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阅读 5809 次)

副标题: 不好意思,我撞上来了!

离线 坑团术士人间桑

  • Guard
  • **
  • 帖子数: 112
  • 苹果币: 2
  • 红色有角三倍速!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于: 2019-04-21, 周日 22:21:30 »
在很长的时间内,较为文明的种族通常已经遗忘了古老的德鲁伊传统。这些“文明人”甚至已经将这种传统连同它古怪、时常难以理解的异教仪式一并刻意废除了。后来追寻这些失落知识的人们更多依靠支离破碎的文本记录,而不是荒野的自然呼唤。遵循这些古老路途的学者展现了足够的诚意,因此被一个狡诈的精类接纳并“收养”,重新学习古老的方法。这些新的德鲁伊像精类那样反复无常而残忍,他们最终可能会发现这就是古老的德鲁伊被付诸刀剑的原因。仙庭学者是一个博学的英雄,他不再履行那些传统德鲁伊的世俗任务(例如对动植物的正常关怀)的接触,来交换一种妖精之力——这种力量最好还是留给那些改良它的不朽者。

通常庇护这些德鲁伊的精类并非通常所说的“小妖精”。他们不是树妖、尼克精、格利精或棕仙。那些训练仙庭学者的精类是来自喜乐庭与哀怒庭的有教养的贵族妖精。像狩猎中的猫一样优美而危险,这些精类对于生命像蜉蝣一样无意义的人类而言是难以理解的。王庭的妖精视那些愿意从自己处学习、崇敬自己的人类为消遣,认为他们虔诚的态度对于这样的下等存在是很适当的。就它们本身而言,他们会很乐意帮助自己的祈求者,但他们也会期望自己的努力会带来赞美和感激。

仙庭学者是一个比起原型德鲁伊更加有教养的角色。她与法师的共同之处实际上比起任何其他角色职业都要多。尽管如此,仙庭学者并不是法师。在博学的倾向之外,仙庭学者仍然需要祈求神术:她通过艰辛的努力与学习获得魔法力量,但她并不能像法师甚至术士那样基于自身内在的奥术火花来施法或获得其他魔法能力。像其他德鲁伊一样,她必须利用自然和荒野的力量。在有着都市化主题、回避自然世界的设定中,德鲁伊的原本传统很可能已经失落,并必须被重新发掘。因此,仙庭学者不依赖自然神祇或荒野本身的自然能量,而依赖唯一牢记古老之道而能指导她的存在——精类。

像德鲁伊一样,仙庭学者将感知作为最重要的属性:奖励法术位、法术DC和意志豁免对于这个施法向的变体都极为重要。智力和魅力次之。在不同的知识技能与交涉上有等级会对她很有利。进行古老德鲁伊被遗忘的仪式可能在最好的情况下被视为愚蠢,而在最差的情况下被视为危险。让涉及到自己的地点减轻恐惧与迷信是很重要的。与精类本身顺利打交道也需要高魅力值。


生命骰:d6

规则信息
仙庭学者是一个德鲁伊变体。除非特别提到,一个仙庭学者与一个德鲁伊以同样的方式提升等级(相同的基本攻击加值,豁免加值,技能点,等等)。当一个角色选择获得一个德鲁伊或仙庭学者等级,他就不能在之后获得另一个职业的等级。这避免了角色获得两次1级德鲁伊的好处。

职业技能:在标准德鲁伊的职业技能之外,仙庭学者还具有知识(神秘)作为本职技能。

武器与盔甲擅长:仙庭学者只擅长简易武器,轻甲与盾牌(除塔盾),无视材料成分限制。一个仙庭学者比起标准德鲁伊更加接受文明世界,但总体上放松了战斗训练。

智识者(Ex):在第一级,仙庭学者获得技能专攻(知识【自然】)作为奖励专长。仙庭学者花费长时间来研究,所以有着比大多数德鲁伊都更广阔的知识基础。

野性伙伴(Ex):仙庭学者的动物伙伴比标准德鲁伊的伙伴稍为强大。多亏了精类的恩惠,仙庭学者的动物伙伴有一小部分精类血统。他的伙伴更加健康、优美而优雅。动物伙伴在敏捷和魅力上获得+2加值,同时每个生命骰获得+1生命值。然而,这野性的血脉导致这只动物对类人生物尤其多疑。它对非主人的类人生物的初始态度总是“不友善”(对主人来说它仍然像其他动物伙伴一般忠诚),但其他德鲁伊或巡林客可以用野性认同来将它的态度提升至“冷淡”。此外,这只动物拒绝进入规模大于聚落的类人生物定居点。然而,动物不会完全离开德鲁伊,而是会藏在聚落的外围,直到德鲁伊在荒野中与它重聚。

精类之祝(Su):在第二级,精类首次将他们的礼物授予自愿的祈求者,在知识(神秘)和生存检定上获得+2加值。

妖精之礼(Su)从第四级开始,精类每晚都会访问仙庭学者的梦境,传授她魔法的奥秘。在决定奖励法术位时,视仙庭学者的感知高2。这不会影响她法术的DC。

超凡变化(Su):仙庭学者的诸多野性变身形态在外表上差异极大。在野性变身的形态下(无论变成什么),仙庭学者都展现出奇特而怪异的美丽。她的形态的毛皮或羽毛是明亮而罕见的颜色,并且在怪异的外表上还有着角,尖尖的耳朵,与扁桃仁状的微微发光的眼睛。尽管她只能采取有限的动物形态,但相同的外表绝不会出现两次。每次她使用野性变身能力,她的形态就会获得一些新的随机要素,尽管这个形态总是比标准动物要小而纤瘦。简而言之,仙庭学者的野性变身形态很难混入这个形态的同类之中。

暗月之秘(Su):很少有天生邪恶的精类,但即便是最善良的妖精类生物也有一种恶劣的幽默感,更不用说非人的意识和能力了。一个仙庭学者只能对精类的真正能力做一个粗劣无力的模仿,而大多数精类在观看这些“愚蠢的凡人”好似蹒跚学步一般试图学习他们的内在魔法力量时都会感到某种黑色幽默。一些精类对此感到如此的愉快,以至于他们决定要往火里加把柴,将应当封存的怪异力量授予德鲁伊。在第六级,仙庭学者将邪恶领域的法术加入她的德鲁伊法术列表。

妖精工艺(Su):作为一个有前途的学生,仙庭学者从她的妖精导师处学得了物品制造的技艺。在12级,仙庭学者获得制造法杖作为奖励专长。她创造的法杖有着抽象的美感,不对称性,外表华丽而全然怪异。在创造的热情制造,仙庭学者可以忽视其他的一切,只保持足够维生的食物和睡眠。这让她能以正常一半的时间制造法杖。

引用
表:仙庭学者
等级特殊
1级智识者,自然感受,野性伙伴
2级精类之祝
3级
4级妖精之礼
5级超凡变化,野性变身(1次/日)
6级野性变身(2次/日),暗月之秘
7级野性变身(3次/日)
8级野性变身(大型)
9级毒免疫
10级野性变身(4次/日)
11级野性变身(超小型)
12级妖精工艺
13级千面相
14级野性变身(5次/日)
15级野性变身(超大型),不老身躯
16级野性变身(元素 1次/日)
17级
18级野性变身(6次/日,元素3/日)
19级
20级

Sidhe的含义
Sidhe(读作“shee”)是一个盖尔语词汇,意思是“丘陵中的人们”。作为达南神族(Tuatha Dé Danann,图哈德达南,凯尔特神话的神族)的后裔,sidhe是居住在爱尔兰和苏格兰高地的一种小精灵。
« 上次编辑: 2019-04-25, 周四 18:22:06 由 坑团术士人间桑 »
===点击以显示个性签名===

离线 rezl

  • Peasant
  • 帖子数: 19
  • 苹果币: 0
Re: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回帖 #1 于: 2019-04-21, 周日 22:23:54 »
这是坦克撞三轮吗?

离线 Raylang

  • Guard
  • **
  • 帖子数: 126
  • 苹果币: 0
Re: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回帖 #2 于: 2019-04-21, 周日 23:06:05 »
为什么要翻译成“仙庭”啊,有点中式的感觉,而且还不是很贴切,既然sidhe是一种专有名词那直接音译成“希”“熙”“羲”“囍”或者加上代表其精类身份的字构成双音节比如“希灵”我觉得都可以

另外,没必要搞得剑拔弩张的吧,任何人来这翻译又不是抱有什么坏心,纵使出来的质量不被认可,大家也不必像审判罪人一样去批判吧

离线 坑团术士人间桑

  • Guard
  • **
  • 帖子数: 112
  • 苹果币: 2
  • 红色有角三倍速!
Re: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回帖 #3 于: 2019-04-21, 周日 23:12:56 »
引用
为什么要翻译成“仙庭”啊,有点中式的感觉,而且还不是很贴切,既然sidhe是一种专有名词那直接音译成“希”“熙”“羲”“囍”或者加上代表其精类身份的字构成双音节比如“希灵”我觉得都可以

引用
通常庇护这些德鲁伊的精类并非通常所说的“小妖精”。他们不是树妖、尼克精、格利精或棕仙。那些训练仙庭学者的德鲁伊是来自喜乐庭与哀怒庭的有教养的贵族妖精。像狩猎中的猫一样优美而危险,对于生命像蜉蝣一样无意义的人类而言,这些精类是难以理解的。王庭的妖精视那些愿意从自己处学习、崇敬自己的人类为消遣,认为他们虔诚的态度对于这样的下等存在是很适当的。就它们本身而言,他们会很乐意帮助自己的祈求者,但他们也会期望自己的努力会带来赞美和感激。
请看内文

引用
另外,没必要搞得剑拔弩张的吧,任何人来这翻译又不是抱有什么坏心,纵使出来的质量不被认可,大家也不必像审判罪人一样去批判吧

引用
翻过东西都知道段落加几行翻译难度是直线往上飞的,实在是没那个精力把那成版背景翻出来。那个超自然转化能力看看我下次什么时候能摸鱼时可以翻一下,暂时应该是不会修改了
请看另一位译者答复。既然他不译,就要有人来译。
« 上次编辑: 2019-04-21, 周日 23:14:46 由 坑团术士人间桑 »
===点击以显示个性签名===

离线 Tekkaman Last

  • 最古の制裁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31
  • 苹果币: 0
Re: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回帖 #4 于: 2019-04-21, 周日 23:35:15 »
鲶鱼效应!
人在动,天在看,一轮万动留祸患,众生皆为先攻来,乱插动作忘前缘

离线 依久煌菘

  • 披风蓝剂量子猫
  • Knight
  • ***
  • 帖子数: 503
  • 苹果币: 0
  • 啊?嗯,噢……
Re: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回帖 #5 于: 2019-04-22, 周一 10:31:51 »
来提一点无关紧要,不妨碍理解文意的建议——把英文的表达转换得像中文。

剧透 -   :
调整一下语序,稍微变更一下文意,有时候会更像中文的表达习惯。
引用
这些“文明人”甚至已经刻意废除了这种传统,连同它古怪、时常难以理解的异教仪式。
【这些“文明人”甚至已经刻意将这种传统连同它古怪且难以理解的异教仪式一起废除掉了。】

引用
这些新的德鲁伊像精类那样反复无常而残忍,他们可能最终会发现为什么古老的德鲁伊被付诸刀剑。
【这些新的德鲁伊像精类那样反复无常而残忍,这可能也就是古老的德鲁伊们被处刑的原因。】

引用
仙庭学者是一个博学的英雄,他失去了与那些传统德鲁伊的世俗任务(例如对动植物的正常关怀)的接触,来交换一种被证明为最好留给那些改良它的不朽者的妖精力量。
【仙庭学者是一个博学的英雄,他不再去履行哪些传统的德鲁伊的世俗任务(例如对动植物的正常关怀)来换取力量,而是从一些不朽存在处获取改良过的妖精之力——这力量或许最好还是留在不朽存在那。】

引用
像狩猎中的猫一样优美而危险,对于生命像蜉蝣一样无意义的人类而言,这些精类是难以理解的。
【这些像狩猎中的猫一样优美而危险的精类生物,对于生命像蜉蝣一样无意义的人类而言,是难以理解的。】

引用
就它们本身而言,他们会很乐意帮助自己的祈求者,但他们也会期望自己的努力会带来赞美和感激。
【就它们本身而言,他们会很乐意帮助自己的祈求者,但祈求者的痛苦也能激起他们的悦乐和赞叹。】

部分细节没提,个人感觉这样表达读起来会舒服一些。

引用
那些训练仙庭学者的德鲁伊是来自喜乐庭与哀怒庭的有教养的贵族妖精。
捉虫,应为精类。
真意:作为DM展现出令自己满意的转折点。  0.5/∞

离线 坑团术士人间桑

  • Guard
  • **
  • 帖子数: 112
  • 苹果币: 2
  • 红色有角三倍速!
Re: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回帖 #6 于: 2019-04-22, 周一 11:38:23 »
来提一点无关紧要,不妨碍理解文意的建议——把英文的表达转换得像中文。

剧透 -   :
调整一下语序,稍微变更一下文意,有时候会更像中文的表达习惯。
引用
这些“文明人”甚至已经刻意废除了这种传统,连同它古怪、时常难以理解的异教仪式。
【这些“文明人”甚至已经刻意将这种传统连同它古怪且难以理解的异教仪式一起废除掉了。】

引用
这些新的德鲁伊像精类那样反复无常而残忍,他们可能最终会发现为什么古老的德鲁伊被付诸刀剑。
【这些新的德鲁伊像精类那样反复无常而残忍,这可能也就是古老的德鲁伊们被处刑的原因。】

引用
仙庭学者是一个博学的英雄,他失去了与那些传统德鲁伊的世俗任务(例如对动植物的正常关怀)的接触,来交换一种被证明为最好留给那些改良它的不朽者的妖精力量。
【仙庭学者是一个博学的英雄,他不再去履行哪些传统的德鲁伊的世俗任务(例如对动植物的正常关怀)来换取力量,而是从一些不朽存在处获取改良过的妖精之力——这力量或许最好还是留在不朽存在那。】

引用
像狩猎中的猫一样优美而危险,对于生命像蜉蝣一样无意义的人类而言,这些精类是难以理解的。
【这些像狩猎中的猫一样优美而危险的精类生物,对于生命像蜉蝣一样无意义的人类而言,是难以理解的。】

引用
就它们本身而言,他们会很乐意帮助自己的祈求者,但他们也会期望自己的努力会带来赞美和感激。
【就它们本身而言,他们会很乐意帮助自己的祈求者,但祈求者的痛苦也能激起他们的悦乐和赞叹。】

部分细节没提,个人感觉这样表达读起来会舒服一些。

引用
那些训练仙庭学者的德鲁伊是来自喜乐庭与哀怒庭的有教养的贵族妖精。
捉虫,应为精类。

感谢捉虫,已加改正
不过我觉得最后一个expect…for their pain好像翻不太通
===点击以显示个性签名===

离线 依久煌菘

  • 披风蓝剂量子猫
  • Knight
  • ***
  • 帖子数: 503
  • 苹果币: 0
  • 啊?嗯,噢……
Re: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回帖 #7 于: 2019-04-22, 周一 11:58:19 »
来提一点无关紧要,不妨碍理解文意的建议——把英文的表达转换得像中文。

剧透 -   :
调整一下语序,稍微变更一下文意,有时候会更像中文的表达习惯。
引用
这些“文明人”甚至已经刻意废除了这种传统,连同它古怪、时常难以理解的异教仪式。
【这些“文明人”甚至已经刻意将这种传统连同它古怪且难以理解的异教仪式一起废除掉了。】

引用
这些新的德鲁伊像精类那样反复无常而残忍,他们可能最终会发现为什么古老的德鲁伊被付诸刀剑。
【这些新的德鲁伊像精类那样反复无常而残忍,这可能也就是古老的德鲁伊们被处刑的原因。】

引用
仙庭学者是一个博学的英雄,他失去了与那些传统德鲁伊的世俗任务(例如对动植物的正常关怀)的接触,来交换一种被证明为最好留给那些改良它的不朽者的妖精力量。
【仙庭学者是一个博学的英雄,他不再去履行哪些传统的德鲁伊的世俗任务(例如对动植物的正常关怀)来换取力量,而是从一些不朽存在处获取改良过的妖精之力——这力量或许最好还是留在不朽存在那。】

引用
像狩猎中的猫一样优美而危险,对于生命像蜉蝣一样无意义的人类而言,这些精类是难以理解的。
【这些像狩猎中的猫一样优美而危险的精类生物,对于生命像蜉蝣一样无意义的人类而言,是难以理解的。】

引用
就它们本身而言,他们会很乐意帮助自己的祈求者,但他们也会期望自己的努力会带来赞美和感激。
【就它们本身而言,他们会很乐意帮助自己的祈求者,但祈求者的痛苦也能激起他们的悦乐和赞叹。】

部分细节没提,个人感觉这样表达读起来会舒服一些。

引用
那些训练仙庭学者的德鲁伊是来自喜乐庭与哀怒庭的有教养的贵族妖精。
捉虫,应为精类。

感谢捉虫,已加改正
不过我觉得最后一个expect…for their pain好像翻不太通

其实很通顺。那些妖精乐于看到凡人承受痛苦,即使是它们的祈求者的痛苦,这也体现了妖精的残忍和扭曲。
真意:作为DM展现出令自己满意的转折点。  0.5/∞

离线 魂海守望者

  • Guard
  • **
  • 帖子数: 185
  • 苹果币: 0
Re: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回帖 #8 于: 2019-04-23, 周二 13:58:17 »
15级的野性变身是huge超大,不是巨型

离线 转轮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7
  • 苹果币: 0
Re: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回帖 #9 于: 2019-09-14, 周六 12:27:18 »
想到一个译名或许更好些
妖精王庭求学者     :em002仔细一想似乎也没好到哪去——

。。人间什么时候能看到呢?
« 上次编辑: 2019-09-14, 周六 22:00:18 由 转轮 »
跑团(1.3/∞)
开团(3.1/∞)
翻译(5/∞)

离线 泰核坦

  • Guard
  • **
  • 帖子数: 159
  • 苹果币: -2
Re: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回帖 #10 于: 2020-04-05, 周日 23:15:33 »
方便10岁dnd爱好者的一点小帮助
图片

网址
https://1d4chan.org/wiki/Sidhe_Scholar
前半段描述性英文原文:
剧透 -   :
Civilized nations have often long forgotten the ancient druidic traditions. These "civilized" people might have even intentionally done away with the tradition and its strange, oft-misunderstood, pagan rites. Those who later pursue this lost knowledge rely more upon crumbling written accounts rather than the wild's natural calling. Scholars of these ancient ways who show enough promise become embraced and "adopted" by trickster fey, learning the old ways anew. Capricious and cruel as only the fey can be, these new druids might eventually discover why the druids of old were put to the sword. The sidhe (pronounced "shee") scholar is an erudite hero who has lost touch with the more mundane tasks of a traditional druid (such as normal care of flora and fauna) in exchange for sylvan power that might prove itself best left to the immortals that refined it. The fey who usually take these druids under their wings are not your average "fairies." They are not dryads or nixies, grigs or brownies. Instead, the fey who train sidhe scholars are the refined, aristocratic faeries of the Seelie and Unseelie courts. As sleek and dangerous as hunting cats, these fey are incomprehensible beings to whom a human's life holds as much significance as a mayfly's. The faeries of the courts regard humans who wish to learn from and worship them with amusement, approving of their reverent attitudes as appropriate behavior from such inferior beings. As such, they do aid their supplicants readily, but expect much praise and appreciation for their pains.

The sidhe scholar is a more educated character than the archetypical druid. She actually has more in common with wizards than any other character class. A sidhe scholar is not a wizard, though. Despite erudite tendencies, the sidhe scholar is still a divine supplicant: she gains her magical powers through hard work and study, but she cannot cast her spells or perform her other magical abilities based upon her own inner arcane spark like a wizard or even a sorcerer. Instead, like other druids, she must draw upon the powers of nature and the wild lands. In settings with themes of urbanization and turning away from the natural world, the traditions of the original druidic ways are likely lost and must be rediscovered. Hence, the sidhe scholar calls not upon the deities of nature or the raw energy of the wilds themselves, but upon the only beings who remember the old ways well enough to instruct her - the fey.

Like the druid, the sidhe scholar values Wisdom as her most important ability score; bonus spells, spell DCs, and Will save are all extremely important to this magic-oriented variant. Intelligence and Charisma share secondary importance. Ranks in different Knowledge skills and Diplomacy serve her well. Pursuing the forgotten rites of the old druids might be viewed as foolish at best and dangerous at worst, making it important to assuage the fears and superstitions of concerned locals. Dealings with the fey themselves also tend to go much smoother with a high Charisma.

The sidhe scholar is a variant druid. Unless otherwise noted, a sidhe scholar advances in the same manner as a druid (same base attack bonus, saving throw bonuses, skill points, and so on). When a character elects to take a level of druid or sidhe scholar, she may not later take levels in the other class. This prevents the character from gaining the benefits of a 1st-level druid twice.
以下是评论
Because of her faerie training, a Sidhe Scholar gets some weird abilities compared to a standard druid. Whilst she retains the druid's Wild Shape and Timeless Body features, she also gains several others. Notably, her animal companion has a touch of fey blood in it, making it more powerful, but also more aloof - and more opposed to civilization. The fey magics they call upon influence their Wild Shape, causing their animal forms to always be cosmetically altered to suggest faerie heritage. Their focus on a more studied and academic approach to the druidic arts gives them a more wizardly outlook, manifesting in an increased aptitude for the more scholarly side of nature lore and the ability to craft magical staffs. Finally, the tutelage of the fey gives them access to increased magical aptitudes, from increased aptitude for magical lore and survival, to enhanced magical potency, to the ability to cast spells normally associated with the Cleric Domain of Evil.

3e喜乐庭与哀怒庭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111769.0
喜乐王庭wiki
https://dnd.fandom.com/zh/wiki/喜乐王庭the_Seelie_Court



树妖、尼克精、格利精或棕仙
尼克精、格利精(grig本来就有蟋蟀/草蜢/蝗虫的意思,是拟声词,见迪士尼早期动画《草蜢与蚂蚁》The Grasshopper and the Ants (1934)米老鼠和唐老鸭国语85集第7集)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8622.0
树妖(原译树精)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7333.0
棕仙(1版、2版有,但万世智公司没把它吸录入3版怪物宝典,仅在2004年后的部分在线文献中录入作为遭遇敌人,如Adventure Locales: The Silent Manse)
相关英文网站
https://1d4chan.org/wiki/Brownie(历史)
https://forgottenrealms.fandom.com/wiki/Brownie(数据)


关于Sidhe,相关的wiki可以很方便查找,说说文化中的Sidhe(原生于爱尔兰神话《入侵记和诸神》里达努神族的传说,据说长生不死,但后到的苏格兰人视它们为不愿屈服的山林精灵,残忍的反抗性是它们的特征。)



爱尔兰动画片《海洋之歌》大墓地中长胡子的仙人
剧透 -   :
我对于爱尔兰仙灵的最初知识全部来自神神道道的诗人叶芝(著名的巫术爱好者)的那本《凯尔特的薄暮》。他搜集了大量爱尔兰的乡间神话,写作时才28岁,当然,随着年岁的增长,他着魔更深,以至于他后面的书我再也看不懂了。叶芝本人表示他曾在爱尔兰西部沙滩的一个洞穴中见到了成排的仙人队伍。他通过预言家与其中的女王交谈,向她打探仙人们是否是人类思绪编造出的东西,她们的性质如何,在宇宙中的目标等等。这些对于女王来说过于古怪又富于人类理性的问题使她难以理解,她甚至认为叶芝是个危险的窥探者,并警告他“不要试图太了解我们。”还有一些仙人一旦离开人类,就会黯淡无光,一事无成。叶芝在《凡人的相助》中讲到仙人们借助凡人的肉身打曲棍球的有趣场景。“他真真切切地看到它们(仙人)有时消失不见,随后又从那两个穿深色衣服的人的身体里冒出来。那两个穿深色衣服的人身材和人类一样,其他人(仙人)都要矮小的多。”

仙人自有仙人的烦恼,不会比人类更少。可以无拘无束尽情宣泄自己单纯的爱或恨的仙魔们就是这世界的幸运儿吗?叶芝把仙魔称为不知疲倦者,他在《不知疲倦者》中描写了两个无休无止跳舞的小生物;描写了一位蒙受神恩的农家少女比仙人还要漫长的寿命;也写到了一个叫卡里克·贝蛾的精灵,走遍世界去寻找一个足够深的湖,好把自己仙人的长命给淹死。这种坚决且真诚地把自己全部热情投入到一件事上,并永不疲惫地执行下去,不知变通的怪异情感你我身上都可能存在。

剧透 -   :
爱德华•索森伯格《耶鲁综述》1912年第1卷 第286-301页
在爱尔兰最古老的传奇故事和浪漫文学中提到的极早期的居民被称作图尔斯人是闻名遐迩的神秘部族。传说这个原始部族在战争中曾被盖尔人和凯尔特人击败并被剥夺财产。图尔斯部族享有神秘或精灵的盛名,他们隐匿而神秘的生活方式似乎令(击败)他们的征服者印象十分深刻,对他们是超自然的生命深信不疑。

爱尔兰的早期信仰认为自从图尔斯部族The Tuatha de Dannan被击败后,他们潜入地下成为精灵。每个精灵以坟墓所在地为中心,统治属于自己的一方领土,方式和地上世界里的族长统治一样。据说,被打败的图尔斯人逃到古墓中避难。渐渐地这些古墓被视为通向地下王国的入口,那里有无尽的光辉和喜悦。这些精灵们过着一种无忧无虑,脱离生死的生活。早期爱尔兰小说家的作品表明对古墓部族的记忆不只是对神话人物的异想天开,而是真实的拥有超自然力量的一个群体。我们看到对于古墓居者或仙人的人种学特点的记录尽管零散,但很明确,就象古老的凯尔特神话传说中提到的那样。它们的记录被后代人口相传直至今日的民间传说所证实。



https://tse4-mm.cn.bing.net/th/id/OIP.qZI7wXiNTdIeDbpMCivZtAHaEK?pid=Api&rs=1
https://pixel.nymag.com/imgs/daily/vulture/2016/05/22/childrenforest.w1200.h630.jpg
冰与火之歌中的森林之子
https://asoiaf.fandom.com/zh/wiki/%E6%A3%AE%E6%9E%97%E4%B9%8B%E5%AD%90
剧透 -   :
森林之子(Children of the Forest) 是维斯特洛大陆的原住民,远在黎明纪元时期先民来到维斯特洛大陆之前,他们就曾居住在大陆的各个地方。

对于森林之子存在着太多未知。这些神秘拥有魔法的人已经在人类的视野中消失多年。传说把他们描述成矮小的类人动物,比孩子们高不了多少,皮肤黝黑,面容美丽。巨人称他们为“乌-靼-纳-甘”,意为松鼠人。他们在源语称自己为“歌颂大地的人”。

森林之子不使用金属,不织衣物,也不修建城池。他们使用石器,以树叶编织衣服,用树皮充作绑腿。他们居住于森林深处、洞穴、泽地岛屿和秘密的树上城镇,看起来仿佛与森林融为一体。

传说森林之子拥有超自然的力量,会魔法。他们驾驭丛林里的野兽,甚至能变成野兽的摸样。他们的音乐是这么的美,光是听到就会让听者像婴儿一样哭泣。 他们还有绿之视野的能力(虽然学士认为绿之视野并不是一种魔法,只是另一种类别的知识)。是森林之子在鱼梁木上刻画奇怪的脸孔,藉以守护森林。他们相信他们的智慧与这些树上的面孔有关。森林之子相信鱼梁木就是诸神所在,当他们死的时候,会变成树的一部分。据说森林之子还能和死者交谈。

黎明纪元时代,森林之子占据了整个维斯特洛大陆。当先民入侵维斯特洛时,他们大肆烧毁鱼梁木。这引发了了先民与森林之子的战争。战争中,森林之子使用黑曜石做成的武器和弓箭,同时也使用了强大的魔法粉碎了多恩之臂。但是这仍然无法阻止先民的脚步。最终,先民与森林之子在神眼湖中心的千面屿达成了停战的盟誓。森林之子人绿先知和木舞者与先民达成协议:先民拥有海岸、平原、草原、山脉和沼泽,但繁茂的大森林永远归森林之子所有。他们在岛上每一棵树上都刻上脸,为使天上诸神见证此神圣盟誓,同时还成立了“绿人”负责维护。 这一盟誓延续了四千多年。

维斯特洛的人民相信森林之子早已灭绝,然而人类世界里却仍有少量森林之子存活。他们残存的部族人口正不断减少,大部分在远离长城的北方,住在山底的洞穴群中,入口是山坡上的裂缝,被施加了保护。

魔龙的狂舞,章节 34,布兰。
洞内时间凝滞,广阔无边,寂静无声。这是六十多歌手的住所和千万尸骨的埋藏之地,延伸到山底的无尽远处。与森林之子同住的人,森林之子称他为最后的绿先知。洞穴里的小路走向更深的地方,还有无底洞一样的竖井,尖锐的长矛,被遗忘的道路直通地心。叶子警告布兰·史塔克,即使森林之子已经居住在此愈百万年,他们仍未曾探寻洞里的一切。布兰意识到他们是真正的歌者,他聆听他们的歌声。但他们用源语歌唱,故而布兰无法理解歌的内容。他们的声音就像冬天的风一样纯净。

布兰询问叶子其余的森林之子在哪,她回答:

“深入地下...进入石头中,树中。在先民来到这片你们称为维斯特洛的土地前,它曾是我们的家园。但甚至在那些日子里,我们的人数也很少。诸神赐予我们长久的寿命,但数量却不多,以免我们充斥世界,就像鹿充斥在没有狼来猎杀它们的森林里一样。那是在黎明的时代,当我们的太阳正冉冉升起。现在夕阳落下,这便是我们的衰落。巨人几乎也都已经灭绝了,它们曾既是我们的灾星又是我们的兄弟。西山的巨狮已经被屠尽,独角兽也几乎消失,猛犸象只剩几百头。冰原狼将比我们存在得久,但它们的劫数也会到来。在人类创造的世界里,没有给他们,或者我们的空间。”

剧透 -   :
爱德华•索森伯格《耶鲁综述》1912年第1卷 第286-301页
这些描述的统一性,让人不得不相信这些精灵存在的真实性。一位非常着名的英国学者说他“完全相信他们的存在,他们是身材比凯而特人更加矮小的一个种族。他们遍布英国”。但是这些学者都从人种学和考古学的角度来研究这些传说中的精灵。有些学者将他们和一个非雅利安的人种联系起来。这个种族也是身材非常矮小,懂得纺织工艺和制造工具。而且他们相信死后会在“坟墓”中过着同样快乐的生活。

仙灵一族——爱尔兰的各种传说,魅力和迷信
The Sidhe Race - Legends, Charms, and Superstitions of Ireland(1888)
https://www.libraryireland.com/AncientLegendsSuperstitions/Sidhe-Race.php

叶芝早期作品中的仙灵,达南神族和妖精
The Sidhe, the Tuatha de Danaan, and the Fairies in Yeats's Early Works
http://www.csun.edu/~hceng029/yeats/funaro.html

然而,达南神族/图尔斯部族的胜利是短暂的,因为他们同样被来自西班牙(定居在这的克里特人和西西里人)的米尔之子盖尔人(后来的苏格兰人与爱尔兰人祖先)征服了。 被击败后,达南神族Tuatha de Danaan选择了“地下”生活,居住在古坟和石棺中。这一新的栖息地又引出了达南神族Tuatha de Danaan的另一个名字,他们被称作仙灵(Sidhe)而变得广为人知。
仙灵(Sidhe)的字面意思是“一个土墩”或“一股推力”,由于达南人与土墩,古坟和乱葬岗的关联,因此被称为仙灵(Sidhe)之民。他们与风的联系源于对达南(神系)实体存在的信仰,即旋风(“ sidhe gaoithe”,字面意思是一股“风的推力”)。 更加平常的是,广为人知的“妖精”这个名字源于人们不愿意用仙灵(Sidhe)或达南人的名字来称呼他们,因为那被认为是自找霉运。 委婉的叫法例如“丘陵之民”,“贵人/好命人(中古英语superiority of birth or rank)”,“小个之民”,“善良之民”,“受福之民”,“好邻居们”或“魅力之民”比比皆是,而“魅力之民”则简化为“妖精” 。
剧透 -   :
The victory of the Danaan race was short-lived, however, for they were likewise conquered by the Gaelic Sons of Mil from Spain. At their defeat, the Tuatha de Danaan chose to "go underground" and live in barrows and cairns. This new habitat led to another name for the Tuatha de Danaan when they became known as the Sidhe.

Sidhe literally means "a mound" or "a thrust," and since the Danaan people were associated with mounds, barrows and tumuli, they became known as the People of the Sidhe. Their association with the wind came from a belief in Danaan presence in a whirlwind, "sidhe gaoithe," literally, a "thrust of wind." The more common, widely-known name of "fairy" came from the unwillingness of the people to call the Sidhe or Danaan folk by their name, for that was considered bad luck. Euphemisms such as "hill folk," "the gentry," "wee folk," "good folk," "blessed folk," "good neighbors," or "fair folk" abounded, and "fair folk" was shortened to "fairies."


最后,Sidhe(达南人)与希腊神话有关联
荷马称那时的希腊人为亚该亚人,阿果斯人,或达南人。——《伊利亚特》
剧透 -   :
In the Homeric Iliad, for example, the names Achaeans and Danaans and Argives are used synonymously in the universalizing sense of Panhellenes or 'all Hellenes' or 'all Greeks'.
最普通也最广泛应用的是亚该亚人,另一个是达南人,第三个是阿戈斯人——耶鲁公开课 - 古希腊历史简介课程节选
剧透 -   :
The most common and the most widely used was Achaeans, another one is Danaans, and a third one is Argives.
« 上次编辑: 2020-05-02, 周六 15:43:03 由 泰核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