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巫妖电视王 LOG 2011.7.18  (阅读 2320 次)

副标题: 爆炸案和失踪案

离线 SHARK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68
  • 苹果币: 8
巫妖电视王 LOG 2011.7.18
« 于: 2011-07-27, 周三 18:06:16 »
会话开始于: Mon Jul 18 21:18:12 2011
会话标识: #TVKING

[21:27] <zelto> ————————————啪————————————
[21:30] <zelto> 看上去尚处壮年的曼特·鲁尔脸上愁容几乎快让他的面貌变成三十后的样子了,在你们因为各种理由来到这个村镇见到他时,就觉得这个男人此生一定非常不幸。
[21:32] <zelto> 治安官曼特是在酒馆和你们相遇,虽然未必对此地发生的事感兴趣,但是也许是他的第六感告诉他你们就是有能力让他的脸恢复青春的使者。
[21:33] <zelto> 接着,他主动走过来朝你们打招呼。
[21:35] * 玛格丽特 把手中的杯子放下,自然地露出微笑:“你好,请问有什么能够帮到你的吗?”
[21:35] <zelto> “你们好,恩,先生和小。。女士们。”听上去他并不擅长于和陌生人打交道,“你们看上去都各自拥有神奇的技艺,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帮助“我们”,当然,这不是无偿的。”
[21:35] <塞娜> “说来听听吧。”
[21:36] * 温妮菲德 “咳咳……”,病恹恹的样子,低着头,用余光扫着治安官
[21:36] <zelto> 不过可能出于礼貌或者习惯,他没有直接拉张凳子在你们桌前坐下来。
[21:36] <亚修> “眼光倒不错嘛,虽然听起来是客套话。总之先坐下吧。”
[21:36] * 塞娜 向治安官点头致意
[21:36] * 亚修 放下面包
[21:37] <zelto> “我想请你们帮忙寻找一个失踪的孩子。”
[21:37] <zelto> “这是目前最为急迫的事。”他再补上一句。
[21:38] <亚修> “被什么奇怪东西抓走了吗?”
[21:38] * 亚修 很直接
[21:39] * 温妮菲德 只希望别人来和陌生人交谈
[21:39] <玛格丽特> “孩子吗……愿女士赐福于你(低声)。我个人来说是希望帮得上忙的,详细的情况可以和我们说说吗?”
[21:39] <zelto> “恩。。。目前是不清楚,只是知道他三天没有回家了。”
[21:40] <zelto> “他父亲在儿子失踪之前没有注意到他有什么奇怪的举动。”
[21:40] <玛格丽特> “没有线索呢……”
[21:41] * 玛格丽特 眉头微微皱起来
[21:41] <zelto> “按照他的家人说法,他平时很老实,不像是喜欢动不动就离家出走的。”
[21:41] <塞娜> “他失踪之前最后出现在哪儿呢?”
[21:41] <亚修> “这听起来其实该找个软炸呢。”
[21:41] * 亚修 拿起一块鸡肉
[21:41] <温妮菲德> “咳咳……软炸,是什么?”
[21:42] * 温妮菲德 声音有气无力
[21:42] <亚修> “软炸鸡肉,吃起来像鸡肉。”
[21:42] <zelto> “他父亲最后见到他时,他正准备上床睡觉。”
[21:42] * 亚修 举起那块鸡肉
[21:43] * 塞娜 肩上的乌鸦振翅飞起,叼走了亚修的鸡肉
[21:43] <zelto> “待到第二天早上,床上已经没他的影了。
[21:43] <亚修> “啊喂!回头把你做成鸡肉啊!”
[21:43] <塞娜> “嘿!戈达你的礼貌哪去了!”
[21:43] * 亚修 不满地拿起另一块鸡肉
[21:43] <温妮菲德> “塞娜姐姐又不是鸡,咳咳……和鸡肉,有什么关系呢?”
[21:43] <亚修> “这么说就是半夜失踪的?”
[21:44] * 亚修 保护着鸡肉问
[21:44] <zelto> “很有可能。”
[21:44] <zelto> “但我们夜晚巡逻的警卫员没有发现任何人进出。”
[21:44] <塞娜> “请问这户人家住在哪儿呢?我们想去看看。”
[21:45] * 玛格丽特 “不是一般的失踪事件吗……我们能不能到他家里看看?”
[21:45] <亚修> “的确很离奇呢。不过说回来,为什么你会找上我们?”
[21:46] <zelto> “好吧,我这就带你们去,这孩子名字叫皮耶,大约十二,三岁的样子。。。呵欠~~~”
[21:46] <zelto> 曼特和你们聊了一会儿(他已经介绍过自己的名字了),就显得很疲劳
[21:47] <zelto> “不行了,我得找些东西提神,沃里!给我拿一些胡椒来!”
[21:47] <温妮菲德> “……”
[21:47] <玛格丽特> “除了失踪之外,这里最近还有什么离奇的事件发生吗?”
[21:47] * 温妮菲德 默默喝了一瓶药剂
[21:48] * 玛格丽特 想了想,朝曼特问
[21:48] <亚修> “红辣椒比较够劲头。”
[21:48] <zelto> “。。。。因为你们看上去像是有料的样子,这是喝过夜粥的人的直觉。”
[21:49] <zelto> “很抱歉,但是我这几天睡得太少了,除了失踪,最近发生了不少让人没法好好睡觉的事儿。”
[21:49] <塞娜> “您的气色不佳呢,要不要让温妮给你来一剂什么?”
[21:49] <zelto> 他揉了揉眼睛。
[21:49] <亚修> “这镇子看来治安很差呀。”
[21:49] <玛格丽特> “能说说看吗?”
[21:50] * 温妮菲德 手里拿着自己提神用的药剂
[21:50] <zelto> “不,这里平时是很平静的,在一周前我几乎以为自己能和我的前任一样舒坦的过完这一辈子。”
[21:50] * 温妮菲德 不敢抬头看
[21:50] <zelto> “恩,五天前有一间屋子忽然在半夜爆炸了,当时八成把全镇人都惊醒了。”
[21:51] <zelto> “不过在现场没有发现什么人的残骸,也没有其他人被波及,这事儿就被搁置了。”
[21:51] * 玛格丽特 一路上扫视着村子的环境。
[21:52] <温妮菲德> “炸弹,吗?”
[21:52] * 温妮菲德 想到了师父
[21:52] <亚修> “也可以是火球。”
[21:52] <塞娜> “呃?知道是什么东西爆炸了么?”
[21:52] <塞娜> “没伤到人真是太好了。”
[21:52] * 塞娜 真诚的说道
[21:53] <玛格丽特> “那是谁的房屋呢?除了没伤到人以外有其他损失吗?”
[21:54] <zelto> “还有,在皮耶失踪后,我们曾经让熟悉野外的专业人员去找找他是不是有可能忽然半夜脑子发热跑出去搞什么了,不过人没找到,但是在野外的一个小树林(离村镇大概一小时路程)里发现了一些绿皮肤的家伙。
[21:54] <亚修> “哦?这可是好事……我是说有明确目标是好事。”
[21:54] <zelto> “是一个名叫布里维托夫的普通的药剂师的,他的药很好使,我们的家畜生病了都去找他。”
[21:55] <玛格丽特> “布里维托夫?”
[21:55] <zelto> “不过他平时话不多,也不太爱和人交流什么的,比如这种喝酒的场所他是绝对没来过。”
[21:55] * 玛格丽特 突然停住脚步
[21:55] <塞娜> “嗯……”
[21:55] * 温妮菲德 “……是人家的师父大人……造成的爆炸吧?”
[21:55] * 温妮菲德 在心底里默默想着
[21:55] <塞娜> “怎么?玛格丽特听说过他么?”
[21:55] <亚修> “听起来就挺可疑的家伙。”
[21:56] <玛格丽特> “请问这位布里维托夫先生的姓氏,是叫纳坎吗?”
[21:56] <zelto> “他的姓氏。。。恩。。。我没问过,可以肯定!”
[21:56] <玛格丽特> “啊,这样啊……”
[21:57] <zelto> “不过我的印象中,打我记事起,他就住在这里了。”
[21:57] <zelto> “也算是本地的一名居民吧。”
[21:57] * 玛格丽特 向治安官道谢,然后摸摸地把这些事情先记在心里。
[21:57] <玛格丽特> “您方便告诉我,他的住所吗?”
[21:57] <zelto> “如果不是发生了失踪事件和树丛事件我是绝对会把这个爆炸调查清楚的,但现在只能放一放了。”
[21:58] <zelto> “当然可以。”他把药剂师的住所告诉了你们。
[21:58] <亚修> “通常来说这些接连发生的事件都是有联系的。”
[21:58] <亚修> “比如说绿皮抓走了小孩子还顺手搞了爆炸什么的……”
[21:58] <玛格丽特> “一般来说是这样。”
[21:58] <zelto> 从他的描述上看,这名药剂师就住在村子中间,爆炸没有波及到邻居真是奇迹。。。。或者说精确。
[21:58] <塞娜> “绿皮的家伙就放心的教给我们吧。亚修会把他们全部做成鸡肉的。”
[21:58] <温妮菲德> “……也许不是。人家的师父大人,借住在这位药剂师的家里……”
[21:59] * 温妮菲德 极轻声的碎碎念
[21:59] <亚修> “不不,再怎么说不管是地精还是兽人都是不能吃的……”
[21:59] <塞娜> “嗯?温妮你说什么?”
[21:59] <温妮菲德> “师父大人……经常造成爆炸,所以……”
[21:59] * 温妮菲德 还是轻声的碎碎念
[21:59] <zelto> “那些绿皮,听回来的人描述,我觉得是一些兽人,他们本来应该住在离这里有一天路程的一个山丘下的,以前我还没有当上这个职位时和几名同伴出去旅。。。探索地形时发现的!”
[22:00] <zelto> “不过这次,去侦察的人说还见到一个九尺高的大个儿,他身上还背着很多斧头以及穿着护具。”
[22:01] * 塞娜 摸摸下巴,“唔……”
[22:01] <亚修> “被什么巨魔或者食人魔之流组织起来了吗,这的确也不能坐视不理。”
[22:01] * zelto 对着温妮菲德说: 咦?是吗,那屋子住着两个人么,可是平时我们都只看到过布里维托夫一个人出入,你知道些什么吗?
[22:01] * 玛格丽特 的手放在那把不知名的短剑剑柄上,心里向女神祈祷:“这是您的指引吗,女神大人?我会亲自来确认的。”
[22:02] <温妮菲德> “师父大人在他家里修养身体……”
[22:02] <zelto> 曼特听到了温妮的话(在吃了胡椒)后来了些精神。
[22:02] * 温妮菲德 与陌生人说话,感到很紧张
[22:02] * 温妮菲德 轻咳了几声
[22:03] <zelto> “我从来没听过。。。”
[22:03] * 玛格丽特 轻叹:“还是有够错综复杂的……”
[22:03] <玛格丽特> “总之,眼前的事情是关于那位失踪的孩子,以及绿皮吧。”
[22:04] <塞娜> “我们先去那孩子家里瞧瞧吧。”
[22:04] <zelto> “另外为了防范那些兽人意图不轨,所以这几天晚上的警卫员都增加了。。。也就是全部人,包括我也得值夜班,但是我还得值白班,这简直要死人了。。。”
[22:04] <亚修> “比起来其实我比较擅长砍兽人和炸兽人的……”
[22:04] <玛格丽特> “您真是辛苦了。”
[22:05] <塞娜> “我个人嘛,对爆炸的屋子也很有兴趣。”
[22:06] * 玛格丽特 把剑背到背上:“如果方便,能请您带路吗?”
[22:06] * 玛格丽特 向治安官询问
[22:07] <温妮菲德> “人家不喜欢和陌生人在一起走……”
[22:07] <zelto> “因为这里平时很和平,所以正式的警卫加上我也就是三个人,外带一些义务的,可是最近义务警员布特托里先生和耶里先生都比较忙,所以。。。你们能不能在白天也顺便帮忙注意一下村镇的安全什么。。如果你们打算留下一段时间的话。”
[22:07] * 温妮菲德 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音量说道
[22:08] <亚修> “如果看得见发生什么事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啦。”
[22:08] * 亚修 拍拍腰剑的长刀
[22:09] <玛格丽特> “……这个自然没有问题。”
[22:09] <zelto> “那真是太感谢了,会付给你们酬劳的,接下来我们去劳里家吧,就是孩子失踪的那户。”
[22:10] <玛格丽特> “好的。”
[22:10] * 温妮菲德 默默的站起,整理了一下医药箱和炼金工具箱
[22:10] <温妮菲德> “……”
[22:11] <zelto> 你们和曼特治安官离开了酒馆。
[22:11] <亚修> “那么就走吧!正好这个月快没钱了……”
[22:12] <zelto> “恩,劳里最近担心得连家里的土豆都没有心情运去集市上卖了,他说如果有人帮他找到儿子皮耶,他就把所有的土豆都做为酬劳,我记得。。。大约有五十袋吧!”
[22:12] <塞娜> “啊哈哈哈……土豆啊……”
[22:12] <zelto> “。。。。如果你们愿意接受的话。。”
[22:13] <亚修> “……一袋就够了,不,半袋……”
[22:13] <zelto> “当然,我会支付另外的酬劳的。”
[22:13] <玛格丽特> “……”
[22:13] * 玛格丽特 脸部僵硬了一下
[22:13] * 温妮菲德 喝了一口药剂,慢慢的走着
[22:16] <zelto> 不久,曼特带着你们在一间屋子门口停下来。
[22:18] <zelto> “嘿,劳里,在吗,我找到人帮你找儿子了。”他边敲门边喊。
[22:19] * 塞娜 站在屋门口打量了一下屋子
[22:19] * 玛格丽特 抱起手,站在治安官后面打量着房屋。
[22:19] <亚修> “话别说那么满比较好。”
[22:19] <zelto> 看起来是间普通农户住的小屋,茅草盖的屋顶,只有一层。
[22:19] * 温妮菲德 只走了一段路,但还是气喘吁吁
[22:19] * 温妮菲德 手支着膝盖喘气休息
[22:20] <zelto> “他最近精神不太好,如果不这么说我怕他连开门都懒得动。”
[22:20] <zelto> “嘿!出来活动下腿脚!劳里!不然你家的土豆都要发霉了!”
[22:20] <玛格丽特> “孩子的失踪大概让这位父亲心焦吧。”
[22:20] * 塞娜 把温妮扶到边上的石头上坐着
[22:20] * 玛格丽特 同情了
[22:21] <亚修> “我倒是有好几种办法进门。”
[22:21] * 温妮菲德 坐了下来,小声的向塞娜道谢
[22:21] * 温妮菲德 一边喝了一口药剂提神
[22:21] <塞娜> “不就是踹,和踹,和踹?”
[22:21] <玛格丽特> “这可不是值得提倡的开门方式”
[22:22] <塞娜> “说来这好一会儿了怎么还没动静……”
[22:22] <亚修> “当然不是了。
[22:22] <zelto> “也许这家伙又出去找他儿子了,不过他总不会走太远,但是我还是得去找他。”他敲了一会儿门,见没有反应,转身对你们说。
[22:22] * 亚修 对着路边一块木头打了一发冰冻射线
[22:22] <玛格丽特> “啊,没关系。”
[22:22] <亚修> “你看,这样就能让锁脆弱许多。”
[22:22] * 塞娜 肩上的乌鸦也扯开尖锐的嗓门叫着:“劳里!劳里!”
[22:23] <亚修> “那就找找吧,反正闲。”
[22:23] * 亚修 双手抱在头后吹着口哨跟着
[22:23] <zelto> “眼下我们还是进去看看吧,然后我再去找他。”
[22:23] <zelto> “没关系,我们可以从窗户进去。”
[22:24] <玛格丽特> “……”
[22:24] <zelto> 看上去这位治安官很容易对好说话的陌生人产生信任感。
[22:24] * 玛格丽特 皱了一下眉头,但是没说什么
[22:24] <塞娜> “呃……这也算有治安官授权的……”
[22:24] <亚修> “我觉得这跟从门口进去没多大区别。”
[22:24] * 温妮菲德 很困扰的看了看高高的窗户
[22:24] * 温妮菲德 不过没说话
[22:25] * 塞娜 指指窗户示意亚修先请
[22:26] <zelto> 说完他打开木制的窗门,率先抬腿跳了进去。
[22:26] <亚修> “还真轻率的治安官……”
[22:26] * 亚修 跟着翻了进去
[22:26] <玛格丽特> “同意。。。”
[22:27] <温妮菲德> “……感觉上好像这么做过很多次。”
[22:27] * 温妮菲德 轻声
[22:27] <亚修> “往好的想就是他们关系很好。”
[22:27] * 塞娜 小声评论道:“动作非常娴熟……”
[22:27] * 玛格丽特 看着塞娜:“我的穿戴太重,就不翻进去了。塞娜你上吧。”
[22:27] * 玛格丽特 做出请的姿势
[22:28] <玛格丽特> “我待会儿能打开门让我进去就好。”
[22:28] * 温妮菲德 这么高难度的动作还是算了
[22:28] * 塞娜 耸耸肩,拢起袍子爬进窗户
[22:29] <zelto> 很快的,曼特从里面把门打开。
[22:29] <zelto> “进来吧,看上去他出去有一会儿了。”
[22:30] <亚修> “那么先看看房间吧。”
[22:30] * 玛格丽特 于是走了进去
[22:30] * 温妮菲德 缓缓的走进去
[22:30] <塞娜> “早说能开开啊……”
[22:30] * 塞娜 站在窗边,一面整理袍子一面环视屋子
[22:31] <玛格丽特> “但偶尔展示不淑女的部分的塞娜也很有有趣呢。”
[22:31] <亚修> “只是偶尔吗……”
[22:31] * 亚修 小声嘀咕
[22:31] * 温妮菲德 轻咳几声,“咳咳……”
[22:31] <zelto> 你们走进屋子,在曼特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小间
[22:32] <塞娜> “咳,这种事我以前还在学校的时候可是轻车熟路……”
[22:32] <zelto> 这个小间有一张简单的木床,木制桌凳,和一个书架。
[22:32] <亚修> “以小孩子来说是个挺好的房间了。”
[22:32] <zelto> 看上去皮耶的受教程度要比一般农户的孩子高——其他人可不常在房间里摆书。
[22:33] * 亚修 看一下有什么书
[22:33] <塞娜> “很整齐呢,果然是个老实的好孩子。”
[22:33] <zelto> 小房间没有什么墙壁被强行突破的迹象,而且也没有窗户。
[22:33] * 玛格丽特 不说话,仔细观察着房间
[22:34] * 温妮菲德 看看地板
[22:34] <玛格丽特> “没有窗户也没有破坏墙壁……正常情况下就只有走正门吗?”
[22:34] * 玛格丽特 来回踱步
[22:34] <塞娜>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利用法术直接‘呼咻’嘛。”
[22:35] <玛格丽特> “那就说不上正常情况了呀”
[22:35] <亚修> “用法术挺正常的。”
[22:35] <zelto> 亚修略看了一下,大概有《弹簧的作用》,《鞋底的妙用》,和一些教人识字的书
[22:35] <zelto> 看上去是教人制作一些小玩意的书籍。
[22:36] * 塞娜 施放了侦测魔法,随意看看屋内
[22:36] <亚修> “看来他长大后不想种土豆呢。”
[22:36] <zelto> 其中有在鞋制造储物空间的,以及在凳子上安装弹簧等等。
[22:36] * 亚修 边说边使用侦测魔法扫视一下
[22:36] * 玛格丽特 在旁边站定,等待专业的队友的意见
[22:37] * 温妮菲德 自然是帮不上忙
[22:38] <zelto> 房间里大部分空间都没附有什么魔法灵光,除了桌上的一个小玻璃瓶,它放出的光足以在晚上充当照明来制作钟表。
[22:38] * 塞娜 盯着那个小玻璃瓶,眼睛也放出了光芒
[22:39] <zelto> “恩,这孩子还留着从耶里先生那里要来的书,看上他对这个的兴趣要比去学习锻造技术要来得多。。”
[22:39] * 温妮菲德 同样用余光瞧了瞧
[22:39] <亚修> “这个瓶子是什么?”
[22:39] <玛格丽特> “耶里先生?您刚才似乎提到他也是村子里的警员”
[22:39] <塞娜> “嘿嘿,看这儿有什么!”
[22:39] * 亚修 拿起来看看
[22:40] <亚修> “这不像是一个家里种土豆的孩子能拥有的东西。”
[22:40] * 塞娜 正向瓶子伸出手却被亚修抢了个先
[22:40] <zelto> “恩?。啊,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玻璃瓶吧,很像布里维托夫用来装药剂的那种。”
[22:40] <温妮菲德> “不知道是不是炼金术产物……”
[22:40] * 温妮菲德 轻声
[22:40] <亚修> “你不知道吗……?”
[22:40] <zelto> “但我看上去它并没有什么可疑。”
[22:40] * 温妮菲德 试着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来辨别一下
[22:40] * 亚修 再仔细观察一下它的魔法灵光
[22:41] <塞娜> “这玩艺散发着强大的魔法灵光。”
[22:41] <DiceBot> 亚修进行SC检定: d20+14=4+14=18
[22:41] <塞娜> “应该是一瓶很高级的药剂,不知道会不会爆炸呢……”
[22:41] <DiceBot> 温妮菲德进行看看是不是炼金产品检定: d20+18=6+18=24
[22:41] <DiceBot> 塞娜进行sc检定: d20+16=16+16=32
[22:41] <玛格丽特> “咕……”
[22:42] * 玛格丽特 和治安官一样完全没看出来有什么异常
[22:42] <zelto> 亚修看到了中等的变化系和惑控系灵光
[22:42] <zelto> 塞娜也看到了
[22:42] <亚修> (是瓶子还是瓶子里装的东西?
[22:43] <zelto> (瓶子里装的东西)
[22:43] <温妮菲德> “……不是炼金术产品。”
[22:43] * 温妮菲德 轻声下出结果
[22:44] <亚修> “通常喝一口是最好的辨认方法——”
[22:44] <zelto> “怎么,它有什么不对么,难道上面刻很小的文字?”
[22:44] * 玛格丽特 在自己眼中分不出奥术和炼金术的区别!?
[22:45] <亚修> “不过这派系看起来很微妙呀。”
[22:45] <zelto> (剩下的部分不足以喝一口了)
[22:45] <亚修> “简单说这是一瓶魔法药水。”
[22:45] <塞娜> (已经被喝掉了么...
[22:45] <亚修> “也许那小孩就是喝了这药水然后产生了什么奇怪的变化吧。”
[22:45] * 温妮菲德 想到了什么
[22:45] <塞娜> “您介意我们带走这个瓶子做进一步调查吗?”
[22:46] * 温妮菲德 掏出自己的公式表,翻到最后一页
[22:46] <亚修> “虽然还不能准确辨认,不过也许是有迷惑的成分在内。”
[22:46] <zelto> “咦?那他从什么地方得到这瓶药水的,我记得他失踪之前,药剂师的家就爆炸了呀。”
[22:47] <温妮菲德> “如果是他自己想离家出走的话……咳咳,隐身药剂可以做到……”
[22:47] <亚修> “比如让他自己走到某个地方……之类。”
[22:47] <塞娜> “或许之前他就藏着这瓶药剂了。”
[22:47] <zelto> “难道是他去捡。。。。不过我们曾经去现场仔细检查过,但没发现什么有用的遗留物。”
[22:47] * 塞娜 朝教人往鞋底里藏东西的那本书努努嘴
[22:47] <温妮菲德> “……师父大人也会这种药剂的制作……”
[22:47] * 温妮菲德 碎碎念
[22:48] <玛格丽特> “那么,结论是……?”
[22:48] <塞娜> “曼特大人,也带我们去看看那个药剂师的家吧。”
[22:48] * 玛格丽特 有些被绕晕了
[22:49] <亚修> “结论倒没有,不过这药水大概是关键。”
[22:49] <塞娜> “现在下结论,还有些太早。”
[22:49] <温妮菲德> “不过这也的确不是炼金术士制作的……”
[22:49] <亚修> “调查一下这个药水的来源以及功能吧。”
[22:49] <玛格丽特> “哦哦……”
[22:49] * 温妮菲德 更低声
[22:50] <zelto> “不过这种药很贵吧,一般的小孩子应该不会有这么多钱。。难道是他去偷。。。的?”
[22:50] <亚修> “谁知道呢……”
[22:50] * 亚修 耸耸肩
[22:50] <zelto> 曼特表示出他相信皮耶是个老实孩子的观点。
[22:50] <亚修> “这么说来,镇子上除了药剂师还有谁会有这种魔法药水?”
[22:50] <亚修> “这东西我估计少说值几百甚至上千金币吧。”
[22:51] * 玛格丽特 老实站在旁边听着
[22:51] <zelto> “没有,这里连间教堂都没有,我们也不会去买那些很贵的药水。”
[22:51] <zelto> “治疗家畜的药都只花很少的钱。”
[22:52] <亚修> “那来历就奇怪了。总之先从可能的地方找起吧。”
[22:52] * 玛格丽特 这次听懂了,点头表示赞同
[22:52] <zelto> “那我带你们去爆炸的那间屋子看看吧。”
[22:53] <温妮菲德> “人家也想和师父大人见面……”
[22:53] * 温妮菲德 轻声
[22:54] * 玛格丽特 把手放到那把短剑柄上,用力握了一下,事情绕回那个布里维托夫的身上也不算太意外。
[22:56] <zelto> 你们跟着曼特来到一处有着焦黑地面以及建筑残骸的地点。
[22:56] <zelto> “因为炸得很彻底,连跟能用的木头都没剩下。”
[22:57] <zelto> “你们小心些,地上有很多玻璃碎片。”
[22:57] <塞娜> “喔……果然好彻底。”
[22:57] * 温妮菲德 看看自己的炸弹,似乎没那么大威力……
[22:58] <玛格丽特> “……这种程度居然没波及到邻里,果然很奇怪啊。”
[22:58] * 塞娜 再次施放了侦测魔法到处乱瞄
[22:58] * 温妮菲德 在这种仿佛炼金灾难的情况下倒是身手灵巧了许多
[22:58] <亚修> “这么彻底的爆炸不是随便什么炸弹就能做到吧。”
[22:58] * 玛格丽特 认真起来,开始侦测邪恶
[22:59] <塞娜> “请问这儿原来是栋什么样的屋子?”
[22:59] <zelto> 要调查的可以投建筑与工程知识和神秘知识和搜索和侦察。
[23:00] <DiceBot> 温妮菲德进行神秘检定: d20+18=17+18=35
[23:00] <DiceBot> 塞娜进行工程检定: d20+10=12+10=22
[23:00] <DiceBot> 亚修进行我便有神秘!检定: d20+12=13+12=25
[23:00] * 玛格丽特 看了一会儿环境:“我倒不觉得这残骸可以像人一样说话……”
[23:00] * zelto 对着塞娜说: 你看到地上的玻璃碎片有不少都放出魔法灵光。
[23:00] * 玛格丽特 再次站到旁边
[23:01] * 亚修 蹲下来检查一下可疑的残骸
[23:01] <DiceBot> 塞娜进行侦查搜索检定: d20+3=10+3=13
[23:01] <DiceBot> 塞娜进行神秘检定: d20+16=15+16=31
[23:01] <DiceBot> 亚修进行居然有侦察检定: d20+6=8+6=14
[23:02] <DiceBot> 温妮菲德进行知觉检定: d20+12=13+12=25
[23:03] <塞娜> “哎哎,这儿没炸掉前该有多少好东西……”
[23:03] * 塞娜 惋惜
[23:04] <玛格丽特> “什么好东西?”
[23:04] * 玛格丽特 只看见一地碎片
[23:05] * 塞娜 肩上的乌鸦扑楞楞的飞起,喊着“闪亮!闪亮!”
[23:05] * 温妮菲德 四处看看是不是某个特别令人熟悉的爆炸风格
[23:05] <塞娜> “这些玻璃碎,原来都是装着魔法药剂的瓶瓶罐罐。”
[23:05] <玛格丽特> “哇哦……”
[23:05] * 玛格丽特 表示了惊叹
[23:06] <亚修> “那么那瓶药水从这里出产的可能性也很高了……”
[23:06] <塞娜> “炸太碎了……很难分辨……”
[23:07] <ZELTO> 塞娜觉得除了玻璃碎片外,屋子焦黑的部分也有魔法灵光。
[23:08] <ZELTO> 亚修通过对残骸的仔细观察,发现这间屋子应该是先被烧过,而且从痕迹看,还是从里面开始烧的。
[23:08] <亚修> “烧着烧着爆炸了么……”
[23:08] <DiceBot> 塞娜进行sc检定: d20+16=8+16=24
[23:10] <塞娜> “或许是药剂泼溅出来……”
[23:10] <ZELTO> 然后塞娜再从多次参与次类现场的制作过程的经验中判断这次爆炸是呈直柱型,精确地控制在屋子的面积内,而且产生的冲击波完全没有影响到周围的地面哪怕一根草。
[23:11] * ZELTO 对着玛格丽特说: 没有感觉到什么令你厌恶的东西,但是走到屋子的残骸中时,还是会产生微弱的不安感。
[23:11] <塞娜> “哦……等等,这个爆炸,可能不是意外哦。”
[23:11] <玛格丽特> “……”
[23:12] * 玛格丽特 尽可能靠近不安的来源,尝试能不能感觉到什么
[23:12] <塞娜> “精确控制的威力和范围,嘭,全都没了。”
[23:12] <玛格丽特> “这里……有种让人不安的感觉,某种邪恶的味道……”
[23:12] <温妮菲德> “师父大人不在这里么?”
[23:13] * 温妮菲德 天然的在残骸附近转
[23:13] <塞娜> “如果原来曾经有过什么,现在也全被抹掉了。”
[23:13] * 玛格丽特 站在那个地方上,眼睛显得有些失去焦距
[23:13] * ZELTO 对着温妮菲德说: 你没有发现四周有什么生物的残骸。
[23:13] * ZELTO 对着玛格丽特说: 投一下魅力判定
[23:13] * 温妮菲德 有些泄气,咳了几声
[23:14] <DiceBot> 玛格丽特进行cha检定: d20+4=16+4=20
[23:15] * 塞娜 露出沉思的神情,绕着屋子踱步
[23:15] * 玛格丽特 拔出剑尝试翻动残骸
[23:15] <亚修> “玛格丽特你发现什么了么?”
[23:16] <玛格丽特> “也许有什么在这残骸下……又或者是残留吧,总之现在还不能确定。”
[23:17] <塞娜> “嗯?什么?”
[23:17] <塞娜> “挖!”
[23:17] <玛格丽特> “……”
[23:17] * 玛格丽特 突然之间没有了反应
[23:17] <亚修> “挖坑吗……很费劲的呀。”
[23:18] * 温妮菲德 喝了几口提神药剂,默默看着地板
[23:18] <塞娜> “咦?玛格丽特好像有点不对劲?”
[23:18] <亚修> “……怎么了?
[23:18] * 塞娜 伸手到女孩眼前晃了晃
[23:19] * 亚修 拿刀鞘捅了捅浑身重甲的玛格丽特
[23:20] * 玛格丽特 摇晃了一下,然后看了自己的手一眼
[23:20] <玛格丽特> “刚才,好像出现了幻觉一样。”
[23:21] <玛格丽特> “我看见了这里面的桌子……还有试管,对,还有那些在试管里面的液体。”
[23:21] <塞娜> “你不要紧吧?”
[23:21] * 玛格丽特 比划着说出刚才看到的景象。
[23:21] <塞娜> “液体怎么了?”
[23:21] <玛格丽特> “我不清楚是什么,但感觉很古怪……”
[23:22] <亚修> “既视感?不太对……”
[23:22] <温妮菲德> “炼金术失败的炸弹什么的吧……”
[23:22] * 亚修 正回想有什么适合这个情况的名词
[23:22] * 温妮菲德 低声
[23:22] <塞娜> “你刚才说,感觉到邪恶?”
[23:22] <玛格丽特> “与其说邪恶,还不如说是不安……”
[23:23] <玛格丽特> “那些液体什么颜色都有一些,好杂乱,装它们的瓶子上有字……”
[23:23] <玛格丽特> “是什么来着……”
[23:23] * 玛格丽特 努力回忆
[23:23] <塞娜> “不要急,慢慢想看看……”
[23:24] <亚修> “好亲切的标签。”
[23:25] * 玛格丽特 于是写下来那些单词……“力量药水III”“咆哮VI”“护盾X”
[23:25] * 温妮菲德 过去辨认了一下
[23:26] <玛格丽特> “就这些了,我不知道它们算什么……”
[23:26] <塞娜> “这可看起来可不是什么乡村药剂师会用到的配方哦……”
[23:26] <玛格丽特> (我的意思是,这些单词我认识,但我不知道具体代表什么程度的药剂
[23:26] <亚修> “都是些很正常的东西,虽然不是很适合在这里用。”
[23:27] <温妮菲德> “如果是炼金术药水的话,比人家的层次要高出很多……”
[23:27] * 温妮菲德 低声
[23:27] <温妮菲德> “问问师父大人的话,肯定能知道的。”
[23:27] <ZELTO> 亚修想起了那个不靠谱的传说。
[23:29] <ZELTO> “你们发现什么了么,我们这里没有什么人对那些什么神秘的魔法有研究的。”
[23:30] <温妮菲德> “人家想找人家的师父大人……”
[23:30] <亚修> “咦,好象想起点什么……我想想…………”
[23:31] <温妮菲德> “这个药水名称的风格,很像他的。”
[23:31] * 温妮菲德 低声
[23:31] <塞娜> “这位布里维……什么什么的,是个相当强大的药剂师哦。”
[23:32] <玛格丽特|派尔斯> “温妮,你的师父……有提到过这位布里维托夫吗?”
[23:32] <亚修> “这么说了……好象听说过有一个神秘的隐士,其中一个隐居点就是这纳克镇。”
[23:32] * 玛格丽特|派尔斯 小心地询问
[23:32] <亚修> “说不定就是他。”
[23:32] <温妮菲德> “师父大人现在在他那里调养身体呀……”
[23:32] * 温妮菲德 记得自己说过好几次了
[23:32] <塞娜> “关于这个隐士,传说还提到过什么?”
[23:32] * 温妮菲德 虽然很小声
[23:33] <玛格丽特|派尔斯> “呃,抱歉,我的意思是,除了在他那儿养伤以外,有说过这位先生的其他事情吗?”
[23:33] <温妮菲德> “就提到他是一个药剂师而已。”
[23:33] <亚修> “还有什么很厉害啦,能赐予别人魔力啦什么的。”
[23:33] * 温妮菲德 看看那封信,确认了一遍
[23:34] <玛格丽特|派尔斯> “嗯,明白了,谢谢你,温妮。”
[23:34] * 玛格丽特|派尔斯 道谢。
[23:35] <温妮菲德> “……不用谢人家啦……也没有做什么……”
[23:35] * 温妮菲德 咳了几声
[23:35] * 温妮菲德 连忙灌了口药剂
[23:36] <塞娜> “总之,炸掉这屋子的爆炸手法之精确,很难认为是一场意外。”
[23:36] <亚修> “也许是掩饰自己失踪的手法。”
[23:37] <塞娜> “谁知道呢……这位隐士,看来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23:38] <ZELTO> “如果他是失踪了,我可不知道怎么找到他,我在这方面可没有天份。”曼特插嘴,“呵~~~~~你们还有什么地方想去的吗?我想回去睡一觉以应付夜班,不然今晚我大概会倒在谁家的门口。”
[23:38] <亚修> “你告诉我们地点就行,那些兽人出现在哪?”
[23:38] <玛格丽特|派尔斯> “这边暂时也没法再发掘什么,只能去找那些绿皮肤的家伙看看了。”
[23:38] <亚修> “反正走起来了就都走一圈看看。”
[23:39] <温妮菲德> “那……那位药剂师,现在住在哪里呢?”
[23:39] * 温妮菲德 小声的问道
[23:39] <玛格丽特|派尔斯> “对了,顺便问一下,这位药剂……”
[23:40] * 玛格丽特|派尔斯 发现自己要问的是同一个问题于是半途停止了。
[23:40] <ZELTO> 他把兽人出没的地点告诉了你们,只需要出镇走一小时左右。
[23:42] * 玛格丽特|派尔斯 伸了一个懒腰
[23:42] <玛格丽特|派尔斯> “走吧,去看看那边有没有新发现。”
[23:42] * 塞娜 向治安官告辞
[23:42] <亚修> “兽人堆的话至少能有些收获!”
[23:43] <温妮菲德> “咳咳……咳咳,好远。”
[23:43] * 温妮菲德 喝了口药剂
[23:43] <亚修> “我觉得你找匹骡子骑比较靠谱……”
[23:44] <ZELTO> 你们和曼特分开后,就趁着还是白昼,对兽人还有优势时,去查看究竟。
[23:44] <塞娜> “我们可以租几匹马。”
[23:45] <亚修> “马估计会把她的肺颠出来吧……”
[23:45] <温妮菲德> “咳咳……”
[23:45] <ZELTO> (于是是用坐骑还是走着去,走着是一小时)
[23:45] * 温妮菲德 摇摇头,“慢一点,人家也是可以走过去的。”
[23:45] <玛格丽特|派尔斯> (我无所谓XD)
[23:45] <亚修> “那就慢慢走吧。”
[23:45] * 亚修 耸耸肩
[23:46] <塞娜> “就当散步也好咯。”
[23:46] * 温妮菲德 于是背着药箱慢慢走
[23:46] * 玛格丽特|派尔斯 活动一下肩膀,走在前面
[23:47] * 塞娜 把温妮的大药箱接过来,塞给亚修
[23:48] * 温妮菲德 投以感激的目光
[23:48] <亚修> “喂喂……自己的事自己管好才是冒险者准则吧!”
[23:48] * 亚修 虽然说着但还是迅猛地后退了几步,只好老实地扛着箱子
[23:48] <玛格丽特|派尔斯> “如果你觉得累的话交给我也可以。”
[23:48] <温妮菲德> “不行的话,人家自己背也可以……也很习惯……”
[23:48] * 温妮菲德 小声小声
[23:48] * 玛格丽特|派尔斯 诚恳地说
[23:49] <亚修> “算了算了,回程再给你拿吧。”
[23:49] <ZELTO> .rh d20
[23:49] * DiceBot 滚进ZELTO怀里。
[23:49] * 亚修 挥挥手
[23:49] * 塞娜 无视亚修的抗议继续往前走
[23:50] <ZELTO> 没过多久,你们就进入了兽人出没的小树林。
[23:51] <ZELTO> 这四周的树木比较稀疏。
[23:52] <ZELTO> 看上去不便于隐藏,但是相对也容易发现目标,不过你们逛荡了一会儿,只找到了一个像是扎营点的场所。
[23:53] <ZELTO> 四周散落着一些动物的骨头和血迹,中间有一处燃烧过的木头残骸堆放在一起。
[23:53] * 亚修 检查一下痕迹的时间
[23:53] <DiceBot> 亚修进行我还有生存!检定: d20+6=5+6=11
[23:54] * 温妮菲德 在离远一点的地方休息
[23:54] * 温妮菲德 顺便看看这附近的踪迹
[23:54] <DiceBot> 温妮菲德进行我也有检定: d20+12=15+12=27
[23:54] <ZELTO> 亚修觉得火大概在六小时前熄灭了。
[23:55] <ZELTO> 温妮还在这里四周发现了不少脚印。
[23:55] <温妮菲德> “有一些脚印,咳咳,在这周围。”
[23:56] <ZELTO> 还有一些被削成箭杆粗细的木棍,不过没有箭头。
[23:56] * 温妮菲德 拿小手帕擦汗
[23:57] <塞娜> “能看出他们往哪里去了么?”
[23:57] * 温妮菲德 于是再努力的辨识了一下
[23:58] * 玛格丽特|派尔斯 拿起一根木棍看了看
[23:58] <ZELTO> .RH D
[23:58] * DiceBot 滚进ZELTO怀里。
[23:59] <ZELTO> 兽人并不以手艺好出名,不过你也看出这根木棍是打算拿来制成箭矢的。
[00:00] <玛格丽特|派尔斯> “跑到这里来做箭矢是想做啥……”
[00:00] <ZELTO> 同样散落在地上的还有大约二三十根,大概是没来得及制好就走了。
[00:00] * 玛格丽特|派尔斯 自言自语,把木棍扔下了
[00:00] <ZELTO> .RH D
[00:00] * DiceBot 滚进ZELTO怀里。
[00:00] <亚修> “这是在赶路吗?这么着急。”
[00:01] <塞娜> “也可能被什么赶走了……”
[00:01] <亚修> “也离开很久了。”
[00:01] * 亚修 检查一下他们前进的方向
[00:02] * 玛格丽特|派尔斯 于是再次依赖了专业(!?)的同伴
[00:02] <DiceBot> 亚修进行其实只是平时打打野兔检定: d20+6=19+6=25
[00:03] <ZELTO> 亚修用能追踪到幽魂脚印的集中力观察四周的地面,找出被清理过的脚印。
[00:04] <亚修> “脚印看起来像野兔。”
[00:05] <塞娜> “别只想着晚餐啊……”
[00:05] <DiceBot> 温妮菲德进行还是扔一下吧检定: d20+12=17+12=29
[00:05] <ZELTO> 不过就算是鲁钝的兽人,在野外生活的时间也可能比亚修更长,所以这些脚印都很模糊,你们跟着走了不到1分钟就又断了踪迹。
[00:06] * 塞娜 看看他们走了哪个方向
[00:06] <亚修> “恩……变得不像野兔了,这不太好辨认。”
[00:06] <玛格丽特|派尔斯> “有脚印那么大的野兔吗!?”
[00:06] * 玛格丽特|派尔斯 忍不住吐槽了
[00:06] <ZELTO> 不过温妮在你们断了兽人的踪迹时发现地面有一些类似通用语的痕迹。
[00:07] * 温妮菲德 用随手拾来的树枝稍微清理了一下
[00:07] * 温妮菲德 看看是什么
[00:07] <ZELTO> 看上去是傻逼才会干的把字写在地面上以至于被路过的小动物搞乱了。
[00:07] <亚修> “这是一种……概念?”
[00:07] * 亚修 思索一下
[00:08] <亚修> “再怎么着,兽人也不会写通用语吧。”
[00:08] * 亚修 尝试辨认字迹
[00:08] <塞娜> “呃……难道是那个孩子?”
[00:08] <ZELTO> 又或者可能是路过的松鼠的行为艺术,字体很别扭,能认出来的只有“知道你们来,找到,好棒。”
[00:09] <玛格丽特|派尔斯> “…………………………”
[00:09] <塞娜> “呃,这仿佛神谕一般的字是什么啊!”
[00:09] <ZELTO> 看上去即使初学者也很少能写出这么傻的语言。
[00:09] <亚修> “这对神可是个污辱啊。”
[00:09] <温妮菲德> “咳咳,咳咳……”
[00:10] * 温妮菲德 灌了口药剂,不说话
[00:10] <亚修> “是说这是故意引诱我们的陷阱么?”
[00:10] <亚修> “不管怎样,这也太嚣张了。”
[00:10] * 亚修 哼哼冷笑一下,捏了一下拳头
[00:10] <亚修> “那就让他们看看嚣张的结果吧。”
[00:11] <塞娜> “揍他们!”
[00:11] <温妮菲德> “打架会让人受伤的……人家一点也不喜欢……”
[00:11] * 温妮菲德 低声
[00:11] <ZELTO> 奇怪的字点燃了你们的战意,而这暗中的傻逼到底隐藏在何处呢。
[00:11] <玛格丽特|派尔斯> “有够简单直接的,不过现在好像没别的办法了”
[00:11] <塞娜> “让绿皮受伤比我们自己受伤好多了。”
[00:12] <ZELTO>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