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撼龙经·其之五  (阅读 250 次)

副标题: 遁地赴东瀛,初战哥斯拉

线上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Diver
  • ******
  • 帖子数: 2126
  • 苹果币: 3
撼龙经·其之五
« 于: 2019-03-28, 周四 23:56:13 »
[21:18] <忌话图|DM> ---------------------------------------
[21:21] <忌话图|DM> 昔年神仙大劫时,正道众人邀大荒二老一道,在东海外围剿老魔查双影
[21:22] <忌话图|DM> 战局绵延,搅动得四大动荡,天地翻覆
[21:25] <忌话图|DM> 最终大荒二老引爆了一颗混元一气球,鸿蒙玄黄气扫荡东海,万里方圆天塌地陷,海啸山崩,几把倭国沉于海下
[21:26] <忌话图|DM> 时经数十上百年,东瀛的灾害犹未全息
[21:30] <忌话图|DM> 现下里倭国一片废土,鲜有人烟,遍地里多有吸收了鸿蒙之气的异兽,神通广大不逊剑仙
[21:30] <忌话图|DM> 自然也没有往倭国去的飞机航班了
[21:33] <忌话图|DM> ---------------------------------------
[21:33] * 风丛云 刷了一下【】歌地图,掐指一算还挺远的样子……
[21:33] <忌话图|DM> 风丛云看看地图,算算时间,忽然又想起身上还有一枚太平百钱不曾还
[21:33] <风丛云> “也不是一时三刻就赶到的事,先了一桩吧。”
[21:35] * 风丛云 收拾一下,起身往邻镇那古董店去
[21:36] <忌话图|DM> 风丛云赶到临市,万金大押照旧是门可罗雀的样子
[21:37] <忌话图|DM> 进了门,大堂经理迎了上来,稍一愣神
[21:37] <忌话图|DM> “啊……您,前两天来过来着……”
[21:37] * 风丛云 朝经理点点头
[21:37] <风丛云> “没错。我与你们老板有约,请通告一声。”
[21:38] <忌话图|DM> “对了,老板说看到您就让您直接上去”
[21:38] * 风丛云 于是就上楼去
[21:40] <忌话图|DM> 这次上了三楼,红姊干脆懒的掩饰鬼气,电梯一停,对面房间的门就自己打开了
[21:40] <忌话图|DM> “进来吧”
[21:40] * 风丛云 微微皱眉,耸耸肩走入门去
[21:40] <风丛云> “打扰了。”
[21:41] <忌话图|DM> “客套话不多说了,东西拿回来了吗?”
[21:41] * 风丛云 把宝钱拿出来,放在身前桌上
[21:42] <风丛云> “可比你说的要凶险得多。”
[21:42] <忌话图|DM> 红姊点点头,随口又问
[21:43] <忌话图|DM> “凶险点也是常事……齐……我是说墓里的飞僵可曾出世?”
[21:44] <风丛云> “果然你知道这墓的故事。”
[21:44] * 风丛云 微哼一声,心想也瞒不过的
[21:45] <忌话图|DM> “看来是没事……那便罢了。”
[21:45] <忌话图|DM> “你上次是要问出手这枚符钱的卖主来着?”
[21:45] <风丛云> “没错,那人是谁?现在何方?”
[21:47] <忌话图|DM> “那人姓赵,名字我没问过,就住在本市。手机号给你你自己联系就行……先说好,那人是个普通凡人,没什么特异之处。”
[21:47] <忌话图|DM> 说着红姊就在一张粉笺上写了串电话号码递过来
[21:48] * 风丛云 接过纸条
[21:48] <风丛云> “正因为是凡人,消受不了过分的福缘。”
[21:48] <忌话图|DM> “说的也是,上真还有事吗?”
[21:50] <风丛云> “嗯……说来惭愧还有一事相求。”
[21:50] * 风丛云 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老实求助为好
[21:51] <忌话图|DM> “喔……”
[21:52] <忌话图|DM> 红姊微微一笑,眼睛眯了起来,颇似狐狸
[21:52] <风丛云> “我有些缘由要远赴东瀛一趟。红姊你也知晓那边的状况,看有无几个适合的法宝借用一下。”
[21:54] <忌话图|DM> “往东瀛去?……罢了,缘由我便不问,赶路用的灵梭我也收藏了几件,但东瀛凶险不少,你借去未必有还啊……”
[21:56] <风丛云> “给人送行这话可真是晦气哪。你瞧我也无身无长物可以抵押。”
[21:56] * 风丛云 摊摊手
[21:56] <忌话图|DM> “哼,罢了……上真记得再欠我一份人情就是”
[21:57] <风丛云> “那是自然,日后红姊如有所托必尽心尽力。”
[21:57] * 风丛云 拱手
[21:58] <忌话图|DM> 女鬼优雅地起身,脚不沾地飘到风丛云身旁,“恩……”
[21:59] <忌话图|DM> “倒是有一件法宝颇适合你用……看来”
[22:00] <风丛云> “你的眼光应该挺准。”
[22:01] <忌话图|DM> 只见红姊伸手从怀里一掏,取出了一具巴掌大小的风水式盘
[22:02] * 风丛云 皱起眉头仔细端详
[22:02] <忌话图|DM> “这件法宝叫遁龙舆,能载着人借风水龙脉遁走,遁速奇快,就是不见得哪都能去”
[22:03] <忌话图|DM> “寻常剑仙还是愿意御剑飞行,你倒是可以试试这个”
[22:04] <风丛云> “有趣,我正发愁剑术不精呢。”
[22:04] * 风丛云 接过来细细打量
[22:05] <忌话图|DM> 风丛云粗一打量,觉得这法宝除了遁术之外应该还有别的功用,但一时也看不出究竟
[22:06] <风丛云> “那就先行感谢,定然完璧奉还。”
[22:07] <忌话图|DM> “去吧去吧……别让姊姊我血本无归啊”
[22:08] * 风丛云 作揖行礼,然后转身离去
[22:12] * 风丛云 把男子的信息记入手机里加好提醒
[22:13] * 风丛云 给韩思水发了个微信告知起行,然后走到市郊荒凉处的一个龙脉节点
[22:14] <风丛云> “先试试看这个新玩具吧。”
[22:14] * 风丛云 掏出遁龙舆
[22:15] <忌话图|DM> 脚踏龙脉出土之处,手上式盘顿时嗡嗡作响,风丛云心中默想龙脉走向,只觉周身风起,周围景物掠影而后
[22:16] <忌话图|DM> 几乎是瞬息之间,风丛云就回到住所附近的一处龙脉之上
[22:17] <风丛云> “哇喔!这玩意真是厉害!”
[22:17] * 风丛云 定定神
[22:18] <风丛云> “我看得算好路线。”
[22:18] <忌话图|DM> 想来这件法宝遁速比凡人的飞机快上不少,但路径走不得直线,只能沿着龙脉曲折而行,算下来倒只比一般飞梭快了一两成而已
[22:19] * 风丛云 打开道门的APP,查了一下到东瀛的龙脉路线
[22:19] <风丛云> “胜在舒适,我可不喜欢在天上吹着冷风赶路。”
[22:20] <忌话图|DM> 风丛云展开堪舆全图,手指沿着龙脉比划,中华龙脉以昆仑为脊,东入沧海,在海底化为潜龙,本该在东瀛有数道支脉
[22:21] <忌话图|DM> 奈何天地大变,东瀛龙脉寸断,现下只剩一条,通往富士山下
[22:22] <风丛云> “唉也只得这么绕一圈了。”
[22:22] * 风丛云 寻思还得从山下遁出
[22:23] * 风丛云 深呼吸一口气,念起真言,专注于龙脉龙气上
[22:24] <忌话图|DM> 驾起遁光,风丛云借助龙脉,入海而东,一路上观看海底胜景万千且不絮表,也就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风丛云便来到瀛洲地界
[22:26] <忌话图|DM> 眼见得远方一座火山,乃是地脉汇聚,灵气所钟之处,偏偏火山锥被粗暴地炸开,豁去半边,岩浆吞吐,黑岩弥漫,如此已经几十年了
[22:26] <风丛云> “那便是昔日的灵峰,真是可惜可惜。”
[22:26] <忌话图|DM> 正看山景,风丛云忽觉有人在旁窥视自己
[22:27] * 风丛云 化作一道金光遁出,落在地面
[22:27] <风丛云> “是哪位道友,不妨出来一会。”
[22:27] <忌话图|DM> 从地脉中脱身,始才被窥视的感觉随即消散
[22:27] <忌话图|DM> 风丛云往空问了一声,迟迟无人应声
[22:28] <风丛云> “藏在地脉之中看来也非泛泛之辈。”
[22:29] * 风丛云 略一沉思,此时还是先找寻燧人钻为先
[22:30] * 风丛云 拿出手机一看……楞了一下
[22:30] <忌话图|DM> 之前韩思水说前辈将燧人钻放置在火山内温养,眼前倒是就有一座,不过东瀛现下火山众多,也不知运气如何
[22:30] <风丛云> “……这可真是,只得靠老法子了。”
[22:31] * 风丛云 叹一口气,索性也不靠罗盘,大步往山上走去
[22:32] <忌话图|DM> 一路上风丛云见到不少飞禽走兽,身上都缠绕着凶恶之气,与妖类又不尽相同,似乎感受到风丛云也非泛泛,倒是没有主动上来招惹的
[22:33] <忌话图|DM> 一路走到火山豁口之处,风丛云运起慧眼,往里望去,只见山内是一座熔岩湖泊,地火吞吐,炎毒肆虐,不时有火龙之属随生随灭
[22:34] <风丛云> “真是不得了,莫非我还得赴汤蹈火去了。”
[22:34] * 风丛云 翻了一下行李,找出老旧小型罗盘
[22:34] <忌话图|DM> 在熔岩湖中心,果然布有一座阵法,以五行运化之力汲取地心真火,在阵中运转
[22:35] <忌话图|DM> 阵眼之处已经烧成白炽一片,好似升起了一个小小的太阳
[22:35] * 风丛云 依着罗盘寻找这阵法的门道
[22:36] * 风丛云 一路小心下行,绕着熔岩湖而行
[22:36] <忌话图|DM> 这阵法布得颇巧,打个比方就是高压锅上的加压阀,贸贸然开启,只怕地火失衡,登时要天塌地陷,毒炎肆虐,开阵之人就要首当其冲
[22:37] <忌话图|DM> 要开启阵法,还得在阵外再步一套阵势,将地火分批引出,泄去压力,方能无害
[22:37] <风丛云> “唉,地火之法虽非所长,也是要试一试了。”
[22:38] * 风丛云 四下张望有什么可以用于结阵的物事
[22:38] <忌话图|DM> 就在风丛云观阵之时,忽觉大地一阵震颤,火山口蓦地一暗
[22:39] <风丛云> “怎么就这个时候了?!”
[22:39] * 风丛云 连忙后跳几丈
[22:40] <忌话图|DM> 眼见得远处有一头巨兽行来,这怪兽约有五十丈,长得与恐龙相仿,背生倒棘隐现红光,遍体黑鳞好像凝固熔岩一样的颜色
[22:41] <忌话图|DM> 只听怪兽一声低吼,就淌入熔岩湖中,轻车熟路往阵中走去,阵法受激,光芒大作,真火演化十八条火龙将怪兽团团缠住
[22:41] <风丛云> “这是何方怪兽……”
[22:42] * 风丛云 咂咂嘴,决定再退后一段,仔细观察一番
[22:42] <忌话图|DM> 怪兽也不见受伤,前爪扯下一条火龙,塞进嘴里,嚼得火星四溅,似乎颇为香甜
[22:43] <忌话图|DM> 连吃数条火龙,怪兽淌近了阵法核心,顿时禁制再发,空中凝出无数纯青火刀火剑,一齐落下
[22:43] <风丛云> “哈,真是难得的奇观,想不到这东瀛之地变得如此妖魔横行。”
[22:43] <忌话图|DM> 怪兽这次颇为吃痛,周旋片刻见讨不得好,又吞了几条火龙,方才转身离开
[22:44] <忌话图|DM> 看这架势,这怪物进犯此处已经不止一次了
[22:46] <风丛云> “这有点不妙,若是由得它胡来,我可布不了阵。”
[22:46] * 风丛云 转念一想,念起咒语隐去身形,远远跟在那怪兽身后
[22:47] <忌话图|DM> 吞火怪兽大摇大摆地一路走去,路上其余异兽纷纷避让,风丛云缀在后面,也不知是没被发现还是怪兽浑不在意
[22:48] <忌话图|DM> 不多时怪兽就在火山下的一座硫磺泉处停下,半身浸在水里,尾巴盘曲,昏黄的双眼微阖,似是假寐
[22:51] * 风丛云 先发挥本职特色,拿出罗盘验证一番四周龙脉五行走势
[22:51] <风丛云> “看来这便是巢穴了,兴许能查验出这家伙的弱点。”
[22:52] <忌话图|DM> 风丛云识龙认脉,不由皱眉,虽说东瀛龙脉多断,但此处龙脉断的尤其干脆,可谓是肝肠寸断,几乎找不出一处连贯的走势来
[22:53] <风丛云> “这……可真是超乎所料,莫非这怪兽就以龙脉为食……”
[22:56] * 风丛云 思索了几个法子,决定还是稳妥一点
[22:56] * 风丛云 返回灵峰附近,寻找适合布阵之处
[22:58] <忌话图|DM> 风丛云在灵峰与怪兽巢穴之间觅了一处所在乃是两道恶龙相冲之处,左近青龙妒主,朱雀低伏,正好可以布下一处相争杀龙的困局
[22:59] <风丛云> “嗯……好,虽然要花点功夫,但也是个好地方。”
[22:59] * 风丛云 计算了一下,就开始动手改造四周地势,布下阵法
[23:01] <忌话图|DM> 风丛云手上没有合适的镇物,只能亲手搬石移木,修改格局,足足费了半天光景,才把风水阵局布置停当
[23:02] <忌话图|DM> 东瀛地脉力量不强,煞气却凶,这阵局一旦激发,寻常散仙一时也无法脱身
[23:02] * 风丛云 借调一方流水拟作青龙,又引来灵峰火气,将此处风水格局调得相当凶险
[23:03] <风丛云> “啧,早知如此就该多借几个移山倒海的法宝。”
[23:04] <忌话图|DM> 远处怪兽假寐依然,不是吃就是睡的生活看起来十分惬意
[23:04] * 风丛云 伸展一下劳累的筋骨,自从习惯用先进的电子器械后就很少再如此伤筋动骨一般的劳作了
[23:05] * 风丛云 调匀气息,又登上灵峰豁口仔细审视清楚,将地火大阵了然于心
[23:05] <风丛云> “好了,休息差不多该开工了。”
[23:06] * 风丛云 拿出几道符咒,念起避火诀,往那怪兽巢穴而去
[23:07] <忌话图|DM> 风丛云摸到怪兽附近,从近处感受,越发感到怪兽身上散发着奇妙的气息,与妖气的浑浊不通,归根到底是天生地养的一段灵气
[23:08] <忌话图|DM> 但气息又极其凶蛮狂暴,令人望而生畏
[23:08] <风丛云> “也不是纯粹的妖魔,若是好生引导倒也可算得上圣兽。罢,也不是我该想的事,正事要紧。”
[23:09] * 风丛云 掐起避火诀,右手连甩出五道符咒,引天雷轰击
[23:10] <忌话图|DM> 五雷落下,打在怪兽身上,稍稍摧破了几枚鳞片,怪兽懒洋洋地睁眼,往四周看看
[23:10] <风丛云> “哎呀,连吃痛都没,还真是伤人。”
[23:10] <忌话图|DM> 就在这时,风丛云忽然心生警兆,只听身后恶风响动,怪兽悄然间已经用尾巴横扫过来了!
[23:11] * 风丛云 脊背一寒,忙跃起闪开!
[23:11] <风丛云> “如此大的怪兽真是未曾处理过……”
[23:12] * 风丛云 确是没有对付巨大妖魔的经验,冒出一丝冷汗
[23:12] * 风丛云 看怪兽已经注意到自己,忙转身后退,引诱它往陷阱去
[23:12] <忌话图|DM> 见偷袭未曾得手,怪兽轰然起身,硫磺泉水四溅,巨兽抬起大脚,就朝风丛云踩来
[23:13] * 风丛云 竭力左右闪避,不时以雷光还击挑衅
[23:14] <忌话图|DM> 怪兽一连几下不曾踩中,越发愤怒,追着风丛云大步赶上
[23:14] <忌话图|DM> 一追一逃,不多时就来到布阵之所
[23:15] * 风丛云 从阵中生门而入,立于阵眼处
[23:16] <忌话图|DM> 怪兽不辨方位,入阵占了休门
[23:17] <忌话图|DM> 虽然不在死惊伤三门之上,但也顾不得许多了
[23:17] <风丛云> “很好!不管你是何方妖孽,给我乖乖困在此处吧!”
[23:17] * 风丛云 运起真气,几道符咒飞出,激活阵中要点,引五行之气化作青龙朱雀
[23:18] <忌话图|DM> 怪兽牵动气机,风水阵局悄然发动,一龙一雀两道虚影陡然凝实,绕地盘旋,掀起五色光岚,层层叠叠,数百道屏障也似,将巨兽掩在其中
[23:19] <忌话图|DM> 怪兽受惊,横冲直闯,阵势轰然颤动,却也挺了下来
[23:19] <风丛云> “好。”
[23:19] * 风丛云 眼看阵法已成,心知要抓紧时间
[23:20] * 风丛云 循生门出阵,大步奔向灵峰熔岩湖
[23:20] <忌话图|DM> 风丛云遁出阵法,忽觉一阵心悸
[23:21] <风丛云> “……莫不是忘了什么……”
[23:21] * 风丛云 掐指一算
[23:21] <忌话图|DM> 忽然间地气如同滑入漏斗,向怪兽所在之处汇聚,身后只听一声巨吼,牵动天象异变,层云汇聚在空中聚成一道凶眼
[23:22] <风丛云> “怎么回事!?”
[23:22] * 风丛云 回头看向天上不详的气象
[23:22] <忌话图|DM> 下方怪兽张开大口,一道赤红光柱喷涌而出,穿透阵法如穿腐土,直抵数里之外
[23:23] <忌话图|DM> 光柱路径上万物湮灭,赤红电芒四射
[23:24] * 风丛云 堪堪避开,即便依着避火诀也是浑身灼伤
[23:24] <忌话图|DM> 一击破去阵势,余波犹未散去,东瀛本就岌岌可危的龙脉在这一击之下纷纷颤抖,眼见又要破损
[23:24] <风丛云> “太小看这家伙了……”
[23:25] <忌话图|DM> 这时地脉中忽又显出一股奇妙的气息来,依天一生水之力,勉强稳住地脉
[23:26] <忌话图|DM> 怪兽发威之后,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低声吼叫,低头看向大地深处,过了一会,转身往巢穴走去
[23:27] <风丛云> “又来一个吗,这可得算三倍加班费啊。”
[23:27] * 风丛云 看怪兽离开,揉揉额头
[23:29] * 风丛云 略略沉思,往龙脉那边走去
[23:30] <忌话图|DM> 现下回想起来,从龙脉遁入东瀛时,也有被窥视的感觉,与刚才修补龙脉的气息颇有相似之处
[23:30] <风丛云> “这边的也许善意一点……”
[23:30] <忌话图|DM> 但对方气息弥漫,如同水雾,一时间找不到本体究竟藏在什么地方
[23:31] * 风丛云 叹一口气
[23:32] * 风丛云 索性念起真言,驱动遁龙舆,化作一道金光遁入地脉
[23:34] <忌话图|DM> 与来时不同,经刚才一战,灵峰之下的地脉好似一锅沸水,风丛云投身而入,也稳不住身子,只能随波逐流而已
[23:34] * 风丛云 既然抵抗不住,就顺水推舟,顺着龙脉潜行
[23:35] <忌话图|DM> 顺着地脉流向,风丛云越潜越深,几乎抵达地下渊泉所在,周遭一片漆黑,便是慧眼也难见五指
[23:36] <忌话图|DM> 耳听得周遭有水流之声,大概是龙脉与地下河合流了
[23:36] <忌话图|DM> 风丛云稳住身子,忽觉有人以神意轻轻一触自己
[23:37] <风丛云> “呃?何人?”
[23:37] * 风丛云 压住吃惊的反应,小心应对
[23:38] * 风丛云 从怀里拿出一道符,念了几声,符上燃起如蜡烛一样的火光
[23:38] <忌话图|DM> 那道神意一触即收,好像被人碰到的含羞草,风丛云小心感应,四周又空空如也了
[23:39] <忌话图|DM> 风丛云点着火光,映照四周,光芒一现,顿时七彩流光乍现,原来地下河已经流入了一处地库,周围尽是水晶棱柱,在光照下折出无数彩虹
[23:40] <风丛云> “真是蔚为壮观!”
[23:40] * 风丛云 四下看看刚才触及自己之人在哪
[23:40] <忌话图|DM> 细看这些晶石,又非普通石头之属,而是某种能够放大神识的灵物
[23:41] <忌话图|DM> 风丛云四下查看,刚才那道神识再度出现,轻轻触了风丛云一下
[23:41] <忌话图|DM> 这次风丛云有了防备,沿路追溯,果然是借助晶石跳转而来
[23:42] * 风丛云 这次尽可能平静心思,循着气息寻找
[23:42] * 风丛云 依晶石方位逐步溯源而上
[23:42] <忌话图|DM> 风丛云循着气息,细细揣摩,心中渐渐有了定见
[23:45] <忌话图|DM> 那道气息的主人并不弱小,但极其羞怯,一经接触,立刻就散化如地脉当中,俨然没有固定的形体
[23:45] <忌话图|DM> 虽说天地万物俱是一气所化,但这种离形散化的本领却只有先天真灵能有
[23:46] * 风丛云 揣摩一番后,就地盘调息打坐,以神识触及晶石,以期更接近这灵气状态
[23:47] <风丛云> “——我是风丛云,自大陆渡海而来。你是何人?”
[23:47] <忌话图|DM> 风丛云盘膝而坐,渐入定境,神意似存似亡,绵绵密密,竟也散入晶石之中
[23:48] <忌话图|DM> 这次与那道灵识纠缠在一起,一句你是何人问出,地脉忽生反应
[23:48] * 风丛云 并非以简单的口舌言语,乃是借神意发声,彷如晶石的天然振动
[23:48] <忌话图|DM> “我……我?对,我是我……我是谁?”
[23:49] <风丛云> “没错,你是谁?想起来你是什么人”
[23:49] <忌话图|DM> 仿佛第一次认清“自我的存在”,在风丛云的感应中对方忽然清晰起来
[23:50] <忌话图|DM> “我……我是我……我是……我即龙脉……我乃……”
[23:50] <忌话图|DM> “——壬龙”
[23:51] <忌话图|DM> --------------------------------------------
[23:51] <忌话图|DM>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