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tL 2E]代示  (阅读 292 次)

副标题:

离线 莉赛特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6
  • 苹果币: 0
[C:tL 2E]代示
« 于: 2019-11-06, 周三 20:34:59 »
        换生灵并非阿卡迪亚魔法的唯一拥有者。将硬币放在树篱里面长时间之后,它将成为赌徒最棒的伙伴。在女巫石上进行足够的系誓之后,它将让持有者能够辨别自己周围世界的真实本质。它们变为了代示,是物质与精类之间万古协议的物理表现。
        代示在换生灵的社会中价值极高。它们赋予了迷途者可能无法获得的力量、保持系誓、并偶尔满足某人的渴望。但是,如同所有精类事物一般,这并非免费的。换生灵在使用代示之后会惊醒并丢失鞋子、皮肤、或者明晰。使用一个代示会被要求出一定价码的灵魅,如果不用灵魅的话会要求一点心血。
        默认情况下,换生灵需要花费一个即时动作和一点灵魅来激活某个代示,并且除非另有说明,它将会在整个场景中保持激活状态。代示包含三个部分:效果、隐翳(catch)、以及缺陷。效果还包括它的迷罩和原征;与换生灵不同,代示的外表在激活之前就算在精类生物看来也平平无奇,它们只向能够看穿迷罩的人展露出妖精特征。一个代示挎包可能会用无数小鬼怪的手牢牢抓住拥有者的肩膀,并打哈欠的时候露出了满是牙齿的嘴,一直张到右眼的位置。代示的隐翳是代替灵魅花费的使用方式,需要一些个人的牺牲;它的工作原理很像契约的缺漏,但任何人都能够通过隐翳来使用代示,而不仅仅是精类生物能够使用它。精明的凡人总是会问,“隐患(catch)是什么?”因此,换生灵们就这么称呼了。缺陷代表使用代示的后果会发生什么。没有花招或魔法能够避免这个缺陷——使用代示就代表着同意它的交换条件,而命符总是会索取它要的代价。这就是仙境的魔法。
        换生灵能够有意制造或获得代示,通过将一个物品留在树篱一段时间、在物品上签订足够多的协约、或者从真妖精或它们的仆从那里偷来物品等方式。虽然,任何东西只要在树篱或者阿卡迪亚中花费时间就能够成为代示,如果它最后还对某人足够重要的话。一开始,没有什么能比换生灵变得精疲力尽而无法再逃离之后躺的草地更加特别的了,但她逃跑时粘在衣服上的碎屑将会变为代示,因为它们对她来说十分的个人化。玩家和说书人应该共同决定角色使用每个代示的方式如何与故事相适应。
        对非精类来说,想要在缺乏魔法洞察(或者不被告知)的情况下弄懂如何操控代示需要一个持续行动的智力+神秘学掷骰,需要的总成功数为代示等级的两倍,并且每次掷骰代表花一个小时来研究和试验。任何时候的戏剧失败代表代示将会崩溃。弄清楚如何有意的操控一个代示需要数小时甚至数天,意外的激活某个代示也是个很常见的事情。精类魔法对凡人来说有着奇特的吸引力,因此某人可能会捡起一个“幸运硬币”并发现如果她擦它三次的话真的会改变她的运气。角色并不需要成为超自然生物就能够使用代示。她仅需要能够支付代价。
        与铁接触会完全摧毁代示。


棘刺铸造Forged in Thorns
        创造代示最容易也最常见的方式是将它放在树篱中一段时间。这个过程,有些换生灵戏称为“腌制”,仅要求换生灵将物品带到棘刺中,偏离正路的地方。当换生灵通过这种方式有意创造代示时,他们必须使用对他们来说有意义的物品——他们的幸运硬币、母亲的毕业鞋、一些他们情人的头发。但是,只要在棘刺中给了足够的时间,任何有个人意义的物品都能变为代示。有些换生灵报告说,在他们逃向自由几个月之后回到树篱中时,发现缠在棘丛上的一小块衣服已经变成了战旗。
        尽管这种方法并不需要换生灵主动做任何事,只需要将代示留在树篱中,但这存在着两个难点。首先,她必须防止代示丢失或者被盗。尽管不太可能(但并非闻所未闻)有人会闯到路外面只为抢走一只破鞋子或者一本书中的某页,但项链或者闪亮的硬币会吸引他们。鬼怪寻找着能够出售或者交易的东西,而某些私掠者可能会窃取它作为签订契约的手段。正在逃跑的换生灵可能会抢走正绽放的代示,误认为那是来自家中的消息。此外,如果换生灵决定将它藏到足够远离主道的地方来减少被发现的几率,她将会有在棘刺中迷失或者丢失代示的风险。
        其次,如果换生灵将代示“腌制”足够长的时间,它将会开始吸收周围的树篱能量。这将会把换生灵相关的记忆与物品结合起来,并决定结果会产生哪种代示。换生灵对此能够通过选择放置的物品来一定程度上控制会变成何种代示,但在那之外,命符将会做该做的。换生灵用来第一次杀人的小刀将永远无法用来治疗,但春之女王用来牺牲自身从而防止她的饲主找到自由领的小刀则可能用来治愈。来自四年级的情书看起来不会提高多少读者的表达能力,但是来自于比换生灵早逝的妻子的情书则会更加的强大——或者它可能完全用来做别的事情。尽管角色很大程度上受到命符的摆布,玩家和说书人应该共同设计一个新的代示或者从下面的示例代示中选一个。
        机制:以这种方式创造的代示拥有的等级等同于角色将物品留在树篱中的章节数。说书人在当前章节结束的时候投一个骰池等同于那个章节数的掷骰,来表示到底是没有路人打扰、还是有人将它捡了起来;如果换生灵在小心隐藏或者伪装这个物品中的掷骰失败(或者不去花力气进行尝试)的话在这个骰池中加一个骰子,如果她在掷骰中戏剧失败的话则加两个骰子。如果说书人成功了,角色将会发现她回去的时候代示已经不见了。玩家获得一个节拍,并且必须调查窃案且追踪罪魁祸首。失败的调查掷骰也无论如何应该引领角色找到代示,但是拿回它需要面临更多的危险或者复杂的挑战。说书人能够使用完整的调查系统(194页),如果乐意的话。

范例的树篱铸造代示:
灵魂罗盘The Soul-Compass(•••)

        这个罗盘可能是童子军的必备品、或者是古董、再或者是当地自然中心的夏季活动提供的珍贵礼物。它看起来可能是个很廉价、没办法操作的玩具,直到被注入了一点灵魅。它真正的形态是一个亮银色的罗盘,表面呈虹彩色,针头看起来像一根样式简单、邪恶且锐利的尖刺。罗盘示人的那面看起来是空白的,除了有一些表明有旧血迹的污渍。针头指向持有者最近的阑遗,或者指向在表面滴入等同于一点严重伤害当量的血液的、换生灵的阑遗。灵魂罗盘不会告知距离、高度、或者危险性;仅仅是指出持有者要找到阑遗必须前往的方向。
        隐翳:使用者必须用罗盘的针头刺破自己的手,受到一点严重伤害(这额外加在用来寻找其他换生灵的阑遗而校准它的血液之上)。
        缺陷:当使用者找到阑遗之后,她获得迷路Lost处境。


我立此誓By This I Swear
        树篱并非唯一的来源,将足够多命符附带的魔法置入物品中将会使其变为代示。换生灵将自身束缚在乌众或者王庭中,或仅仅是相互之间签订了友谊协议,这是对命符古老而有力的运用。换生灵能对一个物品进行约誓,直到它变为誓约本身,从而创造出一个由承诺铸造的代示。
        一个约誓并不足以创造代示,有些甚至最多要求到15个。许多迷失者比起树篱铸造更喜欢这种方式,因为参与者能够主动主导代示的创造并确定结果如何。在这个物品上进行系誓的类型定义了它能够做什么,因此许多的换生灵对此十分小心并只进行与将创造的代示由类似性质的约誓,来避免产生不可预测的结果。一个乌众在绳索上进行的协议会创造一个用以束缚的代示,而敌意约誓十分有利于武器。但是,这种创造方式可能会花费更长的时间,并且许多换生灵都对参与约誓铸造代示的创造十分的小心翼翼。这些代示作为与约誓相关之人的链接来工作,某些生物能够用它来更容易地找到或影响他们——代示越强,链接越强。
        迷途者不愿意轻易的立下约誓,乌众或者甚至整个王庭都小心翼翼地守卫着以这种方式创造的代示。在约誓铸造的代示上进行进一步约誓之后,将会对所有的相关者带来特定的好处,并且代示本身更加不易损坏。代示的丢失能够让自由领陷入骚动,换生灵们互相指控阴谋、盗窃、或其他更黑暗的事情。允许新进人员使用约誓铸造的代示通常是因为十分信任或者十万火急。
        机制:要变成代示,物品必须在其上有(需要的等级*3)个约誓。例如,一个5级的代示必须要有15个约誓,一个4级的代示必须有12个约誓,以此类推。这些约誓不必每次都由相同的相关者参与。
        这种上面有约誓的代示将会奖励它们遵守了条约的相关者。每章节一次,每当角色在进行危险或者高风险的行动来履行约誓精神的时候,她能够获得等同于约誓等级的灵魅。约誓铸造的代示能将它的等级加到结构值中。
        持有约誓铸造的代示的人能够花费一点灵魅,来学习她尚未得知的条款以及最后进行约誓的相关者的身份。一个持有这种代示的精类生物能够花费一点灵魅,来将数量等同于其等级的骰子,加到追踪或寻找它的创造涉及到的约誓者的掷骰、或者用契约或其他魔法来影响他们的掷骰中。
        用优势来购买约誓铸造代示的花费比其等级高一点。

范例的约誓铸造代示:
览石The Seeing Stone(•)

        这个拳头大小的石头看起来不过是一块柔软的灰色页岩,由一个乌众在城市中创造,那里的阴影中不止潜藏着忠仆。但是,当被激活后,它的中间会出现一个完美的圆洞,内部刻着晦涩难懂的魔符。这个石头能向任何通过它去视物的使用者揭示一个人是否是超自然生物,但没有进一步的细节。
        隐翳:使用者必须将自己重要的秘密告诉对此不知情的人。
        缺陷:无论是因为周围的怪物而感受到威胁,还是因为被遗弃了且知道附近没有同伴,使用者获得动摇Shaken(344页)处境。


饲主之钥The Master's Keys
        有些代示是经由异客的手创造的,那些生物将人类仅仅看作不听话的玩具,用来打发落雨的午后。真妖精让代示具有了难以置信的价值和珍稀,这些代示往往由他者在其上施加古怪繁杂而又神秘的约誓,尽管它们并不总是很在乎这些物品,甚至在物品消失前都不记得这些物品的存在。因此,从饲主那里偷来代示可能十分的简单,就如同拿走留在阁楼上积灰的空相框;从换生灵手上则是哪怕弄下来破烂的刑具,也可能如同取走锁在皇家军械库中的宝剑那般困难。
        盗窃而来的代示十分强大,但也极为危险。即便被偷走代示前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拥有的是什么,真妖精无论如何都会将它夺回去。出于被逃跑的奴隶或姑息了的乌众窃取代示,被玷污的自尊心驱使着妖精宣言新的约誓,要惩罚那些胆敢辜负它好意的家伙。整个自由领都将经历一场狂猎,只因为某些仙灵决定在逃跑的时候偷走她饲主的毛刷。
        另外,真妖精可能会给某个换生灵一个代示。这往往是如毒苹果般恶毒的礼物,饲主这么做的理由基本搞不清,但它计划着通过一种或别的方式,用它的小玩具来将宝物夺回。
        机制:从妖精那里偷来的代示的花费比它的等级要少1点,最少为1点;但是,角色每次使用这种代示的时候,她会获得偏执Paranoid处境(334页)。如果她已经有了这个处境,改为将其升级为受猎Hunted处境(342页)。

范例的盗窃代示:
野牛号角The Aurochs Horn(•••••)

        一个夏季庭臣从某个来抓他的狩人那里偷走了这个充满恐惧和可怕力量的物品。处于休眠状态的时候,它看起来像是个皲裂的牛角,比较适合展示,但仅止于此。被激活之后,它会变成魁伟的、卷曲的公羊角,空心且镶了黄金。它里面比较粗糙,并覆盖着似乎很邪恶的刃片,看起来更像是用牛角骨做成的荆棘。使用者必须花费必要的灵魅,然后吹响号角。它将会发出可怕的声音,就像是战斗号角加上孩子们的尖叫声,并猛然打开一里内所有通向树篱的门户。任何种类的生物都能够穿过任意一个方位的门户并且不需要花费任何灵魅——尽管他们可能再也找不到回头路了。
        隐翳:使用者必须用代示内部的突起刺穿自己的舌头,受到一点严重伤害。他获得哑口Mute处境(343页),直到伤害恢复。
        缺陷:这个区域的所有狩人都确切的知道了是谁吹响的号角。使用者获得受猎Hunted处境(342页),直到其他人吹响号角(将会在没有获得节拍的情况下结束处境),或者处境照常解决为止。
非著名新人,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为某个trpg制作chm规则书(1/1)(初版完成)

离线 莉赛特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6
  • 苹果币: 0
其他范例代示
« 回帖 #1 于: 2019-11-06, 周三 20:39:10 »
        下面是一些范例代示。根据说书人和玩家的需要,它们可以是树篱锻造的、约誓锻造的、或者偷窃的。你也可以随意使用它们作为创造属于自己的代示的原型。

织棘物品Hedgespun Item (• 至 •••••)
        尽管它们是一种代示,但并不需要激活;因此,它们没有灵魅花费也没有隐翳,并且它们往往是激活状态。织棘物品的迷罩总是看起来很可爱或者让人印象深刻。一件衬有星光的披风看起来就像是件有着闪亮内衬的精致黑色外衣。以舞动火焰制成的裙子看起来像是装饰着醒目亮片图案的漂亮晚礼服。灵魅护甲往往很像某种防护装备,比如足球垫或者士兵的防弹衣。一把原征表面映照着灿烂阳光的剑,藏在总是看起来正是能够抓住这些光的迷罩后面。
        对于它的每一级,该物品都会获得以下的一个好处。每种相同的好处最多能够叠加三次。
        •非凡装备Extraordinary Equipment:适当的+1装备奖励,比如护甲等级,或者武器伤害调整值。
        •强化敏捷Improved Alacrity:给予使用者的先攻和速度+2奖励。
        •增加耐久Increased Durability:+1耐久。
        缺陷:织棘物品十分的花哨且吸引注意,当角色使用的时候,她任何不被视线关注或者把投向自己的注意力转移走的掷骰都会自动失败,并给她的玩家一个节拍。织棘物品在被非精类生物使用的时候会变得急躁起来并拒绝合作,它们将会在各种需要专注的任务或者社交互动期间自行刮擦、或者进行不规律的操作,带来-1的罚值。

王牌Ace in The Hole (•)
        这个代示在休眠状态下是一张破旧的卡牌。激活之后,它变成了一张背面长有刺的发光塔罗牌。对锁使用的时候,它能将任何尝试开锁的结果降一级(失败变为戏剧失败,成功变为失败,以此类推)。即便逃跑的换生灵只对某扇有很多锁的门上的其中一个锁使用它,每次激活也能将效果适用到所有的锁上。效果将持续到追逐者或小偷成功地把锁打开为止,但是它每次只能影响一扇锁上的门或者一个物体。
        隐翳:使用者必须在使用前将这张牌撕成两半。虽然它依然能运作,但变成了一次性道具。
        缺陷:激活这个道具会造成使用者在一次基于敏捷的掷骰中戏剧失败,由说书人决定时机。当他受到这个效果影响的时候,获得一个节拍。

司机小帮手Driver's Little Helper (•)
        机动性是换生灵主要考虑的因素,因此能够将他们从一个地方轻松转移到另一个地方的代示就十分有用。通常,它看起来像是一瓶陈旧的空气清新剂、一副模糊破烂的骰子、一台坏掉的GPS、甚至杂物箱的碎片——任何能够自然出现在车上的东西。当被激活之后,此代示会变得更加闪亮和好用。GPS恢复机能、空气清新剂散发出清凉的蓝玫瑰香气等。司机小帮手使使用者在驾驶载具的掷骰中只要取得三个而非五个成功数即为格外成功,并取消了未受训的惩罚。
        隐翳:使用者必须从时常驾驶的人那里偷来载具。
        缺陷:场景结束的时候,载具将会过热。烟从引擎盖中倾泻而出,尽管驾驶员没有找到其他损伤,这辆车都会在一整个场景过去之前无法使用。如果缺少载具会导致角色受到重伤或者严重不便,获得一个节拍。

黄金发圈Golden Hairnettle (•)
        大部分的人都不会捡起掉在地上的发带,换生灵对此更加了解。在它的真实形态下,这个代示看起来是一个漂亮的黄金发饰,完美的编织成了使用者正在戴的样式。她在风度掷骰上获得+1奖励,且每场景一次,由于黄金发圈在她的发巾中发出迷人的闪亮光芒,成功的风度掷骰能够对她的目标施加陶醉Swooned处境(345页)。
        隐翳:使用者必须在同个场景帮其他人一个大忙并且不从中获得任何好处来激活它。
        缺陷:即便使用者并不愿意,她也会吸引周围的注意力。她的玩家在所有试图不被注意或者潜行的掷骰中受到-2罚值,直到她掷骰失败一次;她能够有意选择失败。当她这么做的时候,获得一个节拍。

怪异与奇迹之书Book of Things Strange and Wondrous (••)
        有时候换生灵不仅仅能够去图书馆或者打电话给朋友来获得她想要的信息。偶尔,她需要询问命符本身。这个代示通常看起来就像是一本平装的浪漫小说,就像你在任何旧货店中都能找到的那种。当被激活之后,它变成了一本巨大的魔法书,充满了奇怪的图画和废弃了的语言。翻阅这本书能够让使用者在一次智力+(相关的心智技能)掷骰中,只需获得三个而非五个即为格外成功。如果使用者成功了,他将获得自己正在找的,关于自己选择的任何主题的知识。取得格外成功时,他获得有关这个主题的略知Informed处境并获得了更多的详细信息,包括在其他地方未曾写下的信息,比如一张某个原本废弃的建筑中的陷阱地图,或者绑架了他朋友的真妖精的称号。
        隐翳:使用者寻找的知识必须关于如何逆袭一个相比他有明显优势的人,比如通过尴尬秘密Embarrassing Secret(338页)或中计Leveraged(342页)处境。
        缺陷:下一个读这本书的读者确切地知道谁最后读了这本书,以及他们在找什么。这个效果是通过使用者决定,而非使用——如果某个换生灵连续用了这本书三次,而从他那里偷走了这本书的鬼怪是下一个使用者,这个鬼怪将会确切的知道他查阅了这本书三次。如果这将会让这名角色受伤或者置于危险之中,他获得一个节拍。

鬼魂华尔兹The Ghost Waltz (••)
        对大多数的换生灵来说树篱鬼魂是他们心中的一根刺,为了他们的灵魅和生命而追逐着他们。这个代示能够阻止它们。它有着许多不同的外表:一张CD、一个只有一首歌的mp3播放器、一束为喜欢音乐的使用者写的乐谱。当在树篱内演奏或者播放的时候,鬼魂华尔兹听起来就像是一首俄式挽歌,但给予所有听到它的树篱鬼魂以迷失Disoriented处境(336页)。
        隐翳:使用者必须跟着唱,无论嗓音多差或者多跑调。这使得她在鬼魂华尔兹处于激活状态时,尝试的所有潜行掷骰都受到-2罚值。
        缺陷:由于旋律十分的奇特且令人不安,使用者在使用这个代示之后获得动摇Shaken处境。

魔法借据IOU (••)
        这个代示远比它乍一看要有价值得多。休眠状态下,它是一块脏纸屑。激活之后,它变成了一张用金银点缀的证明书,上面写着激活者的名字,且散发着淡淡的热面包味。当角色的鬼怪债务将到期的时候,比如说书人将通过施加惩罚或者给予树篱居民Hedge Denizen处境来兑现之时,他可以立即将魔法借据以与当下情况相关的方式转交他人来避免。他仍保留所有的债务,但暂时回避了它的后果。转交魔法借据代表着角色丧失了再次使用它的能力,直到过去了一整个农历月为止。
        自由领通常会盛行以一定数量的流转和交易的方式来流通魔法借据,因为所有人都打算欺骗鬼怪的系统足够长时间,方便他们从中榨取好处。
        隐翳:使用者必须用血来在这份合同中签署自己的名字,使得在他之后使用的人永远都能够看到这个名字。
        缺陷:角色在树篱居民之间获得了恶名Notoriety处境,他们将他打入了不会偿还债务的那批人的行列。

天南星Arisaema (•••)
        以一种俗称“龙根”的凡俗植物的名字来命名,这个代示乍看之下并不像同名的那个植物。它的迷罩是一把破碎的砍刀或钝菜刀。对能够看穿它的真实面貌的人来说,它看起来像是两尺长的反曲刀并且有着闪烁虹光的刀锋。持刀者在为自身生命安全战斗的时候,在闪避掷骰中获得+3奖励骰(在将防御加倍之后)。当她成功闪避一次近战攻击之后,攻击者将会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上下猛烈灼痛,并受到轻微中毒moderate Poisoned倾势。在同一场景中对同个攻击者第二次生效的时候则会将其升级为剧烈grave。
        隐翳:使用者必须在挥舞天南星的时候在基于敏捷或机敏的掷骰上获得格外成功。
        缺陷:看着有人因为稀释的梦界毒药所苦痛挣扎从来不是件让人愉快的事情;使用者获得惊吓Spooked处境。

红舞鞋Red Shoes (•••)
        并非所有的换生灵都十分的优雅灵活,有些人彻头彻尾的笨拙。红舞鞋乍一看很不舒适、老土、并且太小。激活之后,它们就像手套一样适应穿戴者的脚,并且看上去特别惹人喜欢——但它们始终是红色的。任何激活和穿上红舞鞋的人在与敏捷或风度相关的掷骰中获得+2奖励,但在与力量或操控相关的掷骰中受到-2惩罚。
        隐翳:美丽即为痛苦。要穿上红舞鞋,使用者必须痛苦地扭曲自己的脚,并由于爆开的水泡和损伤而受到三点冲击伤害。
        缺陷:这双鞋并不想放开使用者,希望让他保持美丽和优雅。在他穿着它们的每个场景开始,他必须花费一点意志力来避免激活它们;如果他没有意志力能用,获得一个节拍。脱掉它们需要一个力量+运动掷骰。别人能够通过团队合作(190页)来帮他,但如果他们失败了,由于这双鞋在抗议,使用者会不由自主地以非武装攻击来踢他的盟友。

血旗Blood Pennon (••••)
        有时,仅仅是抵抗他者或狩人的进攻是不够的。与狂猎对抗代表着死亡,或者更糟,代表着被捉回去。这个代示看起来像是个廉价的运动队用的三角旗,但被激活之后,它会展开来变成巨大的猩红战旗,上面沾满了已死很久的敌人的血液,并飘扬于存在或也许不存在的微风中。任何视线范围内存在血旗的换生灵能够忽视所有的伤势惩罚,并且她的玩家在攻击掷骰中只要三个而非五个成功数即为格外成功。自由领、王庭、甚至一些过得不错的乌众都会将血旗带到他们无法避免的战斗中。
        隐翳:使用者必须用血旗的尖端刺穿自己来给它提供一些心血;她也能作为代替,使用自愿献祭者的血。这将对献出血液的人造成一点严重伤害并施加狂暴Berserk处境(333页)。
        缺陷:暴力只会招致暴力。任何挥舞血旗的团体都十分的显眼,在潜行掷骰上受到两个惩罚骰。此外,一旦战斗结束,敌人的奴仆和盟友都会一心一意地追赶换生灵,充满杀意,并给予团队内的所有人以受猎Hunted处境。

银线Silver Thread (••••)
        细长但不可思议地坚韧,阿卡迪亚银制成的线将所有捉住的地狱潜者Helldivers与他们的真妖精主人连在一起。它由幽戚、野兽、以及巨魔收集材料,并由萎朽和元素制造,且让仙灵来编织,银线可以说是所有迷途者痛苦呐喊的集成产物。当不听话的地狱潜者破坏它的时候,它并不会简单地消失。相反,在树篱中发现的银线碎段是很有价值的代示。当两个精类在一根银线上约誓时,只要他们的约誓没被打破,它就会将他们联系在一起,并且这条线会断开来,每个人一段。每章节一次,当这些人中的某个激活此代示并拉动他的银线时,另外的人能往回拉,把第一个使用者拽回她的位置。这个过程需要整整5轮(或者15秒)来完成,并且这个过程能够被打断,只要这期间任何一方失去了银线的联系。
        如果使用者并非当前约誓的任何一方,他不能使用银线来拯救其他人免于危难。但是,它还有另一个重要的作用。由于真妖精迫切的希望收回宝贵的财产,任何与真妖精进行谈判的政治或交际掷骰都获得+1奖励。
        隐翳:使用者双方大声喊出自己的意图,立即引起同场景所有人(或任何东西)的注意。
        缺陷:银线是字面意义上用银制成的,且由于它在使用者的口袋中闪闪发光,特别引人注目。任何看到使用者携带它的人必须进行成功的决心+意志掷骰来避免不择手段地获取它,并在每个看到他的场景都要进行新的掷骰。即便他们不知道银线在那里,他们也会知道他带着某样他们想要的东西。如果使用者以这种方式丢失了银线,或者由于他人尝试夺取而受到了伤害或损失,获得一个节拍。

荆棘之冠Crown of Thorns (•••••)
        对许多换生灵而言,无情地利用他人的行径无异于成为真妖精。但是,对其他人来说,力量没有止境——他们决定成为猎手,而非猎物。这个代示看起来像是廉价的金属丝王冠,当某个换生灵将其放在自己头上并激活它的时候,它会绽放成一个由藤蔓、花朵、以及毒刺组成的壮丽冠冕。
        王冠被激活的每一轮,换生灵都必须以即时动作进行以下的其中一个行动:
        •汲取Drain:使用者从同场景中的超自然生物吸取能量,从每个那里获得1点灵魅,他们则是失去一点各自的能量资源。她不能从没有剩余的能量可以吸取的生物那里汲取灵魅。非换生灵使用者则改为获得自己种类的能量,如果没有这种能量的话则改为意志力。这个功能不允许能量资源超过使用者通常的最大值。如果某个角色的能量池以这种方式清空了,其玩家获得一个节拍,每个场景最多一次。
        •命令Command:使用者的玩家骰风度+决心+命符,对抗目标的决心+超自然抗御,来强迫某人采取任何不会伤害到他们的单个行动。如果某个角色由于遵循命令而伤害了他们关心的人、违背誓言、或者否认一场交易,其玩家获得一个节拍,每场景最多一次。
        •放逐Banish:使用者以命符作为骰池,对抗目标的超自然抗御(如果他们没有的话则为一个机运骰),来将他们立即放逐到树篱中。戏剧失败将会阻止目标在没有能够打开树篱门户的人的帮助下返回,即便他们能够照常自行开门。
        •伤害Wound:使用者对自己造成一点严重伤害,并对同场景的所有其他人都造成同样的伤害,无视护甲。没有魔法能够治愈使用者通过这个代示在自己身上施加的伤害。如果某个角色因这种方式施加的伤害而失去知觉,其玩家获得一个节拍,每场景最多一次。
        这个代示只允许拥有明晰轨的生物使用它,或者其他等效的能够衡量心理稳定性的性状,比如人格稳定性也可以。换生灵怀疑用以创造它的约誓无法形容的可怕。
        有意欺骗此代示中合约精魂的尝试,比如对盟友发出琐碎的命令,或者将王冠在整个乌众中传一遍来偷取每个人的灵魅并刷节拍,将会引发命符的报复;说书人决定效果,可以从狩人出现在树篱外面,到整个乌众获得一个处境,或者一次提升5点鬼怪债务。
        隐翳:由于使用者向命符本身借贷来使用它的破坏性能量,使用者必须受到一点鬼怪债务以换取王冠的激活。
        缺陷:荆棘之冠不分敌友。如上所述,使用者在它激活的每回合都必须使用四种能力之一。除非她接受疯狂Madness处境(343页),否则她不能在场景结束前中止它;如果她已经有了这个处境,将不能激活该代示,直到处境被解决。
        此外,当这个代示停止后,她会遭受三个骰子的明晰打击(对非换生灵,则为等效的崩溃点)。如果使用者在使用王冠的时候受了重伤或者严重损失——比如,把一位不情愿的乌众成员放逐到树篱中,因自伤而失去意识,或者因为命令盟友而伤害了互相之间的关系——获得一个节拍。
非著名新人,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为某个trpg制作chm规则书(1/1)(初版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