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D&D5e】玉米田怪谈-结团  (阅读 581 次)

副标题:

离线 tangys

  • 绝对萌新
  • 版主
  • *
  • 帖子数: 1252
  • 苹果币: 4
  • Ahhh~Our blood runs cold
【LOG-D&D5e】玉米田怪谈-结团
« 于: 2018-11-04, 周日 09:36:58 »
一楼占坑
« 上次编辑: 2018-11-05, 周一 14:01:20 由 tangys »
> 化外缉凶(Wild Hunt) coc7e 已完结
> 斯特拉德的诅咒(Curse of Strahd) d&d5e 论坛团进行中
> Sea Legs d&d5e面团 (颅骨与镣铐)瞎改
> 野兽之日 coc7th irc文字长团 明年暂定
> 风暴君王之雷霆(SKT)d&d5e 语音团准备中
> 收到过PL的喜糖(1/1)
> 两名PL生娃去了(1/1)
> 收到过PL赠送的八方旅人(1/1)
> 组织过一次5天的跑团合宿(1/1)
> 开始尝试写语音团/面团团报(3/3)
> 连续蹭了快3年PL家的团餐(N/N)

离线 tangys

  • 绝对萌新
  • 版主
  • *
  • 帖子数: 1252
  • 苹果币: 4
  • Ahhh~Our blood runs cold
Re: 【LOG-D&D5E】玉米田怪谈
« 回帖 #1 于: 2018-11-04, 周日 09:38:21 »
劇透 -   :
10月 31 20:51:55 *   DM|tangys 已将主题更改为:玉米田怪谈 午后: 泰利玛家中
10月 31 20:52:22 *   walker3715 已退出(Quit: 离开)
10月 31 20:52:45 <DM|tangys>   在来到巴洛维亚村之后,  虽然始终有些不太习惯这里阴冷和绝望的氛围.
10月 31 20:52:53 <DM|tangys>   但终究还是安顿了下来
10月 31 20:53:23 <DM|tangys>   外来者, 这个称呼始终伴随着你们.
10月 31 20:53:36 *   托尔贝拉|04f 望着这里气氛阴森的树木发呆
10月 31 20:53:50 *   雅登|Rena 认为这只不过是暂时的,我总会回到原来的世界去
10月 31 20:53:59 *   泰瑟尔|Ra酱 背着提琴慢慢悠悠地晃来晃去
10月 31 20:54:08 *   DM|tangys 决定跳过废话的开头
10月 31 20:54:14 *   walker3715 (nickY@BE392252.EBAD0FFA.8E77AB6A.IP) 进入了 #碎片航海者的茶会
10月 31 20:54:17 <托尔贝拉|04f>   (太干脆了!)
10月 31 20:54:32 <雅登|Rena>   (唐:我们直接开打吧xxxxx)
10月 31 20:55:01 <DM|tangys>   泰利玛是这次任务的委托人, 这是一个皮肤苍白有着灰棕色长发的女人
10月 31 20:55:49 *   托尔贝拉|04f 倚着几乎跟自己一般高的长木棍,等待着委托人开口讲话
10月 31 20:56:02 <雅登|Rena>   您好,女士。雅登·瓦里森为您效劳。
10月 31 20:56:06 *   冷|Ga酱 进屋之后呆呆地倚靠在墙上
10月 31 20:56:16 *   雅登|Rena 右手握在胸前,鞠躬。
10月 31 20:56:34 *   冷|Ga酱 随便地扫视一下房间
10月 31 20:56:43 *   泰瑟尔|Ra酱 打量了一下其他接受委托的人,轻轻地皱了皱眉头
10月 31 20:56:56 <托尔贝拉|04f>   (我记得卓尔有种族歧视x
10月 31 20:57:12 <DM|tangys>   房间里还有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躺在壁炉旁的一张摇椅上
10月 31 20:57:17 <雅登|Rena>   (不是双向歧视ma)
10月 31 20:57:26 <冷|Ga酱>   (她是没有种族歧视的卓尔,话题完结x
10月 31 20:57:30 <托尔贝拉|04f>   (地上人更重要的是 害怕卓尔啊
10月 31 20:57:44 *   雅登|Rena 目不斜视,专心等着委托人开口。
10月 31 20:57:47 <DM|tangys>   泰利玛蓝色的眼眸中满是悲伤, 她指了指那边始终凝视着炉子中跳动火焰的姑娘
10月 31 20:58:04 <DM|tangys>   "是这样的..."
10月 31 20:58:05 <泰瑟尔|Ra酱>   泰瑟尔|Ra酱: 不知是何事令你心烦,女士?
10月 31 20:58:15 <托尔贝拉|04f>   (咱们说话还是带引号吧
10月 31 20:58:47 *   泰瑟尔|Ra酱 随着对方的话望向那个女人
10月 31 20:58:47 *   冷|Ga酱 把浑浊的目光转向她
10月 31 20:58:54 <DM|tangys>   "这是我的好友, 确切的说是我的挚友"
10月 31 20:59:26 <DM|tangys>   "她的每个晚上都被噩梦所困扰" 说完泰利玛停顿了一下
10月 31 20:59:27 *   walker3715 已退出(Quit: 离开)
10月 31 20:59:36 <DM|tangys>   "是关于她家小时候发生的一件事"
10月 31 21:00:04 <泰瑟尔|Ra酱>   ”愿闻其详。“
10月 31 21:00:29 <雅登|Rena>   (RA为什么和我是一个颜色xxx)
10月 31 21:00:43 <DM|tangys>   "她经常会大喊着'不要!!!'然后醒来..."
10月 31 21:00:56 *   冷|Ga酱 专心地听她说话
10月 31 21:01:11 <DM|tangys>   泰利玛的拳头的头微微低下, 看着你们
10月 31 21:01:12 <托尔贝拉|04f>   (给自己用橘色是Ra的个人爱好
10月 31 21:01:38 <DM|tangys>   "我希望你们能去听听她的故事, 帮她解决她的困扰...."
10月 31 21:01:45 *   托尔贝拉|04f 在视线转向自己的时候,以几乎微不可见的角度点了点头
10月 31 21:01:57 <DM|tangys>   "这, 就是我的委托" 随后微微点了点头
10月 31 21:02:26 *   托尔贝拉|04f 依然站在后面,只把视线转向姑娘
10月 31 21:02:33 <冷|Ga酱>   (为什么她自己身为姑娘的好友
10月 31 21:02:44 <冷|Ga酱>   (自己不去听一听她的故事呢OWO
10月 31 21:02:53 <雅登|Rena>   (teat)
10月 31 21:03:14 <雅登|Rena>   (test
10月 31 21:03:17 <DM|tangys>   ( 哎呀, 希望让她自己来讲 (
10月 31 21:03:44 <泰瑟尔|Ra酱>   “我会尽力帮助的。”
10月 31 21:04:03 *   泰瑟尔|Ra酱 心想有故事的话又可以拿来赚钱了
10月 31 21:04:44 <DM|tangys>   那个姑娘, 名叫西比拉的姑娘此时才将头转向了你们
10月 31 21:04:47 *   walker3715 (nickY@BE392252.EBAD0FFA.8E77AB6A.IP) 进入了 #碎片航海者的茶会
10月 31 21:04:50 *   walker3715 已退出(Quit: 离开)
10月 31 21:05:14 <DM|tangys>   她棕色的眼中满是回忆的痛苦.
10月 31 21:05:34 *   DM|tangys 开始简述故事部分
10月 31 21:05:36 *   冷|Ga酱 沉默地点了点头,把自己从思绪中解放出来,条件反射式地服从命令
10月 31 21:06:33 <DM|tangys>   巴洛维亚村有很多的怪谈, 这里有人会说起精灵拜访农夫, 在收留一夜后给田地献上祝福的传说.
10月 31 21:06:37 *   泰瑟尔|Ra酱 心里已经开始编织故事的开头
10月 31 21:07:05 <DM|tangys>   但西比拉的故事, 则凶险的多, 并且从她的语气中听起来,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10月 31 21:07:41 <DM|tangys>   几年之前, 巴洛维亚村庄的边缘, 靠近密林的位置的有一间农庄.
10月 31 21:08:24 <DM|tangys>   卡珊德拉·奥玩纳和丈夫菲纽斯, 西比拉的父母则居住在那.
10月 31 21:09:02 <DM|tangys>   由于位置偏远, 西比拉总是会代替她的父母去往村子, 来完成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交易.
10月 31 21:09:26 <DM|tangys>   这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远离自家农场, 去镇上消磨可是难得的机会.
10月 31 21:10:11 <DM|tangys>   而在平常的某一天里, 在与父母告别去往村子的时候
10月 31 21:10:25 <DM|tangys>   那天正是万圣节, 虽然日子无聊, 但节日还是照过.
10月 31 21:11:30 *   DM|tangys 以下是西比拉第一视角
10月 31 21:11:55 <DM|tangys>   "我还记得那天, 我的父亲把麻袋挂上木制的十字架做身子"
10月 31 21:12:19 <DM|tangys>   "母亲在一个巨大的葫芦上雕刻稻草人的脸"
10月 31 21:12:43 <DM|tangys>   "但是我始终觉得....那不对劲"
10月 31 21:12:55 <雅登|Rena>   (weishenme是个葫芦)
10月 31 21:13:11 <DM|tangys>   "那天我一直在心里想着这件事, 于是在村子里呆了好久, 等我回过神, 已然是天黑."
10月 31 21:13:25 *   泰瑟尔|Ra酱 听到这句话,打起精神继续听
10月 31 21:13:29 <托尔贝拉|04f>   “……大概的、时刻是?”
10月 31 21:13:49 *   托尔贝拉|04f 指的是感觉到不对劲的时机,不过显然语言功能退化了不少
10月 31 21:13:50 <冷|Ga酱>   (南瓜也是葫芦科的)
10月 31 21:14:13 <雅登|Rena>   “后来发生了什么,女士?”
10月 31 21:14:53 <DM|tangys>   "大约是一天晚上夜已全黑的时候" 西比拉完全不知道托尔贝拉说的意思
10月 31 21:15:26 <DM|tangys>   "后来我决定去泰利玛家中过夜, 我并没有足够的勇气连夜赶回家里"
10月 31 21:15:37 <DM|tangys>   说着她的双手捏起了自己的衣角
10月 31 21:16:17 <雅登|Rena>   “请不要害怕,这里没有什么能伤害你。”
10月 31 21:16:59 <DM|tangys>   "在睡着的时候, 我梦到了一个...疯狂的幻象"
10月 31 21:17:14 <DM|tangys>   "我看到我的母亲...我的母亲举着刀, 走向我的父亲"
10月 31 21:17:15 <冷|Ga酱>   “毋需忧虑,请汝继续便是。”
10月 31 21:17:37 <DM|tangys>   "我对着我的父亲尖叫, 喊着他小心, 但是他好像听不到我说的"
10月 31 21:17:47 *   雅登|Rena 皱眉
10月 31 21:18:21 <DM|tangys>   "母亲拿着那把镀银的小刀插进了我的父亲的后背"
10月 31 21:18:31 <DM|tangys>   说到此时, 她的双手已经在发抖
10月 31 21:18:52 <DM|tangys>   "我的母亲举起我父亲的尸体, 放在了那个诡异的稻草人手上"
10月 31 21:18:54 *   泰瑟尔|Ra酱 挑挑眉毛,心想这倒像是自己幼时常见的故事
10月 31 21:19:42 <冷|Ga酱>   “然,此应为梦幻之物,汝何惧之至此?”
10月 31 21:19:45 <DM|tangys>   "我就这样看着....看着稻草人抬起胳膊, 捡起父亲的身子, 放在那张....刻的歪歪斜斜的嘴巴前"
10月 31 21:20:26 <DM|tangys>   "用参差不齐的尖锐牙齿, 像刀子一样切碎吃了下去..."
10月 31 21:20:56 <DM|tangys>   她看向了出言的冷, 脸色似乎都有些发白
10月 31 21:21:12 <DM|tangys>   "之后我再也没有回去过....."
10月 31 21:21:24 <DM|tangys>   "但我的父母也没有来找过我"
10月 31 21:21:29 <托尔贝拉|04f>   “已经过去了多久了?”
10月 31 21:22:01 <DM|tangys>   "20年" 简短的话语, 漫长的时间
10月 31 21:22:03 *   冷|Ga酱 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安抚她
10月 31 21:22:16 <雅登|Rena>   “万圣节……今天也是万圣节。”
10月 31 21:22:17 <冷|Ga酱>   (至于吗OWO)
10月 31 21:22:24 <DM|tangys>   西比拉没有抗拒冷的安抚
10月 31 21:22:25 *   托尔贝拉|04f 沉默下来,但是脸色猛地一沉
10月 31 21:22:50 <DM|tangys>   "在那之后的每一个天, 每一个晚上"
10月 31 21:23:17 <DM|tangys>   "我都会梦到那个在田地上徘徊的稻草人"
10月 31 21:23:28 <DM|tangys>   "我实在是一个胆小的人...."
10月 31 21:23:30 *   泰瑟尔|Ra酱 想起自己编造的那些故事,觉得她可能是听哪个诗人的演出而产生的噩梦
10月 31 21:23:56 <雅登|Rena>   “很遗憾听到这些。我们能为您做些什么?”
10月 31 21:24:04 <DM|tangys>   "我想等着父母来接我...但...."
10月 31 21:25:19 <托尔贝拉|04f>   “所以……你需要的大概是……”
10月 31 21:25:34 <DM|tangys>   "我想拜托你们去看一看, 找回那把镀银的小刀"
10月 31 21:25:36 *   托尔贝拉|04f 为了找出对应的用词在脑袋里搜索了半天
10月 31 21:25:39 <托尔贝拉|04f>   “确认?”
10月 31 21:25:41 <冷|Ga酱>   “不应为梦幻之事牵绊自身,且由吾等去汝家乡做一个见证。”
10月 31 21:26:02 *   雅登|Rena 打量着西比拉,思忖这位姑娘大概多大年纪了。
10月 31 21:26:26 <冷|Ga酱>   “汝之家人今之所在何处?”
10月 31 21:26:30 *   DM|tangys 低声说道超不多33了罢 (
10月 31 21:26:36 <泰瑟尔|Ra酱>   “恕我直言,这听起来更像是你听了什么故事而导致的噩梦。如果你需要些什么让自己安心一些的话,我倒是可以去探看一番。”
10月 31 21:26:36 <托尔贝拉|04f>   (我去个洗手间
10月 31 21:27:40 <DM|tangys>   "我们去远远的看过" 泰利玛在一旁出言补充
10月 31 21:27:42 <冷|Ga酱>   “所言极是,汝是否欲与吾等同行?”,向着西比拉伸出一只手
10月 31 21:28:09 <DM|tangys>   "在远处看到已经是一片废弃的农庄之后, 因为恐惧便再也没有往前踏足一步"
10月 31 21:28:16 *   冷|Ga酱 转向泰利玛
10月 31 21:28:58 <冷|Ga酱>   “亦有可能是其父母遍寻不得其女,远游而去。”
10月 31 21:29:26 <冷|Ga酱>   “梦幻之事不可作真。”
10月 31 21:29:30 <DM|tangys>   泰利玛摇摇头
10月 31 21:29:34 *   泰瑟尔|Ra酱 心里觉得这件事并不需要这么多人同去,不过没有作声
10月 31 21:29:57 <托尔贝拉|04f>   如果是那样,应该早就造访过这里了
10月 31 21:30:01 <DM|tangys>   "这也是我的一个请求, 如果可以, 请帮忙确认一下, 再不济, 找回那把镀银匕首也行"
10月 31 21:30:10 <托尔贝拉|04f>   ……虽然是这么想的,不过一时半会不知道如何如此表达出来
10月 31 21:30:20 <托尔贝拉|04f>   “尽力而为。”
10月 31 21:30:21 <雅登|Rena>   “既然有能帮上忙的地方,在下必然尽我所能,请您安心。”
10月 31 21:30:45 <冷|Ga酱>   “汝为何如此在意匕首?”
10月 31 21:30:55 *   托尔贝拉|04f 握紧木棍,微微行礼作为回应
10月 31 21:30:59 *   雅登|Rena 郑重地点头
10月 31 21:30:59 <冷|Ga酱>   “其可有甚特别之处?”
10月 31 21:31:02 <DM|tangys>   ( 因为他们穷困的家庭非常需要镀银的玩意 (nibiz
10月 31 21:31:12 <DM|tangys>   "因为那是一个心结"
10月 31 21:31:15 <冷|Ga酱>   (喷了x
10月 31 21:31:20 <泰瑟尔|Ra酱>   (喷了好有道理
10月 31 21:31:22 <冷|Ga酱>   (说的好有道理2333
10月 31 21:31:48 <泰瑟尔|Ra酱>   “那匕首是你家里原本就有的?可有什么标志?”
10月 31 21:32:40 <DM|tangys>   "那是一把普通的雕刻刀, 上面刻着Sibyl"
10月 31 21:32:42 <冷|Ga酱>   “若此梦当真,吾等寻得匕首回来,汝岂不更加睹物思人恐怖终日?”
10月 31 21:33:13 <冷|Ga酱>   (拿回来她还想用吗x
10月 31 21:33:44 <DM|tangys>   "那也算是放下心结...."
10月 31 21:34:08 <冷|Ga酱>   “也罢,也罢。”
10月 31 21:34:47 <DM|tangys>   西比拉对着冷苦涩一笑, 满是希冀
10月 31 21:35:08 <DM|tangys>   ————————————————————————
10月 31 21:35:11 <冷|Ga酱>   “吾且无处可去,不如代你去一番,亦是一桩善事。”
10月 31 21:35:18 <泰瑟尔|Ra酱>   “能认得出来就好。我们只管找到,至于你怎么处理倒是你自己的事。”
10月 31 21:35:21 *   泰瑟尔|Ra酱 比起她会不会睹物思人,更怕她回来之后不认账
10月 31 21:35:40 *   DM|tangys 已将主题更改为:玉米田怪谈 临近黄昏
10月 31 21:35:55 <DM|tangys>   离开村子, 沿着一条破旧道路
10月 31 21:36:15 <DM|tangys>   起初, 每1分钟都能经过一个农舍, 或是旅馆.
10月 31 21:36:57 <DM|tangys>   而在大约一个小时的路途后, 道路两旁越发荒凉, 直到看到远处西比拉所说的奥瓦纳农场
10月 31 21:37:10 *   雅登|Rena 走在最前方,谨慎打量着四周,右手一直按在剑柄上。
10月 31 21:37:11 <DM|tangys>   然后, 你们就到了.
10月 31 21:37:30 *   泰瑟尔|Ra酱 背着提琴晃晃悠悠地走在最后
10月 31 21:37:41 *   托尔贝拉|04f 在踏入原野之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10月 31 21:37:53 <雅登|Rena>   “各位……看起来我们到了。”
10月 31 21:38:01 *   DM|tangys 将地图发在了QQ群众
10月 31 21:38:03 <托尔贝拉|04f>   虽然这种地方的森林一点也起不到让人安定精神的作用……
10月 31 21:38:14 <DM|tangys>   ( 中*
10月 31 21:38:47 *   冷|Ga酱 拎出大砍刀,拄在地上
10月 31 21:38:56 *   托尔贝拉|04f 因为腿比其他人短一截,走在队伍的最后,与其他人略微有些距离
10月 31 21:39:09 <托尔贝拉|04f>   (*大概一两格的距离
10月 31 21:39:33 <冷|Ga酱>   “虽然仅为一梦之故,此处荒废多年,恐有猛兽毒牙,大家千万小心。”
10月 31 21:39:46 *   泰瑟尔|Ra酱 觉得冷的长相和武器都不甚风雅,于是没有接话
10月 31 21:39:51 <托尔贝拉|04f>   “野兽不足为惧。”
10月 31 21:39:57 *   托尔贝拉|04f 抖了抖自己的狼牙项链
10月 31 21:39:58 *   泰瑟尔|Ra酱 不过还是听他的话张望了一圈
10月 31 21:40:18 <DM|tangys>   一座被废弃的农舍凄凉地树立眼前
10月 31 21:40:37 <雅登|Rena>   “请跟在我身后。”
10月 31 21:40:37 <DM|tangys>   这座应是住宅的建筑早已坍塌了一半以上, 破败不堪
10月 31 21:41:07 <DM|tangys>   遗留的木质墙壁上裂纹四散, 轻轻一敲, 还有些许白蚁从中爬出.
10月 31 21:42:01 <DM|tangys>   看起来随手一击都能给予这个建筑最终一击
10月 31 21:42:17 *   雅登|Rena 试着呼唤西比拉父母的名字。
10月 31 21:42:29 <DM|tangys>   农舍的后方是一片高阔的田野, 高大葱郁的玉米秸秆充盈其中
10月 31 21:42:45 <DM|tangys>   农舍旁的农田已经荒废殆尽
10月 31 21:43:07 *   托尔贝拉|04f 为这一片衰败的景象叹息
10月 31 21:43:10 <DM|tangys>   雅登站在建筑面前, 无人回应
10月 31 21:43:38 *   泰瑟尔|Ra酱 想起自己来到此地后的所见所闻,开始担心出现些什么怪物
10月 31 21:44:09 *   雅登|Rena 走上前去敲门。
10月 31 21:44:18 <DM|tangys>   除了风声呼啸, 黄昏将至, 玉米秸秆在风中发出的声响, 并没有其他动静
10月 31 21:44:26 <冷|Ga酱>   (切莫把门敲塌了x
10月 31 21:44:32 <雅登|Rena>   (
10月 31 21:44:49 <DM|tangys>   雅登刚把手抬起, 轻轻一敲, 门从门框上掉落下来, 险些砸着脚趾.
10月 31 21:45:05 <泰瑟尔|Ra酱>   (塌啦!
10月 31 21:45:06 <冷|Ga酱>   (你看
10月 31 21:45:10 *   雅登|Rena 后跳一步,握紧了剑柄。
10月 31 21:45:10 *   托尔贝拉|04f 举目朝房子的两侧张望
10月 31 21:45:19 *   冷|Ga酱 叹息一声
10月 31 21:45:23 <泰瑟尔|Ra酱>   “看来果真已经失修多年了。”
10月 31 21:45:40 <DM|tangys>   房间内蛛网密布, 一股霉味从中涌出, 刺激着你们的嗅觉.
10月 31 21:45:48 *   托尔贝拉|04f 被声音吓了一跳,显然刚刚并没有注意到门板塌了
10月 31 21:45:59 *   冷|Ga酱 小心翼翼地把门板从地上捏起来,然后杵在地上
10月 31 21:46:25 <雅登|Rena>   “看来他们要么是走了……要么是……”
10月 31 21:46:29 <DM|tangys>   屋内结构与寻常无异, 一张桌子, 一张床, 硕果仅存.
10月 31 21:46:40 <DM|tangys>   不过怎么看, 都已长久的无人居住
10月 31 21:47:10 <冷|Ga酱>   “走了罢,泰利玛亦有言在先”
10月 31 21:47:12 *   托尔贝拉|04f 试图用德鲁伊伎俩吹散一些空气里的气味
10月 31 21:47:54 <DM|tangys>   霉味少许削弱, 倒也勉强能够走进
10月 31 21:48:28 *   冷|Ga酱 用短粗的手指拂过残留的门框和破败的墙面
10月 31 21:48:34 *   雅登|Rena 抽出长剑划开拦路的蛛网,往屋里走。
10月 31 21:48:36 *   冷|Ga酱 再叹一口气
10月 31 21:48:37 *   泰瑟尔|Ra酱 忍着不快走进去
10月 31 21:48:42 *   肖美雁 (androirc@20C010C3.B7978287.2EF54B1B.IP) 进入了 #碎片航海者的茶会
10月 31 21:48:43 <DM|tangys>   床上的物品已几乎腐烂, 桌上倒似乎还有一个木雕
10月 31 21:48:52 *   冷|Ga酱 跟着雅登走进去
10月 31 21:48:58 *   托尔贝拉|04f 摇了摇头,走在最后
10月 31 21:49:03 <DM|tangys>   蛛网缠在长剑之上, 说不出的恶心
10月 31 21:49:23 <DM|tangys>   而随着你们走到屋正中央
10月 31 21:49:35 *   冷|Ga酱 拿起木雕转动看看
10月 31 21:49:53 <DM|tangys>   "呀——呀——“ 乌鸦的怪叫响起
10月 31 21:50:03 <DM|tangys>   ( 哎呀是不是可以让你们骰一个察觉 (n
10月 31 21:50:08 <托尔贝拉|04f>   (那就来呗x
10月 31 21:50:11 <DM|tangys>   ( 不然始终没鉴定不太好 (nibiz
10月 31 21:51:02 <Oicebot>    泰瑟尔|Ra酱进行检定: 1d20+3=16+3=19
10月 31 21:51:06 *   雅登|Rena 闻声立刻扭头看向门口。
10月 31 21:51:11 <Oicebot>    托尔贝拉|04f进行perception检定: 1d20+5=19+5=24
10月 31 21:51:28 <Oicebot>    冷|Ga酱进行察觉检定: 1d20+5=2+5=7
10月 31 21:51:38 <Oicebot>    雅登|Rena进行察觉检定: 1d20+2=3+2=5
10月 31 21:51:41 <托尔贝拉|04f>   (瞎了(
10月 31 21:51:46 <雅登|Rena>   (WTF
10月 31 21:51:53 <冷|Ga酱>   (有一个过了就得呗
10月 31 21:51:54 <托尔贝拉|04f>   (你不是半兽人么为什么会有+3的wis modifier
10月 31 21:52:04 <DM|tangys>   ( 牧师
10月 31 21:52:10 <冷|Ga酱>   (+4,写错了
10月 31 21:52:46 <DM|tangys>   泰瑟尔和托尔贝拉转头看到一只乌鸦从房梁之中, 扑棱翅膀, 从破碎的窗户飞出
10月 31 21:53:00 <DM|tangys>   而随即, 整个建筑都强烈地震动了一下
10月 31 21:53:15 <冷|Ga酱>   “唔……?”
10月 31 21:53:27 <DM|tangys>   早已破败不堪的墙壁发出了嘎吱的碎裂声
10月 31 21:53:30 *   托尔贝拉|04f 直觉小跳
10月 31 21:53:33 <托尔贝拉|04f>   (ntm
10月 31 21:53:35 *   雅登|Rena 警觉地抽出了盾牌
10月 31 21:53:45 *   冷|Ga酱 伸手撑住墙壁
10月 31 21:54:07 <泰瑟尔|Ra酱>   “啧……”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的提琴
10月 31 21:54:10 *   冷|Ga酱 把刀拄在地上支撑平衡
10月 31 21:54:17 <DM|tangys>   裂纹从墙根直蹿房梁, 冷耐着恶心摸了上去, 但只能眼睁睁看着
10月 31 21:54:28 <DM|tangys>   看着屋子要塌下来啦 (
10月 31 21:55:11 <雅登|Rena>   “快先出去,这里看来要塌了。”
10月 31 21:55:18 *   雅登|Rena 大喊
10月 31 21:55:21 <托尔贝拉|04f>   (塌(三声)了
10月 31 21:55:29 <DM|tangys>   ( 看来大家都没有第一时间出去, 来, 敏捷豁免罢!
10月 31 21:55:35 <托尔贝拉|04f>   (我直觉小跳了啊
10月 31 21:55:40 <冷|Ga酱>   (凉了
10月 31 21:55:40 <托尔贝拉|04f>   (往外跳的x
10月 31 21:55:51 <DM|tangys>   ( 哦, 那你取优 (n
10月 31 21:56:02 <Oicebot>    冷|Ga酱进行凉凉检定: 1d20+1=12+1=13
10月 31 21:56:02 <Oicebot>    托尔贝拉|04f投掷2次dex save检定: 1d20+2 ( 16 7)=18 9
10月 31 21:56:28 <雅登|Rena>   .rd 1d20+2
10月 31 21:56:37 <Oicebot>    雅登|Rena进行检定: 1d20+2=13+2=15
10月 31 21:56:54 <Oicebot>    泰瑟尔|Ra酱进行检定: 1d20+3=10+3=13
10月 31 21:57:06 <DM|tangys>   好罢 (
10月 31 21:57:25 <泰瑟尔|Ra酱>   (说起来我有敏捷的熟练来着
10月 31 21:57:45 <DM|tangys>   大家毕竟是时刻警惕, 在千钧一发之际, 都第一时间逃出了屋子
10月 31 21:58:08 <DM|tangys>   而刚离开不到5尺, 整个天花板便塌了下来, 碎片四溅
10月 31 21:58:14 *   托尔贝拉|04f 的直觉小跳看起来很奏效
10月 31 21:58:27 *   泰瑟尔|Ra酱 不顾形象地被灰尘呛得大声咳嗽起来
10月 31 21:58:29 <DM|tangys>   # 西比拉的家终于被拆了 #
10月 31 21:58:30 *   雅登|Rena 用盾牌挡开碎片
10月 31 21:58:42 <泰瑟尔|Ra酱>   (看我的地得分得门儿清!
10月 31 21:59:10 <托尔贝拉|04f>   (那么咱们要在废墟堆里找找小刀么
10月 31 21:59:26 <DM|tangys>   ( 骰察觉罢 (
10月 31 21:59:30 <冷|Ga酱>   “恁地二十年都没塌,怎么今天突然倒了。”
10月 31 21:59:37 <DM|tangys>   ( 要找的话, 或者费点时间 (?
10月 31 21:59:51 <托尔贝拉|04f>   (诶是察觉不是调查么
10月 31 21:59:55 <Oicebot>    托尔贝拉|04f进行percep检定: 1d20+5=18+5=23
10月 31 22:00:06 <Oicebot>    泰瑟尔|Ra酱进行察觉检定: 1d20+3=4+3=7
10月 31 22:00:15 <冷|Ga酱>   (我不骰了,有一个就行x
10月 31 22:00:27 *   泰瑟尔|Ra酱 依然在咳嗽,无心查找
10月 31 22:00:31 <DM|tangys>   ( 好, 成功了记得标上成长标记 (n
10月 31 22:00:41 <DM|tangys>   ( 可以去隔壁coc7进行成长检定 (n
10月 31 22:00:50 *   托尔贝拉|04f 用木棍扒拉废墟,试着寻找所谓小刀
10月 31 22:01:20 <DM|tangys>   托尔贝拉在废墟之中没有找到小刀, 如果描述的没错, 那应该是一个银光灿灿的东西
10月 31 22:01:31 <DM|tangys>   倒是找到了刚才那个没来得及拿到手的雕像
10月 31 22:01:42 <DM|tangys>   确切的说是一个乌鸦的木雕
10月 31 22:01:44 *   冷|Ga酱 用刀背扒拉着地上的废墟
10月 31 22:02:05 *   托尔贝拉|04f 抓起来皱着眉头端详一番
10月 31 22:02:16 <冷|Ga酱>   “可有所寻获?”
10月 31 22:02:20 <泰瑟尔|Ra酱>   (dm:刀,什么刀,不存在的,没有刀
10月 31 22:02:21 *   托尔贝拉|04f cast 侦测魔法(仪式)
10月 31 22:02:37 <DM|tangys>   木雕上尽量整齐的刻着一行字: Phineus
10月 31 22:02:44 <DM|tangys>   菲纽斯的名字
10月 31 22:03:40 <DM|tangys>   德鲁伊在原地对着一个木雕施展了耗时长达10分钟的侦测魔法仪式后, 发现这上面没有任何的魔法
10月 31 22:03:55 *   雅登|Rena 警戒四周,一边把剑上的蜘蛛网挥掉
10月 31 22:04:05 <冷|Ga酱>   (菲纽斯是谁OWO
10月 31 22:04:05 <托尔贝拉|04f>   (这描述 怎么有种我自己是沙雕的感觉
10月 31 22:04:22 <雅登|Rena>   (罚站十分钟
10月 31 22:04:32 *   托尔贝拉|04f 摇了摇头,把木雕丢给牧师,然后趁着仪式效果还没消失赶紧去四周逛逛
10月 31 22:04:56 <DM|tangys>   ( 大致场景便是德鲁伊对着一个乌鸦木雕一阵乱跳, 扭动双手, 嘴里念念有词
10月 31 22:05:05 <DM|tangys>   ( 然后一脸严肃的发现这是一个普通木雕
10月 31 22:05:09 <雅登|Rena>   (amazing
10月 31 22:05:11 *   冷|Ga酱 接过木雕,用手揉搓一下
10月 31 22:05:18 <冷|Ga酱>   “菲纽斯是谁?”
10月 31 22:05:23 <泰瑟尔|Ra酱>   (我能过个什么检定看我听没听说过菲纽斯吗,作为一个诗人
10月 31 22:05:26 <DM|tangys>   没有灯神从中冒出
10月 31 22:05:28 <托尔贝拉|04f>   (还有用木棍往地下画图!
10月 31 22:05:32 <托尔贝拉|04f>   “没有魔法。”
10月 31 22:05:55 *   冷|Ga酱 把木雕拿在手里上下摇晃,看看里面有没有暗格
10月 31 22:06:13 *   雅登|Rena 摇头
10月 31 22:06:13 *   托尔贝拉|04f 迈起小短腿溜达去了
10月 31 22:06:18 <雅登|Rena>   “再四处看看吧。”
10月 31 22:06:24 <托尔贝拉|04f>   (如果看到魔法灵光请告诉我x
10月 31 22:06:52 <DM|tangys>   木雕浑然一体, 制作不太精良, 也看不出藏有暗格的技巧
10月 31 22:06:57 *   雅登|Rena 跟上托尔贝拉
10月 31 22:07:00 <DM|tangys>   ( 技巧->工艺
10月 31 22:07:15 *   冷|Ga酱 放弃了把木雕放在嘴里咬咬看的想法,把它塞进口袋里,跟着大家一起继续探查其他的地方
10月 31 22:07:30 <泰瑟尔|Ra酱>   “你们太紧张了,我看那就是个普通的摆件而已。”歇够了插话
10月 31 22:08:03 <雅登|Rena>   “谁会在乌鸦雕像上刻自己……或是刻丈夫的名字?”
10月 31 22:08:13 <DM|tangys>   托尔贝拉绕着农舍转了一圈, 毫无发现, 只剩面前的一片玉米田地
10月 31 22:08:48 <冷|Ga酱>   “心细方能命长”
10月 31 22:08:54 <DM|tangys>   不知何故, 这玉米田反而满满洋溢着生命的气息.
10月 31 22:09:07 <冷|Ga酱>   (等等,二十年没人的玉米地长这么好x
10月 31 22:09:18 <DM|tangys>   秸秆高高挺立, 昆虫嗡嗡的翅膀声弥漫在空气之中
10月 31 22:09:25 <雅登|Rena>   “……又是谁在照料这片玉米田?”
10月 31 22:09:34 <DM|tangys>   每一个玉米秸秆粗壮, 紧密依靠, 形成了一片黄绿色的肖海洋.
10月 31 22:09:40 <DM|tangys>   ( 小海洋*
10月 31 22:09:47 *   冷|Ga酱 用刀尖轻轻拨开一条缝隙
10月 31 22:10:10 <冷|Ga酱>   “此地确有古怪”
10月 31 22:10:10 <DM|tangys>   乌鸦在其地上盘旋, 发出"呀——呀——“拐角
10月 31 22:10:34 *   DM|tangys 表示此地是困难地形, 轻度遮蔽
10月 31 22:10:49 *   泰瑟尔|Ra酱 太久没见到这么有生命力的地方,有些惊讶
10月 31 22:10:58 *   雅登|Rena 从地上找一块石块丢进去。
10月 31 22:11:10 *   托尔贝拉|04f 依靠直觉判断这块玉米地不太对劲
10月 31 22:11:12 <DM|tangys>   石头投入田地中, 悄然无息
10月 31 22:11:31 *   托尔贝拉|04f 用木棍轻轻扒开秸秆,尽量轻手轻脚地向前
10月 31 22:11:38 <冷|Ga酱>   “左右无人采收,不过是蔽目杂草而已。”
10月 31 22:11:51 <冷|Ga酱>   (不如烧了x)
10月 31 22:12:27 <托尔贝拉|04f>   (我可是德鲁伊!
10月 31 22:12:46 <雅登|Rena>   “只有进去瞧瞧了”
10月 31 22:12:50 *   雅登|Rena 用盾牌怼着玉米杆拱过去(
10月 31 22:12:52 <DM|tangys>   冷率先带头进入其中, 拨开几乎等身高的秸秆向深处进发
10月 31 22:12:54 *   冷|Ga酱 跟在托尔贝拉后面用刀尖扫开尽量大面积的玉米,看看里面有没有藏着什么别的东西
10月 31 22:13:26 <DM|tangys>   粗壮的玉米秸秆和雅登的盾牌互相顶撞, 虽被压下, 但随时会恢复
10月 31 22:13:38 <托尔贝拉|04f>   “虽然不太自然,终究也是生命……”
10月 31 22:13:59 <泰瑟尔|Ra酱>   (我们是不是误入红高粱片场了x
10月 31 22:14:02 <DM|tangys>   ( 等等, 我突然有个问题 (
10月 31 22:14:11 <DM|tangys>   ( 哎呀里面不会有美娇娘 (
10月 31 22:14:19 <冷|Ga酱>   “无用之物,终为身外杂物”
10月 31 22:14:33 <托尔贝拉|04f>   (野战场么!
10月 31 22:14:38 <冷|Ga酱>   “切莫遗忘初心”
10月 31 22:15:48 <DM|tangys>   我们插播一条刚才的施法结果, 托尔贝拉的侦测魔法发现头顶的乌鸦有一只倒是闪着微弱的灵光
10月 31 22:16:00 <托尔贝拉|04f>   (学派?
10月 31 22:16:05 <冷|Ga酱>   (请诗人把它打下来
10月 31 22:16:22 <泰瑟尔|Ra酱>   (请告诉我
10月 31 22:17:09 <DM|tangys>   (额, 变化系
10月 31 22:17:39 <托尔贝拉|04f>   (绝了
10月 31 22:17:55 *   托尔贝拉|04f 抬头跟乌鸦四目相对
10月 31 22:18:04 <DM|tangys>   乌鸦嘎嘎大叫
10月 31 22:18:19 <DM|tangys>   向着田地中央扑腾飞去
10月 31 22:18:32 <托尔贝拉|04f>   (……我想放动物交谈但是估计经不起十分钟仪式
10月 31 22:18:35 <泰瑟尔|Ra酱>   (观察者吗
10月 31 22:18:50 <冷|Ga酱>   (已经跑啦
10月 31 22:18:54 *   托尔贝拉|04f 感觉它似乎是要揭示,,于是快步跟上
10月 31 22:18:58 <托尔贝拉|04f>   (*揭示什么
10月 31 22:18:59 <泰瑟尔|Ra酱>   “这乌鸦是想给我们指路?”
10月 31 22:19:19 *   雅登|Rena 并不明白发生什么了,只是继续跟着往前拱
10月 31 22:19:33 <DM|tangys>   顺着这发现突入其中, 面前的田地中央是一块巨大的裂缝,
10月 31 22:19:37 <托尔贝拉|04f>   “它身上有变化系灵光……”
10月 31 22:19:45 *   冷|Ga酱 对同伴的举动不以为然,继续向前
10月 31 22:20:00 <冷|Ga酱>   “那是什么?”
10月 31 22:20:07 <雅登|Rena>   “小心。”
10月 31 22:20:14 *   雅登|Rena 走到前方
10月 31 22:20:21 <DM|tangys>   ( 咱给了一个地图
10月 31 22:20:29 <DM|tangys>   ( 请打开QQ群查看
10月 31 22:21:04 *   托尔贝拉|04f 试图寻找乌鸦的去向
10月 31 22:21:08 <冷|Ga酱>   “刚刚才屋塌,此回可万万不要地陷了。”
10月 31 22:21:11 *   DM|tangys 已将主题更改为:玉米田怪谈 玉米田的正中央
10月 31 22:21:38 <DM|tangys>   走到正中央位置, 面前的裂缝对面, 树立这一个稻草人
10月 31 22:21:57 *   冷|Ga酱 看看裂缝的深度
10月 31 22:22:03 <托尔贝拉|04f>   (我的侦测魔法还在么x
10月 31 22:22:15 <DM|tangys>   头部是一个丑陋又胀大的葫芦, 上面刻着一个怪异的脸
10月 31 22:22:16 <泰瑟尔|Ra酱>   “稻草人,是那姑娘故事里的稻草人么”
10月 31 22:22:21 <DM|tangys>   ( 不在了, DM钦点
10月 31 22:22:27 <托尔贝拉|04f>   (ok
10月 31 22:22:29 <雅登|Rena>   “看起来很像。”
10月 31 22:22:45 <托尔贝拉|04f>   (看起来现场也没时间让我再挑个十分钟
10月 31 22:23:07 <DM|tangys>   雕刻刀的刀柄从满是虫蛀的破烂衣服中露出, 镀银的光芒在你们这群初出茅庐的探险者眼中如此耀眼
10月 31 22:23:12 <DM|tangys>   这就是目标!
10月 31 22:23:25 <雅登|Rena>   (我们是有多缺钱
10月 31 22:23:30 <冷|Ga酱>   “那人言稻草人在房间堂中,怕是这里稻草人都一般模样”
10月 31 22:23:40 <DM|tangys>   头顶乌鸦环绕盘旋
10月 31 22:23:56 <DM|tangys>   ( 镀银一般是100GP镀一把武器
10月 31 22:24:09 <冷|Ga酱>   (话说裂缝有多宽呀
10月 31 22:24:29 *   托尔贝拉|04f 没有搭腔,而是有点紧张地盯着对面
10月 31 22:24:37 <托尔贝拉|04f>   (它没有动么
10月 31 22:24:43 <托尔贝拉|04f>   (没有我就开始跳侦测魔法了(ntm
10月 31 22:24:48 <冷|Ga酱>   (稻草人怎么会动x
10月 31 22:24:55 <雅登|Rena>   (请吧
10月 31 22:24:59 <DM|tangys>   裂缝约莫10尺宽, 倒也能跳过去, 不过两边干裂的地面不知道也结实不结实
10月 31 22:25:33 *   冷|Ga酱 看看左右好不好绕过去
10月 31 22:25:36 <雅登|Rena>   (这跳了肯定要糟
10月 31 22:26:15 *   托尔贝拉|04f 跟稻草人对眼(?)了一会儿,确认它似乎没有动之后,开始试图侦测魔法
10月 31 22:26:32 <托尔贝拉|04f>   (说起来雕刻刀在它手里就很可疑了x
10月 31 22:26:35 *   雅登|Rena 护卫再次跳大神的托尔贝拉x
10月 31 22:27:30 <DM|tangys>   ( 那么过感知罢
10月 31 22:27:40 <DM|tangys>   ( bu
10月 31 22:27:45 <DM|tangys>   ( 察觉
10月 31 22:27:45 *   泰瑟尔|Ra酱 抬头看看头顶
10月 31 22:27:53 <冷|Ga酱>   (全体?
10月 31 22:27:59 <DM|tangys>   ( yeah ~
10月 31 22:28:00 <Oicebot>    托尔贝拉|04f进行perce检定: 1d20+5=8+5=13
10月 31 22:28:16 <Oicebot>    雅登|Rena进行察觉检定: 1d20+2=8+2=10
10月 31 22:28:24 <Oicebot>    泰瑟尔|Ra酱进行察觉检定: 1d20+5=9+5=14
10月 31 22:28:24 <Oicebot>    冷|Ga酱进行察觉检定: 1d20+4=13+4=17
10月 31 22:28:41 *   DM|tangys 发出遗憾的声音
10月 31 22:30:07 <DM|tangys>   冷注意到左边的桔柑似乎有些异样, 一双麻袋的手从田中伸出, 对着毫无察觉的泰瑟尔背后伸了过去
10月 31 22:30:23 <托尔贝拉|04f>   (rua
10月 31 22:30:42 <雅登|Rena>   (是时候rua了)
10月 31 22:30:55 <DM|tangys>   ( 冲鸭!!!
10月 31 22:31:10 *   冷|Ga酱 一砍刀抡过去,希望泰瑟尔能够躲开
10月 31 22:31:33 <泰瑟尔|Ra酱>   (喂你对我好点
10月 31 22:32:47 <DM|tangys>   是时候了!
10月 31 22:32:55 <DM|tangys>   请骰先攻!
10月 31 22:33:15 <Oicebot>    冷|Ga酱进行先攻后受检定: 1d20+1=12+1=13
10月 31 22:33:29 <雅登|Rena>   (先攻是什么调整鸭
10月 31 22:33:31 <Oicebot>    托尔贝拉|04f进行苦痛列车!检定: 1d20+3=5+3=8
10月 31 22:33:35 <托尔贝拉|04f>   (dex
10月 31 22:33:37 <Oicebot>    泰瑟尔|Ra酱进行冲鸭检定: 1d20+3=13+3=16
10月 31 22:33:52 <Oicebot>    雅登|Rena进行rua!!!检定: 1d20+2=3+2=5
10月 31 22:33:57 <雅登|Rena>   (fuck
10月 31 22:34:16 <DM|tangys>   ( 等等我发现我不会暗骰
10月 31 22:34:24 <DM|tangys>   ( 好, 我便拿出实体骰子
10月 31 22:34:26 <雅登|Rena>   .r hd
10月 31 22:34:30 <雅登|Rena>   (没反应
10月 31 22:34:36 <冷|Ga酱>   (直接在群里私信骰娘不就好了x
10月 31 22:35:29 <DM|tangys>   ————————————————————————————
10月 31 22:35:39 <DM|tangys>   # X的回合
10月 31 22:36:16 <DM|tangys>   乌鸦突然俯冲而下, 啄向正在跳着舞的德鲁伊
10月 31 22:36:23 <Oicebot>    DM|tangys进行检定: 1d20+4=15+4=19
10月 31 22:36:27 <DM|tangys>   (
10月 31 22:36:29 <托尔贝拉|04f>   (
10月 31 22:36:33 <雅登|Rena>   (
10月 31 22:36:40 <Oicebot>    DM|tangys进行望天检定: 2d6=4+2=6
10月 31 22:36:46 <雅登|Rena>   (
10月 31 22:37:17 <冷|Ga酱>   (一血
10月 31 22:37:19 <DM|tangys>   托尔贝拉HP-6
10月 31 22:37:35 <DM|tangys>   # 泰瑟尔的回合
10月 31 22:37:56 <托尔贝拉|04f>   (这乌鸦真能打
10月 31 22:38:31 <冷|Ga酱>   (巨剑乌鸦
10月 31 22:38:51 <DM|tangys>   乌鸦成群飞扑直下, 盯着德鲁伊的脸猛的一下
10月 31 22:39:11 <冷|Ga酱>   (233333
10月 31 22:39:11 <DM|tangys>   触不及防, 脸上被划了一道, 鲜血直涌
10月 31 22:39:43 <冷|Ga酱>   (一群乌鸦岂不是只有AOE才能打了
10月 31 22:39:45 *   肖美雁 已退出(Read error)
10月 31 22:40:07 <托尔贝拉|04f>   (是集群啊
10月 31 22:40:37 <DM|tangys>   ( 是的, 恶心的集群 (
10月 31 22:41:29 *   泰瑟尔|Ra酱 觉得不过是一群乌鸦而已,于是掏弓射箭
10月 31 22:42:34 <Oicebot>    泰瑟尔|Ra酱进行轻弩检定: 1d20+5=6+5=11
10月 31 22:42:40 <泰瑟尔|Ra酱>   (dbq
10月 31 22:43:27 <DM|tangys>   箭从鸦群中穿过, 只飘下羽毛若干
10月 31 22:43:49 <托尔贝拉|04f>   (我现在还没拿盾对吧
10月 31 22:44:01 <泰瑟尔|Ra酱>   (我……要动吗
10月 31 22:44:27 <泰瑟尔|Ra酱>   (往上挪一格吧
10月 31 22:45:14 <DM|tangys>   # Y的回合
10月 31 22:45:36 <Oicebot>    DM|tangys进行检定: 1d20+5=7+5=12
10月 31 22:46:35 <DM|tangys>   一只小巧的手突然在雅登的背后出现, 手上的钉刺刺下
10月 31 22:46:53 <DM|tangys>   却在盔甲上发出了磕碰的声音
10月 31 22:47:06 <冷|Ga酱>   (丑时之女
10月 31 22:47:13 <DM|tangys>   不过轻微的冲击力倒是给了雅登一个提醒: 背后有鬼!
10月 31 22:47:14 <雅登|Rena>   (后面有鬼!!)
10月 31 22:47:27 <DM|tangys>   # 冷的回合
10月 31 22:47:57 <冷|Ga酱>   (那个稻草人已经从玉米地里面现身出来了对吧?
10月 31 22:48:06 <冷|Ga酱>   (既然地图上都有了
10月 31 22:48:37 <DM|tangys>   (是的, 不过此时他在田地中, 有轻微遮蔽
10月 31 22:49:53 <雅登|Rena>   (那我们也拱进草里如何
10月 31 22:50:16 *   冷|Ga酱 把砍刀向着天空中挥舞
10月 31 22:50:52 <DM|tangys>   ( 描述完可以直接骰
10月 31 22:51:13 <冷|Ga酱>   “以托姆的名义,恶即斩”,用自己都听不清的音量喃喃低语
10月 31 22:51:26 <冷|Ga酱>   不过也只是一句口头禅罢了
10月 31 22:51:35 <Oicebot>    冷|Ga酱进行大砍刀检定: 1d20+5=18+5=23
10月 31 22:51:44 <DM|tangys>   ( 便骰伤害
10月 31 22:52:12 <Oicebot>    冷|Ga酱进行挥砍检定: 1d10+3=2+3=5
10月 31 22:52:28 <冷|Ga酱>   (让我再补一刀
10月 31 22:52:37 <DM|tangys>   ( 附赠再砍一刀吗 (
10月 31 22:52:40 <DM|tangys>   ( 骰
10月 31 22:52:47 <冷|Ga酱>   (结算完这刀之后
10月 31 22:52:57 <冷|Ga酱>   (乌鸦群中了一刀看起来如何了?
10月 31 22:53:17 <托尔贝拉|04f>   (为啥附赠可以补刀来着
10月 31 22:53:23 <托尔贝拉|04f>   (/me 没有看到诸位的卡
10月 31 22:53:30 <冷|Ga酱>   (战争领域的牧师
10月 31 22:53:31 <DM|tangys>   一刀在空中挥过, 若干只乌鸦掉下, 不过看上去并不是那么有效
10月 31 22:53:35 <冷|Ga酱>   (我也没看见
10月 31 22:53:40 <DM|tangys>   ( 一级最强的战争领域 (
10月 31 22:53:47 <冷|Ga酱>   (emmmm要不然我还是转火?
10月 31 22:53:52 <DM|tangys>   ( 附赠动作可以再打一下 (
10月 31 22:54:13 <冷|Ga酱>   (算了乌鸦就乌鸦吧
10月 31 22:54:18 <Oicebot>    冷|Ga酱进行检定: 1d20+5=17+5=22
10月 31 22:54:27 <Oicebot>    冷|Ga酱进行检定: 1d10+3=9+3=12
10月 31 22:54:31 <DM|tangys>   (
10月 31 22:54:39 <雅登|Rena>   (LOL
10月 31 22:55:16 <冷|Ga酱>   “恬躁之鸟,归彼来处——”
10月 31 22:55:40 <DM|tangys>   又是接着一刀, 鸦群看上去死伤过半
10月 31 22:55:52 <DM|tangys>   战争领域牧师竟恐怖如斯
10月 31 22:56:01 <冷|Ga酱>   (才一半
10月 31 22:56:02 <泰瑟尔|Ra酱>   (才过半!
10月 31 22:56:10 <冷|Ga酱>   (乌鸦才是恐怖如斯
10月 31 22:56:29 <DM|tangys>   #托尔贝拉的回合
10月 31 22:56:30 <托尔贝拉|04f>   (233
10月 31 22:56:37 <托尔贝拉|04f>   (诶我不算被突袭么
10月 31 22:56:43 <托尔贝拉|04f>   (而且我现在没有拿盾是吧
10月 31 22:56:50 <DM|tangys>   ( 别算那些个了
10月 31 22:56:58 <托尔贝拉|04f>   (不 有没有盾这个还是
10月 31 22:56:59 <DM|tangys>   ( 不然凉了!
10月 31 22:57:12 <DM|tangys>   (没盾, 不算突袭
10月 31 22:57:19 <托尔贝拉|04f>   (ok
10月 31 22:57:25 <冷|Ga酱>   (要团灭了x
10月 31 22:58:00 *   托尔贝拉|04f 被突然的攻击弄得一个激灵,不过很快又反应过来,一只手抓稳木棍的同时,另一只手开始准备施法材料
10月 31 22:58:06 <托尔贝拉|04f>   (附赠来个橡棍术
10月 31 22:58:36 *   托尔贝拉|04f 接着反身挥棒,直接朝着那些怪异的乌鸦砸过去
10月 31 22:58:45 <Oicebot>    托尔贝拉|04f进行橡棍术检定: 1d20+5=4+5=9
10月 31 22:58:47 <托尔贝拉|04f>   (。
10月 31 22:58:50 <DM|tangys>   魔法缠绕于木棍之上, 发出轻微的灵光
10月 31 22:59:01 <DM|tangys>   然后漂亮的一击挥空
10月 31 22:59:11 <DM|tangys>   # 稻草人的回合
10月 31 22:59:48 <DM|tangys>   左手一抓挥向诗人
10月 31 22:59:53 <Oicebot>    DM|tangys进行检定: 1d20+3=13+3=16
10月 31 22:59:55 <DM|tangys>   (
10月 31 23:00:31 <冷|Ga酱>   (诗人留个激励再走——)
10月 31 23:01:21 <Oicebot>    DM|tangys进行claw检定: 2d4+1=1+3+1=5
10月 31 23:02:01 <DM|tangys>   一抓在诗人的背上留下了一道抓印
10月 31 23:02:04 <冷|Ga酱>   (长出一口气
10月 31 23:02:20 <DM|tangys>   右手则是对着一旁的牧师
10月 31 23:02:24 <Oicebot>    DM|tangys进行检定: 1d20+3=18+3=21
10月 31 23:02:34 <DM|tangys>   (
10月 31 23:02:39 <Oicebot>    DM|tangys进行检定: 2d4+1=4+2+1=7
10月 31 23:02:51 <泰瑟尔|Ra酱>   (喷了
10月 31 23:02:56 *   DM|tangys 表示开不下去了
10月 31 23:03:01 <冷|Ga酱>   (这真的是四个一级人物打的遭遇吗OWO)
10月 31 23:03:14 <冷|Ga酱>   (发出凝视的滋啦滋啦声)
10月 31 23:03:32 <DM|tangys>   ( 稍微, 稍微有点难度 (
10月 31 23:03:37 *   DM|tangys 凝视天空
10月 31 23:04:26 <DM|tangys>   # 雅登的回合
10月 31 23:04:57 *   雅登|Rena 迅速回头去找刚才捅我东西,顺势一剑劈过去。
10月 31 23:05:16 <Oicebot>    雅登|Rena进行检定: 1d20+5=6+5=11
10月 31 23:05:31 <雅登|Rena>   (骰运……
10月 31 23:05:41 <雅登|Rena>   (没救了
10月 31 23:05:41 <DM|tangys>   # 鸦群的回合
10月 31 23:06:18 <DM|tangys>   鸦群盘旋上空, 俯冲而下, 对着无伤的战士
10月 31 23:06:25 <Oicebot>    DM|tangys进行检定: 1d20+4=9+4=13
10月 31 23:06:58 <DM|tangys>   敏捷的雅登往边上一跳, 躲开了这次伤害
10月 31 23:07:14 <DM|tangys>   # 泰瑟尔
10月 31 23:07:35 <泰瑟尔|Ra酱>   被这群乌鸦耍得很不爽,于是再次射箭,并用治愈真言治疗一下自己的伤口
10月 31 23:07:42 <Oicebot>    泰瑟尔|Ra酱进行biu——检定: 1d20+3=3+3=6
10月 31 23:07:46 <泰瑟尔|Ra酱>   (喷了
10月 31 23:07:58 <泰瑟尔|Ra酱>   (虽然是+5但是加了也没中
10月 31 23:08:15 <Oicebot>    泰瑟尔|Ra酱进行检定: 1d4+3=3+3=6
10月 31 23:08:19 <泰瑟尔|Ra酱>   (倒是把自己奶满了
10月 31 23:08:59 <DM|tangys>   # 冷的回合
10月 31 23:10:01 *   冷|Ga酱 把手放在自己的伤口上,却一时想不起什么好说的
10月 31 23:10:28 *   DM|tangys 已将主题更改为:玉米田怪谈 鸦群-泰瑟尔-偷袭者-冷-托尔贝拉-稻草人-雅登
10月 31 23:10:48 <DM|tangys>   ( 咱似乎不小心跳过了咱的怪 (
10月 31 23:11:11 *   冷|Ga酱 于是就只是集中意识,希望伤口回复,然后拎起一旁的砍刀向着天空一挥
10月 31 23:11:47 <Oicebot>    冷|Ga酱进行检定: 1d8+3=3+3=6
10月 31 23:12:20 <Oicebot>    冷|Ga酱进行大砍刀检定: 1d20+5=2+5=7
10月 31 23:12:26 <托尔贝拉|04f>   (没救了!
10月 31 23:12:51 <冷|Ga酱>   (甚至没满x
10月 31 23:13:19 <托尔贝拉|04f>   (我要丢妖火了!.jpg
10月 31 23:13:21 <冷|Ga酱>   (德鲁伊加油,希望你能活下来x
10月 31 23:14:11 <DM|tangys>   一刀挥空, 乌鸦似乎是在空中嘲笑
10月 31 23:14:16 <DM|tangys>   # 托尔贝拉的回合
10月 31 23:14:50 <托尔贝拉|04f>   往前面、乌鸦和稻草人都在的方向释放妖火
10月 31 23:15:02 <托尔贝拉|04f>   (ra的敏捷豁免就只能自便了(移开视线
10月 31 23:15:24 <冷|Ga酱>   (我强烈怀疑只有Ra会中
10月 31 23:15:39 <托尔贝拉|04f>   (那就是骰子杀人,不关我事.jpg
10月 31 23:15:45 <托尔贝拉|04f>   (DC13
10月 31 23:15:47 <雅登|Rena>   (秸秆会烧起来吗x
10月 31 23:15:59 <DM|tangys>   ( 不会, 妖火是一道绿光
10月 31 23:16:06 <雅登|Rena>   (如此
10月 31 23:16:06 <冷|Ga酱>   (上次幻象光线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
10月 31 23:16:07 <托尔贝拉|04f>   (不是真火
10月 31 23:16:12 <DM|tangys>   ( 啊, 绿光笼罩 (n
10月 31 23:16:21 <托尔贝拉|04f>   (嗯……我是德鲁伊
10月 31 23:16:22 <雅登|Rena>   (爱是一道光——
10月 31 23:16:26 <托尔贝拉|04f>   (那确实是绿光!
10月 31 23:16:38 <托尔贝拉|04f>   (那么丢豁免罢(
10月 31 23:16:41 <Oicebot>    泰瑟尔|Ra酱进行我不要绿——检定: 1d20+5=19+5=24
10月 31 23:16:47 <泰瑟尔|Ra酱>   (看来我是真的很不想绿
10月 31 23:16:58 <DM|tangys>   泰瑟尔避免了被绿的过程
10月 31 23:17:28 <Oicebot>    DM|tangys进行乌鸦群检定: 1d20+2=1+2=3
10月 31 23:17:35 <冷|Ga酱>   (喷了
10月 31 23:17:36 <泰瑟尔|Ra酱>   (喷了
10月 31 23:17:39 <托尔贝拉|04f>   (绿了
10月 31 23:17:40 <冷|Ga酱>   (骰子杀乌鸦
10月 31 23:17:41 <DM|tangys>   鸦群被染上一片绿色
10月 31 23:17:52 <Oicebot>    DM|tangys进行稻草人检定: 1d20+1=6+1=7
10月 31 23:17:56 <托尔贝拉|04f>   (好 也绿了
10月 31 23:17:58 <雅登|Rena>   (这个也绿了哈哈哈哈
10月 31 23:18:00 <DM|tangys>   稻草人也绿了 (
10月 31 23:18:08 <托尔贝拉|04f>   (那么我end
10月 31 23:18:10 <泰瑟尔|Ra酱>   (稻草人难道这不是变年轻了嘛x
10月 31 23:18:18 <托尔贝拉|04f>   (嗯……要跑的话有借机 不跑了x
10月 31 23:18:49 *   托尔贝拉|04f 想要拿出盾牌,但似乎并没有如此做的余裕
10月 31 23:19:11 <DM|tangys>   # 稻草人的回合
10月 31 23:19:38 <DM|tangys>   绿色的稻草人盯着诗人, 葫芦腐烂下垂的肉显得格外邪恶
10月 31 23:19:59 <DM|tangys>   诗人请进行一次DC11的感知豁免
10月 31 23:20:12 <DM|tangys>   失败将因恐惧而陷入麻痹
10月 31 23:20:23 <Oicebot>    泰瑟尔|Ra酱进行检定: 1d20+1=14+1=15
10月 31 23:20:36 <泰瑟尔|Ra酱>   (我不害pia!
10月 31 23:20:44 <冷|Ga酱>   (感受到了希望
10月 31 23:20:46 <DM|tangys>   坚定的意志, 泰瑟尔瞪了回去
10月 31 23:20:51 <DM|tangys>   # 雅登的回合
10月 31 23:21:23 <雅登|Rena>   “滚回地狱里去,怪物!哈啊!”
10月 31 23:21:33 *   雅登|Rena 对着面前的东西一刀
10月 31 23:21:35 <托尔贝拉|04f>   (然后打空了
10月 31 23:21:44 <托尔贝拉|04f>   (记得打乌鸦和稻草人都有优势
10月 31 23:21:44 <Oicebot>    雅登|Rena进行我不会空!!检定: 1d20+5=7+5=12
10月 31 23:21:48 <雅登|Rena>   (fuck
10月 31 23:21:53 <托尔贝拉|04f>   (优势呢 优势
10月 31 23:22:11 <DM|tangys>   (可是他打的是背后的家伙..
10月 31 23:22:33 <托尔贝拉|04f>   (^
10月 31 23:22:37 <托尔贝拉|04f>   (……
10月 31 23:22:38 <DM|tangys>   由于咱的失误, 本回合的偷袭者动作被忽略
10月 31 23:22:43 *   托尔贝拉|04f 远目
10月 31 23:22:46 <冷|Ga酱>   (他够不着稻草人和乌鸦x
10月 31 23:23:01 <DM|tangys>   顺便一提他的外形已经整个显示, 这是一个地狱最劣等的小恶魔
10月 31 23:23:31 <DM|tangys>   # 乌鸦群的回合
10月 31 23:23:32 <雅登|Rena>   (好像可以走上去?但是我并不知道你们的技能效果(规则书没看完xxx
10月 31 23:23:46 <托尔贝拉|04f>   (对变绿的生物的攻击
10月 31 23:23:48 <托尔贝拉|04f>   (有优势
10月 31 23:23:50 <雅登|Rena>   (不过走过去会被借机
10月 31 23:23:54 <雅登|Rena>   (_(:з」∠)_
10月 31 23:24:04 <托尔贝拉|04f>   (你不是A的到乌鸦群么x
10月 31 23:24:05 <DM|tangys>   ( 鸦群在你的面前, 可以打到
10月 31 23:24:16 <雅登|Rena>   (oh
10月 31 23:24:35 <雅登|Rena>   (脑子不是很清醒
10月 31 23:24:51 <雅登|Rena>   (我就继续当木桩_(:з」∠)_
10月 31 23:25:01 <DM|tangys>   鸦群在抖了抖身子之后发现没有任何恢复的方法
10月 31 23:25:14 <DM|tangys>   "呱..."俯冲向...
10月 31 23:25:17 <Oicebot>    DM|tangys进行检定: 1d4=2=2
10月 31 23:25:30 <DM|tangys>   俯冲向德鲁伊
10月 31 23:25:41 <Oicebot>    DM|tangys进行检定: 1d20+4=6+4=10
10月 31 23:26:07 *   托尔贝拉|04f 挥挥木棍赶走这些恼人的小东西
10月 31 23:26:36 <DM|tangys>   在俯冲之后被木棍挥走, 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10月 31 23:26:42 <DM|tangys>   # 泰瑟尔的回合
10月 31 23:26:52 *   泰瑟尔|Ra酱 跟稻草人对瞪出了勇气,于是继续射击乌鸦,顺便激励一下牧师
10月 31 23:26:59 <Oicebot>    泰瑟尔|Ra酱进行检定: 1d20+5=12+5=17
10月 31 23:27:09 <Oicebot>    泰瑟尔|Ra酱进行万一暴击呢检定: 1d20+5=10+5=15
10月 31 23:27:13 <泰瑟尔|Ra酱>   (没有,不存在
10月 31 23:27:25 <DM|tangys>   ( 第二下是啥
10月 31 23:27:42 <DM|tangys>   ( 前面那个是射击命中, 第二下是啥 (
10月 31 23:27:55 <托尔贝拉|04f>   (是优势
10月 31 23:27:55 <DM|tangys>   ( 哦对优势
10月 31 23:27:56 <冷|Ga酱>   (优势吧
10月 31 23:28:01 <DM|tangys>   ( 骰伤害
10月 31 23:28:04 <托尔贝拉|04f>   (他在赌脸x
10月 31 23:28:19 <Oicebot>    泰瑟尔|Ra酱进行检定: 1d8+3=4+3=7
10月 31 23:29:08 <DM|tangys>   一箭扎穿了几只乌鸦
10月 31 23:29:19 <冷|Ga酱>   (其他的都飞走了OWO
10月 31 23:29:26 <托尔贝拉|04f>   (是烤鸟串!
10月 31 23:29:32 <DM|tangys>   如果一开始的乌鸦大概可以分成18份, 那么现在还剩6份 (
10月 31 23:29:44 <托尔贝拉|04f>   (喷了
10月 31 23:29:48 <泰瑟尔|Ra酱>   "哈,令人厌烦的东西。“放下弩箭,”那个稻草人就交给你了,牧师“
10月 31 23:29:58 <冷|Ga酱>   (还有三分之一吗?!
10月 31 23:30:00 <泰瑟尔|Ra酱>   (这个描述方法hhhhh
10月 31 23:30:16 <DM|tangys>   #小恶魔的回合
10月 31 23:30:19 <托尔贝拉|04f>   (看起来乌鸦有抗性
10月 31 23:30:34 <DM|tangys>   Imp阴森森的对着木桩发动了猛烈的进攻
10月 31 23:30:43 <冷|Ga酱>   (啊……绝望
10月 31 23:30:46 <Oicebot>    DM|tangys进行检定: 1d20+5=12+5=17
10月 31 23:30:48 *   雅登|Rena 木桩不动如山
10月 31 23:31:02 <DM|tangys>   啊, 准确的刺中木桩的臂膀
10月 31 23:31:06 <Oicebot>    DM|tangys进行检定: 1d4+3=4+3=7
10月 31 23:31:10 <托尔贝拉|04f>   (233
10月 31 23:31:13 <DM|tangys>   并造成了满伤 (n
10月 31 23:31:16 <雅登|Rena>   (窝18AC呀
10月 31 23:31:31 <DM|tangys>   ( 等等你18AC?
10月 31 23:31:36 <雅登|Rena>   (你可以看卡
10月 31 23:31:42 <雅登|Rena>   (链甲+盾
10月 31 23:32:07 *   雅登|Rena 木桩确实不动如山
10月 31 23:32:30 <DM|tangys>   那么画面切回1分钟前, 木桩稳健的挨下这一击并表示了不屑
10月 31 23:32:35 <DM|tangys>   # 冷的回合
10月 31 23:32:41 <托尔贝拉|04f>   (我们已经变成谐团了么!
10月 31 23:33:42 *   冷|Ga酱 注视着乌鸦,感觉天上的鸟儿无穷无尽
10月 31 23:34:36 *   冷|Ga酱 满心迷茫地对着乌鸦挥舞着大刀
10月 31 23:35:02 <Oicebot>    冷|Ga酱进行总能打中几只的检定: 1d20+5=6+5=11
10月 31 23:35:13 <托尔贝拉|04f>   (优势呢
11月 01 00:00:05 <泰瑟尔|Ra酱>   (记得我有1d6激励
11月 01 00:00:17 <Oicebot>    冷|Ga酱进行砍得就是你的绿头发————检定: 1d20+5=10+5=15
11月 01 00:00:32 <DM|tangys>   ( 骰伤害罢
11月 01 00:00:45 <雅登|Rena>   (我好像无事可做怎么办(沉默
11月 01 00:01:09 <Oicebot>    冷|Ga酱进行洗!剪!吹!检定: 1d10+3=3+3=6
11月 01 00:01:11 <托尔贝拉|04f>   (请冲鸭
11月 01 00:01:20 <雅登|Rena>   (好鸭
11月 01 00:01:43 <托尔贝拉|04f>   (我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唐老师的魔宠为什么叫翀鸦
11月 01 00:02:05 <DM|tangys>   这下伤害大致便是把垂下的腐烂葫芦肉剐了干净
11月 01 00:02:16 <托尔贝拉|04f>   (好味
11月 01 00:02:34 <DM|tangys>   葫芦头看上去清爽了许多 (?)
11月 01 00:02:40 <泰瑟尔|Ra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1月 01 00:02:41 <冷|Ga酱>   (剃了个胡子
11月 01 00:03:01 <冷|Ga酱>   (我突然想起来我手里有刚面镜x
11月 01 00:03:13 <托尔贝拉|04f>   (请用附赠动作逃出来
11月 01 00:03:16 <托尔贝拉|04f>   (*掏出来
11月 01 00:03:19 <冷|Ga酱>   (我能不能再掏出来给他照照脸x
11月 01 00:03:30 <DM|tangys>   ( maybe是可以的
11月 01 00:03:57 *   冷|Ga酱 掏出刚面镜给稻草人欣赏一下我的劳动成果
11月 01 00:04:22 *   冷|Ga酱 和他那个青翠欲滴看起来年轻了二十五岁的葫芦瓢
11月 01 00:04:26 *   DM|tangys 不知道这时是不是需要说他看上去十分满意 (
11月 01 00:06:24 <DM|tangys>   # 托尔贝拉的回合
11月 01 00:06:56 *   托尔贝拉|04f 看着明面上的威胁没有了,干脆双手握住木棍,朝着稻草人冲鸭过去
11月 01 00:07:03 <托尔贝拉|04f>   (有借机么
11月 01 00:07:10 <DM|tangys>   ( 没有
11月 01 00:07:18 <托尔贝拉|04f>   (ok
11月 01 00:07:24 <Oicebot>    托尔贝拉|04f投掷2次冲鸭检定: 1d20+5 ( 2 16)=7 21
11月 01 00:07:26 <冷|Ga酱>   (大无畏的共产主义精神
11月 01 00:07:28 <托尔贝拉|04f>   (这肯定中了
11月 01 00:07:47 <Oicebot>    托尔贝拉|04f进行大无畏的共产主义伤害(魔法钝击)检定: 1d8+3=1+3=4
11月 01 00:07:51 <托尔贝拉|04f>   (喷了
11月 01 00:08:44 <DM|tangys>   想必熟读PHB的朋友已经知道这一下发生了什么
11月 01 00:09:17 <DM|tangys>   德鲁伊在冲锋的同时做了一次撑杆跳 ( 你在干什么 )
11月 01 00:09:30 <DM|tangys>   # 稻草人的回合
11月 01 00:09:47 <托尔贝拉|04f>   (什么 我没有打中么
11月 01 00:10:16 <DM|tangys>   ( 哦不对, 看错了, 我以为你骰了一个1
11月 01 00:10:31 <托尔贝拉|04f>   (而且优势出1可以无视啊(
11月 01 00:10:37 <托尔贝拉|04f>   (又不是两个1x
11月 01 00:10:37 <泰瑟尔|Ra酱>   (想必dm期待1很久了
11月 01 00:10:47 <DM|tangys>   那么画面切回6秒前, 德鲁伊猛烈的一击锤中了他的腿部
11月 01 00:11:06 <托尔贝拉|04f>   “打断……呃,腿……呃,犬科动物!”
11月 01 00:11:19 *   托尔贝拉|04f 忘了“打断你的狗腿”这句话怎么说
11月 01 00:11:26 <DM|tangys>   这一下的伤害要比刚才的剃胡攻击强上大概1 Damage这么多
11月 01 00:11:34 <托尔贝拉|04f>   (果然
11月 01 00:11:49 <托尔贝拉|04f>   (我要声讨这个1级放非魔法抗力的滥强迪艾母!
11月 01 00:12:22 <DM|tangys>   滥强DM手下的稻草人此时对着绿了自己的德鲁伊猛盯
11月 01 00:12:28 <DM|tangys>   ( 感知豁免, 请
11月 01 00:12:51 <Oicebot>    托尔贝拉|04f进行百分之七十!检定: 1d20+5=14+5=19
11月 01 00:13:25 <DM|tangys>   可能是年轻了25岁的缘故这葫芦瓢的小眼睛没什么杀伤力
11月 01 00:13:30 <DM|tangys>   # 雅登的回合
11月 01 00:13:35 <雅登|Rena>   “将此荣光献给奥丁!”
11月 01 00:13:44 *   雅登|Rena 向着稻草人冲鸭!!
11月 01 00:13:55 <Oicebot>    雅登|Rena进行检定: 1d20+5=18+5=23
11月 01 00:13:58 <Oicebot>    雅登|Rena进行检定: 1d20+5=2+5=7
11月 01 00:14:04 <DM|tangys>   (伤害
11月 01 00:14:33 <Oicebot>    雅登|Rena进行I will burn you!!!检定: 1d10+5=5+5=10
11月 01 00:14:45 <托尔贝拉|04f>   (3,4,5
11月 01 00:14:47 <托尔贝拉|04f>   (过于整齐
11月 01 00:14:59 <雅登|Rena>   (LOL
11月 01 00:16:03 <DM|tangys>   稻草人绿油油破碎的衣服又多了一道划痕
11月 01 00:16:11 <DM|tangys>   #泰瑟尔的会饿坏
11月 01 00:16:17 <托尔贝拉|04f>   (会饿坏
11月 01 00:16:18 <DM|tangys>   # 泰瑟尔的回合
11月 01 00:18:12 *   泰瑟尔|Ra酱 再尝试辱骂一下稻草人
11月 01 00:18:25 <Oicebot>    DM|tangys进行检定: 1d20=9=9
11月 01 00:18:42 <DM|tangys>   稻草人脆弱的内心遭受不起这样的辱骂
11月 01 00:18:50 <DM|tangys>   ( 请骰伤害罢
11月 01 00:19:05 <托尔贝拉|04f>   (这东西居然有内心
11月 01 00:20:01 <泰瑟尔|Ra酱>   (这个伤害加不加施法调整值呀
11月 01 00:20:07 <DM|tangys>   (1D4
11月 01 00:20:11 <托尔贝拉|04f>   (不加
11月 01 00:20:19 <托尔贝拉|04f>   (攻击戏法默认都没有的 除了
11月 01 00:20:25 <托尔贝拉|04f>   (苦 痛 魔 爆
11月 01 00:20:31 <Oicebot>    泰瑟尔|Ra酱进行检定: 1d4=2=2
11月 01 00:20:34 <雅登|Rena>   (稻草人只是没脑子,有心的ntm
11月 01 00:20:35 <DM|tangys>   ( 除了魔能爆别的都不加调整值
11月 01 00:20:42 <DM|tangys>   # 冷的回合
11月 01 00:21:02 *   冷|Ga酱 单手拿起巨剑指着稻草人的秃瓢————
11月 01 00:21:14 *   冷|Ga酱 蓄势待发
11月 01 00:21:18 <DM|tangys>   ( 请使用曳光弹 (
11月 01 00:21:19 <托尔贝拉|04f>   (是长剑x 巨剑是2d6
11月 01 00:21:24 <DM|tangys>   ( 咱忍不住了 (n
11月 01 00:21:28 <托尔贝拉|04f>   (非魔法减半恐怖如斯.jpg
11月 01 00:21:59 *   冷|Ga酱 然后拿出捏在后面的圣徽给它来一发圣火
11月 01 00:22:36 <Oicebot>    DM|tangys进行敏捷豁免检定: 1d20+1=9+1=10
11月 01 00:22:41 <冷|Ga酱>   (我觉得我们打完就可以就地扎营,盯着对面的银匕首过一晚
11月 01 00:22:45 <托尔贝拉|04f>   (果然打豁免的方针是正确的
11月 01 00:22:45 <DM|tangys>   ( 1d8伤害
11月 01 00:22:51 <Oicebot>    冷|Ga酱进行检定: 1d8=6=6
11月 01 00:22:58 <DM|tangys>   ( 打完就没了!
11月 01 00:23:02 <雅登|Rena>   (投就地扎营一票(ntm
11月 01 00:23:45 <冷|Ga酱>   (只要银匕首没有半夜爆炸就是我们的胜利了x
11月 01 00:24:04 <雅登|Rena>   (唐发动了天崩地裂
11月 01 00:24:07 <托尔贝拉|04f>   (结果你接过来一看 发现刀柄的动物是
11月 01 00:24:12 <雅登|Rena>   (我们全掉沟里GG了
11月 01 00:24:17 <DM|tangys>   # 托尔贝拉
11月 01 00:24:18 <托尔贝拉|04f>   (队里的德鲁伊roll了一个自然
11月 01 00:24:22 <托尔贝拉|04f>   (朱鹮
11月 01 00:24:35 <Oicebot>    托尔贝拉|04f投掷2次rua!检定: 1d20+5 ( 9 8)=14 13
11月 01 00:24:40 <冷|Ga酱>   (我不接,就不会中了x
11月 01 00:24:41 <托尔贝拉|04f>   (中了没
11月 01 00:25:02 <DM|tangys>   ( 这啥 (你平A吗 (
11月 01 00:25:02 <冷|Ga酱>   (我们这萍水相逢的没有会去埃及救人的x
11月 01 00:25:10 <DM|tangys>   ( 平A的话就中了 (
11月 01 00:25:17 <托尔贝拉|04f>   (ok
11月 01 00:25:42 <Oicebot>    托尔贝拉|04f进行我需要战斗风格(巨武器战斗)——检定: 1d8+3=8+3=11
11月 01 00:25:45 <托尔贝拉|04f>   (喷了
11月 01 00:26:10 *   托尔贝拉|04f 吃到了上一击命中的甜头,这一下直击下盘
11月 01 00:26:36 <DM|tangys>   整个十字架看上去要被打散了, 稻草人俨然已经摇摇欲坠
11月 01 00:26:41 <DM|tangys>   # 稻草人
11月 01 00:26:53 <Oicebot>    DM|tangys进行平A德鲁伊检定: 1d20+3=4+3=7
11月 01 00:27:09 <Oicebot>    DM|tangys进行猛烈平A诗人检定: 1d20+3=12+3=15
11月 01 00:27:29 *   托尔贝拉|04f 拿刚刚戳过它下半身(?)的棍子格下这一击
11月 01 00:27:34 <Oicebot>    DM|tangys进行爪伤害检定: 2d4+1=2+4+1=7
11月 01 00:27:48 <冷|Ga酱>   (平A我呀————)
11月 01 00:27:48 <托尔贝拉|04f>   (小恶魔跑了么x
11月 01 00:27:54 <泰瑟尔|Ra酱>   (我奶不了自己啦——
11月 01 00:28:09 <冷|Ga酱>   (兽人永不为奴————)
11月 01 00:28:43 <DM|tangys>   Bard hp-7并且需进行感知豁免
11月 01 00:29:04 <Oicebot>    泰瑟尔|Ra酱进行检定: 1d20+1=11+1=12
11月 01 00:29:08 <泰瑟尔|Ra酱>   (emmm
11月 01 00:29:20 <DM|tangys>   泰瑟尔并没有为此动摇
11月 01 00:29:24 <DM|tangys>   # 雅登的回合
11月 01 00:29:45 <雅登|Rena>   “以众神之父的名义!ruuuuua!”
11月 01 00:29:52 *   雅登|Rena 砍
11月 01 00:30:01 <Oicebot>    雅登|Rena进行检定: 1d20+5=5+5=10
11月 01 00:30:06 <Oicebot>    雅登|Rena进行检定: 1d20+5=4+5=9
11月 01 00:30:08 <冷|Ga酱>   (木桩
11月 01 00:30:17 <雅登|Rena>   (f——
11月 01 00:30:26 *   DM|tangys 跳过这惨不忍睹的画面
11月 01 00:30:30 *   雅登|Rena 与空气搏斗
11月 01 00:30:46 <DM|tangys>   # 泰瑟尔的回合
11月 01 00:31:03 *   雅登|Rena 剑身在空气中精准地勾勒出了稻草人的轮廓
11月 01 00:31:15 <雅登|Rena>   “见识一下人体描边大师的威严”
11月 01 00:31:29 <泰瑟尔|Ra酱>   继续对稻草人恶语相向,顺便激励一下德鲁伊
11月 01 00:31:52 <托尔贝拉|04f>   (ravenloft six
11月 01 00:31:53 <DM|tangys>   ( 等等我刚才忘记恶言相加的劣势了
11月 01 00:32:01 <托尔贝拉|04f>   (你要倒带么
11月 01 00:32:03 <Oicebot>    DM|tangys进行感知豁免检定: 1d20=6=6
11月 01 00:32:07 <冷|Ga酱>   (算了吧x
11月 01 00:32:10 <DM|tangys>   ( 请骰伤害
11月 01 00:32:14 <Oicebot>    泰瑟尔|Ra酱进行检定: 1d4=3=3
11月 01 00:32:35 <托尔贝拉|04f>   (你没忘记
11月 01 00:32:39 <托尔贝拉|04f>   (只有第一次攻击有劣势
11月 01 00:32:44 <托尔贝拉|04f>   (第一次打我 本来就没中
11月 01 00:33:14 <DM|tangys>   那么, 在诗人最后的法术攻击中, 葫芦头裂了开来
11月 01 00:33:25 <DM|tangys>   ————————————————————————
11月 01 00:33:33 *   DM|tangys 已将主题更改为:玉米田怪谈 战斗结束
11月 01 00:33:40 <冷|Ga酱>   (惊了x
11月 01 00:34:11 <泰瑟尔|Ra酱>   (我们就地扎营然后save吧!
11月 01 00:34:18 <泰瑟尔|Ra酱>   (困死我了x
11月 01 00:34:22 <DM|tangys>   刀子雕刻的丑恶嘴脸似乎在裂开的瞬间软化成了一抹浅浅的苦涩微笑
11月 01 00:34:36 <冷|Ga酱>   (我刚想表演一个盯着借机往左踏一步然后不屈剩一血再激励曳光弹X
11月 01 00:34:37 <雅登|Rena>   “干得漂亮,各位。很荣幸与你们并肩战斗(给你们当木桩)。”
11月 01 00:34:48 <DM|tangys>   眼睛闭上, 伴随着脑海中似乎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轻声低语
11月 01 00:34:53 <DM|tangys>   "谢谢..."
11月 01 00:34:57 <泰瑟尔|Ra酱>   (什么
11月 01 00:35:13 *   冷|Ga酱 大力拍拍雅登的肩膀,用没拿着刀子的那只手
11月 01 00:35:16 *   雅登|Rena 垂头默哀,“愿你的灵魂安息”
11月 01 00:35:20 <DM|tangys>   身体崩裂成碎片, 整个变成了散装.
11月 01 00:35:21 <泰瑟尔|Ra酱>   “终于结束了。也不知道那个溜掉的东西哪去了。”
11月 01 00:35:36 *   冷|Ga酱 扭头看向四周,相信自己是听错了
11月 01 00:35:49 *   托尔贝拉|04f 回到一只手握持棍子的状态,盯着曾经是稻草人的一堆碎末
11月 01 00:35:52 *   泰瑟尔|Ra酱 收起弩箭,动了动耳朵
11月 01 00:36:14 <冷|Ga酱>   “只要别再回来就不管我们什么事了”
11月 01 00:36:15 *   托尔贝拉|04f 现在可以跳侦测魔法了么(x
11月 01 00:36:24 <托尔贝拉|04f>   “呃,我有个怀疑……”
11月 01 00:36:36 <DM|tangys>   除非托尔贝拉想要吃一口过期葫芦或者穿一件20年没洗的衣服, 否则毫无收获.
11月 01 00:36:42 <雅登|Rena>   “有什么想法?”
11月 01 00:36:59 <冷|Ga酱>   ”说不定那个玩意掉进这个裂缝里了“
11月 01 00:37:06 <托尔贝拉|04f>   “这些稻草人就是……”
11月 01 00:37:11 <托尔贝拉|04f>   “不过为什么?”
11月 01 00:37:12 <雅登|Rena>   “……”
11月 01 00:37:21 *   DM|tangys 打算放一波CG直接结团了
11月 01 00:37:21 *   雅登|Rena 探头往裂缝里看
11月 01 00:37:29 *   托尔贝拉|04f 拿长木棍戳了戳裂缝的边缘,歪起脑袋
11月 01 00:38:08 *   冷|Ga酱 绕过裂缝,看看对面那个稻草人
11月 01 00:38:09 <DM|tangys>   干涸的裂缝完全是地貌问题, 向内探去, 没有9层深渊, 也没有巴托地狱
11月 01 00:38:24 <冷|Ga酱>   (真可惜x
11月 01 00:38:29 <DM|tangys>   对面的稻草人还平躺在地上, 旁边是南瓜的碎片
11月 01 00:38:37 <雅登|Rena>   “即使真是那样……恐怕我们也没法知道了。”
11月 01 00:38:42 *   泰瑟尔|Ra酱 思考如何给稻草人编排出一个结局
11月 01 00:38:52 *   托尔贝拉|04f 耸耸肩,“是啊。”
11月 01 00:39:11 <雅登|Rena>   “我过去瞧瞧。”
11月 01 00:39:12 <泰瑟尔|Ra酱>   “真是伤脑筋。这样我也很难把故事圆清啊。”
11月 01 00:39:17 <DM|tangys>   地上一摊已经凝固的猩红血液, 走进看到一旁的破碎的衣服碎片
11月 01 00:39:17 *   雅登|Rena 绕过裂缝到对面去
11月 01 00:39:20 *   冷|Ga酱 用稻草人身上的破布包着手捡起那个刀子,然后和木雕一起塞进包里
11月 01 00:39:39 <DM|tangys>   看上去稻草人并没有少在这里埋伏偷袭来往的路人
11月 01 00:40:13 <雅登|Rena>   (噢噢噢噢,有战利品x
11月 01 00:40:17 <托尔贝拉|04f>   (这稻草人没有魔法么x
11月 01 00:40:41 <DM|tangys>   ( 时间不早了, 咱发个Loot讲个结局结团了 (
11月 01 00:40:55 <托尔贝拉|04f>   (啊 都一点了
11月 01 00:40:56 <冷|Ga酱>   (大家和稻草人都辛苦了
11月 01 00:40:59 <雅登|Rena>   (妥
11月 01 00:41:04 <托尔贝拉|04f>   (稻草人秃的可开心了
11月 01 00:41:05 <雅登|Rena>   (辛苦了辛苦了
11月 01 00:41:17 <DM|tangys>   搜遍整个农田, 找寻到了镀银匕首
11月 01 00:41:33 <泰瑟尔|Ra酱>   (稻草人返老还童返璞归真,开心得很
11月 01 00:41:55 <DM|tangys>   再交回西比拉之后, 她把这把小刀搂在身前, 仿佛抱着自己的父母
11月 01 00:42:29 <DM|tangys>   两行泪水从她的脸上滑下, 她痛哭的抱着泰利玛哭着"一切终于结束了"
11月 01 00:42:58 <DM|tangys>   而在她心情平复之后, 她把这把价值不菲的镀银小刀递给了你们
11月 01 00:43:02 *   托尔贝拉|04f 心不在焉缩在一边,开始用德鲁伊伎俩做私人天气预报
11月 01 00:43:09 *   冷|Ga酱 沉默地看着她们,思考怎么编出一个圆满的结局
11月 01 00:43:33 *   冷|Ga酱 但是最后也没有什么可说的,或许我天生就不是当诗人的料
11月 01 00:43:42 <DM|tangys>   "谢谢..."
11月 01 00:43:51 <DM|tangys>   千言万语只有这一句
« 上次编辑: 2018-11-05, 周一 14:01:37 由 tangys »
> 化外缉凶(Wild Hunt) coc7e 已完结
> 斯特拉德的诅咒(Curse of Strahd) d&d5e 论坛团进行中
> Sea Legs d&d5e面团 (颅骨与镣铐)瞎改
> 野兽之日 coc7th irc文字长团 明年暂定
> 风暴君王之雷霆(SKT)d&d5e 语音团准备中
> 收到过PL的喜糖(1/1)
> 两名PL生娃去了(1/1)
> 收到过PL赠送的八方旅人(1/1)
> 组织过一次5天的跑团合宿(1/1)
> 开始尝试写语音团/面团团报(3/3)
> 连续蹭了快3年PL家的团餐(N/N)