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阅读 4278 次)

副标题: 说是团记其实是段子集

离线 葡萄怪兽

  • Guard
  • **
  • 帖子数: 208
  • 苹果币: 0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30 于: 2019-10-17, 周四 23:02:28 »
我认为目前对资本圣武士少女的表现不够。
“价格是供需关系决定的,并不是我们要这么定价的!”
是为卖酒正当性最振聋发聩的辩护
对哦!这句话也太棒了,必须记录下来!

离线 shirokuma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2
  • 苹果币: 0
  • 是只高兴的白熊w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31 于: 2019-10-22, 周二 23:32:49 »
补充w:

01.在美酒巫师庄园:
一行人看着茫茫多的枯藤怪四面八方涌上来,决定先跑入酒庄建筑物内避免腹背受敌,最终找到了一个只有一扇门的房间钻了进去。
枯藤怪也慢慢聚集到了门口……

德鲁伊:我要变成狼,先冲到门口去~
DM:好,但这样的话你会挡住后面的人视野。
德鲁伊:啊那我不要变成狼了,我要变大蜘蛛可以吗?从天花板上面爬出去~
DM:可以。
诗人兼圣武士:那我要站到门口,我是半身人,应该不会挡住身后的人视线吧?
DM:没问题,你不会。
法师:那我要站到圣武士边上去,我是侏儒,我也不会遮挡视线对吧?
DM:可以,不会~
法师:那现在我和圣武士就形成一堵墙,威武地挡在敌人面前!
DM(纠正地):一堵矮墙。(笑)
法师和诗人兼圣武士:……

02.与枯藤怪的战斗结束后,“为了避免还有敌人残党躲在酒庄里”,于是对酒庄进行了里里外外的搜索。
发现地下室里有个冷库,架子上有几十瓶标着卓越红龙汁的红酒。
大家表示这个不就是蓝水旅店断货的高级酒嘛,我们把它们运回去~

小队:啊这里还有几十瓶酒,我们一起运回去吧?
DM:这点酒杯水车薪。并且因为你们拿了酒,你们发现酒庄主人的儿子对你们的眼神很不友善。
诗人兼圣武士:那我要问问酒庄主人,我能不能拿走几瓶,为了在对抗邪恶的路上更容易地换取情报!
酒庄主人:没问题!随便拿!
酒庄主人的儿子:(瞪视)
邪术师兼诗人:我看到他这个眼神,我决定不拿了。
法师:我要两瓶!
诗人兼圣武士:我也要两瓶!
德鲁伊:嗯……我有要一瓶吧!
法师:我们一共拿了5瓶吗?凑个好数字6瓶吧!

03.小队计划着这样就可以用断货的卓越红龙汁,和镇上的贵族打上交道,也许就能深入了解一下小镇的秘密了~
第二天酒庄主人儿子在送行的路上告知,“卓越红龙汁”的贴标只是为了防止有人起歹念,其实那些酒是早已无法酿造的“顿足香槟”。
是很久以前每年存下来一瓶的珍贵镇庄之宝,随着宝石多年前被盗,最高档的“顿足香槟”已经再也不会有了。喝一瓶就少了一瓶。

小队:……!?
法师:怎么办我感觉我会偷喝一口。
德鲁伊:我可能晚上也会偷喝一口。
诗人兼圣武士:我感觉我可以帮你们喝一口!
法师:怎么办,我不想把这酒给镇上的邪恶贵族喝了。
诗人兼圣武士:他不配!
法师:不配!

果然,之后在镇上遇到英俊潇洒、举止得体的贵族青年时,
即使有人被他的样貌深深吸引,即使有人自己心爱的女孩正在被他蛊惑,并且眼见他对酒馆供应的酒不感兴趣的样子,也没人提半个字要掏出香槟哒!XD
非常真实。

在美酒巫师庄园的三叉戟法师↓


04.离开美酒巫师庄园,又把酒送去了蓝水旅店后,小队前往维斯塔尼亚人营地归还小女孩尸体:

前情:
在镇上,小队被关进牢房后因为挑衅镇长的打手艾扎克,打了一架,惨败。
法师:我要召唤我的三叉戟,让它直冲镇长而去,堪堪停在他的面前,展示一下我们的力量!告诉他是我们在帮他们的忙!
DM:那么你看到艾扎克挥臂打飞了你的三叉戟。镇长冷笑着对你们说:"在这里,你们并不是最能打的。"
DM:艾扎克手持巨斧,他的斧子上燃起了熊熊烈火。
法师:那我召唤回我的三叉戟,我的三叉戟上闪起了雷光!
DM:Roll先攻吧。
……
惨败过程见回帖#22。

现在-维斯塔尼亚人营地:
邪术师兼诗人和营地首领的弟弟沟通得不是很顺利,这是一个邪恶又不怀好意的人,但大家也认出这就是卡牌"骑手"预言的那位致命的"帮手"——阿瑞加尔。
DM:你看见这个男人眼神中闪烁着残忍,上下打量着你们,似乎是在考虑从你谁先开始下手。他抛掷着手里的匕首,匕首上闪起了凌厉的寒光和杀意。
邪术师兼诗人:那我的匕首也闪现出跃跃欲试的光芒!
小队:等等!等等!这场景怎么这么熟悉啊!一模一样啊!
« 上次编辑: 2019-10-24, 周四 02:56:20 由 shirokuma »
Blade with whom I have lived,
blade with whom I now die,
serve right and justice one last time,
seek one last heart of evil,
still one last life of pain,
cut well old friend,
and then farewell.
——PALADIN

离线 葡萄怪兽

  • Guard
  • **
  • 帖子数: 208
  • 苹果币: 0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32 于: 2019-10-25, 周五 00:11:49 »
谢谢白熊的补充!噗哈哈哈哈笑死我了wwwwww是超真实的冒险队!配图好可爱~

补充w:
前情:
在镇上,小队被关进牢房后因为挑衅镇长的打手艾扎克,打了一架,惨败。
法师:我要召唤我的三叉戟,让它直冲镇长而去,堪堪停在他的面前,展示一下我们的力量!告诉他是我们在帮他们的忙!
DM:那么你看到艾扎克挥臂打飞了你的三叉戟。镇长冷笑着对你们说:"在这里,你们并不是最能打的。"
DM:艾扎克手持巨斧,他的斧子上燃起了熊熊烈火。
法师:那我召唤回我的三叉戟,我的三叉戟上闪起了雷光!
DM:Roll先攻吧。
……
惨败过程见回帖#22。

现在-维斯塔尼亚人营地:
邪术师兼诗人和营地首领的弟弟沟通得不是很顺利,这是一个邪恶又不怀好意的人,但大家也认出这就是卡牌"骑手"预言的那位致命的"帮手"——阿瑞加尔。
DM:你看见这个男人眼神中闪烁着残忍,上下打量着你们,似乎是在考虑从你谁先开始下手。他抛掷着手里的匕首,匕首上闪起了凌厉的寒光和杀意。
邪术师兼诗人:那我的匕首也闪现出跃跃欲试的光芒!
小队:等等!等等!这场景怎么这么熟悉啊!一模一样啊!
竟然没有记录下来这个,失策,明明那时候我也笑得很欢的 :em003不过可能是因为我没有切身经历过所以并没有把这个熟悉的场景刻在DNA里(喂
我们不会再膨胀了!(血泪
« 上次编辑: 2019-10-25, 周五 00:30:10 由 葡萄怪兽 »

离线 葡萄怪兽

  • Guard
  • **
  • 帖子数: 208
  • 苹果币: 0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33 于: 2019-10-29, 周二 01:02:16 »
湖边女孩案(续)
01
女孩玩耍的地点在湖边,而溺亡的地点却在湖中心,这个反常的细节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能划船到湖中心的渔夫被一致认为是重点关注对象。
德鲁伊:“平常的凶杀怎么可能是在湖中心!如果凶手能去到湖中心杀人,肯定是有特别的手段,不是有船就是能变成大章鱼。”
德鲁伊:“……糟糕,忽然觉得自己很有嫌疑。”

02
DM:“你们看到了渔夫,他正在湖中心垂钓。那你们要怎么做?”
德鲁伊:“我要变成大章鱼向他冲过去……啊不行这样会吓到人家。那我先在湖里偷偷变成章鱼,潜伏在船底下,我的同伴在码头把渔夫喊过来问话,如果诚实之域有所反应,我就在底下拼命摇渔夫的船。”
DM:“好吧,你游近了船,从水面冒出来,看到渔夫一边垂钓一边打盹,而他的鱼钩上没有挂鱼饵。”
贼兼牧师:“原来是姜太公。”
德鲁伊:“那我试着在不惊醒渔夫的情况下,把船悄悄推到岸边。”
DM:“你安静的推了几十米,渔夫在中途醒过来了,看到水下的阴影他兴奋的哇哇大叫了起来,嘴里唱着你们不懂的词语。你看到他高兴的掏出一个网子,说,‘这么大的章鱼够我吃一年了!’”
德鲁伊:“???根本没有在害怕嘛!”

03
渔夫的船已经靠到了岸边,圣武士兼诗人表示,要直接对他扔一个诚实之域。
德鲁伊:“那么直接的吗?这个时候是不是先和人家说点什么?比如,‘你已经被包围了’!”
贼兼牧师:“你有权保持沉默,你现在的每一句发言都将作为呈堂证供。”
DM:“或者直接舔汗,‘是谎言的味道’!”

04
站在诚实之域之中的渔夫开始消极抵抗,表示自己饿的不行,必须要吃东西,才肯配合回答问题。
法师:“那我掰下1/8的快乐饼,递到他手里。”
渔夫(大怒,并把饼扔到水里):“就这么一点怎么够吃?看不起人呢!”
德鲁伊(湖里章鱼形态):“我偷偷用触手把水里的饼捡起来。”
其他人:“完了,这个德鲁伊,心瘾难治啊。”

05
圣武士兼诗人慷慨的提供了一份冒险者干粮给渔夫,渔夫一边嫌弃难吃,一边狼吞虎咽的吃完了。
圣武士兼诗人:“难吃你还吃!”
渔夫:“没办法,饿肚子总要吃东西的呀。我只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懒汉,上一任渔夫死了,我拿着他留下的钓竿钓了好几天,都没有钓上一条鱼,快饿死了。”
圣武士兼诗人:“可是你钓鱼没有用鱼饵呀?”
渔夫:“什么,钓鱼要用鱼饵的吗?”
圣武士兼诗人(看傻子的眼神):“……?????”

06
圣武士兼诗人:“总之,以后你要记得,钓鱼是需要鱼饵的。”
渔夫(似懂非懂的眼神):“哦……”
渔夫:“你们能不能在给我一点干粮吃?”
圣武士兼诗人:“你不是说难吃吗,不给哼!记仇。”

镇长,女爵,和吸血鬼
在城门口,保安队长面色不善的警告冒险队,他们多日摸鱼去玩支线的行为被镇长看在眼里。如果他们在女爵夫人的调查上再没有什么进展,镇长就要给予他们惩罚措施了。听罢,冒险队面色不善的离去。
01
由于渔夫的证词表示,小女孩是在湖边被疑似狼人一族杀害的,于是冒险队首先想要找熟知狼人聚集点的猎人聊聊。可不巧的是,冒险者们打听到,白天时猎人去森林打猎了,可能晚上才会来喝酒。酒馆里只有吟游诗人和女爵的两个儿子。
考虑到对女爵了解不多,冒险队打算向吟游诗人打探点消息,却发现这个诗人是个刚来城镇啥八卦也不懂的家伙……不过在你来我往的暗示下,大家发现他对吸血鬼似乎有所了解。于是冒险队在支付了听故事的银币后,在楼上房间内通过吟游诗人的故事了解到了很多吸血鬼的弱点和反制措施,几乎可以确认,在酒馆里出现的那位英俊的贵族青年就是斯特拉德本人。
邪术士兼诗人:“其实昨天我也是这样分析的呀!我们说书人,都对吸血鬼的辨认很有一套研究!”
德鲁伊:“说不定你们看到谁比自己帅,就说谁是吸血鬼。”
圣武士兼诗人:“对,互相举报,同行打击。”
邪术士兼诗人:“…………”

02
圣武士兼诗人:“你来到小镇是来参加烈阳节的吗?”
吟游诗人(脸上有些不自然):“……是的。”
贼兼牧师(洞悉成功):“这不是你的真实目的吧。”
吟游诗人:“其实我真的是来参加节日的,还打算在节日上表演马戏,但是现在缺少几只训练有素的动物,比如狗,狮子,兔子,等等。”
众人:“…………”(看向德鲁伊)

03
圣武士兼诗人:“如果你今后有打听任何关于女爵的消息,可以来告诉我们。我们……”(暗示性的拍打钱袋,发出金币碰撞的响声)
邪术士兼诗人:“你还真的是资本主义圣武士啊。”
圣武士兼诗人:“怎么了!我没说要给钱,我就是拍一拍。”

04
为了套取情报,众人忍痛匀出了半瓶顿足香槟酒,拿去和女爵的儿子们套近乎。一开始,两个纨绔子弟还只把冒险队当做取乐的工具,但当邪术士兼诗人对酒庄战斗进行了一番口舌生花的描述后,贵族子弟大为惊叹。再加上邪术士大方共享的美酒,瞬间三人就开始称兄道弟了起来,两个贵族子弟还在酒后大倒苦水,暴出了很多猛料,什么母亲执意和父亲遗体同床共枕不肯下葬啦,什么妹妹精神错乱被关在监牢啦,什么每天夜晚都有奇怪的黑衣人来家里地下室啦,等等等等。
贵族子弟:“我过得太苦了,blablabla……你可千万别跟其他人说啊。”
邪术士兼诗人:“你刚刚说了什么?啊呀喝了太多酒我已经忘记了。”

05
在美酒的作用下,两个贵族子弟很快就醉倒不动了。邪术士兼诗人热心的把他们搬上楼。
邪术士兼诗人:“我忙着把人扛床上,队友干什么我怎么知道呢?在我的印象里,我的队友是一位正直的牧师!”
圣武士兼诗人:“我也是要去帮忙。”
德鲁伊:“咦,贼兼牧师,你看他们的衣服都褶了,要不要去帮忙整理一下。”
贼兼牧师:“哦,好啊。”
DM:“于是在贼兼牧师善良的帮贵族子弟整理衣装后,你们拿到了钥匙……”

06
于是冒险队决定,趁着夜色在女爵宅邸边蹲守,逮住某个参加集会的奇怪黑衣人,然后再一番拷问,觅得线索。
法师:“好,看到一个黑衣人了,我要给他释放一个暗示术,让他想到旁边的草丛里解手,然后趁机袭击他。”
DM:“于是这个黑衣人忽然感到一阵冲动,想要到草丛里方便,他解开裤子后,忽然被你们物理昏迷……”
邪术士兼诗人:“等等!让我先跟他交个朋友!”
其余人:“???????”
邪术士兼诗人:“对,我有一个交友术,可以跟他先进行套话。”
法师:“可是为什么不在把他包饺子后等他醒来再套话,要在这里?”
德鲁伊:“对啊,你可以等他醒来后和他交朋友,骗他你是来救他的,他一定会很感动。”
贼兼牧师:“然后我们还可以给你们施放典礼术。”

07
邪术士兼诗人:“那好吧,我放弃,那让圣武士兼诗人来交涉吧。”
圣武士兼诗人:“可是我不太想和一个没穿裤子的成年男性交朋友……特别是作为一个半身人……”

08
最后还是由邪术士兼诗人出面和黑衣人交上了朋友,黑衣人在法术的影响下,对同样也碰巧来草丛脱裤子解手的邪术士兼诗人一见如故,并热情的向他进行了传教。他表示,晨曦之主从来没有在这片土地上回应过信徒,而夜母对平民百姓的呼喊不屑一顾,只有在女爵的带领下研读斯特拉德的手稿才是救赎,并邀请他参加每日读书会。
其余人:“读书会?怎么办,这个组织听起来好正经啊……我也想参加。”
德鲁伊:“等等,所以那么多话都是在没有穿裤子的情况下说的吗?Gayyyyyyy——”

09
法师(怨念):“所有我的情敌都不是好人。”
DM(旁白):“法师在一边散发着柠檬的气息。”

10
邪术士兼诗人(严词拒绝):“不,只有邪教才能对抗邪教!请容我拒绝,我信奉的是我们伟大的主,克苏鲁。”
邪术士兼诗人:“我要向我草丛里的法师进行暗示,示意他出来进行物理昏迷。”
圣武士兼诗人:“我还以为你要对德鲁伊进行暗示,示意她变成大章鱼,然后:请容我向你介绍一下我们伟大的天父和救主,克苏鲁.jpg”
邪术士兼诗人:“对哦。”
DM:“于是,黑衣人交友术即将失效的那一刹那,草丛中忽然冒出几根黏腻的触手,缠绕到了他的身上,绞住了他的脖子,让他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11
DM:“……为什么一个鸦阁团被你们玩得和相声团一样。”

12
摸清了读书会的规律,大家决定假扮新入会的黑衣人参加读书会。
DM:“仆人给你们开了门,她除了对你们的人数之多有些惊讶,其余并没有什么意外,她转身引路……”
法师(忽然醒悟):“我为什么要跟着去,我完全可以用隐身术在你们读书时探索宅邸啊,这样就可以找到妹妹了!”
德鲁伊(忽然醒悟):“对哦!我也没有必要去,我可以变成动物探索!”
其余人:“…………等等不要啊怎么人又一个一个少了,跟上次一样。”

13
在参加读书会的冒险者们完成阅读,并开始捡女爵施法变出来的金币时,法师已经用探索了好几间房间,终于在一扇锁着的门后,找到了被监禁的贵族少女。
邪术士兼术士(远程激动):“妹妹!”
德鲁伊(远程激动):“妹妹!”
圣武士兼诗人(远程激动):“妹妹!”

14
精神错乱的少女举止思维都十分像猫,于是法师对她施以暗示术,让她产生法师也是猫的错觉,以降低警惕。
妹妹:“我觉得你最好别这么做。”
法师:“为什么呢?”
法师(补充):“喵。”

15
妹妹试图逃跑,但是显然靠她目前的精神状态和能力,是无法一个人逃出去的。法师试图让她相信自己可以帮助她,然后两个人一起逃出去。
邪术士兼诗人(远程话术教导):“我不是坏人,叔叔带你去吃棒棒糖好不好啊?”
贼兼牧师(远程话术教导):“哥哥带你去看金鱼。”
德鲁伊(远程话术教导):“猫猫乖,叔叔带你去看金鱼。”
圣武士兼诗人(远程话术教导):“哥哥家的猫咪会后空翻~”
法师:“你们这帮人好熟练啊!”

16
法师:“你知不知道,你妈妈平时那些亮闪闪的东西放在哪里啊?”
妹妹:“亮闪闪的东西是指钱吗?”
法师:“唔……不是啦,可能是祭祀用的,那种道具……”
妹妹(失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钱放在哪里。”
法师(迅速):“那带我去吧!”

17
在拿钱时,妹妹被涂满毒液的开箱机关刺中,昏迷了过去。
其余人(远程谴责):“啧啧,怎么能让如此娇弱的妹妹帮你开箱子呢?”
法师:“我开箱子昏迷过去后果更严重好吗!”

18
最后,法师拿出魔术袋放出了一直要念叨放出的棕熊,熊开始破坏屋内的物品,场面打乱,读书会也匆匆结束。
圣武士兼诗人:“我在撤退之前,偷偷捡起地上的几个钱币,准备在以后研究是否是真……”
德鲁伊:“咦?我们没有在捡吗?我一直光明正大的在捡啊!”
贼兼牧师:“对啊!要和谐的融入气氛!”
其余人:“哦……没错就是这样的!”

19
夜色中,读书会的人出得房门来,看到法师抱着妹妹匆匆跑过。
法师(团后整理loot list):“满载而归!”
德鲁伊:“今天还收入了一个伊莉娜和一个妹妹,重大收获!”
« 上次编辑: 2019-11-24, 周日 23:03:53 由 葡萄怪兽 »

线上 P90战术人形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5
  • 苹果币: 0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34 于: 2019-11-10, 周日 14:45:04 »
为什么你们的鸦阁团这么好玩 :em006
我酸了

线上 两重

  • 利刃需先锻火塑形磨尖试炼杀敌饮血。而咱不过是初寻的废铜。
  • Knight
  • ***
  • 帖子数: 441
  • 苹果币: 3
  •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35 于: 2019-11-19, 周二 10:45:47 »
为什么一个鸦阁团被你们玩得和相声团一样?.jpg 【羡慕脸】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And eternity in an hour.
We are led to believe a lie,When we see not through the eye.
Which was born in a night to perish in a night,When the soul slept in beams of light.

线上 tangys

  • 绝对萌新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68
  • 苹果币: 4
  • Ahhh~Our blood runs cold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36 于: 2019-11-19, 周二 11:01:15 »
为什么一个鸦阁团被你们玩得和相声团一样?.jpg 【羡慕脸】

那我要提前预告了。
昨晚动物大队进小镇,小队大仇得报。
> 化外缉凶(Wild Hunt) coc7e 已完结
> 斯特拉德的诅咒(Curse of Strahd) d&d5e 论坛团进行中
> Sea Legs d&d5e面团 (颅骨与镣铐)瞎改
> 野兽之日 coc7th irc文字长团 明年暂定
> 风暴君王之雷霆(SKT)d&d5e 语音团准备中
> 收到过PL的喜糖(1/1)
> 两名PL生娃去了(1/1)
> 收到过PL赠送的八方旅人(1/1)
> 组织过一次5天的跑团合宿(1/1)
> 开始尝试写语音团/面团团报(3/3)
> 连续蹭了快3年PL家的团餐(N/N)

离线 葡萄怪兽

  • Guard
  • **
  • 帖子数: 208
  • 苹果币: 0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37 于: 2019-11-22, 周五 00:15:40 »
没想到有很多陌生的朋友关注这个楼,受到了鼓励!
在修福报后进行一记记忆模糊的更新~

镇长,女爵,和吸血鬼(续)
01
在邪教现场全身而退后,所有人都高高兴兴的遗忘了那个被捆绑得严严实实妥善安置在隐蔽之处的邪教徒,毕竟朋友就是这样一种一次性用品(误),心满意足的回到了蓝水旅店,准备休息。
DM:“你们晚上按照性别,3个睡在右边的房间,2个睡在左边的房间……”
所有人(警觉,夜袭PTSD发作):“不不我们冒险者没有那么讲究的!”
DM:“呃,算了算了,token都已经这么分了……这次就这样吧。”

02
在投侦察骰的提示中,冒险小队遇到了毫不意外的夜袭。一群吸血鬼衍体夺门而入,尽管旅馆老板奋力阻止,但大部分仍然冲上了二楼,早已察觉到动静的冒险者们夺门而出,在狭窄的二楼走廊和吸血鬼衍体大打出手。战斗中,有些狡猾的吸血鬼衍体溜到了对面的走廊,如果老老实实通过“凹”字型的走廊走过去,移动力势必会不够,于是大家各显神通,有传送的,有迷踪步的,有变成大蜘蛛走天花板的,尽显不走寻常路的本领。
邪术士兼诗人(沉吟):“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过去……我要掏出匕首打我自己一下。”
其余人:“?????不要想不开?”
邪术士兼诗人:“不是啦……我只要受到伤害,就可以传送。”
贼兼牧师:“哦……我想起之前的4e团,有个类似的可以传送的江湖骗子斗篷,于是大家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为了传送互相残杀。”

03
德鲁伊:“既然我现在已经变成了大蜘蛛,我可以用爪子抓住圣武士兼诗人一起移动,经过天花板把她运送到对面吗?”
DM:“那你的移动力会减半……这样吧,你可以把她运到中间,然后她过一个运动自己跳过去。”
德鲁伊:“好耶。”
DM:“于是圣武士兼诗人一个潇洒的跳跃,从半空跳到了对面。”

04
DM:“在你们左边的走廊和吸血鬼衍体战斗的时候,右边的走廊传来了伊莉娜的尖叫,虽然她一直听从你们的忠告紧缩房门,但听起来她的房间被破窗而入,房间内传来一阵骚乱声。”
德鲁伊:"糟糕,那我再把圣武士兼诗人运回对面去。”

05
圣武士兼诗人:“哎楼下的老板看起来撑不住了,我得去帮他。”
DM:“如果你从二楼跳下去的话,会受到坠落伤害。”
德鲁伊:“那我可以用蛛丝把她吊下去吗?”
DM:“可以。”
法师:“哇,还能吊威亚。”
德鲁伊:“对!可以一边大喊'天降正义',一边帅气的落地!”

06
德鲁伊:“我觉得,今天这场战斗,我就是一个滑轮组。”

07
在一通混乱的战斗中,伊莉娜并没有受到伤害,吸血鬼衍体看她的眼神比较畏惧,似乎碍于主人的命令不敢对她动手。但因为抢救不及时,冒险者们只救下了旅馆老板的儿子,吸血鬼衍体杀害了旅馆老板的小女儿,劫走了贵族少女小猫咪。队伍陷入了悲伤之中,连战报都悲伤的停止了更新。
法师:“这次的剧情,我们写不出快乐的战报了……”
贼兼牧师:“没关系,可以写写德鲁伊牌吊机,一直英勇的在传递圣武士。”

08
看到痛苦的旅馆老板夫妇,冒险小队无言以对,只能发誓一定会找女爵报仇雪恨。刚好明天就是镇长看重的烈阳节,大家决定今天晚上就冲去镇长家里,汇报女爵的种种邪恶行径,借助镇长的力量攻入女爵府邸。
法师:“等等,今天晚上就要去吗?我法术还没有恢复好……”
其余人:“对啊,这样才能显示出,我们很重视镇长给我们的任务,007加班的给他干活嘛。不过没关系, 你可以一个人在旅馆睡觉,就像上次一样,然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就不知道了哦,嘿嘿嘿。”
法师:“……”

09
虽然大家都贴心的表示很关心法师的睡眠,但法师还是毅然决定随队行动。于是冒险小队大半夜的跑到了镇长家砰砰敲门,警卫队长打开了门。
DM:“你们要说什么?”
圣武士兼诗人:“我要汇报,在烈阳节前夕,女爵派人杀害村民,很明显是意在扰乱节日的秩序,挑衅镇长的尊严。”
法师:“我们夜探了女爵的宅邸,发现了邪教现场遗留下来的一枚金币!”
德鲁伊:“我要大喊,杀人啦,女爵带着吸血鬼来袭击旅馆啦!”
贼兼牧师:“我要汇报小女孩被杀害的事情blablabla……”
DM:“等一下,到底以谁的为准?谁先来汇报?”
德鲁伊:“我们难道不可以一起说吗?”
DM:“好吧,你们七嘴八舌一起开口,警卫队长什么都没有听清,因为太吵了,镇长气呼呼的边穿衣服边下楼来。”

10
一通汇报后,镇长对女爵的行径将信将疑,但最终同意派警卫队长协助冒险小队。
DM:“对了,伊莉娜有跟着你们吗?如果跟着,她就在你们身后,如果没有跟着你们,她就会在旅馆安慰老板夫妇。”
所有人(警觉):“跟着吗?有点担心放她一个人会出什么事,那就让她跟随着我们吧。”
DM:“好的。那么你们观察发现,队长对伊莉娜的反应很奇怪,他一直盯着伊莉娜,表情微妙且复杂,混合着惊讶,怜爱,喜悦,还有强烈的占有欲,对镇长的命令置若罔闻。
所有人:“?????”
德鲁伊:“难道又是一个I AM YOUR FATHER的故事?”
DM:“他粗鲁的分开你们,对伊莉娜说,‘你一直出现在我的梦中,没想到你真的存在,现在你终于出现在我眼前了,你是我的!’”
贼兼牧师:“所以说,伊莉娜一直梦见斯特拉德,而艾泽克队长一直梦见伊莉娜?咦,法师,为什么你怎么没出现在伊莉娜梦中呢?”
法师(酸溜溜):“他们都只能在梦里见到伊莉娜,而我,只要一抬眼就能看的活生生的伊莉娜,没有必要做梦,哼。”

11
艾泽克试图挤开众人走到伊莉娜身前去,法师执意挡住他。
法师:“我要和他进行力量对抗!”
其余人:“你不是说不会再膨胀了吗?!”
法师:“不会的,我可以用预言骰替换他的结果!恩,珍贵的预言骰就用在这个地方了!”
其余人:“……”

12
法师和队长连骰3次,都以法师胜利告终。
法师(骄傲):“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13
在艾萨克咄咄逼人的示爱下,伊莉娜露出了害怕的表情,而镇长的恐吓和冒险者们多番劝阻都无法让艾泽克从痴迷的呓语中清醒过来,于是德鲁伊开始不耐烦了起来。
德鲁伊:“话说,我能不能变成巨麋鹿,然后一把背上伊莉娜,在夜色中全回合奔跑,狂奔向女爵的府邸。”
德鲁伊:“只要我们假装伊莉娜单枪匹马进入了女爵的府邸,那么队长为了救她,也会自愿进去,然后我们就可以让他和吸血鬼互相消耗!”
DM:“恩,好的,因为伊莉娜没有骑乘,她只能抓住你的角勉强维持住平衡。其余人也一路狂奔,艾泽克队长在后面一边追赶着你们,一边挥舞着斧头发出怒吼。”
法师(感慨):“剧情的分支有很多种,但剧本中应该没有,一头巨麋鹿驮着伊莉娜在夜色中全回合狂奔这一种。”

14
在府邸前,为了安全起见,冒险小队给伊莉娜上了树肤术和隐身术,嘱咐她安静的躲在隐蔽处,而贼兼牧师易容成伊莉娜的样子,骑在巨麋鹿上,打算趁艾泽克跑过来时,在所有人“伊莉娜你千万不要去二楼啊”的凄厉喊叫声中冲入府邸,只留下一个误导的背影。
DM:“好的,但是在你冲入门之前,你的角被卡住了。”
德鲁伊(狂乱):“啊!是陷阱!!我要观察一下,是什么陷阱卡住了我的脚??!!”
DM:“……不,不是,是你变成的巨麋鹿体型太大,被门框卡住了角。”

15
计划顺利的进行,贼兼牧师和德鲁伊在进入府邸后,躲进了一楼衣柜,而队长在一楼仆人们的围攻下毫不犹豫的冲上了楼,从二楼传来了喧闹的打斗声。于是冒险者们放下心来,开始施施然的清理一楼的仆人们。
法师:“而我决定站在门外,摸着伊莉娜的小手。”

16
邪术士兼诗人:“我决定拿出魔术袋,看看今天的宠物……不会是熊吧?啊,真的是。”
DM:“熊跟着你进入了大厅,只听见四处传来仆人们绝望的喊声:'又是那天那只熊!',惨叫声不绝于耳。”

17
圣武士兼诗人:“我决定攻击前面这个……”
DM:“你没有视觉线,你眼前的空间被熊挡住了,严严实实,你只能看到熊的屁股。”
圣武士兼诗人:“……那我只能rua一把熊的屁股了。恩,毛茸茸的,手感很好~”
贼兼牧师:“我没有视觉线,我用我的回合rua一把熊屁股。”
德鲁伊:“我变成大蜘蛛倒挂在天花板上,攻击前面……”
DM:“所有的空间都被熊挡住了,挂在天花板上也看不到。”
德鲁伊:“哎?那我没办法了,我也要rua一把熊屁股!”

18
冒险者们小心翼翼的来到二楼,却失望的发现,吸血鬼和队长并没有搞定彼此,队长被人类定身术定在原地,被一群吸血鬼衍体围攻,而女爵在远处念着咒语。
法师:“如果他被攻击变成了吸血鬼那就麻烦了啊,只能用我们的手解决他了!”
法师:“我要对吸血鬼衍体和队长进行攻击,因为我是塑能法师可以指定攻击对象,所以我故意不攻击吸血鬼,但攻击队长。”

19
圣武士兼诗人:“我要召唤坐骑。”
DM:“你确定?一般坐骑都是大型生物,有劣势。”
圣武士兼诗人:“那我召唤一条狗吧。”
DM:“好的,那出现了一只白熊犬www”

20
在冒险者们激烈的攻击下,女爵跳窗逃跑,邪术士兼诗人、德鲁伊和圣武士急忙去追。在围堵中,女爵放火烧了府邸,并放出狠话,号称斯特拉德大人一定会取得胜利。
DM:“说罢,女爵便念动传送咒的咒语,意图传送逃走。”
其余人:“不要啊难道这就让她逃跑了天啊就差一点了!”
邪术士兼术士:“等等,我有法术反制。”(投骰,反制成功)
DM:“……于是在放完狠话后,女爵传送失败,尴尬的被你们留了下来。”

21
趁此良机,冒险者们疯狂输出,可惜连连失手。
圣武士:“啊我失手了……等等我有狗!(投骰,命中)狗咬中了!”
德鲁伊:“人没有打中,反而狗……多么熟悉的场景。”

22
但是由于伤害不够,邪术士又没有更多的法术反制,女爵在下一个回合还是念动了咒语,成功传送逃走了。
DM:“接下来你们要做什么?”
邪术士兼诗人:“我要伤心的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23
另一边,法师和贼兼牧师在熊熊火海中试图让队长英勇殉职,虽然贼兼牧师酷似伊莉娜的容颜让队长分神,但法师的人类定身术连连失手,最后冒险者们商量对策,决定先跳窗躲避延绵的火势,顺便汇合。
法师:“艾泽克肯定也要跳窗,不如圣武士拿起剑在下面举着……”
其余人:“同样的招数还可以用第二次的吗!”

24
同样的招数当然不可能奏效第二次,受了重伤的艾泽克依旧皮糙肉厚,严重影响了身为作为社畜的冒险者们第二天的福报修炼计划。
DM:“你们是决定打完这场战斗呢,还是先save?”
法师:“不如邪术士兼诗人你对队长放一个人类定身术吧?如果中了我们就接着打,不中就save睡觉。”
邪术士兼诗人:“好。”
艾泽克队长投骰:.rd20-1=1-1=0
所有人:“!!!!!!!”
接下来,大家各凭本事,所有人和熊和狗和鹿一轮狂轰滥炸迅速结束了战斗。
贼兼牧师:“人类定身术太有用了,以后所有法术都记上人类定身术。”
法师:“人类定身术常有,但1-1=0不常有呀。”

25
邪术士兼诗人(战后总结):“我们过得这么难,就是因为只有一个魔术袋。”
邪术士兼诗人(陷入幻想):“如果每人都有一个魔术袋……”
« 上次编辑: 2019-11-22, 周五 12:54:37 由 葡萄怪兽 »

离线 葡萄怪兽

  • Guard
  • **
  • 帖子数: 208
  • 苹果币: 0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38 于: 2019-11-22, 周五 01:01:31 »
间章

01
事情先从法师开始——
法师:“今晚我没有办法参团了,因为我删库了。”
邪术士兼诗人:“一般我听到删库,后面都跟着两个字……”
法师:“唉,这是我第6次删库了。”
其余人:“……艺高人胆大!需要帮忙掩护跑路说一声啊,我们会把你放到地下室里藏起来的!”

02
当然法师那边有惊无险的渡过了,但是不久后——
贼兼牧师:“我们医院服务器先失火然后被自动喷水淋了,现在内网电话、挂号系统、饭堂都挂了,现在发通知在维修。”
其余人:“破案了,一定是删库(物理)。先删库,然后起手火球术,再发通知稳住你们跑路……感觉学到了删库新思路!”
法师:“你们这黑枪打得很熟练啊!”
接着——
德鲁伊:“啊,我们行的内网连接不上了……”
其余人:“难道又是一位删库跑路的程序员?”
然后——
邪术士兼诗人:“我们公司的电脑系统升级失败,网络出现了问题……”
其余人:“win10灭世惨案……这么说来,今天是删库跑路好时机啊!”
还有——
DM:“我家网络断了……”
其余人:“是你们家网络公司的程序员删库跑路了吧!”
终于——
DM:“这场战斗……等等,大家稍等一下,我家停电了。”
其余人:“…………”

03
邪术士兼诗人(总结):“删库跑路交流群。”

04
团名可能已经揭示了一切。
COS——Curse of Shanku?或者可能是Call of ShanKu?

番外
DM:“断网停电其实没什么影响,就是排队断了很心疼……”
其余人:“是皮蛋嫌你整天玩游戏不陪它玩把网线咬断了吗?还是你们家同楼层的FF14玩家为了排队不择手段!震惊!FF14玩家为了排队竟然干出这种事!”
邪术士兼诗人:“现在大家要小心多年未联系的朋友,如果他忽然邀请你打LOL,很大概率上是因为他FF14断线了!可怕,好友找你玩LOL的真相!”
« 上次编辑: 2019-11-22, 周五 12:46:47 由 葡萄怪兽 »

离线 e_pig

  • Guard
  • **
  • 帖子数: 107
  • 苹果币: 0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39 于: 2019-11-22, 周五 12:14:09 »
补充:

D M:上回我们跑到………最后死的是儿子还是女儿?
法师:(毫不犹豫)死了儿子!我们救了女儿!

 
法师:吸血鬼只剩一个了,不如我们打死队长吧
贼牧师:(骄傲的)没关系!有我这张脸不用害怕他

——————一轮后———————
醒来同时牧师定身失败的艾泽克:你是我的财产!你怎么可以打我!巨斧挥来,牧师贼直接变成牛攵刂币贝戎

结论:齐泽克不怕人类定身术,只是害怕吸血鬼


线上 tangys

  • 绝对萌新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68
  • 苹果币: 4
  • Ahhh~Our blood runs cold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40 于: 2019-11-22, 周五 12:58:48 »
 :em032 看了团记后的法师心情如下

“我有表现得这么痴汉吗”
> 化外缉凶(Wild Hunt) coc7e 已完结
> 斯特拉德的诅咒(Curse of Strahd) d&d5e 论坛团进行中
> Sea Legs d&d5e面团 (颅骨与镣铐)瞎改
> 野兽之日 coc7th irc文字长团 明年暂定
> 风暴君王之雷霆(SKT)d&d5e 语音团准备中
> 收到过PL的喜糖(1/1)
> 两名PL生娃去了(1/1)
> 收到过PL赠送的八方旅人(1/1)
> 组织过一次5天的跑团合宿(1/1)
> 开始尝试写语音团/面团团报(3/3)
> 连续蹭了快3年PL家的团餐(N/N)

离线 SaltFish

  • 沉迷翻译的咸鱼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13
  • 苹果币: 4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41 于: 2019-11-22, 周五 16:21:40 »
“如果他忽然邀请你打LOL,很大概率上是因为他FF14排队了!”

离线 葡萄怪兽

  • Guard
  • **
  • 帖子数: 208
  • 苹果币: 0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42 于: 2019-12-03, 周二 00:34:35 »
镇长,女爵和吸血鬼(续续)
01
结束了一场不完美的战斗后,冒险小队从悲伤中振作了起来,开始摸索队长尸体。首先被捡起来的是那把冒着火焰的让人印象深刻的5d6巨斧。
DM(捣鼓了一阵):“啊呀我不知道把之前的资料放到哪里去了,那这把斧子就没了吧。”
法师:“…………  :em006
圣武士兼诗人:“你还没能完全发挥这把斧子的实力,要先等一会。是斧子选择战士,凯伦先生!”
德鲁伊:“要先和斧子建立羁绊呐。”
贼兼牧师:“这把斧子很牛逼,它还没有完全认可你。”

02
DM:“艾萨克身上也不剩什么东西,你们只找到一件普通的皮甲。”
贼兼牧师:“这说明了,人家牛逼只是因为他自己确实牛逼。受到二次重击。”

03
圣武士兼诗人:“我们找到小猫咪了吗?”
DM:“你们在战斗过程中并没有看到她,去地下室的邪术士兼诗人也没有。”
法师:“那看到着熊熊大火我的心揪了起来,小猫咪会不会有危险!”
德鲁伊:“不会吧,我觉得夫人把小猫咪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了。”
圣武士兼诗人:“不会吧,你看她并没有管她的两个儿子呀?”
德鲁伊:“可是,如果是你生出来那两个儿子,你会想管他们吗?!”
圣武士兼诗人:“很有道理。”
贼兼牧师:“震撼灵魂的提问。”

04
法师:“那也是亲生骨肉啊!”
德鲁伊:“骨肉(叉烧)。”
贼兼牧师:“骨肉(消耗品)。”

05
DM:“好了,那你们打算冲进火场吗?”
法师:“恩是的,但是我的斧子该怎么办?”
贼兼牧师:“你就放在那里吧,只是一个+2的斧子没有人去拿它的。”
法师:“+2的斧子也是斧子啊!”
德鲁伊:“那头熊呢,你可以让它背着嘛。”

06
DM:“你们看到那头熊非常害怕的远离了火场。”
(好可怜哦,熊熊。)

07
经历了两个人先后冲进火场失败,贼兼牧师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贼兼牧师(对德鲁伊):“你不是会变成章鱼吗?我记得章鱼可以憋气1个小时。”
邪术士:“你还是不要让章鱼冲进去了,万一迅速脱水怎么办。”
德鲁伊:“这种环境下章鱼怎么会有优势啊!你们没有吃过烤章鱼吗!”
贼兼牧师:“吃过呀,很好吃。”

08
贼兼牧师:“我想起来我的量子纠缠游侠有一个很厉害的法术。”(展示法术:侦测传送门detect portal:在3级时,你获得侦测传送门的魔法灵光的能力。以一个动作,在离你1英里的范围内,你侦测到离你最近的传送门的距离和方向。你使用这一特性后,你无法再次使用直到你进行完一次短休或长休。)
其余人:“天啊,好厉害!不愧是量子纠缠!”

09
进入火场的众人发现,屋子里该带走的东西已经被带走了,很明显女爵夫人带领她的下属对冒险者的袭击做足了充足的准备。确认了小猫咪并不在火场,众人就放心的离开了,途中遇上了匆忙赶来查看异状的镇里卫兵队。邪术师兼诗人用悲痛的语气跟他们讲述了邪教的据点,瓦赫特女爵夫人的阴谋,以及他们队长英勇的砍翻了18个吸血鬼衍体,但最终不敌邪恶魔法壮烈牺牲的故事。而冒险者小队拼死搏斗,终于把队长的尸体抢出火海,得以保全。卫兵队震惊又悲伤,急忙赶去收敛敬爱的队长的尸体。
邪术士兼诗人:“于是我们迈着轻巧的步伐离开了。”
贼兼牧师:“不,还是沉重的步伐比较好。”
法师:“好吧我的步伐还是比较轻巧的,因为我体重轻。”

10
德鲁伊:“话说,我们在队长身上留下的痕迹抹掉了吗?”
邪术士兼诗人:“我们为了抢救队长,不得不让狗熊把他抱了出来,所以队长身上有点狗熊的抓痕是很正常的!其他武器的伤痕嘛,反正对面也是有相同武器的。”
德鲁伊:“哦~说得对!”

11
法师:“队长是不是临终前还把斧头托付给了我们。”
圣武士兼诗人:“是的,延续了他的意志!”
德鲁伊:“对,这个细节很重要。”

12
在和镇长见面后,邪术师兼诗人又一次汇报了噩耗,汇报的过程中因为深感自身力量的弱小无法挽救队长而捶胸顿足,悲痛万分。圣武士兼诗人也把头埋入狗中,为队长的离去伤感不已。失去了左臂右膀的镇长决定雇佣冒险者小队保证节日秩序,而经历了多场战斗的冒险者们太过劳累,只想睡觉。
邪术师兼诗人:“保卫小镇我们义不容辞!为了更好的保护,不如我们推迟到下午再举办节日吧。”
镇长:“不行!队长死了,正是人心动荡的时候,这不是更应该按时举办吗!”
邪术师兼诗人:“镇长,你相信我,我们都消耗成这样了,女爵夫人肯定消耗得比我们更大!她需要8小时才能恢复呢,这8小时镇子很安全,不会发生什么事的。”
镇长:“那既然她在虚弱的时期,那节日不更应该趁着她虚弱,安全的举办吗!”
邪术师兼诗人:“…………”
贼兼牧师:“怎么办,我觉得镇长说得好有道理。”

13
邪术师兼诗人:“啊,虽然骗人不好,但我好想骗啊。”
邪术师兼诗人(举起圣武士兼诗人的圣徽):“镇长,请看,我们小队就是靠着这个圣徽神圣的力量才得以逃过吸血鬼的毒手。我们想要休息是因为,必须要去教堂祈祷充能,才能守护小镇呐!不信你看它的魔法灵光!”
邪术师兼诗人:“……不对他根本看不到魔法灵光,废物。”

14
不过这番话语还是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再加上邪术师兼诗人一个眼神暗示,圣武士兼诗人立马心领神会,应声倒下。镇长大为感动,主动提供豪宅供冒险者们休息。队伍对教堂、蓝水旅店、豪宅三处休息处抉择不定。
邪术师兼诗人(分析):“我觉得这三处并没有什么区别,但豪宅有一个好处,我们可以把熊放在门口,并且对它说,只要有人进来,你就可以把ta吃掉,当你的早餐。”
其余人:“好耶。”(迅速决定)

15
在8小时精致睡眠后,队伍又迎来了意料之中的察觉劣势骰。大家经过一轮惨烈的败骰,圣武士兼诗人想起了她的狗。
德鲁伊:“我觉得狗说不定都能轻易超越我……糟糕,我应该变成狗再睡的!”

16
可惜狗也败骰了,在绝望之际,法师想起了他的猫头鹰。
德鲁伊:“猫头鹰晚上不睡觉的,应该很厉害吧。”
邪术师兼诗人:“但现在是白天啊……而且之前就算是到了白天,你也没让它睡啊!”
(猫头鹰保护组织提出抗议)

17
邪术师兼诗人:“啊DM投出了很多骰子,恩,这个骰像先攻,啊,这个d100骰,像是在选择怪物种类……27号怪物被选中了!这会是什么呢!”
DM:“你们醒来在悠闲的休息时,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虽然巴尔维亚常年笼罩于浓雾之中,但即使如此,现在也不应该如同黑夜一般黑。窗外传来生物的嗥叫,和血腥的啃咬声。”
贼兼牧师:“我觉得我起床的方式不太对。”
法师:“要不再躺回去睡会。”

18
法师:“不对!这个时候我难道不是应该说,召唤出我的猫头鹰出去看看吗?我召唤出我的猫头鹰,让它飞出窗外看看情况。”
邪术师兼诗人:“如果我是DM的话我会说,你感到你的猫头鹰没有了。”
DM:“你感到你的猫头鹰没有了。”

19
DM:“哦,不是,有弹弓试图攻击你的猫头鹰,你的猫头鹰还是有机会存活下来的。”(投骰,躲避成功)
德鲁伊:“恭喜10g存留。”

20
DM:“你们现在决定要怎么做?”
众人:“要不我们再睡一觉吧…………(磨磨蹭蹭磨磨蹭蹭)”
贼兼牧师:“我们不要再逃避小狼投的骰子了!”

21
法师:“我有隐形术,你们谁想试试?”
贼兼牧师:“我也有强化属性,谁想出去可以给那个人增加豁免检定哦~”
德鲁伊:“我有行动无踪,隐匿检定可以加10!”
贼兼牧师:“那么问题来了,谁是那个人呢?”

22
邪术师兼诗人想到自己有好几个逃生用的法术,逃生能力比较强,于是自告奋勇的站了出来。
DM:“你一出门,就看到门口蹲着一群狼群,包围着房子。”
法师:“邪术师兼诗人又想起了直面狼群的恐惧。”

23
在法术的加持下,邪术师兼诗人在浓雾中窥探了这个城市的情况,几次被察觉都有惊无险的躲过。
邪术师兼诗人(庆幸):“在浓雾中擦肩而过,这就是缘分呐。”

24
带回了城市的情况后,众人觉得,可能教堂内的圣骸骨是扭转局面的关键,于是决定前往教堂。在教堂门口,冒险队看到有狼人指挥着狼群进攻教堂,而村民们凭借着微弱的地势优势与狼群苦苦战斗。察觉到教堂的大门被5只狼围攻岌岌可危,于是冒险者们打算加入战场支援村民。
贼兼牧师:“我决定向狼人射出两箭。”(投骰出16)
DM:“命中了,是穿刺攻击吗?那没有效果。”
贼兼牧师:“咦??”
法师:“我决定用魔法武器攻击狼人。”(投骰出15)
DM:“没有命中。”
贼兼牧师:“好的,这两下攻击,一下告诉我们穿刺攻击时没有效果的,一下告诉我们它的DC是16,都非常有用。”

25
贼兼牧师兼游侠:“我决定切换我的量子纠缠游侠面具,用力场加持箭然后攻击。力场有用吗?”
DM:“有用,如果力场都没有用了,这个世界真的要完了。”
德鲁伊:“你的量子纠缠游侠到底是什么职业呀?”
贼兼牧师兼游侠:“就是一个游侠变体,用大宇宙的神秘力量强化自身什么的……听起来就很量子力学。”
众人:“哇哦!果然好强!”

26
德鲁伊:“我决定使用动物召唤术。对了,想问一下,如果我召唤巨鹰,它们在攻击后飞到天空中,还会被狼攻击到吗?”
贼兼牧师:“不会被攻击到,但脱离的时候会被借机。”
德鲁伊:“哦………”
德鲁伊:“好吧。那我决定召唤8头狼。”

27
其余人:“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如杀了DM。”

28
DM:“场面上已经有差不多20个单位了!”
DM:“之前都是ban召唤的,5e没ban,但也没有人用过,谁知道今天……”
德鲁伊:“我没有办法呀!狼那么多,我只好以数量取胜。”
法师:“不要把你自己说的那么无辜好吗!”

29
邪术师兼诗人:“不如这样,DM你考虑下,我们这边召唤出8只,DM那边抵消掉8只,或者我们打个商量,抵消个7只。”
德鲁伊:“或者我们比大小来代替roll骰子!”
(当然,富有经验的DM最后完美的处理完了,冒险小队的阴谋宣告破产。)
« 上次编辑: 2019-12-03, 周二 09:16:36 由 葡萄怪兽 »

离线 shirokuma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2
  • 苹果币: 0
  • 是只高兴的白熊w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43 于: 2019-12-03, 周二 07:47:09 »
补充w:

邪术师兼诗人一路声泪俱下地描述艾扎克英勇牺牲的故事,甚至在镇长面前假装双腿一软,爬过去握住了镇长的手。连续roll出了三次20+后,骗过了守备队,骗过了镇长。
DM:该说你精于此道吗。
邪术师兼诗人(得意):“他们根本无法攻破我的心防!”

汇报完艾扎克“不幸战死”的噩耗后,镇长看着眼前的冒险者坚持要8小时的精致睡眠,完全曲解了冒险者的想法。
DM:镇长听你们这么说,脸色一沉:“我明白了。说吧,你们要多少钱?”
邪术师兼诗人(小声):关键是钱没什么用啊,都没什么好东西能买。
小队:(于是坚持表示不是钱的问题,我们需要睡觉!)
DM:镇长:“看来你们不是我想象中只认钱的冒险者。”
小队:……(心虚到不敢接话。)

去豪宅迎接精致睡眠的路上,伊莉娜把小队杀了艾扎克还骗了镇长的行为尽收眼底,她很显然对我们的行为有点保留态度。
法师:“我要拉住她的手,跟她说对于艾扎克这种恶人,我们只能这么做,他想要伤害你!”(拉住左手)
DM:伊莉娜表示虽然艾扎克的确一开始对自己非常粗鲁,你们也一定是为了保护她,但这样直接把他杀死到底是不是正确的行为……
圣武士兼诗人:“我也要拉住她的手,告诉她艾扎克对有着你的脸易容术的亚罗伊下斧子的时候没有半点犹豫,你太善良了,对于邪恶我们要杀伐果断!”(拉住右手)
邪术师兼诗人:“若不因为我是个绅士,我现在可就要当场脱衣服给她看伤口了!”
(归功于邪术师儒雅的品性w,光天化日街上没有出现“一位美丽的少女被一左一右两个矮子拉住,面前一位浑身是伤的男性开始脱衣服”的场面。233333)

小队在磨磨蹭蹭但最终只能面对现(骰)实(子)后,
外出侦查了情况的邪术师兼诗人回来告诉大家,正门口有一大批狼,还有几个狼人都在等我们出去。
于是法师心生一计:“那我要丢一个次级幻影!然后大家一起从后门跑出去。于是屋子正门口出现一个高大魁梧的我!!”
DM:“好,那么在屋子的正门口出现了一位魁梧的侏儒。”
DM:(一边说一边拖动了地图上法师的人物图标到门口当临时标示)
法师(慌):“不是,不是,我没有过去!过去的是个幻影!我和大家一起后门跑了!”

小队进行了一番讨论后,觉得去支援教堂里还在拼命抵抗的平民刻不容缓,何况狼群也重点集中在教堂门口。
DM:路上飞奔的过程中,你们很快吸引到了狼群的注意,狼群发出呼唤同伴的嚎叫,但被你们3回合解决。
DM:这仗就不用打了,算你们几下就解决。我们直接到教堂……
圣武士兼诗人:那,那xp给吗?
DM:不给。
小队:哦……(hhhhhh)

邪术师兼诗人:“路上我要让我的老鼠向着反方向跑。”
DM:“好的,那么老鼠向着反方向一路飞奔,很快消失在了你们身后。”
邪术师兼诗人:“就没有狼想去追一追它吗!”
DM:“没有,毕竟狗拿耗子。”w

当大家冲到教堂门口,发现教堂已被狼人和狼包围,一组狼群正在围攻教堂的正门。
法师:“我现在面具切成奥法骑士了,要不我冲上去!”
邪术师兼诗人:“嗯!失败了大不了重启!”
小队其余人:!
邪术师兼诗人:“你以为是第一次团灭在这里吗!是396次!已经尝试了396种死法了,但只要还有一线希望——”(顿了顿)“但这次不一样了,因为我来了!”

众人觉得邪术师兼诗人说的非常有道理,决定再好好讨论下战术,
并且聪明的德鲁伊想到可能是狼人在控制狼,不妨擒贼先擒王!
DM(耐心等待):你们发现教堂还很坚固,你们可以慢慢讨论战术。
小队:嗯!?这么稳!那我们要不换个地方去吧!
DM:……教堂的门已经摇摇欲坠,牢固的只是建筑外墙。

与狼人的战斗中,发现非银制武器和魔法武器无法造成伤害:
邪术师兼诗人:“钱还是超有用的啊啊啊啊啊!”
« 上次编辑: 2019-12-03, 周二 09:29:58 由 shirokuma »
Blade with whom I have lived,
blade with whom I now die,
serve right and justice one last time,
seek one last heart of evil,
still one last life of pain,
cut well old friend,
and then farewell.
——PALADIN

离线 e_pig

  • Guard
  • **
  • 帖子数: 107
  • 苹果币: 0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44 于: 2019-12-03, 周二 09:08:56 »
大家决定冲进火海去搜救小猫咪
dm:那么过个体质
众人推举圣武士,败了
法师自告奋勇,成功进入了火海
法师:你看我们侏儒就是有优势,正常行走就相当于普通人弯腰前行了!
德鲁伊:那我们要不要用个造水术,打湿斗篷捂住口鼻


诗人慷慨激昂声泪俱下口舌生花的描述了我们和队长艰难的一战
圣武士贼:咦伊莉娜呢
法师:伊莉娜的小手从来没有离开我的手!

伊莉娜当场没有揭穿我们,但是离开后对我们的行为表示了不认可
圣武士:伊莉娜你太善良了!我们的亚罗伊顶着你的脸的时候,艾塞克的巨斧可是完全没有迟疑的砍向了她
牧师贼内心:那个,其实是我先打他的啦
« 上次编辑: 2019-12-03, 周二 09:11:27 由 e_pi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