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AD&D 2E】完全圣武士手册 翻译索引帖  (阅读 1428 次)

副标题: 先挖个坑

离线 莱斯利格林

  • Peasant
  • 帖子数: 11
  • 苹果币: 0
【AD&D 2E】完全圣武士手册 翻译索引帖
« 于: 2020-12-27, 周日 18:07:07 »
翻译目录及相关译者(以下所有内容若无注明均未校对,欢迎你们在下方留言给出你们对译文的意见和建议。)
简介(Introduction)
剧透 -   :

序言


骑行天下,纠正人类之罪孽,
To ride abroad redressing human wrongs,

不吐毁谤,不,亦不轻信流言,
To speak no slander, no, nor listen to it,

一言九鼎,守信如守主道,
To honor his own word as if his God's,

快乐生活,严守无瑕纯洁,
To lead sweet lives in purest chastity,

钟爱一位少女,忠于她,
To love one maiden only, cleave to her,

向她致以敬爱,以行不以言……
And worship her by years of noble deeds...

——圆桌骑士的信条
(丁尼生男爵阿尔弗雷德,《王之牧歌》)


言及圣武士,什么最先进入你的脑海?对我等中许多人而言,这一形象都与中世纪骑士的形象密不可分:在中世纪的超级英雄,身着闪耀的护甲,骑枪在初升之日下闪光,他是骑士道的精华,弱者的斗士,勇气的人格化身——至少在我们思考圣武士的历史形象时是如此。

尽管完全圣武士手册包含了历史上的骑士形象,但它包罗的范围实际上更为广泛。在本书中你可以找到封建时代侍奉领主的骑马士兵,但你也将会见到独角兽骑士,屠龙勇者,或是不死生物的灾星;你将见到骑乘雄健战马,挥舞魔法宝剑的男男女女;你将见到远古宗教的信徒,神秘哲学的追随者,他们有的侍奉强大的教会或王权,有的却只回应自己的良心。

本书专注于圣武士的动机、特殊能力、以及独特限制——也就是,一切让圣武士与其他人物截然不同,一切让扮演圣武士如此具有挑战性的元素。我们将探究圣武士的个性,揭示他的情感,试着理解让他做出如此举动的一切;将他在冒险团队中的地位,与他的社会地位,作为一个整体进行审视;调查他的信仰对他有何要求,他又对自己有何期望。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将会讨论一打以上的全新人物套组,教你如何为你的圣武士设计一套行为准则,并描述新的熟练和装备。

为阁下阅读方便起见,本书编集并总结了所有来自地下城主™指南(文中简写为DMG)与玩家手册(简写为PH)的有关规则。本书书后也附有一套新编人物卡表格,专为记录圣武士玩家的一切细节而设计。

记住,本书中所包含的所有材料均为选开。在实际加入战役前,每个点子都必须获得DM™的首肯。

本书中的所有材料都使用AD&D®第二版规则。使用原始AD&D PH与DMG的玩家应谨慎地将本书纳入战役中。本书附录谨总结原始AD&D圣武士规则以备查考。

破译奥秘手册,一本原始AD&D规则扩展,宣称圣武士是骑兵职业的一个子职业。在AD&D第二版规则中,这一宣称不再适用。但圣武士仍与战士职业组相关,与以一种更优化姿态,作为一个人物套组出现在完全战士手册中的骑兵一样。

完全圣武士手册中的许多概念大量应用了AD&D2版玩家手册中介绍的熟练规则。我们强烈建议阁下在战役中应用熟练系统,并在实际运用前熟读规则。

————边栏:圣武士之源起————

历史上骑士的生活,并没有我们可能相信的那些文学描写那样浪漫。cniht这个词最早被用于描述那些法国佬的后裔——1066年的诺曼征服中到达英格兰的那些人。这些外表和行为都透着粗鲁的cniht士兵因其昂贵的装甲与他们的骑术——一种深受敬重的技艺——而引人注意。但除了这些优势,cniht仍然只是二等公民,他们的阶级高于农民,但比贵族还差得远。

随着封建主义兴起,cniht(最终盎格鲁化成了knights)们的地位大幅提升。封建时代的源头,始于富有的领主把小片的土地交给农民群体换取劳力,而处境艰难的地主则把他们的土地转交给领主以换取保护。这一关系通过荣誉的纽带和对彼此责任的明确理解得以维护。过了一段时间,封建关系中的每个部分都成为了贵族制度的一部分,封建交易也仅仅延伸至达到适当状况的人。

随着领主财富的增长,同样与日俱增的还有对保护他免受外来侵略的熟练武士的需求。而骑士们正是恰当的选择。按封建传统,领主获取骑士的服务,并以财富——大片地产,包括大片良田,大量美宅,甚至连带提供劳力的农民——作为回报。随着骑士们财富的积累,他们也获得了名望,成为了一个独立而又荣耀的社会阶层——而这样的阶层一般仅限于贵族之后才可进入。

骑士的地位在11世纪得以确立,在教会,在其私欲以及为愈发混乱的世界带来秩序的纯粹欲望驱使下,给骑士提供正式认可后。骑士精神被称作一种神圣的要求,而骑士的授勋礼则成为了一项神圣仪式。与这新的认可同步来临的还有新的责任,也就是在形式上被骑士信条定义的,一系列基于宗教理想的戒律。尽管骑士们在特权阶级中仍属较低地位,但是现在已被符号化为道德修养的最高标准,被平民与贵族同等敬仰。

尽管骑士备受尊重,却极少有人艳羡他。他的生活危险又暴力,充满持续不断的争斗与无休无止的名誉威胁。绝大多数骑士并未在为了荣誉或乐趣而冒险,而是在不断为了收入而奋斗,拼命寻找每一个诚实谋生的机会。死板的骑士信条——那使得抽象的忠诚誓约比生命本身更为重要的东西,成了绝大多数骑士的死亡判决。极少有骑士活过三十岁。那些有幸活下来的骑士,他们的余生往往支离破碎又一文不值,依赖社会的慈善为生——那社会却已几乎将他们完全抛在脑后。
第一章 角色创建 翻译者:子虚子
剧透 -   :
第一章:人物创造

本章编集了PH与DMG中为圣武士所设的所有数据、调整和等级提升。尽管没有两个圣武士完全一样,但他们都有同样的基础框架。

圣武士需求

只有格外优秀的人物可以成为圣武士,正如表1所列出的职业资格所示。

表1:职业资格

属性需求
力量 12
体质  9
灵知 13
魅力 17

主要属性
力量
魅力

可选种族
人类

可选阵营
守序善良

打算通过PH第一章介绍的方法1创建一个圣武士人物的玩家可能要终日不断摇骰子。尽管在方法2到方法4中这一问题有所改观,但只有方法5或方法6提供了一个合理的——尽管是渺茫的——机会,来得到所需的数字。

尽管这严格的属性需求可能会让一个打算创造一名圣武士人物的玩家感到烦躁,但这是为调节游戏平衡性所必须的。圣武士在游戏中最强大的角色之列。如果他们就像,比如说,战士和巫师一样易于投出,那么过多的强力人物,会让DM编制对团队中所有成员都具备足够挑战性遭遇的任务变得困难,或者也许根本不可能。DM或许还有其他理由要限制圣武士人数——比如,战役世界或许不鼓励圣武士的发展——或者,仅仅是为了增进圣武士的神秘性而限制其人数。

但如果你的DM对圣武士人物态度开放,你也许可以考虑使用表2,而不是掷骰法,生成所需属性。投一次1d12,使用对应的数据。

表2:预生成属性值

D12  力量 敏捷 体质 智力 灵知 魅力
1    12  8 16 10 15 17
2    17 10 10  9 14 17
3    12  9 12 10 16 18
4    15 13 15 11 14 17
5    14 16  9 15 18 17
6    12 11 11  9 13 18
7    18*12 12 12 14 17
8    13 11 14 10 17 18
9    16 10 11 11 16 17
10   13 14 13  9 13 17
11   15 12 17 14 15 18
12   14 15 10 13 13 17

*投百面骰决定超凡力量。

等级提升

圣武士等级提升与获得生命值的速度与战士一样。在9级及之前的每一级,他们获得1d10点生命值。在10级及以上,他们获得3点额外生命值。表3总结了圣武士的等级提升,以及相应的零级命中值。

记住这两项调整:

·力量和魅力大于等于16的圣武士在其所有获得的经验上获得10%奖励。圣武士必须在这两项属性上都有16点或以上才可获得这一奖励。

·异常高的体质点数会带来奖励的生命值调整。一名体质值高达17的圣武士在每个生命骰上获得+3奖励,18点则带来+4奖励。

表3:经验等级

等级        所需XP  生命骰(d10) THAC0
1            0     1       20
2         2250     2       19
3         4500     3       18
4         9000     4       17
5        18000     5       16
6        36000     6       15
7        75000     7       14
8       150000     8       13
9       300000     9       12
10      600000     9+3     11
11      900000     9+6     10
12     1200000     9+9      9
13     1500000     9+12     8
14     1800000     9+15     7
15     2100000     9+18     6
16     2400000     9+21     5
17     2700000     9+24     4
18     3000000     9+27     3
19     3300000     9+30     2
20     3600000     9+33     1

随着等级提升,圣武士将获得新的熟练槽,如表4所示。记住,如果圣武士试图在没有必备熟练的情况下使用某件武器,他将承受-2惩罚。

表4:总熟练位

等级    武器    非武器
1-2    4     3
3-5    5     4
6-8    6     5
9-11   7     6
12-14  8     7
15-17  9     8
18-20 10     9

表5总结了每个等级对应的豁免检定。与其他人物不同,圣武士在全部豁免掷骰上获得+2奖励。为简明起见,圣武士的调整后豁免值在括号中写出;例如,1级圣武士必须投出12或更高才可免受麻痹效果。

表5:豁免检定

等级     PPDM    RSW     PP      Breath   Spell
1-2    14(12)  16(14)  15(13)  17(15)   17(15)
3-4    13(11)  15(13)  14(12)  16(14)   16(14)
5-6    11(9)   13(11)  12(10)  13(11)   14(12)
7-8    10(8)   12(10)  11(9)   12(10)   13(11)
9-10    8(6)   10(8)    9(7)    9(7)    11(9)
11-12   7(5)    9(7)    8(6)    8(6)    10(8)
13-14   5(2)    7(5)    6(4)    5(3)     8(6)
15-16   4(2)    6(4)    5(3)    4(2)     7(5)
17+     3(1)    5(3)    4(2)    4(2)     6(4)

缩写表

PPDM=麻痹、毒素或死亡魔法
RSW=权杖、法杖或魔杖
PP=石化或变形
Breath=喷吐武器


护甲与武器

作为勇士职业组的一员,圣武士可以穿着任何类型的护甲。不论穿着何种护甲,圣武士在他们的任何特殊能力上都不承受惩罚。

圣武士也可使用在PH第六章列出的任何武器。随着等级提升,圣武士每轮可做出不止一次攻击,如表6。

表6:圣武士每轮攻击次数

等级    攻击次数/轮

1-6   1次/轮
7-12  3次/2轮
13+   2次/轮

圣武士可以同时使用双武器进行战斗——双手各持一把武器——只要副手武器比主手武器更小更轻,也因此他无法同时使用盾牌。在这些限制下,圣武士每轮可用其副手武器进行一次额外攻击。不过,以两把武器同时战斗会让两者的攻击检定都承受减值。基础的减值是主手武器-2,副手武器-4。圣武士可用其基于敏捷的反应调整修正这些减值,但不可将之调整到0以上。表7总结了这些减值。

表7:双武器攻击检定减值

敏捷     主手武器减值   副手武器减值
1      -8       -10
2      -6        -8
3      -5        -7
4      -4        -6
5      -3        -5
6-15   -2        -4
16     -1        -3
17-18   0        -2

牧师魔法

9级起,圣武士可以施展牧师法术。表8列明了圣武士每级可用的法术数量。这一表格同样写出了法术施展时的施法等级。举例而言,如果一名13级圣武士施展了二环的延缓毒发法术,这一法术的效果将持续5小时;法术持续时间是1小时/等级,此外,如表8所示,一名13级圣武士如同5级施法者般施展此法术。圣武士法术的施法者等级无法超过9级。

圣武士只能获取来自战斗、预言、医疗和保护领域的法术。为方便查询,表9列出了PH中所有圣武士可用的法术。以下限制同时生效:

·圣武士不能因高灵知值获得额外法术。
·圣武士不能使用祭司魔法物品,也不能以祭司或德鲁伊卷轴施展法术。不过,他们可以使用任何适用于勇士职业组的魔法物品,即使祭司也使用此类物品。

表8:圣武士法术进程

圣武士等级   施法等级   祭司法术等级
               1  2  3  4
9       1      1  -  -  -
10      2      2  -  -  -
11      3      2  1  -  -
12      4      2  2  -  -
13      5      2  2  1  -
14      6      3  2  1  -
15      7      3  2  1  1
16      8      3  3  2  1
17-18   9      3  3  3  1
19      9      3  3  3  2
20      9      3  3  3  3

表9:圣武士法术

环数  名称         领域
1   治疗轻伤       医疗
1   侦测魔法       预言
1   侦测毒素       预言
1   忍受环境       保护
1   魔石术        战斗
1   防护邪恶       保护
1   圣域术        保护
1   侦测简易陷阱*    预言
1   定位动植物      预言
1   橡棍术*       战斗

2   占卜术        预言
2   圣歌         战斗
2   侦测魅惑       预言
2   寻找陷阱       预言
2   知晓阵营       预言
2   抵抗火焰/寒冷    保护
2   延缓毒发       医疗
2   动物交谈       预言
2   灵能之锤       战斗
2   暂退术        保护
2   树肤术*       保护

3   解除魔法       保护
3   定位物品       预言
3   魔法祭服       保护
3   负界防护       保护
3   祈祷术        战斗
3   移除诅咒       保护
3   移除麻痹       保护
3   死者交谈       预言
3   防护火焰*      保护

4   治疗重伤       治疗
4   侦测谎言       预言
4   预言术        预言
4   中和毒性       治疗
4   反邪恶场       保护
4   法术免疫       保护
4   巧言术        预言
4   防护闪电*      保护
4   倒映池*       预言
4   驱虫术        保护

*斜体文本在原始AD&D®规则中被分类为德鲁伊法术。使用第一版规则的圣武士不能选择这些法术中的任何一个。

————边栏:可选法术限制————

在DM自由裁量下,AD&D®2版圣武士可被禁止施展表9中被标注斜体的法术。

—————————————————

3级起,圣武士获得了斥退亡灵能力。能被斥退的不死生物数量与种类取决于圣武士等级,如表10所示。

圣武士如同比他低2级的祭司般斥退亡灵。玩家投一次1d20,并查询表10中的相应条目。大于等于表中所列数字的结果意味着成功。“T”意味着这一斥退尝试自动成功;无需掷骰。“D”意味着目标不死生物被摧毁。斥退尝试无法影响到标有破折号的不死生物分类。一次成功的检定,或一个“T”或“D”符号,能影响2-12(2d6)个不死生物。一次斥退尝试只进行一次掷骰,无论不死生物队伍的组成如何。对表10中的每个适用的栏目都应使用同一掷骰结果。(要获得关于此能力的更多信息,请参见第二章。)

表10:斥退不死生物(圣武士)

圣武士等级                    不死生物分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3     10 13 16 19 20  -  -  -  -  -  -  -  -
4      7 10 13 16 19 20  -  -  -  -  -  -  -
5      4  7 10 13 16 19 20  -  -  -  -  -  -
6      T  4  7 10 13 16 19 20  -  -  -  -  -
7      T  T  4  7 10 13 16 19 20  -  -  -  -
8      D  T  T  4  7 10 13 16 19 20  -  -  -
9      D  D  T  T  4  7 10 13 16 19 20  -  -
10     D* D  D  T  T  4  7 10 13 16 19 20  -
11     D* D* D  D  T  T  4  7 10 13 16 19 20
12-13  D* D* D* D  D  T  T  4  7 10 13 16 19
14-15  D* D* D* D* D  D  T  T  4  7 10 13 16
16+    D* D* D* D* D* D  D  T  T  4  7 10 13

栏目索引

1:骷髅(或1HD不死生物)
2:僵尸
3:食尸鬼(或2HD不死生物)
4:幽影(或4HD不死生物)
5:尸妖(或5HD不死生物)
6:妖鬼
7:怨灵(或6HD不死生物)
8:木乃伊(或7HD不死生物)
9:幽灵(或8HD不死生物)
10:吸血鬼(或9HD不死生物)
11:幽魂(或10HD不死生物)
12:巫妖(或11HD以上不死生物)
13:特殊不死生物,包括独一生物、负能量位面的自由意志不死生物、外层位面不死生物,以及某些或强或弱的神祇。

*另有2d4个同一分类的生物被斥退。
第二章 圣武士的能力 翻译者:子虚子/莱斯利格林

剧透 -   :
 
所有的圣武士都有一系列内在的能力,这些能力将他们与其他人物职业区分开来。这些能力源于圣武士们坚定的信仰。在本章中,我们将审视他们每个能力的细节,讨论它们的效用、限制,以及特殊规则。

侦测邪念

圣武士,因其如此完全投身于善良势力,对他们而言仅仅是邪恶的存在都可引起身体感觉。尽管这一能力与侦测邪恶法术相似,但圣武士对邪恶的敏感性本质上如同一种第六感般作用。不过,正如对应法术一般,这一能力不能自动生效。玩家必须明确圣武士正在试图侦测邪恶;在此之后DM才会揭示相关信息。

使用与限制

与其他感官不同,这一对邪恶的侦测能力仅仅在圣武士持续专注一整轮之后才能生效,在这一轮内圣武士必须原地不动,不进行任何其他动作。圣武士们常常闭上眼睛、低下头,借助专注于自己的呼吸来摒除杂念。有些圣武士会张开双手,或是以指触额,又或以双手慢慢扫过身前的空间。每个圣武士专注时的习惯行为都各自不同,每个圣武士也都可以任意决定自己独特的行为方式。一旦决定了一套行为,圣武士就该一直以相同的方式执行之。

在专注中,一旦被攻击、干扰、或被以其他某些方式扰乱,圣武士的侦测邪恶尝试即告失败。不过他可以在之后的轮内再试一次。

圣武士可以指定一个身处距离自己至多60尺远,约10尺宽范围内的个体或人群,或是一个可能藏有前述个体或人群的地点——比如一丛灌木,或是一个隐蔽的壁龛——为目标。圣武士必须面对他欲侦测的个体、人群或地点,但他不需要能看到目标。比如说,如果圣武士被蒙住眼睛或身处浓雾中,那么他可以仅以声音或动作,甚至只是随便猜测,来指定目标。在一个昏暗的走廊中,圣武士的侦测邪恶能力可以判断暗中是否潜伏着心怀强大邪念的人——或是东西。

适合的目标

圣武士可以侦测人物或怪物辐射出的邪恶;邪恶魔法创造出的不死生物;负位面的影响;邪恶神器;某些附魔后的剑;以及其他辐射出邪恶的智慧实体。这一能力无法侦测诅咒物品或陷阱,也不能用于智力低于等于动物智力水平(智力0或1)的生物,比如蜈蚣或食肉植物。

圣武士对邪恶的感知力所针对的,是犯下邪恶行径的意图。这一能力不能揭露这一行径的确切性质,也无法揭露目标的实际阵营。那些阵营倾向强烈,那些不曾偏离信仰,且至少9级的人物,有可能会在有意做出此类行为时散发出邪恶。举例而言,如果圣武士把这个能力用在一个可疑的非玩家人物身上,圣武士或许会感觉到这个NPC散发着邪恶,而不是“这个NPC的阵营是中立邪恶”或者“这个NPC打算突袭并杀死这名圣武士”。如果一名NPC最近谋杀了一个路人,圣武士或许会发现NPC身上邪恶的残迹,但不能识破这桩犯罪的真相。诸如罗刹妖的生物,它们用幻术伪装自己,或许它们可以掩盖其外观,却无法掩盖其邪恶的意念。

一名高等级的人物,如果对邪恶阵营有不可动摇的信念,那么他就可能一直散发着邪恶——即使他没有正在计划一项邪恶行为或思考邪恶之事。强大的邪恶怪物,比如红龙或是山丘巨人,也不可控地散发着邪恶。圣武士总是可以侦测到此类邪恶存在的出现,除非某些稀罕的状况产生了效果。例如,在某些邪恶的要塞或位面,每一件东西都透着邪恶,这等于是让圣武士的邪恶感知能力无效化了。

目标生物不可通过豁免检定抵抗圣武士感知邪恶的尝试。不过,在目标身上施展遮蔽阵营或类似的法术可以暂时防止圣武士感知到目标身上的邪恶痕迹。不过,法术结束后,圣武士可以随意再次尝试。

圣武士侦测邪恶存在的尝试不能穿越3尺或更厚的木材、1尺或更厚的石材、或是1英寸或更厚的金属。薄薄的一层铅也可阻止这项能力的运用。在圣武士的感知中,这些障碍是无特征的遮蔽物,圣武士无从判断其材质与厚度。

解说结果

如果感知邪恶的尝试失败了,或者范围内并无邪恶出现,圣武士就不能感知到任何不正常的东西。如果邪恶确实出现了,圣武士就会感受到一种不可能被误解的身体感觉。尽管这种感觉的具体类型在不同的圣武士身上是不同的,但一个特定的圣武士总是会有同一种反应。典型的反应包括指尖刺痛、热血上涌、寒战、或是眼后阵阵钝痛;DM可以创造各种感受。一般而言这种感受只会持续很短时间。

如果圣武士正在探知一群人,那么他刺痛的手指并不能指出哪个人该为这邪恶迹象负责。如果他在探测一潭浊水,那么他疼痛的眼睛并不能揭示水面下邪恶生物的数量或物种。尽管如此,圣武士仍可从这种感觉的强度推定邪恶的程度。表11列出了四种常见程度,以及其来源的范例。同样列出的还有,对应每一种程度的,圣武士可能遭受的两种相应的感受。在遭遇中,如果圣武士成功侦测到邪恶,DM仅仅应描述他的感觉;玩家应该自行解释感觉的意义。

在DM裁量下,圣武士或许可以在发现邪恶的程度同时发现它的一般本质。扒窃行为可能辐射出微弱的邪恶,而吸血鬼的邪恶可能恶毒之极。DM可以应用表11中建议的感觉来提示邪恶的本质(对该名圣武士而言,微弱的邪恶对应着指尖的刺痛),或使用一套不同的感觉(胸口一热表明了微弱的邪恶)。


表11:邪恶的程度

程度  典型来源                    感觉

微弱  偷包;非邪恶的威胁               指尖轻微刺痛;眼后钝痛

中等  抢劫;邪恶牧师创造的骷髅;小魔鬼;标准兽人   手指的不适感;眼后隐约的跃动感

强大  大规模谋杀;食尸鬼;吸血鬼           整只手的刺痛感;眼睛强烈的周期性痛感

压倒  长老红龙;巫妖;吸血鬼巫师           双手剧痛;头痛欲裂


不同的状况会产生不同的结果,如果一个吸血鬼等在三英寸厚的石墙后,这石墙又有两英尺厚的木材加固,那么圣武士或许只能侦测到中等或强大的邪恶感觉,而不是压倒性的邪恶。如果一个谋杀者躲在有一薄层铅涂层的窗后,圣武士或许会侦测到中等而不是强大的邪恶感觉。

如果DM难以决定要使用表11中的哪个栏位,那么给圣武士提供混合的信号也是可接受的。如果一个有恶意的抢劫犯躲在一个壁橱里,但他打算一被发现就投降而不是战斗到底,那么圣武士可能同时侦测到微弱和中等程度的感觉(时而指尖刺痛,时而整只手指不适)。


豁免掷骰奖励

正如第三章所详述的,圣武士的信条迫使他比其他角色更经常地出生入死。或许圣武士的同伴还在犹豫,而圣武士将会与最后的仇敌the last enemy(译注:林前 15:26 最后要毁灭的仇敌就是死。1 Corinthians 15:26 The last enemy to be destroyed is death.)交战,自愿执行近乎自杀的任务,为守护原则直面死亡。

为了补偿这种危险,圣武士的信仰赋予他对毒素、死亡魔法,以及类似危机的更强免疫力。这种免疫力以所有豁免掷骰上的永久+2奖励体现。这一奖励在1级即生效。第一章的表5总结了圣武士的豁免检定。

这些奖励对圣武士的属性检定无效。一个16力量的圣武士,其力量检定即是以16进行,而不是18。不过,圣武士确实可以从那些对其他人物一样生效的豁免掷骰奖励受益,比如高敏捷和高灵知数值的奖励(见PH的表2和表5)以及魔法防具的奖励。
 

免疫疾病

圣武士对所有的器质性疾病免疫。这一免疫包括了对来自老鼠、食腐兽、变异食腐兽的啮咬所带疾病的免疫,以及对非致命性但具失能性的疾病,比如麻疹和耳痛的免疫。圣武士从不感冒,从不蛀牙,也不受寄生性怪物比如绿史莱姆、紫罗兰真菌、气体孢子、藻菌落、腐蛴螬的影响。他的伤口绝不会感染。这个过程是瞬间的,自动的,而且毫无痛苦;圣武士甚至不会意识到自己暴露于疾病中。

圣武士对疾病的抗力来自神圣的恩赐,不能被转赠他人。例如,用魔法进行输血不能把对疾病的免疫力传递给受血者。圣武士的子嗣也不会自动免疫疾病,除非他们自己成为圣武士。

圣武士仍会因以下事项承受正常的结果:

物理伤口。所有的创伤都会造成正常伤害。在脑震荡、肢体断裂和疲乏面前,圣武士和所有正常人一样脆弱。圣武士也会如常受到极端温度效果,例如晒伤、中暑、以及冻伤的影响。

毒素。圣武士会受到几乎所有摄入性、注入性或接触性毒素的影响。这包括外来刺激物(酸、水银),组织毒素(毒蘑菇,蛇毒,水晶泥怪),神经毒素(颠茄,砷),以及毒气(导致心跳或呼吸停止的吸入毒剂)。圣武士或许会因饮酒过多而酒精中毒,也可能因花粉、灰尘或其他过敏原产生过敏反应,但他们不会受到基于细菌或病毒的毒素——比如疯狗唾液——的毒害。

诅咒与魔法疾病。兽化症、木乃伊热,以及类似的症状并非疾病而是诅咒。圣武士仍会受到正常效果。(见PH27页与DMG131页以获得更多资讯。)

注意圣武士免疫造成疾病法术。DM可以认定威力极大的疾病——例如木乃伊热——可以压倒圣武士的天然免疫力,但可以被圣武士的治疗疾病能力治愈。

衰老效果。圣武士如同正常的人类一般衰老。衰老会带来属性减值,如PH第一章表12所示,以及随着衰老而来的正常的衰弱。举例而言,尽管圣武士的牙齿免疫细菌侵蚀,但它们仍会因珐琅质的侵蚀而脱落。身体无法支撑的圣武士会最终死去——在与一般人类相当的年纪。

心理异常。在幻觉、梦魇、失忆、疯狂,以及类似的精神与情感失调症状面前,圣武士如同常人一样脆弱——只要这些异常并非是某种疾病的后果(例如发烧导致的谵妄)。


治疗疾病

圣武士不仅仅免疫自然疾病,还能治愈其他人身上的此类疾病。这不需要任何材料或仪式,只需要用手指对病人轻轻一触——通常是触摸前额、脸颊、或者手。只有一瞬间的接触,皮肤触皮肤那么长的一点时间,是必要的。这种治疗会自动发生。受术者可以是任何人类、类人生物、亚人,或是自然动物。圣武士无法治疗兽化人、不死生物,或有异位面或超自然起源的生物。

每有五个经验等级,圣武士每周就能使用一次此能力(见表12)。受术者不会因为同样的疾病被治愈一次以上而获得任何奖励;多次施行治疗不会加速恢复或治疗伤害。不过,如果病人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又屈服于同一种疾病,圣武士可以再次治愈他。

圣武士可以治疗任何疾病。他不能用这一能力治疗物理伤口,治愈兽化症(或绝大多数其他诅咒),或是中和毒素。木乃伊热可以被这一能力治愈。源于祈愿术、神器、神祇,或类似起源的疾病可能无法治愈。


表12:能力等级进程

圣武士等级   治疗疾病*  按手礼**  其他
1       1      2      -
2       1      4      -
3       1      6      斥退亡灵
4       1      8      联结坐骑
5       1      10     -
6       2      12     -
7       2      14     -
8       2      16     -
9       2      18     祭司法术
10      2      20     -
11      3      22     -
12      3      24     -
13      3      26     -
14      3      28     -
15      3      30     -
16      4      32     -
17      4      34     -
18      4      36     -
19      4      38     -
20      4      40     -

*每周使用次数
**回复的生命值点数



康复

在圣武士接触病患后,他将立刻开始康复。康复所用的时间可能是几分钟到十天不等,这取决于疾病的严重程度以及病人已经病了多久。一个轻微感冒或是牙疼的病人可能在被治疗后的一回合内就完全康复。而晚期肺炎或天花的病患可能就要整整十天才能康复。根据这些参数,DM决定康复周期。

被治愈的病人不会自动恢复其因疾病而失去的生命值,但会停止继续损失生命值。生命值将以正常速率恢复,并受休息、医学或魔法照护、或者可能是圣武士的按手礼能力(见下)的加成。尽管这种治疗舒缓了疾病带来的失能性症状(比如发烧带来的头痛或是眼部感染导致的视线模糊),但它无力修正所有身体状况(比如麻子或是体重减轻)。


按手礼

通过按手礼能力,圣武士可以回复他自己、其他人物、或是一只自然动物损失的生命值。要使用此能力,圣武士仅需将双手按于受伤的人物或生物身上——一般是按在鬓角或胸口,但任何体表部位都是可以的。没有必要直接接触皮肤。或许圣武士戴着手套,或者受术者穿着衣服,只要圣武士施加的压力足够大,让受术者感到压力即可。

按手礼自动生效,恢复相当于圣武士经验等级两倍的生命值(见表12)。圣武士每日仅能使用一次此能力,治疗仅仅一个人物或生物。同样生效的还有以下限制:

·受术者无法恢复超过其正常值的生命值。如果一名6级圣武士按手在一名总计损失了3点生命值的人物身上,他就只能恢复3点生命值,一点不多。尽管圣武士理论上可以回复12点生命值,但在这一事例中,溢出的数值“丢失”了。

·受术者必须还活着。按手礼不能使死人复活。

·按手礼无法治疗疾病。治病需要另一种圣武士能力(于前讨论)。不过,按手礼可以恢复因疾病或毒素损失的生命值。(注意按手礼不能中和毒素或延长毒发时间;产生这些效果的是中和毒素和延缓毒发法术。)

·如果圣武士失去意识或无法动作,他的队友不能抓起他的手来治疗他本人或其他人。按手礼需要圣武士清醒地参与其中。

·除非圣武士同时使用双手,否则按手礼不会生效。在使用这一能力前,圣武士必须还剑入鞘、放下提包,或做出任何必要的动作以放空双手。如果他做不到——例如,他在一次事故中失去了一条手臂——他可以祈求神明允许他以单手治疗。假定这名圣武士的服侍值得称赞,那么神就可能恩准他的请求。


守护灵光

一道无形的保护性灵光持续环绕着圣武士。这灵光向所有方向辐射出10英尺,笼罩其边界内的所有人所有物。这一灵光即使是在圣武士陷入睡眠或失去意识时也仍存在,只有圣武士的死亡会使其消散。不过,它不能穿过墙、门,或其他物理障碍。

这魔法灵光对邪恶的敌方有一种打断与扰乱的效果,使得他们所有的攻击检定承受-1减值。被影响的敌方包括:

·阵营为守序邪恶、中立邪恶或混乱邪恶的怪物或人物。

·跨位面的、被咒唤来或召唤来的邪恶实体,或是被邪恶施法者召来的实体。

·被邪恶施法者魅惑,或被以其他方式强制犯下邪恶罪行的怪物或人物。

只有范围内的邪恶敌方会遭受这一攻击减值。对于体型较大的敌人,即使只有部分身体处于灵光半径内,它也会遭受影响。在邪恶的敌方移出灵光范围时,这一减值不再生效,但一旦它重新进入灵光范围,减值将重新生效。

在试图直接攻击圣武士,或是身处灵光内外的人物或生物时,灵光范围内的邪恶敌人将承受这一-1减值。这个减值对这一邪恶敌人做出的任何物理攻击均有效,但对魔法攻击无效。因为这个灵光只会干扰活着的生物而不是无生命物体,所以在灵光范围外做出的投射攻击不受影响;一个在圣武士11英尺距离外投掷巨石攻击圣武士的食人魔可以正常进行攻击检定。

以下是一些需要考虑的特殊状况:

·对邪恶的敌方而言,圣武士的守护灵光就像是一种令人不快的肉体感觉,比如轻微的恶心、皮肤刺痛、喉咙一紧,或是突然的恶寒。这种感觉是如此明显,所以这些邪恶的敌人几乎总是能辨认出作为其来源的圣武士——即使这圣武士处于伪装下。非邪恶生物与人物不会感到这些感觉。因此,他们并不能确知他们是否进入或离开了灵光的范围。在邪恶的敌人进入灵光时,圣武士也并不会有任何异感;也就是说,这个灵光对侦测邪恶毫无助益。

·圣武士可从防护邪恶法术受益,尽管这一灵光模拟了防护邪恶法术的诸多效益。防护邪恶也同样阻断造成精神控制的尝试,并防止与跨位面或被召唤生物的肉体接触。在法术的持续时间内,法术和灵光会同时生效,圣武士同时从两者获益。不过,攻击减值不能叠加;邪恶生物在攻击掷骰上承受-2不利,而不是-3。

·守护灵光使得圣武士在肉搏战中有显著的优势。不过,尽管圣武士可能倾向于在战斗中将同伴们聚集在身边,以便让大家都可以从灵光中受益——这不总是个好主意。如果有好几个人都挣扎着保持在一个受限制的空间内,那么战术移动也许会变得困难——一个10尺半径的范围没多少自由空间。一群扎堆的人物也会成为敌方远程投射攻击以及范围法术的活靶子。


圣剑

圣剑是一种特殊的,被祝圣的武器,它们能给圣武士提供独特的收益。尽管+5剑,神圣复仇者(在DMG附录中描述)是一个较为常见的例子,但其他的圣剑也是存在的。其中的一小部分在本书第六章描述。

除了它们超凡的工艺水准,圣剑与一般的魔法武器几乎无法区分。圣武士不可能在使用圣剑前就意识到其特殊的能力。在某些情况下,圣武士或许可以借由剑身神秘的铭文辨认出一把圣剑(这或许需要古代语言熟练,或是一个友善巫师的阅读魔法法术进行翻译)。一个熟练的武器匠或是智者也可能辨认出圣剑。有时,当圣武士接触圣剑时,圣剑将会发光;或者,如果圣武士捡起圣剑,他会感到手臂刺痛。

圣剑难以寻得,圣武士极少能在其职业生涯中找到一把以上的圣剑。一般而言,圣武士是在艰困或超常的情况下取得圣剑的。圣剑或许会是一头长老红龙的大宗财宝的一部分,隐藏在高山之巅的洞穴中。圣武士或许会听到深埋于沙漠遗迹下的圣剑的传言;实际上,这遗迹埋藏着显示圣剑真正位置的地图,而圣剑嵌在极地荒原的冰川中。如果圣武士在没有圣剑的情况下到达了较高的等级,他的神明或许会直接给他一把圣剑,在海床上的神殿中,或是放在遥远岛屿的某个宝箱里。不论在何情况下,DM都应将圣剑的获取作为一项极为重要的战役事件,并以此为基设计发现圣剑的环境。

每一把圣剑,在被圣武士拔出剑鞘握在手中时,都会投射出一个直径10尺的能量力场。圣武士的手就是力场的中心。力场将随圣武士一起移动,只要他还握着剑,力场就将一直存在。即使圣武士的手带着手套、铁护手,或是被绷带缠绕,圣剑也将投射出力场。

注意:在PH第三章中,讨论圣武士圣剑的第一个句子(见27页)应该是:“当圣武士将圣剑拔出鞘并持握时,他能够展现出一个10英尺直径的能量力场。”

在其范围内,这能量力场将驱散一切等级小于等于圣武士经验等级的敌意法术,并创造出50%的魔法抗力。特别地:

·力场内的所有邪恶敌人,包括邪恶阵营的怪物与人物、跨位面的、被咒唤或召唤的邪恶实体、以及被邪恶施法者魅惑或操纵的怪物或人物,都无法施展法术。力场在法术被施展的瞬间立刻将其抵消。敌对者不可用豁免检定抵抗力场的力量。

·邪恶的敌人只要离开了力场的范围,就可正常使用他们的法术与类法术能力。不过,圣武士仍然免疫他们的法术,即使这些法术是在力场外施展。一个邪恶法师可以对圣武士施展火球术,但在火球术进入力场的瞬间,它就将立刻消散。邪恶施法者试图对圣武士进行精神探测或控制(借助诸如超感或魔魂壶之类的法术)的尝试也将自动失败。

·以邪恶魔法制造的魔法物品在力场内无法工作。不过,其物理特质不受影响;一把+1剑还是可以被当作普通剑使用。在力场外,魔法物品可以正常生效,但圣武士仍免疫其效果。

以下限制同样生效:

·圣武士总是易于被等级超越他自身的魔法所伤害。他仍有正常的,免受这些魔法攻击的机会。

·力场只在圣武士握持圣剑时生效。一旦他收剑入鞘或是掉落了圣剑,他将立刻变得易于被邪恶魔法伤害。

·要让圣剑投射出能量力场,圣武士必须意识清醒,并能够控制自己的动作。昏迷或沉睡的圣武士就算握着圣剑,圣剑也不会为他驱散法术。

·借由直接对圣剑施展解除魔法,邪恶的施法者可以暂时无效化圣剑的魔力——包括它投射出保护性力场的能力。如果圣剑通过了成功的对抗法术的豁免检定,它就可以抵抗这道解除魔法法术。在这次检定中,圣剑的豁免使用圣武士的数值。如果豁免检定失败,圣剑的魔力将被无效化1-4轮时间。

·圣武士仍会受邪恶魔法的非直接影响。如果邪恶施法者用一道闪电束引起塌方,圣武士仍有可能被坠落的巨石砸伤。

某些圣剑可能会有额外的收益与限制。比如,一把神圣复仇者,对混乱邪恶的敌人会造成+10额外伤害。在第六章中描述的每一把圣剑都有其独特的特质。在设计圣剑时,DM可以使用上述标准收益与限制,或许再加上,对抗特定种类的邪恶敌人时,命中与伤害的+1到+5加值。


斥退不死生物

借由汲取信仰所创造的强大力量,圣武士可以成为守序善良能量的一个活生生的导管。他可以引导这力量惊退不死生物,或将其击至魂飞魄散。

圣武士在3级获得斥退不死生物这一能力。如第一章的表10所述,圣武士如同低2级的牧师般斥退不死生物;也就是说,一个3级圣武士在斥退不死生物时如同一个1级牧师一般。此外,圣武士也有着与牧师相同的限制:

·一次斥退尝试计为一次行动,要消耗一个战斗轮方可完成。这个尝试在圣武士的行动顺序中生效——按先攻顺位决定。

·对特定的一群不死生物,圣武士只能进行一次斥退尝试。一般而言,“一群”包括圣武士视线所及的,所有处于适当范围(DM决定)内的不死生物。如果圣武士成功斥退了一群七个骷髅中的五个,他就不能对剩下的两个进行第二次斥退尝试。不过,另一名祭司或圣武士可以试着斥退它们。

两名或更多的圣武士(或祭司)可以试着同时驱散同一群不死生物。如果某个特定不死生物受到不止一次损害,那么最强力的结果将生效。举例来说,如果一个骷髅从一名圣武士那里得到一个“T”结果,从一名祭司那里得到一个“D”结果,那么“D”结果生效。

·圣武士必须空出双手,也必须可以说话;仅仅是原地站着是不能斥退不死生物的。这一尝试应该伴以戏剧化的手势(圣武士在身前扫开双臂,或向不死生物伸出双掌,而后紧握成拳)或语句(比如“驱离,消散!”或是“倒在正义的力量之下吧!”)。手势或语句的具体内容取决于圣武士自己。

一个不死生物被斥退后发生了什么?一个“D”结果立即且永久地摧毁了它。DM决定其物理效果——越酷炫越好。骷髅粉粹成尘。食尸鬼被炽红的火焰吞噬,而后消失。幽灵尖叫着被吸进一个不可见的,针尖大小的传送门。吸血鬼融作一坑沸水。

“T”结果的效果取决于不死生物是被其他人的命令束缚着还是有着自由意志。一个受缚的不死生物,比如一个骷髅,会撤退,贴着墙,或以其他方式给圣武士和他的同伴让开路。如果是个有自由意志的不死生物,它会试图逃跑。如果无路可逃,它会在一定距离外逡巡,绝不接近圣武士身边10英尺以内。一旦被斥退,不死生物可能会嘶叫或抓挠空气,但不会对圣武士采取任何直接行动——即使圣武士转向他方。不过,如果圣武士竟然接近到不死生物身边10尺以内,他就破坏了斥退,不死生物将正常攻击。

绑定坐骑  译者:莱斯利格林

  或许圣武士最值钱的财产就是他的绑定坐骑了。通常而言,一匹有着非凡力量、勇气以及智慧的重型战马能够带着坚定不移的奉献精神服务它的主人。将坐骑与主人绑定在一起的纽带,有的是本能,有的是神力;许多人相信是神明让他们走到一起,来让圣武士拥有一个和他们自己一样高贵的伙伴。它们一旦加入队伍,只要圣武士依旧对他的信条坚定不移,坐骑就同样忠贞不二。
  一个圣武士在他们4级时就可以获得一匹绑定坐骑。坐骑可能在他们4级之后的任何时候出现。由于坐骑的抵达标志着圣武士生涯的一个重大里程碑,DM或许会希望延后它的出场。举例而言,如果一个4级圣武士即将开始对一个地下文明的长时间探索,DM会把坐骑的出现一直延后到圣武士重返地表。在任何情况下,由DM决定何时以及如何让坐骑出现。
  一个圣武士或许从来不会同时拥有超过一匹绑定坐骑。进而也不会在同一个十年内获得超过一匹坐骑。如果坐骑死亡或者丢失,圣武士必须等满足足十年,才能再次获得一匹坐骑。
  大部分绑定坐骑都是战马,但是其他生物同样可以成为绑定坐骑。表13列出了一些可能性。DM可能会将其他生物补充到表13上,只要它们适合骑乘,有着合理的智力,而且是善良或者中立阵营。
  PL可能会提出他的圣武士人物更希望何种坐骑,但是由DM来做出最终裁决。DM可能会基于表13来掷骰子来选择一个特定的生物。不论你采用何种方式,记住,只有最强大,最聪明,最勇敢的生物(译者注:此处可能是指在物种内比较,请不要向dm请求金龙坐骑)可以变成绑定坐骑。要成为一匹合格的绑定坐骑,大部分生物必须满足明确的统计要求。这些要求是推荐规则而非强制规则。DM可以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愿进行调整:
  生命值(Hit Points):大部分坐骑的每个生命骰至少要有6点生命值,举例而言,一匹重型战马有着21-27的生命点。
  智力:一个物种列出的智力至少应该是动物(1)(译者注:大部分动物的智力是1点)。然而,坐骑的智力会与它们的物种给出的智力不同:
   如果一匹坐骑的物种的智力是普通的动物的智力(1),那么这匹坐骑个体智力至少要为智力不全(4)(Semi-)。举例而言,战马这个物种的智力为1,但是一匹战马绑定坐骑有着4的智力。
   如果该坐骑的物种正常有着相当于智力不全或者更高的智力,那么该坐骑个体的智力会获得比物种中的通常的最高智力还要额外的+2的提高。比如,在怪物图鉴中,狮鹫的智力范围为2-4,那么一匹狮鹫绑定坐骑的智力为6。
  士气:坐骑的物种列出的士气必然至少会是不坚定(5-7)。而坐骑本身的士气可能会根据他们的物种获得额外的提高:
   如果一个坐骑的物种正常是不坚定或者平均的士气,那么坐骑将会有坚定(11)的士气。
   如果该坐骑的物种的士气有一个取值范围,那么坐骑本身的士气必然会取最高值。比如,狮鹫的士气范围为11-12,那么狮鹫绑定坐骑的士气就是12。
   加强的坐骑:DM可能会加强任何物种的绑定坐骑,通过增加2+2的生命骰以及增加3的基础移动速度。一匹增强的重型战马有着5+5的生命骰和18的移速。
  等级限制
为了维持平衡,DM应当考虑限制一个低级圣武士对坐骑的选择。比如说,DM可能会裁断,一个圣武士在7级之前只能用战马作为坐骑,或者10级之前不能获得飞行坐骑。
又或者,一个DM可以让所有圣武士只能有以下选择:
   一个圣武士可能只能拥有一匹生命骰数小于等于圣武士的经验等级的陆行坐骑。
   一个圣武士可能只能拥有一匹生命骰数小于等于圣武士的经验等级的一半的飞行坐骑。
使用这种方式时,一个7级圣武士可以拥有一匹3+3HD的鹫马作为绑定坐骑,而不是7HD的狮鹫。如果在表13上骰出了不符合要求的坐骑,那么重骰或者直接在表上选择一匹符合要求的坐骑。
战役限制
  DM在选择绑定坐骑时,应当也将队伍中的其他成员考虑进来,让他们也成为战役进行的一部分。一个狮鹫坐骑在圣武士的队友全部骑马时是毁灭性的——特别是如果狮鹫额外喜欢吃马肉的时候!(译者注:狮鹫的食谱是马和马的近亲,如鹫马、飞马、独角兽)。一头马头鱼尾兽(Hippocampus)在远离水源的战役中也不怎么有趣。所以,如上文所述,如果在表13上骰出了不符合要求的坐骑,那么重骰或者直接在表上选择一匹符合要求的坐骑。

  物种偏好
  绑定坐骑要求坐骑自愿加入冒险之中,而且一些物种可能对什么人是自己合适的伙伴有自己的想法。比如说,独角兽只会与女性圣武士为伍,而轻型战马也不情愿承载一个超重的骑手。如果坐骑与骑手不搭的话,就试试别的组合吧。
  人物配组
 某些特定的人物配组可能会对坐骑的有着最优先的要求限制。请看第四章人物配组获取详细信息。
表13:绑定坐骑
D100骰   坐骑
01-77     战马*
78-79     狮鹫
80-81     独角兽**
82-83     飞马
84-85     鹫马
86-87     巨鹰
88-89     恐狼
90-91      大象或者珍乳象
92-93      大型猫科动物(狮子或者老虎)
94-95      巨蜥
96-97      水生动物(马头鱼尾兽、海洋马、海洋狮、小鲸、海豚)
98-00      DM决定


*:圣武士的标准战马
**:女圣武士限定

圣武士的战马
  圣武士标准战马是一匹不寻常的坚强坐骑,比普通的重型战马更加高大而且极度健壮。他们的厚实毛皮提供了它们的天生护甲。强壮的双腿让他们能够以中型战马的移速奔跑。它们的负重容量为300,半速负载为450,1/3移速负载为600。
  圣武士标准战马:智力:低(7),阵营:中立。
  防御等级:5,移速:18,生命骰:5+5
零级命中值:15 攻击次数:3
  伤害:1d3/1d8/1d8
  体型:大型 士气:12 经验:270
获得一匹坐骑
  通常而言,一个获得一匹绑定坐骑的机会会在圣武士到达4级并宣称自己可以接受一匹坐骑时之后几个月内到来。由DM来决定坐骑进入这个战役世界的准确的时间和场合。获得一匹绑定坐骑这件事情应该是戏剧性,作为一个重大事件来进行的;毕竟,这是一个圣武士的生涯中的里程碑。下述为一些可能性:
  梦。圣武士可能会做一个被神明们诱发的梦,在梦中他能够看到在某个具体地点的一匹坐骑。
他可能会梦到一匹在战场上的传奇战马,正被蜥蜴人堆积如山的尸骸环绕。一匹独角兽可能正昏迷在长满红色花朵的田野之中——它被花朵的麻醉芳香打倒了。这个梦境也可能是一个尚未到来的事情的预示,又或者是一个已然成真的事情的图像。圣武士梦见梦境的频率会在几周内越来越高。这个梦境也可能随着圣武士越来越靠近梦境的来源而变得越来越生动。最终,圣武士能够遇到那个梦境中指示的地点。通过克服最终的阻碍,比如打倒试图吃掉战马的捕食者或者找到能够救醒昏迷的独角兽的解毒剂,圣武士就可以与他的坐骑一同踏上冒险之路了。
  奖励。一个圣武士可能会因为他们那出类拔萃的英雄壮举而获得一匹坐骑作为奖励;如果他从一个红龙家庭(译者:???)中救下了一个村庄或者只是亲手击退了一支兽人军队,那么慷慨的社区可能会赠与他一匹他们最好的战马。一个圣武士通过在山峦之巅修建一个神庙来敬拜他的信仰时可能会摔落山崖,当他跌入深渊之时,一匹狮鹫可能会从云海之中俯冲而出,将圣武士从危难之中解救出来——一个由众神赠送的礼物。
  任务。圣武士可能会听说一匹可能的坐骑的下落,并且决定去追踪它。这个信息或许来自于一名友好的贤者,或许是酒馆中的道听途说,又或者是从一座遗弃城堡中找到的神秘文档。他可能花几周又或者几个月时间来追查线索,只为了发现一个或更多他和他的绑定坐骑之间的阻碍。这个坐骑可能被一个怪物守卫,被一个邪恶君主关押,或者正在一个拍卖会上被标以天价。一匹活力四射的坐骑会抵抗捕获,让圣武士在荒野和崇山峻岭之中不断追逐。
  魔法。一个魔法仪式可能会唤起一匹绑定坐骑。一个圣武士可以从一卷记载奥术知识的羊皮纸或者一个愿意提供帮助的法师那里获知这类仪式的细节。一头被困在钻石中巨鹰的可能可以通过沐浴在小矮灵的泪水中获救。一幅挂在洞穴墙上的战马的画可能会因为圣武士点燃了某种熏香而活过来。如果圣武士收集了散落的狮鹫之骨,并通过将他们撒入海中完成仪式,那么一头活生生的狮鹫也可能从水中升起,准备为圣武士服务。
辨认一匹绑定坐骑
  尽管一匹坐骑总是知道绑定是何时已然完成,但是对圣武士而言这就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了。DM不应该直接告诉圣武士他刚刚与坐骑完成了绑定,而是描述坐骑的行为,让圣武士自己得出结论。以下是圣武士可能能够找到的几个迹象。
  坐骑看起来不同寻常得聪敏。一匹战马会随叫随到,一匹鹫马会按指令拿取物品(fetch)。
  坐骑看起来不同寻常得勇猛,会无畏地伴随圣武士一起与强大的敌人战斗或者当一个怪物试图埋伏时示警。
  坐骑看起来不同寻常得忠诚而且亲近。一匹战马无论圣武士走到哪里,都会一路小跑着跟在圣武士背后,圣武士停则一起止步,圣武士前进则立刻跟随。一匹独角兽会把它的头躺在圣武士少女的膝盖上休息。
  在观察到这些行动的一到两天之后,即便是最鲁钝的圣武士也能得出结论——他已经获得了一匹绑定坐骑。若要消减这挥散不去的疑虑,一个友好的施法者可能可以通过施展动物交谈术或者类似的法术来判断绑定的存在。
旅途中的照料
  一般而言,一匹绑定坐骑同样有和正常坐骑相同的需求。在大部分情况下,它们能够照料好自己。饥饿时吃草或者捕食,干渴时饮水。除非它们被下了命令,那么圣武士休息时,坐骑也会休息。
  偶然情况下,坐骑不得不需要圣武士的照料。在缺少牧场或者找不到狩猎之地时,圣武士就不得不给他的坐骑提供饲料。在一个干燥的沙漠中,圣武士还不得不将他的饮水与他的坐骑分享。坐骑也经常需要定时摄入盐来补充因为出汗而损失的盐分。生病或者受伤的坐骑也可能会需要医疗照看。
  一些坐骑,特别是马,会需要圣武士的每日梳毛来保证健康。坐骑的毛发必须被梳洗,然后用软布彻底擦干。必须彻底检查它的蹄子是否有嵌进裂缝的石头,以及其他畸形,如果不注意的话可能会造成严重的损害。所有的坐骑都会被圣武士那包含深情的种种表达所感化,比如美味的零食,软言细语,以及轻柔的抚摸。
独特的特性
  所有的绑定坐骑,无论其物种如何,都有以下的共通特性。
  忠诚服务。一匹绑定坐骑的忠诚是不可动摇的。它们会毫无犹疑地执行圣武士的指令——如果它们能理解的话。当圣武士步行时,它们也会跟随在他们左右,除非被圣武士命令留在原地。
  在战场上,坐骑也会一直和圣武士在一起,即便面对必死之境地,也不会离开一步。一匹绑定坐骑绝不会为了自己的生命而弃圣武士而去。用游戏术语说,当坐骑与圣武士并肩作战,或者保护圣武士时,其士气可以被视为无畏(20)。
  一匹绑定坐骑不会给圣武士的队友什么特殊待遇,除非这匹坐骑已经被特别训练来保护队友或者响应队友们的指令。如果一个队友以被坐骑认为有威胁的方式接近圣武士,坐骑可能会发出响鼻并且跺响马蹄以示警告,甚至试图将队友推开。被圣武士安抚之后,它们会退后,但是依旧会机警地盯着圣武士的队友。坐骑对非玩家人物(NPC)也是一样,无视保持距离的非敌对NPC们,但是对表现出威胁的人反应剧烈。
  呼之即来。一匹绑定坐骑在圣武士发出召唤时会立即来到圣武士身边。坐骑会对一声叫喊,一声口哨,手势或者圣武士任何声音或者身体信号的做出反应。圣武士只需向坐骑示范一次,从此之后坐骑的就会准确无误地回应每一次信号。
  管理(Handling)。圣武士总是可以让一匹激动或者焦虑的坐骑冷静下来。这个能力不需要动物管理(Animal Handling)的熟练。
  骑乘。一个圣武士要骑乘他的坐骑时,既不需要陆地骑乘熟练也不需要空中骑乘熟练。此外,圣武士可执行所有适用其坐骑种类的熟练中的操作。正常来说施展特技会要求熟练检定(如玩家手册第5章中所描述)而非要求骑乘检定。对陆地坐骑,以圣武士的灵知属性进行骑乘检定并有+3的检定调整。对空中坐骑,骑乘检定等于圣武士灵知-2(该调整值与玩家手册表37给出的调整值是相同的。)
  除非被训练过,否则一匹绑定坐骑只会允许圣武士骑乘。任何圣武士之外的人如果有这种骑乘的尝试,只会得到坐骑愤怒的后蹄蹄击和喷在他们脸上的鼻息。圣武士的安抚之语能够阻止坐骑真的伤到那些不受欢迎的试图骑乘者。
  战斗。一匹绑定坐骑会极具侵略性地从敌人的攻击中保护它的圣武士——啃咬,踢击直到攻击者退后。坐骑也会攻击任何被圣武士指明的目标,持续攻击直到圣武士要求它停下。
训练
  一匹绑定坐骑可以执行任何在上一章节独特的特性中讨论的行动。一个圣武士可能也希望训练他的坐骑来让它们能够完成额外的窍门和任务。窍门是被用来响应特殊要求的简单行动;这种行动不要求坐骑的独立自行决定。任务是更复杂得多的行动,它们可能会要求多个步骤以及一点点即兴。由于绑定坐骑和圣武士的亲密关系,它可以精善于令人印象深刻的窍门和任务,而且学习起来会比其他动物更有效率。
  训练动物熟练对训练一匹绑定坐骑而言不是必须的,尽管流程是类似的。圣武士告诉DM他想教给他的坐骑窍门和任务的哪一种。如果得到了DM的同意,那么圣武士就会开始训练。教绑定坐骑一个窍门会需要1-2周,教一个任务会需要2-5(1d4+1)周。在训练期的结束时,圣武士要进行一个灵知检定(使用圣武士自己的灵知而不是坐骑的)。如果检定成功,那么坐骑就学会了这个窍门和任务。如果检定失败,圣武士可能会再次尝试,花费时间不变(即窍门1-2周,任务2-5周)。当第二次的训练结束时,他要做第二次灵知检定。如果这个检定再次失败了,这个坐骑就无法学会这个窍门或任务。一个绑定坐骑能够学会9-20(1d12+8)个窍门和任务——以任意方式组合。
  一个圣武士能够用训练动物熟练,来在训练他的坐骑的同时训练其他动物。在同一时间下,圣武士可以训练包含坐骑在内的三个动物。
  一个圣武士必须定期和他的坐骑一起工作来教给它一个窍门或者一个任务。精确的时间消耗并不如每天与坐骑的一起工作来的重要。如果一个圣武士掉队了——举例而言,如果圣武士在几天里翘掉了预定的一节训练课程。那么DM可能会判决要求圣武士从头开始训练,开始新的1-2或者2-5周的训练。
  几个适合绑定坐骑窍门和任务的例子已在下面列出。一个圣武士不必局限于下述例子,他可以尝试教给他的坐骑任何他能想到的任务和窍门,只要他的坐骑的物理上和精神上可以实现并且DM同意。
  一匹坐骑能够在执行大部分窍门和任务中自动成功;掷骰子和检定是不需要的。DM可能会要求进行一次属性检定,如果结果是不确定的。(比如,一个坐骑成功地通过了敏捷检定,那么它就可以成功地走过一条木板,跨越一个深沟。)作为一个可选项,DM可能要求一个百分比机会的概率掷骰(坐骑有30%的机会成功穿越深沟)。DM裁定所有战斗相关的窍门和任务必须要像其他战斗行动一样使用攻击检定和伤害检定。
  特别聪明的坐骑们。那些可以用语言进行交流的坐骑和那些智力可以与人类相比的坐骑不需要训练。这些生物只要圣武士提出请求,就会执行任何合理的窍门和任务。
窍门范例
  说话。坐骑可以嘶叫,咆哮或者制造其他的一些预定好的声音来发出命令。(on command)
   驼兽。通常来说,绑定坐骑抗拒被作为驼兽使用。一些坐骑只能够舒服地背着人类骑手。
其他的则是认为,背负装备是在蔑视他们的尊严。一旦坐骑学会了这个窍门,就能够毫不费力地让它们在背骑手和护甲之间切换。为了避免因为摩擦产生的皮损和伤口,一个坐骑通常
会要求一个在他们背负护甲的时候戴上鞍座。一个给马用的鞍座花费5gp。给其他物种的鞍座的花费为5-15gp,取决于坐骑的体型和DM的裁断。
  追击。正常来说,当攻击圣武士的人撤退之后,坐骑也会停止它们的攻击。当他们学会这个窍门之后,坐骑会追击一个正在撤退的敌人。如果坐骑成功追上了敌人,它们就会重新开始攻击。马匹可能会无限期地追击下去,直到敌人被打倒或者成功逃离,又或者之前被教会了按照圣武士的命令返回。
  停留。坐骑会停在原地,直到圣武士允许它们行动。

任务范例
  拯救。如果圣武士在战场上失去意识,坐骑会把他拖到安全的地方或者一个事先定好的地点,比如圣武士的露营地或者去最近的安全地点。
  策略攻击。在一场战斗遭遇中。坐骑能够根据目标们的策略和选择来独立做决定。坐骑可能会暂时离开圣武士来引走一个正在冲锋的怪物,或者它们可能会攻击一个圣武士没有看到的敌人。(比如一个将要把刀子插进圣武士背部的人。)
  守卫之责。坐骑在营地或者其他地方屹立守卫,监视任何可能的入侵者。如果坐骑发现了一个入侵者,它们就好像被圣武士命令一样做出反应。它们可能会向正在睡眠的圣武士示警(或者其他指定的人物)——通过把他推醒,大叫,或者攻击。
  因为许多坐骑不能够区别友方和有敌意的入侵者,坐骑在大部分时候很可能会对任何靠近的人或者生物做出反应。想要提高坐骑作为一个守卫的价值,圣武士可能会教他们对某一特类的入侵者做出反应(比如说 骑着马的人,或者任何巨人类)。辨认某一特类的生物被认定是一种单独的窍门,要求单独的训练时间。换而言之,坐骑必须先学会守卫之责这个任务,然后学会任意数量的窍门来辨认对应种类的入侵者。
  搜索。坐骑可以寻找一个地点里寻找某种特类的东西,并且,如果它找到的话,把这个东西带回给生物。合适的物品包括:宝石、武器、包裹、小瓶、羊皮纸。合适的地点包括:一个小洞穴,一条狭窄的山谷,或者一栋建筑的内部。圣武士必须要出示所寻找的东西的一个范例,越精确越好。(比如圣武士想要从军械库里找到一把特定的剑,他就必须把一个接近的复制品给坐骑看)。圣武士必须也指定要被搜索的区域。坐骑不会无休止地搜索下去。如果一小时内还没有找到,通常就会返回。
  如果搜索的情景异乎寻常的困难,DM可能会要求一个属性检定。比如说,如果坐骑在一个军械库中找一把特定的金色的剑,但是建筑内堆满了好几打类似的剑,DM可能就会要求坐骑进行一次智力检定。坐骑只有在智力检定成功的时候才能定位到正确的剑。
  一匹坐骑可能也会被教会定位特定的人,但是,一匹坐骑没有办法定位一个没有被提前教会辨认方法的人。坐骑必须先学会搜索任务,然后任意数量的窍门来辨认特别个人。一匹绑定坐骑永远可以辨认出它们的圣武士;不需要任何特别训练。
  边栏:绑定坐骑作为NPC
  由于绑定坐骑们是活着的,呼吸着的有想法和自己感受的生物,DM必须考虑让它们像NPC一样运作。就像一个人类或者类人NPC,一匹坐骑也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它可能是倔强或者大胆,自满或者好奇,鲁莽或者谨慎。它们可能厌恶长着胡须的陌生人,怕水,或者沉迷于苹果。特别聪明的坐骑们可能会用摇头,跺脚或者用语言来交流,让他们像一个知己或者顾问一样服务。
  没有不散的宴席
  在一般的情况下,一匹绑定坐骑会服务它们的圣武士不会超过十年。在这个时间内,如果坐骑伤残或者生病,圣武士的旅途要让他前往不好客的地方,又或者因为一些其他原因,圣武士可能会自愿遣散他们的坐骑。坐骑会本能地知道圣武士何时会遣散它,并且回应以顺从的离开。DM应当将这场分别筹划为如同它的到来一样的重大事件。
  如果圣武士回到了他遣散了坐骑的地方,并且呼唤坐骑,坐骑可能会归来。一匹被遣散的坐骑如果以下条件全部满足,它才会归来:
   坐骑或者而且可以行动。
   坐骑没有离开这个区域而且可以听到圣武士的呼喊。
   距离圣武士一开始获得这匹坐骑尚未超过十年。
   圣武士没有获得在这期间获得一匹新的传统坐骑。
   DM应允了回归。
  一匹绑定坐骑会因为以下某个原因放弃它的圣武士:
   自从圣武士获得这匹坐骑以来已经过了十年。许多坐骑,特别是马匹,在这个年龄已经老到不能继续进行冒险生活了。其他的,比如独角兽,则是对新的冒险感到焦虑、得不到休息。
  在长达十年的服务之后,圣武士可能会自愿遣散它的坐骑。否则,坐骑会在最早的离开时机出现时直接消失不见。一个合格的圣武士随后便能够再去获取一匹新的绑定坐骑。这个机会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出现,就如同上文中获取坐骑部分所说一样。新的坐骑可以和之前的坐骑物种不同。
   如果圣武士由于违背了戒律,失去了他的特殊能力(请看第三章戒律),绑定坐骑就会失去他对圣武士的忠诚,并且在第一个离开时机到来时逃走。一旦失去他的能力,一个前圣武士永远不能再次获得绑定坐骑。
牧师法术 译者:莱斯利格林
  一个圣武士能够通过祈祷获得法术,就像祭司一样。如果圣武士能够坚守他的信仰的教条,神或者有着伟力的存在通常会给予他请求的法术。在接收到法术之后,一个圣武士能够像一个祭司一样使用他们,相同的施法成分,施法时间以及效果。阅览第八章来获取更多的有关圣武士和他们信仰的信息。
第三章 理念 翻译者:子虚子/莱斯利格林
剧透 -   :
一系列原则约束着圣武士的生活,管控着他的表现,这一系列原则称作理念。理念或许包括了社会的成文法律,但它的范围更为宽阔,将宗教上的禁律与道义上的绝对真理合二为一,塑造出一种道德的完美典范。圣武士的理念定义了他的态度,塑造了他的人格,并影响着他将作出的几乎每一个决定。

尽管这种引导性质的意识形态并非圣武士所独有,但圣武士的理念在两个重要方面上与其他人物职业的理念有着差异。第一,圣武士的理念是复合性的,包含长长一列一般准则和特殊规则。第二,圣武士理念是毫无妥协的,它要求不折不扣的忠诚。违背理念(译者注:以下称之为违义)(Violations)会有严重的后果,从申斥到暂停特权不等。违义(Violations)可能会导致圣武士地位的完全丧失,以及他所有特殊能力的永久丢失。

尽管如此,圣武士仍将其理念视作特权而非负担。对圣武士而言,每个行为都有着道德属性。每个行动都是在正确与错误间的抉择。圣武士,怀着正当的骄傲,将自己视作人类行为最高标准的具现。

我们将从圣武士理念的三个一般成分开始讨论:戒律(Strictures)(正式的行为准则),法令(edicts)(来自权威的命令),和美德(virtues)(行为的价值观念)。最后一节解释了圣武士如何可能违背其理念,并建议了合适的惩罚与补赎措施。
戒律
 
守序善良阵营

每一名圣武士都必须是守序善良的。在一名圣武士放弃这一阵营的要求瞬间,他就不再是一名圣武士了。

守序善良阵营的中心是对这样一种法律体系的信念:它将增进社会全体成员的福祉,保障他们的安全,并担保正义得以伸张。只要这法律是公正的,只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圣武士就不会在意这法律是出自民主政治还是出自独裁者之手。

尽管所有的守序善良系统都坚持相同的一般原则,但特定的法律仍可能有所不同。某些社会可能允许一妻多夫,另一些则可能强制执行严格的一夫一妻制。赌博在某些系统中可能会被容忍,在另一些系统中则被禁止。圣武士会尊重另一个守序善良文化的法律,不会试图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那些公民身上。

不过,圣武士绝不会尊重一部与其阵营背道而驰的法律。一个政府或许相信无限制的赌博提供了一种无害的消遣,但圣武士可能会断定这一政策导致了毁灭性的贫穷与绝望。在圣武士的心目中,这一政府因推行一种剥削性和破坏性的娱乐,而犯下了非守序的恶行。作为对此的回应,圣武士可能会鼓励公民们戒赌,或是致力于修改法律。

特定的可憎行径,例如奴役与折磨,可能会迫使圣武士采取直接行动。这些行为是否被文化上接受,或是否被本意良善的政权所批准——都不重要。圣武士的正义感强制他尽其所能地干预和缓解其所见的痛苦。不过,注意,时间限制、资源不足、以及其他义务,可能会限制他的介入。圣武士或许会想在一个容忍同类相食的社会中掀起一场文化革命,但他可能只能满足于在被环境赶出这一区域前救出寥寥几个受害者。

圣武士会在何种情况下夺人性命?圣武士行杀戮,只要这对于以下目的确有必要:弘扬至善之道,或是保护自己或同伴,或是保护任何他立誓要保卫的人。在战争年代,圣武士会击杀他君主或教会的敌人。但他不会介入合法的处刑——只要罪刑适当。

除此外,圣武士尽可能避免杀戮。他不会杀死仅仅身负犯罪嫌疑的人,也没必要杀死每个被他视作威胁的人——除非他有明确的证据或清晰的资讯证明其邪恶罪行。圣武士绝不会为财富或个人利益杀人。他绝不会有意杀死一个守序善良存在。

尽管圣武士相信纯洁生命的神圣性,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还是会在特定情况下杀死动物或其他无阵营生物。圣武士可以为获得食物而杀死动物。他会杀死威胁人类的怪兽,即使这怪兽只是被本能而非邪恶所驱策。某些圣武士避免运动性质的狩猎,而另一些圣武士可能会为磨练战斗与追踪技能而狩猎。
魔法物品限制

圣武士在获取法术方面的限制也延伸到了他能持有的魔法物品数量上。圣武士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保有超过10件魔法物品,无论其等级、配组或地位。

圣武士不仅在魔法物品的数量上受限,还在其种类上受限。明确说来,圣武士能拥有以下魔法物品:

一套魔法盔甲。这不包括各种被暂时附魔的一般盔甲,以及诸如防护斗篷、防护头盔、或加速靴之类的附属品(所有这些都计入圣武士奇物限制)。单独一件魔法盔甲,比如一件胸甲,在计算这一限制时计为一整套防具。

一面魔法盾牌。

四把魔法武器。这不包括所有被附魔武器法术或类似法术暂时影响的一般武器,但包括圣剑。一袋或一盒箭或是弹药计为一件物品。单独的一支箭或一发弹药,如果有着特殊的魔法品质——比如导向箭或杀戮箭——就视为单独一件物品。

四件奇物。这一分类包括戒指、权杖、法杖、宝石,以及卷轴。一个豌豆袋,一套艾恩石,一套万象无常牌——都计为一件物品。一种魔法药剂计为一件物品,不论剂量有多少。被魔法暂时附魔的物品不计入。

为确保圣武士遵守这一限制,有必要澄清团队中的谁拥有哪一件魔法物品。一般而言,圣武士不会使用非其本人所有的魔法物品。谁实际上携带着这件物品并不重要;如果圣武士宣称了对某物品的所有权,那这东西就是他的。圣武士或许会把物品借给同伴们,但只要他还保持着所有权,借出的物品就计入他的限制。

反过来说,如果圣武士已经有了10件物品,他就不能从其他人物那里借来物品。圣武士不会试图利用歧义;他忠于自己的灵魂,就如忠于这些规则的文字一般。

当然,在圣武士拿到一件物品时,他可能并不知道这是一件魔法物品。不过在他意识到这物品的特殊性质时,他就有义务交出这件物品,或是放弃另一件物品,以保证他的财产不超出限制。

如果圣武士找到了一件他更想要的魔法物品,他可以主动放弃另一件。比如说,如果他找到了一把闪电标枪,那么他就可以放弃一支导向箭。

超出限制的魔法物品可以交给其他守序善良人物、捐给圣武士的宗教组织,或是简简单单地扔掉。因为这些超限的魔法物品在技术上不属于圣武士(他不会宣称所有权),所以这些物品不能被出售或交易,即使圣武士打算把这笔收益用于有价值的事业上。
财富限制

圣武士对将财富用于私利毫无兴趣。他寻求精神的满足而非物质的享受,这种满足来自于他对其信仰与君主竭尽所能的侍奉。对一名圣武士而言,占有的快感是短暂的,肤浅的,最终是无价值的。而责任的奖励则是持久而深刻的。

不过,圣武士明白,要想活下去就必须要有一定数量的钱。圣武士不会把所有的钱都扔掉,他会保留一点钱,其数量刚好满足他的尘世义务,并足以维持简朴的生活方式。

圣武士不盼望救济,也不会依赖其同伴或陌生人的慷慨施舍。他认为自己有责任自理费用,且以其自给自足为荣。他从财宝、赏金和工资中获取收入,如同常人一般。不过,圣武士在如何花钱和能保留多少钱方面遵循严格的戒律。
预算

圣武士需要资金承担以下开支:

食物。圣武士有责任为自己和自己的坐骑提供食物。为降低该笔费用,圣武士可能会自行打猎,或者在荒野中收集水果、坚果和野菜。
武器、防具和衣服。这包括了购置、维护、整修和替换的费用。在这一方面,圣武士极少敷衍了事。在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将资金投入这一方面有助于保证他拥有最高标准的装备。
马具与缰绳。如同武器和防具一般,许多圣武士都会大笔花钱购置最好的货,尤其是在买给自己的绑定坐骑时。
住宿。如果露宿不现实,那圣武士会去寻找最便宜的旅店。
税款与证照费用。圣武士必须支付他的君主要求的所有款项。在他的旅行途中,他也必须支付所有那些外地通行费和各种款项。
训练开支。圣武士可以花钱雇佣教练来训练自己,只要这个教练属于守序善良阵营,且圣武士获得了其宗主的许可。(见第七章以获得关于训练过程的更多内容。)
杂项物资。这包括药物、灯油、衣着、寝具,以及照料动物用品。为节约资金,许多圣武士更愿意去采集、临时对付或自制这些物品,而不是完全自行购置。
薪水。所有的雇员与随从都应有一份合理的薪水。
要塞开支。圣武士会支付和建造与维持其要塞相关的一切费用。

要塞
在应急储蓄金以外,圣武士也可以维持一笔单独的储蓄金,攒给他的要塞用。如第七章所解释的,建造要塞的资金个体差异极大,不过都很昂贵。一名圣武士或需要攒上几年,甚至几十年的钱,才能积攒到足够的财富来建立一座要塞。一个明智的圣武士,会竭尽所能的早些开始建立自己的要塞储蓄金——哪怕1级就开始都不算早。
  一旦一个圣武士建立起了一座要塞,他就成功获得了又一大把支出项目,特别是用于要塞内部人员的支出和要塞本身的维护。圣武士必须得适应他那每个月的巨额账单。因而一个圣武士可能会为了以防万一,希望在他的应急储蓄金中再加上相当于他的要塞2-3月的维护费用的钱。
  一座已经建立的要塞一般会属于下面的三种经济状况类别之一,其中的每一个都会对圣武士的经济造成独有的影响。
  受补助的。要塞并没有足够的农业或者制造业基础。要塞产出的任何作物或者商品都不足以支付要塞的维护费用和雇佣费用。圣武士必须自掏腰包来补上这个缺口——这无疑会让他的财政状况雪上加霜。
  对一个圣武士来说,在一座要塞建立而且运行之前对其进行补助是自然而然的事情。随着精心运营和一点点幸运。一个要塞能在几个月或者至多几年之内可以自给自足。然而,一些圣武士会处于以下原因对要塞一直补助下去:
   这座要塞被设计的时候就不是用来产生收入的,而是作为一座军事要塞、训练中心、医院或者宗教圣所被建立起来。这样一座要塞会要求一个圣武士用相当数量的资源来维持。
   这座要塞曾经是被设计用来阐述收入的,然而由于不幸或者经营不善,这个目的最终以失败告终。如果圣武士决定及时止损,放弃这座要塞,他必须照顾好他的那些忠实雇员,给予他们合适的遣散金并尽力帮他们找到新的工作。
自给自足。要塞能够通过他们自己的作物收成,商品产出或者服务来自给自足。圣武士既不需要再通过任何方式来补助这座要塞,也不需要担心该怎么使用那些完全不存在的盈利。这对大部分圣武士而言都是个理想的安置。
盈利。这座要塞能够定期获得可以依赖的收入——通过贩卖作物,商品或者服务。圣武士用这些盈利来扩展他的领地(来给更多的人们提供工作或者更好的赞美他的神明,绝不会为了私人目的)或者更多地向教堂捐赠或者花在其他有价值的支出上。一个盈利的要塞通常会需要圣武士额外的时间精力或者精通此道的职业经理人的服务。
超额收入
  所有圣武士的超额收入必须被没收。这些超额的收入,即所有的,在圣武士支付了日常支出之后的剩余,只要这些钱没有被特别存到他的要塞储蓄金中,都要被收走。他可能会保留一份数额等同于两到三个月的正常支出的应急储蓄金(其中包括他的要塞的维护费用和雇佣人员的费用),但是这就是极限了。他不应该把钱用来买礼物,留给他的继承人,亦或者用来支付一个朋友的支出。
  那么圣武士该怎么处理他的超额支出?他有三个选项。
   拒绝。如果一个感激涕零的社区因为圣武士摧毁了一个吸血鬼的功绩而送给他一袋宝石,他礼貌的拒绝了。(“您的感激之心已经足够了。”)。如果他发现了一个装满了珍珠、金币和一本诗集,他会拿走这本诗集而将其余的扔下不管。(并且他很有可能会在读完之后将这本诗集赠与他的朋友或者图书馆。)
   捐给教堂。这笔捐赠不能被认为是十一税的一部分(见下述十一税的部分),因为这不是他收入的一部分。
   捐给另一个   令人尊敬的守序善良阵营的机构。合适的接受者,比如医院,图书馆以及孤儿院。而研究设施,军事组织以及政府运作的组织,只有圣武士能够确认这笔钱会被用在守序善良的项目上时,才能作为接受捐款的对象。
在这些行动准则中,一个圣武士可以按照他自己的意愿来处置这些额外的收入。他可以在某个场合把财宝捐给一家医院,同时在另一个场合拒绝因为解救了被绑架的王子而获得的金钱奖励。然而,他绝不应该把这些额外收入交给另一个玩家角色,或者给任何被玩家控制的非玩家角色。
还有一点必须铭记于心:一个圣武士拒绝了因解救王子而获得的奖励,这并不代表他的队友同样不能接受。一个圣武士杀掉了一头邪龙,并从邪龙堆积如山的财宝中不取一物——而他的同伴依然可以尽享一夜暴富的快乐。
借贷
  一个圣武士不幸手头很紧或者要面对一项完全预料之外的支出的时候,可以向一个守序善良的角色或者机构借贷。尽管借贷是一个比较耻辱的经历,但这鲜少是一个与理念的相悖的违义行为,除非圣武士借了他不需要的钱又或者他打算借钱不还。
  通常而言,圣武士只会借小额的钱。(比方说,等同于他一个月花销的钱)。他可能也会借最低限度的能够用来应急的钱;为了买一张指向一把圣剑的藏宝图,这个目的是没有资格让圣武士借贷的。但是借钱来购买治疗濒死队友的药物,是可以的。借钱来支付他的要塞的月度支出是允许的,但是只能是用来支付守序善良工人的雇佣费和必要的维修费用。(屋顶的漏洞不必着急维修,但是摇摇欲坠的墙就不能等了。)一个圣武士必须尽快偿还他的借债。
  反复借贷是不被鼓励的,而且长期负债应该被认为是违义的。如果一个圣武士借了连续几个月的钱,他可能就会失去他的要塞,他的绑定坐骑,或者任何其他让他无法承受的重担。
十一税
  一个圣武士必须把他的所有收入的10%给予一个守序善良的机构。这10%的钱被称为十一税。在大部分情况下,一个圣武士会将他的十一税交给他的教堂或者其他宗教组织。如果他并不隶属于某个教堂或者是他是完全独立行动的(比如在第4章时描述的Expartriate流浪骑士人物配组),他可能会选择任何守序善良组织来作为他十一税的接受者,比如一家医院或者一所大学。一个圣武士没有权利过问他的十一税被如何使用,尽管这些钱通常会被用于该机构的维持,人员招募,装备和教育。一个圣武士通常在他的整个生涯中会将十一税交给同一个机构。
  一个圣武士的第一笔十一税往往来于他的初始资金:5d4X10gp。在这之后,他必须将他的所有来源收入的10%作为十一税上交,这些收入包括:任务奖励,冒险发现的财宝,工作的薪酬,以及他的要塞产出的盈利。当他获得了一枚宝石或者一件魔法物品时,他就欠了他指定的魔法机构相当于获得这个宝物价值(宝物的价值由dm决定)10%的钱,圣武士必须尽可能早的将这10%交给那个机构。举例而言,如果他找到了一枚500gp的钻石,他就欠了50gp;如果这枚宝石被圣武士丢失或者被窃走了,他仍然欠50gp。(机构可不会为圣武士的粗心大意负责)
  十一税只对圣武士事声明了自己有所有权的资金起效。如果圣武士拒绝拿任务的报酬或者没有从财宝中拿一份,那么他就不需要为此交十一税。
  将十一税尽快交给他的机构乃是圣武士的应尽之责。每月将圣武士在过去四周之内获得的收入的10%上交,在大部分情况下是个可以接受的频率。如果每月支付一次是不可能或者不现实的,举例而言,如果圣武士正在满世界执行任务的途中,又或者他变成了战俘,——他可能会采取其他办法,来提供一个让人信服的解释。一个圣武士可能会亲自将十一税上交,也可能通过一个经理人来将十一税交给机构。
  圣武士前往上交十一税,但是尚未交到机构手中时,这十一税仍然被认为是该机构的财产。一个除了手中10gp的十一税之外身无分文的即将饿死的圣武士仍然不应该把这些钱拿去买食物,除非他首先请求他的神的许可。如果他是个行动负责任的圣武士,也就是说,比如他是把他身上最后一枚金币拿去付一个濒死的孩子的治疗费用,——这个许可通常是会被给予的,当然十一税后续仍需被补足。
接触者的阵营
  一个圣武士以他的交往圈而闻名。理想状态下,一个圣武士应该只与善良阵营的人为伍。和中立阵营的角色的关联可以在某些状况下被忍耐,但是长时间的接触就有可能导致与理念相悖的违义。任何与一个邪恶角色的接触可以被视为是邪恶行为。通常而言,圣武士会为他的伙伴的行为负责,即便是那些他不知道或者他不同意的行为。
  雇工。毫无例外的,所有圣武士的战士和要塞雇员都必须是守序善良的。圣武士应当在雇佣他们之前竭尽全力地确保他们的阵营符合要求。假如一个雇工执行了一个邪恶行为又或者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并非守序善良阵营的人,那么圣武士没有细究的权利,必须开除掉他,如果有必要,还要把他移交给合适的机关来起诉他。
  在一些情况下,一个圣武士也会为他的雇员的邪恶行为一同承担责任。比如说,一个圣武士的马夫(stable master)犯下了谋杀的罪行。那么圣武士或许并非法律上有责任的,但是他在仍然是道德上的帮凶。尽管官方部分可能不会起诉圣武士,他或许仍然应当因为违背了他的理念而受罚,特别是如果他在调查马夫的背景时疏忽了的话。一如既往地,仍然由DM决定这是否是一个违义行为。
  追随者。一个圣武士只能接受守序善良的角色作为追随者。和雇工一样,圣武士必须竭尽所能地来确定那些即将成为他的盟友的人的阵营。如果一个追随者做了邪恶的行为,圣武士必须将他辞退。
  善良角色。在一个冒险队伍中,一个圣武士会自然地吸引其他的守序善良角色,让他们成为圣武士的知己和最亲密的战友。很少见的情况下,一个圣武士可能会选择他队伍中的成员,就如同命运一样将完全不同风貌的人们聚集在一起。一个圣武士可以和一个队伍合作,只要这个队伍的大部分成员是善良阵营的。一个主要成员是中立阵营或者存在哪怕一个邪恶角色的队伍也可能会带来问题。
  一个圣武士可以和一个中立善良的角色保持一个舒适的队内关系,尽管他对该角色对社会良俗的中立态度持保留意见。然而,一个中立善良角色必须要表现出对善良的不移追求。一个圣武士则会因为混乱善良角色那不羁的天性和对权威的缺乏尊重对他们不太放心。但是一个圣武士,只要混乱善良角色的行为和他的目标一致,他们就可以继续合作下去。
  中立角色。与善良角色相比,一些圣武士大部分时候能和守序中立角色相处甚佳,钦佩他们的责任感和他们对政府的忠诚。这,当然,前提是这些守序中立角色乃是服务于仁慈的政府,而不是独裁的暴政或者什么奴隶贩子们。
  一个圣武士可能会与一个以守序中立或者绝对中立阵营的队伍合作。但是他很可能会和中立角色们保留一定距离,抵制他们的友谊姿态。取而代之的,他会尽力为中立角色们做一个表率,希望能借言语和行为让他们最终能献身于善良的事业,获得一个更丰富的人生。只要中立人物不去做邪恶的行为,一个圣武士就能继续与他们合作。
  一个圣武士不会加入一个完全由中立人物组成的队伍,除非情况确实极为危急。他可能,举例而言,和一个中立队伍合作来抢救一件圣物,拯救他的国王,或者让他的教堂免于毁灭。在不那么危急的事情中,比如说寻找财宝,一次侦测探险,圣武士就得委屈一下他自己。(如果一个队伍大部分由中立PC组成,DM应当向操控圣武士PC的玩家解释一下这个新冒险的情况,玩家应当可以选择优雅地退出这项冒险或者选择其他的角色。)
  邪恶角色。由于必须对抗邪恶的职责所限,圣武士不能容忍一个邪恶PC。他可能会把一个邪恶角色带进监牢、物理上的束缚着他,或者要求将邪恶角色排斥出队伍。如果这些尝试都失败了,那么就会与队伍分道扬镳。无论何种情况下,无所作为都是不可接受的。
  一个圣武士会发现,很难与邪恶NPC没有任何接触。他们几乎到处都是:走在街道上,在酒馆里吃饭,在市集中购物。一个圣武士的理念没有强迫他去攻击或者对抗所有邪恶NPC;在大部分情况下,带有敌意的冲突可能是适得其反的,特别是当这样的行为会让圣武士从一个更重要的任务上分心的时候,又或者这些邪恶NPC的伙伴的反击会伤害无辜的路人的时候。
  在时间和环境允许的情况下,一个圣武士可能向邪恶NPC询问,跟踪他们,或者调查他们。适度的这些行为都不会导致圣武士的违义。(但是,间谍和类似的行为都必须是最后的手段,因为他们都涉及欺诈。)然而¬——当一个圣武士与一个可能被认为是友好或者顺从的邪恶NPC产生联系那一刻起,他的圣武士之路,就已经走在悬崖边上了。


第四章 圣武士配组 翻译者:赞美陨石
第五章 熟练
第六章 装备 翻译者:莱斯利格林
第七章 角色扮演 翻译者:赞美陨石
第八章 信仰 翻译者:莱斯利格林
第九章 骑士团 翻译者:莱斯利格林
« 上次编辑: 2021-01-18, 周一 19:31:19 由 莱斯利格林 »

离线 莱斯利格林

  • Peasant
  • 帖子数: 11
  • 苹果币: 0
Re: 【AD&D 2E】完全圣武士手册 翻译索引帖
« 回帖 #1 于: 2021-01-15, 周五 14:12:45 »
由于编辑主楼载入太久,第三章内容也发到这层楼。
第三章 理念 翻译者:莱斯利格林/子虚子
剧透 -   :
第三章:理念(Ethos)
 
一系列原则约束着圣武士的生活,管控着他的表现,这一系列原则称作理念。理念或许包括了社会的成文法律,但它的范围更为宽阔,将宗教上的禁律与道义上的绝对真理合二为一,塑造出一种道德的完美典范。圣武士的理念定义了他的态度,塑造了他的人格,并影响着他将作出的几乎每一个决定。

尽管这种引导性质的意识形态并非圣武士所独有,但圣武士的理念在两个重要方面上与其他人物职业的理念有着差异。第一,圣武士的理念是复合性的,包含长长一列一般准则和特殊规则。第二,圣武士理念是毫无妥协的,它要求不折不扣的忠诚。违背理念(译者注:以下称之为违义)(Violations)会有严重的后果,从申斥到暂停特权不等。违义(Violations)可能会导致圣武士地位的完全丧失,以及他所有特殊能力的永久丢失。

尽管如此,圣武士仍将其理念视作特权而非负担。对圣武士而言,每个行为都有着道德属性。每个行动都是在正确与错误间的抉择。圣武士,怀着正当的骄傲,将自己视作人类行为最高标准的具现。

我们将从圣武士理念的三个一般成分开始讨论:戒律(Strictures)(正式的行为准则),法令(edicts)(来自权威的命令),和美德(virtues)(行为的价值观念)。最后一节解释了圣武士如何可能违背其理念,并建议了合适的惩罚与补赎措施。
戒律
 
守序善良阵营

每一名圣武士都必须是守序善良的。在一名圣武士放弃这一阵营的要求瞬间,他就不再是一名圣武士了。

守序善良阵营的中心是对这样一种法律体系的信念:它将增进社会全体成员的福祉,保障他们的安全,并担保正义得以伸张。只要这法律是公正的,只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圣武士就不会在意这法律是出自民主政治还是出自独裁者之手。

尽管所有的守序善良系统都坚持相同的一般原则,但特定的法律仍可能有所不同。某些社会可能允许一妻多夫,另一些则可能强制执行严格的一夫一妻制。赌博在某些系统中可能会被容忍,在另一些系统中则被禁止。圣武士会尊重另一个守序善良文化的法律,不会试图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那些公民身上。

不过,圣武士绝不会尊重一部与其阵营背道而驰的法律。一个政府或许相信无限制的赌博提供了一种无害的消遣,但圣武士可能会断定这一政策导致了毁灭性的贫穷与绝望。在圣武士的心目中,这一政府因推行一种剥削性和破坏性的娱乐,而犯下了非守序的恶行。作为对此的回应,圣武士可能会鼓励公民们戒赌,或是致力于修改法律。

特定的可憎行径,例如奴役与折磨,可能会迫使圣武士采取直接行动。这些行为是否被文化上接受,或是否被本意良善的政权所批准——都不重要。圣武士的正义感强制他尽其所能地干预和缓解其所见的痛苦。不过,注意,时间限制、资源不足、以及其他义务,可能会限制他的介入。圣武士或许会想在一个容忍同类相食的社会中掀起一场文化革命,但他可能只能满足于在被环境赶出这一区域前救出寥寥几个受害者。

圣武士会在何种情况下夺人性命?圣武士行杀戮,只要这对于以下目的确有必要:弘扬至善之道,或是保护自己或同伴,或是保护任何他立誓要保卫的人。在战争年代,圣武士会击杀他君主或教会的敌人。但他不会介入合法的处刑——只要罪刑适当。

除此外,圣武士尽可能避免杀戮。他不会杀死仅仅身负犯罪嫌疑的人,也没必要杀死每个被他视作威胁的人——除非他有明确的证据或清晰的资讯证明其邪恶罪行。圣武士绝不会为财富或个人利益杀人。他绝不会有意杀死一个守序善良存在。

尽管圣武士相信纯洁生命的神圣性,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还是会在特定情况下杀死动物或其他无阵营生物。圣武士可以为获得食物而杀死动物。他会杀死威胁人类的怪兽,即使这怪兽只是被本能而非邪恶所驱策。某些圣武士避免运动性质的狩猎,而另一些圣武士可能会为磨练战斗与追踪技能而狩猎。
魔法物品限制

圣武士在获取法术方面的限制也延伸到了他能持有的魔法物品数量上。圣武士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保有超过10件魔法物品,无论其等级、配组或地位。

圣武士不仅在魔法物品的数量上受限,还在其种类上受限。明确说来,圣武士能拥有以下魔法物品:

一套魔法盔甲。这不包括各种被暂时附魔的一般盔甲,以及诸如防护斗篷、防护头盔、或加速靴之类的附属品(所有这些都计入圣武士奇物限制)。单独一件魔法盔甲,比如一件胸甲,在计算这一限制时计为一整套防具。

一面魔法盾牌。

四把魔法武器。这不包括所有被附魔武器法术或类似法术暂时影响的一般武器,但包括圣剑。一袋或一盒箭或是弹药计为一件物品。单独的一支箭或一发弹药,如果有着特殊的魔法品质——比如导向箭或杀戮箭——就视为单独一件物品。

四件奇物。这一分类包括戒指、权杖、法杖、宝石,以及卷轴。一个豌豆袋,一套艾恩石,一套万象无常牌——都计为一件物品。一种魔法药剂计为一件物品,不论剂量有多少。被魔法暂时附魔的物品不计入。

为确保圣武士遵守这一限制,有必要澄清团队中的谁拥有哪一件魔法物品。一般而言,圣武士不会使用非其本人所有的魔法物品。谁实际上携带着这件物品并不重要;如果圣武士宣称了对某物品的所有权,那这东西就是他的。圣武士或许会把物品借给同伴们,但只要他还保持着所有权,借出的物品就计入他的限制。

反过来说,如果圣武士已经有了10件物品,他就不能从其他人物那里借来物品。圣武士不会试图利用歧义;他忠于自己的灵魂,就如忠于这些规则的文字一般。

当然,在圣武士拿到一件物品时,他可能并不知道这是一件魔法物品。不过在他意识到这物品的特殊性质时,他就有义务交出这件物品,或是放弃另一件物品,以保证他的财产不超出限制。

如果圣武士找到了一件他更想要的魔法物品,他可以主动放弃另一件。比如说,如果他找到了一把闪电标枪,那么他就可以放弃一支导向箭。

超出限制的魔法物品可以交给其他守序善良人物、捐给圣武士的宗教组织,或是简简单单地扔掉。因为这些超限的魔法物品在技术上不属于圣武士(他不会宣称所有权),所以这些物品不能被出售或交易,即使圣武士打算把这笔收益用于有价值的事业上。
财富限制

圣武士对将财富用于私利毫无兴趣。他寻求精神的满足而非物质的享受,这种满足来自于他对其信仰与君主竭尽所能的侍奉。对一名圣武士而言,占有的快感是短暂的,肤浅的,最终是无价值的。而责任的奖励则是持久而深刻的。

不过,圣武士明白,要想活下去就必须要有一定数量的钱。圣武士不会把所有的钱都扔掉,他会保留一点钱,其数量刚好满足他的尘世义务,并足以维持简朴的生活方式。

圣武士不盼望救济,也不会依赖其同伴或陌生人的慷慨施舍。他认为自己有责任自理费用,且以其自给自足为荣。他从财宝、赏金和工资中获取收入,如同常人一般。不过,圣武士在如何花钱和能保留多少钱方面遵循严格的戒律。
预算

圣武士需要资金承担以下开支:

食物。圣武士有责任为自己和自己的坐骑提供食物。为降低该笔费用,圣武士可能会自行打猎,或者在荒野中收集水果、坚果和野菜。
武器、防具和衣服。这包括了购置、维护、整修和替换的费用。在这一方面,圣武士极少敷衍了事。在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将资金投入这一方面有助于保证他拥有最高标准的装备。
马具与缰绳。如同武器和防具一般,许多圣武士都会大笔花钱购置最好的货,尤其是在买给自己的绑定坐骑时。
住宿。如果露宿不现实,那圣武士会去寻找最便宜的旅店。
税款与证照费用。圣武士必须支付他的君主要求的所有款项。在他的旅行途中,他也必须支付所有那些外地通行费和各种款项。
训练开支。圣武士可以花钱雇佣教练来训练自己,只要这个教练属于守序善良阵营,且圣武士获得了其尊主的许可。(见第七章以获得关于训练过程的更多内容。)
杂项物资。这包括药物、灯油、衣着、寝具,以及照料动物用品。为节约资金,许多圣武士更愿意去采集、临时对付或自制这些物品,而不是完全自行购置。
薪水。所有的雇员与随从都应有一份合理的薪水。
要塞开支。圣武士会支付和建造与维持其要塞相关的一切费用。

要塞
在应急储蓄金以外,圣武士也可以维持一笔单独的储蓄金,攒给他的要塞用。如第七章所解释的,建造要塞的资金个体差异极大,不过都很昂贵。一名圣武士或需要攒上几年,甚至几十年的钱,才能积攒到足够的财富来建立一座要塞。一个明智的圣武士,会竭尽所能的早些开始建立自己的要塞储蓄金——哪怕1级就开始都不算早。
  一旦一个圣武士建立起了一座要塞,他就成功获得了又一大把支出项目,特别是用于要塞内部人员的支出和要塞本身的维护。圣武士必须得适应他那每个月的巨额账单。因而一个圣武士可能会为了以防万一,希望在他的应急储蓄金中再加上相当于他的要塞2-3月的维护费用的钱。
  一座已经建立的要塞一般会属于下面的三种经济状况类别之一,其中的每一个都会对圣武士的经济造成独有的影响。
  受补助的。要塞并没有足够的农业或者制造业基础。要塞产出的任何作物或者商品都不足以支付要塞的维护费用和雇佣费用。圣武士必须自掏腰包来补上这个缺口——这无疑会让他的财政状况雪上加霜。
  对一个圣武士来说,在一座要塞建立而且运行之前对其进行补助是自然而然的事情。随着精心运营和一点点幸运。一个要塞能在几个月或者至多几年之内可以自给自足。然而,一些圣武士会处于以下原因对要塞一直补助下去:
   这座要塞被设计的时候就不是用来产生收入的,而是作为一座军事要塞、训练中心、医院或者宗教圣所被建立起来。这样一座要塞会要求一个圣武士用相当数量的资源来维持。
   这座要塞曾经是被设计用来阐述收入的,然而由于不幸或者经营不善,这个目的最终以失败告终。如果圣武士决定及时止损,放弃这座要塞,他必须照顾好他的那些忠实雇员,给予他们合适的遣散金并尽力帮他们找到新的工作。
自给自足。要塞能够通过他们自己的作物收成,商品产出或者服务来自给自足。圣武士既不需要再通过任何方式来补助这座要塞,也不需要担心该怎么使用那些完全不存在的盈利。这对大部分圣武士而言都是个理想的安置。
盈利。这座要塞能够定期获得可以依赖的收入——通过贩卖作物,商品或者服务。圣武士用这些盈利来扩展他的领地(来给更多的人们提供工作或者更好的赞美他的神明,绝不会为了私人目的)或者更多地向教堂捐赠或者花在其他有价值的支出上。一个盈利的要塞通常会需要圣武士额外的时间精力或者精通此道的职业经理人的服务。
超额收入
  所有圣武士的超额收入必须被没收。这些超额的收入,即所有的,在圣武士支付了日常支出之后的剩余,只要这些钱没有被特别存到他的要塞储蓄金中,都要被收走。他可能会保留一份数额等同于两到三个月的正常支出的应急储蓄金(其中包括他的要塞的维护费用和雇佣人员的费用),但是这就是极限了。他不应该把钱用来买礼物,留给他的继承人,亦或者用来支付一个朋友的支出。
  那么圣武士该怎么处理他的超额支出?他有三个选项。
   拒绝。如果一个感激涕零的社区因为圣武士摧毁了一个吸血鬼的功绩而送给他一袋宝石,他礼貌的拒绝了。(“您的感激之心已经足够了。”)。如果他发现了一个装满了珍珠、金币和一本诗集,他会拿走这本诗集而将其余的扔下不管。(并且他很有可能会在读完之后将这本诗集赠与他的朋友或者图书馆。)
   捐给教堂。这笔捐赠不能被认为是十一税的一部分(见下述十一税的部分),因为这不是他收入的一部分。
   捐给另一个   令人尊敬的守序善良阵营的机构。合适的接受者,比如医院,图书馆以及孤儿院。而研究设施,军事组织以及政府运作的组织,只有圣武士能够确认这笔钱会被用在守序善良的项目上时,才能作为接受捐款的对象。
在这些行动准则中,一个圣武士可以按照他自己的意愿来处置这些额外的收入。他可以在某个场合把财宝捐给一家医院,同时在另一个场合拒绝因为解救了被绑架的王子而获得的金钱奖励。然而,他绝不应该把这些额外收入交给另一个玩家角色,或者给任何被玩家控制的非玩家角色。
还有一点必须铭记于心:一个圣武士拒绝了因解救王子而获得的奖励,这并不代表他的队友同样不能接受。一个圣武士杀掉了一头邪龙,并从邪龙堆积如山的财宝中不取一物——而他的同伴依然可以尽享一夜暴富的快乐。
借贷
  一个圣武士不幸手头很紧或者要面对一项完全预料之外的支出的时候,可以向一个守序善良的角色或者机构借贷。尽管借贷是一个比较耻辱的经历,但这鲜少是一个与理念的相悖的违义行为,除非圣武士借了他不需要的钱又或者他打算借钱不还。
  通常而言,圣武士只会借小额的钱。(比方说,等同于他一个月花销的钱)。他可能也会借最低限度的能够用来应急的钱;为了买一张指向一把圣剑的藏宝图,这个目的是没有资格让圣武士借贷的。但是借钱来购买治疗濒死队友的药物,是可以的。借钱来支付他的要塞的月度支出是允许的,但是只能是用来支付守序善良工人的雇佣费和必要的维修费用。(屋顶的漏洞不必着急维修,但是摇摇欲坠的墙就不能等了。)一个圣武士必须尽快偿还他的借债。
  反复借贷是不被鼓励的,而且长期负债应该被认为是违义的。如果一个圣武士借了连续几个月的钱,他可能就会失去他的要塞,他的绑定坐骑,或者任何其他让他无法承受的重担。
十一税
  一个圣武士必须把他的所有收入的10%给予一个守序善良的机构。这10%的钱被称为十一税。在大部分情况下,一个圣武士会将他的十一税交给他的教堂或者其他宗教组织。如果他并不隶属于某个教堂或者是他是完全独立行动的(比如在第4章时描述的Expartriate流浪骑士人物配组),他可能会选择任何守序善良组织来作为他十一税的接受者,比如一家医院或者一所大学。一个圣武士没有权利过问他的十一税被如何使用,尽管这些钱通常会被用于该机构的维持,人员招募,装备和教育。一个圣武士通常在他的整个生涯中会将十一税交给同一个机构。
  一个圣武士的第一笔十一税往往来于他的初始资金:5d4X10gp。在这之后,他必须将他的所有来源收入的10%作为十一税上交,这些收入包括:任务奖励,冒险发现的财宝,工作的薪酬,以及他的要塞产出的盈利。当他获得了一枚宝石或者一件魔法物品时,他就欠了他指定的魔法机构相当于获得这个宝物价值(宝物的价值由dm决定)10%的钱,圣武士必须尽可能早的将这10%交给那个机构。举例而言,如果他找到了一枚500gp的钻石,他就欠了50gp;如果这枚宝石被圣武士丢失或者被窃走了,他仍然欠50gp。(机构可不会为圣武士的粗心大意负责)
  十一税只对圣武士事声明了自己有所有权的资金起效。如果圣武士拒绝拿任务的报酬或者没有从财宝中拿一份,那么他就不需要为此交十一税。
  将十一税尽快交给他的机构乃是圣武士的应尽之责。每月将圣武士在过去四周之内获得的收入的10%上交,在大部分情况下是个可以接受的频率。如果每月支付一次是不可能或者不现实的,举例而言,如果圣武士正在满世界执行任务的途中,又或者他变成了战俘,——他可能会采取其他办法,来提供一个让人信服的解释。一个圣武士可能会亲自将十一税上交,也可能通过一个经理人来将十一税交给机构。
  圣武士前往上交十一税,但是尚未交到机构手中时,这十一税仍然被认为是该机构的财产。一个除了手中10gp的十一税之外身无分文的即将饿死的圣武士仍然不应该把这些钱拿去买食物,除非他首先请求他的神的许可。如果他是个行动负责任的圣武士,也就是说,比如他是把他身上最后一枚金币拿去付一个濒死的孩子的治疗费用,——这个许可通常是会被给予的,当然十一税后续仍需被补足。
接触者的阵营
  一个圣武士以他的交往圈而闻名。理想状态下,一个圣武士应该只与善良阵营的人为伍。和中立阵营的角色的关联可以在某些状况下被忍耐,但是长时间的接触就有可能导致与理念相悖的违义。任何与一个邪恶角色的接触可以被视为是邪恶行为。通常而言,圣武士会为他的伙伴的行为负责,即便是那些他不知道或者他不同意的行为。
  雇工。毫无例外的,所有圣武士的战士和要塞雇员都必须是守序善良的。圣武士应当在雇佣他们之前竭尽全力地确保他们的阵营符合要求。假如一个雇工执行了一个邪恶行为又或者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并非守序善良阵营的人,那么圣武士没有细究的权利,必须开除掉他,如果有必要,还要把他移交给合适的机关来起诉他。
  在一些情况下,一个圣武士也会为他的雇员的邪恶行为一同承担责任。比如说,一个圣武士的马夫(stable master)犯下了谋杀的罪行。那么圣武士或许并非法律上有责任的,但是他在仍然是道德上的帮凶。尽管官方部分可能不会起诉圣武士,他或许仍然应当因为违背了他的理念而受罚,特别是如果他在调查马夫的背景时疏忽了的话。一如既往地,仍然由DM决定这是否是一个违义行为。
  追随者。一个圣武士只能接受守序善良的角色作为追随者。和雇工一样,圣武士必须竭尽所能地来确定那些即将成为他的盟友的人的阵营。如果一个追随者做了邪恶的行为,圣武士必须将他辞退。
  善良角色。在一个冒险队伍中,一个圣武士会自然地吸引其他的守序善良角色,让他们成为圣武士的知己和最亲密的战友。很少见的情况下,一个圣武士可能会选择他队伍中的成员,就如同命运一样将完全不同风貌的人们聚集在一起。一个圣武士可以和一个队伍合作,只要这个队伍的大部分成员是善良阵营的。一个主要成员是中立阵营或者存在哪怕一个邪恶角色的队伍也可能会带来问题。
  一个圣武士可以和一个中立善良的角色保持一个舒适的队内关系,尽管他对该角色对社会良俗的中立态度持保留意见。然而,一个中立善良角色必须要表现出对善良的不移追求。一个圣武士则会因为混乱善良角色那不羁的天性和对权威的缺乏尊重对他们不太放心。但是一个圣武士,只要混乱善良角色的行为和他的目标一致,他们就可以继续合作下去。
  中立角色。与善良角色相比,一些圣武士大部分时候能和守序中立角色相处甚佳,钦佩他们的责任感和他们对政府的忠诚。这,当然,前提是这些守序中立角色乃是服务于仁慈的政府,而不是独裁的暴政或者什么奴隶贩子们。
  一个圣武士可能会与一个以守序中立或者绝对中立阵营的队伍合作。但是他很可能会和中立角色们保留一定距离,抵制他们的友谊姿态。取而代之的,他会尽力为中立角色们做一个表率,希望能借言语和行为让他们最终能献身于善良的事业,获得一个更丰富的人生。只要中立人物不去做邪恶的行为,一个圣武士就能继续与他们合作。
  一个圣武士不会加入一个完全由中立人物组成的队伍,除非情况确实极为危急。他可能,举例而言,和一个中立队伍合作来抢救一件圣物,拯救他的国王,或者让他的教堂免于毁灭。在不那么危急的事情中,比如说寻找财宝,一次侦测探险,圣武士就得委屈一下他自己。(如果一个队伍大部分由中立PC组成,DM应当向操控圣武士PC的玩家解释一下这个新冒险的情况,玩家应当可以选择优雅地退出这项冒险或者选择其他的角色。)
  邪恶角色。由于必须对抗邪恶的职责所限,圣武士不能容忍一个邪恶PC。他可能会把一个邪恶角色带进监牢、物理上的束缚着他,或者要求将邪恶角色排斥出队伍。如果这些尝试都失败了,那么就会与队伍分道扬镳。无论何种情况下,无所作为都是不可接受的。
  一个圣武士会发现,很难与邪恶NPC没有任何接触。他们几乎到处都是:走在街道上,在酒馆里吃饭,在市集中购物。一个圣武士的理念没有强迫他去攻击或者对抗所有邪恶NPC;在大部分情况下,带有敌意的冲突可能是适得其反的,特别是当这样的行为会让圣武士从一个更重要的任务上分心的时候,又或者这些邪恶NPC的伙伴的反击会伤害无辜的路人的时候。
  在时间和环境允许的情况下,一个圣武士可能向邪恶NPC询问,跟踪他们,或者调查他们。适度的这些行为都不会导致圣武士的违义。(但是,间谍和类似的行为都必须是最后的手段,因为他们都涉及欺诈。)然而¬——当一个圣武士与一个可能被认为是友好或者顺从的邪恶NPC产生联系那一刻起,他的圣武士之路,就已经走在悬崖边上了。

法令
  法令包括命令、指示以及传统等圣武士们立誓遵守,通常由圣武士的上级们颁布的一系列条款。圣武士必须遵守那些纸面上的法令中的每一个字母,必须将它们和其他理念一样重视。
  一个圣武士不会选择性地遵守法令。恰恰相反,他立誓去遵守任何和所有那些被指定来源发布的法令。这个来源是在他开始他的圣武士生涯的时候被圣武士选择的。额外的,DM可能会给出他的推荐或者要求圣武士选择DM给出来的来源。
  法令来源可以从以下名单中选取。通常而言,一个圣武士的背景会建议一些合适的选择。举例来说,如果圣武士的父母期望他去遵守他们的传统,那么圣武士可能就会发誓追随他父母的法令。
  DM来决定所有法令的性质(Nature)。DM也来决定这些法令是如何被应用和何时生效。在DM的指导下,法令的来源可能会在圣武士生涯的开端发布一系列法令。另一个可选可能,是这个来源会直到某个特定事件发生时才会发布法令。(比如说一座要塞的落成和一场战争的宣战)。在任何时间点,一个来源都可能会发布新的法令,调整旧的法令,又或者暂停现存的法令。同样的,一个来源从来不发布任何一个法令这种事情,也是可能的。在任何情况下,是由圣武士来追踪法令的变化来准确地遵守他们。
  偶然地,来自不同来源的法令也会出现冲突。比如说,一个圣武士的教堂可能会发布一条和圣武士的政府的法令冲突的新法令。在大部分情况下,宗教法令会有着比其他来源法令更高的优先级。在所有情况下,一个圣武士的戒律和他的核心原则都有着比任何社会机构发布的戒律更高的优先级!想要了解更多关于法令冲突的内容,请看第8章。
教条和哲思。
  如果一个圣武士隶属于一个有组织的宗教,教堂可能会是法令的主要来源。教堂法令围绕精神义务,行为限制,以及服务要求。哲学,也可能会有着他们自己的法令,由哲学的缔造者或者圣武士自己制定。一个神明也可能会向圣武士直接发布法令——通过向圣武士托梦,又或者作为一个化身出现在圣武士面前。第8章详细讨论了宗教和哲学法令。
政令
  一个向他的政府宣誓忠诚的圣武士必须遵守以下法令。举例
   提供军事服务
   为合法的政府目的提供他的要塞服务。(为士兵提供住宿,为政府客人提供娱乐,储存补给,以及诸如此类)
   支付一笔一次性税或者费用
   暂时借出一个要塞雇员。
   保护一个特定物品或者人。圣武士为物品和人的安全负全部责任。
   进行一次远征,一种长途旅行,目的是为了护送要人,传递信息,又或者侦查新区域
   代表政府参加一次骑马长枪比武或者其他证明武艺的锦标赛。
   在国宴或者其他庆典上出席
师命
  那些和组织严密的宗教无关的圣武士常常选择遵守一个导师的法令。这个导师可能是任何老师、贤者又或者圣武士十分尊重的长者。这个导师经常是圣武士的道德典范,又或者是教导圣武士哲学上的老师。一个群体或者一个组织也可以成为一个导师。可能的法令为
   进行有规律的定时的测试智力和正直的考试。比如说,导师可能会与圣武士见面,来和他进行一次有关邪恶的本质、友谊的义务的哲学讨论。
   当导师年老时照顾他。
   将导师的理念(ideas,与圣武士的理念不同)传递给导师选择的一个年轻侍僧(acolyte)(事实上,就是让圣武士成为了另外一个人的导师。)
习俗
  除非它们是与圣武士的政府或者宗教的原则相矛盾的,一个圣武士也可能会遵守一些来自他的文化的法令。文化法令来自于部族、宗教、宗族或者诸如此类的长久以来的传统。它们很少会发生更改。
例子包括:
   按一定年龄结婚
   向陌生人和长者们弯腰鞠躬或者行屈膝礼
   将动物的生命与人类的生命等同。一个遵守这条法令的圣武士绝不食肉,绝不会为了运动和进食而猎杀动物。只有为了自保或者为了保护其他他立誓保护的事物的时候才会杀死一只动物。
家法
  家庭法令往往源于传统,对亲人的义务,以及某些家庭成员的愿望。法令可能会被圣武士的父母或者祖父母发布,又或者是所有现存家庭成员的共识。
  是所有圣武士都会自动选择遵守他们家庭的法令么?并非必须如此。一个圣武士的家庭可能并非是善良阵营的。圣武士可能是个孤儿,并且不了解他的家庭。同情的家庭也可能不会希望让他们的问题给圣武士再加负担。如果一个圣武士并未发誓遵守他的家庭的法令,那么圣武士对家庭的义务就与家庭外的其他的人的义务并无不同。典型的家庭义务包括:
   每年特定日期都要去拜访一次家庭墓地
   遵守绝不伤害某一特定动物的一个义务。(比如说,如果一头熊牺牲了自身来将圣武士尚在襁褓中的妹妹从巨龙手中救出,那么圣武士可能会立誓绝不会伤害熊。)
   将全部收入中某一特定比例的钱捐给家庭。
美德
  美德乃是能够代表品行、礼仪与责任最高标准的特质。他们构成了一个圣武士的个人准则。尽管美德并没有被在PH的圣武士定义中特别列出,一个圣武士的美德仍然暗含在圣武士的戒律乃至他的外貌、行动、个性之中。就如同一个圣武士必须遵守他的戒律一样,他必须对他的美德保有同等的重视。
  尽管大部分圣武士会尊重下述的所有美德,但是仍然可能有例外。比如说,一个来自上古社会的圣武士将文明礼仪,比如服从,纳入他的理念之中显然是不切实际的。所有对美德的调整都必须在圣武士生涯的开端与DM进行商讨并得到许可。
  对美德的违义则无规则用来裁断。建议DM在圣武士犯下了无心之过的时候犯下有利于帕拉丁的错误。与之相对,玩家应当郑重地接受DM的裁决,并且尊重圣武士之道,而不是去寻找圣武士理念中的漏洞来试图从DM的好意中牟利。以下内容还包括着美德们是如何在游戏进行中时影响圣武士的。

忠诚
  在封建时代,忠诚指的是一个战士和他的领主之间的关系,一个战士向领主宣誓效忠以换来保护、支持以及财产。领主也能得到战士的军事职责以及其他服务作为作为回报。领主和战士都小心谨慎地尊重着这个协议。不忠,任何一方这个承诺对这个承诺的破坏,都被认为是对信仰的一次危险的破坏。
  此书会对忠诚的含义进行进一步的扩展,将其不止定义为对领主的忠诚,而且还是对任何守序善良政府、宗教、哲学的忠诚。为了方便起见,我们将接受圣武士的忠诚一方称为尊主(patron)
  无论何人亦或者何物成为了圣武士的尊主,忠诚都会给予圣武士比他自身更重要的一种归属感。忠诚也会为圣武士的道德准则建立尺度;本质上,尊主构建了对与错的界限,善与恶的区别。然而,尽管尊主给予了基础的道德准则,最终,尊重与接受行动结果的那个人,依旧是圣武士。
关于分类
  让我们进一步区分这三种尊主:
  宗教。一个宗教乃是一系列以一个或多个有着超自然威能的上神为中心的信条。尊主通常是一个代表着某个已经建立的宗教的教堂,但是也可以是一个神。
  政府。这也可以是任何有着绝对权威来制定法律和宣战的单人或者政府实体。在大部分战役中,尊主通常是一个君主。
  哲学。一个哲学乃是一系列哲思组成的系统。他们解释了宇宙的本质,超自然存在独有的本质。尊主可能是被学者们发展建立的哲学,又或者是被圣武士个人创造出来的独一无二的哲学。(第8章详细解释了哲学的定义,包括哲学和宗教的区别。)对于忠诚的目标,宗教和哲学乃是互相排斥的,圣武士不能同时向两者宣誓忠诚。
 
  尊主的选择
  每个圣武士都必须向某个东西宣誓忠诚。最次最次,他也必须要么向一个宗教,要么向一个哲学宣誓忠诚。这个信仰乃是给予圣武士第2章所描述的特殊力量之物。在这个要求之上,尊主应当符合逻辑地按照圣武士的背景和外在选取。在大部分战役中,合适的尊主应当是不言而喻的。比如说:
   如果一个圣武士追随着一个守序善良宗教的教条,并且在一个守序善良统治者手下的军队中服务,他可能同时向他的教堂和政府宣誓效忠。
   一个圣武士来自于一个僵化的神权文化(一个被排外祭司们统治的社会)或者并不为封建领主服务,他可能只向教堂宣誓忠诚。
   如果一个守序善良的君主并没有与一个已经建立的宗教有官方的联系,圣武士可能会向一个统治者和一个哲学宣誓效忠,而非是一个教堂。
   如果一个圣武士独立行动,并且与政府或者教堂毫无瓜葛,他可能会向一个哲学宣誓忠诚。
表14列出了所有的忠诚组合来用于参考。一个圣武士可能对任何允许的组合宣誓忠诚(假如这个组合被DM允许了)。他不建议对任何被禁止的组合宣誓忠诚!政府、宗教以及哲学是如何互动的在第8章被详细解释。
表14:忠诚组合
组合   允许/禁止
政府/宗教/哲学   禁止*
政府/宗教   允许
政府/哲学   允许
宗教/哲学   禁止*
只有政府   禁止**
只有宗教   允许
只有哲学   允许
*作为宣誓忠诚的对象,宗教和哲学是互相冲突的
**每个圣武士必须要么选择一个宗教,要么选择一个哲学。这两个事物乃是圣武士特殊力量的来源(如同第2章所说)。
忠诚的义务
  一旦一个圣武士向某个特定的尊主宣誓忠诚,他就无限期地与他的尊主绑定在了一起。倘若他的王从事了了邪恶的行动,又或者他的教堂腐化了,圣武士可能会被强迫去向另一个尊主宣誓效忠。流浪骑士配组(见第4章)描述了一个可能的结果。然而通常来说,一个圣武士的尊主们是不会发生变化的。
  与忠诚相关联的责任会因尊主的不同而不同。君王,比如说,可能会要求圣武士提供军事服务。教堂可能会期望他们的圣武士遵守一些行为上的刻板教条。本章的法令部分详细讨论了一些类似的内容。然而一般来说,忠诚要求圣武士们去:
   无论遇到何等艰难险阻,都要忠实地服务他的尊主。
   宣扬尊主的原则和理念
   重视和尊重尊主的信物和标志。
   必要时为他的尊主牺牲生命。
下为一些例子。
   格芬爵士,他已经向他的王宣誓了忠诚。但是他突然得知,他的祖国向邻近国家干斯顿宣战。格芬对这个消息感到苦恼。他的许多同学现在住在德利斯顿,他的姐夫也在。然而,格芬发誓要让干斯顿的所有士兵作为敌人,无论他们可能是谁。
   格芬爵士——在一个遥远的村庄里,格芬爵士徘徊在死亡的边缘,挣扎着从红龙造成的重伤中恢复着。一个富有同情心的农民提出将格芬带到一位医学专家那里。格芬接受了,农夫把他装在他的马车上。
他们的旅程花了一个小时,途中马车路过了一个悬挂着格芬祖国旗帜的使者(herald),格芬要求车停下来,并且坚持要求驾车者帮他站起来,司机不情愿地照他说的做。格芬用最后一盎司的力量,举手向国旗致敬。


服从
  对一个圣武士而言,服从的含义远非仅仅是服从那一系列繁文缛节。服从是一个态度,一种向世界展示自己的方式。圣武士自豪于自己的行为举止, 保持自律, 优雅地接受不礼貌的行为。他尽最大努力遵循社会习俗。他彬彬有礼,对朋友和陌生人都很尊重。
  额外的,圣武士还必须
   考虑他人的感想,并且注意不去冒犯他人。一个圣武士永远遵守待人接物的恰当礼仪。(与朋友握手,表达对帮助的感激之情)他也总是精心打扮自己。(经常洗澡,衣物整洁。)
   说话圆滑、亲切。圣武士从不故意侮辱或诽谤别人,甚至是他最大的敌人。如果其他人进行侮辱或诽谤,圣武士就走开(walks away)了。
   优雅地行事。圣武士要避免情绪爆发、暴饮暴食、脏话和其他粗野行为。
例子:
   格芬爵士向一位头发灰白的旅馆老板询问方向。"我的信息不是免费的,"旅馆老板咆哮道。"特别对你这种人。"旅馆老板在格芬爵士的脸上吐了口唾沫, 然后瞪着他, 大胆地等他的回应。格芬爵士礼貌地感谢旅馆老板的花时间招待, 在他转身离开时, 他小心翼翼地擦去脸颊上的口水。
   在沼泽中跋涉了整整一天之后,格芬爵士的伙伴迫不及待地建起营地然后去睡觉了。然而格芬爵士依旧花了几个小时来清理他头发中的干泥和盔甲上的污垢。


诚实
帕拉丁总是说真话,因为他知道的。他可能拒绝说话或选择隐瞒信息,但他绝不会故意误导任何人,甚至他的敌人。他可以请求允许不要回答直接问题,但如果被逼迫,他会说出真相(然而,他可能会以隐瞒重要信息的方式修正自己的答案)。虽然帕拉丁不会轻言许诺,但只要一言既出,他必然信守诺言。
例子:
   格芬爵士依旧被一支邪恶军队抓住了。敌人的指挥官命令圣武士说出他的队友此刻现在何处。格芬爵士闭口不言。
“我的间谍告诉我,你的队友们正打算在明显黎明之前到达Relhane王的城堡”,指挥官询问道:“这是真的么?”
指挥官的情报的是准确的,但是格芬爵士保持沉默。
“如果你一言不发,我就确定我是正确的了。”
“随你觉得你确定了什么。”格芬答道。
普莱沃斯特,格芬爵士的一个年轻队员,询问圣武士对他昨天在战场上的看法。格芬爵士确信普莱沃斯特的战斗很有问题。“即便你允许我说,”格芬说,“我觉得还是不说比较好。”
“你尽管说。”普莱沃斯特坚持说,“我想知道。”
格芬看着他的眼睛。“好吧。你让一个敌人逃跑了,你在紧要关头丢下了你的剑。你的表现真是一团糟。”
普莱沃斯特怒视着格芬,然后气冲冲地走开了。
勇敢
  在逆境中,一位圣武士要表现出不屈不挠的勇敢。没有危险是危险到可以阻止他履行承诺或完成任务。他的承诺比他对痛苦、困难甚至死亡的畏惧更重要。
  帕拉丁的勇敢在战场上尤为明显。他把战争视为一项崇高的事业,把战斗视为荣耀他所代表的机构的机会。帕拉丁毫不犹豫地攻击敌人,继续战斗,直到敌人撤退或被击败。只要有可能,帕拉丁就会选择最强大的敌人——一个强大的怪物、巨人、一条龙或军队的领袖——作为他的主要对手。一般来说,帕拉丁更喜欢近战而不是用飞弹战斗,所以他可以与对手面对面。
   不久之前,格芬爵士和他的伙伴正安静地骑乘穿过一条阴影密布的山谷——就在此时,他们被一个粗鲁的山丘巨人埋伏了。巨人从马匹上拎起了年轻的弗莱德琳,而且现在正在把他在空气中像一个战利品一样舞动着。
“我宣布这个小屁孩是我的奴隶了!”巨人声如雷鸣。“如果你们想把他夺回去,让你们最强的那一个来和我战斗!”
格芬爵士毫无迟疑地骑马向前。
   格芬爵士的队伍被一支食人魔军队在战斗中被锁定,伤亡惨重。"撤退!"格芬的朋友博尔杜喊道。"我们将重新组合,改天再战!''
格芬爵士的同伴们从战场上争先恐后地离开了,但格芬却留在身后。"和我们一起!"博尔杜喊道。"你赢不了!''
"也许不能,"格芬说,他鼓起勇气面对一个正在冲锋的食人魔方阵。"但我会竭尽所能掩护你们的退出。''
根据 DM 的判断,如果敌人生命骰总数与己方生命骰总数的比例超过了 2:1,一个圣武士可以带着荣誉退出战场。如果圣武士属于一个精英组织,DM可能会允许圣武士在面临生命骰超过3:1的比例的情况下撤退。如果玩家这种情况下还抱有疑虑,他可以询问 DM 是否可能带着荣誉退出。在 DM 的许可下,圣武士可以退出而不违义。
荣誉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一个有荣誉的圣武士都会正直地行事。即使在他自己或别人不会知道他的行为时,他的行为在道德上依旧会无可指摘。安慰垂死的朋友是令人钦佩的行为,但安慰垂死的敌人是荣誉的行为。
  荣誉还涉及尊重,不仅尊重圣武士的同等社会地位的人和他的上级,还要尊重任何与圣武士一样为善良和正义奉献的人。圣武士对悔改者表示怜悯,甚至拒绝对最卑鄙的恶人施加不必要的痛苦。
  额外的,一个荣誉的圣武士应当:
   服从任何守序善良的上级人物(社会地位,阶级,等级等等)的正义裁决。
   认可所有守序善良的人们的尊严,无论他们种族、职业、经济状况如何,都以尊重和礼仪相待。
   接受所有有着和圣武士相近力量和状态的人的决斗或者战斗挑战。(一个来自傲慢的小孩子的挑战或者一个醉酒战士的挑衅是应该被忽视的。)
   宁可死亡,也不可在原则上妥协,不可背叛他的领主和信仰,不可放弃要保护的目标(a protected charge)。
例子:
   在一场大战之后,蜥蜴人之王躺在格芬爵士脚下,血流满地。“我祈求你”,蜥蜴人之王喘息着“别杀我。”格芬爵士仔细思忖了一番,蜥蜴人之王已经衰老而且重伤,他已经不再是个威胁了。而且他也荣耀地战斗过了。
格芬爵士收剑回鞘。他示意他的随从们把蜥蜴王拖走。国王将在监狱里度过他剩下的岁月。
   格芬爵士被一个邪恶牧师的邪教徒捉住了,被绑在锁链上。格芬爵士凝视着一个牧师的眼睛,这个牧师正拿着一把剑架在他的喉咙上。"放弃你的亵渎信仰,"牧师说,"我会饶恕你的生命。''
"放弃你的,我会饶你!"格芬爵士说。
其他美德
  忠诚,礼仪,诚实,勇敢,荣誉很可能是每一个圣武士的理念之一。其他美德也可以按DM的意愿被加到圣武士的理念当中。一切可能性:
  谦卑。圣武士在精神和行动上仍然谦逊。他拒绝赞美,拒绝奖励。致敬使他难堪;对工作做得好的知识就足以感谢了。他谦虚地谈论自己的事迹,如果说是感谢有机会履行他的道德义务的话。
慷慨。圣武士很乐意与任何需要帮助的人分享他微薄的资金和财产。如果他拥有两把剑,而一个年迈的猎人没有,圣武士会向他赠与一把。他将给一个饥饿的孩子他的最后一块面包,即使他一天剩下的时间都因此吃不到东西。他的精神也慷慨,总是愿意向陷入困境的同伴伸出援手,或以慷慨的赞美来承认朋友的成就。
纯洁。圣武士甚至避免了不当行为的出现, 在文字、行为和思想上保持纯洁。
  独身。除了保持贞洁,圣武士发誓永远不会结婚。
  勤勉。圣武士一直从事生产活动。他勤奋工作,直到完成手头的工作。不工作时,他学习、练习或练习战斗技能。他认为休闲活动、闲聊和度假是浪费时间的愚蠢行为
圣位准则
  封建传统要求新封为骑士的士兵宣誓效忠一套体现宗教理想和为国王服务的原则。誓言构成了一个神圣的承诺,确保骑士对教会和国家对教会和国家的忠诚。
  在 DM 的选择中,圣武士可以进行类似的宣誓,向"圣位准则"宣誓,其中列举了他有义务维护的戒律、美德和法令。该守则定义了圣武士的理念,准确规定了尊主对他的期望。
  圣武士在开始职业生涯时向《圣位准则》宣誓,通常是作为正式仪式的一部分(参见第 7 章的"成为圣骑士"部分,建议了解)。通常,君主、教堂主管或导师宣读准则;官方诵读准则时,圣武士候选人重复。或者,帕拉丁人可以撰写自己的誓言,私下朗诵,向神、祖先的记忆("我向我父亲的精神的宣誓")或一股普遍的力量("我向自然世界的荣耀保证")表达他的话。
  因为不同的圣武士可能不遵循完全相同的原则——例如,它们可能遵循不同的法令——每个圣骑士都可能宣誓遵守自己的准则版本。或者,DM 可以标准化所有战役中圣武士的准则。只要准则包含以下元素,准则的确切措辞就不重要了:
  忠诚的尊主。准则应当指明,圣武士乃是向何人何物宣誓效忠,就如同上述忠诚章节所言。
  美德.这五项基础的美德——忠诚、礼仪、诚实、勇敢以及荣誉——它们的名字应当被提到,除非DM有一个好理由来将其中的一条或者更多从美德中移除。只要DM和玩家都已经看过而且理解了该章节的描述,并且同意,可以向其中添加任意多项美德。任何对这些描述的调整都必须在宣言誓言之前理清。
  法令。朗诵法令的来源,而非法令本身。特定的法令可能会由于玩家或者DM的要求被提到。
  通常,圣武士准则的各项永远不会改变。在极端情况下,例如,如果经济困难使他难以支付他的十一税,圣武士可能请求他的国王或教会特许豁免。圣武士必须寻找与他最初宣读准则的观众(或适当的替代品),然后恳求他的同意。
  特许豁免很少给予,除非新的状况使圣武士无法忠于他的理念(如果他的教会变得邪恶,不能期望圣武士继续他的十一税)。官方们可能会对一个甚至要求豁免的圣武士有严重的疑虑,并可能施加适度的惩罚,以鼓励圣武士停止发牢骚并重回正轨。有关适当的处罚,请参阅下面的"轻微违义"部分。
 

范例准则

 译者:子虚子
 我,*,在此宣誓荣耀这神圣传承的戒律**,并以我的信仰起誓忠于***,维持对所有人的奉献精神,绝无欺瞒,绝无犹疑。此外,我立誓宣扬并秉承****之信条,并郑重且虔诚地遵循来自*****的训令。我自愿立下这一誓言,未受胁迫,亦不求回报,我将我的手按在这圣物上******,并以对那些为此高贵事业献身的人的,满受祝福的记忆起誓。

* 插入圣武士的名字与家乡(“Shallowbrook的亚伦”)。

** 这个短句表示对所有圣武士都要遵守的信条效忠。没必要把信条逐条背诵。

*** 插入圣武士效忠的尊主。在这个例子中,亚伦对他的君主和信仰宣誓效忠(“恩特兰德的布罗曼王,以及神圣启迪教会”)。

**** 插入五大美德。(亚伦会全盘接受所有这些美德——正如本章所述。此外,因为他所受的严格家教,他还将追随纯洁之美德:“忠诚,服从,诚实,勇敢,荣誉与纯洁”

***** 插入训令的来源。(亚伦提及了他效忠的尊主。此外,因为他保证过服从双亲的训令,他也提及了家庭:“吾王,吾教,及吾家”

****** 某些仪式要求圣武士将手按在一件圣物上,例如一段神圣经文,或是他君主的宝剑。如果在圣武士的授勋仪式上并未包括圣物,则去掉这一句。


违义与惩罚
  当一个圣武士违背了他的理念——当他违背了任何他发誓遵守的戒律、美德、法令——他就要接受惩罚。这个惩罚是在可以实行的法律和当地风俗要求的惩罚之外额外施加在圣武士上的。比如说,如果一个圣武士抢劫了一个商人,他就遭受一个理念惩罚并且他可能会因此被囚禁。
  有两个办法被提供用来确定理念违义和惩罚。标准方法,源自严格玩家手册规则,是最容易裁判,但产生最严厉的处罚。替代方法对玩家来说更容易,但需要 DM 付出更多的努力。无论您喜欢哪种方法,最好在整个战役中坚持使用。
  在所有情况下,DM 对是否发生了违义事件有最终决定权。根据 DM 的酌情,他可以允许圣武士就他的决定提出上诉。如果圣武士令人信服地争辩说,他的行为没有违义,Dm可能会中止处罚。
  如果圣武士的违义行为不是特别严重, Dm 可以选择警告他。如果圣武士拿起一个新的魔法物品,并在那之前他已经有十个魔法物品了,DM可能会提醒他相关的戒律,给他一次机会,让他在对魔法物品宣告所有权之前让他放下魔法物品。然而,一次警告就足够了;如果圣武士第二次犯下同一行为,应立即实施处罚。
  DM 可以忽视(bypass)标准方法和替代方法,而非仔细衡量每个的违义行为的特点来给予圣武士对应的恰当处罚。故意和蓄意的违义行为会导致不可挽回地丧失圣武士的力量。较小的违规行为应导致轻微的处罚,例如暂时丧失一个或多个帕拉丁的能力。一个合适的任务,一个牧师的赎罪法术,或两者都可以用作忏悔较小的违规行为。

标准方法
  这个方法仅从阵营的角度来权量一个违义行为的严重程度。DM来决定一个违义行为是混乱的还是邪恶的。然后给予恰当的惩罚。
混乱违义
  混乱行为,包括违义,指无意、冲动和相对良性的行为。违义不能已经直接或间接给一个并不邪恶的人物造成了物理上的伤害。
例子:
   一刹那的恐惧
   反对圣武士的政府和教堂的裁决。如果圣武士拒绝的是一个正义的法令,这个违义就变成邪恶违义。
   未能向长者或者同辈展现恰当的礼仪。
   傲慢。
   说善意的谎言,或者说出误导的真话。如果谎言伤害到了另一个人,这就变成了违义行为。
  惩罚:如果一个圣武士在明知如此的情况下依旧进行了任何混乱违义行为,他必须寻找一个至少9级或更高的守序善良牧师。和圣武士同信仰的牧师是更优先的,但是不是必须的。圣武士必须尽快找到这个牧师。任何不恰当的拖延——也就是说,比如超过了数周——都会把违义变成邪恶违义。
  一旦圣武士找到一个牧师,他必须完全承认他的违义行为,并请求原谅。牧师将开出适当的忏悔。帕拉丁必须立即执行忏悔;否则就构成进一步违义。典型的忏悔包括:
   在教堂或者修道院中工作1-4周
   一天或两天内将自己完全隔绝,在隔绝之处圣武士在全心全意地反思自己的错误之外不能做任何事情。
   完成一项被给予的任务(比如说从一座山的顶峰那里取来药草,或者帮一个修道院摆脱地下室的蛇的侵扰。)
邪恶违义
  邪恶违义包括故意盗窃、叛国、懦弱、背叛、贪婪、欺骗和亵渎行为。任何对守序善良人物造成故意身体伤害的违义的行为都被认为是邪恶的。
  惩罚:哪怕仅仅一个邪恶违义行为都会导致立刻和不可挽回的圣武士之力的丢失。他会失去所有圣武士职业给他带来的力量和优势。任何魔法或者任何其他方式都无法恢复它们。从这一刻起,该人物就作为战士而存在。他仍旧保留他的等级并对经验值进行必要的调整。由于他并非是作为一个战士开始他的生涯,他没有对武器的专精。
被魔法影响而导致的行为
  DM可以原谅由附魔法术或被魔法控制的圣武士执行的混乱行为。圣武士也可以进行一小项惩罚,比如在43也上写的“自我执行惩罚”。
  如果一个圣武士在惑控中或被魔法控制施以邪恶行为,他立即失去他的圣武士力量,成为上述的战士。然而,由于恶行不是故意的,地位损失只是暂时的。想要重获他的圣武士之职,这个人物必须完成代表他的政府、教会、导师的一项危险或重要的任务。可能的目标包括回收一件在另一个位面的奇物,收集足够的财物来建立壮观的修道院,或者单枪匹马地杀掉一匹邪龙。该人物在他仍然是一名战士时无法获得任何经验。如果该人物完成了任务,他就再次变成一名圣武士。他会获得与他失去圣武士力量时相同的等级和经验。
  一个不希望进行如此可怕任务的人物可能会彻底放弃他的圣武士生涯并且从此成为一名战士。从那一刻起,他就能够像其他战士一样获取经验值,获得新等级。一旦他放弃它的圣武士生涯,他就再也不能够成为一名圣武士了。
替代方法
  这种方法给予 DM 更多的自由,以确定违义的严重性,也允许各种处罚。要确定违规行为的严重性,DM 必须考虑圣武士的意图、行动的后果以及受影响的人是谁。
  违义行为分为四类,其严重性越来越严重。第 1 类和 2 类包括影响非邪恶角色的轻微违义行为,而不是帕拉丁的同行和上级。属于第1类和2类的多数侵犯行为是无意、自私和无知无觉的行为,在严格意义上可能不是邪恶的。故意或清楚的邪恶行动属于第3类和4类。此外,所有涉及圣武士政府或教会官员,或他向他承诺效忠的任何组织或个人的行为都属于第3类或第4类。
  由于这些类别必然是宽泛的,每个类别都包含几个示例,以帮助 DM 做出决策。还规定了几种可能的处罚。DM 应选择符合犯罪的处罚。他也可以自由地根据这些示例来给出自己的处罚。
第1类:偶然违义
  此类别包括意外、无意和粗心的违规行为,其后果微不足道。圣武士不会从这种类型的违规行为中获益。这些侵犯行为也不直接或间接危及任何非邪恶的人的安全。示例包括:
   在进入一个黑暗的房间前犹豫。如果一个圣武士由于太过恐惧乃至于没有进入,那么这个违义行为就属于第2类。(如果他的逃避伤害到了队友,那么还要更严重)
   没有回应一个友好陌生人的问候。如果圣武士的不恰当回应乃是由于他的傲慢而不是因为偶然的错误,那么就是第2类违义。比如说,如果陌生人采取了冒犯的行为就没有回应,也属于第2类。
   在擦一个陌生人的餐桌时将一个酒罐碰到了他的膝盖上。
示例惩罚包括:
   向任何被他的行为轻视的人以及任何目睹轻率行为的人道歉。
   在即将到来的比赛在保卫被轻视的人。(Champion the slighted person in an upcoming tournament.)
   接下来的1-2周,每晚冥想一小时,反思动作的错误。
第2类:严重违义
  这一类别包括严重违反信任和裁决的行为,包括可能危及非邪恶人物安全的意外或粗心行为。它还包括冒犯、失望或误导非邪恶人物的故意行为,但不得危及他们的安全。(危害他人安全的故意行为属于第3类)。示例包括:
   未能将盔甲和武器保持在最佳状态。
   忽视个人卫生。
   向一个收购者谎报他的商品的质量。如果 paladin 撒谎来利用收购者(例如,使收购者更加合作或获得更好的价格)则这将成为第 3 类违规行为。
    丢失或错放为同伴携带的饰品。
示例惩罚包括:
   寻找一位高级首先善良牧师并且完成一个任务(如同上述“混乱违义”部分所说)
   捐赠一小笔钱给慈善机构(可能是2d10gp或者一天工作所得)
   在接下来的1d4个月支付两倍或三倍的十一税。
   暂时失去他的施法能力,侦测邪念能力,疾病免疫能力,守护灵光能力,或者治愈疾病能力。该能力的失去会持续1d4周。
   在接下来的1-10周内只获得正常经验值的一半。
第3类:极其违义
  这一类别包括质疑圣武士对理念的承诺的行为,例如故意危害非邪恶人物安全的行为。示例包括:
   拖延对一条法令的执行,或者未能令人满意地完成一条法令。
   告知旅者,前方道路是安全的,却没有说有关盗匪的传闻。
   无意中对尊主的事业造成极大的伤害,例如未能保护奇物或重要官员。
   贪财、高利贷、或者沉迷于世界上的财物。
   未能救助一个濒死的人。
   惊慌失措,并且从战场上逃离。
示例惩罚包括:
   没收他的要塞以及任何其他财产。
   永久失去他的施法能力(或者某个领域的法术)直到进行了一次恰当的赎罪
   绑定坐骑离他而去,并永不归还。圣武士永远无法得到新的替代品。
第4类:恶劣违义
  这一类包括最不能容忍和不可饶恕的违义,一个圣武士可以犯的最恶劣的行为。任何直接违反戒律或法令的行为都属于此,对任何守序善良任务造成身体伤害的违义行为也属于此。此类别还包括任何影响圣武士政府或教会官员的违义行为。示例包括:
   拒绝或者无视一项正义的裁决
   惯常的懦弱。
   进行亵渎行为。
   背叛尊主
   私藏资金,拥有超过10个魔法物品,或者有意地不交十一税。
对这类违义行为的惩罚有且仅有一个。
圣武士将立刻失去他的力量,如果上文“邪恶违义”部分所言。对他的君主犯下的滔天罪行可能会被处决。对教堂犯下的罪行则可能会引来神明对圣武士的致死报复:一道雷霆或者让大地将圣武士吞没。(如果对此感到疑虑,那么骰一次1d20,如果骰到1,则神明会杀死亵渎的圣武士,否则他只是会受到机构的惩罚。)
魔法影响下的行为
  如果圣武士在被惑控或者魔法或者灵能控制之下执行了邪恶行为,DM来决定违义的分类,然后执行表15中的一项惩罚。
  表15:对被惑控的圣武士的惩罚(可选方式)

 
违义类别   惩罚
1   施以第1类惩罚或不惩罚
2   施以第1类惩罚
3   施以第2类惩罚
4   圣武士暂时变为战士(如同上文正常方法部分“被魔法影响而导致的行为
”)

褫恩仪式 翻译者:子虚子

在DM裁量下,一名犯下违背理念之罪行的圣武士,在其所受惩罚以外,或许要被迫接受一次褫恩仪式。一般而言,褫恩仪式伴随着对十恶不赦的罪行的处罚一起进行,且有政府或教会官方在场(如标准方式下“邪恶的违背”,及其他方式下第3类与第4类违背的定义),但这种仪式也可能被用于惩处严重程度更低的违背行为。

一个典型的褫恩仪式需要犯罪的圣武士出现在其政府或教会的一名或更多代理人面前。罪行越严重,主持仪式的官员地位就越高;一名下级官员或许就足以处理一次第2类违背行为,但国王本人或许会选择去监督一次为第4类违背行为举行的仪式。为使该名圣武士的耻辱更加可耻,一场褫恩仪式常常是在观众的注视下,在城镇广场或其他公共集会所举行,而被指控的圣武士要站在高台上,让所有人看到他。

仪式以出席的官员宣告该名圣武士的罪恶开始。这名官员为圣武士违背其圣位准则而责罚他,而后宣告惩罚。对较轻微的违背而言,圣武士会被要求交出一件自己的非魔法武器。官员会将这武器掷入烈火或是折断其锋刃,以此将之摧毁。

对于更不可饶恕的违背而言,或许会有更详细复杂的羞辱。除摧毁该名圣武士的一件武器之外,官员或许会命令圣武士交出其每一件甲胄。官员将这每一件甲胄都抛入火中,或是带一名助手用大槌猛砸之,使之无法再用。之后官员可能会扇这名圣武士的脸,或是把一桶动物内脏泼在他头上,或是粗暴地切断他的头发,直到只剩一个光头为止。最后,官员剥夺了圣武士的名字;这名圣武士从此时开始必须用一个新名字称呼自己。

在整个仪式中,圣武士必须保持沉默。在一场褫恩仪式中说话本身就可能被视为对理念的违反,从而意味着额外的惩罚。

自我执行惩罚
  有时,帕拉丁可能会犯下 DM 认为无关紧要的违义行为。帕拉丁可能会有一个去雇佣一个引人注目的雇员的想法,喃喃自语一个讨厌的敌人,或者当他发誓要素食时,不小心喝了一勺含有鸡汤的汤,。虽然所有这些例子在技术上可能是违义的行为,但它们太琐碎了,DM 可能会忽略它们(假设他一开始就意识到了这些事)。
  但是,即使 Dm 忽略了一个微不足道的违义行为, 一个真正尽职尽责的圣武士玩家可能无论如何会坚持要惩罚。在这种情况下,帕拉丁可以自由地惩罚自己,并选择自己的惩罚;Dm 可以否决他认为太严厉的惩罚。典型的自我惩罚可能包括:
   向影响到的队友道歉,并承诺绝不再有类似的冒犯行为。
   在接下来的1-2天里发誓保持沉默。
   在未来 1-2 天里, 他充满内疚和自我厌恶, 在此期间, 他以 -1 的惩罚进行所有战斗掷骰和属性检定。
   一个特别十一税、捐赠或者不求回报的服务。
反圣武士
  对于一个圣武士来说, 还有什么比他直接相反的 "反圣武士" 更好的敌人呢?作为普通圣武士的镜像,反帕拉丁也许能够探测到善良的存在,产生对抗善良生物的光环,并挥舞一把"不洁(unholy)"的剑。
  虽然DM们 可以尝试他们喜欢的任何类型的人物,但我们不鼓励使用反帕拉丁。善恶不仅仅是彼此的镜像。正如邪恶势力有其独特的勇士一样,帕拉丁则被打算设计成为唯一的善良勇者。帕拉丁起源于动态平衡的传统,其中善的力量少而精,邪恶势力众多,质量较低。允许反帕拉丁模糊了这种基本关系。

离线 莱斯利格林

  • Peasant
  • 帖子数: 11
  • 苹果币: 0
Re: 【AD&D 2E】完全圣武士手册 翻译索引帖
« 回帖 #2 于: 2021-01-18, 周一 19:29:28 »
第六章 装备
剧透 -   :
  圣武士会将他们的装备视若珍宝,并会竭尽自己的财力来买自己能获得最好的装备。不止是因为他们的装备能够反映他们的荣誉,还因为对一些圣武士来说,装备也是他们原则的标志。
   盾牌代表圣武士宣誓坚守他的理念。
   剑的双刃分别代表被圣武士矢志不渝地守护的两个群体:剑的一侧代表地位超然者,另一侧则代表芸芸众生。
   盔甲代表对国家的忠诚。便如同他的盔甲保护圣武士的身体一样,圣武士也必将保护他的主君。
   头盔代表着对宗教的忠诚,便如同他的头盔保护他的头颅一样,他也必将保护他的教会。
   精心缝制,一尘不染的衣物代表纯洁的精神。
标准装备
  以下是大部分圣武士拥有的标准装备(或者至少是他们渴望拥有的)。通常来说,圣武士会用自己的钱买这些装备。一个节俭的圣武士会竭力保证他的所有物一直在最好的状态。这样他就很少需要花钱去买新的。
盔甲
  所有类型的盔甲对圣武士而言都是可以使用的。如果可以选择,大多数人更喜欢全身板甲的保护和荣光。然而,由于板甲的费用,一些选择带甲或板条甲,而其他人满足于更便宜和现成的链甲。通常应避免使用皮甲、镶嵌皮甲和衬甲(包括魔法物品版本),因为这些盔甲类型往往与地位较低的人物相关。一个有歧视的帕拉丁可能更喜欢穿普通的鳞甲,而不是镶嵌皮甲 +2 。
  在一个典型的中世纪战役世界,圣武士有三种盔甲类型可选。链甲衫/头盔的组合,链甲以及板甲。
  链甲衫和头盔。(译者注:以下对三类盔甲的描述已经逼疯了第一位译者,请校对和读者参考原文)圣武士那些来自原始文化,或那些刚刚开始他们的职业生涯有时只穿戴着链甲衫(只复盖胸部的一块)和头盔。圣武士经常监督链甲衫的生产或自己亲自动手,用棍子把铁条弄成环形,切断,用锤子把环敲扁平,然后把环编成锁链外套的形状。头盔通常是圆形或锥形的,在前面打开。链甲衫和头盔的组合比一套链甲便宜,但是保护性不及,防御等级为7。
Destitute paladins, those from primitive cultures, or those just beginning their careers sometimes wear only a chain mail hauberk (a single piece that covers the chest) and a helmet. The paladin often supervises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hauberk or makes it himself, coiling wire around a rod, then cutting it down the side to make rings. He flattens the rings with a hammer, them rivets them together in the shape of a knee-length coat with a hood to cover the head. The helmet is usually round or cone-shaped, open in the front. The hauberk-helmet combination is cheaper than chain mail, but less protective, with an Armor Class of 7.
  链甲。一个链甲衫补充腿部和手臂的保护之后成为一套完整的链甲(AC 5)。可向头盔中添加护面以保护面部。虽然价格便宜,而且相对轻,但链甲也有其缺点。链甲的重量在身体上分布不均匀,尤其使肩膀紧张。即使是最强壮的圣武士也会在穿链甲超过一天后感到疲劳。在 DM 的选项中,任何连续佩戴链甲超过 24 小时的人物都在所有攻击检定中受到 +2 的处罚,直到他将其脱下并休息几个小时。
每周至少一次,链甲必须进行油处理和抛光,这个过程可能花掉下午的良好时光。未能正确维护链甲会导致生锈(并且每一月的忽略都会减少1防御等级)。
板甲。板甲 (AC 3) 加了胸板、背板并将金属条添加到受链甲保护不足的身体区域,如膝盖和肘部。被称为肩甲(pauldrons)的金属板保护手臂和胸部之间的空间。臂甲(Epaulieres)(肩罩)保护上半身;手套(金属手套)保护手。
Plate mail (AC 3) adds a breast plate, back plate, and strips of metal to areas of the body underprotected by chain mail, such as the knees and elbows. Metal sheets called pauldrons protect the spaces between the arms and the chest. Epaulieres (shoulder guards) protect the upper body; gauntlets (metal gloves) protect the hands.
高级圣武士偶尔会用金色或银色饰品装饰板甲,将小珠宝固定到头盔或臂甲手背上。这些奢侈品通常与帕拉丁的理念是相容的,只要它们意在反映帕拉丁的地位,而不是被用来炫耀财富。先驱符号可以蚀刻或涂在盔甲的任何部分。
  板甲需要抛光和上油,但由于它由固体部分而不是微小的环组成,因此更耐锈。虽然比链甲重,但板甲更合身,更舒适,更不易造成疲劳。本章中的插图标识了帕拉丁的板甲的各种碎片,以及安装条形的基本件。(The illustration in this chapter identifies various pieces of a paladin's plate mail armor, along with the basic pieces of mount barding.)
盾牌
大多数圣武士携带中等盾牌,提供最大的保护,防止前侧和侧翼攻击,并足够轻,可以挂在马背上。盾牌由木材制成,复以厚厚的皮革,形状像一个圆顶和尖底的三角形(扇形盾)。其表面向内弯曲。护盾从上到下长约4-5英尺,用带子挂在帕拉丁的脖子上。他用左手(或右手,如果他是左利手)握住它固定在护罩的内表面的第二条带子。
武器
圣武士可以掌握任何武器,但大多数人感到没有剑(长,双手,或短,按偏好),骑枪(中等或重,取决于坐骑的大小),和匕首,就是手无寸铁,一个圣武士通常把剑放在一个用皮革复盖的木制剑鞘里,绑在腰带的左侧(如果是左手,则绑在右边)。匕首挂在他的腰带上, 在他的剑鞘的另一面。
  其他受圣武士青睐的武器包括骑兵连枷、骑兵硬头锤、骑兵镐、战斧和弯刀。圣武士往往避免使用投射武器,因为它们很难在马背上有效地使用。
  一把比武用骑枪虽然让人欣羡,但可能太贵了。相反,帕拉丁可以选择安全枪头(lance cup),一个钝的木头帽,适合装在普通骑枪的枪尖,使其适合比赛。然而,安全枪头(lance cups)是出了名的不可依赖的;每个比武有 5% 的机会 (1d20 上的骰出 1), 安全枪头会分离和脱落。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官员打断比赛,参赛者必须重新开始。一个屡次失去安全枪头的比武者可能会失去比赛资格。
衣物和特殊物品
在选择衣服时,圣武士既追求实用,又追求优雅。他喜欢大胆的颜色(蓝色、红色、绿色和紫色),如果他买得起的话,还喜欢贵重的面料(尤其是丝绸和天鹅绒)。因为圣武士通常是根据外表来判断的,所以把钱花在正装上通常不被认为是违义的。
一套理想中的行头——可以在圣武士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一件一件地置办——由以下组成:   
When choosing clothes, the paladin strives for both utility and elegance. He favors bold colors (blue, red, green and violet) and, when he can afford them, rich fabrics (silk and velvet in particular). Because a paladin is often judged by his appearance, spending money on formal attire usually isn't considered an ethos violation.
     An ideal wardrobe, which may be acquired a piece at a time over the course of a paladin's career, consists of the following:

   两件宽松的丝绸或亚麻衬衫,全袖。(Two loose-fitting silk or linen shirts with full sleeves.)
   两双马裤(breeches)或长裤,由羊毛、棉布或亚麻布制成,专为紧贴腿部而定制(宽松的长裤往往与农民和普通居民有关)。裤子通常是到脚踝长度并且颜色明亮。
   武装衣(由软皮革或衬垫织物制成,在链甲内部穿戴,以防止夹伤。

   两对棉内衣。

   两对长袜和吊袜带。
   一双骑靴。
   一双皮鞋,通常指向脚趾,用带子和扣子固定在脚踝上。(A pair of leather shoes, usually pointed at the toes and fastened at the ankle with straps and buckles.
   两件及膝长的束腰外衣(tunic),是通常无袖,套过头部。外衣可以装饰五颜六色的条纹和圆圈图案,可能还有羽毛或小宝石。 Two knee-length tunics, usually sleeveless, slipped over the head. Tunics may be decorated with colorful patterns of stripes and circles, and possibly feathers or small gems.
   一件外衣,无袖或者有袖。外衣通常衬上兔子、松鼠或其他轻皮草,并填充在肩膀上。流苏、丝带和锦缎很常见。A surcoat (outer tunic), either sleeveless or head(此句不通,可能是had). The surcoat is usually lined with rabbit, squirrel, or other light fur, and padded at the shoulders. Tassels, ribbons, and brocade are common.
   一件轻披风(用椭圆形布制成的无袖外套)用于春季和夏季,由棉花或丝绸制成。服装呈矩形或半圆形,包裹在身上,用链条或扣子固定在颈部。)A lightweight mantle (a sleeveless coat made from an oval piece of cloth) for the spring and summer, made of cotton or silk. The garment is rectangular or semicircular in shape, wrapped around the body, and secured at the neck with a chain or buckle.
   一件沉重的冬披风,以海狸,狐狸,或其他厚皮草为衬里。A heavy winter mantle lined with beaver, fox, or other thick fur.
   一件由羊毛、棉布或羊皮制成的披肩(cape),用链或皮革表带固定在脖子上。高等级圣武士可能更喜欢黑色、蓝色、红色或紫罗兰色的披肩,内衬红色或黑色天鹅绒。A full cape made of wool, cotton, or lambskin, fastened around the neck with a chain or leather strap. High-level paladins may prefer a silken cape in black, blue, red, or violet, lined with red or black velvet.
   一条带金属扣的宽皮带。A wide leather belt with a metal buckle.
   一顶羊毛、棉花或毛毡制成的帽子。A wool, cotton, or felt cap.
   一条仪式头巾(它们紧贴在头上,盖住头发和耳朵,并在颔下打结。),它用刺绣、羽毛或金色花边装饰。仪式头巾常常用于国宴和其他正式场合。女性的对应衣物称为 wimple 。A ceremonial coif (a tight-fitting cap covering the hair and ears, tied beneath the chin) made of linen or silk, and decorated with embroidery, feathers, or golden lace. A ceremonial coif is often required for state banquets and other formal occasions. The equivalent for females is called a wimple.
一个尽职尽责的帕拉丁除了灯笼、绳索和其他长途旅行或特定任务所需的设备之外。也应考虑将以下物品作为其标准装备的一部分。
A conscientious paladin should also consider including the following items as part of his standard gear. These are in addition to lanterns, rope, and other equipment necessary for long trips or specific quests.
   两条棉毛巾或羊毛毛巾(一条用于洗涤,一条用作食用垫)。Two cotton or woolen towels (one for washing, one to use as a mat for eating).
   正式餐具,包括餐具、杯子、盘子和高脚杯。由于圣武士可能必须在正式活动中提供服务,所以他们应该购买由银、水晶和瓷器制作的优质物品。Formal dinnerware, including eating utensils, a cup, a plate, and a goblet. Because paladins may have to furnish their own service at formal events, they should buy quality items made of silver, crystal, and porcelain.
   坐骑的完整马具,包括马嚼子、笼头、挽具、马蹄铁、马鞍和完全的坐骑护甲。Complete tack for the mount, including bit, bridle, harness, horseshoes, saddle, and full barding.
   两条厚重的毯子,一条用来铺床,另一条是晚上用来盖住坐骑的。Two heavy blankets, one used for a bed, the other to cover the mount at night.
   一面镜子(每日打理自己所必须)A mirror (necessary for grooming).




女性圣武士的正装
女性圣武士可以自由穿上述所有服装(假设没有什么文化理由反对这一点)。在正式场合,女性圣武士可以穿一种裙摆直到地板的外裙,称为套裙(kirtle),它紧贴臀部上方,环绕腿部周围。外套(surcoat)和斗篷(cloak)可以作为外衣(outer garment)。女性也可以穿上过膝长袜,用吊带固定或系上丝带。男性和女性的鞋类是类似的,虽然套裙遮住了女圣武士的下半身,只露出她的脚趾。
徽章、战旗、顶饰Badges, Standards, and Crests
圣武士经常点缀他们的盔甲,衣服,武器和盾牌,以在战场上识别他们,表明他们的阶位(rank),或象征效忠国王或教会。君主(Monarchs)有时会奖赏点缀(embellishments)来表彰杰出的军事表现。代表姓氏的点缀可以从父母传给孩子。通常,不能购买点缀;他们必须奖励或赚得。一些示例:
  徽章(Badges)。这是代表圣武士的祖国、家庭或骑士团的徽章(见第9章)。徽章可能是实物,如针或奖章,也可以是绣在外衣上的小图案,也可以刻在盾牌上。典型的徽章符号包括有动物头的人类、带皇冠的花或植物,或者有翅膀的武器。
  燕尾旗(standards)。燕尾旗是带有 Y 形分叉的旗帜,连着一点或杆上。该燕尾旗带有圣武士政府或教会的颜色、纹章(heraldic symbols)或徽记(insignia)。当端被切断形成正方形时,燕尾旗将成为方旗(banner)。燕尾旗的小型版本,称为枪旗(pennon),可以附加到骑枪的末尾。
  顶饰(crest)。一个顶饰可能是一捆短皮条、一个或多个羽毛、木雕、流苏,或附着在圣武士头盔上的其他小物体。顶饰通常与帕拉丁的盾牌颜色相同。顶饰在锦标赛中经常佩戴,以帮助观察者来区分两个圣武士,虽然许多圣武士一直戴着顶饰。顶饰也可以添加到战马的吊带中。顶饰也可以抽象之后展示在盾牌或战旗上。
额外装备
 教经(canon)。教经是人物信仰的神圣文本。它的内容包括祈祷、行为指南、历史总结、对神的期望和其他神学材料。教经不是咒语书,也不具备任何魔法特质。
  因为教经可能非常昂贵,人物们有时可以安排他们的教会购买分期付款的副本,添加一些额外的费用到他们每月的十一税中以偿还它。慷慨的教会可以无限期地借给他们的追随者一份教经。但是,如果教经丢失或损坏,人物可能负责更换的成本。
纹章罩袍Coat of arms.这个词汇通常指带有圣武士个人纹章的盾牌或者纹章本身。但是这也是某一类衣物的名字。一件纹章罩袍(coat of arms)是白色的穿在盔甲外的外衣,上印有圣武士的徽记。该罩袍能标记圣武士的身份,也保护他免受太阳的热量。这炽热在他穿着没有罩袍的铠甲时是无法忍受的, This term usually refers to the shield bearing the paladin's heraldic symbols, or to the symbols alone. But it's also the name for a specific article of clothing. A coat of arms is a white tunic worn over the armor, emblazoned with the paladin's insignia. The coat identifies the paladin and also protects him from the heat of the sun, which can be unbearable when wearing uncovered armor.
化妆品配组Cosmetic kit。在准备正式事务时,一个典型的美容包包括一小瓶羊脂肪,使皮肤闪闪发光,粉状胭脂的来让脸颊呈白色或粉红色,淡香水滑石用于身体,和脱毛软膏用来平滑面部。 Cosmetic kit. Helpful when preparing for formal affairs, a typical cosmetic kit includes a vial of sheep fat to make the skin glisten, powdered rouges to tint the cheeks white or pink, lightly perfumed talc for the body, and a depilatory salve to smooth the face.
马匹梳理配组Horse grooming kit。为了高效和彻底的马匹梳理,配组件包括 马栉(带硬毛刷的刷子,以去除毛发上的污垢),刮刀(一个灵活的锯齿状刀片,以去除零散的体毛),马刷(用于去除腿部、球节和马栉不适合的其他区域的污垢),蹄挑(去除蹄上的鹅卵石和碎屑), 鬃毛梳和尾毛梳 (清洁和梳理毛发) 。Horse grooming kit. For efficient and thorough horse grooming, the kit includes a currycomb (a brush with stiff bristles to remove dirt from the coat), a shedding blade (a flexible, serrated blade to remove loose body hair), a body brush (for dirt removal from the legs, fetlocks, and other areas where a currycomb is inappropriate), hoof picks (to remove pebbles and debris from the hooves), and a mane and tail comb (to clean and tease the hair).
  也有用于狮鹫和其他坐骑的类似配组。
     Similar kits exist for griffons and other mounts.
 复巾Mantling 长得像簇羽和或扇形的层叠叶片的复巾由棉布或亚麻条组成,内衬薄薄的金属层。复巾附着在头盔的两侧,保护佩戴者的眼睛免受炫目的阳光照射。它还防止生锈,并帮助偏转武器攻击。(如果对手试图对穿着复巾的人物进行一次指定目标攻击(called shot,他将受到 -5 的处罚,而不是 -4 的惩罚;有关指定目标攻击的详细了解,请参阅 Dmg 中的第 9九章。)复巾的颜色通常与佩戴者盾牌的颜色相同。    Mantling. Resembling tufts of feathers or fans of leaves, mantling consists of cotton or linen strips lined with thin layers of metal. Mantling attaches to the sides of a helmet and shields the wearer's eyes from the bright sun. It also prevents rust and helps deflect weapon attacks. (If an opponent attempts a called shot against a character wearing a mantling, he suffers a –5 penalty to his attack roll instead of a –4 penalty; see Chapter 9 in the DMG for more about called shots.) Mantling is often painted the same color as the wearer's shield.
  香囊Sachet。这个小包裹装有花瓣、草药和香料的混合物,为角色的服装增添了愉悦的香味(当周围没有除臭剂时,味道不错)。小袋可以放在壁橱或行李箱里,也可以放在口袋里。Sachet. This is a small bag containing a mixture of flower petals, herbs, and spices that adds a pleasant scent to a character's clothing (nice when no deodorant is around). A sachet can be placed in a closet or trunk, or carried in a pocket.
  马刺Spurs. 使用马刺,骑手可以花更少的力气控制他的坐骑。并通过他的脚的轻微运动给予命令。最好的马刺——那些避免对马造成伤害的马刺——有钝的轮形马刺齿轮(rowels)而不是点状的。盛装的马刺(Dressage spurs)有尖锐,弯曲的点,稍微倾斜向骑手,以防止意外擦伤。镀金或镀银的马刺价格是列表给出的价格的 5-10 倍。With spurs, the rider can control his mount with less effort and give commands with a slight motion of his foot. The best spurs—those that avoid damage to the horse—have blunt, wheel-shaped rowels instead of points. Dressage spurs have sharp, curved points, slightly angled toward the rider to prevent accidental scrapes. Spurs with gold or silver plating are available at 5-10 times the listed price.
表25 杂项装备
物品    花费   重量(磅)
武装衣   5gp   5
教经*   50-500gp   1-5
羊毛披肩(cape)   7sp   4
丝绸和天鹅绒披肩   50gp   2
链甲(只有链甲衫和头盔)   50gp   35
纹章罩袍   8sp   **
仪式头巾   2gp   **
化妆配组   7sp   **
餐具,正式   15gp   1
马匹梳理配组   1gp   1
春披风(mantle)   1gp   **
冬披风(mantle)*   10-30gp   1-5
复巾(mantling)   2sp   **
安全枪头   1sp   **
香囊*   1-3gp   **
马刺   1gp   **
外衣,毛皮制   20-40gp   5-10
*教经的价格和重量取决于书的尺寸和装订。衣服的价格和重量也随使用的皮草类型而变化。香囊的价格与其内容物相关。来自异国的混合物会更贵一些。
**重量无关紧要(几盎司)。
***包括镀银器皿、水晶杯和镀金瓷盘。
Table 25: Miscellaneous Equipment

Item   Cost   Weight (lb.)
Armor lining   5 gp    5
Canon*   50-500 gp   1-5
Cape
Wool   7 sp     4
  Silk and velvet   50 gp   2
Chain mail   50 gp   35
  (hauberk and helmet only)
Coat of arms   8 sp   **
Coif, ceremonial   2 gp   **
Cosmetics kit   7 sp   **
Dinnerware, formal***    15 gp   1
Horse grooming kit   1 gp   1
Mantle
  Spring   1 gp   **
  Winter*   10-30 gp    1-5
Mantling   2 sp   **
Lance cup   1 sp   **
Sachet*   1-3 gp   **
Spurs   1 gp   **
Surcoat, fur*   20-40 gp   5-10

  * Canon prices and weights depend on the book's size and binding. Garment prices and weights vary according to the type of fur used. Sachet prices depend on the contents; exotic mixtures are more expensive.
  ** Weight is inconsequential (a few ounces).
  *** Includes silver-plated utensils, a crystal goblet, and a porcelain plate with gold trim.
新的魔法物品
  空骑护甲(barding of aerial excellence):这类似于马、大象或其他陆地坐骑的正常链甲。当它被一匹绑定坐骑穿戴时,马甲(barding)长出的金属翼长度大约是坐骑长度的两倍;来自绑定坐骑的圣武士的命令词触发此效果。金属翼能够使坐骑以与正常地面速度相等的速度以机动性 C 级飞行。此外空骑护甲(barding of aerial excellence)为坐骑提供必要的飞行技能;让坐骑可以像翅膀是身体的一部分一样飞翔。
  没有空中骑乘熟练的圣武士在乘坐有空骑护甲的坐骑时,攻击检定会有 -2惩罚。为了避免被抛下坐骑,他必须进行由 DM 确定的灵巧检定。具有空中骑行能力的帕拉丁正常攻击。
  金属翼持续1-4小时;当翅膀即将消失时,坐骑会感觉到,给它时间安全降落。空骑护甲可以每天一次长出金属翼。在这之外,它的功能作为正常的坐骑护甲(barding)一样。在并非绑定坐骑身上穿上空骑护甲,它只能起到普通的坐骑护甲(barding)的作用。
平静笼头(Bridle of calming):这种皮革笼头(bridle),设计用于一个特定物种的坐骑,使该坐骑免疫所有类型的魔法恐惧。在士气数据上,平静笼头给坐骑一个等同于的士气评级为无畏(19-20)。绑定坐骑和普通坐骑都可以使用一种平静笼头。
召唤顶饰(Crest of summoning):当附在圣武士的头盔上时。召唤顶饰使圣武士在精神上召唤他的绑定坐骑,范围为每个圣武士等级10英里(一个六级圣骑士可以在60英里半径内召唤他的绑定坐骑)。如果绑定坐骑已被捕获或无法前来,顶饰会导致圣武士眼睛后面出现一次沉闷的跳动,表示坐骑无法响应;但是,顶饰不会指示坐骑的位置。
回火油(oil of tempering):当这种油涂在整套链甲或其他金属盔甲上时,盔甲的防御等级24小时内获得1的改善;例如,链甲(AC 5)的有效AC为 4。AC无法改善超过 AC 0。需要1-2个小时才能在一套盔甲是上完全涂上回火油。
安全护套(Sheath of security):不到一英尺长的这个皮革护套似乎是一把匕首的完美尺寸。事实上,任何尺寸的尖武器(如剑、矛或骑枪)都可能在安全护套中携带。当武器尖端被放置在护套中时,整个武器缩小到普通匕首的大小。护套紧紧地握住收缩的武器;只有在说命令词时,或者当受到敲击术或类似咒语的影响时,才能移除武器。武器保持其缩小的大小,直到尖端离开护套。然后,它扩展到其正常大小。
十一包(Tithing bag):这是一个黑色天鹅绒做的小钱包,用拉绳封闭。任何放置在袋子里的硬币、宝石或财宝都立即传送到角色的教会或其他慈善机构。角色将来自指定机构的一小块石头、木头或玻璃放在袋子的底部,以指示目的地。否则,它具有 20 gp 的容量。一个十一包的功能只能为守序善良人物使用。
舒适衣(Tunic of comfort):这种轻布服装可以穿在链甲上或其他不舒服的盔甲上。舒适衣将盔甲的重量均匀地分布在身体上,使人物能够无限期地穿着盔甲,而不会擦伤或疲劳。
圣剑
  除了在它们个人描述中给出的具体好处外,这些圣剑都有第 2 章中讨论的所有特殊特征。加成(+3、+4 等)适用于攻击检定和伤害检定。在除圣武士以外的任何人物的手中,所有这些圣剑都像剑+2一样。
以下 翻译者:蓝冰
剑+3净化者(Sword +3 purifier)(圣武士书)
当圣武士将这把武器举向他的前方,他像是一个同等级的牧师那样斥退亡灵;3级圣武士用和3级牧师同样的效力(使用第4章中的表格19)去斥退亡灵。要斥退亡灵,圣武士必须是3级或更高级,无论是否有这把剑。幽灵猎手(gosthunter,译注:圣武士书kit)不获得斥退奖励。
这把剑提供给所有等级的圣武士两项收益:对所有的亡灵为+5奖励;+2奖励到对抗亡灵魔法攻击的豁免检定上,包括食尸鬼的麻痹接触和吸血鬼的魅惑。

剑+4神圣守护者(Sword +4 divine protector)(圣武士书)
这把剑会通过产生一种只有圣武士可以听到的柔和的嗡嗡声警告他邪恶的存在。这把剑会侦测圣武士半径60英尺内的邪恶,但不会表明这个来源的方向和强度。这种嗡嗡声是自动的,只要这把剑还留在圣武士的身上就一直持续。这种嗡嗡声足够大声到将圣武士从正常的睡眠中唤醒,警告他有埋伏,或是警告他一个邪恶角色在他背后。在其他方面,这把剑拥有在第2章所描述的圣武士的侦测邪念能力的所有收益和限制。
此外,如果圣武士花费一整轮在他的脑袋上方摆动这把剑,所有在半径60英尺内的邪恶生物和角色会听到一种只有他们能听到的令其不安的汽笛声。任何在对抗麻痹的豁免检定中失败的受到影响的生物或角色在接下来的2-5(1d4+1)轮里,将在他的耳中继续听到这种汽笛声,伴有与耳聋术(deafness)法术类似的效果(不能听到任何的声音,在突袭掷骰上-1惩罚,有20%几率弄错法术的言语成分)。

剑+4活力注入者(Sword +4 invigorator)(圣武士书)
如果圣武士通过按手礼治疗了一个受伤的生物或角色,之后以这把剑碰触该目标,恢复的生命值数值会增加一半。例如,如果一个6级圣武士刚通过按手礼恢复了12点生命值,这把剑会恢复额外6点。

剑+5神圣救赎者(Sword +5 hallowed redeemer)(圣武士书)
这把圣剑不止会投射出直径10英尺的能量场,它同样可以使在这个影响区域内的所有邪恶角色和生物屈服于恐惧术(fear)法术的效果。这种恐惧术效果可以通过一个成功的对抗法术的豁免检定来无效。

离线 莱斯利格林

  • Peasant
  • 帖子数: 11
  • 苹果币: 0
Re: 【AD&D 2E】完全圣武士手册 翻译索引帖
« 回帖 #3 于: 2021-01-18, 周一 19:31:57 »
第八章 信仰
剧透 -   :
第八章 信仰
  所有圣武士都有一个永恒的信念,作为道德指南和伦理原则的基础。虽然大多数圣武士信奉已有的宗教,但其他圣武士从非传统哲学甚至自然力量中吸取精神寄托。然而,所有的圣武士都相信某样东西:他们的信仰不仅给他们的法术,而且给他们特殊的力量。
  本章介绍圣武士与教会之间的中世纪关系,以及历史模型的一些替代方案。它还审查圣武士对其信仰的责任和责任,以及因违反宗教法令而施加的惩罚。
战役模式
在AD&D®战役中,事实上允许教会与国家之间任何类型的关系。一个王国可以坚持封建模式。在另一个地方,教会可以要求排他主权。对于所有人物来说,了解他们世界中的权力平衡固然是重要的,但它对圣武士来说绝对至关重要的,因为它会影响他的行为、忠诚和理念。
以下是三种典型的教会国家关系。每一个都描述了宗教和政府的作用;具体来说,谁制定和执行土地的法律,以及圣武士在官方等级制度中扮演什么角色。"忠诚笔记(Fealty Notes )"部分对这些疑问给出了参考提问:
   如果一个圣武士来自这种社会,他对谁宣誓效忠?
(第三章讨论忠诚的通常负责情况。)
   如果一个圣武士已经同时对教会和国家宣誓效忠,那么教法与世俗法冲突时,他会服从哪一方?
   DM最终决定向圣武士开放哪些信仰途径,以及圣武士的信仰与他的政府之间的关系。这些示例可能,有些、全部,或者全部没有在战役中出现;DM 可以开发其他同样有效和有用的模式。
共治模式
  一个公职社会或多或少地服从封建模式,在封建模式中政府和宗教分享执法和行政责任的负担。政府处理与外交事务、经济和财产权有关的事务,而教会则管理道德和社会法。然而,在所有情况下,君主制和教会领袖密切合作,以保护他们的共同利益。两者都不会在不与对方协商地情况下就制定新政策。因此,政府和教会法律很少发生冲突。
  政府宣布教会为官方国教的方式加强教会的权威。其他信仰可以被容忍,但不受到制裁;只有国教才有权制定政府政策。君主制在所有重要决定中征求教会的意见,包括外交任命、宣战和领土吞并。国家教会的高层祭司总是担任官方顾问,通常以牧师(lord Chaplain)、牧师(Curate)或高级教长(High Patriarch)(in the capacity of Lord Chaplain, Curate, or High Patriarch.
)的身份担任。
  教会,反过来,通过促进神权的概念,加强国家的权威。从本质上讲,这个教义宣称君主为神的欢愉服务;既不需要公民的认可,也不需要公民的同意。由于君主实际上只回应神,神权实际上保证了臣民的忠诚。
  教会可以仅仅通过收回神的认可,便能随意废黜一个君主。重大政策分歧、不道德行为或不法行为可能导致废黜。神的认可也可以被收回,以惩罚一个傲慢,生病,或不合作的国王。然而,教会只作为最后的手段使用这种权力。由于混乱经常引发社会动荡,甚至内战,合作和保持连续性才符合政府和国家教会双方的最佳利益。
来自共治社会的圣武士通常在政府或教会的军事部门工作,这取决于他在哪里接受培训,谁最需要他的服务。在政府军中,他听命于一个高级军官,通常是一名高级战士(他可能是另一个圣武士)。在教会军队中,他通常服从高级祭司的命令,或者一位受托负责军事事务的高级圣武士的命令。在教会和政府共用军队的社会里,一个圣武士通常在高级战士的下面服务,而高级战士反过来为一个包含政府和教会代表的行政委员会工作。
  忠诚笔记:一个在共治社会里服务的圣武士可能既承诺效忠政府又向教会宣誓忠诚。由于宗教和世俗法律是相容的,他应该很少遇到相互矛盾的法令问题。教会官员绝不会故意发布与政府政策冲突的法令,政府官员也不会故意发布违反教会教义的命令。
  如果法令在不经意间发生冲突,即使圣武士服从教会,他通常也可以避免违背他的理念,即使他拒绝他的政府的命令。例如,如果一个政府官员命令一位圣武士在教会为冥想和祈祷而预留的一天进行军事演习,那么圣武士可能会拒绝该官员的命令,而不必担心遭到报复。
世俗主义
  一个世俗社会维持着教会与国家之间的严格分离。虽然宗教习俗是可以容忍的,甚至是被鼓励的,但教会官员在政府政策中没有直接发言权。教会可以担任政府有关道德和行为事务的非正式顾问,但政府没有义务将这些建议纳入法律。因为世俗政府不需要教会的支持,统治者不依赖神圣的权力。世俗政府从极权主义(国家对其人民实行完全控制)到民主,即人民选举其代表。
  虽然教会可以发布自己的法令,但这些法令只适用于该特定信仰的追随者。教会可以惩罚其追随者违反宗教法令,但只有当惩罚不涉及公民所有根据国家的法律获得的权利时。例如,教会可以驱逐亵渎者,但不得监禁或处决他(除非国家已经批准这种惩罚)。
  在一些世俗社会,政府拒绝承认教会的放逐权。如果神想放逐某人,他们自己做,而不是依靠人类的中间人。人活着时就尽可能符合道德地度过一生(A man lives as moral a life as he can);在他死后,再由神会裁断他的灵魂的命运。教会成员身份与神的决定几乎没有影响。
  为世俗政府服务的圣武士可能以军事或外交身份工作,并坚持严格的指挥等级制度。高级战士或圣武士担任他的直接指挥官。但作为一名好士兵和忠诚的公民,他应该服从所有高级军官和政府官员的命令。
  忠诚笔记:一个世俗社会的圣武士可能向他的政府承诺效忠。如果他喜欢,他也可以向教会宣誓效忠。然而,当政府和宗教政策发生冲突时,他应该遵循他的政府的法令,即使这意味着不服从他的教会的法令。(除了两个例外——神的直接命令总是凌驾于政府的命令之上;此外,一个圣武士永远不会遵循一个冲突他的核心原则的政府法令,他的原则总是优先于社会机构。
  如果圣武士不向教会承诺效忠,他必须向哲学或愿力(force)承诺效忠(见下文"教会的替代方案")。如果教师或导师的命令与政府政策发生冲突,他必须优先考虑政府的命令。然而,来自神的直接命令总是优先于政府的义务。
神权政体
 在神权社会,神职人员承担所有领导角色。从本质上讲,教会有了政府的职能,在所有民事、法律和道德事务中拥有绝对的权威。法律直接来自神灵,由圣职解释和调节。为了维持秩序和确保连续性,神权政体只承认国教。其他宗教充其量可能被驱赶到地下,被宣布为亵渎,最坏的情况是非法的。
  与世俗政府一样,为神权政体服务的圣武士可能充当士兵,尽管有些人可能充当大使、外交官或传道者。大多数神权等级认为帕拉丁是外行或助手,对教会负有正式责任,但没有官方神职人员的地位或权威。
  为神权政体服务的圣武士总是听命于牧师。新手圣武士可能被指派为"牧羊人",一个一级或二级的牧师,他不断地在阴影中监视圣武士的活动,并报告任何差异给他的上司。一个主教(curate)(负责小城镇或城市区几个会众的至少5级管理员)监督低级圣骑士,而大主教(primate)(至少10级的祭司,负责一个城市或王国的一部分)可以监督高级圣武士。
  忠诚笔记:来自神权社会的圣武士只需要向教会宣誓效忠;向政府承诺是没有必要的,因为教会就是政府。向他的家人、导师或其他来源承诺效忠是允许的,但教会的法令总是优先的。(同样,来自神的直接命令凌驾于了教会官员的命令。)
额外考虑
  上述三种关系假定教会和政府都是守序善良阵营的。无论如何,圣武士不会向中立或邪恶阵营的组织或个人保证效忠。在一个邪恶政府的世俗社会中,他可以宣誓效忠于一个守序善良宗教,而非政府本身。在一个中立的神权政体中,他要么对一个地下或非法的守序善良宗教——一个独立于神权统治者的宗教——宣誓效忠,要么他必须离开他的社会,寻找其他地方的政府来服务。
  还有一点请铭记于心,在这些宽泛的描述中,许多变体都是可能的。虽然世俗政府可能不正式承认教会,但世俗统治者可能与一位强大或极具魅力的宗教领袖保持非正式关系。通过友好的劝说或纯粹的人格力量,宗教领袖可以强迫世俗统治者通过法律来促进宗教教义。虽然从理论上讲,政府和国教在共治社会中可以施加同等的影响,但宗教精英之间的权力斗争可能会使教会动弹不得,让政府领导人做他们想做的事。
  一个聪明的圣武士紧跟政治格局的变化,免得他无意中发现自己服务于一个中立或邪恶的主人。一个腐化的官员可能接管共同统治社会的政府;虽然国家教会可能保持守序善良,但政府可能会变得中立或更糟。一个从外地回到神权家园的游方骑士Errant可能会发现,一群邪恶的神职人员已经取代了国教的守序善良集团。
放弃忠诚
  一旦一个圣武士发现他的教会或政府已经变得中立或邪恶,他可以立即放弃他的忠诚誓言,没有任何惩罚。从那一点起,他没有义务遵守他们的法令。他必须丢弃代表一个被放弃的教会或政府的徽记。他还必须放弃教会或政府借给他或赠给他的设备。
  一个放弃了他的教会的圣武士必须立刻向以下之一宣誓忠诚:
   一个新的守序善良教会。
   一个守序善良哲学。
   在被放弃的教会变得中立或者邪恶之前奉行的系列原则。
  一个放弃了他的政府的圣武士则有以下几个选项:
   他可以继续在同一个社会服务。然而,他现在有义务只服从他的信仰的法令(以及他承诺效忠的其他非政府个人或机构)。
   他可能搬到另一块土地,向一个新的守序善良政府宣誓。
   他可能会变成一个流浪者Expatriate(见第四章)
教会的替代品
虽然大多数圣武士向教会宣誓效忠,但其他人可以选择为一个教派(sect)服务。与教会一样,教派是崇拜一个或多个神的宗教组织,但它们往往更小、更隐秘。
  大多数教派通常发端于已有教会(Most sects usually begin as an outgrowth of an established church.)。由于与教会领袖的分歧或对宗教教义的矛盾解释,一个教派领袖及其追随者与教会分离。如果一个教派茁壮成长,它最终可能会成为一个教会本身。
  一些教派围绕一个制定自己一套宗教原则的领导人组织起来。这些教派可能与一个有组织的信仰没有任何正式联系;事实上,有些人不承认其他宗教领袖的权威。这些教派经常自发地出现,只持续一代人。
  一些圣武士避免与任何类型的有组织的宗教有关联,而是选择尊重一种哲学,一种基于知识概念的信仰体系,而不是超自然的实体。任何哲学都作为有组织的宗教的可接受替代方案起效,只要它符合这些条件:
• 它对宇宙有合乎逻辑并且自洽的解释。
• 它要求追随者的有守序善良的行为。
• 它足够广泛,足以构成圣武士理念的基础。
  遵循哲学的圣武士可以私下崇拜或小教派崇拜。冥想可以代替祈祷。复盖着紫罗兰的小山可以充当神社。诗集可以代替圣文。
  无论圣武士是否对宗教或哲学有信仰, 在游戏环境中都以同样的方式运作。圣武士的奉献是足够强烈的到吸引施法所需的魔法能量,并给予他他的特殊能力。与守序善良的宗教一样,合法良好的哲学要求严格遵守一套守序善良的原则,并被圣武士理念中的戒律和美德所特化。
对宗教法令的指导准则
一般来说,圣武士的宗教(或哲学)比其政府、家庭或第三章中讨论的任何其他来源强加更多的法令。虽然政府可能关心国防、经济和秩序,但宗教可能关心所有这些事情,再加上道德、崇拜和精神救赎。
为了忠于他的理念,一个圣武士可能必须摆弄来自各种来源的法令。一般来说,他的宗教和政府法令优先于他的家庭和文化的法令。当政府和宗教法令发生冲突时,请使用本章中的"战役模式"来帮助确定其优先级。
由于信仰有多种形式,因此没有固定的规则来确定哪些宗教法令适合特定的圣武士。由 Dm,根据宗教在他的战役中的普及程度,圣武士的背景,和圣武士的配组, 作出这些决定。
DM可能会使用以下准则来帮助确定宗教法令的类型、数量和严格程度。记住,这些是一般化的讨论,并不能应用于所有战役也不能应用于所有圣武士。
• 与有组织宗教相关的法令会比哲学法令更多
• 神权政体比共治社会发布更多宗教法令。
• 组织越大,它发布法令的就更多。一个大教会可能有一些官员,他们除了修改旧法令和起草新法令外什么都不做。大教会有更多的利益要保护,有更多的门徒要监管,有更多的敌人要害怕。
• 住在修道院或其他教会所有的建筑中的圣武士比住在君主的城堡或在自己要塞的圣武士有更多的法令可遵循。
法令的类型

  以下是三类宗教法令类型,以及几个代表性的示例。DM被鼓励用他自己的法令来补充这些列表。虽然法令的数量因学说和环境而异,但很少有圣武士不需要遵循每个类别的至少一两个法令。
信仰的表达
  大多数圣武士,无论他们遵循宗教还是哲学,必须进行某些仪式,以确认他们的信仰。教会官员可以建立其中一些;例如,一个圣武士可能被要求在每一顿饭前祈祷。另一些可能是自我强加的;例如,一个圣武士可以奉献每场战斗给他被谋杀的兄弟的灵魂。其他示例:
祷告:最常见的宗教表达类型,祈祷有多种形式。祷告可能是由神圣的文句,几分钟的静默冥想,或新的诗句组成每天早上的口头背诵。圣武士可能需要每天在特定时间(日出或睡前)祈祷,(每当他有机会(如每周一次)祈祷或仅在发生某一事件(同伴或坠落的星星死亡)时祈祷。
仪式:仪式包括一系列固定的行动。它在特定时间执行(春天的第一天,圣武士的生日)或用来宣扬(recognize)某些特定事件(击败一个敌人,获得绑定坐骑)。可能有无穷无尽的仪式变种:把宝石扔进火山,用特定数量的石头建造一个神社,用香皂在溪流中沐浴,把剑插在敌人的骨灰(ashes)中。
传教:有些教会要求他们的圣武士传教,传播他们的信仰,并招募新的皈依者(一个特别严格的教会可能会规定招募指标,要求一个圣武士每年最少也要引进多少皈依者)。或者,圣武士可能会邀请好奇的不可知论者参加宗教仪式,或让怀疑论者参与哲学对话。他也可以(在没有合适的牧师的情况下)向教士提供宗教教育,领导祈祷服务,并协助布道。
徽记:为了展示他的奉献,圣武士可能有义务在他的盾牌、盔甲或旗帜上展示他信仰的徽记。他也可以佩戴一件珠宝,如戒指或吊坠,上面刻有徽记。
朝圣:圣武士可能必须前往寺庙、圣人墓、山峰、墓地或其他神圣的地点朝圣。一旦他到达,他可能需要祈祷,敬奉祭品,或在冥想中过夜。朝圣可能在特定日期(神圣的节日或创始人的死亡日期)或特定期间内(每年一次或达到新等级之前的任何时间)进行。
服务
圣武士可能被期望履行各种军事、仪式或者要塞职责。这些职责补充了那些所有圣武士都要执行的常规责任,如同第七章所描述的。
  例子:
  消灭信仰的敌人:所有的圣武士都要保护自己的信仰,对抗邪恶势力。作为最低限度,圣骑士必须保护他的教堂、修道院或神庙不受敌人攻击,并且必须寻找并摧毁所有邪恶人物和生物。
除了这些基本要求之外,圣武士的责任还取决于他的信仰如何定义邪恶。虽然大多数信仰接受标准定义(即PH中的定义),但有些信仰对邪恶的定义更狭隘。例如,一个教会可能会谴责一个特定的中立宗教为亵渎神明,在这种情况下,圣骑士可能会被迫摧毁中立宗教的追随者,就好像他们是邪恶的(第4章中描述的信徒就是一个例子)。相反,一个自由的教会可能会要求圣骑士只消灭混乱邪恶人物和生物;其他邪恶的敌人可能被消灭,监禁,甚至是容忍,这是由每个圣武士决定的。
治疗:在许多宗教中,圣武士非凡的治疗能力不仅因为他们的实际应用而受到重视,还因为他们的神圣含义。每一次治疗都可能是一件神圣的圣事,是神的慈悲的证明。
作为这种信仰的要求,圣武士可能必须执行精心制作的治疗仪式。例如,圣骑士可能会穿上金色的仪式长袍,然后将手放在生病的农民身上,而牧师的助手则会吟唱和歌唱。
在某些原始宗教中,祭司相信恶灵会引起疾病。圣武士的出现就能吓跑鬼魂。实际上,一个圣武士可能会和一个虚弱的病人呆上几天,甚至几周,直到疾病痊愈。
在生命之初和生命之末,当牧师不在时,圣武士也有义务提供帮助。在分娩过程中,圣骑士的话语安慰着母亲,他的触摸也保佑新生儿健康。当一位高级祭司或教众中的重要成员濒临死亡时,圣武士会留在他的床边,象征护送他进入另一个世界。
行为
信仰通过强加行为指令来灌输纪律,满足神的欲望(address the perceived desires of a deity),或者让他们的追随者服从。一些行为准则仅仅作为传统而存在,其意义已不再被理解。例子包括:

•没有面部毛发。必须剃光头发(包括女性)或剃掉头中心的头发(即所谓的地中海发型)。

•每月1-4天禁食。(在此期间,DM可以对所有技能检定或战斗骰施加-1的惩罚。)

必须穿特定的衣服(戴帽子或其他头巾,穿凉鞋而不是靴子,系有打结的腰带,穿特定的颜色)。

•教堂墓地内没有暴力行为。

•用餐结束时必须在餐盘里留下一份食物,在杯中要喝一口饮料(象征节制)。

•不可触摸尸体。

•必须以特定的方式睡觉。

•不得对动物使用治疗能力。

•在圣日(holy day)里,只能为了自卫而战斗。
教会在历史上扮演的角色
与中世纪的骑士相比,10世纪的骑士几乎面目全非。与其说他是英雄,不如说他是不法之徒,封建时代以前的骑士以野蛮为荣,无视成文法,支持自卫主义。被内讧和冷漠削弱的君主制对控制他们无能为力。当农民们开始怨恨甚至害怕骑士的时候,他们却缺乏维持秩序的资源。无政府状态出现。
教会对骑士日益增长的权力感到不安,于是放弃了被动的地位,决心采取行动。做出这个决定有两个原因。首先,教会主张和平与秩序,这是骑士们公开嘲笑的原则。为了实现这些神圣的理想,教会别无选择,只能维护自己的权威。其次是实际考虑。教会依靠农民的什一税和租赁财产作为收入。为了经济上的生存,教会必须找到抑制骑士贪婪的方法。
教会在10世纪晚期开始了它雄心勃勃的运动,宣称“上帝的和平”( Peace of God)。从字面上看,《上帝的和平》重申了教会保护所有人的生命和财产的承诺。然而,宣言中隐含了这样一个概念:那些威胁破坏社会秩序的人不仅是国家的敌人,也是上帝的敌人。虽然没有确定敌人的身份,但该宣言显然是针对骑士的。
为了维护上帝的和平,教会要人组织了一系列仪式式的誓词。为了保证观众数量庞大和最大程度的曝光,达官贵人邀请贵族、贵族、军事官员和骑士本人在公共论坛上宣誓维持和平。仪式进行得非常隆重和庄严,包括赠送神圣的遗物和特别的祈祷,重申上帝的全能。此外,教会警告说,任何不能维护上帝和平的人将被逐出教会。这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威胁。即使是最具煽动性的骑士也害怕死后在炼狱——或者更糟。
11世纪早期,教会通过发布“上帝的休战”( Truce of God)开始了第二阶段的运动。与之前的公告不同的是,休战是专门针对骑士的,明确规定了对他们的期望,以保持他们的信仰。禁止骑士在任何情况下攻击神职人员,也不允许他们对农民采取暴力行动。他们被要求在圣日禁食,周末不要打架。骑士们害怕神的惩罚,不情愿地顺从了。
到了11世纪中叶,教会已经成功地让骑士们相信他们是上帝的士兵。因此,他们有责任捍卫教会并促进其利益。骑士们不情愿但不可逆转地做出了调整,放弃了他们的独立地位,转而扮演神圣仆人的新角色。他们接受特殊的祝福,参加神圣的仪式,并在战场上崭露头角。骑士曾经被蔑视,现在却受到尊敬和钦佩。
但与教会所获得的利益相比,骑士所获得的利益黯然失色。教会不仅建立了一支忠诚的军队,还成为了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随着教会财富和权力的增长,宗教和政府之间的界限逐渐模糊。宗教领袖开始影响政府的方方面面。这种不稳定的联盟持续了中世纪的大部分时间。

« 上次编辑: 2021-01-24, 周日 08:56:14 由 莱斯利格林 »

离线 莱斯利格林

  • Peasant
  • 帖子数: 11
  • 苹果币: 0
Re: 【AD&D 2E】完全圣武士手册 翻译索引帖
« 回帖 #4 于: 2021-01-18, 周一 19:32:40 »
第九章 骑士团
剧透 -   :
第九章 骑士团
  骑士团是一种荣誉组织,其成员都有杰出的服务经历。因为只有少数人会被邀请加入,所以大多数圣武士都将成员资格视为一种深刻的特权和巨大的荣誉。
有些骑士团仅仅以社交俱乐部的形式存在,在非正式的气氛中提供友谊,而另一些骑士团则开展各种各样的公民活动,如慈善活动和教育活动。不管它的功能是什么,每个骑士团都有它自己的成员资格、层次结构和章程。
骑士团完全是可选的。DM并不需要在他的战役中包含特定的顺序,圣武士人物也没有义务加入。无论如何,把邀请当作一件大事来对待。DM不应以随意邀请或作为例行行动(routine performance)的奖品来贬低成员的声望;一般来说,圣武士一生中只会收到一次邀请。
下面介绍几个示例骑士团。一场战役可能包括其中的任何,所有的,或者只是其中的一个。DM可以自由调整或改编他认为合适的描述,或者创造他自己的新骑士团。
以下标准信息适用于所有骑士团;接下来的个人条目包括补充材料。此外,每个条目都列出了一个徽章(emblem)和座右铭。候选人在接受会员资格时重复这句座右铭;大多数骑士团在会议开始和结束时都会背诵这句格言。
标准信息
要求
  一般来说,圣武士有资格成为一个骑士团的成员,无论他的宗教,家乡,或配组如何。然而,骑士团很少给予低于9级的圣武士以成员资格(除了117页的光耀之心辅助军)。级别越高,收到邀请的机会越大。
圣武士可以向一个特定骑士团申请成员资格,或者一个现有成员可以向圣武士发出邀请。在任何一种情况下,骑士团的活跃成员必须同意担保候选人。担保人必须比候选人高一级以上,熟悉候选人的声望和成就。担保人正式向全体成员提交候选人,他们将花一整年的时间仔细考虑他的申请。在此期间,现有成员们可能在现场观察候选人,并采访他的上级。
在下次年会上,全体成员对候选人进行投票。如果多数人获胜,他将被邀请加入。在开始仪式(可能包括祈祷仪式、宴会和竞赛)之后,候选人宣誓效忠教会。候选人的承诺:
•维护法律并服从高级官员的命令。
•参加所有会议,除非不可避免的耽搁或缺席已经提前得到谅解。除了紧急情况,会议每年不会超过一两次,通常在高级官员的要塞、友好的君主借出的建筑物或开阔的田野举行。
•向有要求的会员提供援助。
•在他的复巾、盾牌或方旗(banner)上显示该骑士团的徽章(emblem),徽章由骑士团决定。
组织结构
  骑士团由不同数量的分会组成。每个分会选举自己的官员(称为高级官员(High Officers)),确定自己的会议,并制定自己的章程。所有分会的高级官员每两年或三年举行一次特别会议,交流信息和审查政策。高级官员的人数和头衔在每个骑士团都不同,任职资格也不同。
获益
  当被接受为任何一个骑士团的成员时,圣武士会获得500点经验值的奖励,这是一次性的奖励,如果他成为另一个军团的成员,他不会得到额外的500点。如果他成为高级官员,他将获得另一个500点的奖励(另一个一次性奖励)。
     任何骑士团的成员都可以在名字前加一个尊称。DM应该选择适合他的战役世界的头衔。典型的头衔包括爵士(Sir)或夫人(Lady)、阁下(His or Her Excellency)、大师(Master or Mistress)、至尊者(the Most Worthy, and the Most Revered)。高官也可以在他的名字后面加上他的职务头衔。例如,至尊光耀之心骑士团的高级官员(a High Officer of the Most Noble Order of the Radiant Heart)可以被称为Homewood的Terran爵士,光耀之心的牧师。
     当展示他的徽章时(emblem),成员在所有熟悉他的骑士团的守序和中立NPC的反应检定中获得+1的加成。
开除
    圣武士如果违反了他对骑士团的誓言中的任何条件,将被立即并永久开除。他将失去骑士团的所有获益,必须交出他的徽章(emblem),并且永远不得再成为该骑士团或任何其他骑士团的成员。根据DM的选择,任何违义行为也可以作为开除的理由。
     圣骑士可以向高级官员对他的开除进行上诉。如果圣骑士犯了轻微的或无心的违义行为,高级军官可以推翻开除或暂停其成员资格一到两年;在此期间,他将失去该骑士团的所有福利。当他的停职结束后,高级官员会对他的表现进行审查,然后向全体成员提交申请。经多数人投票,圣骑士再次成为活动成员。
至尊光耀之心骑士团
(Most Noble Order of the Radiant Heart)
  光耀之心是所有骑士团中最有声望的,它得到了贵族最高级别的尊重,贵族们将其成员在他们自己权力范围内以贵宾相待。(The most prestigious of all orders, the Radiant Heart commands respect from the highest ranks of the aristocracy, who regard its members regarded as dignitaries in their own right.)光耀之心表彰的不仅仅是杰出的服务,而可能是所有圣武士最显著的成就--长寿。光耀之心主要是一个社会组织,每年春天都会举办一场盛大的宴会,在一个感恩的君主的城堡里举行,君主既捐献劳力又捐献食物。在空闲时间,成员们为年轻的圣武士提供咨询,担任政府顾问,并主持比赛。
     要求:候选人必须年满40岁,并且精通礼仪。他必须有两个担保人:一个是祖国的皇室成员,一个是教会的活动成员。
     组织机构:一个分会有25名成员 只有当其中一名成员死亡或自愿退位时,骑士团才会考虑新的候选人。
     一个分会的高级官员由三名教长(Prelate)组成,每个教长的等级为15级或以上。教长还必须是不少于10年的良好成员。教长们通过协商一致的方式做出决定,并听取被称为 "大法官 "(Chancellor)的副手(至少12级的圣武士,也被认为是高级官员)的建议。当一位教长去世或退休时,由大法官接替他的位置。然后由教长们任命新的大法官。所有高级军官的左手腕上都会有一个教团徽章的纹身。
     徽章:一颗心的造型轮廓。
     座右铭:"一个人的勇气可以改变很多人的命运。"
     获益: 一个光耀之心的成员可以无限制地接触所有合法的政府和教会官员 以及所有合法的贵族、地主和其他精英人物。他从所有合法的和中立的NPC那里获得反应检定的+3加成,而不是正常的+1加成。当他死亡时,骑士团为他的幸存者(survivors)承担经济责任,保证他们余生有舒适的收入。骑士团从他们的个人金库中提供这些资金,或者与同情他们的君主做出安排。
     开除。违反誓言的成员,或者犯下足以让他失去圣武士身份的滔天罪行的成员,将被斩首。如果该成员逃跑,骑士团将追捕他。
光耀之心辅助会(Radiant Heart Auxiliary)
    这是 "至尊光耀之心骑士团 "的初级分支,是为了表彰杰出的年轻圣武士而组织的。和至尊骑士团一样,辅助会也是一个社会组织,不过它的成员偶尔也会被召唤去服务或协助他们的担保人。
     要求:候选人必须至少是4级。他必须由一名至尊骑士团的活跃成员担保。必须有两名教长批准他成为成员。
     组织结构:每个最高贵族会的分会都有自己的辅助会。每个最高贵教团分会都有自己的附属机构 由不超过40名成员组成(一般为15 -20名). 从队伍中选出一名主席(A Chairman, elected from the ranks),主持辅助会的会议;主席不被视为高级官员。
     一名圣武士担任辅助会成员的任期为5年。在任期结束时,他可以在所有现任辅助会成员的一致投票下,经两名教长批准,续任五年。另外,他也可以自愿退休,使自己有资格加入另一个教团。如果他已经达到了9级,并且符合资格要求,他可以被考虑成为最高贵骑士团的正式成员。圣骑士只要是辅佐会的活跃成员,就没有资格成为任何骑士团的成员。
     徽章:一个类似于至尊骑士团的心形符号,围成一个圆圈。该标志绣在腰带上或画在盾牌上。
     座右铭:"忠心耿耿,信仰不移(A loyal heart and a faithful spirit.)"。
     获益: 辅助成员不能获得500点经验加成,也不能在名字前加一个尊称,这些好处只留给骑士团成员。不过,当他展示自己的徽章时,他的反应卷会获得+1的奖励。
   开除:标准。
远古至敬荆棘骑士团
(Ancient and Revered Order of the Thorn)
  荆棘骑士团的声望仅次于光耀之心骑士团,是对教会服务的认可。成员资格扩展到那些在捍卫宗教原则或教会财产方面表现出模范勇气的人。主要是一个荣誉组织,成员除了向他们的会众提供咨询和帮助教会领袖解释宗教教义外,没有其他责任。
     要求。候选人必须有两个担保人:一个是他所在教会的官员(8级或以上的祭司),一个骑士团的活跃成员。一旦被接受加入骑士团,成员必须将其收入的10%额外奉献给担保他的教会。这是在他正常的什一税之外的额外收入。
     组织结构。每一分会有12名成员, 只有当一个活跃的成员死亡或下台时才会考虑新的候选人. 每个分会有一名高级官员,称为教区长(Rector),由教会领袖委员会提名,然后由成员投票批准。教区长的脖子上会系上一条印有教会标志的天鹅绒饰带,以示对其地位的认可。
     徽章:一朵长茎玫瑰。
     座右铭:"信仰是责任之母,真理之父。"
     获益: 荆棘团的成员在所有守序和中立的NPC身上得到+2的反应检定奖励,而不是正常的+1奖励。每个成员在他的教堂里都有一个私人的祈祷室,用于思考和冥想。当他死亡时,他的头盔、剑和复巾会被放置在其中作为纪念。
     解散:标准。
卓越水晶黎明骑士团
(Distinguished Order of the Crystal Dawn)
   水晶黎明骑士团是一个土地所有者的精英组织,它认可商业智慧和成功的资源管理。它向其成员提供投资建议和低息贷款,并通过慈善活动和财务咨询为社区服务。
     骑士团的成员在整个职业生涯中表现出了财务责任感,不再受禁止积累财富的圣武士戒律束缚。然而,成员们仍应将自己的财富用于合法的善事,不允许仅仅为了拥有的乐趣而获取物质财产。
     要求:候选人的智力必须至少达到10。他还必须建立一个要塞,并持有十年;要塞必须在十年中不少于七年产生利润。他的要塞和财产的价值必须至少是20万gp。最后,他必须支付至少5000gp的入门费;如果他喜欢,他可以支付更高的费用(费用越高,他的分利(endowment)越高,见 "获益")。圣骑士可以在不违义的情况下,省下钱来支付费用。
     组织。一个分会由20到40名成员组成,由7名高级官员管理,他们被称为摄政官(Regents)。替换的摄政官从普通会员中产生,由现任摄政官投票选出。要想成为摄政官,成员必须有法律学熟练,而且他的据点和财产的净值必须在他加入骑士团后增加一倍。最年长的摄政官,称为高级摄政官,主持会议。
     摄政官处理入会资金的投资,并将分利(endowment)分配给符合条件的会员。他们还免费为任何有经济困难的守序善良人士提供咨询。虽然摄政王禁止向除成员以外的任何人提供贷款,但他们可以与固定的放贷人安排贷款,并与债权人协商还款计划。
     摄政王也可以调解圣武士之间的法律纠纷。任何圣武士都可以向摄政官申请听证会,无论他是否是骑士团成员。争议双方必须事先同意遵守摄政官的决定。摄政官的决定被大多数守序善良政府认为具有法律约束力。
     所有摄政官的名字都会被刻在一块纪念牌上,醒目地展示在骑士团高级摄政官的要塞墙上。
     徽章:金色的旭日。
     座右铭:"和平源于繁荣"。
     获益: 通过交换人脉和信息,成员们通常可以找到比正常成本低10 -50%的商品和服务来源。入会5年后,会员有资格获得每年的分利(endowment),分利(endowment)来自摄政官对其入会费的投资。分利(endowment)的范围为会费的20-50%(1d4+1乘以10%),每年支付。例如,如果一个成员支付了5000gp的入会费,他每年赚取的分利从1000到2500gp不等。会员必须从他的分利中提取什一税。大多数成员将剩余的资金用于改善他们的要塞,增加他们的财产,或进行慈善捐款。
     开除:被开除的圣武士将失去他的分利并没收他的入会费。
正义铁龙骑士团
(Righteous Order of the Iron Dragon)
  该骑士团旨在表彰杰出的军事服务。其成员在战场上英勇作战,表现突出。虽然成员没有正式的责任,但高级官员偶尔会召集他们作为一支精锐部队在紧急情况下作战。
     要求:征战者配组的圣武士在达到9级时自动成为成员。否则.圣武士必须取得超越使命感(call of duty)的军事成就,比如:
   - 在一个有组织的军队中连续服役至少10年,在此期间至少参加过两场重大战争
   - 负责击溃或击败敌军。
   - 解救被挟持的国王或贵族。
   - 在战斗中死亡(除非使用了死者复活,否则成员资格会被追授)。
     组织结构:一个分会由15到50名成员组成,平均约30人。一名大指挥官(Grand Commander)和三名副指挥官(Lieutenant Commander)担任高级官员。分会中的任何成员都可以通过向现任副指挥官发出正式的挑战成为副指挥官。副指挥官必须接受所有这些挑战。每位会员每年或每次会议都可以提出一次挑战(以较频繁的一次为准)。
     挑战包括一系列的比赛,由副指挥官与挑战成员对决。挑战赛的具体内容因分会而异,但通常包括比武锦标赛、骑术比赛(包括特技和竞速)和钝剑决斗。如果副指挥官在大部分比赛中获胜,则保留其职位;被击败的成员再也不能向任何副指挥官提出挑战。如果挑战者获胜,他就成为副指挥官;副指挥官成为骑士团的普通成员。被击败的副指挥官永远不能再谋求职位。
     大指挥官从他的副指挥官中挑选自己的继任者。如果大指挥官意外死亡,副指挥官们将进行一系列的循环比赛,以决定谁成为接替者。为了接替被提拔的副指挥官--或者接替死亡或下台的副指挥官--大指挥官从士兵中提拔一名成员,通常是最年长或最有经验的成员。
     大指挥官戴着印有骑士团徽章(emblem)的金色手镯。副指挥官佩戴类似的银质手镯。所有成员都佩戴印有会徽的蓝色绶带。每加入一年,绶带上就会增加一条红带。当一名成员获得10条红带时,一条白丝带将取代蓝丝带。此后,会员每服务一年,就会获得一条金带。如果他获得了10条金箍,大指挥官就会给他一个印有会徽的铜手镯,宣布他成为高级会员(Senior Member)(这是一个荣誉称号,不是高级军官)。
     徽章:深灰色的天空下,红色原野上的龙首剪影。
     座右铭:"以实力求和平"。
     获益: 骑士团免费提供其成员个人盔甲,武器,和装备。如有必要,骑士团还会提供战马。DM可以否决任何过分的要求。魔法物品通常不能提供的。
     开除:除了标准的开除理由之外,即使是一次战斗中的懦弱行为 也会被立即开除。
神明之手骑士团
(Order of the Divine Hand)
该骑士团认可卓越的医术。它的成员都是尽职尽责的医生,他们利用自己的威望从富有的赞助人那里获得捐款。成员们用这些资金在世界各地建立医院并配备工作人员,特别是在缺乏医疗服务的农村地区。成员们监督着这些医院,并以向所有人提供免费服务为荣,无论其社会等级或宗教取向如何。唯一被拒之门外的病人是那些邪恶阵营的人。
     要求: 所有医护者配组的圣武士达到9级后,就有资格成为会员。其他配组的圣骑士在达到9级并获得治疗(Healing)和诊断(Diagnostics)两种熟练后,就有资格成为成员。
     组织结构:分会有20到80名成员,大多数有30名左右。每个分会都有一个高级官员,被称为注册官(Registrar),通常是最年长或最有经验的成员。当注册官退休或去世时,全体会员投票选出新的注册官。
     注册官的主要职责是将成员分配到教会的各个医院和要塞。成员必须每年至少担任医院的顾问一个月,失败者或拒绝者()将被开除(failure or refusal constitutes grounds for dismissal.)。一个典型的医院由一名管理员(通常是3-5级的祭司或圣武士)和6-20名治疗师(healers)、护士、技师(technicians)和服务员(attendants)(各种各样的守序善良阵营的祭司、战士和的巫师,通常是1-3级)组成。注册官还负责监督医院的财务,必要时向仁慈的尊主募集资金。注册身穿印有骑士团徽章的白色斗篷。
     徽章:一条蛇盘绕在法杖上。
     座右铭:"没有比医者之手的抚摸更纯洁的仁慈了。"
     受益: 成员可以免费获得所有非魔法的医疗用品(绷带,药膏等). 成员还可以开放进入骑士团的任何一家医院。(A member also has open access to any of the order's hospitals.)利用医院的资源和其他成员的专业知识,他有70%的基础几率找到任何天然毒药的解药,前提是他至少要花2-5(1d4+1)天的时间做研究。DM可以根据苦难的严重程度和研究者的技能,将几率调整到95%或降低到10%。
     开除:标准。

离线 基洛伊

  • Guard
  • **
  • 帖子数: 218
  • 苹果币: 3
  • kilroy was here
Re: 【AD&D 2E】完全圣武士手册 翻译索引帖
« 回帖 #5 于: 2021-01-18, 周一 19:59:44 »
改完删掉:第八章里面的primate是指大主教或者总主教而不是灵长类吧?
啥都想玩型玩家(包括DND5e、3r、2e,SR,妄想症、永夜后日谈等)

离线 莱斯利格林

  • Peasant
  • 帖子数: 11
  • 苹果币: 0
Re: 【AD&D 2E】完全圣武士手册 翻译索引帖
« 回帖 #6 于: 2021-01-24, 周日 08:53:04 »
译者对这种大堆同名词是一窍不通,所以已经打算交给校对来解决了 :em020

离线 莱斯利格林

  • Peasant
  • 帖子数: 11
  • 苹果币: 0
Re: 【AD&D 2E】完全圣武士手册 翻译索引帖
« 回帖 #7 于: 2021-01-24, 周日 08:57:05 »
改完删掉:第八章里面的primate是指大主教或者总主教而不是灵长类吧?
已经修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