 奥兰多 皱起眉头,仿佛在竭力回忆一般……
[21:05] * 安徒生 似乎很想知道前因后果
[21:05] <奥兰多> “某个……对我有着重要意义的人。”
[21:06] <奥兰多> “真是讽刺啊……在这梦境中,在这样的情境下,我居然甚至记不起他的名字……”
[21:06] * 奥兰多 以手掩面,苦涩地笑着
[21:07] <安徒生> “...我们也有很多想不起来的事情”说着抱了抱奥兰多
[21:08] * 尼諾 對這個猶如兒子抱爸爸的場景忍住笑
[21:08] * 尼諾 卻感覺十分溫馨
[21:09] <尼諾> "是阿...我們都是。感覺遺忘了很多吶..."
[21:09] <尼諾> "畢竟是在這樣的夢裡。"
[21:08] <奥兰多> 感受到腰间沉甸甸拥抱中所蕴含地暖意
[21:09] * 安徒生 抬起头对着奥兰多绽放笑颜
[21:09] <奥兰多> 奥兰多望着安徒生,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21:09] <尼諾> "所以,為了我們的客戶,也為了我們自己"
[21:09] <尼諾> "一起去把他們找回來吧。"
[21:09] * 尼諾 也露出微笑
[21:10] <奥兰多> “是啊,还好有你……安徒生。还有尼诺……还好你们还在我身边”
[21:10] * 奥兰多 望着安徒生纯真无邪的笑颜
[21:11] <安徒生> “那接下来,我们也要一起去找啊”
[21:11] * 尼諾 拍拍安的肩膀
[21:11] <安徒生> “?”回头看看尼诺
[21:12] * 奥兰多 也以同样的温暖,将安徒生紧紧回抱在胸前……
[21:12] <无灵魂NC> (那么差不多了可以对话判定了,all+1
[21:13]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對安: 1d10+2=(2)+2=4
[21:13]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對奧蘭: 1d10+1=(6)+1=7
[21:13]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对【奥兰多】的【对话判定】【男孩子】: 1d10+2=(3)+2=5
[21:13]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对安对话: 1d10+1=(4)+1=5
[21:13]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对【尼诺】的【对话判定】【男孩子】: 1d10+2=(5)+2=7
[21:13]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对奥兰多对话: 1d10=4
[21:14] <无灵魂NC> (那么奥兰多->安成功,奥兰多->尼诺失败
[21:14] <奥兰多> 宝2尼1安1
[21:16] <尼諾> (對奧蘭0 對安0
[21:16] <安徒生> 宝2,奥1,尼1
[21:17] <无灵魂NC> (接下来的行动?
[21:18] * 奥兰多 在片刻休整之后,继续端详着整个房屋
[21:18] <奥兰多> “说起来,虽然简陋,然而在我的记忆中,研究所并不至如此破败。”
[21:20] <奥兰多> “这究竟是梦境中‘对方’设下的谜局,还是……我并未回想起来的记忆?”
[21:21] * 奥兰多 低头思索着……随即断然抬头道
[21:21] <奥兰多> “不行,我感觉我们必须对这座村镇进行更彻底的探索,看看我们的这位‘客户’还掌握了些什么。”
[21:21] <尼諾> "這裡看起來並不像研究所。所以,大概是謎局吧"對奧蘭的話回應道
[21:21] <尼諾> "恩,我也這麼認為"
[21:22] <尼諾> "另外,方才在飛上鐘塔時,我感覺狀況很不對"
[21:22] <奥兰多> “这样吗……说起来,你们有没有回忆起什么?”
[21:23] <安徒生> “刚才跑出去的时候...感觉有令人不舒服的视线...”
[21:23] <尼諾> "整座鐘塔,所有入口都被封住了...好像刻意在藏著甚麼一樣。"
[21:23] * 尼諾 搖了搖頭
[21:24] <奥兰多> “是吗……”
[21:24] <尼諾> "盡是些既視感,在那本書後,沒有想起什麼能稱為線索的東西。"
[21:25] * 尼諾 似乎是指在進入城鎮前的小屋,眾人一起發現的白書
[21:24] * 奥兰多 怅然注视着空荡破败、仿佛已废弃多年的旧屋
[21:25] <安徒生> “要再回去看看么?”
[21:26] <尼諾> "要先去鐘塔看看嗎?"提議道
[21:27] <奥兰多> “嗯,不仅是钟塔”
[21:28] * 尼諾 等奧蘭繼續說下去
[21:28] <奥兰多> “不知为何……至少这个客户已经掌握了我记忆的一部分”
[21:29] * 安徒生 仍然抱着奥兰【
[21:29] <奥兰多> “不知他对我们还掌握着何种信息呢……我认为关于整个城镇的未探索之处,我们必须做个全面、彻底的调查。”
[21:30] <尼諾> "恩..."
[21:30] * 尼諾 思索著
[21:30] <无灵魂NC> (那么,按照[划掉]灵魂[/化掉]地图,还没去过的场景就是北边的=另一头的门)
[21:31] <尼諾> "那奧蘭認為該先調查...門嗎?"
[21:31] <尼諾> "就剩那裏沒探過了"
[21:32] * 奥兰多 坚定地对众人点头


[21:32] <无灵魂NC> 你们临走前还是把房间又搜索了一遍,无奈并没更多发现。
[21:32] <无灵魂NC> 尔后,就按照讨论决定的,穿过居民区向另一头的城门移动
[21:33] <无灵魂NC> 一路上,天空依旧晴朗,
[21:33] <无灵魂NC> 在白热的阳光下,对面的帐篷尖等各色装饰都显得太过明亮,
[21:33] <无灵魂NC> 那五颜六色的鲜艳漩涡,几乎要刺痛你们的眼睛……
[21:33] <无灵魂NC> (也就是神经衰弱感)
[21:34] <无灵魂NC> 人们还是三三两两,似乎先前的小风波已经过去,只是比起你们第一次来这时微妙地人多了点。
[21:34] <无灵魂NC> 全体狂气判定,有+1。
[21:34]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狂氣!: 1d10+1=(8)+1=9
[21:34]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狂气判定: 1d10=1
[21:34]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花花绿绿难道不符合审美的狂气: 1d10+1=(7)+1=8
[21:35] <无灵魂NC> (有+1,所以不是大失败啊
[21:36] <安徒生> 对奥兰多的依恋+1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21:36] <无灵魂NC> 没有被晃晕的你,察觉到不少路人在盯着你们看……
[21:36] <无灵魂NC> 偷偷摸摸地,目光一旦跟你撞上,就赶紧移开。
[21:36] <无灵魂NC> 虽然目光只是一瞬间,但你能确定那目光并不很友好。
[21:36] <无灵魂NC> (end
[21:37] <无灵魂NC> (看到了吗!
[21:38] <奥兰多> 看到了
[21:38] <奥兰多> 然而先处理默奈www
[21:38] <无灵魂NC> w

小窗-尼诺
劇透 -   :
[21:36] <无灵魂NC> 没有被晃晕的你,察觉到不少路人在盯着你们看……
[21:36] <无灵魂NC> 偷偷摸摸地,目光一旦跟你撞上,就赶紧移开。
[21:36] <无灵魂NC> 虽然目光只是一瞬间,但你能确定那目光并不很友好。
[21:36] <无灵魂NC> (end
[21:37] <无灵魂NC> (看到了吗!
[21:38] <尼諾> get

[21:36] * 尼諾 稍微感到些許暈眩,微微晃了下頭,很快恢復正常
[21:36] * 安徒生 安徒生躲到了奥兰多的身后
[21:37] * 奥兰多 沉默地盯着五彩的帐篷漩涡……直到意识到安徒生躲避帐篷的举动
[21:38] <安徒生> “看着那个,真让人觉得不舒服啊...”揉揉眼睛
[21:38] <奥兰多> “不喜欢吗?确实是些讨人厌的帐篷。”
[21:39] <尼諾> "大家好像對我們不太滿意呢..."示意著周圍射來的視線
[21:39] * 奥兰多 把安抱在腰间,稍稍拍了拍他的肩膀
[21:40] <奥兰多> “没关系的,看那些讨人厌的配色,简直是三流剧院的小剧场”
[21:41] <安徒生> “是这样的么?”
[21:41] <尼諾> "是吧,是吧。既然人家不樂見我們"少年帶著無所謂的表情
[21:41] <奥兰多> “嗯,简直就是市井之中的滑稽剧舞台。”
[21:42] <奥兰多> “这样的东西,完全不值得在意。”
[21:42] <安徒生> “嗯!”放心的看向了帐篷,感觉好多了
[21:42] * 奥兰多 宠溺地摸了摸安徒生的头,对他回以坚定一笑
[21:42] <尼諾> "總覺得,要準備開戰了呢"


[21:42] <无灵魂NC> 待你们又走一段,便发现与广场跟帐篷区相比,通往桥边的这段路程冷清多了……除了好些个在后面远远跟着你们的镇民。
[21:42] <无灵魂NC> 毕竟一路通畅,你们老远就看到了这个小镇的“后门”。
[21:43] <无灵魂NC> 门是落下式的(类似闸门),此时紧紧地关着,外观乍看上去也是挺传统的木质刷漆,和钟楼帐篷等风格一致。
[21:43] <无灵魂NC> 由于有门遮挡,你们看不到后边的吊桥。
[21:43] <无灵魂NC> 但冥冥之中,你们能感受到来自峡谷对岸的召唤——或者说是一种指引方向的直觉,就跟你们离开荒原之际感到的一样。
[21:43] <无灵魂NC> 此外,门边上还有个小岗亭,里头坐着一名警卫模样的人,见你们走近了,也抬头打量你们。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21:43] <无灵魂NC> 可你同时亦没来由地一阵不安。
[21:43] <无灵魂NC> 比起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等着,更接近某种灾难性的预感。大概去了的话,就有什么事情会无可挽回了……
[21:43] <无灵魂NC> (end
[21:43] <安徒生> ..

[21:44] * 奥兰多 小心回避着路人敌意的视线,做出友善的模样
[21:44] <安徒生> “!”突然僵硬了一下
[21:45] <安徒生> “我们...真的要过去么?”
[21:46] <尼諾> "過去吧,也沒所謂的回頭路呢"拍了拍安的頭
[21:46] * 奥兰多 一边跟随众人前行,一边小心注视着警卫的目光,看看他是否有着和镇民一样的表情……
[21:46] <安徒生> “我觉得...还是缓一下吧,我现在感觉,非常的不舒服。”看着那扇门
[21:47] <无灵魂NC> 警卫:“你们,有事吗?”
[21:47] <无灵魂NC> 你们觉得那明显是看可疑人士的眼神。
[21:47] <安徒生> “轻一点可能是被这里的人讨厌吧...”又回头看了看村民
[21:48] <无灵魂NC> 也许是见你们停了,还跟着你们的镇民也远远地停下了。
[21:48] <无灵魂NC> 当然,他们都望着你们这边。
[21:50] * 奥兰多 把右手按在安徒生的肩膀上轻拍着,以示安慰
[21:50] * 安徒生 还是一脸不安的表情
[21:49] <无灵魂NC> “你们……是外地人吧?要干嘛?”
[21:50] <无灵魂NC> 警卫见你们一时不答话,又脸色不佳地追问道。
[21:51] <奥兰多> “我们只是过路的游客而已,在此有幸目睹了祭典的盛景”
[21:51] <奥兰多> “不知这道门又通向哪里呢?”
[21:52] <无灵魂NC> “这后面?只有山而已。而且很危险。”
[21:52] <无灵魂NC> “你们该不会想要过去?”
[21:54] <尼諾> "所以說...出去了外面,可能有危險是嗎?"
[21:54] <无灵魂NC> 警卫耸耸肩。“相传凡是从这里(这门)出去的人都没回来。”
[21:55] <无灵魂NC> “不管你们从哪来的,最好放弃这打算。”
[21:55] * 安徒生 下意识捏紧了衣角
[21:56] <尼諾> "...要不然先去鐘樓看看吧"小聲地說。
[21:57] <安徒生> “我同意去钟楼。”也跟着小声的说
[21:56] <奥兰多> “这山里有什么危险?难道有奇怪的猛兽?”
[21:56] * 奥兰多 下意识地询问道
[21:57] <无灵魂NC> “本地传说是会带来灾祸……”
[21:57] <无灵魂NC> 他皱起眉头,似乎很不想跟你们多说。
[21:57] <无灵魂NC> “反正,现在是祭典期间。安全起见,这里关闭通行。”
[21:58] <无灵魂NC> “在祭典结束之前,门是不会开的。”
[21:58] <奥兰多> “这扇门已经多久没人出入了呢”
[21:58] <无灵魂NC> “很久了。”
[21:59] <无灵魂NC> 他斜瞄了你们一眼。
[21:59] <无灵魂NC> “另外,刚才广场那边有场骚动……你们最好暂时别再去了。”
[21:59] <无灵魂NC> “只要你们不做奇怪的事情,就不会有问题。”
[22:00] <无灵魂NC> 你们觉得他又特别瞥了瞥尼诺。
[22:00] <尼諾> "好的,我們明白"
[22:02] <尼諾> 【反正要騷動,他也阻止不了】--想著
[22:00] <奥兰多> “说的也是呢。”
[22:00] * 奥兰多 砸了咂嘴,似乎还在回味队友精彩的演出
[22:00] <无灵魂NC> 见尼诺爽快应承,警卫总算是松散了笑了笑
[22:01] <无灵魂NC> 向你们随意地挥挥手,比起告别更接近赶人。
[22:02] * 奥兰多 礼貌地微微颌首
[22:02] <无灵魂NC> 于是你们默契地嘴上答应下来,掉头回去。
[22:03] <无灵魂NC> 一路上,因为只有你们是从吊桥方向过来的,所以非常显眼。
[22:03] <无灵魂NC> 你们附近的路人们已不再遮遮掩掩,而直接当着你们的面交头接耳。具体内容听不清,不过不友善的态度是显而易见的。
[22:03] <无灵魂NC> 而且,不知从何时起,路上尽管人多,原来四处蹦跶的小孩子却一个都看不到了……
[22:03] <无灵魂NC> 和低气压的民众态度相反,那明晃晃的、永远保持在下午最盛时间的阳光简直要把人烤疯,
[22:03] <无灵魂NC> 连那万里无云的青空也显得像某种的诅咒。
[22:04] <无灵魂NC> 现在你们可以确定,你们所感到的异样感,正是被这毒辣阳光引出的、从身体内部产生的虚弱感。
[22:04] <无灵魂NC> 如果呆得久了,恐怕会像陷入泥沼一般,最终连挣脱的力气都会被耗干……
[22:04] <无灵魂NC> (全体狂气判定。这次没有加值了!)
[22:04]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狂氣!: 1d10=2
[22:04]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阳光失能!: 1d10=5
[22:05]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谜之狂气判定: 1d10=5
[22:05] <安徒生> 对尼诺的狂气+1
[22:07] <尼諾> (對【奧蘭多】的 【友情】1
[22:07] <奥兰多> 对尼诺狂气+1
[22:09] * 奥兰多 在阳光照射下,全身泛起了前所未有的乏力感……
[22:09] <奥兰多> “是…这阳光……?”
[22:11] * 奥兰多 注视着颤抖的双手
[22:08] * 尼諾 突然覺得那蒼藍的天空與陽光,太過耀眼
[22:09] * 尼諾 一下步伐失力,失去平衡,倚在奧蘭身上
[22:12] <奥兰多> 而在尼诺的倚靠下,他咬咬牙,勉力支撑起身体,用肩膀顶住尼诺几欲瘫倒的身躯
[22:09] * 安徒生 原地蹲下
[22:12] <无灵魂NC> 那阳光和你们刚到小镇时一样明媚,不曾因时间流逝而变暗半分。
[22:13] <无灵魂NC> 说起来,由于大多时候在帐篷和房屋间穿行,你们直到现在才注意到,天空亦从未飘过哪怕一片云彩。
[22:13] <无灵魂NC> ……可是,似乎感到不适的只有你们。
[22:13] <无灵魂NC> 不管是一直在路边长椅坐着的人们,还是从刚才开始跟随你们的人们,看起来都十分健康。
[22:15] <无灵魂NC> 而现在他们投向你们的目光,又多了几分怀疑。
[22:14] <尼諾> "...."
[22:15] * 奥兰多 身体愈发无力,不由得只手抱住尼诺的肩膀,在支撑力的作用下相互扶持着
[22:15] <安徒生> “太....热了。”
[22:15] * 安徒生 摸了摸地面
[22:16] <无灵魂NC> 地面摸起来却意外的不烫手。
[22:16] <无灵魂NC> 就像那种眩晕感仅仅是精神上的。
[22:16] <无灵魂NC> 而不是切实地中暑……
[22:17] <奥兰多> “难道是这个地方在抗拒着我们吗?”
[22:17] * 安徒生 坐了下来
[22:17] * 奥兰多 看了看同样虚弱的安徒生,对肩头的尼诺低语着
[22:18] <尼諾> "做了與這裡格格不入的事,然後就被排斥了嗎"
[22:18] <尼諾> "....無所謂,反正我們本來就不是這裡的人"
[22:20] <安徒生> “那现在要去哪里呢?这里不能再多待了”
[22:20] <奥兰多> “城镇的情况,我们应该已经掌握了……”
[22:20] <尼諾> "在情況變得更遭前..."
[22:20] <尼諾> "去鐘樓吧。"
[22:21] <尼諾> "把沒探索的部分走一遭,然後趕緊離開。"


[22:22] <无灵魂NC> 那么,
[22:22] <无灵魂NC> 你们重新振作起来,好不容易回到广场时,
[22:22] <无灵魂NC> 原本就在广场活动的人们、加上跟着你们的人群,居然都让这块全镇最开阔的地方显得小了。
[22:22] <无灵魂NC> 而人群——其实用“人圈”形容更恰当——和你们之间的距离,也就缩短到仅有十来步。你们能清楚地辨识出他们投来的警惕目光。
[22:23] <无灵魂NC> 当你们再次仰望那五层楼高的钟楼,钟盘上的指针依旧指着下午三点整。可是,从黄铜指针在阳光下泛出的金属光泽,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年久失修故障的样子。
[22:23] <无灵魂NC> (此外说明一下,尼诺之前有查看过钟楼上面,基本上封死·加固过了,要轰开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不如说本来从外面进就不是正路),现在明显的入口还要数底层的普通窄门。)
[22:23] <无灵魂NC> 当然,门是关着的,尽管看起来没有上锁,可是有止步绳挡着。
[22:25] * 奥兰多 环顾着周围居民的情况的情况
[22:25] * 尼諾 看了止步繩,看了兩名同伴
[22:25] * 尼諾 無視周圍居民
[22:26] <尼諾> "進去吧。"
[22:26] <奥兰多> “等……”
[22:27] * 尼諾 聽到奧蘭的話,停下動作
[22:27] <尼諾> "恩...?"
[22:29] * 奥兰多 伸出手试图阻止尼诺的举动
[22:29] * 奥兰多 然而……
[22:28] <无灵魂NC> “他们要进去!”
[22:29] <无灵魂NC> 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周围人群登时哗然。
[22:29] <无灵魂NC> “怎么办?!”“他们难道真的要……”“快、快去喊人”“可是他们好像很厉害……”
[22:29] <无灵魂NC> 一片嘈杂声中,人圈又向你们拉近了几步。其中,有个中年大妈率先站了出来。
[22:29] * 尼諾 看了兩人一眼
[22:29] * 尼諾 看著騷動的群眾
[22:29] <无灵魂NC> 你们好歹从她的体形和围裙认出来,她就是刚才那甜品档的老板。
[22:29] <无灵魂NC> 可现在,她脸上全无之前的自然和蔼,直一个劲儿不安地搓着双手。
[22:30] <无灵魂NC> 人群的吵闹也顿时停了,所有人都在屏气凝神等待你们的反应。
[22:29] * 尼諾 直接拉住奧蘭伸來的手
[22:29] * 尼諾 還有安的手
[22:30] <无灵魂NC> “客人………啊,你们几位……求求你们了”
[22:30] <安徒生> “?”
[22:30] <无灵魂NC> “请不要再继续调查了……我们只想继续安宁地生活。”
[22:31] <无灵魂NC> 她声音充满了惊慌,讲话都不利索的。
[22:31] <无灵魂NC> “要是你们继续……祭典就会结束,这个镇子、一切就都完了……”
[22:32] <奥兰多> “为什么不能进入呢?这里究竟有什么?”
[22:33] * 奥兰多 注意到老板的阻拦,不由得关切地询问道
[22:33] <无灵魂NC> 大妈看起来快哭了,哆嗦得更厉害了
[22:33] <无灵魂NC> “就……会结束啊……”
[22:33] <无灵魂NC> “一切都……”
[22:33] <无灵魂NC> “求求你们了,不要再做让人不安的事情了……”
[22:33] <安徒生> “你还好么?”看着大妈
[22:34] <无灵魂NC> 见奥兰多和安徒生态度相对和善,大妈就像抓住了救星一样,更加大声哀求起来。
[22:34] <无灵魂NC> “拜托了,就留在这里吧,祭典还很长,”
[22:35] <尼諾> "留在這裡...要留多久呢?"
[22:35] <无灵魂NC> “也不要走了……这样,和平的日子就能永远持续下去……”
[22:36] <奥兰多> “风于无路之中寻求最短之路,为何又要突然在乌有之乡终结它的追求?”
[22:36] * 奥兰多 礼貌而歉然地,对老板娘坚定地摇了摇头
[22:36] <奥兰多> “对不起,我们已经不能再回头了。”
[22:37] * 奥兰多 回首望着拉住两人双手、正欲进门的尼诺,微微颌首
[22:38] <奥兰多> “来吧,尼诺吾友。时间已至,让我们为这一场景画上休止符吧。”
[22:38] <尼諾> "比起被眷養的籠中鳥,還是為生存奮鬥卻自由的狼,比較像人類喔"
[22:38] <安徒生> “我答应了他们,接下来的路会一起走所以,抱歉,阿姨。”
[22:38] * 尼諾 說著,拉著兩人的手
[22:40] <无灵魂NC> 听你们这么说,好不容易安静了一小会儿的人群又骚动起来,大妈还要继续哀求什么,却被好几只手同时拽回人堆里。
[22:40] <无灵魂NC> 紧接着,走出来几个(相对)穿警卫衣服的男子,虽然身上没有明显可见的武器,不过都高大健壮,比奥兰多还要高一个头。
[22:40] <无灵魂NC> “你们要干什么!不准轻举妄动!”“这是最后的警告!”
[22:40] <无灵魂NC> ——虽然声音喊出的同时,他们已经向你们冲了过来。
[22:39] * 尼諾 噴射裝置,如同青鳥班湛藍的粒子羽翼出現,衝入鐘樓。
[22:41] <无灵魂NC> (那么,冲的人来个行动判定
[22:41] <无灵魂NC> 想想怎么勇闯,自己口胡下,因为有人妨碍,所有行动判定都要受到-1减值(你有别的相应技能口胡也可作为加值)
[22:43] * 尼諾 機器人的巨大手腕出現,撞開人群。 金絲在空中飛舞,將人甩開。  巨大的利爪出現,撕裂門欄。  貓的尾巴出現,在混亂中抓著兩人少年穿梭著,保持平衡並靈敏地奔馳
[22:44]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行动判定: 1d10=4
[22:44]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行动判定: 1d10=9
[22:44]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來吧: 5次 1d10-1 = 9, 5, 1, 4, 6 = 8 4 0 3 5
[22:45] <无灵魂NC> (都有-1,因此奥兰多失败,安徒生成功,尼诺成功
[22:45] <无灵魂NC> (刚好OK
[22:45] * 尼諾 奔馳著,在靠近門口時側身,將安先送了進去
[22:46] <尼諾> "安--!"喊著,示意安破壞門扉
[22:47] <安徒生> “嘿呀!”将身体的力量压在肩膀上,撞开了门
[22:47] * 尼諾 而後回身,以鋼絲輔助,把奧蘭也送了進去
[22:50] <无灵魂NC> 以电石火光之间的动作,你们甩掉了警卫、强行冲进门里。
[22:50] <无灵魂NC> “快拦住他们!”
[22:50] <无灵魂NC> “可恶!”
[22:50] <无灵魂NC> 警卫们懊恼的大叫,随即淹没在人群噪音中。可奇怪的是,没有哪怕一个人跟着你们一同冲进去——
[22:50] <无灵魂NC>
[22:51] <无灵魂NC>
在看似充满了秘密的门里边,其实就是条非常狭窄的,只容一个人上下的旋转木梯。
[22:51] <无灵魂NC> 你们转了大概5、6圈,发现通往再上层的路被木板和铁丝网严严实实地封住、钉死了,简直硬生生造了道隔墙。
[22:51] <无灵魂NC> 木板上还贴满了老旧的封条……没错,跟你们开始时在地下室见到的箱子封条一模一样。
[22:51] <无灵魂NC> (隔着墙壁,你们仍能听见外头的群众的大吵大闹声。但依旧没人追进来)
[22:52] <安徒生> “终于进来了啊...”揉了揉有点痛的额肩膀
[22:53] <尼諾> "呼...看來這裡果然有問題"
[22:54] <奥兰多> “这里……”
[22:55] * 奥兰多 惊异地注视着周遭
[22:55] <尼諾> "欸..."
[22:55] <安徒生> “怎么了?”
[22:57] <奥兰多> “和我们刚刚进入时的第一间屋子一样呢”
[22:57] <奥兰多> “不知里面的……物件,是否也相同呢”
[22:57] <尼諾> "這些封條..."
[22:57] * 尼諾 開始調查
[22:58] <无灵魂NC> 那么,你们一边感叹着一边伸出手。
[22:58] <无灵魂NC> 然而,就在尼诺刚碰触到封条、连触到的实感都还没反馈到认知的时候,
[22:58] <无灵魂NC> 封条全都化作粉尘消失了。
[22:59] <无灵魂NC> 同时,你们脚下的楼梯开始摇晃——不,是整座钟楼都开始剧烈震动。
[22:59] <无灵魂NC> 木板和铁网看起来并未松动,但你们能听到,头顶上几米处,有什么金属机关在喀嚓咔嚓狂响。
[22:59] <无灵魂NC> 可没过几秒,狂响又陡然转为平缓,于是另一种声音终于浮出了水面:
[22:59] <无灵魂NC> “滴答”
[22:59] <无灵魂NC> “滴答”
[22:59] <无灵魂NC> 那是你们(在现实世界中)早就听惯的、秒针走动的声音,
[22:59] <无灵魂NC> 以固定的间隔、有节奏地响着。
[23:00] <无灵魂NC> ……然而,
[23:00] <无灵魂NC> 在你们的印象里,这钟楼的钟盘上……不是只有时针和分针吗……?
[23:00] <尼諾> "奧蘭,你的懷表?"
[23:00] <尼諾> "確認看看"
[23:00] <无灵魂NC> 于是,全体狂气判定。
[23:00]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來: 1d10=3
[23:00] <无灵魂NC> 然后,终于敲响了真正的钟声。
[23:01]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是我吃了秒钟: 1d10=10
[23:01]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我的怀表: 1d10=9
[23:01] <尼諾> (安+1
[23:01] <无灵魂NC> 当——当——当——……
[23:01] <无灵魂NC> 足以响彻小镇的洪亮钟声、在钟楼里面的狭窄空间因为混响而更加震耳欲聋,平添几分狂气。
[23:01] <无灵魂NC> 尼诺直觉得鼓膜剧痛,脑袋都要被震裂了;
[23:02] <无灵魂NC> 奥兰多和安徒生虽然耐力稍高,但也明白,
[23:02] <无灵魂NC> 你们在这继续呆下去、哪怕只多十几秒、大概也会被震傻——
[23:02] <尼諾> "嗚...."如同被魔音穿腦,摀著耳多低下頭
[23:02] <奥兰多> “不好,快离开!”
[23:02] * 奥兰多 已经顾不得用手掩住双耳
[23:03] * 奥兰多 急忙用双手抓起身边的队友
[23:06] <尼諾> "摀...等等...那裏有人"表情痛苦地說
[23:06] <无灵魂NC> (那么要破墙的,行动判定,有-2
[23:07] * 尼諾 表情痛苦,手化作了巨爪,對牆壁揮舞
[23:07]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來!!: 1d10-2=(6)-2=4
[23:08] <无灵魂NC> (那么尼诺再来个狂气判定
[23:08] * 尼諾 卻好像無法集中精神,爪子在碰到牆的瞬間散掉了
[23:08]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狂!: 1d10=7
[23:08] <尼諾> "摀..."
[23:08] <无灵魂NC> 墙壁也只被刮下了灰白的石灰,露出内层的砖墙。
[23:09] <安徒生> “尼诺!”上去将尼诺往回扯
[23:12] <奥兰多> “不要再犹豫了!”
[23:10] * 尼諾 摀著頭,毫無反抗的被兩人拉走
[23:10] <无灵魂NC> 从中段突破未果、你们赶紧原路返回,
[23:10] <无灵魂NC> 一出门,第一时间见到的,却是不知啥时退开了几米、齐齐抬头仰望的人们。
[23:10] <无灵魂NC> 他们(确切地说是没戴面具的那些)每个都脸色惨白——包括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警卫们——半张着嘴,颤抖着,却没人动作。
[23:11] <无灵魂NC> 你们亦(不得不)走了出来,姑且顺着他们的视线望去:
[23:12] <无灵魂NC> 他们果然全都在看着那开始走动的大钟。
[23:12] <无灵魂NC> 是的,正如你们所预料的,现在像秒针一样快速走动着的是细长的分针。
[23:12] <无灵魂NC> 而时针由分针带动,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动着。
[23:12] <无灵魂NC> 是故,钟声连绵不绝。
[23:12] <无灵魂NC> ……就像在被一只无形的手拨动一般。
[23:13] <无灵魂NC> 也许是应着重新开始走动的时钟,仿佛本该流逝的时间一口气积攒爆发,
[23:13] <无灵魂NC> 天色有如快进长镜头似地急速暗下来,经过黄昏,直入深夜,
[23:13] <无灵魂NC> 在苍白的月亮从山后升起之时,你们的视网膜上甚至还留着青空骄阳的残影。
[23:13] <无灵魂NC> ——那突兀得又像是舞台收起了背景的大幕,展露出下个布景板一般。
[23:15] <尼諾> "楚門的世界...嗎"望著如畫卻倍感違和的風景,自語
[23:15] <安徒生> “这是....”
[23:16] <奥兰多> “这个世界的真相吗……抑或是,另一面新的幕布?”
[23:17] * 尼諾 看著旁邊呆愣的人群
[23:17] <无灵魂NC> 终于,继你们之后,人们从极度惊恐中回过神来——场面一瞬间就像沸水入油锅似的炸裂了。
[23:17] <无灵魂NC> “——、——!”“————”“……、!!!”
[23:17] <无灵魂NC> 无数尖叫,无数哭喊,无数咒骂,无数哀求,稠密地填满了这里的空气。
[23:17] <无灵魂NC> 同时,已经分不清是谁带的头,人群一边互相推搡着,一边向你们涌(挤)来,不出几秒就把你们吞没了。
[23:17] <尼諾> "時間,終於轉動了是嗎"
[23:17] <尼諾> "呵呵,哈哈"再被沖散前拉住兩人的手
[23:17] * 尼諾 在人群裡笑著。
[23:18] <尼諾> "比起在安逸裡停滯,還是寧願,在艱辛中前進吶--只要有人同行"少見的,露出愉快的笑容。
[23:18] * 尼諾 有些溫暖,有些瘋狂。
[23:17] <无灵魂NC> 当然,你们梦境世界里的体能早就超出常人,只要愿意的话,两、三人一起上都可以轻易甩开。
[23:17] <无灵魂NC> 可毕竟数量差太多,尽管镇民们手无寸铁,但仗着人数优势,
[23:18] <无灵魂NC> 硬是一点一点压了过来,不但围堵住你们的去路,甚至在推推搡搡中开始七手八脚地抢夺你们的装备。
[23:19] <安徒生> “放,放开我们!?”


小窗-尼诺
劇透 -   :
[23:18] <无灵魂NC> 也许是这场面给人的印象太深刻,还在奋力抵抗的防御机制终于被突破。
[23:18] <无灵魂NC> 迄今为止所有的既视感一气串联了起来,就像感冒痊愈的感觉那样……
[23:18] <无灵魂NC> ----------
[23:18] <无灵魂NC> ……身心早已疲惫不堪。
[23:18] <无灵魂NC> 通往吊桥的城门远得像在世界另一端,而挡住去路的人潮还在源源不绝地涌出来。
[23:18] <无灵魂NC> 阴惨的月光下,黑压压的人墙令人几近绝望。
[23:18] <无灵魂NC> ——可背后,熟悉的枪声还在继续。眼角余光里,摔得灰头土脸的小小少年,再次奋力爬了起来。
[23:18] <无灵魂NC> 你一咬牙,即使虎口已被勒出血痕,还是又一次射出丝线(钢丝)。
[23:18] <无灵魂NC> “既然地面已经走不通了,不如大胆从屋上荡过去——”
[23:18] <无灵魂NC>
[23:18] <无灵魂NC>
这不是预知,而是逐渐鲜明起来的回忆。
[23:18] <无灵魂NC> 濒死的荒原,沙暴化作的怪兽;
[23:18] <无灵魂NC> 虚伪的小镇,扯下面具的梦魇;
[23:18] <无灵魂NC> 沸腾的熔岩,撕裂天穹的电光……
[23:18] <无灵魂NC> 梦境世界里,你们曾无数次面对黑影怪兽,无数次从人海中杀出血路,
[23:18] <无灵魂NC> 每场遭遇的细节各有不同,但整体大同小异。
[23:18] <无灵魂NC> 犹如轮回一般,战斗依旧反反复复,永无尽头……
[23:18] <无灵魂NC>
[23:18] <无灵魂NC>
……一并想起的,还有些快乐和温馨的片段,像流星雨一样在记忆中划过。
[23:18] <无灵魂NC> 脾气温和、遇事一块商量的奥兰多,
[23:18] <无灵魂NC> (特别是)小小年纪就积极自立、对你来说既是朋友又像弟弟的安徒生,
[23:18] <无灵魂NC> 三人一起实习、入职的日子……从懵懂的新人成长为能够相互支持的团队(team)……
[23:18] <无灵魂NC> 但那些感觉上已经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23:18] <无灵魂NC> -------记忆碎片 【轮回】get--------
[23:19] <无灵魂NC> (于是来,狂气判定,有-1)


[23:19]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狂氣!!: 1d10-1=(5)-1=4
[23:20] <安徒生> 因为本来就身材娇小,所以被挤压的不是很舒服【ry
[23:20] <尼諾> "呵呵...決不會放開喔"
[23:20] <尼諾> (對安狂氣+1
[23:20] <尼諾> "靜止的時間嗎...輪迴嗎..."
[23:21] <尼諾> "呵,這樣又如何。"
[23:21] <尼諾> "不管這是第二次,或第幾次都好"
[23:21] <尼諾> "我們...會一起前行"
[23:21] <尼諾> "不會停滯。"
[23:22] <尼諾> "寧鳴而死,不默而生--籠中鳥什麼的最討厭了"
[23:22] <尼諾> "群雁本該自由,正因互相扶持,才能翱翔於天空"
[23:23] * 尼諾 溫暖,卻有些異常的,緊握兩人的手。
[23:23] * 尼諾 在人群中毅力,努力前行。
[23:25] <安徒生> “在故事里,一直一个人的主角可很少有好下场啊...是这样么?”
[23:27] <尼諾> "...一群人永遠比一個人走的遠吶。"
[23:28] <安徒生> “嗯。”被人群推挤只能再发出这一个音
[23:28] <奥兰多> “我的白昼已然终结。我仿若一只泊在海滩上的小船,谛听着晚潮跳舞的乐声。”
[23:28] * 奥兰多 望着人潮惊叫着、推挤着向自己奔涌而来
[23:29] * 奥兰多 却毫无感触般,仿佛只是旁观这场演出的局外人
[23:30] * 奥兰多 拉住尼诺的手,与队友并肩前行。而人潮也在奔流之中,被一一推散而过
[23:30] <尼諾> "雁鳥...正因為是一起飛翔,才能翱翔千里"注視著兩人,突然地,感覺遙遠。但手中的溫熱又是如此貼近
[23:30] * 尼諾 想起那段奇怪的記憶。
[23:30] <尼諾> "錯覺...吧"
[23:30] <无灵魂NC> 随着你们挣扎前进,人群的情绪也沸腾到了顶极点。
[23:31] <无灵魂NC> 山呼海啸般的喊叫声甚至盖过了钟声。
[23:31] <无灵魂NC> 那已经难以分辨各人的感情色彩差异,而是浑然一体的、异质性的疯狂。
[23:31] <无灵魂NC> [啊、这就是所谓的“结束”了吧——]
[23:31] <无灵魂NC> 这个轻微的念头刚冒出来,你们就仿佛听到“咯啦”一声。
[23:31] <无灵魂NC> 好像是钟楼机关的某根弦绷断了,
[23:31] <无灵魂NC> 又或者是哪里发出的某种信号。
[23:31] <无灵魂NC> 哗啦啦地、
[23:32] <无灵魂NC> 还戴着面具的人们,面具齐声碎裂了,露出了底下的真容。
[23:32] <无灵魂NC> 这个小镇最后隐藏着的东西,就这样袒露在你们眼前:
[23:32] <无灵魂NC> 他们大多面孔陌生,亦是难以分清,但有的令你们有种朦胧的熟悉感,不知是不是现实中曾见过;
[23:32] <无灵魂NC> 更有的酷似奥兰多和尼诺——指的是真实世界的样子(穿着也是现实日常)——只是年纪跨度从青少年到中老都有。
[23:32] <无灵魂NC> 而令人头皮发麻的是,他们的面孔全都凝固成同一种表情:
[23:33] <无灵魂NC> 机械地调用面部肌肉、僵硬做出开怀的样子、因而也虚假到极点的咧嘴大笑。
[23:33] <无灵魂NC> (全体狂气判定,有-1。)
[23:33]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万众一体(: 1d10-1=(3)-1=2
[23:33]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我刚刚看了掉SAN的东西所以我不怕了的狂气判定: 1d10-1=(4)-1=3
[23:34]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來!!: 1d10-1=(7)-1=6
[23:34] <无灵魂NC> 而就在这逐渐加温的疯狂中,一直以来萦绕着你们的既视感加重了。
[23:34] <无灵魂NC> 就像在哪里见过——不,是曾经身处在这一幕一样。
[23:36] <奥兰多> 对尼诺+1
[23:37] <安徒生> 对奥兰多狂气+1
[23:37] <安徒生> “...这是,什么啊!”
[23:38] * 安徒生 好像明显被吓到了的样子
[23:37] <奥兰多> “就是这样吗……这就是你们的真面目吗!”
[23:38] <奥兰多> 仿佛在进入城镇以来压抑已久的异质感瞬间爆发一般
[23:39] <无灵魂NC> 不知为何,从风中飘来的音乐却清晰起来,似是欢快的舞曲。
[23:40] <无灵魂NC> “留下吧……留下啊……这不是所有人都渴求的美好日常吗………”
[23:40] <无灵魂NC> “所以那就装作没有问题,就一起欢笑下去啊。这样祭典就永远不会结束”
[23:40] * 奥兰多 面对令人熟悉的一张张脸,以颤抖的手掩面,歇斯底里的大笑起来
[23:41] <无灵魂NC> 皮笑肉不笑着的人们,僵硬地手舞足蹈起来。在另一半人群的嚎叫衬托之下,简直就是群魔乱舞。
[23:41] <奥兰多> 然而……笑声转瞬间停歇,狂热而充满杀意的黑色双眸注视着
[23:41] <尼諾> "沒事的...沒事的"拍著兩人的身體
[23:41] <尼諾> "沒事的,不管這是第幾次..."
[23:41] <尼諾> "我們已經,很多次跨過他們了。"
[23:41] <奥兰多> “无碍的,吾友。”
[23:41] <奥兰多> “看来……是给第二章落幕的时候了。”
[23:42] <安徒生> “才不要一无所知的就这么假装自己什么责任都没有啊!”
[23:42] <无灵魂NC> 阵势铺开。战斗已不可避。
[23:42] <无灵魂NC> 要脱出的话,只有强行冲出去一途。
[23:42] <无灵魂NC> 夜空也是讽刺一般的晴朗。月光下,大钟正清楚地指向12点整——


[23:42] <无灵魂NC> -------突入战斗部分(的开头)--------
[23:42] <无灵魂NC> BGM: Parousia -LAST JUDGMENT- http://vdisk.weibo.com/s/BDHw_FWazE87W
[23:43] <无灵魂NC> 胜利条件:全体PC从奈落逃走(每个PC都到达奈落,且逃跑判定成功)
[23:43] <无灵魂NC> 逃跑判定的说明:简化为3AP的[行动]宣言,直接丢d10判定,[没有移动部件也可以]。有裁判时点,可支援/妨碍(注:移动妨碍无效)
[23:43] <无灵魂NC>
[23:43] <无灵魂NC>
Karma (每满足一个karma,宠爱点就加2,因此两个都满足的话就是加4)
[23:43] <无灵魂NC> · 迅若疾风:第2轮结束前达到胜利条件
[23:43] <无灵魂NC> · 共同进退:全部PC在同个count逃跑成功
[23:43] <无灵魂NC>
[23:43] <无灵魂NC>
舞台效果-机关:
[23:43] <无灵魂NC> [奈落】有个【吊桥开关】,PC需要冲进岗亭扳动操纵杆,逃脱的出口才会开启。
[23:43] <无灵魂NC> 此动作需要时机为[行动]的特殊宣言,消耗2AP。PC不用使用任何部件(当然完全解体的话还是不能行动的),但要做个行动判定(可支援/妨碍),该判定成功就视为开关顺利打开。
[23:43] * 无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R1|Ct11|奥10 尼11 安9|钟9 摊8 人(炼10)8 人(地10)8  民(花5)8  民(炼5)8  民(地10)8  民(奈10)8'
[23:51] <无灵魂NC> ------------SAVE-----------
« 上次编辑: 2016-02-29, 周一 22:56:19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8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Re: TEMP
« 回帖 #1 于: 2015-10-25, 周日 23:45:23 »
钟楼(horror) 最大行動值:9  部件数:13
古老的钟楼,比外观看起来更坚实。钟声是小镇居民集合的信号,同时也让人不安……
【鸣钟机关】行动/3/0/精神攻击1+全体攻击
【???】????
【地基】自动/无/自身/可以無視摔倒、移動效果。
【???】????
【稳固的结构 】自动/无/自身/常驻切断无效。
【防爆涂层 】自动/无/自身/可以無視自身受到的「爆發」效果。不過自身攻擊如果出現大失敗,轉嫁的傷害要變成2倍。
【时针】自動/無/自身/最大行動值+2
【分针】自動/無/自身/最大行動值+1
【???】????
【???】????
【砖石】自动/无/无/无
【砖石】自动/无/无/无
【砖石】自动/无/无/无


小摊(horror)   最大行動值:8  部件:10
混乱中被横拖进道路的路边摊,碍事的同时也能当作掩体。
【???】????
【???】????
【???】????
【轮子】行动/3/自身/移动1
【灯】自動/無/自身/最大行動值+2
【???】????
【桌台】伤害/1/自身/防御2
【???】????
【防水布】自动/无/无/无
【彩带装饰 】自动/无/无/无


人群(僵尸)(Legion) 最大行動值:8
失去控制、拥挤推搡的镇民,混乱中阻碍着你们的去路。
【乱撞乱打】行動/2/0/肉體攻擊1+連擊[同區域當中的人群數量÷10(無條件捨去)]
【人潮涌动】行動/3/自身/移動1
【推搡踩踏】即时 /0/0/移動妨礙1


民众(夢魘)(Legion)   最大行動值:8
空洞地笑着、说着不知什么道理的镇民,混乱中阻碍着你们的去路。
【瘋言瘋語】行動/3/0/精神攻擊1+連擊[同區域當中的民众數量÷10(無條件捨去)]
【人潮涌动 】行動/3/自身/移動1
【推搡踩踏 】即时 /0/0/移動妨礙1
« 上次编辑: 2015-10-27, 周二 23:57:55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