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穷极山庄  (阅读 3013 次)

副标题: 武侠团第一弹

离线 普鲁托“死神”特拉弗尔

  • 版主
  • *
  • 帖子数: 803
  • 苹果币: 0
穷极山庄
« 于: 2013-02-04, 周一 01:26:04 »
“穷极山庄”
“穷极山庄是个什麽地方?”
江湖上很少有人不知道穷极山庄,但是却一样很少有人去过穷极山庄。
原因很简单,穷极山庄里住着四个人。
穷奇最凶,武功盖世、杀人无算;
梼杌最傲,见其真容、身首分离;
饕餮最贪,好食孩童、贪财无德;
混沌最鲁,一语不合、血流漂杵;
穷极穷极,本来就是穷凶极恶的意思。
有这样四个人在,还有谁敢去呢?
但是,叶小觴偏偏去了,虽然未必是他自己想要去的。
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要让他逃到那个连鸟儿都不敢飞过的地方?他又在那里遇见了什么?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这些问题,都等待着你来回答。
« 上次编辑: 2013-02-18, 周一 01:44:59 由 莱维 »
莱维—维尔福—欢情秘语

离线 普鲁托“死神”特拉弗尔

  • 版主
  • *
  • 帖子数: 803
  • 苹果币: 0
名人、怪人
« 回帖 #1 于: 2013-02-04, 周一 02:36:32 »
谭快:
自从雷家庄当上了北地的皇帝后,谭家堡的人就很少在江湖上行走了。
有人说是雷家庄在和谭家堡一起攻打白玉金楼时给谭家人下了绊子,也有人说是谭家人认赌服输,但不管怎样,现在你若能哪天在江湖上看到一个谭家人就是大大的稀奇了。
但谭快就是个移动的稀罕物。自从他打谭家堡里出来,每一天都很热闹,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引人瞩目。
别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围观一下平时少见的人物总是没错的。更何况,谭快这个人本身也很有意思。
他虽然名快,但是一点都不快。相反地,他走起路来很慢,像是老太婆一样。可是,他又身负“白鹭天”这门绝世轻功,可以在一刻钟里足不点水地横渡祖龙江。
他平时做事也很慢,做每件事之前都要深思熟虑刻把钟头。但是他又会在一夜间从东海道外大风屿,赶到南蛮十万大山,只是为了给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朋友助拳。
谭快的朋友都很喜欢谭快,他不但讲义气,为人豪爽,也的确是个有意思的人。
无论是谁,能有这么个讲义气、有意思的人做朋友总是很好的。
但是,如果你得罪了这样一个讲义气的人的朋友,那就不怎么有意思了。


三尺天地 郎寅:
有的人喜欢呆在小屋子里,有的人偏偏喜欢幕天席地。不管怎么活,人总是活在在天地间。
天地是什么呢?
天地就是人所活着的空间,所有活着的人共同享有的这个地方。
但是郎寅不一样,或者说他自以为不一样。
他的天地只有三尺,而且是他独自享有的世界。这地方从来没有人能靠近过,除非是女人。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坚持这么做,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如果谁要坏了这个规矩,他一定是要把他给赶出去的。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怪人是一个江湖人,而且是个活着的江湖人,但他偏偏是,而且活得比谁都好。
原因其实很简单,郎寅是东海龙王的义子,师从南海盟最高明的剑师,并且曾赴海湾仙岛求得世外剑法。
他的天地剑法一旦施展开来,在三尺剑芒笼罩的地方,他就是天和地,无人可以违逆。
一个有家世,功夫又好的人,他有点什么奇怪的规矩,那么一般人只能就这么认了。
不认也没有别的办法。


和尚:
和尚就是和尚。
少室山的和尚是和尚,白塔寺的和尚也是和尚。
要是有人剃个光头心向佛祖自称和尚,我看也没有什么不妥。
但要是一个江湖人对你说起和尚,那就只能指一个人。
和尚就是和尚。
有人说他是少林寺的得道高僧,有人说他是当年少林七英中的一人,有人说他是个沽名钓誉之辈。
但是,和尚就是和尚。
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也没有知道他要去干什么。他好像永远在旅途中,穿着他那件破旧的僧袍。
有很多人疑惑他的武功如何,但是从没有人能试出他的深浅。每当他们要动手的时候,会有各种主观或者客观的因素导致他们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因此直到现在,和尚会不会武功依然是武林中最大的谜团之一。
但不管怎么说,和尚就是和尚。


七把丧门刀:
七把丧门刀是一群强盗,关内名气最大的响马。
如其名所言,七把丧门刀是七兄弟:老大彭鸩,老二彭鹰,老三彭鸥,老四彭鹤,老五彭枭,老六彭鹮,老七彭鹏。
他们自称是五虎断门刀彭家的人,但却管自己的刀法叫做丧门刀。但是没人敢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有这么问过的人都死了。


壁立千仞 吴一一:
人人都说吴一一是个大善人。
但吴一一真不是个好人。
他看到一条狗,若不是黄的,他便要杀了。
他看到一个女子,若长得不称他心意了,他便要杀了。
他看到一个孩子,若是哭声大了些许,他也要杀了。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十二道四十九府一百八十二路黑白两道见了他都要恭称一声吴大善人。
原因无他,吴一一这个人很能挣钱。
他的千仞镖局是祖龙江南北最好的镖局;他手下的染坊依然向南朝廷进贡着御布;关外胡儿都以拥有一匹千仞马场的马为豪;他贩的私盐几乎在任何一家普通人家的厨房中都能看到。
有人说,吴一一不是日进斗金,他每天赚的钱就可以媲美南朝廷一年的库银,这大约也是真的。
同时,吴一一又很能花钱,他可以一天之内把他所赚的钱全部花出去,又不让人觉得他是冤大头。
他曾经一口气买了三千匹上好的战马给关外最大的马帮;他曾经砸下一千三百八十七万两雪花白银把南朝廷最大的贪官从死牢里保了出来;他曾经给有名的大盗江南四十六友打造了一艘一百囤的大海船,只是为了让他们躲开官府的追捕;他曾经买下江南最好的歌姬,送给以铁面无私著称的雷朝相国王子曰,在遭到对方拒绝后,他便用手刀将那绝色女子活活刮成了人彘,丢进猪圈中充当母猪。
这样的人,江湖人又怎能不喊他一声“吴大善人”!
但是终究,吴一一是个坏人。
坏人还能活得长吗?


四坛酒:
四坛酒不是四坛上好的茅台,也不是路边酒肆里四坛低劣的水酒。
四坛酒是四个人。
这四个人一个叫剑南春,一个叫二锅头,一个叫竹叶青,一个叫女儿红。
这样的名字一看就是酒鬼,实际上也是。这四人因为喝了太多酒,连自己的真名也忘记了,索性就用自己最喜欢的酒的名字自称了。
一般看来,喝醉了的人通常对于身体的控制就不如常人,所以酒鬼应该是比较好欺负的。
可实际上,江湖中愿意招惹这四坛酒的人实在不多。
虽然练的都不过是不入流的功夫,但是他们每个人却都有一种极其难惹的本事:
剑南春机巧功夫天下无双,构思巧妙精致堪称一绝。
二锅头性格鲁直力大无穷,一身太保横练刀枪不入。
竹叶青修习毒功已臻化境,药人医人均在一念之间。
女儿红色艺双绝媚骨天成,眼波流转便能取人魂魄。
这四个人、这四样功夫,平时就很麻烦了。但如果让他们喝了酒,才是真正地可怕。
有诗证曰:“剑南春酒后计巧如鬼,二锅头醉拳万夫莫敌,竹叶青毒酒无人敢闻,女儿红醺态惑患天下。”
即使如此,想要这四坛酒性命的人却依然不在少数。只因四人行事亦正亦邪,全凭自己喜好,故而结下了不少仇家。
其中,剑南春同时得罪了雷皇和大周,二锅头打了南海龙王的鼻子,竹叶青为制药偷过天龙府的百年寒蟾,女儿红被江南正邪两道视为“祸水”而悬赏追杀。
常人只要得罪了其中之一就要惶惶终日了,但这四人居然就安安稳稳地住在剑南春在剑南道的庄园里,过着饮酒作乐的神仙日子。
他们是胆子太大,还是没有常识呢?
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个问题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知道,这四个人过得很快乐。
这就足够了,不是吗?


文胆 顾景龙:
说到读书人,就不得不说起名满天下的白马书院。
说起白马书院,就不能不提到顾景龙。
白马书院的掌院,就是顾景龙。
所谓,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江湖好汉很少有看得起酸丁的,但是顾景龙不一样。
这不是因为白马书院出了四个宰相,也不是因为书院门口历代皇帝亲笔题的名,更不是因为天下寒士与这个藏在京畿小巷里的宅子的密切关系。
要让武林中人心甘情愿地对一个读书人低头,原因只可能是一个。
那就是他不是一般的读书人。
所以顾景龙这个读书人真的一点都不一般。
一个赤手空拳杀退三千胡儿的读书人,不一般;
一个能让大刀王五闯天牢去救的读书人,不一般;
一个说退了雷皇手下叁拾万兵马的读书人,不一般;
“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仿佛就是给他写的诗句。
无怪乎就算南海龙王亲至,也得对这个年轻的掌院恭恭敬敬地称一声“顾先生”。
但是说到底,能让文武群雄佩服,顾景龙靠的不是武功,也非学识,而是胆气——
豪勇之胆,一腔正气。
是为文胆也。


狼犬和海东青:
很多人都讨厌狼犬。
但狼犬又是很有用的。
狼犬也比鹰势利,狼犬咬什么、怎么咬是看主人的脸色决定的。
鹰若展翅,则必然要啄杀猎物。
尤其是海东青。
海东青真名海清,狼犬叫做郎铨。
他们是捕快,最好的捕快。
郎铨隶南朝六扇门。延武皇帝亲授“天下牧首”金牌,节制各地衙役捕快,可先调后奏。
被他盯上的犯人,就算武功再好、隐匿本事再大,也最终会被他嗅出来。
海清原是大周十八鹰犬之首,因手段过于酷烈而被除了公职。周都南迁后,雷皇朝摄政王邀他出山,他便答应了。
在他手下,没有破不了的案子,也很少有能活着走进天牢的犯人。
这二人,都是绿林中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只是他们本事太大,又没有惹着真正的高手,因此才能苟活一时。
但是,在这乱世中,又有谁能说自己能长居久安的呢?
« 上次编辑: 2013-02-10, 周日 03:48:46 由 莱维 »
莱维—维尔福—欢情秘语

离线 普鲁托“死神”特拉弗尔

  • 版主
  • *
  • 帖子数: 803
  • 苹果币: 0
武极巅峰
« 回帖 #2 于: 2013-02-04, 周一 17:45:26 »
枪祖宗 刘王爷:
枪乃百兵之祖,这句老古话想来是没错的。
因着这句话,有不少武林中人能使枪、善使枪、会使枪。
但是使枪的高手要列入一流高手之列,却是极少听说的。
盖因枪乃军械,易通但不易精的道理。
而大周的破军王刘王爷却偏生是个异数,他不但会使枪,只使枪,且使得极好。
想当年刘王爷在雷谭二家攻入白玉金楼之时,单枪一人独守城门。仅一个照面,他就一杆扫断谭马双腿、一枪点穿雷犇散手,二家高手轮番猛攻却无人能入其丈八枪围。只可惜,这份干云豪情却终因皇上自暗道而逃致事不可为,这位大周最后的大将才长叹一声洒然而去。
传说他在走出大周古都时,雷谭大军空有百万人马,竟无一敢拦。他便这么一步一步地走出了城,归隐北邙山,再不理外事。
从此,刘王爷便成了一个传说,无数使枪的行家想要向他讨教一二。但是在他那杆混铁点金蛟龙枪面前,敢于出手的枪客至今居然一人也无,因此他更被为世人称为枪祖宗。
刘王爷的枪是御赐的神枪,只是他近年来动用这杆枪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在枪法大成之后,哪怕用的是蜡白杆,刘王爷也能舞出在白玉紫金楼前那番令人心折的气魄。
有人说,刘王爷的枪法竟有一种扑面来的悲伤和淡泊,非历尽人生起落者不能使。但是无人知道这位使了一辈子枪的王爷,到底经历过什么。


大刀 王五:
大刀王五的刀就叫大刀。
行走江湖的人但凡得了把称手兵刃,必然会有个好名头。即便是没有,也要生造一个出来。
但是王五从出道起,就一直提着他那把沉重的大刀。从那个时候开始,大家都知道王五的武器是“大刀”。
王五的第一个对手是横行乡里的帮会头子,他用那把大刀一刀斫下了那恶少的头。
直到后来,王五对阵诬害忠良的宦官头子袁青时,用的也是这把大刀。
袁青却不是那恶少可比的了,他统管着白玉金楼的大内侍卫,自身也是都城中仅次于刘王爷的高手,更身负御赐宝甲,刀枪不入。
可王五杀他,也只用了一刀。
这时,大刀王五不过二十岁,所杀之人却已不可计数。但,丧命其刀下者却无一人不该杀,也无一人是为他自己的恩怨所杀。
大刀王五的刀法不知师出何门,也不好看,甚至可谓毫无章法。但看过王五的刀的人却都说,这刀法自有一股浩然正气。
正因为王五心中有正义,所以任何奸邪在他面前也躲不开那一刀。


雷皇 雷犇:
一个皇帝应该是怎样的呢?
当然一定很高大,很威严,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教人一看便知是人中之龙,天子之仪。
他的声音也一定是声若洪钟,自有一种皇家气度的威严。一旦发起怒来定然是天子一怒,血流漂杵。
可雷犇不符合上面说的任何一条。
在还被称作武侯的时候,他曾经确是个昂藏壮实的武人,而现在至多不过只是个有些佝偻的老人而已。就算是上朝的日子,他也只喜欢穿一身蓝布长衫,蹬一双手工纳的布鞋,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一个统领了半个中原的皇帝。如果你在街上遇到他,你或许会把他和一个山村私塾的老先生联系起来。
一个看上去不显山不露水,像是个普通老人的皇帝,要么是极为无能,要么就是极其可怕。
他显然应该属于后一种。
唯一把雷犇和凡夫俗子区分开来的就是那双修长有力的双手,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保养得极好。
若非右手手背上的伤疤,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双武人的手。
那伤疤是枪祖宗刘王爷在白玉金楼门前留给他的记号,也是他平生的唯一一败。
但雷犇没有因此一蹶不振,反而在伤愈后继续苦研武功。就算成为了雷皇,也没有因为政务和淫乐耽搁武艺。
他让自己的儿子雷勇当上了摄政王,统管北地政事,而自己则在白玉金楼御花园中闭关十载。
再出江湖时,雷犇已是绝世一人。
想当年他自创一套奔雷散手,指尖变幻间劲风逼人、雷声隆隆。而现在,
历经一场大败以及人生变幻浮沉之后,这套散手又多了一种内敛,也变得尤为可怕。
会咬人的狗,都是不叫的。
同样道理,能杀人的功夫,何须张扬。
传说雷犇近年来屡上北邙山,想要与刘王爷一战,以雪当年战败之耻。但因北邙山人迹罕至、难辨踪迹,终于不能成行。
« 上次编辑: 2013-02-07, 周四 18:31:44 由 莱维 »
莱维—维尔福—欢情秘语

离线 普鲁托“死神”特拉弗尔

  • 版主
  • *
  • 帖子数: 803
  • 苹果币: 0
天势人力
« 回帖 #3 于: 2013-02-06, 周三 15:31:08 »
大周朝:
大周朝。
它可能是这片土地上建立过的最伟大的朝代。
大周的皇帝长剑直指,他的军队便将胡儿蛮人驱赶到了北关以北,十万大山之南。
大周的皇帝要叫没有人敢于再侵犯中原,于是他的子民将破碎的城墙连接起来,筑起了绵延万里的龙墙。
大周的皇帝享乐的时候,他就把六朝古都白金玉楼造成一栋机关重重的城中之城,里面有女人、有肉林、有酒池。
在大周元皇的文治武功之下,整个中原武林噤若寒蝉,如一潭死水一般慢慢腐朽。
但是,有压迫的地方,就会有反抗。有强权的地方,就会有侠客。
江湖安静,不是因为他会在沉默中死去,而是等待,爆发的那一刻。
延武皇帝即位之后,捐税益重,奸佞横行。不甘心受辱的人们开始拿起武器,不为货与帝王家,只求保护身边人。
于是,乱世来了。
因为一趟重镖,天下义士聚集到了皇都。在一番争夺后,武侯雷犇拔得头筹,入主白玉金楼。
而大周的延武皇帝,则带着金银珠宝和后宫美眷自暗道脱逃,一路流离逃亡到了江南的千年陪都紫金城。
虽然如此,但大周永远是大周,必须有着皇朝的面子。
只不过,江湖中人从此提起那与雷皇隔江而治的皇帝时,都用着轻蔑的口气管他叫做“南朝的那位皇上”。
当然,这与那位皇帝其实也没什么干系,他继续过着醉生梦死的荒淫日子。
但是,这样的日子还会久吗?


雷皇朝:
有很多人都说,雷皇朝是雷皇一人的朝。
自打雷家登上白玉金楼后,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盼着这个新生的王朝倒下。
但是,义军走后,雷皇朝没有倒。
阴谋论者信誓旦旦地声称,不出一月,雷皇朝必倒。
一个月过去了,阴谋论支支吾吾地把时间线又往后退了一个月。然后又一个月,又一个月……
终于一年过去了,雷皇宣布闭关。阴谋论者立刻开始弹冠相庆,他们说雷皇朝看不见第二年春天的雪了,开始不厌其烦地罗列雷皇离开的种种后果。
待到又一个新年的雪撒满大地,摄政王雷庸拜大贤王子曰为相,雷皇朝眼看着在江北站稳了脚跟。
阴谋论者不说话了。
雷家入主白玉金楼十一年后,雷皇重又出山,秣兵历马地准备跨过祖龙江,誓将南周一举抹平。
阴谋论者再也不敢说话了。
但是,十一年,对于一个王朝来说,依然只是一瞬间,雷皇朝到底能走多远?
阴谋论者已无话可说,可雷庸、王子曰等人的心中也没有确切的答案。
而只有雷皇,依然沉默但是坚定地望着江南那片富庶的土地。
谁也不知道这位老王心中在想些什么。
但是人们坚信,只要这位老王不倒下,那么雷皇朝就不可能倒下。
或许,雷皇朝就真的是雷皇一人的朝吧。


天龙府:
« 上次编辑: 2013-02-07, 周四 10:55:55 由 莱维 »
莱维—维尔福—欢情秘语

离线 普鲁托“死神”特拉弗尔

  • 版主
  • *
  • 帖子数: 803
  • 苹果币: 0
大家贵族
« 回帖 #4 于: 2019-02-01, 周五 12:01:46 »
白家
作为原十大家族,今日的七大家族中的执牛耳者,南陵白家自然已成了一派大家气象。

白老太太
白老太太当然不姓白。
她姓黑,有个相当不女性化的名字,黑云沙。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名字,现在几乎没有,她年轻的时候也不多。
更多的人叫她,黑无常。
有黑无常,就有白无常,那是老太太的丈夫,后来当了白家家主的白惊天。
别看白老太太如今吃斋念佛,但当年,却是很对得起自己的诨号的。
说起南岭的黑白无常,那几乎是一时无二的“侠侣”——南岭和东边的响马盗贼们多半会这么咬牙切齿地评价。
俩人年轻时行侠江南各地,结识了不少好友,其中就有河东大侠杜文龙。三人彼此气味相投,结拜为三兄妹,成就一段佳话。
后来黑白二人结成鸳侣,自此定居岭南,而杜文龙也回到河东。三人虽然分隔两地,但依然是极好的朋友。
婚后,黑云沙辅佐白惊天料理家族家事,令得白家蒸蒸日上,终成十大家族中最为豪富的家族之一。
二十年前,白无常白惊天大侠溘然离世,白家乱了。
黑云沙以一人之威镇压内乱,外主联营,在短短一年内稳住了白家局势,甚至地位更胜往昔。
此后,黑云沙的名字也渐渐变成了白夫人,白老夫人,白老太太。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慈祥的老太太,已经再也看不出一分当年黑无常的戾气。
但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在这白家大院中,掌握着最高权力的人,依然是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
白老太太。
劇透 -   :
莪芎密报:
黑云沙,南岭黑氏人。七十二岁,女。修习黑风刀法,大成。六十岁后自觉行动不便,训练有侍女九人,可组黑风灭星阵。
黑云沙曾是南岭黑白无常中的黑无常,残忍好杀。其夫死后,行事略微温和,但对内依然十分严苛。唯对孙女白珠儿十分溺爱。
另,白家于十一年前突然暴出巨额财富,疑与金线局一案有关。

白金鸿

玉夫人
白金鸿妻子。

白虹
星河仙子

白珠
白金鸿次女。

白金龙
次子

玉玲珑
白金龙妻,八面玲珑。





吕家
吕蒙德
胧月
« 上次编辑: 2019-02-05, 周二 12:00:44 由 普鲁托“死神”特拉弗尔 »
莱维—维尔福—欢情秘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