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无敌大侦探之护国圣兽·第七幕(上 下)  (阅读 383 次)

副标题: 闯关东

离线 一心求死

  • 神河之主大口绳
  • 偶像
  • ****
  • 帖子数: 990
  • 苹果币: 6
21:11<民国大马甲> --------------------------------时势变动----------------------------------
21:13<民国大马甲> 在你们破案寻钟的同时,诸多事件正在发生
21:15<民国大马甲> 日本陆军决定采取行动,事态正在爆发的边缘
21:16<民国大马甲> 日本人一方面加大在天津搜索醒龙钟的行动,另一方面通过神秘的“樱机关”策划,采用了备用措施“安定龙脉”
21:17<民国大马甲> 既将最后的皇帝溥仪运送到龙脉(龙穴)所在地,来设法控制龙王
21:19<民国大马甲> 同时,得到消息已经确保“钟”的国民党特务机关,下达了对溥仪的暗杀命令
21:21<民国大马甲> 不过这段不是这个团的事儿,你们要做的是……
21:21<民国大马甲> ----各自接头中
21:23<民国大马甲> “戴主任对你这次行动评价很高。”
21:25<民国大马甲> 余曼丽和天津的特务组调查员接上头,在一个酒吧见面
21:27* 余曼丽 露出带着些许自满的微笑,“那么下一步?”
21:29<民国大马甲> 他端起高脚杯摇晃一下,“这先不急,那个大侦探怎样?还算合作吗?”
21:29<余曼丽> “应该说这次多亏了‘大侦探’。”
21:30<民国大马甲> “哦?看来对他评价很高啊。”
21:32<余曼丽> “怎么说呢……哈,有点迷糊的家伙,正好方便行事。”
21:33<余曼丽> “按照计划,恰到好处的吸引了注意力。”
21:34<民国大马甲> “看来选他是很正确的。”他点点头,“身边的人呢?他那个助手有些可疑,还有几个人好像也和你们一起行动。”
21:34<民国大马甲> “这其中有没有共党的破坏分子。”
21:35* 余曼丽 纤细的手指抚过杯沿,笑得更愉快了,“有。”
21:35<民国大马甲> “哦?”
21:36<余曼丽> “罗斌是个麻烦人物自然不必说,还有那个女学生。”
21:37<余曼丽> “她好像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21:38<民国大马甲> “明白了。”
21:40<民国大马甲> “还有要报告的吗?”
21:40* 余曼丽 思索了片刻,“日本人知道的也不少。”
21:41<民国大马甲> “嗯……土肥原机关不论,现在突然冒出一组拿着樱花印行动的特工。”
21:42<余曼丽> “是吗……他们的内部似乎有分歧……这点我拿不准。”
21:44<民国大马甲> “上峰也在密切关注。好,关于下一步行动……”
21:44<余曼丽> “嗯……”
21:44<民国大马甲> 他从口袋拿出一个信封和一张车票,分开放
21:45<民国大马甲> “戴主任看你劳苦功高,你可以坐今天晚上的火车回南京。”
21:45<民国大马甲> “不过这个任务你也跟到现在,所以戴主任也给你参加下面行动的机会。”他拍拍信封
21:47* 余曼丽 收起笑容正色看了桌上的东西片刻
21:48<余曼丽> “国家危亡之际,我辈没有后退的道理。”
21:48* 余曼丽 伸手拿过信封
21:50<民国大马甲> 他一笑:“料事如神啊——就知道你会这么选。回去当面汇报的工作我会安排其他人。”
21:51<民国大马甲> 他放下酒杯,放下钱结账:“按指示行动吧。此事若成,下次见到你我得鞠躬了。”
21:52* 余曼丽 笑笑,“哈,承蒙关照。”
21:53* 余曼丽 向对方致意,起身离开
21:53<民国大马甲> 余曼丽接受了任务,另一边……
21:55<民国大马甲> 放下古卷,戴着眼镜的中年人擦擦额头渗出的汗水
21:55<民国大马甲> “小严,你看过其中的内容了吗?”
21:56<严学仁> “还没有,地下工作原则”
21:57<严学仁> “首长,我可以看吗?”
21:57* 严学仁 眨眨眼
21:57<民国大马甲> 他点点头:“你已经见过龙影了,这些也有必要知道。”
21:58<严学仁> “那我瞧瞧……早就想看了……”
21:58<民国大马甲> 他把打开的书递给你
21:58* 严学仁 捧起书来翻看
22:00<民国大马甲> 成书年代是北宋
22:01<民国大马甲> 书中记载了当时轰动一时的神都龙王案
22:01<民国大马甲> 内容详尽,条理清晰
22:02<民国大马甲> 从倭人控制的海中半鱼人,到龙王出现时仿如仙境,天地反转
22:03<严学仁> “嗯……不管这记载真假,只要是日寇想要做的,我们都应该去破坏”
22:03<民国大马甲> 关于如何唤醒龙也有记载
22:04<民国大马甲> “要说唯物主义者不信鬼神,但对于确实之物不可轻言否认。”
22:05<严学仁> “苏维埃对这件事有什么指示?”
22:06<民国大马甲> “对于龙真实存在,现在内部已经达成共识。而将其留在国内就成了首要任务。”
22:07<民国大马甲> “看现在,日寇要领先我们一步。”
22:07<严学仁> “南京方面也已经插手了……落在蒋该死手里也很难办啊”
22:08<民国大马甲> 他点点头
22:09<民国大马甲> “前几个月水涝洪灾,地震频发,可能都与此有关。若被他们夺取,还不知会怎样。”
22:09<民国大马甲> “虽然我已经提议要加派人手来做这件事,但反围剿正在关键时期,中央也派不出人。”
22:09<严学仁> “现在经手这件事的叶宵可以争取,但不能全寄望在他的身上。虽然有暴露的危险,不过我申请继续跟进这个任务”
22:11<民国大马甲> 他轻叹一口气:“要说你已经很辛苦了,又难得回到家。但现在你确实是最合适的人选。”
22:11<严学仁> “辛苦……谈不上,比起中央苏区的同志这边安全很多了。不过暴露的风险首长要提前考虑,跟我联系的方式要改一改了。”
22:13<民国大马甲> 他推了下眼镜:“这点放心。我们已经为你做过掩护了。”
22:13<民国大马甲> “你往东北的理由就是……”
22:13<民国大马甲> 他交代一番
22:15<民国大马甲> “祝你成功。”他和你握了下手
22:16<严学仁> “保证完成任务”
22:17<民国大马甲> -----大侦探此时正在享用午餐,有炖牛肉
22:18* 叶宵 享受安宁
22:18<叶宵> “罗先生,好像妇女们比我们更忙。”
22:18<民国大马甲> 在和警察们整理了案件详细后,你发现余曼丽和严学仁都不见了
22:19<叶宵> “您觉不觉得这是进步的一种体现?”
22:21<罗斌> “中国女子的勇毅被压抑千年,如今的时代也证明了终究没有消亡,实乃幸事。”
22:22* 罗斌 把手上的烟在烟灰缸里敲了敲,继续看报
22:23<罗斌> “叶君,后来那钟是怎样了?”
22:24* 叶宵 摊摊手
22:25<叶宵> ”后来怎样要靠妇女们的努力啦“
22:26<民国大马甲> 毕竟你只是个侦探,这次接的案子要说已经完成了,这神秘的醒龙钟已经到了雇主(余小姐)之手
22:26* 叶宵 恰牛肉
22:26<民国大马甲> 但隐藏有太多问题,让你的侦探细胞安宁不下来
22:26<罗斌> “我看,这事比预料的还要大,虽说情势如此,但落入军统手里会如何……”
22:27<罗斌> “况且那日本人会就此罢手吗?”
22:27* 罗斌 弹了弹报纸,上面记载的新闻使得语气有点烦躁
22:28<叶宵> “都不会罢手吧,就连严大小姐都跃跃欲试的样子”
22:29<民国大马甲> 正说这话,餐厅转门一转,余曼丽踩着高跟鞋进来了
22:29<罗斌> “我看啊,叶君你也差不多。”
22:29<叶宵> “从本质上来说钟就是个钥匙,钥匙背后的金库才——”
22:29* 叶宵 看到余曼丽回来
22:30<余曼丽> “午安,叶先生,罗先生。”
22:30<叶宵> “欢迎回来,今天的午饭不错,我推荐品尝一下”
22:30<罗斌> “事情办得真快。”
22:30<余曼丽> “谢谢。”
22:31* 余曼丽 带着一丝疲惫的神色坐进叶宵对面的椅子里
22:32<余曼丽> “简而言之,钟还在我手里。”
22:33<叶宵> “喔~”
22:33<叶宵> “那就是说我们的旅途确定要延长了?”
22:33* 叶宵 很快会意
22:34<罗斌> “倒也无妨,不过目的地在哪呢?”
22:35* 余曼丽 听见叶宵说“我们”怔了怔,接着带着些许无奈笑了
22:35<余曼丽> “接下来,需要在日本人之前找到龙穴。”
22:36<余曼丽> “不过,二位不考虑一下就此抽身?”
22:37<叶宵> “罗先生不考虑一下就此抽身?”
22:37* 叶宵 转头问罗斌
22:38* 罗斌 吸了一口烟
22:39<罗斌> “如今是嫌我年纪大了跟不上了吗?”
22:41<叶宵> “岂敢岂敢”
22:41* 叶宵 打个哈哈
22:41<叶宵> “只是师傅说过,‘程序正义也很重要’之类的话”
22:42<罗斌> “事关国运,匹夫有责。我这几十年来寻求挽救国人之路,自然也该奉陪下去。”
22:42<余曼丽> “有件事应该先告诉二位,我手上的叉档案残缺不全,找到龙穴之后会发生什么,我可是一点数也没有。”
22:42<民国大马甲> 也许这次真的让罗斌找到救国之路了
22:43<叶宵> “没数就对啦,心里有数的人才不会找侦探”
22:43* 叶宵 竖个大拇指
22:43<余曼丽> “这么说来,果然是找对人了。”
22:44<罗斌> “这话倒是有分你师傅的风范,哈哈。”
22:44<民国大马甲> 余曼丽这么说,不知是代表上面,还是自己的心声
22:45<民国大马甲> 总之,没人会从这次旅程中脱队!(严小姐?想来要等下次偶遇了)
22:46<民国大马甲> -------------车站
22:47<民国大马甲> 叶宵背着一个新箱子,还好他不是文弱系侦探
22:47<叶宵> “果然还是有点份量啊。”
22:48* 叶宵 虽然没有误车之虞,但仍然不断地看表
22:48<民国大马甲> “开往沈阳的火车,第三检票口!”
22:48<民国大马甲> 乘务员在候车区内来回走动
22:49<叶宵> “罗先生,我赌一毛钱,3,2,1!”
22:49* 叶宵 朝侧边一指——
22:49* 严学仁 提着一个手提箱出现了
22:49* 余曼丽 等待之余,目光习惯性的扫过人群
22:50<叶宵> (w)”现在你欠我一毛钱了”
22:50* 叶宵 小声对罗斌说
22:50<罗斌> “嗯……这算侦探的直觉还是什么呢?”
22:50* 罗斌 耸耸肩
22:50<民国大马甲> 难道这叶宵当真是神人?!如民间传说般能掐会算
22:51<叶宵> “这是大侦探内门秘诀,恕不外传~”
22:51* 叶宵 看到了就干脆打个招呼
22:51<叶宵> “严同学!这里这里!”
22:51<严学仁> “诶呀,好巧……”
22:52<叶宵> “是挺巧”
22:52<余曼丽> “嗯,真巧,我们订的还是包厢。”
22:52<严学仁> “不会连目的地也一样吧”
22:52<叶宵> “如你所见,我们正在等去沈阳的车”
22:52* 严学仁 拿出票晃了晃
22:52* 叶宵 拍拍箱子
22:53* 叶宵 看了她手上的票
22:53<民国大马甲> 清楚写着天津至沈阳
22:53<严学仁> “那还真是巧了,有点家事要去沈阳处理”
22:54<民国大马甲> 严学仁上午回到家后,见到了商会开会回来的父亲。他已经听说了这几天的事,也就没多问你什么(反正你们父女现在话也不多)
22:56* 严学仁 当时忽然想起在火车上碰到的那个同宗,就问了一句
22:56<民国大马甲> 当做闲话说到这,你爹想了想,说在你爷爷辈那阵家里闹分家
22:58<民国大马甲> 他的小叔说去日本留学,这一去多年也就没回来
22:59<严学仁> “日本吗……倒是对上了”
23:00<民国大马甲> 关于特务的部分,你就省略不说了
23:01<民国大马甲> 之后一起吃了饭,你就又收拾行囊
23:02<民国大马甲> 家中一堆弟妹又围拢过来,娘亲也是万般不舍
23:03* 严学仁 拉扯弟弟妹妹的脸颊
23:03<严学仁> “这次应该回来的很快”
23:04<民国大马甲> 严父想说什么,但想起要说的之前都说过几轮了,只要摆摆手:“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行了。”
23:04<民国大马甲> “注意安全,别让你娘担心。”
23:04<严学仁> “知道了,爹娘也保重身体”
23:07<民国大马甲> 你走前也对家里交代了一些事,算是统一了口径
23:07<民国大马甲> 就这样严学仁再次和叶宵一行偶然搭乘一辆列车
23:09<民国大马甲> 汽笛一声鸣叫,列车出站
23:10<民国大马甲> 一小时后列车离开了天津地界,往东北去。这一路又要四天时间
23:10<民国大马甲> --------这次路上没死人,真难得!
23:12<民国大马甲> 沈阳(奉天)火车站 1931年9月1日
23:13<民国大马甲> 在车上的几天,月份牌就翻了一页
23:14<民国大马甲> 叶宵利用闲暇之时,又仔细研究了一下叉档案中的描述。你对钟为何缩小已经有了自己一份理解
23:14<民国大马甲> 但在车上时不敢随意试验,万一再引发龙影可不是闹着玩的
23:16<民国大马甲> 背着箱子提着包,你们四人走出站台
23:17<叶宵> “到了东北秋意就浓了不少啊”
23:17* 叶宵 感叹
23:18<罗斌> “所谓多事之秋……”
23:18<民国大马甲> 是啊,这气温比天津就低了好几度。而且气氛也大为不同
23:18<民国大马甲> 少帅张学良的东北军在大街上随处可见
23:19<民国大马甲> 在这边就连余曼丽也不能太过张扬,好在那信封中的指令中包含了一些给予便利之人。
23:21<民国大马甲> 罗斌看看怀表,下午3点半
23:22<余曼丽> “先找个地方落脚吧。”
23:22<叶宵> “不早不晚的时间啊”
23:23* 罗斌 扬手叫了两辆人力车
23:24* 罗斌 让车夫带去就脚的地方
23:25<民国大马甲> 一路把你们拉到一个旅馆,虽然没利顺德高大上,但也算干净整洁。而且还是中国人开的
23:27<民国大马甲> 一路你们见到不少日本商铺、工厂,比天津要广泛的多。毕竟日本几年前就已经拿下了黑龙江附近,在东北势力很大
23:28<叶宵> “这总给人一种请君入瓮的感觉啊”
23:29<民国大马甲> 龙穴肯定不在这种大城市,否则早给日本人占了去
23:29<罗斌> “原来只是听闻,但如今亲眼目睹,真是令人感觉仿佛并非中国。”
23:31<严学仁> “虽说东北易帜了,看来南京政府的号令依然行不通啊”
23:32* 余曼丽 喃喃,“街上的东北军也太多了点……”
23:32* 罗斌 用力抽着烟
23:34<民国大马甲> 安顿好房间,叶宵观察下周围。到还算是个安宁的地方,不至于有闯门的贼
23:37<余曼丽> “我去买几份报纸。”
23:38<叶宵> “啊麻烦帮我带一份”
23:39* 叶宵 虽然不太绅士,但是考虑到对方身份,过分“殷勤”也不合适
23:39<罗斌> “这龙穴恐怕也不是在城市内,我看也要准备准备。”
23:41<民国大马甲> 虽然非他本意,但罗斌越发适应大助手的工作了
23:41* 罗斌 多年逃难(?)躲避特务(?)的经验,对这些准备工作也相当得心应手
23:41* 罗斌 自个慢慢就去杂货铺挑选一些趁手的家伙了
23:43<民国大马甲> 余曼丽走上街头,买了两份当地报纸。然后顺势去了“地点”中的一个
23:44<民国大马甲> “您要买啥子?”
23:45* 余曼丽 递上清单
23:46<余曼丽> “买桃木梳子。”
23:46<民国大马甲> 小伙计一看,心领神会:“您要的东西前面没有,请高升一步到后堂,我给您准备着。”
23:47* 余曼丽 点点头,“有劳。”
23:47* 余曼丽 往后堂走去
23:48<民国大马甲> 后面还有一个上岁数的:“接到电报了。戴主任的人我们全力支持。”
23:49<民国大马甲> 时间不大,一个能塞进你提包的小包裹准备好
23:49* 余曼丽 检查了东西,“嗯,顺带一问,日本人最近有什么动静吗?”
23:50<民国大马甲> “他们在集结兵力。装甲车、平射炮,都在调动。”
23:50<民国大马甲> “少则十天,多则一个月,肯定会有大动作。”
23:50<余曼丽> “啧,只能尽快行动了。”
23:51<民国大马甲> “如果遇到危险请发信号,我们在东北军里的人会看到。另外发现线索后,留在隐蔽位置,我们会负责接收。”
23:52<余曼丽> “好的。”
23:52<民国大马甲> 余小姐挎着重了二斤的包出来,还得到了一把梳子。拿着报纸返回旅馆
23:53<民国大马甲> 另一边罗斌准备了一袋东西,但路上遭到了盘问。好在你准备的东西都是些家居会用到的
23:54* 罗斌 随便应付过去
23:55<民国大马甲> 好在你证件(伪造的)真实,说是短期居住,帮朋友修理房屋买的
23:55<民国大马甲> 正应付过去,忽然看到旁边日本药店门口围了不少人
23:56* 罗斌 摆脱了盘问,走过去药店那边瞧瞧
23:56<民国大马甲> 一个穿着毛坎肩的年轻人被两个日本保安拳打脚踢
23:57<民国大马甲> 看他不反抗后,还留下狠话:“再无理取闹,直接报官法办!”
23:57<民国大马甲> 大摇大摆回日本药店内了
23:58* 罗斌 皱皱眉头,待人群稍微散去,走上去扶了一把那年轻人
23:58<罗斌> “这位小兄弟可还好?”
23:58<民国大马甲> 盘问你的大头兵看了一眼,也没管
23:58<民国大马甲> 扶起来一看他年纪不大,18、9岁
23:59<民国大马甲> 一只眼被打肿了,但其他地方不碍的
23:59* 罗斌 拿出一块手帕给他擦一下伤口
23:59<民国大马甲> “放、放开我!我跟他们拼了!”他随手就要划了砖头
23:59<罗斌> “且慢且慢。”
00:00* 罗斌 一手按住他肩头
00:00<民国大马甲> 他气喘吁吁,看来气的够呛
00:00* 罗斌 虽然身材瘦削,一时间也是把这气冲冲的年轻人拉住
00:01<罗斌> “小兄弟你这是自投罗网,不可取。”
00:01<民国大马甲> 旁观的人也议论“撒了吧,谁让他买日本人的东西”“这孩子也是上当。别看了别看了。”
00:03<民国大马甲> 他一挣没挣动,气的把手里一把白药片丢出去,骂两句大街
00:03<民国大马甲> 泪在眼里打转
00:03<罗斌> “发生了何事?”
00:04<民国大马甲> “这伯伯……我跟您说!可千万不能信小鬼子!”
00:05<罗斌> “日本人在东北作恶甚多,我也早有耳闻。不过这次是怎么了?”
00:07* 罗斌 边说边把年轻人拉到远处的树荫下
00:07<民国大马甲> 一听他要在这门口开骂,罗斌赶紧把他拉开,你们一走人群也就散了
00:08<民国大马甲> 这孩子一看就没念过书,也应该不是城里人,说话口音重
00:10<民国大马甲> 边寻思边问,你终于从他话里提取出要点:他是沈阳外70多里地一个村子的人,他妈妈前些天风寒咳嗽不停,他就弄辆板车拉人进城求医
00:10<罗斌> “别急,慢慢说来——”
00:10<民国大马甲> 他本想找中医,但结果走到这边时被发广告的人拉进日本诊所
00:11<民国大马甲> 日本医生检查后说他老娘是肺炎了,要吃消炎药
00:12<民国大马甲> 还告诉他消炎药现在管制,不好弄。他求了半天才卖他半瓶。
00:12<民国大马甲> 结果回去吃了三天不仅没好,还烧起来了。他有去找了个中国大夫
00:13<民国大马甲> 那大夫问明情况一尝,就发现所谓消炎药其实是助消化的药片
00:13<民国大马甲> 总之就是受骗了
00:13<民国大马甲> 他今日才一路跑过来,要找日本药店理论。结果就是被三拳两脚打出来
00:14<罗斌> “——唉,这日本人真是丧尽天良,吃人血馒头。”
00:14<罗斌> “但是小兄弟你可要想清楚,你老母亲还卧病在床,你若是再被打成重伤甚至丢了性命,老母就没人照顾了。”
00:15<民国大马甲> 他一抹眼泪,点点头
00:15* 罗斌 劝慰一番,以治病为重
00:15<民国大马甲> “大伯说得对……我还得找大夫去。”
00:16<罗斌> “在此碰到也是巧合,我曾学过一些医术,不如就让我帮你去看看。”
00:16<民国大马甲> “真的?!”
00:16<罗斌> “省点诊费也好买药。”
00:17<民国大马甲> “唉……本来家里钱就不多了,这一折腾就更不剩什么了。”年纪轻轻却被现实逼的唉声叹气
00:17<罗斌> “唔,虽然现在说这个还早,小兄弟你平常可干点什么活计?”
00:18<民国大马甲> “我家世代靠挖野药材为生。”
00:18* 罗斌 老看着叶宵背着个大钟,察觉到最近这人员组成有点不对
00:19<罗斌> “这倒也妙。走,我们先去看看你老母亲,之后再商议商议。”
00:19<民国大马甲> 罗斌本为热心帮忙
00:19<民国大马甲> 但没想到这一帮,竟然帮出一个惊天线索!
00:20<民国大马甲> --------------------------------东北风吹过---------------------------------
« 上次编辑: 2019-04-07, 周日 20:42:53 由 密银马甲 »

离线 SHARK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82
  • 苹果币: 8
Re: 【LOG】无敌大侦探之护国圣兽·第七幕(上)
« 回帖 #1 于: 2019-04-07, 周日 20:40:23 »
[21:04] <民国大马甲> --------------------------东北大冒险-------------------------------
[21:06] <民国大马甲> 上回说到大侦探一行追随着龙穴的指针入关东寻龙,来到在东北军控制下的沈阳(奉天)
[21:07] <民国大马甲> 从火车站出来正是个午后,当不当正不正的时间,于是大家决定先修整一天明日再行动
[21:08] <民国大马甲> 期间余曼丽接头拿到了武器,大作家同时也是大助手的罗斌去街上转转买些应用之物
[21:09] <民国大马甲> 罗先生路过一个日本药店时,遇到一桩事:一个不到20的青年被保安打了一顿
[21:10] <民国大马甲> 细问之下得知,原来他是住在70多里地外一个叫马家村的地方
[21:13] <民国大马甲> 他大号叫马三宝,小名小三。和日本人起冲突是因为日本人卖了他假药,导致母亲病情被耽误
[21:14] * 罗斌 先到旅馆放下物资,跟其他人也说明了一下
[21:14] * 罗斌 带上医疗物品后雇了辆马车赶去
[21:16] <民国大马甲> 其他人也没理由反对,只是让罗斌多加小心
[21:17] <民国大马甲> 晚上7点多钟天已全黑,马车上挑着灯
[21:18] <民国大马甲> 从北大营方向出城时被盘查了一下,之后一路颠簸
[21:19] <民国大马甲> 罗斌看到一路上东北军巡逻岗哨,营房碉堡。如此防备,就算日本人真打过来,也不会轻易让他们得手罢
[21:19] * 罗斌 路上详细问了一下病况
[21:21] <民国大马甲> 马小三说了一下情况,你凭经验估计应该是风寒引起的肺炎
[21:22] <民国大马甲> “罗大爷,到了。就是这。”你们进到村中,在一小院外停车
[21:23] <罗斌> “辛苦你了。明天我还要回去,今晚师傅就找个地儿歇一歇吧。”
[21:23] * 罗斌 按着帽子,提着医疗袋子下车
[21:24] <民国大马甲> 赶车的师傅点点头,拉转码头,去村口那家小店过夜
[21:25] <民国大马甲> 一进院就听到屋中传来咳嗽声
[21:25] <民国大马甲> 马小三:“娘!我请大夫回来了!”
[21:26] * 罗斌 跟着马小三进门
[21:27] <民国大马甲> 他推开房门,罗斌左右看去,发现这家还挺干净整洁,房子盖的也算宽敞,看样子过的不是很清苦
[21:27] <民国大马甲> 只是家中没有什么家什物件了
[21:28] <罗斌> “你家的房子建得还不错。”
[21:29] <民国大马甲> 马小三:“嗨,当年俺家还算富裕,前清时也算给宫里供药材的人。”
[21:30] <罗斌> “嗯……好吧先带我去见见你的母亲。”
[21:31] <民国大马甲> 屋里点着盏灯,昏昏暗暗。里屋躺着一个老太太——说是老太太,其实就50多岁,只是病的脸色不正,双颊深陷
[21:31] * 罗斌 点点头
[21:32] <民国大马甲> “三儿啊,你回来了,咳咳咳……这位是?”
[21:32] <罗斌> “我叫罗斌,略懂医术。跟小兄弟有点交情就来帮大娘你瞧瞧。”
[21:32] <民国大马甲> 马小三过去蹲到床边:“这是我在城里遇见的,罗大爷,罗大夫。”
[21:33] <民国大马甲> 马家老母对你点点头,然后又看了一眼小三:“是娘眼花了吗?你脸上怎么了。”
[21:34] <民国大马甲> 小三赶紧站起身,拿袖子挡一下:“嗨,刚才门口泥弄的,脏了。”其实是被打的肿起来那块
[21:34] * 罗斌 拿出听诊器
[21:34] <民国大马甲> “快去洗洗。还有给这位大夫沏茶……咱家还有茶叶吧?”
[21:34] <罗斌> “那么我给大娘诊治一下吧。”
[21:35] <民国大马甲> 小三端了把椅子过来:“您请,您请!”
[21:36] <民国大马甲> 罗斌开始诊治
[21:37] * 罗斌 在大娘前后心都听了一下,又把脉一番,询问了一些细节
[21:37] * 罗斌 毕竟也好久没正式诊治,谨慎一点,最后估摸确实是风寒肺炎
[21:38] * 罗斌 拿出些常备的药品,又开了方子
[21:39] <民国大马甲> 她以前就有咳嗽的毛病,这次也没在意。结果越咳越厉害,最近几天还一直低烧
[21:40] <民国大马甲> 虽然被日本人卖的假药耽误了一阵,但她本人身体素质还好。只要赶紧吃了药,再恢复饮食,应该不会留病根
[21:41] <罗斌> “——注意休息,补充营养,这次根治好了就可以安心。”
[21:41] <民国大马甲> “谢谢!咳、谢谢罗大夫了。”
[21:41] <民国大马甲> “就说得请咱自己人的大夫……那些日本鬼子俺就信不过。”马大娘躺在那叨咕
[21:43] <罗斌> “唔,这话也是没错。至少在中国土地上的日本人还是多提防几分罢,总觉得藏着什么阴谋诡计坏点子。”
[21:43] * 罗斌 想想留日学习的经历,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21:45] <民国大马甲> 这时马小三也烧好水,又切了颗白菜炖粉条
[21:45] <民国大马甲> “罗大爷辛苦了!今晚就住俺家厢房吧,吃喝都准备好了。”
[21:46] <民国大马甲> 看来他虽然年纪不大,性格也冲动,但持家干活还是一把好手
[21:46] <罗斌> “唔,那我也不客气了。”
[21:46] * 罗斌 收拾好器具,洗洗手
[21:47] <民国大马甲> 他先把你带来的药给老娘喝下去,又收好方子准备明天去抓药
[21:49] <民国大马甲> 吃饭时你看他家现在家徒四壁,墙边放着一些挖药材的器具
[21:49] <罗斌> “小兄弟,现在你都在做什么活计?”
[21:50] <民国大马甲> “挖药材……”他叹口气,“说是挖药,可现在好地方,不是让日本人占了,就是让土匪占了,不然就是当兵的看着。”
[21:51] <民国大马甲> “要俺说,那些当兵的就和土匪是一家!”
[21:52] <罗斌> “唉,那位少帅上马后,东北军眼看着每况日下了。”
[21:53] <民国大马甲> 他给你指了指家中唯一像点样的箱子:“那个药匣子,以前是宫中赏赐下来的。”
[21:53] <罗斌> “喔?可否让我看一看?”
[21:54] <民国大马甲> “这个……看看外面可以,钥匙在俺娘那,里面有什么俺都不知道。”
[21:55] <罗斌> “嗯,倒也没错,可算是传家宝了。”
[21:56] <民国大马甲> “俺爹还在时讲过,是太爷爷立了功,从皇上那得了不少赏。”
[21:56] <民国大马甲> “可惜到这辈,就只能靠卖祖业过活了……”
[21:56] * 罗斌 摸摸下巴琢磨了一下
[21:57] <罗斌> “接着刚才说的,你既是挖药材为生,对这一片土地也是相当熟悉了吧?”
[21:57] <民国大马甲> “是!虽然有些地方现在去不得了,但俺7、8岁开始就跟着爹满山跑了!”
[21:59] <罗斌> “那我这有个活计,你看有没有兴趣。”
[22:00] <民国大马甲> “罗大爷,您说!您帮我老娘治病,有什么能帮上忙的俺肯定干!”
[22:00] <罗斌> “我跟几位同伴来到沈阳是为了寻找一个古墓……之类的地方,现在正愁没人熟悉地形可以带路。”
[22:01] <罗斌> “加上在日本人和东北军眼皮下跑来跑去也不是个事儿。”
[22:01] <罗斌> “你要乐意的话,给我们做个向导,帮忙点体力活,酬劳自然是少不得的。”
[22:02] <民国大马甲> 他一听寻古墓有点迟疑,但还是点点头:“罗大爷您放心,只要明天我娘见好,跑个腿不是事!”
[22:03] <罗斌> “嗯,你好好琢磨下。”
[22:04] <民国大马甲> 说话间吃完了饭,他收拾好碗筷后还聊聊家常
[22:06] <民国大马甲> 他14那年爹老马出去卖药没回来,最后跟村里人在5里地外发现了,应该是心脏病发作死的
[22:06] <民国大马甲> 原来他还有一兄一姐。后来大哥马大力去当兵了,出去三年,现在半年寄一封信和钱回来
[22:07] <民国大马甲> 说起姐姐马二妮他又擦擦眼泪,原来是两年前被土匪给掳去了,现在生死不知
[22:07] * 严学仁 设置模式为:+o LogReaper
[22:08] <民国大马甲> 现在家中就他一个,再加上周边都是同姓挂亲戚的,日子还算能过
[22:09] <罗斌> “唉,世道艰难。”
[22:10] * 罗斌 叹气
[22:10] <民国大马甲> “都不敢在俺娘面前提姐姐的事啊……”闲谈间,他帮你收拾干净厢房
[22:10] <民国大马甲> “罗大爷您就在这凑合一宿吧。”
[22:12] * 罗斌 点点头,点了根烟,就着油灯每日例行的写作
[22:13] <民国大马甲> 省你一人,你把今天所见所想写了下来。但忽然,你听到有什么动静
[22:14] * 罗斌 皱皱眉头,推开房门
[22:15] <民国大马甲> 门外寒风吹过,冻的你一脊索
[22:16] <罗斌> “嗯……什么声音呢?”
[22:16] * 罗斌 清醒了少许
[22:17] <民国大马甲> 你走了几步,推开院门远远望去——
[22:18] <民国大马甲> 借着月光,看到不远处山坡似乎正在“波动”
[22:19] <罗斌> “……这是什么?”
[22:19] * 罗斌 就着月光仔细看去
[22:20] <民国大马甲> 那山坡上的一切似乎都在波动,土石跳动,草木在这秋季摇曳着疯长
[22:20] <民国大马甲> 此时又听到厅堂内嗡嗡作响!
[22:21] <民国大马甲> 那个祖传的药匣子,此时竟发出金光
[22:23] * 罗斌 看这势头不对,快步走去马小三房前叫门
[22:23] <罗斌> “小兄弟,快起来!”
[22:23] <民国大马甲> 就在这时,你忽然听到一声巨吼!
[22:24] <民国大马甲> 金光乍现,晃得你睁不开眼
[22:24] * 罗斌 抬手挡着眼,过好一会才慢慢睁开
[22:24] <罗斌> (那先不叫人!)
[22:24] <民国大马甲> 等你在睁开眼——
[22:25] <民国大马甲> 天光已经放亮,你安然躺在炕上
[22:25] <罗斌> “唔……唔?”
[22:25] * 罗斌 揉揉额头坐起来
[22:26] <民国大马甲> 身上盖着被子,桌上是熄灭的油灯、钢笔、笔记本
[22:26] <民国大马甲> 周围一切如昨晚,并无二样
[22:27] <罗斌> “难道……只是梦吗?”
[22:27] <民国大马甲> 没有更合理的解释了
[22:27] * 罗斌 皱眉,可从来没有做过这么荒诞的梦
[22:28] * 罗斌 摇摇头把这事先放下
[22:28] <罗斌> “今天还得赶回去。”
[22:29] <民国大马甲> 你整理好衣服推门出去,正看到小三回来
[22:30] <民国大马甲> “罗大爷您起啦!您可真是神医!俺娘大见好,今早已经不烧了!”
[22:30] <民国大马甲> “这赶早去把药抓回来了。”他手里提着纸包
[22:31] <罗斌> “那是甚好。”
[22:31] * 罗斌 帮他看了看药
[22:31] <民国大马甲> 指导他怎么煎药时,你又瞥了一眼正厅里放着的药匣子:它依然静静在那,没什么异动
[22:33] <罗斌> “那个药匣子里面的是什么宝物?”
[22:33] <民国大马甲> “俺爹没说过,但听娘说,是能救命的东西。”
[22:34] <民国大马甲> “前天心急我就想要钥匙打开,但俺娘死活不给。说这是我们马家传家宝,要留给我用。”
[22:34] <民国大马甲> 他拍拍胸脯,“俺这年轻轻怎么用得着救命!”
[22:34] <罗斌> “看来是珍贵的药材。”
[22:34] <罗斌> “那确实要好好保管好才行。”
[22:36] <民国大马甲> “罗大爷我想了,您救了俺娘命,又不收药钱,只要不是杀人犯法,你要俺干啥俺就干啥。”
[22:36] <罗斌> “哈哈,你可放心,绝对不是什么犯法的门路。不如说还有正经的政府人员一同。”
[22:37] <罗斌> “详细的事情嘛,等到了沈阳汇合再细说吧。”
[22:37] <民国大马甲> “好!”
[22:38] <民国大马甲> 你又等了他一阵,他煎好药,和邻居同族表亲交代好事情
[22:39] <民国大马甲> 和他老娘一说,马大娘也是支持他跟你走:“罗大夫救了我的命,就是你亲大爷!罗大夫,他要是这一路有什么错,您放开抽他。”
[22:40] <罗斌> “大娘您可放心吧。”
[22:41] * 罗斌 嘱咐了一下养病的事宜
[22:41] <民国大马甲> 昨天的马车夫也来了。罗斌先上了车,马小三收拾了个小包也要跟着过来
[22:42] <民国大马甲> 突然被他娘拉住:“外面兵荒马乱,把这个带上。”塞给他一个小长条木盒,“记住,这个就是你的命,不到危急时刻别打开。”
[22:43] <民国大马甲> 马小三不明所以,只知道妥善保存好,当个护身符:“娘!您好好歇着养病,没个几天俺就回来了!”
[22:44] <民国大马甲> 一路颠簸
[22:45] <民国大马甲> 临近中午,二人回到沈阳城内,找到了旅馆
[22:45] * 罗斌 给其他人介绍了一下马小三
[22:46] <罗斌> “——如此这般,我就自作主张聘请马兄弟给我们当向导了。”
[22:47] <罗斌> “余小姐应该也不会介意吧?”
[22:47] <余曼丽> “挺好。”
[22:48] <民国大马甲> “见过余小姐!严姐姐!还有叶大侦探!”
[22:52] * 余曼丽 思索片刻,“小马,本地附近有没有什么名叫‘龙潭’之类的地方?”
[22:53] <民国大马甲> “龙……”他挠挠头:“沾龙字的地名倒还是有一些。”
[22:53] <余曼丽> “哦?比如说?”
[22:54] <民国大马甲> “二龙山,飞龙领,龙须沟子,还有些。”
[22:55] <叶宵> ”唔……“
[22:55] * 叶宵 深思熟虑
[22:55] * 余曼丽 摇头,“这些应该都不是。”
[22:55] <叶宵> “就叫你小马好了!”
[22:55] <民国大马甲> “是!”
[22:56] <民国大马甲> 他挺有眼力见:“大件行李就我负责吧!俺背着20斤柴翻山越岭也不是事。”
[22:56] <罗斌> “说起来,昨晚我做了个奇怪的梦,平素是不会做这种荒诞的梦的。”
[22:57] <罗斌> “梦里看到那山坡在动荡,而马家那个传家宝在发光。”
[22:58] <罗斌> “唔,大约是小马家往月亮方向的山坡。”
[22:59] <民国大马甲> “山坡动?哎呦,罗大爷您别是瞧见龙王爷翻身了。”
[22:59] <罗斌> “那是什么?”
[22:59] <余曼丽> “你说什么?”
[22:59] * 叶宵 凑上前去
[22:59] <民国大马甲> “龙、龙王爷翻身……?”
[23:00] <叶宵> “龙王爷住山里?"
[23:00] <余曼丽> “龙王爷翻身……是什么意思?”
[23:00] <严学仁> “一般是指地震吧”
[23:01] <民国大马甲> “那可不是一般的地震。一般地震得晃,龙王爷翻身那是……”他没啥文化,形容不好
[23:01] <民国大马甲> 但大概意思是地面会上下动
[23:01] <严学仁> “还有这种现象吗……真想见识一下”
[23:02] <民国大马甲> 罗斌听他一说,感觉和自己昨晚“梦到”的景象差不多
[23:02] <余曼丽> “你们为什么管那叫龙王爷翻身?这儿是山里,龙王爷不是都该在大江大河里吗?”
[23:02] <民国大马甲> “表面看着是土地山坡。可在之下,那就是一条大河。”
[23:02] <罗斌> “这可奇怪了,那个梦看到的确实是这样……莫非不是梦?”
[23:02] <民国大马甲> 他跺跺脚(虽然你们现在在宾馆二楼)
[23:03] <余曼丽> “诶?”
[23:03] <余曼丽> “竟然有暗河?”
[23:03] <民国大马甲> “往北那边管这叫老龙脉。”
[23:04] * 余曼丽 和叶宵对视一眼
[23:04] * 叶宵 点点头
[23:04] <叶宵> “小马,你知道有地方能下去吗?”
[23:05] <民国大马甲> “知道的!不过……”他不好意思一下:“知道是知道,可俺没下去过。俺爹那阵也就给指过路。”
[23:06] <余曼丽> “咦?还有谁找过这个‘老龙脉’?什么时候的事?”
[23:07] <民国大马甲> 他想了想:“罗大爷现在就是我亲大爷,大家都是罗大爷的朋友,没什么隐瞒的。”
[23:07] <民国大马甲> “俺家祖辈曾经下去过。”
[23:08] <余曼丽> “我不知道罗大爷和你怎么说的……我们其实在找一样关系到国运的古物。”
[23:09] <余曼丽> “日本人也在找它,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先得着了。”
[23:10] <民国大马甲> “国运……俺爹也说过,说过去满人就是沾了老龙脉的龙气才能入关。”
[23:10] <民国大马甲> “俺家也是因为在上次龙王爷翻身时,给道光皇帝进贡神药才发的家。”
[23:11] <民国大马甲> “不能让东洋鬼子抢了去!”
[23:12] <叶宵> “那我觉得宜早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
[23:12] <叶宵> “越晚留给我们‘竞争对手’的时间就越多。”
[23:13] <余曼丽> “这么看来,‘时间点’也是关键之一了……”
[23:14] <余曼丽> “确实,既然已经有了方向,就开始行动吧。”
[23:14] <罗斌> “看来这次是找对人了。”
[23:14] * 叶宵 点点头
[23:15] <叶宵> “那么各位,准备都做好了吗?”
[23:15] * 叶宵 扫视在座的所有人
[23:15] <严学仁> “当然”
[23:15] <罗斌> “很好。”
[23:16] <余曼丽> “唔,严小姐也一起来?”
[23:16] <民国大马甲> 马小三:“啥时走听您的!”
[23:17] <严学仁> “听说有龙王,就想去见识见识了”
[23:17] * 余曼丽 微笑,“这样也好。”
[23:18] <叶宵> “嗯,这就是为什么大侦探总可以临机应变”
[23:18] <叶宵> “我们出发”
[23:19] <民国大马甲> 叶大侦探一声令下,正式踏上寻龙之旅!
[23:23] <民国大马甲> 你们干脆买下两辆马车,方便大家野外行动
[23:23] <民国大马甲> 你们刚出城,城门边就有两个带着宽檐帽的探头
[23:24] <民国大马甲> “是他们,出城了。”
[23:24] <民国大马甲> “还有个小子不认识。”
[23:24] <民国大马甲> “新找的向导吧。你跟上,我去报告。”
[23:25] <民国大马甲> 那个人点点头,也过卡出城门
[23:25] <民国大马甲> 同时在城门上,还有一个穿军装的人看着两辆马车……
[23:26] <民国大马甲> 寻找地下暗河【老龙脉】中,大侦探一行将遇到什么?
[23:26] <民国大马甲> 请看下回!
[23:26] <民国大马甲> ----------------------------------城门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