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M:tAw 2E]附錄一-沉睡者-沉睡詛咒  (阅读 290 次)

副标题: 其實只是想翻失調/失諧的規則而已

离线 Agrelletto

  • Peasant
  • 帖子数: 16
  • 苹果币: 0
[M:tAw 2E]附錄一-沉睡者-沉睡詛咒
« 于: 2019-09-19, 周四 19:42:55 »
謊言意味著變成覺醒者很糟糕,也意味著沉睡很糟糕。它也意味著,當覺醒者意外或刻意地打擾到沉睡但無法覺醒之人時,狀況會變得很棘手。

沉睡詛咒(Curse of Quiessence)
上界造就了一部份的下界,而那些部分以源於上界的訊息和象符出現。但這些穿越深淵的訊息被深淵所污染。沉睡者—我們,我們中的大多數人,這星球上每個喬、喬治和阿米娜—只看到這些扭曲的訊息而不是真實。因此,沉睡者的靈魂被賦予了選擇看見在真實之間,由深淵提供的那無法被人理解、恐怖且不可能存在的替代品。她的選擇只是一個非選(non-choice),因此她陷入了沉睡。那非選即是沉睡詛咒。

-----------------------------------------------------------------------------------------------------------------------------------
邊欄:顯眼魔法
當沉睡者看見顯眼的魔法,無論是在施法期間還是在稍後遭遇它的效果,沉睡詛咒就會來臨。所以如何定義顯眼?法術的效果必須要很明顯地是超自然的,而且沉睡者必須要能察覺並意識到魔法達到不可能的事情。在施法時不顯眼的法術避開了矛盾的骰池加值,然而如果它們對於稍後遇到的沉睡者來說很顯眼的話,那就會受到失調(Dissonance)的影響。
-----------------------------------------------------------------------------------------------------------------------------------

詛咒之痛(The Curse Hurts)
當沉睡者面對上界力量時,她無法從中找出合理的解釋。每當她被強迫面對這痛苦的非選時,由於她的心靈和靈魂正在與這些互相衝突且不可能的訊息搏鬥,這傷害了她的內在深處。一部分的她在與不可能搏鬥的壓力下破碎。從那之中恢復可能需要經歷艱苦歷程,或者坦白說,從沒發生過。

目擊顯眼的上界或深淵顯現的沉睡者,總是會承受對於人格(Integrity)的崩潰點。

詛咒前是傲慢(Before Curse, Comes Hubris)
根據向誰詢問,你可能會知道沉睡詛咒的存在可能是由傲慢—有意識且有目的地讓大眾保持在無知之中的欲望—所導致。相信四稜鑽那關於天督進入上界並關閉往上界大門的故事與相信沉睡詛咒是源於傲慢是一樣的。所以每當有法師對沉睡者施加詛咒的磨人顯現時,它不僅衝擊了沉睡者的人格,也違反了法師的智慧。

由於你的魔法導致沉睡者有機會失去人格的狀況下,這對擁有智慧者(Enlightened)或知道者(Understanding)等級智慧的角色而言是一項傲慢之舉(Act of Hubris)。

詛咒滋養矛盾(The Curse Feeds Paradox)
將沉睡者曝露在上界之中意味著她必須從深淵中想出對應的扭曲象符,即使象符本身是純淨且完美(並因此本身只會有一點點可能或甚至不會引發矛盾)。由於無法將上界的言語和深淵所暗示的替代性謊言分開,她便攜帶著深淵的一小部分,進而腐化覺醒者的願景。

任何目擊顯眼法術的沉睡者會為矛盾骰池增加1顆骰子。這會讓那些原本沒有矛盾危險的法術也必須進行矛盾檢定。

社會性動物(Social Creatures)
人類本質上是社會性動物,在合作下能發揮出最大的力量。在下界裡,人類共同承受著謊言,儘管沉睡者們不理解它也無法討論它,但他們在集體意識的層面上共享著這份重擔。這是深淵為何如此強大的原因。人類的互相連結賦予謊言力量,並讓它變得更加強大和複雜。然而,在無法傳播這份包袱的情況下,謊言很可能每次只能壓垮一個人。

多個沉睡者目擊顯眼法術對矛盾檢定提供的骰子並非疊加。少數人會讓檢定獲得9重骰,都市中街上的人潮提供8重骰,一大群人會讓檢定獲得純熟特性。

失調顯現(Dissonance Made Manifest)
當沉睡者與非選奮鬥時,那創造了內在衝突,並沿著循環回饋給世界。這種什麼是真什麼是假的衝突不只是玷汙了她自己的靈魂和心靈,也會在她曝露於上界象符之中時污染它們。覺醒者稱這種現象為失調,一種沉睡詛咒作用在他們嘗試創造的魔法上的殘酷後續成本。失調不只會影響法師的法術,而是所有曝露在上界之中的東西。更糟的是,它讓深淵實體變得更加強壯。

在每個沉睡者目擊顯眼上界魔法的場景結束時,將她的人格作為骰池,將法術奧秘等級、上界實體的階級或說書人對其他魔法現象設置的數字作為阻斥。對抗領地(Demesne)的失調會受到用來創造領地靈魂石數量的阻斥。多個沉睡者時不需要進行多次檢定,而是使用和矛盾檢定一樣的擲骰把戲。

戲劇性失敗:該效應不受影響,而且沉睡者承受崩潰點。

失敗:該效應不受影響。

成功:如果成功數超過阻斥等級:
法術:每個成功數讓1項法值減少1階,首要法值最後才會減少,法值最多減少到該項的最低階。如果每項法值都降到最低,那更多的成功數會摧毀該法術。

上界實體:該實體受到等同成功數的致命傷害。

領地:領地受到壓制並停止運作,直到在接下來(檢定成功數)週內沒有沉睡者在範圍內。

格外成功:同上,此外也包含:
法術:移除法術的一項延展效果。

上界實體:造成的傷害變成惡性傷害。

領地:領地被永久摧毀。這不會影響靈魂石,能如99頁所述建立一座新的領地。

傳承造詣和流溢世界免疫失調。在檢定上將深淵實體視為上界實體,但它們不會阻斥成功數,而且失調會治療它們等同成功數的靈氣值並給予等量靈髓。

遺忘(Letting Go)
簡單來說,沉睡者在事後無法回想起目擊上界和深淵的事情。如果在沉睡詛咒中有任何恩惠,那就是這個。這遺忘的仁慈可說是苦樂參半。這表示了沉睡者保護著謊言甚至滋養它,並且讓她自己無法覺醒。然而,這替代品實在太糟糕了。如果她能回想起那個事件,那麼她又會面對內在衝突並且再一次地承受這份痛苦。這表示著每當她想著那天、那些人、那個時刻,那些理解起來太折磨人的象符會讓她再一次地崩潰。完全地忘掉整件事,或更常見的,修改那些記憶來移除上界和深淵的影響,這保護沉睡者免於快速地通往完全精神崩潰。那些與沉睡者密切合作的法師有時會爭論說這種遺忘是否不是沉睡詛咒的一部份,而是堅韌的人類心靈設法求生的嘗試。

在直接曝露於上界或深淵的場景之後,沉睡者忘記她所看見的,或她所回想起來的改變了,往凡俗的方向變化。任何嚴重地戳破那些虛假記憶、讓他們懷疑那段記憶,或使用魔法糾正他們的嘗試會觸發崩潰點,就像她再次進入到第一次目擊那創傷性事件的情況,接著那段記憶又再次地被移除。那段記憶就像在現實中的一樣難受,沉睡詛咒帶來的衝突就是如此強大。冥寂(Quiessence),就像失調,不僅限於法師的法術。沉睡者所有關於史前遺跡(Ruin of the Time Before)的內部景象、狂人(Mad)的存在、流溢世界和目擊上界或深淵實體的記憶也都會被隱蔽。
« 上次编辑: 2019-09-19, 周四 19:45:22 由 Agrellett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