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10:公平交易  (阅读 2304 次)

副标题: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88
  • 苹果币: 2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10:公平交易
« 于: 2013-11-23, 周六 12:04:18 »
=====================================书接上回==================================
劇透 -   :
Shadow (GM) 茉实行动
茉實: 「啾」
茉實 一边上膛一邊啾了霍克一下
茉實: 「等等,你對我做了什麼好事!?
O///口///O!」

茉實 end

霍克·西里西亚: “……我会忘记刚刚发生的事情的,你也这么做吧……”
瑟麗娜: “专心战斗,打情骂俏的事情之后再说好吗”
茉實: 「才不是!Q口Q」

霍克·西里西亚 脸红
Shadow (GM): 于是大号的鸦人趴在地上继续撕业平
rolling d20+5
(9)+5= 14
rolling d20+5
(17)+5= 22
rolling d4+6
(2)+6= 8
虽然对方趴在地上,武士的腿上还是吃了鸦人一记
浮在远处的红鬼脸无计可施,只好对着圣武士打了一串魔法飞弹
Shadow (GM): rolling 2d4+2
(3+3)+2= 8

Shadow (GM) 业平行动
業平: (我現在拿著什麼?薙刀?
Shadow (GM): (+1武士刀
業平: (OK
Shadow (GM): (薙刀和你的枪扔做一堆
業平: 「喝啊!」


業平 大喝一聲,高舉私語丸直取鴉人腰眼
業平: rolling 1d20+7
(10)+7= 17

Shadow (GM): (可耻的hit
業平: rolling 1d8+7
(8)+7= 15
Shadow (GM): 业平一刀把鸦人砍作两截
然后你们五个人齐刷刷的盯著了倒霉的鬼脸
Shadow (GM) 霍克行动

瑟麗娜: “乖乖投降我們可以饒了你哦~”
瑟麗娜: “反正你也沒臉見你老大了,不是嗎?”
Shadow (GM): 这家伙大约是想破罐破摔了,对着你们挤了个“笨蛋!”的表情
霍克·西里西亚 走到鬼面旁边抬手就是个彩喷
業平: 「不過記得告訴我們廚房在哪裡,不然…(咕嚕~)」
霍克·西里西亚: “先搞定再说啦!我喷!”
Shadow (GM): (DC?
霍克·西里西亚: (高达15
Shadow (GM): rolling d20+6
(2)+6= 8
于是表情还没挤完的鬼脸被喷了个满脸花
晃晃悠悠地掉了下来

霍克·西里西亚: “看,现在就可以,唔。”
“你们懂的。”


Shadow (GM) 梅纳斯行动
Minas: 右上3格,砍。
rolling 1d20+5 Melee
(3)+5= 8
Shadow (GM): (hit
Minas: rolling 1d8+3 dmg
(5)+3= 8
Shadow (GM): 梅纳斯一剑就把这个倒霉孩子钉在了地上
Shadow (GM) 瑟丽娜行动

rolling 1d8+1 總之治療吃貨武士
(6)+1= 7
瑟麗娜 然後上10尺右10尺,end


Shadow (GM) 茉实行动
茉實: 「我要把你對我的……統統給…」
rolling 1d20+5 瞄準
(15)+5= 20
rolling 1d8+4
(2)+4= 6


霍克·西里西亚 扭过了视线

茉實 end
06:56:05<GM-Shadow> ====================================战斗结束========================================
06:56:32<GM-Shadow> 茉實: 随着茉实的最后一声枪响,你们的老对手发出了噼裂一声
06:57:01<業平> 「唔嘎嘎嘎嘎!!!!!」
06:57:13<瑟麗娜> “啊……想不到這傢伙還有點骨氣”
06:57:25* <業平> 用力踩爆剩下來的面具
06:57:25<GM-Shadow>  鲜艳的红色渐渐消失,只剩下一个被刀砍剑戳还开了个大洞的木头面具掉在地上
06:57:58<霍克> “这下某人岂不是问不出厨房在哪了……”
06:58:06* 瑟麗娜 檢查這個奇怪的面具……
06:58:23<GM-Shadow>  然后这具毫无生气的木头片就被武士踩做了两半
06:58:32<瑟麗娜> “這就是東方的活化物體嗎?”
06:58:48<業平> 「喂,妳看那鴉人像能吃的東西嗎?」
06:58:49<GM-Shadow> 唔...看起来是一个雕刻精细的木头面具
06:59:03<業平> 「…我哪管那麼多」
06:59:14<霍克> “活化吗,总感觉有点不同呢……”
06:59:25<GM-Shadow> 除了现在硬邦邦而且两半了以外,倒是和刚才那个鬼畜的家伙长得一模一样
07:00:24* 瑟麗娜 於是丟下這個看起來已經沒什麽用的面具
07:00:41* 瑟麗娜 打量下四周的環境……
07:00:52<GM-Shadow> 你们环顾了一下城堡大厅,发现在尽头有两座门洞
07:01:10<GM-Shadow> 都没有上门板,或者天知道门板哪去了...
07:01:18<霍克> “那位一副老大样的家伙呢?”
07:01:30<Minas> 『嗯。』
07:01:43<Mami> 「我看看。」
07:01:43<瑟麗娜> “大概早就跑遠了吧……”
07:01:44<Minas> 『這個面具還是留下來找個賢者檢定一下。』
07:01:53* Minas 撿起面具來。
07:02:01* Mami 看看兩條路哪裡不一樣
07:02:06* Minas 拍拍上面的火藥放在包里。
07:02:20<Oicebot>  Mami进行生存检定: 1d20+7=17+7=24
07:02:23* 霍克 凑过去打量面具
07:02:24* 瑟麗娜 用發光術的釘頭錘照照兩個門洞後面看
07:02:47<Mami> (找新的足跡之類的東西
07:02:55<Minas> 『如果那個頭目是靠著法術離開的,走哪裏都差不多。』
07:03:00<GM-Shadow> 你们右手边的门直接通到城堡外面,似乎是个死水潭
07:03:33<瑟麗娜> “看起來只有一邊可走了呢”
07:03:38<Minas> 『嗯,這裡好像沒有路。』
07:03:47<Minas> 『那麽我們走另一邊好了。』
07:03:53<GM-Shadow> 尽头的那座门后则是一条走廊,联通着一条又黑又窄的旋梯塔
07:04:08* Minas 於是退開左手邊的門,看看後面的情況。
07:04:16<Minas> 『看起來是個塔樓呢。』
07:04:28* 瑟麗娜 看看這個燒焦的城堡還剩下什麽可以拿去賣錢的紀念品不……
07:04:45<Minas> 『就好像故事里那樣,邪惡之士總是住在最高的塔樓里。』
07:04:46<GM-Shadow> (察觉?
07:04:51<Minas> 『我們上去看看吧。』
07:05:00<霍克> “同去,同去。”
07:05:42<瑟麗娜> “我怎麽覺得一般這種廢墟……都是住在最深的地下室里呢……”
07:05:57<瑟麗娜> “不過反正也沒其他路了”
07:06:05<霍克> “如果找得到往地下的路的话那是这样说啦……”
07:06:11<Oicebot>  瑟麗娜进行祼骰察覺检定: 1d20+4=17+4=21
07:06:53* Minas 於是帶頭開始向塔樓的高處爬去。
07:07:06* 霍克 跟!
07:09:26<GM-Shadow> 你们点亮了光亮术向上一层
07:10:01<GM-Shadow> 在狭窄的楼梯上磕磕绊绊了半天,终于梅纳斯摸到一扇木门,然后推开了
07:10:15<GM-Shadow> 你们到达了应该是城堡的第二层
07:10:39* 霍克 探头张望
07:10:54<GM-Shadow> 和之前的大厅不一样,这一层似乎变小了不少,应该是挤进了很多住人房间的缘故
07:11:09<Minas> 『看起來好像個宿舍區。』
07:11:13* 瑟麗娜 看看這一層燒毀的情況
07:11:23<GM-Shadow> 在你们面前是两间烧的焦黑的房间,空无一物
07:11:31* 霍克 看看有没有最近有人走过的痕迹
07:11:32<Minas> 『和我在科瓦薩時候住過的地方有點像。』
07:11:39<瑟麗娜> “不知道還有多少鳥人剩下……”
07:11:56<Mami> 「至少還有一半吧」
07:11:57<Minas> 『這應該是過去的士兵住宿的地方。』
07:12:06<瑟麗娜> “你家已經窮困地要住廢屋了嗎……?”
07:12:14<Minas> 『和天狗的數量應該沒有關係。』
07:12:15* Mami 留意著四處動靜
07:12:38<GM-Shadow> 在你们面前是一扇至少略微结实的木门
07:13:00<GM-Shadow> 而且相对要宽一些,应该是连到二层主厅的
07:13:27* 瑟麗娜 做手勢讓狐貍聽聽看後面有沒有動靜
07:14:06* 霍克 退后几步,上侦测魔法
07:15:01<GM-Shadow> 霍克隔着门对里面扫了半天,然后确定隔壁应该是有些奇怪的东西
07:15:24<GM-Shadow> (要辨认灵光来个SC
07:15:53<Oicebot>  霍克进行检定: 1d20+9=4+9=13
07:16:04<Oicebot>  瑟麗娜进行SC检定: 1d20+7=20+7=27
07:16:36<GM-Shadow> 霍克只觉得那气味不是很好,但是瑟丽娜则对这灵光十分熟悉
07:16:47<GM-Shadow> (中等强度死灵系
07:17:23* 瑟麗娜 小聲,“後面有死靈系的靈光,而且還不弱……”
07:17:38<瑟麗娜> “說不定有不死的冤魂在裏面徘徊……”
07:17:53<霍克> (我记得过三轮可以确定数量来着?
07:18:27<GM-Shadow> (不能确定数量,你只能感觉到后面有个源头
07:18:43<霍克> (唔
07:18:56<Minas> 『嗯……』
07:19:03<霍克> “破门吗?”
07:19:07<Minas> 『這裡有不少冤魂是和這件事無關的。』
07:19:12<Minas> 『我們先不打擾他們。』
07:19:31<Minas> 『早點找到詛咒的解決方法爲優先。』
07:19:42* 瑟麗娜 那麽看看還有其他的路嗎?
07:19:45<Minas> 『避免損失戰力。』
07:20:38<GM-Shadow> 唔...至少2层就只有这条路可走
07:20:58<霍克> “……进去聊聊?”
07:21:06<Mami> 「可是不得不走呢…」
07:22:16<Mami> 「先進去吧?」
07:22:26* Mami 握著門把深呼吸
07:22:43<瑟麗娜> “槍手你不要老跑那麽前面啦”
07:23:11<瑟麗娜> “上次就因為這個差點死掉”
07:23:20* 霍克 把吃货武士往前推
07:24:01<Mami> 「唔,對不起」
07:24:09* Mami 目前的昵称是 業平
07:24:30* 業平 薙刀抵著門
07:24:38<業平> 「我開囉!」
07:24:47* 霍克 躲最后
07:24:56<瑟麗娜> “輕聲點,說不定我們能溜過去……”
07:25:11<GM-Shadow> 于是武士用薙刀小心地挑开了门闩
07:25:22* 業平 輕輕推開一個縫
07:25:40<GM-Shadow> 一股焦炭和腐败物的糟糕气味先涌了出来
07:26:11* 業平 唉,至少可以肯定廚房不再這了
07:26:23* 瑟麗娜 摀住鼻子……
07:26:27<GM-Shadow> 在阴暗的光照下,你们看到这个房间也被烧的很成问题
07:27:05* 瑟麗娜 看看死靈魔法的來源
07:27:12<GM-Shadow> 唯一可以分辨出还保留着的东西就是一张厚实的长桌和击把东倒西歪的椅子
07:27:14* 業平 盡可能輕手輕腳,然後邊推邊看清處理面
07:27:44<瑟麗娜> “看不見實體的么……”
07:27:46<霍克> “似乎是饭厅……”
07:27:55<GM-Shadow> 嗯...瑟丽娜没花什么功夫就找到了辐射死灵能量的源头
07:28:07<業平> 「我絕對不要再這吃飯…」
07:28:16* 業平 目前的昵称是 茉實
07:28:19<GM-Shadow> 那是一个墨黑的小玻璃球,放在烧坏的桌面上
07:28:24<茉實> 「噓!」
07:28:32<GM-Shadow> 而在长桌的另一端
07:28:38<霍克> “?”
07:28:44* 瑟麗娜 戳戳聖武士,“我們要不要查看一下?”
07:29:00<GM-Shadow> 一个人瘫在最高的那把,也是唯一还保存完好的椅子上
07:29:13<GM-Shadow> 哦,应该是一具尸体
07:29:14<瑟麗娜> “看起來不像是冤魂,倒像是遺留下來的魔法物品”
07:29:38* 瑟麗娜 看看屍體上還保留什麽衣物或者飾物嗎?
07:29:57<GM-Shadow> 梅纳斯和瑟丽娜可以自然而然的感觉到这个小球一直在放射一定强度的死灵能量
07:30:28<GM-Shadow> 而那具死尸已经腐朽干燥的不成样子了
07:30:40<茉實> 「好邪門的感覺…」
07:30:52* 茉實 用槍瞄準水晶球
07:30:53* 瑟麗娜 看向法師,“有辦法鑒定出這個球有什麽功能嗎?”
07:31:02<GM-Shadow> 但是,你们仍然可以看出,它生前应该穿着一件华丽的铠甲
07:31:18* 霍克 看看那球
07:31:25<GM-Shadow> 腰上还挂着长剑,虽然现在蒙着厚厚的灰尘
07:31:33<霍克> (要SC还是要吃我一个法术!
07:32:12<瑟麗娜> “哦,這個人的穿著不像是那些鳥人或者東方武士”
07:32:27<GM-Shadow> 而死因也十分明了——一把样式你们十分熟悉的短剑贯穿了他的胸口,把他钉在椅背上
07:32:41<瑟麗娜> “看鎧甲的華麗程度,又應該不是普通衛兵”
07:32:56<瑟麗娜> (我們哪種熟悉的樣式?
07:33:20<GM-Shadow> (胁差
07:34:00<瑟麗娜> “所以應該是隱姓埋名隱居在這裏的城主了……他家姓氏是啥來的?”
07:34:09<茉實> 「雨辰」
07:34:13<霍克> “雨辰。”
07:34:41<瑟麗娜> “那麽這個球……難道是他臨死前,把刺客的靈魂吸收在裏面了?”
07:35:08<霍克> “……似乎非常可怕的样子……”
07:35:10<茉實> 「我怎麼覺得不是啊……」
07:35:26<Minas> 『嗯……』
07:35:51* Minas 從旁邊找到塊布。
07:36:04* Minas 先把玻璃球蓋起來。
07:36:14* 霍克 尝试着对那个球使用一个刚刚不知道为什么学会了的鉴定术
07:36:22<Oicebot>  霍克进行SC检定: 1d20+9=15+9=24
07:36:39<茉實> 「大叔,要不要把雨辰大人移開?」
07:36:47<Minas> 『嗯。』
07:36:54<GM-Shadow> 在梅纳斯把小球刚刚盖起来的时候,霍克也得出了线索
07:36:58* 茉實 目前的昵称是 業平
07:36:59<瑟麗娜> “總之這些刺客殺死了領主,但沒有拿這個球,一定有什麽原因”
07:37:01<Minas> 『我們先把他放在旁邊,等等安葬吧。』
07:37:17<業平> 「我來幫忙吧,你抓肩膀我抬腳」
07:37:18<Minas> 『或許他用這個寶珠召喚了什麽邪惡的東西出來。』
07:37:22<GM-Shadow> 这似乎是一个储存了高度负能量的装置...
07:37:27<瑟麗娜> “小心一點……說不定沒死透呢……這種地方”
07:37:40<Minas> 『比如在他絕望的時候使用了什麽禁忌的法寶之類之類的。』
07:37:53<GM-Shadow> 而在梅纳斯这边,你感觉这个小球刚刚碰到你的手
07:37:58<瑟麗娜> “這個不會就是他們的傳家寶吧”
07:38:17<霍克> “……似乎就是一个储存了负能量的……电池?”
07:38:20<業平> 「那就交給你們兩個啦,打完趕快吃便當吧」
07:38:21<GM-Shadow> 好像是薄的不能再薄的冰片组成的一样
07:38:30<GM-Shadow> 无声无息的碎掉了
07:38:30* 業平 目前的昵称是 茉實
07:38:39<霍克> “大叔你……”
07:38:44<瑟麗娜> “記得那封家信里説,什麽璽什麽印的,到底應該長啥樣子?”
07:38:45<Oicebot>  GM-Shadow进行检定: 2d6=5+1=6
07:39:01<GM-Shadow> 在小球爆开的一刹那
07:39:15<瑟麗娜> “……都跟你説輕一點拿了”
07:39:24<GM-Shadow> 一阵寒气以它为中心,席卷了整个房间
07:39:28<茉實> 「就說別講什麼便當啦!!!!!」
07:39:29* 霍克 哆嗦
07:39:44<GM-Shadow> 虽然圣武士首当其冲,不过似乎受伤也不是太重
07:39:59<霍克> “这……这是炸弹吗……”
07:40:01<Minas> 『破……破掉了……』
07:40:16<瑟麗娜> “上次把捲軸盒扭斷的也是你!”
07:40:16<GM-Shadow> 但是麻烦的是...在长桌另一边的那具尸体也被能量卷过...
07:40:26* 茉實 覺得毛毛的,看向雨辰大人…
07:40:41<霍克> “我猜……他会动?”
07:40:48<GM-Shadow> 他嘎吱嘎吱的坐起身来
07:40:55<瑟麗娜> “都說過可能沒死透啦”
07:41:06<GM-Shadow> 一把拽下了胸前插着的刀
07:41:16<茉實> 「嗯…參見雨辰大人?」
07:41:19<霍克> “这明明是死太透了吧!”
07:41:23<GM-Shadow> 火红的眼睛盯着你们
07:41:37<GM-Shadow> (别看了,先攻吧
07:41:58<Oicebot>  霍克进行init检定: 1d20+5=7+5=12
07:42:04<Oicebot>  茉實进行先攻检定: 1d20+5=15+5=20
07:42:06<Oicebot>  瑟麗娜进行init检定: 1d20=12=12
07:42:51<Oicebot>  GM-Shadow进行检定: 1d20+5=6+5=11
07:43:36<GM-Shadow> 从椅子上站起身的尸体愤怒的抽出蒙尘的长剑,指向圣武士
07:44:13<霍克> “我想他是抱怨你打扰了他的安眠……”
07:44:43<瑟麗娜> "喂,那個什麽大人,您的後人正遭受奇怪的詛咒,我們能不能不要計較這裏的小過節?"
07:45:15<GM-Shadow> 它当然没有搭理你们
07:45:18<霍克> “我们是来帮你报仇的啦!”
07:45:27* 瑟麗娜 雖然總覺得和死人對話怪怪的,但總之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07:45:48<Oicebot>  Minas进行int检定: 1d20+2=18+2=20
07:46:14<茉實> 「雨辰大人大概聽不到我們說話了」
07:46:41* 茉實 無奈地端起滑膛槍
08:17:18<GM-Shadow> ============================================战斗结束=======================================
08:17:19* 瑟麗娜 再踹兩腳確定這傢伙不動了
08:17:22<茉實> 「唔哇,吃貨哥剛才是怎麼回事?」
08:17:27<霍克> “脑袋……呕……”
08:17:32* 霍克 有点不舒服
08:17:38<GM-Shadow> 于是梅纳斯的盾牌结结实实的拍扁了尸妖的脑袋
08:17:50* 瑟麗娜 看看剛才的球還有渣剩下嗎?
08:17:59<GM-Shadow> 还好挺干燥的,比你们想象的情况略好
08:18:07<Minas> 『嗯……現在我們可以安葬他了。』
08:18:09<GM-Shadow> 球已经完全消散了
08:18:19<GM-Shadow> 看起来应该是个陷阱什么的
08:18:19<霍克> “瑟丽娜……你有没有觉得这房间本身就有点不太舒服?”
08:18:32<茉實> 「嗯,所以他到底是誰啊?」
08:18:48* 瑟麗娜 听霍克這樣説,於是再dm看看
08:18:51* 茉實 順便拿起那把脅差來看看
08:19:22<瑟麗娜> “我們把他的鎧甲拿回去吧,說不定古董鑒定家能有什麽結論”
08:19:24<GM-Shadow> 虽然尸妖的铠甲和插在上面的短剑已经弱不禁风
08:19:33<霍克> “像是……让这位先生很爽的程度的那种意味?”
08:19:42<GM-Shadow> 不过它用的长剑依然锋利
08:19:55<GM-Shadow> 应该还可以使用的样子
08:20:17<瑟麗娜> (順便看看鎧甲和劍是不是魔法的……
08:20:19<茉實> 「等回程再來拿好了」
08:20:33<GM-Shadow> 茉实抖了抖被敲扁的头盔
08:20:50<霍克> “这把剑倒是可以拿上的感觉。”
08:21:34<瑟麗娜> “看起來的確還能用,不過會不會上面有詛咒啊”
08:21:41<GM-Shadow> 发现内侧刻着一行小字“安德里尔·卡努特——忠诚服务的奖励”
08:21:57<霍克> “唔……?上面似乎有字。”
08:22:15<瑟麗娜> “唔唔……這是…………”
08:22:27<茉實> 「是主君的賞賜囉?」
08:22:44<瑟麗娜> “這個名字你們有什麽印象嗎?”
08:22:52<GM-Shadow> 虽然被刚才梅纳斯的一下完全毁容,不过看起来这头盔和瓦里西亚城市卫兵的造型有两份相似
08:23:03<GM-Shadow> 虽然被打造的更华丽就是了
08:23:18<霍克> (刚刚已经对剑用过dm了吗
08:23:28<GM-Shadow> (有魔法灵光,护甲无
08:23:34<Oicebot>  茉實进行有聽過這個人嗎?检定: 1d20+8=16+8=24
08:23:40<GM-Shadow> (护甲已经损坏了,别想
08:24:00<茉實> 「嗯…大叔,我們明海有個傳統」
08:24:05<GM-Shadow> 茉实没猜出这家伙生前到底是谁
08:24:07<霍克> (唔……我法术位快干了……
08:24:25<GM-Shadow> 不过大概也是城堡的守卫队长一流的人物吧
08:24:26<瑟麗娜> (據說升級回複補血補籃
08:24:58<茉實> 「如果你殺了一個遺願未了的武者,你有義務要用他的劍替他報仇喔。」
08:25:17* 霍克 对长剑上一个鉴定术
08:25:53<瑟麗娜> “那要是殺了兩個這樣的武者呢?要用誰的武器好?”
08:26:14<霍克> “看你先给谁报仇?”
08:26:34<茉實> 「我不知道,是說書人講的。」
08:26:36<霍克> “唔……似乎没有什么诅咒,当然也不是非常特别……”
08:26:43<霍克> “是一把好剑这个是没错的。”
08:26:46* 茉實 聳聳肩
08:26:55<瑟麗娜> “既然沒有詛咒就帶上吧”
08:27:14<GM-Shadow> 于是梅纳斯换上了新的武器
08:27:47<GM-Shadow>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否乐意,不过用来诛杀恶鬼大概也算某种报仇吧
08:27:48<茉實> 「喲西!現在我們該走哪條路?」
08:28:19* 瑟麗娜 看看這個大廳還有什麽出口?
08:28:25<霍克> “我猜……左边?”
08:28:28* 茉實 給兩把槍清理上膛
08:28:47<GM-Shadow> 这件小厅的两侧各有一处走廊
08:29:19* 茉實 走到南邊的走廊口聽聽
08:30:04<GM-Shadow> 你们一起悄悄溜到南边的木门门口
08:30:26<GM-Shadow> 意外的发现这间门虽然也很是粗糙,但竟然是新的
08:30:41* 霍克 手势示意:“可疑过头了啦!”
08:30:56* 瑟麗娜 看看門框周圍有沒有燒過的痕跡
08:31:29* 茉實 指指走廊:「那就是這了啦。」
08:31:48<GM-Shadow> 虽然这座门应该也没逃出火劫过,不过门板确实是换过
08:31:53<GM-Shadow> 茉实把狐狸耳朵尖在门板上
08:32:08<GM-Shadow> 还真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
08:33:27<茉實> (聽得到內容嗎?
08:33:31<GM-Shadow> 等你花了一小会辨析这奇奇怪怪的语气
08:34:07<GM-Shadow> 还是可以隐隐听到里面的交谈
08:34:35<GM-Shadow> 不过很奇怪的是,似乎只有一个人扯着公鸭嗓在里面大喊大叫
08:35:12* 瑟麗娜 在狐貍背上寫字,“聽聽有沒有剛才鬼臉老大的聲音”
08:35:21* 茉實 變回人形用唇語:「好像是個鴉人在教訓誰,我們突擊?」
08:35:38<GM-Shadow> “你设的陷阱没有用!把那具尸体白白浪费啦!”
08:35:39* 霍克 手势:“多少人?”
08:35:44<GM-Shadow> “.......”
08:36:02* 瑟麗娜 小聲,“先聽聽情況……”
08:36:26* 茉實 聳肩:「有一個老大,剛才的陷阱是他們設的」
08:36:27* 瑟麗娜 辨識一下這個大聲的是鬼臉的老大嗎?
08:36:31<GM-Shadow> “对,对,如果不是你的倒霉计划,现在我已经把那几个家伙统统搞定了!”
08:36:39<GM-Shadow> “......”
08:36:44<GM-Shadow> (察觉
08:36:51<茉實> (取10=16
08:36:59<Oicebot>  瑟麗娜进行检定: 1d20+4=4+4=8
08:37:02<GM-Shadow> “什么?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08:37:03<Oicebot>  霍克进行看我的20检定: 1d20+1=12+1=13
08:37:12<GM-Shadow> “.......”
08:37:47<GM-Shadow> 你们可以肯定,那个气的发疯的声音应该就是你们之前看到的背翅膀的家伙
08:38:25* 茉實 手勢:「進去?離開?」
08:38:37<GM-Shadow> 总之就是,他一个人在里面唱独角戏的样子
08:39:44* 霍克 手势:我们,突袭?
08:39:47<GM-Shadow> “...反正这些家伙给你对付了,但愿你倒霉的风什么鬼王保佑你!”
08:40:03<GM-Shadow> “外面的家伙,你们在偷听吧!”
08:40:23<霍克> “……”
08:40:28<瑟麗娜> (w)“為什麼他那麽大聲音說話,還能聽見我們呢……”
08:40:45<GM-Shadow> 和之前你们在城堡正门的情况一样,门哗啦的一下被拽开了
08:40:46<瑟麗娜> “這不科學?”
08:40:57<霍克> “大概是那种吧,有那个什么stand能力的,可以逆向感知之类的……”
08:41:25<GM-Shadow> 然后你们就看到,房间里是两只鸟人
08:41:33<瑟麗娜> “我們沒有在『偷』听啦,分明是你講的太大聲了?”
08:42:03* 瑟麗娜 看起來只得再戰一場了……
08:42:07<茉實> 「哼哼,不管怎麼樣,報仇的時候到了!」
08:42:14<GM-Shadow> 一只活脱脱就是之前你们看到的那个老大的样子,不过这次他已经长出了一身黑羽毛
08:42:18<霍克> “啊,事到如今什么都不想说了……”
08:42:28<GM-Shadow> 和乌鸦一样尖尖的喙
08:42:45* 瑟麗娜 看不出鳥人和鳥人有什麽差別啦
08:43:04<GM-Shadow> 另一个家伙则安静的打量着你们,裹在一件暗红色的斗篷里
08:43:14<GM-Shadow> 不过,它没有翅膀
08:43:24<霍克> “唔,不来介绍一下新来的家伙吗?”
08:43:53* 瑟麗娜 抽出武器,“和這些惡徒沒什麽好講的啦”
08:44:36<GM-Shadow> “哈哈,你们就陪它玩吧,大爷我不奉陪喽!”
08:45:19<GM-Shadow> 已经完全变成黑乌鸦样的老大扭着嘴笑着,他身边的空气又开始扭曲...
08:45:30<霍克> “又跑了!”
08:45:30<瑟麗娜> “喂,別每次都跑啊,膽小鬼”
08:46:09<GM-Shadow> 而红斗篷鸦人则摇摇头,从腰间拔出一把奇形怪状的长剑,拎起一副盾牌
08:46:44<GM-Shadow> (先攻?
08:46:50<Oicebot>  霍克进行init检定: 1d20+5=20+5=25
08:46:57<霍克> (望天
08:47:00<Oicebot>  瑟麗娜进行init检定: 1d20=1=1
08:47:05<Oicebot>  GM-Shadow进行检定: 1d20+2=15+2=17
08:47:09<瑟麗娜> (-o-
08:47:15<Oicebot>  茉實进行mami检定: 1d20+6=7+6=13
08:47:24<Oicebot>  茉實进行吃貨检定: 1d20+4=19+4=23
08:48:15<Oicebot>  Minas进行检定: 1d20+2=7+2=9
08:50:17*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业|鸦|茉|梅|瑟】'?
08:52:49* 霍克 对红袍子脚下又是一个油腻术(DC17
08:53:13<Oicebot>  GM-Shadow进行检定: 1d20+6=16+6=22
08:53:21<霍克> (丧心病狂!
08:53:38<GM-Shadow> 红袍鸦人沉默地避过了霍克的法术
08:53:47<GM-Shadow> (业平
08:53:58<霍克> “没关系,他脚下还是滑的!”
08:54:42* 茉實 業平舉起薙刀衝向鴉人
08:54:55<茉實> (油膩是10*10吧
08:55:10<霍克> (然
08:55:14<Oicebot>  茉實进行衝鋒检定: 1d20+8+2=12+8+2=22
08:55:25<GM-Shadow> (hit
08:55:39<Oicebot>  茉實进行揮砍检定: 1d8+6=8+6=14
08:56:28<GM-Shadow> 武士冲上去,一刀就劈中了鸦人持剑的胳膊
08:56:45<GM-Shadow> 不过它依然一声不响
08:57:15<茉實> 「喂,這傢伙是啞了嗎?」
08:57:25<霍克> “沉默是金吧……”
08:58:09<GM-Shadow> 鸦人用盾牌挡住自己,向左跳了一步
08:58:21<GM-Shadow> 然后打了个唿哨
08:59:09<GM-Shadow> 在你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哐的一声
08:59:33<GM-Shadow> 鸦人背后一面木栅栏突然被撞碎了
09:00:05<GM-Shadow> 一个巨大的灰影子尖啸一声,一头向武士撞去
09:00:20<霍克> “居然是埋伏吗!”
09:01:19<Oicebot>  GM-Shadow进行CMD 冲撞检定: 1d20+11=13+11=24
09:01:28<GM-Shadow> (武士CMD?
09:01:39<茉實> (19
09:02:02<瑟麗娜> “這是啥啊”
09:02:04<GM-Shadow> 那么武士猝不及防,被撞飞了出去
09:02:38<GM-Shadow> 这个时候你们才看到,这是一只足有一匹马大小的丑陋蝙蝠...
09:03:04<霍克> “最近的蝙蝠都……”
09:03:13<瑟麗娜> “這……這就是傳說中的超級凶暴蝙蝠嗎……”
09:03:26<茉實> 業平:「別說風涼話了快來幫我!」
09:03:51<GM-Shadow> 蝙蝠尖叫了一声,拍着翅膀悬吊在房顶
09:04:42<GM-Shadow> 而安然脱离武士威胁的鸦人则一边无声的念叨着什么,一边揉着自己的伤口
09:04:54<Oicebot>  GM-Shadow进行检定: 1d8+3=2+3=5
09:05:55<GM-Shadow> (茉实行动
09:06:58<Oicebot>  茉實进行狙擊打蝙蝠翅膀检定: 1d20+7-2=4+7-2=9
09:07:05<茉實> end
09:07:15<GM-Shadow> 茉实把蝙蝠翅膀打了个小眼
09:07:33<GM-Shadow> 不过考虑到它翅膀上这样的眼满地都是...
09:07:41<GM-Shadow> (梅纳斯
09:08:17* Minas 衝鋒烏鴉怪
09:08:30<Oicebot>  Minas进行Melee检定: 1d20+8=14+8=22
09:08:38<GM-Shadow> (hit
09:08:40<Oicebot>  Minas进行dmg检定: 1d8+3=7+3=10
09:08:43* Minas END
09:09:11<GM-Shadow> 看来和外面那个尸妖相比,这家伙确实不擅长近战...
09:09:21<GM-Shadow> 不过它依然是一言不发
09:09:40<霍克> “莫非真是哑巴?”
09:10:20<GM-Shadow> (瑟丽娜行动
09:11:00* 瑟麗娜 上前給武士拍個幸運之觸,end
09:11:16<瑟麗娜> (下輪某個d20骰可以骰兩次取較好的
09:13:39<GM-Shadow> 在你们小心地围攻这只鸦人和它超大的蝙蝠同伴的时候
09:13:55<GM-Shadow> 红袍鸦人做了个奇怪的动作
09:14:49<GM-Shadow> 它把自己的剑扎进地板,然后把还流着血的手向你们张开
09:15:04<霍克> “?”
09:15:28<瑟麗娜> “快點幹掉他啦”
09:15:42<GM-Shadow> 一开始你们以为它又要玩什么鬼,不过戒备了好一会,你们才认为,它这是“我们可以谈谈”的意思
09:16:06<霍克> “……他的意思是,他不想打?”
09:17:33<瑟麗娜> “你不會說話嗎?”
09:17:40<GM-Shadow> 鸦人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然后对着梅纳斯勾了勾黑色的爪子
09:17:45<GM-Shadow> 鸦人点点头
09:17:55<霍克> “……看来听得懂我们的话,会写字吗?”
09:18:36<GM-Shadow> 而它巨大的蝙蝠伙伴似乎知道自己主人的意思,安静地在天花板上盯着你们
09:18:40<Minas> 『唔……』
09:18:42* 茉實 撿起槍走近
09:19:30<GM-Shadow> 它又对着梅纳斯勾勾手指,然后示意你伸出手来
09:19:42* Minas 有點疑惑。
09:19:52<霍克> “小心点……”
09:19:54<茉實> 「大叔小心」
09:19:56* Minas 不過還是伸出手來。
09:19:57<瑟麗娜> (w)“小心點,說不定有什麽詭計”
09:20:22* 茉實 槍口在腰間對準
09:20:30<Minas> 『君子坦蕩蕩……就算有什麽詭計也害不到我……』
09:20:41<GM-Shadow> 于是梅纳斯伸出一只手
09:20:45<霍克> “我是怕你失手把他剁了……”
09:20:55<瑟麗娜> “這兩句話沒有因果關係吧喂”
09:21:14<GM-Shadow> 鸦人似乎满意的打量了一眼,然后突然伸出爪子,抓了梅纳斯的手背一下
09:21:33<茉實> 「喂!」
09:21:47<GM-Shadow> 它黑红色的血也同时滴在你的伤口上
09:21:58* 茉實 開槍
09:22:13<Minas> 『唔……』
09:22:28<霍克> “噢,不……”
09:22:32* Minas 示意不着急。
09:22:41<GM-Shadow> 还没待茉实扣动扳机,吊在天花板上的巨大蝙蝠就一跃而下
09:22:48<Minas> 『或許是什麽儀式……』
09:22:49<瑟麗娜> “萬一你變成吸血鬼什麽的怎麽辦……”
09:22:55<GM-Shadow> 把你的滑膛枪叼走了
09:23:02<Minas> 『那也是善良的吸血鬼……』
09:23:06<霍克> “吸血鬼圣武士吗,似乎很有趣。”
09:23:16<瑟麗娜> “是嗎……我很懷疑呢”
09:23:30<GM-Shadow> 过了片刻,鸦人开始用它黑色的小眼睛盯着梅纳斯
09:23:32<茉實> 「別鬧了,到底在搞什麼鬼?」
09:23:42<茉實> 「臭老鼠你下來」
09:23:54* 瑟麗娜 打開偵測魔法,看看聖武士有沒有散發出奇怪的光芒出來
09:24:12<GM-Shadow> 而一个平淡毫无起伏,但是颇有礼貌的声音在你心里响起
09:24:36<GM-Shadow> “终于有个通情达理的人可以说话,太好了。”
09:24:58* 霍克 注视着沉默的两人
09:25:10* 瑟麗娜 看到聖武士和鳥人大閃火花,不由得皺皺眉頭
09:25:21<Minas> 『你是誰。』
09:25:23<GM-Shadow> “把枪还给她,黑羽。”鸦人指了指茉实
09:25:36* Minas 幫助翻譯一下。
09:25:38<GM-Shadow> 于是大蝙蝠就把滑膛枪丢在地上
09:25:47<茉實> 「唔。」
09:25:47<瑟麗娜> “希望我們不會真的需要消滅一個吸血鬼聖武士……”
09:25:57* 茉實 撿起來
09:26:12<GM-Shadow> “抱歉,我只能用这种方法才能和其他人‘说话’。”
09:26:35<霍克> “大概不会……真要说的话,大概是一只鸟人圣武士?”
09:26:52<GM-Shadow> “我是奇诺,风之王的仆人,黑羽的祭司。”
09:27:36<茉實> 「好吧,我也要道歉,不過這位風之王是誰?」
09:27:39<瑟麗娜> (小聲)“鳥聖武士?……噗哧”
09:27:39<Minas> 『嗯……原來你就是那個奇諾大哥。』
09:27:45<GM-Shadow> “你是梅纳斯...先生?很非常荣幸。”
09:27:58<瑟麗娜> “讓他直接説重點……”
09:28:07<GM-Shadow> 虽然它一边这么说一边还在流血,不过神态倒也自然
09:28:10<Minas> 『雖然很抱歉這樣說,但是……我們時間緊迫。』
09:28:42<Minas> 『如果你們和我的同伴的詛咒有關,那麽請把詛咒解開。』
09:28:43<霍克> “刚刚那位鸟人老大也是像这样自言自语……还是说这其实不是自言自语?”
09:28:45<GM-Shadow> “我想想,你们大概是来对付Kikonu的?”
09:28:49<Minas> 『否則我們也沒什麽可以談的。』
09:28:52<GM-Shadow> “诅咒?”
09:29:15<Minas> 『Kikonu?』
09:29:33<瑟麗娜> “唧唧奴?”
09:29:41<茉實> 「kiko…nu?」
09:29:48<GM-Shadow> “就是刚才在那自高自大的那个家伙,它应该是叫这个名字,至少它自己这么说。”
09:30:04<霍克> “好有趣的名字。”
09:30:12<瑟麗娜> “哦?我以為你們是一夥的?”
09:30:29<GM-Shadow> 鸦人一边撕下一块斗篷扎紧自己的伤口,“嘴”上却没停下
09:31:43<GM-Shadow> “我除了风之王,不向任何人效忠。”
09:32:22<GM-Shadow> “不过我的部族..他们愿意跟随这个傻瓜,就因为它长着翅膀。”
09:32:37<GM-Shadow> 鸦人摇摇头,把长剑收回腰间
09:33:05<茉實> 「等等,kikonu這名字,他是外地人?」
09:33:18<瑟麗娜> “哦,那麽剛才那傻瓜說起的,你的計划是什麽?”
09:33:45<GM-Shadow> 鸦人眯着眼睛想了想
09:34:14<GM-Shadow> “没错,大概几年前它来这个地方,把我们从地底下带上来。”
09:34:32<霍克> “几年前吗……”
09:34:41<GM-Shadow> “先要我们到处挖洞找什么东西,找不到。”
09:35:04<GM-Shadow> “于是就让我们呆着这里,不要让其他人接近城堡。”
09:35:21<GM-Shadow> “刚才外面那个东西,就是我做的。”
09:35:34<Minas> 『嗯……』
09:35:50<茉實> 「看來我們的敵人一樣呢…不過用屍體做陷阱也太惡劣了」
09:35:52<Minas> 『那個讓死者活動的東西?』
09:36:02<霍克> “那位可怜的死者是谁?”
09:36:17<GM-Shadow> 虽然这些事情听起来并不那么舒服,但是这家伙在你头脑里的嗓音还是平铺直叙
09:37:00<GM-Shadow> “我也不知道。这是风之王赐予我的礼物,虽然这样做并不是我的专长...”
09:37:09<瑟麗娜> “那你想要跟我們談什麽?”
09:37:31<GM-Shadow> “那么我想先知道,你们刚才说的诅咒是什么?”
09:37:50* 瑟麗娜 想到能操縱死靈的應該是邪神的牧師,不由得警惕起來
09:37:51<GM-Shadow> “如果你们问我有什么权利问你们问题,”
09:38:47<GM-Shadow> “那么我就告诉你们,如果你们打算去找Kikonu的晦气,这个城堡里大概只有我一个活人知道它的位置。”
09:38:55<GM-Shadow> “以及怎么找到它。”
09:39:00<霍克> “就是说,这个是交易吧。”
09:39:16<瑟麗娜> “我們其實并不一定要找那個傻瓜的晦氣啦……”
09:39:18<GM-Shadow> 它盯着霍克“你也可以这样理解。”
09:39:30<Minas> 『嗯……』
09:39:35<茉實> 「呃,在這之前,我可以知道風之王是哪位嗎?」
09:39:49<霍克> “我记得我说过……”
09:39:58* 瑟麗娜 已經得知那傻瓜花了很多年尋找大概是那個傳家寶的東西,但還並未得手
09:40:02<Minas> 『雖然這樣說很抱歉,但我們不做這樣的交易。』
09:40:11<GM-Shadow> 鸦人盯了梅纳斯一眼
09:40:30<瑟麗娜> “我記得跟你們說過啦,是女神敵人的敵人,但不能這樣就算是朋友啊”
09:40:50<茉實> 「啊,帕祖祖是吧。」
09:40:52<霍克> “恶魔领主帕祖祖啦……”
09:40:52<GM-Shadow> “顺便一提,我和这家伙也算有些私仇...”
09:41:45<Minas> 『固然我們很擔心同伴的安危,但是人生在世就是有所為,而有所不為。』
09:41:59<瑟麗娜> “如果你能召集你的部下離開這裏,我們倒是不反對幫你報仇啦……”
09:42:05<GM-Shadow> 它摇摇头“那么,我可以带你们去找它,留着你们的问题吧。”
09:42:26<茉實> 「嘛,我是不熟啦,雖然感覺利害一致,不過大家這樣就這樣吧」
09:42:37* Minas 點點頭:『好吧。』
09:42:42<Minas> 『那麽請帶路吧。』
09:42:49<GM-Shadow> 虽然它的喙没法扭动,你们可以感觉鸦人还是苦笑了一下
09:43:08* 霍克 小声对同伴们说道:“要是他趁我们和那个Ki什么东西打得两败俱伤翻脸怎么办?”
09:43:10<GM-Shadow> “我的族人?算算你们干掉了多少个吧。”
09:43:24<霍克> “那是正当防卫啦……”
09:43:57<Minas> 『過去的事情就不提了。』
09:44:15<茉實> 「那又不是我們的問題。」
09:44:17<GM-Shadow> 看来奇诺是知道它对你们算是下风,于是便挥退了自己的巨大蝙蝠。”
09:44:21<Minas> 『但是如果你能早點讓我們解決了我們的問題的話,我們也不會再傷害一個人。』
09:44:37<Minas> 『我們祇想要儘早離開這裡。』
09:44:55<GM-Shadow> “算了,这些只知道跟着会飞的家伙的傻瓜,死了也罢。”
09:45:03<GM-Shadow> “跟我来。”
09:46:07<瑟麗娜> (w)“我們是不想跟他的族人浪費精力啦……這傢伙怎麽聽不懂……”
09:46:30<霍克> “……好可怕的态度!”
09:46:54<GM-Shadow> 它自顾自地走出了房间,回到了你们刚才和尸妖战斗的小厅里
09:47:03<GM-Shadow> “唔...让我想想。”
09:47:37<GM-Shadow> 它指了指你们之前没有探查的另一边走廊
09:48:25<瑟麗娜> “不過,就算你幫我們找到它,那傢伙會傳來傳去,我們怎麽對付?”
09:49:11<GM-Shadow> “我自有办法。”
09:49:24<霍克> “那就相信一下好了。”
09:50:16<GM-Shadow> 过了一小会,鸦人停在一间小门边“你们,谁能打开它。”
09:50:25<霍克> “这门有什么特别吗?”
09:50:28<茉實> 「?」
09:50:29* 霍克 侦测魔法
09:50:52<GM-Shadow> 鸦人没说话,只是把门摇了摇
09:51:02<GM-Shadow> 门板一动不动
09:51:22<瑟麗娜> “上吧武士,把它劈開”
09:51:23<GM-Shadow> “魔法,应该没有,不过很结实。”
09:51:57* 茉實 業平:「借我點空間」
09:52:16* 霍克 躲开
09:52:24<Oicebot>  茉實进行劈門检定: 1d20+8=5+8=13
09:52:36<瑟麗娜> “不過你確認沒有魔法的話……”
09:53:00* 瑟麗娜 拿出門口撿到的精金手里劍,開始刮門板……
09:53:13<茉實> 業平:「確實不好搞定呢」
09:53:28<GM-Shadow> 门板在你们捣鼓半天以后,终于还是坏掉了
09:54:01<GM-Shadow> 于是,你们发现这是一座比刚才更加狭窄和黑暗的旋梯
09:54:10<GM-Shadow> 窄的几乎不可思议
09:54:15<瑟麗娜> (向下的?
09:54:17<霍克> “好黑!好窄!好可疑!”
09:54:23<GM-Shadow> (向上
09:54:42<瑟麗娜> “你走在前面帶路啦”
09:54:42<GM-Shadow> “我们得上去先拿点东西...”
09:54:54<GM-Shadow> 鸦人摇摇头,走在最前面
09:55:08* Minas 跟著烏鴉人。
09:55:14<GM-Shadow> 而你们也只能在黑暗中摸索着慢慢挪上去
09:56:56<GM-Shadow> 挤在楼梯上转了半天,你们终于在落后奇诺很长时间以后,来到了塔顶的一座小房间
09:57:12<GM-Shadow>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