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M:tAw 2E SoS]上界-上界生態學  (阅读 403 次)

副标题: 上界生態學完工

离线 Agrelletto

  • Peasant
  • 帖子数: 16
  • 苹果币: 0
[M:tAw 2E SoS]上界-上界生態學
« 于: 2019-09-17, 周二 16:36:33 »
上界不僅僅是潛藏在下界背後真實的方便隱喻,它有著其各自的地理形貌、居民甚至天氣—所有這些都是真實的象符,並且能影響現象世界。

上界環境:神殿(Supernal Environments: Aedes)
沒有法師曾為上界繪製地圖,人對地理學的瞭解使得這項工作變得不可能。儘管如此,法師仍然注意到上界中的特定「環境」:在某些地方,某個道途的象符厚重地壓在上面,因而它所屬的界域對現象界有著較強的拉力。其中一些是永久的,或者至少看起來是如此。其他的則是短暫地浮現,或者只在良辰吉時出現和消失。法師稱它們為神殿,以羅馬文中對神靈居所的名稱來稱呼它。宗團已經歸類許多神殿:堪薩斯州鄉村的糾纏道路、克拉科夫的空猶太教堂、馬達加斯加某個地方裡有位每個世代都會再次投生的眾生女王(the Queen of All Flesh)。毫無疑問地,有更多神殿座落在被遺忘的地方。發現並繪製新神殿有點像謎團(Mystery)那樣能成為一個考古術士的事業。

起源(Origins)
神殿(單複數同型)會在某個特定奧秘不尋常地強大的地方升起。它們形成的原因幾乎總是自然生成,即使是重複施放大師等級的魔法也需要數世紀來建立足夠的無形重量來創造神殿。超凡魔法可能可以創造它們。由於大多數的史前遺跡(ruins of the Time Before)都擁有神殿的存在,大失落前(pre-Fall)的法師很可能也可以創造神殿。

-----------------------------------------------------------------------------------------------------------------------------------
邊欄:神殿vs上界邊境
神殿和上界邊境之間的差異很小但很明顯:邊境是上界現實直接入侵到下界的地方。神殿則沒有「穿進來」,完全處在上界之中,並對下界造成一些影響。然而,許多神殿是在上界邊境中被發現,這只會把事情變得更加複雜。
-----------------------------------------------------------------------------------------------------------------------------------

-----------------------------------------------------------------------------------------------------------------------------------
邊欄:神殿vs上界現象
從20頁開始所述的上界現象不全是神殿,神殿是在上界中有著格外力量的特殊地點。Obrimos將每個力能顯現都感知為曼陀羅,但只有擁有格外強大力量和影響力的曼羅陀能被視為神殿。
-----------------------------------------------------------------------------------------------------------------------------------

某些神殿出現在重要事件的地方:某個天督(Exarch)的神兌(Ochema)進入世界,或者改變歷史局勢的戰爭。其他的則在看似平凡無奇的地方升起,可能是依循著地脈(Ley Lines)的共鳴或其他神秘地理學。仍然還有一些,就像名字所述的,是強大上界實體的領地。甚至還有一些沒有在固定的下界地點,但能像上界召喚那樣呼喚過來。

天性(Nature)
每個神殿都是獨一無二的,是其中一個道途的單一顯現,有著它自己的居民、目的和象徵上的真實。牛津的野薔薇花園和利姆諾斯島上的死火神熔爐都是迷霧(Mists),也就是命運神殿,但野薔薇花園是由玫瑰、金合歡樹和山楂樹構成的雜亂迷宮,是某位魔法師曾呼喚她的妖精愛人進入此界域的地方;相較之下,死火神熔爐則由生鏽機械和破碎奇觀構成的巨大垃圾場,是某位已死神靈曾鑄造引導英雄實踐其命運神器的地方。

神殿完全在上界之中,因此只有相同道途且使用開啟法師之眼的法師才能看到它們並與其互動。這與透過支付瑪那來讓她的法師之眼包含該奧秘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一個將命運奧秘加入開啟法師之眼的Obrimos仍然只會感知到蒼穹(Aether)對命運的詮釋,而非桃源(Arcadia)的版本,因此她能看到蒼穹神殿但無法看到桃源神殿。

神殿很少會對下界直接造成顯著影響。其中一些,尤其是顯實奧秘的神殿,會造成像是魔法光球或機率的奇怪變動之類的輕微奇特現象,不過它們的影響力更常在周遭地脈的共鳴或對覺醒魔法的影響上被感受到。

神殿很少無人居住。就像名稱所述,許多是強大(階級5+)上界實體的住所,而這些遠古神靈通常會有與其一同居住的下級僕從。這些存在比起它們的表親更加活躍,且對下界投注更多關注,這讓它們同時更加容易召喚也更容易注意到正在望識(Scrutinize)附近謎團的法師。

-----------------------------------------------------------------------------------------------------------------------------------
邊欄:神殿作為謎團
每個神殿也都是等待被解決的謎團:解密它的真實會解放它環境傾勢更強或更有用的效果。你可以使用從29頁開始的建立謎團指南來建構神殿的謎團,不過這裡也有指南讓你能開始建構謎團:

淆惑度:4

表層資訊:奧秘領域(不需要啟示也能知道)、年齡、主題、非常強大。

深層資訊:環境傾勢的效果(淆惑度4),神殿的次要奧秘(淆惑度3),最強大住民的共鳴(淆惑度2),(如果有的話)神殿存在帶來的處境(淆惑度1),環境傾勢的完全理解效果(淆惑度0)。
-----------------------------------------------------------------------------------------------------------------------------------

規則(Systems)
神殿在規則上使用一組環境傾勢代表。第一個,就叫作神殿,反映了上界靠近下界以及神殿居民活躍程度增加。第二個是代表神殿所反映出環境的特定傾勢。這個傾勢包含了額外的「完全理解」效果,適用於完全望識神殿的適合道途法師。

兩種傾勢都只會影響相關道途且正在使用開啟或集中法師之眼的法師,或者正在進行上界召喚(詳細請見法師規則書94~95頁)者。適合道途的法師能用邊際法師之眼感知到神殿的存在,而適合道途的法術和法師之眼在神殿中的運作會變得有些奇怪。

每個神殿都擁有一個主題,是它所屬奧秘的主題和領域的特定表達。野薔薇花園的主題是命中註定的愛,它的效果作用於那些確保愛人會偶然相遇、擁有浪漫的緣分等等的魔法。另一方面,死火神工坊,擁有天賜工具的主題,它的效果作用於增強工具或將神器帶給命定之人的命運魔法上。

有一種神殿是個例外,它沒有道途關聯的本質,就是天督在某個地方的長期關注會創造鐵印(Iron Seal)那複雜且壓迫性的神言式樣。先知(Seer)將同時存在於所有上界中的鐵印視為其主人上界統治權的印記。五芒星法師則建立理論說更像是多位天督所造成的結果,並且注意到其他的天督顯現,尤其是神兌,會產生鐵印和較為常見、特定道途的神殿。

下列的神殿傾勢只是作為例子:請放心使用它們,並請使用法師規則書290頁中創造傾勢的建議作為指南來創造你自己的。

神殿(Aedes)

環境傾勢

描述:在這裡上域不尋常地靠近下界,它的居民對下界更加警覺也更能敏銳感受到下界的存在。適合道途的法師能用開啟或集中法師之眼來看道神殿,並能用邊際法師之眼感知到它。

效果:任何在神殿中嘗試望識謎團的適合道途法師更容易吸引上界注意。如果玩家已經進行(未調整骰池)次望識檢定,則只要法師維持著他的法師之眼,法師所屬道途的上界實體就會注意到法師,並且能用它的能力影響他。

如果法師嘗試召喚住在神殿中的上界實體,總目標成功數減少4個(請見法師規則書94頁的上界召喚)。

導致傾勢:奧秘領域相關的重要事件、上界與下界的直接接觸,或強大上界實體的存在都能創造神殿。特定超凡法門也能做到。

結束傾勢:在沒有使用超凡法門或天督等級魔法的情況下,神殿會隨時間消逝、根據上界的對齊或合相而出現和消失,或只是永遠存在。摧毀以神殿為居所的上界實體也可能會摧毀它。


棘刺(Thorns)

環境傾勢

描述:決定將時間如同破碎玻璃那樣分裂,銀線劃分著現實和非現實的區別。呼吸、眾生、愛、時間、現實自身—棘刺之鋒切開一切。

效果:Acanthus施放的時間法術獲得一個免費延展,只要施法者使用著開啟或集中法師之眼,而且法術落在神殿的主題中。此外,任何在棘刺中對謎團的望識檢定出現格外成功的Acanthus獲得對於導致神殿形成事件的連接(Connected)時光交感,直到法師之眼結束。

完全理解:完全瞭解棘刺神殿賦予Acanthus一種對於神殿主題內所有可能未來和被拒絕的過去的感知能力。透過消耗1點瑪那,法師就能獲得神殿主題相關的略知(Informed)處境。她必須要在神殿中並施展開啟或集中法師之眼來獲得這個效益,並且每個章節最多只能受益於這種視象一次。

導致傾勢:許多可能未來的交會點(像是決定歷史走向得戰爭或改變世界的重要決定)、先知(Prophet)(譯註:天督之一)改變時間線的地方、強大悖時(Anachronism)的存在都能創造棘刺神殿。

結束傾勢:棘刺能透過使用時間魔法抹除導致它誕生的事件,或摧毀居住其中的悖時的方式破壞它。


迷霧(Mists)

環境傾勢

描述:命運遍佈在空氣中,到處都是劫難的徵兆。迷霧在命定者周遭升起並環繞著他們,標記著他們的重要性,並將關鍵時刻從窺探之眼中隱蔽起來。

效果:Acanthus施放的命運法術獲得一個免費延展,只要施法者使用著開啟或集中法師之眼,而且法術落在神殿的主題中。此外,任何在迷霧中對謎團的望識檢定出現格外成功的Acanthus獲得天命(Destiny)優勢1級—以及它的劫數(Doom)—持續直到該章節結束。

完全理解:對迷霧的完全理解讓Acanthus在命運流過她時完全與它同調。只要她擁有與神殿主題相關的天命優勢,她就能消耗1級優勢來讓一個成功檢定變成格外成功。她必須要在神殿中並施展開啟或集中法師之眼來獲得這個效益。

導致傾勢:完成強大天命(優勢5級)、毀滅(Ruin)的神兌的顯現、阿南刻(Ananke)的出現、強大司命(Moira)的存在都能創造迷霧神殿。

結束傾勢:迷霧能因偉大預言被蓄意破壞或居住其中的司命被摧毀而被驅散。


墓穴(Crypts)

環境傾勢

描述:一切都靜止、寒冷且沉靜,這個世界是座巨大的陵寢,是愛慕和破碎之夢的監牢。到處都是死者,儘管他們不知道他們已經死了。每個家都是一座墳墓,每座城市都是一座古塚。

效果:Moros施放的死亡法術獲得一個免費延展,只要施法者使用著開啟或集中法師之眼,而且法術落在神殿的主題中。此外,任何在墓穴中對謎團的望識檢定出現格外成功的Moros獲得堅定(Steadfast)處境,這是因為她將抽離物質世界的需求內化了。

完全理解:對墓穴的完全理解讓Moros釋放對物質身體的依附。透過在神殿中冥想,她就能離開身體並像鬼魂那樣漫遊世界。作用上就像是法師已經穿越鬼魂之門(Ghost Gate)(法術詳細資訊請見法師規則書130頁),但視為造詣效果而非法術。

導致傾勢:許多人突然死亡的地方、弒魂(Psychopomp)的神兌顯現之地、強大死魂(Specter)的存在都能創造墓穴神殿。

結束傾勢:墓穴能透過讓強大(階級4+)鬼魂安息或摧毀居住其中的死魂的方式破壞。


空殼(Shells)

環境傾勢

描述:擁有是幻象,消費是謊言的基石。我們摯愛之物會破損、遺失、死亡,然後我們就會將它擱置在一旁。世界是被遺忘之物的紀念碑之園,所有寶庫都已成空。

效果:Moros施放的物質法術獲得一個免費延展,只要施法者使用著開啟或集中法師之眼,而且法術落在神殿的主題中。此外,任何在空殼中對謎團的望識檢定出現格外成功的Moros知曉任何和所有落在物質奧秘領域的深層資訊。

完全理解:對空殼的完全理解讓Moros揭示放手的力量。透過獻上一個她很在意的物品,法師就能在一次社交策略上獲得軟性計策(Soft Leverage)的效果,只要意圖與神殿主題相符。這不管社交策略對象是否想要被獻上的物品,是法師的超然讓她擁有更好的印象等級。

導致傾勢:用來創造、破壞或埋葬珍稀物品的地方、元首(Chancellor)的神器或神兌進入下界的地方、強大本原(Apeiron)的存在都能創造空殼神殿。

結束傾勢:空殼能被擁有強大(優勢5+級)神器或摧毀居住其中的本原的方式破壞。


靈光(Auras)
環境傾勢

描述:想法和情緒在虛空中無限地迴響著。半可見的惡魔潛伏在現實的角落低語嘀咕著,同時某個女人內在最好和最壞的本性正在爭奪主導權。這是心靈的展現,被削去所有自我欺騙後的唯我論。

效果:Mastigos施放的心靈法術獲得一個免費延展,只要施法者使用著開啟或集中法師之眼,而且法術落在神殿的主題中。此外,任何在靈光中對謎團的望識檢定出現格外成功的Mastigos在下次放縱惡念(Vice)時恢復所有意志力。

完全理解:對靈光的完全理解讓法師擁有一種對自身心靈的直覺性理解。在神殿中,她能像在領地(Demesne)那樣冥想以進入星界。此能力也讓她能從星界召喚魔神(詳細資訊請見法師規則書162頁的心靈3級法術魔神召喚)。最後,她能消耗1點瑪那來在法術效期內賦予任何她召喚的魔神實體化(Materialized)處境,即使她沒有死亡或精靈奧秘2級也能這麼做。

導致傾勢:擁有「心靈」的地方、太一(Unity)接觸世界的地方、強大兇靈(Wraith)的存在都能創造靈光神殿。

結束傾勢:靈光能被完成自我探索的星界旅程或摧毀居住其中的兇靈的方式破壞。


枷鎖(Chains)
環境傾勢

描述:巨大且錯綜的鐵之網連結了萬物。從這些連結之中,更小的鎖鏈湧現而出,從這些衍生物中產生更精巧的鎖鏈,如此繼續,成為曼德博碎形狀的交感束縛。有什麼潛伏在網的中心,挑出在宇宙間迴響的絲縷。

效果:Mastigos施放的空間法術獲得一個免費延展,只要施法者使用著開啟或集中法師之眼,而且法術落在神殿的主題中。此外,任何在枷鎖中對謎團的望識檢定出現格外成功的Mastigos知曉與她正在研究謎團擁有交感連結的某個謎團的一些深層資訊。

完全理解:對枷鎖的完全理解讓法師知道她實際上需要使用哪個連結來發送她的魔法,使其在世間響亮著。當她施放效果符合神殿主題的法術時,她能消耗1點瑪那來讓法術效果也會影響一位與目標擁有交感連結的對象。她不需要交感咒具(或交感範圍造詣)來使用此效果,但法術會如常受到連結強度阻斥。

導致傾勢:下界三次元現實崩潰的地方、法眼(Eye)觀察世界的地方、強大小鬼(Imp)的存在都能創造枷鎖神殿。

結束傾勢:枷鎖能被法師在神殿中去除所有交感連結或摧毀居住其中的小鬼的方式破壞。


曼陀羅(Mandalas)
環境傾勢

描述:宇宙能量不是狂野和混沌的力量,而是無法想像、精確且複雜的裝置。核子火焰的秘密名諱、雷電與風的天使,以及將原子束縛在一起的公式全都被清晰地展示出來。

效果:Obrimos施放的力能法術獲得一個免費延展,只要施法者使用著開啟或集中法師之眼,而且法術落在神殿的主題中。此外,任何在曼陀羅中對謎團的望識檢定出現格外成功的Obrimos能移除一個在神殿所在區域中的環境傾勢,像是暴雪(Blizzard)、地震(Earthquake)、暴雨(Heavy Rains)或狂風(Heavy Winds)。

完全理解:對曼陀羅的完全理解讓法師理解主掌宇宙能量的象符和反象符。只要她還在神殿中,她施放力能奧秘的反制法術(Counterspell)造詣獲得+3加值。(譯註:應該是反制法術的意志相牴檢定)

導致傾勢:粉碎大地的風暴、將軍(General)之怒灼燒大地地方、強大熾天使(Seraph)的存在都能創造曼陀羅神殿。

結束傾勢:曼陀羅能被終結大風暴或摧毀居住其中的熾天使的方式破壞。


統治權(Dominions)
環境傾勢

描述:權力與權威被統治的象符所揭示。榮耀被給予統治者並反映在那些良好地服侍他的人身上。冠冕、權杖、皇家項鍊:這些象徵反映了魔法的原始上界真實。

統治權在神殿中相當獨特。雖然它仍然是環境傾勢,但是它顯現在單個(或更少地,一群)權威人物以及屬於該勢力的人周遭。統治權通常會在每個世代中選擇一個人並投注其力量,然後傾勢會隨著該角色的交感連結擴散。

效果:Obrimos施放的根源法術獲得一個免費延展,只要施法者使用著開啟或集中法師之眼,而且法術落在神殿的主題中。此外,任何在統治權中對謎團的望識檢定出現格外成功的Obrimos能對神殿的連結有更深的瞭解。她能一次性地從神殿作用對象獲得幫助,相當於用地位優勢3級能得到的幫助。

完全理解:對統治權的完全理解給予法師關於她因未金鑰守望塔所擁有權力的洞見。當她施放效果與神殿主題相符的根源法術時,她只需要3個成功數而非5個就能視為格外成功。她必須要在神殿中並使用開啟或集中法師之眼來獲得此效益。

導致傾勢:非常強大的神秘選定、天父(Father)之言、強大智天使(Cherub)的存在都能創造統治權神殿。

結束傾勢:統治權能被儀式性地犧牲掉強力的領導象徵或摧毀居住其中的智天使的方式破壞。


歌詠之徑(Singing Paths)
環境傾勢

描述:有一首在你骨中聆聽的曲子,從大地深處向上而升,從高空中降下。有一種被無形世界拉向隱形道路的感覺。整個世界的共鳴為你敞開。

效果:Thyrsus施放的精靈法術獲得一個免費延展,只要施法者使用著開啟或集中法師之眼,而且法術落在神殿的主題中。此外,任何在歌詠之徑中對謎團的望識檢定出現格外成功的Thyrsus將神殿共鳴作為新的美德。這個額外的美德持續直到法師使用它來恢復意志力或該次故事結束中較早者。

完全理解:對歌詠之徑的完全理解讓法師與無形世界同調。只要她在神殿中並且使用開啟或集中法師之眼,她就能同時感知影界和物質世界並與其互動。

導致傾勢:影界諸神(階級6+的精靈)的行動、報應(Nemesis)的神兌、強大圖騰(Totem)的存在都能創造歌詠之徑神殿。

結束傾勢:歌詠之徑能被將影界神靈驅逐到影界深處或摧毀居住其中的圖騰的方式破壞。


狂喜(Ecstasies)
環境傾勢

描述:心臟衝擊著肋骨,腎上腺素上升帶來恐慌、飢渴與情慾的刺激,肌肉尖叫著,骨頭像風中旗子那般盤繞著,同時感受到同等的愉悅與痛楚。

效果:Thyrsus施放的生命法術獲得一個免費延展,只要施法者使用著開啟或集中法師之眼,而且法術落在神殿的主題中。此外,任何在狂喜中對謎團的望識檢定出現格外成功的Thyrsus會感受不到痛楚。直到她下次入睡之前,她不會承受傷害減值,在健康欄被衝擊傷害填滿時也不會失去意識。

完全理解:對狂喜的完全理解讓法師與她自身的本能同調。由於是如此的與身體訊號同步,因此只要她仍在神殿之中且使用開啟或級中法師之眼,她在決定防禦上取敏捷和機智中較高者,並且在任何感知行動上只需要3個而非5個成功數就能達到格外成功。

導致傾勢:自然比理性的法則更加強大的地方、猛禽(Raptor)的獵場、強大始祖(Atavism)的存在都能創造狂喜神殿。

結束傾勢:狂喜能被有意且儀式性地拒絕本能崇尚理性的行動或摧毀居住其中的始祖的方式破壞。


鐵印(Iron Seal)
環境傾勢

描述:你只是一隻小蟲子,一個不起眼的微小凡人,在靈魂囚籠中生存和死亡。此地吸引了外部統治者的目光,其設計建立了你的現實,你也從來無法從他們的手中逃脫。閱讀他們書寫在世界中的意志,並遵從它。

效果:施放的法術獲得一個免費延展,只要施法者使用著開啟或集中法師之眼,而且法術落在神殿的主題中。此外,任何在鐵印中對謎團的望識檢定出現格外成功的法師會了解到天督的設計在此的意圖。她能以祕令(Mystery Command)(請見法師規則書103頁)的形式知曉天督想要什麼,而且如果願意的話,能用祕令取代其中一個執念,如同她擁有教長(Prelacy)優勢一般。

完全理解:對鐵印的完全理解讓法師邀請天督進入她的夢界或將天督的影響從她的靈魂中移除掉—她可以選擇獲得天督夢境(Exarchal Dreams)處境或將其移除。

導致傾勢:天督特別關注的地方、極為巨大的先知領地、教長的夢界和神兌的顯現都能導致鐵印出現。

結束傾勢:鐵印會在天督要求的時候結束掉,別無他法。
« 上次编辑: 2019-09-20, 周五 14:27:23 由 Agrelletto »

离线 Agrelletto

  • Peasant
  • 帖子数: 16
  • 苹果币: 0
Re: [M:tAw 2E SoS]上界-上界生態學
« 回帖 #1 于: 2019-09-20, 周五 14:27:03 »
上界之禮:恩賜(Gifts of the Supernal: Boons)
上界實體是強大的生物,能使用與具有天賦的法師相符或超過的奧秘力量。但上界實體之所以被召喚和束縛不只是因為它們的魔法力量。每個實體,不管是昭顯還是精邃,至少擁有一項與其象符真實相關、但落在奧秘等級領域之外的能力。法師將這些能力稱為恩賜,其圖書館擁有大量描述上界居民的名諱和敘述的書籍,而其中每一位都會有關於該居民恩賜的描述以及讓它使用該能力的可能方法。

規則(Systems)
所有上界實體至少擁有1項恩賜。階級4以上的實體擁有額外(階級-3)項恩賜,而較低階級的實體能以1點主要奧秘等級來換取1項額外恩賜。

恩賜的效果很大程度上是敘述性的,但其中某部分能直接對法師和其他生物施放。除非特別說明,否則直接對其他生物作用的恩賜是一個對抗動作,該實體進行[權能+靈巧]檢定,對抗目標的[決心+靈知](若是靈體則是[權能+抗性])。

要使用恩賜,上界實體必須要實際存在於下界,這通常需要透過召喚(請見法師核心規則書94頁)。召喚者必須要先通過該實體的試煉(法師核心規則書96頁),而每次召喚只能讓它使用1項恩賜。

注意到正在使用集中法師之眼法師的上界實體則是例外,能直接對該位法師使用恩賜。然而,目前有的報告指出它們很少會這麼做—通常只有因試煉而滿足的實體會使用大規模行動的恩賜。

以下的恩賜只是範例,透過比較容易擁有該恩賜的實體類型(和其第二奧秘)分類。

天使(Angels)
天使恩賜是直率、直接的行動。它們很少會以祝福或天賦的形式出現,更多是揭示隱藏真實或是使用火和暴風來懲罰邪惡。

.魔法之死(死亡):天使能完全驅散任何等級(像是優勢等級、法術的奧秘等級等等)在它階級以下的魔法。如果在對抗檢定中獲勝的話,天使的碰觸也能移除一位法師的1點靈知。如果法師的靈知被降至0,她會變成沉睡行者。

.劍之恩惠(命運):天使能將一件神器的等級提升(或下降)等同階級的點數。每項神器同時只能從此恩賜中受到一次效果,對其再次使用會將它恢復原狀。

.滌淨(力能):最恐怖的恩賜之一,此能力讓天使能釋放一道擁有極大威力且兇猛的神聖風暴,它會摧毀一片半徑(天使階級)英哩內的區域。破壞過程至少需要一天(傳統上是40日夜),在那段期間該區域會承受所有說書人覺得合適的環境傾勢。在區域內的人事物有機會能逃離,但即使是大規模團結一致的疏散行動,許多人仍會在這過程中死亡。天使會對那些想要要求它們施放這個能力的法師施加最艱鉅的試煉,而且絕不因任何(它們判斷)非善良的原因而使用此能力。

.活體瑪那(生命):天使能賦予(階級)點體能優勢、創造或治癒(階級)項與身體健康相關的處境或傾勢(包括目盲、耳聾、中毒或生病)。它能混合上述效果:舉例來說,某個階級3的天使可能會治癒治癒目盲、施加手臂失靈,並賦予1點體能優勢。

.正義之劍(物質):天使能創造一件落在其主導奧秘領域內的神器,該神器擁有 (3+天使階級)點的優勢等級。法師同時只能擁有一件以這種方式從天使得到的神器,而且如果她以違反其個人美德(Virtue)或智慧(Wisdom)的方式使用該神器,那麼她就會承受蒼穹的怒火。任何天使都能像她正在使用集中法師之眼那樣感知並影響她。接收者只能藉由進行一個具有重大意義的淨化儀式來讓神器回歸到天堂之中。

.監護之智(心靈):天使能透過一次接觸,賦予法師(階級)點心智技能,這些技能點數會持續直到該次故事結束。

.天啟(根源):天使能讓周遭(階級)英哩內的所有地脈、節點和聖地對於任何使用開啟法師之眼的法師來說是可見的。任何與魔法能量流相關的謎團的淆惑度減少(天使階級)級,如果這讓謎團的淆惑度降至0,那麼該謎團則夠明顯到任何法師都能揭示它的祕密。

.天堂之杖(空間):天使能給予法師一把能在施放任何空間法術時用來作為表徵性(representational)交感咒具的權杖。法師仍然必須要擁有交感連結來施放交感範圍的法術。權杖能用來作為咒具(天使階級)次,次數耗盡後就會回歸上界。

.束縛真言(精靈):天使能對在場的任何精靈,或任何它知曉名字的精靈,施加一項新的禁忌。為了讓此恩賜發揮作用,該精靈的名字必須要是精靈語的稱呼。新禁忌的嚴重程度以天使而非精靈的階級下去計算(因此一位階級4天使能賦予一個精靈一項嚴重的禁忌)。如果目標精靈的階級比天使還高,這會引發意志相牴。

.某時天使(時間):天使能將(階級)個個體傳送到特定時間(像是在西元1874年10月23日的早上6點)。每位天使都主導著單一的特定小時,當那個小時過去後,所有目標都會返回。任何在過去造成的改變都是永久性的。

妖精(Fae)
妖精恩賜相當細微而且反覆無常。通常,恩賜會以象徵物(token)的形式呈現,但只能用來發揮一次重大的效果。召喚者需要自行判斷使用它的時機。

.拆解結局(死亡):妖精復活一位死者,無論是透過改寫命運還是回溯到目標死亡前的時間將其抓回來的方式。不幸的是,妖精無法將靈魂一併恢復。復生者擁有無魂處境。

.重編(命運):妖精編織出一個象徵物送給法師。只要法師穿或帶著那個象徵物,她就能重新安排(妖精階級+1)項技能的點數。重新編排的技能數值會在恩賜作用時就先設定好。例如,某位法師召喚階級2的司命(Moira)來製作一個會重新分配神秘、槍械和盜竊技能的重編。如果法師擁有神秘3、槍械0和盜竊5,那她就擁有8點能任意分配在這三項技能。象徵物會在該故事結束時消失。

.亞雷利布朗(力能):妖精給予召喚一個無形助手,相當於(妖精階級)點的僕從優勢。然而,這位僕從不在法師的直接控制之下,它會做在法師跟妖精交易時特別規定下任何它覺得必要的事情來幫助主人。它不關心是否被沉睡者看見或實際上除了完成工作外的任何事情。此外,在創造僕從時,妖精會選定一個忌諱來讓法師結束僕從的服務,通常這個忌諱是感謝僕從。如果法師觸犯忌諱,僕從不是立即消失就是將目標轉向讓主人的生活變成一團糟。無論如何,僕從會持續直到下個至點(Solstice)。

.吹笛手(生命):妖精給予召喚者一件樂器—笛子和小提琴是最常見的—會在被演奏時對某種活物施加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它可能會驅使那些活物跟隨著演奏者或引發其他的生理反應。樂器能完美運作(妖精階級)次。(操控是一個對抗動作,演奏者進行[儀態+表達]檢定,對抗目標的[沉著+靈知]。)在那之後,受樂器影響的生物會變得厭惡該樂器的擁有者,演奏者必須繼續演奏樂器來避免自身被那些生物撕成碎片。

.煥然一新(物質):妖精能藉由將其從尚未損壞的時刻拉至現在來完美地修復任何毀損或無法使用的物體(包括神器及其他神奇物品)。被修復的物體只能被使用(妖精階級)次,之後它便會消失到即使是悖時(Anachronism)也無法察覺之處。

.能言善道(心靈):妖精將法師的舌頭換成用銀線製成的舌頭(儘管這種改變只能用法師之眼看到),這會讓法師的掩飾技能獲得(實體階級)點,但會讓任何有賴誠實的社交行動降至機會骰。這份禮物會持續直到法師成功地說出真實3次。

.永恆之泉(根源):透過抽取所有曾存在或將會存在的魔法,妖精就能完全支付一道法術的所有瑪那消耗,只要該法術的最高奧秘等級在它的階級以下。

.巴比倫之燭(空間):妖精給予召喚者一把在被點亮時會瞬間將其傳送的蠟燭。司命的巴比倫之燭能將法師傳送到任何他所知天命(Destiny)會被實現的場所,而悖時的巴比倫之燭則能將法師傳送到任何時間點。蠟燭在燒盡前能被點燃(妖精階級)次。

.內裏之棘(精靈):妖精能對在場的任何精靈,或任何它知曉名字的精靈,施加一項新的禍根。為了讓此恩賜發揮作用,該精靈的名字必須要是精靈語的稱呼。如果目標精靈的階級比妖精還高,這會引發意志相牴。

.回溯沙漏(時間):妖精贈予法師一個在倒過來時能倒轉(妖精階級)個小時的沙漏。倒轉後法師便能重新安排事情實際上會如何發生,她不需要進行檢定,只需要描述她可能會進行的行動。假設她能研究魔法寶石,那麼她可以說「接著我解決了血之紅寶石的謎團」,而不是「接著Angrboda因心臟病發而死。」。

惡魔(Demons)
惡魔恩賜會暴露出召喚者的弱點並將其轉化成她的力量,它們揭露秘密並摧毀(或創造)關係。

.冒牌貨(死亡):惡魔在某種程度上將一個人復活。這個恩賜需要一個活人祭品,惡魔接觸法師並將她腦中關於死者的記憶抽出,接著碰觸祭品。由法師記憶構成的死者人格會取代祭品的心靈。在(惡魔階級)週後,這個模仿品會變得尖酸刻薄,嘲笑法師的脆弱並提醒她關於她曾做過的事。最終模仿品會變得暴力並專心致力於殺死法師。一旦模仿品死亡,法師關於死者的記憶也會一併消逝。

.每個人都作弊(命運):惡魔給予法師一個擁有(惡魔階級)根指頭的猴手或類似的動物肢體。如果法師咬下其中一根指頭並吞下它,她就能選擇將某個單一行動—該場景中她自己或其他人的—的結果往任何方向移動一「階」(從失敗變成戲劇性失敗或從失敗變成成功等等)。壞處是每個改動都會在下一個場景中返回到法師身上:如果她將敵人行動的成功變成失敗,那麼在下個場景中其中一個她的檢定成功也會變成失敗;讓自己檢定成功也會變成在下一個場景中讓敵人的一個檢定成功,以此類推。

.驅逐混亂(力能):惡魔將人的內在混亂顯現於外。目標失去所有心智處境和傾勢,那些處境和傾勢會以一陣火焰、光和電的形式從從惡魔身上出現。每個移除的處境和傾勢會依照轉換能量表(法師核心規則書146頁)轉換成(惡魔階級)級的能量。

.智慧之痛(生命):惡魔以長期且痛苦的方式將法師的肉從骨上剝下,這不會造成任何傷害但會讓身體變得虛弱。惡魔每有1階級,法師就將1點體能屬性轉換成心智屬性。此效果會持續與法師從健康欄充滿重傷的情況下完全治癒(通常每個健康欄需要2天)所需時間相同的時間。

.請君入甕(物質):惡魔將手放在法師和另一個目標(進行對抗檢定者)。如果恩賜成功,兩個目標都會被丟入一個額外維度的監牢,也就是魔殿的監牢流溢世界。兩人會被困在一個牢房裡,沒有其他人事物也沒有其他刺激,持續(惡魔階級)年。無論他們對彼此做了什麼,每個「早晨」兩位囚犯都會恢復到抵達時的狀態。在判決結束後,召喚者能藉由再次通過試煉來延長判決。

.尋找導師(心靈):惡魔指引法師關於她能教導她所選傳承的導師中離她最近者的位置。

.力量之志(根源):惡魔賦予法師純粹清晰的目標。只要她追逐著其中一個執念,她所有的心智行動都會獲得+(惡魔階級)加值。此恩賜會持續直到執念解決或法師離開這種專心致志的追求的狀態。在後者的情況,直到執念解決之前,她所有的心智行動都會承受-(惡魔階級)減值。

.借用謊言(空間):惡魔能賦予法師與任何她所選目標的交感連結,該連結的強度是(惡魔階級)級。

.喚醒靈質(精靈):惡魔能將一個靈體(鬼魂、精靈、魔神,甚至是天樞的天使)的精神提升到人類等級心智。該實體真正地擁有理性並且能獲得像是同理心和將他人需要置於自己之上之類的人類心靈特徵。此效果會持續(惡魔階級)天。

.重訪罪孽(時間):惡魔將法師的感知回溯到最後一次做出傲慢之舉且檢定失敗的時間,強迫她一次又一次地回顧那段經歷。由於法師不能改變已經發生的事情,每次她回顧那段經歷時能進行[決心+沉著]檢定。如果她在旅程結束前累積(10-角色當前智慧)個成功數,她就能恢復那失去的1點智慧。她能回顧那個場景(並進行擲骰)(惡魔階級)次。

野獸(Beasts)
野獸的恩賜簡單、直接而且通常很實際。它們教導簡單且深刻的真實並裁掉人性的幻象。

.食腐者(死亡):野獸吃掉已經死亡或壞掉的東西(像是屍體、耗竭的神器甚至是破碎的信念系統),並以此揭露它的新用途。此恩賜將(野獸階級)點優勢點轉變成其他優勢。死去僕從的身軀可能其骨頭會被取出並浸泡在密米爾之泉中,將之轉變成一座圖書館;一項神器的功能可能會完全轉變。

.野獸標記(命運):野獸在法師身上留下野獸圖騰的印記:老鼠代表背叛、狐狸代表聰慧、蛇代表睿智等等。法師獲得(野獸階級)點天命優勢,當她的行動與印記一致時就能使用該優勢。印記會持續直到下個分點(Equinox)。

.淨化風暴(力能):野獸釋放一道強烈的風暴沖刷半徑(野獸階級)英哩內的區域。這不是完全毀滅,但會造成嚴重破壞:農作物被淹死、動物死亡、比石頭還不堅固的建築物都會被沖走。然而,在風暴過後,該區域會以先前的2倍成長回來,農作物收成變成2倍、動物特別巨大而且健康,但任何疾病或腐敗(魔法性或其他的)的源頭就不會回來了。

.獵物之肉(生命):透過將野獸撕成兩半(通常比較偏好用雙手),法師就能獲得(野獸階級)塊肉和(野獸階級)壺血。吃下一塊肉或喝下一壺血就能將健康恢復至巔峰。所有傷勢、疾病、傾勢和處境等都會被立即治癒和解除。如果食用者是法師,她的瑪那儲量會完全填滿。甚至是通常魔法無法治療的病痛也會被此恩賜治癒。

.避難穴(物質):野獸在險棘內部建造一個窩、巢穴或類似地方。這個避難穴擁有(野獸階級)點庇護所優勢以及物質世界的出入口。避難穴會持續直到下個分點。

.釋放獸性(心靈):此恩賜會將周遭半徑(野獸階級x100)碼內的所有人類轉變成其靈魂最為相近的動物。(只有你編年史中的重要角色進行對抗檢定,認定恩賜自動會影響其他路人。)這種轉變也完全涵蓋心靈。在下個黎明時,任何倖存者都會變回人類,除了不安夢境外沒有任何關於發生什麼的記憶。

.上界演化(根源):野獸將法師轉變成純粹的瑪那,讓她在變回血肉之軀前達到完美的狀態。將所有目前儲存在瑪那儲量中的瑪那標記X。直到消耗所有標記的瑪那之前,法師進行任何非施法且未修正骰池有8以上的行動獲得純熟特性。然而,在進行任何基礎骰池有3以下的行動時,任何的失敗變成戲劇性失敗。

.鷹眼(空間):野獸給予法師關於看見一個問題解方的能力:像是該去哪找謎團的解答或躲藏起來的敵人的位置。

.險棘反轉(精靈):野獸撕下一部份的影界(範圍是半徑(野獸階級x10)碼的區域)並將其移至物質世界。物質世界的對應物則被轉移至影界。

.回歸自然(時間):野獸讓一片大約與一棟大型公寓相等體積的區域受到如同被忽略(野獸階級)世紀的影響:植物任意生長、石頭腐朽、動物回歸並佔據土地,以此類推。

陰影(Shades)
陰影的恩賜很少會給多於所取走的。鉛幣是支付的金額,而它所購買的是脫離依附所獲得的自由。

.遺忘之名(死亡):法師能將任何死者名字投入冥河之中。在數天內,所有關於那個人的記憶就會從世上完全消失。此恩賜不會「填塞」任何人記憶中的這片空白,也不會改寫現實來逆轉被遺忘者所做的事情。

.死亡詛咒(命運):陰影能對單一對象降咒(如果目標不在現場,那它必須要有目標的交感咒具)。在(10-陰影階級)天內,目標就會死亡。然而,某一位召喚者擁有強烈交感連結者也會死亡。只有初始目標能對抗恩賜。如果選擇的目標死亡了,那就沒有欺瞞所要付出代價的餘地。

.冶鍊(力能):陰影讓物體沐浴在冥河死亡熔爐的轉變火焰中,移除它的雜質並使其成為完美版本。在接下來(陰影階級)內個會期(session)中任何使用被轉變物體的行動獲得純熟特性。一旦效期結束,它就會塌成塵土—同時召喚者最珍貴的資產也是。

.無生源(生命):陰影賦予無機或死物生命。儘管這能讓人類屍體恢復生命,但不會是那位死去的人了(也不會擁有靈魂)。這個新造的生命能作為(陰影階級)點優勢的僕從。

.訂單製造(物質):陰影創造一個法師選定任何物質的(陰影階級)立方公尺物體,這不需要是任何已知物質。舉例來說,陰影能創造一個像棉花那樣軟但導電度與黃金相同的材料。

.解放執著(心靈):陰影能取走法師的一項執念。

.質變(根源):陰影能將一件惰性物質轉變成塔斯,該塔斯擁有(階級x3)點瑪那。

.地獄之門(空間):陰影開啟一道通往冥界任何地方的地獄之門:任何法師知道的地方,或是特定鬼魂的附近區域。

.清除徵兆(精靈):陰影能移除一片區域上的共鳴、開放和受控處境,只要處境來源是歷史事件。例如,它能移除前連續殺人犯藏身處的殺戮共鳴,但不能移除山上林間空地的森林共鳴或是還在運作醫院中的疾病共鳴。

.治癒一切傷痛(時間):陰影讓最近發生悲劇的記憶變得淡薄。愛人的死亡、個人的挫敗,無論它到底是什麼,現在都已是過往雲煙。這能解決心智處境,包括智慧/人格損失導致的處境。

優勢:上界看守者(Merit: Supernal Watcher)2或4級
效果:你的角色受到某個她所屬道途上域的上界實體的注意。這個實體,雖然稱不上友好,但關注著你的角色並且想要看她發揮其所有的潛能。

當你購買此優勢時,與你的說書人合作來依照法師核心規則書253~258頁的規則設計上界實體。

如果購買2級優勢,那你的看守者是階級1實體;在4級優勢的情況下,它是階級2實體。

當你嘗試召喚你的上界看守者時,基礎只需要5個成功數而非10個。

此外,你的看守者通常會出現在你的開啟法師之眼中。當你啟動開啟法師之眼時,你能消耗1點瑪那來讓看守者出現。在沒有召喚下你不能與它溝通,但如果在你使用開啟法師之眼的時候它也在場,那麼你就能在施放使用看守者主要奧秘的法術時將它視為道途法器咒具。
« 上次编辑: 2019-09-20, 周五 14:35:06 由 Agrelletto »

离线 伊拉

  • Guard
  • **
  • 帖子数: 267
  • 苹果币: 0
Re: [M:tAw 2E SoS]上界-上界生態學
« 回帖 #2 于: 2019-09-20, 周五 14:31:44 »
赞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